第025章 刁難、反擊、被罰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額上的傷勢讓太醫看過,說是皮外傷,開了些活血祛瘀的外敷傷藥,又囑咐了些飲食禁忌,也就這麼過去了。

    不過我入府便失寵的傳言卻愈發傳的厲害,尤其是我額上的傷勢,也不知是誰那麼有想象力,竟然說是我私闖胤的書房,被胤發現後故意拿東西砸的,更有甚者還說我已經被胤禁足,被拘在了自己院子里,不許出來。

    對于這些傳聞,都是雲惠在旁邊嘮叨的,還埋怨這些人說話不留口德,就愛落井下石。

    我不以為意,笑著對她說︰“他們說他們的,我們過我們的,得寵也好,失寵也罷,都無所謂,反正又沒缺吃少穿的,你沒事干嘛非要和他們較勁,和自己過不去?”

    養傷的日子確實安逸,每天睡到自然醒,還有甦培盛特意囑咐膳房那邊多備下的膳食點心伺候著,再加上屋子里那些書也都還沒看過,正好拿來解悶,這一天天的也不覺得難熬。

    過了有小半個月,額上的傷也好得差不多。眼見也進了四月天,都說人間四月好光景,這話一點不假。幾場春雨過後,園子里的花都開了,彩蝶紛飛,給王府的恢弘大氣中添了柔美的詩意。

    褪下厚厚的棉服,換上舒薄透氣的長袍,腳踏柔軟輕巧的繡鞋,帶著雲惠來到園子里,讓和暖的陽光去去連日悶在屋里憋出來的晦氣。

    行至園子的石子路,見著李氏帶著芄蘭和一干僕從迎面走來。此時左右空曠,想閃避也來不及,只得領著雲惠屈膝福下身子,待她走進時,道了句︰“側福晉吉祥。”

    李氏一見我,臉上閃過嫌棄的神情,對身邊侍候的芄蘭抱怨說︰“這一大早就遇見個晦氣東西,當真是壞了一天的好心情。”

    說完,睨著我,冷嗤一聲道︰“听說你被爺給砸傷額角還禁了足,怎麼今個這麼沒規矩的自己跑了出來,你這是連爺的話也敢忤逆了?”

    雖然胤早已說過免了我早起給烏拉那拉氏請安,不過烏拉那拉氏也索性賣了個人情,派人到各院里傳話說她這幾日身子正好不適,每日的請安就都免了,還交代說頭痛的厲害,暫時管不了府中的事,讓李氏代為掌管些時日,若無大事,不必向她稟告,可全權由李氏處置。

    對著這個暫時代掌府中權利的李氏,我並不想招惹,所以吃不準她是當真不知我是怎麼傷的,還是有意拿謠傳出來說事有意找我的麻煩時,也只是低著頭,沒急著接話,想看看她還有沒有什麼後話。

    李氏見我悶不做聲,看樣子又不像是露怯,反倒是故意不願搭理,心里約莫也是來了火,可又一時沒想到這麼處置。

    正這時,突然听到她身邊的芄蘭嘀咕了聲,說︰“耿格格不服管教,忤逆主子,私出院子,還沖撞了側福晉,按府里的規矩該當掌嘴,再停掉半載的月俸,好讓她長長記性。“

    李氏听芄蘭這麼一說,也醒悟過來,指著我說︰“來人,給我狠狠掌她的嘴,讓她明白咱府里的規矩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壞了去。”

    她的話音剛落,就見三個內侍從她身後走了出來,快步上前,其中兩個人一左一右,看樣子是想過來架住我。

    我本來是屈膝蹲著的,見這陣仗心知若是委屈受著,還不知道要被怎麼作賤,也是來了脾氣,猛地站起身沖到李氏旁邊,照著芄蘭地臉就是一巴掌,把芄蘭打蒙在了當場。

    李氏定然沒料到我會有膽子反抗,還打了她的貼身婢子,也傻在當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那三個內侍見狀不好,連忙上前拉扯,我怒氣沖沖地看著李氏,背對著他們,高聲斥道︰“你們今天敢踫我一根汗毛,信不信明天我就讓你們橫著出去?”

    這三人終歸是少了陽氣的男人,見我這氣勢,也摸不準我到底有多大的背景敢說出這樣的話,頓時沒了剛才的狐假虎威,低頭站定在原地,時不時抬眼望望我,又望望李氏,琢磨著自己主子的態度。

    芄蘭撫著臉,眼眶紅了一圈,撲通一聲跪下,委屈地對李氏道︰“耿格格竟然敢打奴才,常言道打狗還要看主人,耿格格這全然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我听她又在攢說李氏,也不講什麼客氣,對李氏微微福身一拜,搶話道︰“側福晉息怒,奴才打她是為了維護側福晉的名聲。“

    李氏听到芄蘭的委屈抱怨,剛緩過神來就又要發作,听我這麼一說,脫口道︰“維護我的名聲?”

    我見她順話問起,直言道︰“奴才就算再怎麼卑微,好歹也是爺正經抬進來的人,雖然身份不能與福晉、側福晉相比,但好歹也算得上是爺身邊的人,論身份還是要比普通奴才高上一頭。側福晉和奴才正說著話,若說起來,也是爺身邊的側室與庶妾姐妹間的事,她一個奴才在旁邊插嘴不說,還敢挑唆著主子不問青紅皂白地責罰奴才。如今福晉主子將府里的事情交給了側福晉管著,假使側福晉沒弄清楚是不是奴才有錯就罰了去,若事後查清楚奴才冤枉,主子和福晉主子怕是要責怪側福晉未能明辨是非,往後還能信任側福晉嗎?”

    “依你這話說的,倒是為我好了?”李氏雖說不算聰明,但也不傻,她听我這麼一說,也生了忌憚,攥著帕子,看著一臉委屈又被我的話堵得啞口無言的芄蘭,不甘不願地反問。

    “奴才自然是為了側福晉好,想來奴才入府便得罪了主子,自然與側福晉爭不了什麼,既無利害關系,又還要指望著能得些側福晉的照顧,怎會希望側福晉不好?側福晉何不派人往前院找書房管事打听一下,奴才到底是因為何事才傷了額角,又可否真的被禁足?這些一問便知,自然知道傳聞的真假,到時就會明白奴才所言不虛。”我正身看著李氏,唇邊起了一抹清淺的笑容,笑意里有著坦蕩,更夾雜著對她無知的嘲諷與憐憫。

    看來李氏的院子里定然有烏拉那拉氏的人,否則怎麼會濾掉真相,讓根本經不起推敲的流言傳到她的耳朵里。這個女人是被胤嬌寵過頭的花,卻不知在她的身邊恐怕早已有人埋下了毒蟲毒草,就等著看她自己上套作死。

    李氏沉默了,我也不想再多留,反正今個是撕破了臉,她高興或者不高興,都與我沒有半點關系。我屈膝福身,沒等她允許,就帶著雲惠轉身離開,留下一臉深思站在原地的李氏和目光中帶著憤恨陰毒的芄蘭。

    回到自己院子,過了沒多久膳房里的人過來送晚膳,順便知會了句,說︰“側福晉說了,耿格格今個以下犯上沖撞了她,從明個起,明個的膳食兩餐改為一餐,取消小點,以示懲戒。”

    又過了沒多久,李氏那邊又派人傳話來,說︰“耿格格性子太烈,先是大喜日子沖撞了主子,又在今個沖撞了側福晉,為了磨磨這性子,這院里的所有人一律停俸半載,望自反省,以觀後效。”

    送走李氏那邊的人,龐嬤嬤、小順子和雲惠聚在屋里,氣氛沉悶起來。

    龐嬤嬤皺著眉說︰“側福晉的性子雖然有些驕縱,但從來是個溫婉沒主見的,這事定然又是她身邊的芄蘭給教唆的,要不我去找福晉主子說說,看能不能免了這罰?”

    雲惠早就覺得憋屈,听龐嬤嬤都這麼說了,她也附和著嬌嗔道︰“就是,減了膳還好說,大不了咱們自個托人出門買些吃食也能度日,可罰了月俸,就是斷了咱們的後路,這不是想把咱院里的人往死里逼嗎?”

    就連一向悶不吭聲的小順子,這次也皺起眉,應聲道︰“要不讓奴才也去求求甦公公,請主子替格格做主?”

    我長出一口氣,思忖片刻,最終還是搖搖頭說︰“不了,我手上還有些嫁妝,原本是想留著以後慢慢打賞給你們,可是現在看來是要先救急再說,你們找人把東西帶出去換成銀子和糧食,再買些簡單的廚具,我們自個在這院子里搭伙做飯,先將這半年度過去再說。至于兩位主子那邊,誰也不許說,這一次咱們說了,或許能暫時免了罰,但側福晉那口氣沒順,日後怕是新仇舊恨不知道怎麼找這機會給咱們添堵,索性這次讓她把氣給順了,以後也就不會理會咱們。”

    三人听我這麼一說,也只好點頭同意,各自散去,張羅手上的事,留下雲惠與我獨處時,雲惠小聲問了句︰“要不要請九爺送些銀子來……”

    我眸色一沉,壓低聲音冷然提醒道︰“若敢對九爺提及半個字,就不必留在我這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25章 刁難、反擊、被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25章 刁難、反擊、被罰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