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苦肉計與身不由己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收好紫玉佩,心里堵得慌,于是在外面多留了片刻,只道情緒平靜下來,才折返回小廚房。

    還沒進小廚房,就見管事急沖沖地迎上來說︰“格格,可算是找你了,讓奴才當真好找。”

    見他這麼著急,想著怕是胤找我,于是趕緊上前,道︰“剛才覺得悶燥,出去透透氣,沒想到讓公公好找,讓公公受累了。”

    那管事的也不敢托大,忙說︰“格格這話折煞奴才了,爺這會正發這脾氣,是甦公公讓奴才來找格格過去,讓格格去勸勸爺別氣壞了身子,這不怕耽誤事,所以才到處尋著格格。”

    听他說胤正發著脾氣,心里一沉,問︰“幾位爺走了嗎?”

    “走了,就在幾位爺走後不久,主子本來好好地看著折子,不知怎麼地就動了怒,甦公公本來想勸著,可都被主子給罰了。”管事的應道。

    什麼事會讓胤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是因為剛才在書房門口胤和胤的那幾句話讓他心里的火一直堵到現在,還是朝堂上出了什麼變故,又或者是八爺黨的皇子們說了什麼讓他不痛快的話?

    我心里琢磨揣測著,只覺著這件事都有可能,但是又都說不準,總之不管是因著那件,都只能小心應對,否則怕是和甦培盛一樣不留神就成了炮灰。

    暗自揣著惴惴不安地心思來到書房門口,還沒進門就听見胤摔杯子斥責甦培盛的聲音,隱約听到“都是一幫混賬東西”,“還當真反了不成”的氣話,愈發覺得能讓胤動這麼大的怒,恐怕不是小事。

    我低著頭進了屋,見甦培盛就匍匐跪在屋子中間,口里還一直念叨著“主子息怒”,在他面前是一片狼藉。

    就在我進屋的當口,胤剛好拿起桌上的紙鎮朝門口扔來。看著那紙鎮從他手中脫手而出,本能地想要閃避,若是閃避也定能避開。可就在那一瞬,我看到了他怔在當下的表情,腦子里電光火石般剎那閃過一念,咬牙穩住身子,只覺額上啪的一下被紙鎮狠狠地砸中,眼前一黑,踉蹌幾步跌坐在地上。

    那紙鎮是整塊黑色翡翠硬玉雕制的,硬度很高,雖是體積不大,可是硬生生來這麼一下,也著實讓人吃不消。

    我摸著額頭,感覺被砸中的地方已然破皮紅腫,腦子有些發暈,半晌沒緩過勁來。

    “你是傻的嗎?怎麼不知道閃開?”胤緊步走上前查看我的傷勢,嘴里還連聲斥責。

    胤的這般喋喋不休反而暴露了他的心虛,其實我知道他應該是沒想到這麼隨手撿了個東西扔出去,就剛好砸到我,想必也知道那紙鎮的分量不小,可是東西脫了手想收回已經晚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結結實實地挨上這麼一下。不過正因為我被這麼一砸,他心里的火也消了大半,剛才的慍怒一股腦全變成了埋怨我不知道自己避開。

    我穩下心神,判斷眼下這傷勢,或許是有些輕微腦震蕩,但慶幸沒有大的毛病,于是睜開因為疼痛刺激而泛紅的眼眶,半真半假地委屈道︰“若奴才避開,主子只會更加生氣,還不如讓主子砸這麼一下,心里舒坦了,自然就不氣了。”

    胤的所有責備在我這句話說出口時,全都化作雲煙消失在口邊。他緊抿雙唇,直勾勾地看了良久,突然斂下眸站起身,回到書案前,對甦培盛說︰“你親自送她回內院,叫太醫過來瞧瞧,明天她就不用過來了,和福晉說一聲,這幾天免了她的請安,讓她好好歇著。”

    甦培盛對胤是了解的,見他恢復了平常的冷靜,也知道這場風暴總算是過去,松了口氣,對我頷首微微一笑,算是謝過。隨即按照胤的指示,張羅著將我送回了內院。

    進了內院,我沉聲問跟在身邊的甦培盛︰“主子今個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

    甦培盛尋思片刻,沉聲道︰“主子今個本來心情就不好,今天又接到消息說索額圖身邊的高士奇如今與明珠來往甚密,原本皇上就對索大人心有嫌隙,如今有高士奇與明珠聯手背後搗鬼,索大人怕是凶多吉少,連帶著太子的日子怕是也不好過了。”

    對于索額圖這段歷史,我在以前收集關于胤的史實資料時也成了解過,據說胤在康熙五十一年前還是支持太子的。所以胤非常清楚索額圖的倒台對太子胤來說無疑是個危險的信號。作為支持太子的一派,他自然會對高士奇背信棄義與明珠聯手感到憤怒。

    “不光如此,今天八爺他們過來也有試探主子心意的意思,他們想讓主子日後有變故時支持八爺成為太子……”甦培盛將聲音壓得更低,低到只有我能听見而已。

    我只覺一驚,心道︰這一點史書上當真沒說過,不過這幫人也太沒腦子,試想就算是太子倒台,按照長幼來說,胤的機會比胤更大,難道他們沒想過胤也會有這份野心嗎?竟然還會公開跑來拉攏胤支持胤,當真是與虎謀皮了。

    不過說到讓我意外的並非是知曉了胤動怒的原因,而是甦培盛竟然會毫不避忌地對我說起了這些朝堂上的時,這本就不是一個奴才能非議的,更不該與我這樣一個剛進府的格格說起。

    想到這些反常,我不動聲色地低聲回了句︰“甦公公說的這些,奴才愚鈍,是听不懂的,只能有勞公公費心照料好主子,勸主子寬心。”

    甦培盛斂眸一笑,應承道︰“格格說的是,是奴才多言了。今個辛虧有格格的這招苦肉計,否則主子還不知道要生氣到何時,日後也還要請格格多擔待著些才是。”

    其實這一來一往間,二人心里都明白對方是聰明人,很多話就不必多說。甦培盛是胤身邊的輕信,有些話沒有胤的允許,他是不會說的,即便沒有胤明著允許,只要揣摩出胤的心思,也必然會去做到。

    甦培盛必然是想到,胤會讓我去書房伺候說明他並不避忌我了解這些朝堂里的事,那麼我在胤心里的位置,絕對不是一個內宅婦人,相反這分量比側福晉李氏還要重上幾分。這一點以李氏的智商是看不明白的,但是自幼與胤一同長大,對胤的性格掌握**分的烏拉那拉氏定然知曉。所以烏拉那拉氏從一開始怕是看出胤對我多少有那麼些不同,才會提議納我入府。不過她這樣做,恐怕主要是為了膈應李氏,有意借我削弱胤對李氏過度的恩寵。

    想明白這些,我意識到以往所求的那種平淡安穩的日子只怕已經離我越來越遠,我終究還是不可逆地被卷入了歷史的洪流中。可是讓我惶恐不明的是,在這樣的洪流中,我將會以怎樣的身份去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又會引發什麼樣的結果呢?我已經失去了對未來的掌控,只能想辦法不會在洪流中迷失自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24章 苦肉計與身不由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24章 苦肉計與身不由己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