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紅燭清影訴良辰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出嫁的大喜日子,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輩子最重要最開心的大事。可是我的大喜日子就這樣一晃而過,和之前在府里幫工時的日子沒什麼區別。不過也並非完全沒區別,至少以前是做奴才,現在好歹是個主子,有自己的院子,有人伺候,沒有人呼來喝去指手畫腳,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這一天下來應對自己夫君諸多妻妾的勞心勞神。這讓我這所謂的大喜日子,變得格外糟心,沒有半點喜慶。

    清朝時,皇家的用膳時間其實一日只有兩頓正餐,卯時用過早膳,未時以前便是晚膳,到了晚上若是餓了,會備下點心甜品或者小酒小菜墊腹。烏拉那拉氏和李氏的院子里還有自己的小廚房,晚上若是需要做點吃食,也能讓人張羅,不必驚動膳房。

    原本做格格的,份內的定例很少,也沒有自己的小廚房,過了未時,最多也就是能傳一份小點備著。

    只是今日逢著我剛入府,晚上說來也算是洞房花燭的好日子,烏拉那拉氏便讓膳房那邊派人來問晚上是否需要準備胤的酒菜。

    這事我自然說不準,只好讓小順子去了趟前院,得了甦培盛的準信說︰”爺今個忙著,過不過來怕是沒準,就不必候著了。“

    小順子一臉陰沉的將這消息帶回來,我還沒說什麼,就見雲惠委屈地直癟嘴,連龐嬤嬤也怕我心里膈應,從旁寬慰說︰“主子是男人,自然該以公務為重”。

    見他們這副模樣,我笑著說︰“我這又不是什麼大事,爺自然要以大事為重,來日方長,不著急的。不過酒菜還是備下,就算四爺不來,咱們自個用著也好。”

    三人見我一副不在意的模樣,也不摸不準我這話里幾分真假,只好應諾著回了膳房。

    說起來我當真不著急,雖然心里的實際年齡早已過了懵懂無知的年歲,但這身子終究是十四歲的年齡,有些事情眼下面對本就還太早了些。何況對于胤,我更多的是欣賞,還有或多或少的幾分憐惜,可是這些都不是愛情。

    一直認為,有些事只有相愛的人一起去做才會美好,否則不過是各取所需的本能,沒有任何意義。至少胤現在對我的態度,恰恰是我所希望的,對我來說是這一整天來听到的最舒心的事。

    三月的光景,天黑的還是格外早,華燈初上,膳房除了按例送了酒菜,還加了額外的二道色香味俱全的葷菜,說是嫡福晉和側福晉各自賞的,還另外備了壺上好的女兒紅。

    看著滿滿一桌子好菜,我突然覺得心里豁然開朗,原本對自己不可測的未來有些郁結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對身旁服侍的三人說︰“人生最大的幸福莫過于能吃能喝能睡,身體健康,自在舒心。雖說在府里,自在舒心怕是有些難,但有吃有喝,還有這小院住著,只要身體健康,有什麼好爭好斗好傷神的。他們想怎麼斗,隨他們去,咱們守著自己的院子過自己的日子就好。”

    龐嬤嬤看慣了宮里的那些事,听我這話一說,輕笑道︰“難得格格能這麼想,其實人生在世不過百年,怎麼爭怎麼斗,到頭來也抵不過天命壽數,還不如看開些,能活著就好好活著。”

    雲惠的年歲終究是小了些,不以為然地說︰“奴才可不這麼認為,你看嫡福晉和側福晉多威風,綾羅綢緞,榮寵備至,想賞賜誰就能賞誰,看誰不順眼就能罰了去,就連這飯食也比尋常人精致許多,若爭一爭就能過這樣的好日子,為什麼不爭,平白讓她們得了便宜。”

    我看了眼小順子,問︰“你覺著是該爭還是不該爭?”

    小順子想了想,說︰“格格想爭,奴才就爭,格格不想爭,奴才就不爭。”

    听小順子這麼回話,雲惠白了他一眼,嬌嗔道︰“原本以為你是個悶葫蘆,沒想到這里就數你最會說話。”

    龐嬤嬤擔心我心里因為大喜的日子被冷落的事不痛快,見這時我樂呵呵地看著他倆斗嘴,于是也不拘禮攔著,只輕笑著提醒說︰“好了,你倆這規矩都學哪里去了,什麼爭不爭的,再不伺候格格吃飯,菜可都涼了。”

    有了這段插曲,這屋里的氛圍融洽不少,心下想著身邊這三人若真的都是能忠實貼心的,往後的日子自己注意點,想必也不會太難過。

    本就沒什麼胃口,一個人吃飯也吃不了多少,只是讓雲惠伺候著每樣夾了一點,用過一小碗米飯就擱了筷子。

    說是自己想一個人靜靜,讓他們將剩下的酒菜趕緊趁熱拿回去吃掉免得浪費,就遣了他們出去。

    屋內突然靜了下來,紅燭的燭光微微閃動,兩行燭淚順淌而下讓人見了自然生出幾分感傷。不願被這樣的情緒影響別過眼,倚在榻上隨手翻著從桌上拿來的書,突然讀到一句“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不覺觸動情緒,惆悵更甚。

    起身出屋,院內僕居里偶爾傳來幾聲雲惠的笑聲,看樣子很是融洽。不忍掃了他們的興致,獨自來到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想讓入夜時還帶著寒意的涼風吹走心頭的煩躁。

    “不是傳了話說不用候著,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里?”

    胤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讓我微微一愣,直到他和甦培盛走到近前,才想起來行禮。

    胤抬手示意我免禮,看了眼僕居皺起了眉,說︰“這是怎麼回事?”

    我見他臉色不善,忙說︰“今天是我進府的好日子,雖然爺傳了話說不過來,但我想著總歸這樣的日子不想太清冷,于是就讓膳房還是送了酒菜過來,只是我一人用不了多少,又不想浪費,便賞給他們了。”

    “這府里還有沒有規矩了?”胤看了眼甦培盛,冷聲道。

    胤的脾氣說來就來,讓我心里犯起了嘀咕,心道不過就是借他的名多要了一頓酒菜,怎麼至于生這麼大的氣,卻听他接著說道︰“得了主子的恩典,反將主子晾在一邊自個快活,這樣的奴才不留也罷!”

    胤這話一出,我才明白他那怒氣不是因著酒菜,而是以為這院子里的奴才因著他不來,就覺著我是個不受寵的有意怠慢。

    想到這里,心頭先是一暖,卻轉念覺得自己這心思有些好笑。胤五歲後也有過一段備受冷落的時期,那時候在宮里應該也是見慣了人清冷暖,此時的我怕是勾起了他心里的那段記憶,于是才有了這樣的反應,所以他心疼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我怎就自作多情起來。

    不願胤因此遷怒龐嬤嬤他們,趕緊攔下往僕居去的甦培盛,對著胤屈膝一拜,道︰“主子先別動怒,並非他們有意怠慢,是奴才想一個人待會,才故意支開他們去用酒膳的。奴才也不是個傻的,誰對奴才好不好,奴才心里明白,若他們有意拿捏奴才,奴才自然會請主子做主,可他們幾個我是真心喜歡,還請主子看在今個這日子的份上開個恩,容奴才讓他們放肆一回,可好?”

    胤見我這麼說,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一向不管內宅之事,你如今身份不同,也該明白主僕有別,該給的恩典你自己權衡著給,可若有該罰的,也別好心留著。起來,進屋說話。”

    我見他不再深究,當下送了口氣,應承著起身,隨他進了屋。

    沒有驚動僕居的三人,進屋落座,我給胤上了茶水。甦培盛在他的授意下去了膳房,重新張羅酒菜。

    屋內只剩下我和他二人。他喝過茶,坐在榻上閉目養神,我站在一邊候著,誰也沒說話,氣氛變得有些莫名的沉悶。

    過了良久,胤突然開口,問了句︰“可覺委屈?”

    “委屈?自然是有的。”我愣了愣,尋思少時,展顏一笑道。

    “哦?”胤不解。

    “其實也說不上是委屈,只覺著對于一個女子來說這麼大的日子就這樣過了,著實有些淒涼。”我笑嘆一聲,神色間帶著無奈與淡然。

    “你說話倒也不避諱。其實本來是想讓你進府做個奴才,等到了年齡再給你指門婚事,可是仔細想想,覺著你這性子與老十三幾分相像的性子甚是討喜。左右身邊難得有個能說說話的人,福晉一提納你進來,也就允了,算是給你個安穩。”胤斂下眸子,話里似乎還有解釋說明的意思。

    原本以他的身份,想納誰入府,只要康熙不反對,他是無需顧忌什麼的,可是眼下卻似乎不願我心存芥蒂主動說明,言語中竟然還將我與他最看重的兄弟十三爺胤祥相提並論,著實讓我覺得意外和受寵若驚,可是“安穩”二字入耳,清冷莞爾,客套地應了句︰“能讓主子高看,是奴才的福分。”

    說這話的功夫,甦培盛著人捧著酒菜進來。龐嬤嬤、小順子和雲惠也顫顫驚驚地跟隨其後。

    胤冷冷掃視了三人一眼,對龐嬤嬤道︰“你是宮里出來的老人,讓你過來伺候,一來是讓你教她規矩,凡事提點,二來也是怕有人覺著她年紀小故意為難。其他人若不懂規矩,倒還情有可原,你若也不懂規矩,那這府里還有誰能擔待著?”

    龐嬤嬤是看著胤長大的老嬤嬤,自然心里明白胤這是借著敲打她在給我立威,也不推說,屈膝跪下說了句︰“奴才糊涂,請主子責罰。”

    我見這氣氛不對,心里對他們有些愧疚,雖然明白胤的心思,卻不想讓他們對我起了嫌隙,于是小聲勸道︰“這事他們固然有錯,可是您看今個這日子……難道主子舍得想讓奴才更委屈些?“

    有了前面的那些話,胤明白我說的委屈是指什麼,原本他也應允過不追究,于是只道︰“罷了,今個這事就不追究,日後若再有此事,就自個按規矩看著辦”。

    三人見胤沒再苛責,忙告罪謝恩。

    酒菜上好,甦培盛識趣地領著三人退下,屋里又重新變成二人獨處。

    ------------------------

    作者有話說︰這幾天有點卡文,這一章寫的有點牽強和腦抽,先將就看吧。

    求收藏,求評價,求推薦,求打賞,求擴散,寫文很辛苦,給點鼓勵和支持吧!(書友QQ群號︰159373612)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20章 紅燭清影訴良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20章 紅燭清影訴良辰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