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斷牽念,安宿命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再見胤已是康熙四十二年的元宵節過後,他站在耿宅大門外的一顆榕樹下,眉頭緊皺,情緒顯得有些焦躁。

    我出了宅子在離他三步外的地方站定,問︰“十四爺如此著急找我,是有何事?”

    胤上前兩步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急切地質問︰“你可知四哥開春後要納你入府?”

    “恩,年前得了信,說是春上進府。”我的手腕被他握得有些吃痛,皺眉答道。

    “為什麼?”胤瞪大雙眼,露出不敢相信地表情,激動地提高聲音。

    胤莫名的問話有些幼稚,我不禁苦笑著反問︰“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四爺會想納我入府嗎?如果是這個,那你只能問你四哥了。”

    他頹然松開手,喃喃道︰“這就是你送還紙鳶的原因嗎?”

    “是,也不是。”我說。

    “什麼意思?”他問。

    “我本就是包衣秀女,原本這些事就不是由著我願或不願的。即便不入四貝勒府,也要待選進宮。只是沒想到四爺那邊先請了恩典,也恰是生辰那日傳信過來。這紙鳶我自然是不能收的。”對于這事,我沒打算瞞他,反正他兄弟倆本來就心有嫌隙,也不差這一條。

    “可是那日游香山,九哥應該也和你說過,如果你不願入宮,我也可以向額娘求個恩典……”胤搶話道。

    “想必九爺也轉告了我不願讓你求這恩典的原因,難道你還不明白?再說,你讓我進府,是做婢子還是做侍妾?”看他著急的樣子,我卻不急,順著他的話答道。

    “這……只要你願意……”對于我直白的問話,他一時語滯,耳根微紅。

    “若我當真可以選擇,不管是進四貝勒府還是進你的皇子府,不管是為婢還是為妾,我都是不願意的。”我靜靜地看著他,語氣不慍不火,卻幾分清冷。

    “這話從何說起?”胤畢竟也只是十三四歲的年齡,即便有些道理即便是顯而易見,他卻還是想不明白。

    我長嘆一聲,無奈道︰“齊大非偶,我的心很小,只容得下一個人,也只想那個人的心里只容下一個我。”

    “可是……”他還想反駁。

    我接過話道︰“我知道,剛才說的只是假設,實際上我卻別無選擇,所以只能順其自然。我父親是四爺門下的奴才,我在四爺府里也當過差,被四爺看中也在情理,並不突兀。如果是十四爺你,這件事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如今這件事已經定下,十四爺何必執念。”

    “你……喜歡四哥嗎?”胤的語氣變得悵然若失,他沮喪地問。

    “這重要嗎?”我反問。

    “我喜歡你……”胤道。

    我沒想到他會如此直白的說出這句話,頓時覺得局促與尷尬,沉默了片刻,道︰“喜歡會慢慢淡去,有天你會遇到愛的人,到那天你會發現你現在對我的感情不過是一時錯覺。如果你不是皇子,而我不是秀女,也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可惜是現在所有假設都不成立,你我身份有別,十四爺還是要避忌著些才是。”

    這話中的決絕,讓胤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他退了一步,情緒失控地低吼道︰“行了,你說的這些都是敷衍。你在四哥府上的時候怕是早就和四哥勾搭上了吧,我知道就連九哥待你也是不同的,你還不是和其他女人只想著明哲保身,一樣看重的是榮華富貴。虧我還一直認為你多少有些與眾不同,如今看來也不過是個想攀高枝的女人而已。”

    面對胤無理取鬧般的遷怒與指責,雖然心中委屈,卻也只能默然承受。這些利害關系我已經和他說的很透徹,可他若還是無法接受,我又能如何。罷了,原本兩人的身份就不對等,如今我也不過是案板上的魚肉,哪里有那麼多精力去安撫他的小情緒。

    懶得理會他的歇斯底里,只是冷冷道了句︰“十四爺既然把我看得如此真切,又何必執念”。說完,也懶得顧及禮數,撇下氣急敗壞地胤,頭也不回地進了耿宅。

    過了幾日,胤突然讓人傳話,說是讓我去一趟城郊永定河畔,他在那里等我。

    料想又是為了胤納我入府的事,也沒拒絕,帶上那件大氅去了他說的地方。

    還在正月的光景,春寒料峭,乍暖還寒,永定河畔冰雪未融,潮濕的空氣中夾雜著陣陣寒意。遠遠就看見胤只著了身棉袍孤零零地一人站在河畔,身旁的常隨不知退到了何處。

    我看著他有些寂寥的身影,心里沒來由地泛起了一絲惆悵,緊了幾步上前,將手中的大氅披在他的肩上,故作打趣道︰“听聞九爺向來揮金如土,可如今怎麼舍去一件大氅,就不願再添置一件,兀自讓自個凍著,那日還好意思讓我照顧好自個。”

    說這話原本就只是想掩下自己心中的情緒,緩和見面時的局促,卻不想他笑著應道︰“大氅不止一件,只是這件最為稱心,舍去了這件,其他的如不得眼,也就不想用了。”

    胤的話說的平常,可是他灼人的目光卻讓我一陣心慌。我避開他的直視,退了一步,含眸一笑道︰“幸好我將這大氅帶來,物歸原主,九爺也不必再因此委屈自己。”

    胤沒有反駁我的話,只是輕笑著系好大氅,重新沉默下來。

    今日的他似乎少了往日的意氣風發,顯得心事重重。我問︰“叫我來,是為了四爺的事,還是十四爺的事?”

    胤沉吟片刻,說︰“在我看來,兩件事是一件事。”

    我輕笑一聲,道︰“九爺也是來指責我想攀高枝的?”

    “你不是那樣的人。”胤答道。

    我苦笑道︰“九爺才見過我幾次,怎就知道我不是?”

    胤沒有回答我的話,轉開話茬道︰“胤那日回府後大發脾氣,砸了好些寶貝。這事鬧的連德妃娘娘都知道了,好在他也不是個糊涂的,旁人問起時,只說是被不長眼的奴才沖撞了去,已經讓人發落了,沒提及你半句。德妃娘娘還笑著說他孩子氣,還和奴才置上氣,也不怕失了身份。我知道十四弟雖然年紀輕,可也不是浮躁的性子,私下一問才知道因由。”

    “十四爺年紀還小,一時沒想明白,還需九爺從旁多提點著些。”我听胤說完,心里也是一陣後怕。

    “我知道,你不用擔心。十四弟也懊悔那日對你口不擇言,讓我轉告說你別往心里去。其實四哥一向為人耿直,克勤克儉,不是會沉迷女色的人,他這次會親自向德妃娘娘開口提及這事,恐怕也確實是看中你的。”

    胤說這話時,聲音沉緩,語氣中有著隱約不明的情緒。我沒想到他會對胤有這樣的評價,這似乎和影視劇中四爺黨與八爺黨劍拔弩張的關系有些不一樣。

    不過仔細想來,眼下太子還沒被廢,胤還只是在支持太子,並沒有表露自己爭位之心,與八爺黨們暫時沒有利害沖突,自然表面里的關系還算不錯。而且胤在我看來也不像是野史雜記里說的那般狡猾奸詐,相反處處透著隨和、慷慨和重情重義。

    胤見我沉默著沒有接他的話,于是清了清嗓子,別開眼望向河岸,繼續道︰“其實,如果你父親不是四爺門下的管領,我倒是希望你能來我的府中……”

    “這些假設的話,就不用多說了。”我打斷他的話,不想他繼續說下去。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胤的話總是能牽動我內心最敏感的那一部分,這讓我迷茫與害怕。

    “你別擔心,我不是十四弟。“胤哼笑一聲,故意打趣,接著道︰“即便想過讓你入府,也只是覺得以你的性子不適合入宮,若入我府里,放在我身邊做個婢子,我也不會拘著你的性子,等到了時間再送你出府,隨你自在就是。可惜想了想你說的那些,也覺得我們誰去求這份恩典都不合適,當真非四哥不可。唯獨沒料到的是,他求是求了,可惜求的是把你拘在身邊放著,對你這性子來說真不知道往後是福還是禍。”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何況進四爺府好過進宮里,你說不是這個理?“听胤那話,雖然不知真心假意,心里反而更不是滋味,只道命運就是這樣,永遠讓人琢磨不透,也讓人徒生遺憾。

    “也是,禍兮福依,我看你也不像是福薄的,只望日後自己珍重。”胤釋懷言笑。

    許是我的身份將定,胤沒有再像往日那樣若有似無地制造著曖昧。二人說笑中都保持著合適的尺度和距離,但這樣反而能好好的說話聊天,多了朋友般的親近。

    “四哥府里有幾個管事的與我能說上話,到時候我會幫你做好打點,你進府後若有什麼難處,只管找他們就是。等過幾日,我會讓人送些銀兩過來,你留在身邊,進了府少不得打點的地方,該花的別省著,反正有我在,你也缺不了銀子。”胤將我送回耿宅,臨到門口時,突然道。

    “九爺客氣,這份心我領受了,但你的銀子終歸是你的,哪有讓我一個做奴才可勁花的道理。”我婉言拒絕。

    我知道胤對我的好並無圖謀,可是我卻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畢竟人心也是善變的,日後有太多難以預料的變故,很難說他對我的這份純粹以後會變成怎樣,牽扯越深,越難置身事外,我賭不起。

    “這事不急,總之送來的銀子你是必須要收下的,一來算是你出嫁的賀禮,二來也是補你的生辰禮。就這麼定下,你也別再推拒。”胤道。

    見他執意,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得道了聲謝,便福身告辭,進了宅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16章 斷牽念,安宿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16章 斷牽念,安宿命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