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多情卻似總無情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求收藏,求評價,求推薦,求打賞,求擴散,寫文很辛苦,給點鼓勵和支持吧!(書友QQ群號︰159373612,加群請認真填寫驗證哦)

    ------------------------------------------------

    入四貝勒府已是**不離十的事。雖來到此處就一直盡力低調隱忍,不願牽扯種種紛爭,卻也不是只會逆來順受自怨自艾。所幸這事並非胤所求,盡管不知是什麼原因讓他還是答應下來,但事已至此,過多糾結已是毫無意義。我要做的只是對日後入府的生活做些籌備和打算。

    耿母見我從貝勒府見完嫡福晉回來後氣色反而大好,以為是得了嫡福晉的開導,連道福晉寬厚大度。我笑著應諾,只為了讓她心下能得踏實。

    入貝勒府的準備工作就這樣成了耿家除了張羅新年以外的頭等大事,耿家父母都在盡其所能的為我張羅衣裳和嫁妝。

    見他們忙里忙外,理解父母對于女兒的這份心,也順承地不再出門,安心在家中做做女工,听耿母絮叨些大宅里的為人處世之道和新婚初夜那些早已心知的閨房之事。

    其實作為低階妾室入府,根本不需要準備什麼,該準備的貝勒府里都會早早備下派人送來。到那日不過就是一身衣服幾件首飾,再帶上些常用的物件和喜慶的彩頭,然後由貝勒府指派來的一二個姑娘婆子跟著,一頂小轎從側門抬進內院送入洞房就算禮成。

    別看我那日對人說的振振有詞,事實上所謂的庶福晉不過是面子上的客氣稱呼,壓根不是經過朝廷冊封的正式主子,至多是在宗人府的名冊上有個入府時間和姓氏,被府里的僕從們喚上聲“格格”,比府中的婢女侍從略高一等而已。

    “格格”在滿語中是小姐的意思,是滿人對女性的一種稱謂,除了作為皇族女兒的稱呼外,還用于非正式稱號時尊稱其他地位高貴的女性。皇子們的低階妾室也會被稱為“格格”。听說在八旗貴冑的府中,一些不得寵的“格格”甚至會被當作婢女使喚。

    正因如此,那日烏拉那拉氏話里話外提及的恩典,在我看來簡直是可笑之極。普通奴婢過了三十歲至少還能有個遣送出府的盼頭,成為妾室的女人就算從未得過恩寵,也只能一輩子守著青燈寂寥終老。何況即便是成了格格,一樣是服侍人的差事,依舊是看人臉色的奴才。

    進入臘月,天氣愈發寒冷,雪一直時大時小的下下停停,給京城裹上了一層刺眼的銀裝,滿目白茫茫的一片,空靈之余也添了許多清冷。好在年關將至,各家各戶都開始忙碌著準備即將到來的春節,給清冷中平添了喜慶與熱鬧。

    春節對于中國人來說不管哪朝哪代都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耿家也從我婚事的籌備中轉向過年的準備。

    臘月十五,陪著耿母祭過玉帝,祈了平安,尋了個借口,拿著胤送的那只裝有單筒望遠鏡的匣子和一份賀帖出門去了京城大街的九阿哥府。

    賀帖的內容是恭喜胤新添了個小格格。這事是臘月初五時,從春兒讓人遞銀子和口信回家報平安時順帶說道的。口信里是說胤的媵妾兆佳氏在臘月初四給他添了個女兒,府中的人也都沾了喜氣,所以將賞下來的東西和銀子托人帶回家,讓父母勿念。

    一直覺得這東西放在身邊日後怕生出旁的枝節,可直接送還給他又覺得太過突兀與矯情。從春兒娘口中得了這個消息,就琢磨著正好借花獻佛,以此為由將東西還回去,也好了卻一樁心事。

    出門時天色已經昏暗起來,來到王府大街的街口,天空突然飄起雪花。空蕩蕩的大街上看不到半個人影,兩側的銅鈕朱門,紅牆黃瓦,即便是被冰雪覆蓋仍難掩其莊重威嚴。

    迎著飛舞的雪花和耳畔呼嘯的北風來到九阿哥府門前,雪已經大到讓人睜不開眼,寒風夾雜著細碎的冰凌劃過臉頰落入衣領內,只覺脖頸冰涼,手臉都凍得麻木。

    站在朱門前,搓熱了僵冷無覺的手拍了良久的門,才有府中的人將門拉開一條縫,神情戒備地打量了眼,問了句“什麼人?”

    “穆景遠大人恭喜九爺又得了個小格格,派我來送賀禮,煩勞轉交。”賀帖上故意沒寫名字,反正東西原本就是那位洋大人的,就有意打著他的名號避嫌。

    “穆大人昨個才來過,怎麼沒提及賀禮的事?”來人見只有我一人站在門口,下意識地往外望了望,疑惑地說。

    “匣子里裝的東西是穆大人昨個才得到的好物件,說是應該能入九爺的眼,就讓我一早送來了。”料到會有質疑,笑著用早已想好的說辭應對道。

    來人將信將疑地接過東西看了看,見果然是做工精致的西洋物件,也不再多問,只說了句︰“爺不在府中,你將東西放下就好。”

    他的話正合心意,我道了聲謝,正要離開,卻听見那人突然朝身後喚了聲︰“九爺您回來了。”

    每次都那麼趕巧的出現,讓我閃避不及,只能轉身見禮,跟著喚了句“九爺吉祥。”

    “你怎麼在這?可是來找我的?”胤見是我在門前,眼中生了笑意,走到跟前問。

    “爺,這姑娘是替穆大人來送賀禮的。”還沒等我說話,剛才那人就接了話茬。

    這話接的我頭皮一麻,暗道不好,卻也無力阻止,只能尷尬地站在原地低頭不語。

    “穆大人送的賀禮?”胤接過那人遞上來的匣子和手信看了眼,眼中的笑意淡去,沉默地瞥著我,抬手將東西交還給那人,說︰“你先把東西送到書房里,我和她說幾句話。”

    那人接過東西應諾著離開,只剩下看不出心思的胤和尷尬局促的我。

    “我怎麼不知道你現在為穆景遠辦事了?”胤語出清冷地揶揄,接著說道︰“送你的留著便是,還回來做什麼?”

    我思忖片刻,正起身迎著他那帶著怒氣的眸子笑著道︰“恭喜九爺新添了位小格格。俗話說,來而無往非禮也,民女得了九爺的禮,自然該有回禮,只可惜家中並不殷實,拿不出什麼能入眼的東西,只好借花獻佛將此物轉贈小格格把玩,說來應該也無失禮之處吧?”

    “這我送你的生辰禮,你卻拿來回贈,還敢大言不慚地說並無失禮之處?你這丫頭的腦子到底怎麼長的?”胤見我還能理直氣壯的反駁回來,由怒轉笑,嗔斥道。

    我笑著沒接話,又听他道︰“大雪天的把東西送來,也算是份心意,這禮我就收下。至于你的生辰禮,待日後遇到合適的再補上。”

    我應了句︰“謝九爺恩典,那我便先回去了”,說著就要離開。

    “等等”他喚住我,從身上取下裘毛大氅給我披上,順手系了帶子,又攏了攏頭頂的風帽。

    殘留著體溫的大氅上有著他特有的味道,我心頭一緊,忙做推拒,

    胤一把將我想要解開帶子的手按下,說道︰“今日雪大,自己心疼著點自己。不過是個衣裳,你若覺留著不妥,用過後扔掉便是。”

    他的語氣中有著執意與負氣。盡管我一直都在刻意與他保持距離,可是始終做不到斷然的拒絕。即將進四貝勒府,我注定永遠站在眼前這人的對立面,原本就應該決然的斷掉與他的所有交集,然而每每想到這些時心里都會隱隱作痛與不舍。

    罷了,只望今日過後,再無瓜葛。我垂下眼,深深地福身一拜,轉身走出門廊,走入風雪之中。雪迷了雙眼,刺痛的讓人眼楮發澀。身後的胤一直站在那里目送著我的身影隱沒在風雪中。我沒有回頭,依舊步履未停地向前走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15章 多情卻似總無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15章 多情卻似總無情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