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竹簍子的鷹隼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南山隱士 書名︰農家仙田

    李青雲現在真不缺錢,銀行卡上的現金就有一百多萬,小空間里面的蔬菜瓜果更是一個取之不盡的寶藏。不過對這位索要彩禮的“天真”女子,他只能說抱歉了。

    “謝謝你的心意,不過我家真窮,至今還欠債六七萬。上學時的債務沒還完,又遇到了車禍,醫院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icu重癥監護室一天就要七八千……總之,無法滿足你們的要求。”說著,李青雲已經站起來,準備離開。

    唐月蓮變了臉色,心情復雜的說道︰“也不是非要十萬塊,但也不能差太多。你不是有個有錢的姐姐嗎?給她要點不就成了?”

    這妹子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居然听不出李青雲話中拒絕的意思。這時候,外面突然幾人大聲說話的聲音,還有二嬸子罵罵咧咧的聲音。

    李青雲怕二嬸子吃虧,忙告罪一聲,跑出包廂。

    二嬸子正指著一個其貌不揚的黑瘦男子喝斥著什麼︰“……我說怎麼著的,原來是你這個二狗子在里面使壞呀!有錢怎麼了,有錢就了不起?我可告訴你,錢沒有可以賺,但學問可不是三兩年能補上來的。我們家青雲可是高材生,可聰明著呢,如果他想賺錢,肯定比你二狗子賺的多!別以為有錢就能到我面前冒充大尾巴狼,二十萬咋了,要是青雲同意,輕輕松松的也能從他姐那里籌到二十萬。”

    李青雲汗顏,這都是什麼事啊,自己還沒有從姐姐那里借錢的習慣。

    陳二狗也不是好脾氣的人,反擊道︰“他二嬸子,你別給我瞎咧咧,我陳二狗不吃你這一套。借錢算什麼本事,要給彩禮那是我自己賺的錢!嘿,不說太矯情的話,我就喜歡上月蓮妹子了。如果她同意,我今天就能拿出二十萬的現金當彩禮!他能拿得出來嗎?不是我看不起他,就以他家那情況,種地一輩子也賺不了二十萬。”

    相親嘛,都是各施手段,李青雲不在乎。可是這二狗子說話不干不淨,連諷帶刺的,李青雲不愛听。

    “二狗子,我家哪樣啊?我李青雲需要你看得起嗎?你算哪根蔥哪頭蒜?”李青雲沉著臉,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壓迫得比他矮一頭的二狗子直往後退。

    “哎哎,老表,咱實話實說幾句,你別想動手呀。從你外公那里算起,咱們還是親戚呢。你是大學生,又年輕,機會多的是。可你老表我不行,今年都三十一了,再不說媳婦就晚了。”

    李青雲陰沉著臉,捏了捏二狗子的臉皮,二狗子嚇得沒敢躲。

    “皮皺巴了,確實老了,可老了也不能不要臉皮吧?你喜歡哪個女人我不管,你有多少錢我也管不著,但你拿我作比較,我就不愛听了。滾吧,再擱我面前顯擺我抽死你!”李青雲罵著,抬手作勢,一副要打的模樣。

    二狗子身體瘦小,練不了拳,小時候也調皮,沒少被走親戚的李青雲揍。他雖然大李青雲幾歲,但在打斗方面,從沒佔過便宜。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是、是、大學生……可不興打人……我報警啦……”在李青雲冰澈的目光下,二狗子嚇得不輕,退得太快,被板凳絆了一下子,摔了個跟頭,以為是李青雲打的,倒在地上扯著嗓子嚷嚷。

    唐月蓮的母親看不過去了,突然沖過去,攔在李青雲面前,吼吼道︰“你干啥呢?沒錢就嫉妒別人有錢?人家出得起彩禮你就打人家?什麼道理嘛,還大學生呢!我呸!我就跟你說了,月蓮嫁誰都不嫁給你!什麼人嘛,媒人還說你忠厚老實,這動不動就要打人的模樣,是老實人嗎?”

    李青雲一陣白眼,什麼人啊,誰要娶你閨女了?你們願意我還不樂意呢!我有打人嗎?只是揚揚手,嚇唬陳二狗一下,你們就跟炸毛雞一樣,沒完沒了的。

    李青雲不跟她一般見識,瞅一眼跑過來勸說的唐月蓮對自己也有幾分嗔怪,一雙桃花眼亂白瞪。李青雲心里就跟吃了蒼蠅一樣,覺得再不離開就要吐了。

    二嬸子覺得李青雲受了委屈,一挽袖子,就想大吵一場,給他找回場子。李青雲忙拉住了二嬸子,犯不著嘛,真要吵起來,別人還會覺得自己鐘意唐月蓮,被她拒絕之後才鬧騰的呢!那女孩雖然有幾分艷色,但不是良配,李青雲打心眼里抗拒。

    “鑽錢眼里的老席子,有眼無珠,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被李青雲拉出很遠,二嬸子還跳著腳,指著飯店門口的幾個人罵。

    李青雲苦著臉勸說道︰“二嬸子別罵了,我也沒相中唐月蓮,別搞的像我被人拋棄一樣,傳出去也不好。”

    “嗯嗯,這樣就好,是我氣糊涂了。就是,福娃堂堂的大學生,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能看上那個打工妹是福氣,看不上是情理。等過幾天,我再給你介紹幾個更水嫩的俏妹子!”

    “……”別呀,李青雲還想安穩幾天呢,像這種情況再遭遇幾次,他都想蹲角落畫圈圈去了。

    二嬸子氣消了,騎上三輪車要帶李青雲回去。李青雲不想听她在路上抱怨,就找個借口,說是在街上逛逛,然後去看望爺爺奶奶,就讓二嬸子先回去了。

    見二嬸子離開,李青雲才算松了一口氣,什麼事嘛,下次說什麼也不來相親了。

    “祖傳手藝,正宗的青龍鎮糖人,不但好吃,更要好看,不買也來看看嘍……”

    “咸菜咸菜,三塊錢一斤,不好吃不要錢……”

    “冰糖葫蘆,小孩吃了不尿床,大人吃了想得慌,五毛錢一串,快來買嘍……”

    街道上各種叫賣聲把李青雲的注意力吸引過去,有生那悶氣的功夫,還不如多瞅瞅有啥稀奇的東西呢。

    鎮上的東西比外面城市里便宜太多,听這價格就心動。買了一串冰糖葫蘆,一邊吃著,又去選了幾種當地的咸菜。他比較喜歡吃辣醬和腌制竹筍,配上所有腌制的小尖椒,特能下飯。

    拎著方便袋子裝著的咸菜亂逛游,看著一個賣竹制品的攤位圍著不少人,忙跑過去湊熱鬧。

    這個攤位在地上零散的擺著很多竹子的編制品和雕刻品,有大有小,小的像孩子們的玩具標價一塊錢,筷籠子之類的用具只要兩塊左右,半尺高的文昌塔竹子雕刻品標價二十塊,看刀口比較精致,幾乎沒什麼毛邊,塔底更是雕有神秘美觀的紋理圖案。最貴的一件雕刻品好像是竹竿根制成的黃龍,口含龍珠,張牙舞爪,活靈活現,標價九十九塊。

    這位老人擅長竹子制品,在青龍鎮小有名氣,不過也有手藝不凡的同行,這些東西算不上稀罕物。眾人圍觀的是竹制品角落的三只野味,看不出是什麼鳥類,身上的羽毛被燒得烏漆麻黑,被一個竹簍子困著,不時還掙扎幾下。

    在鄉下賣東西,明碼標價的不多。可是所有竹制品都標了價,只有這三只野味沒有標價。

    “黃老頭,你別胡扯了,這三只野味你居然賣一百塊,你咋不去搶?”

    “就是就是,你不是獵戶,不知道這野味的價格吧?其中兩只應該像野雞,兩只加起來賣50塊就不錯了,另外一只看爪子像老鷹,老鷹肉又柴又難嚼,送都沒人吃!”

    “看這燒得烏黑,不知道還能吃不?前幾天下隕石,山里起了幾處火,燒死不少野味,到咱集上來賣的不少,價格都是透明的,你這價格太胡扯!”

    那攤主老頭有點受不住眾人的指責,氣乎乎的罵道︰“你們知道個屁,這兩只野雞就算了,市場上的公道價能值六七十,另外一只野鳥不知道是啥東西,但比較凶,燒得身上都沒有毛了,還能把野雞叨得血淋淋的。我問過張橋村的獵戶了,他們說這是矛隼,如果能救活,在城里至少賣兩三百。現在我三只加在一起賣一百塊,還送一個竹簍子,你們還不知足?”

    “哈哈,還矛隼呢,都快燒死了,憑那幾根斷毛就能確定為矛隼?開什麼玩笑呢!”

    “就算是珍貴的矛隼也廢了!一是難活,二是就算救活也翅膀也難長齊,三是過了幼年期,熬不成專門的獵隼了。”

    听到眾人的嘲弄,黃老頭更加氣惱,嚷嚷道︰“去去去,熬不成是你們技術不好,反正我就賣這個價,你們不買趕緊走,別耽誤我做生意。”

    李青雲笑了笑,對這些燒得沒有賣相的野鳥也沒有興趣。不過里面那只目光凶厲的禿鳥確實挺強大的,本來半死不活的,但突然抬頭四顧時,往往能把那兩只野雞嚇得沒命的哆嗦。

    他對這些沒啥興趣,又覺得老頭賣得東西貴了。正要離開,手機突然響起,拿出一看,居然是胡大海打來的。

    “日他(娘)的仙人板板,你們青龍鎮真難找,導航都不靠譜,差點摸錯路。哈哈,不過幸好我胡大海聰明,已經找了你們鎮的集市上,都是人,我的車子不好過呀。看在兄弟這麼辛苦,又帶著建設設計專家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招待好,好酒好菜山珍野味統統上桌,哥們我不嫌多!”

    听到胡大海這打秋風的口氣,李青雲就覺得少不了一頓宰。家里剛捕了幾條蛇,還有些野豬肉,再撈幾條魚……嗯,似乎還差點什麼,眼前這兩只野雞似乎就剛合適。

    “哈哈,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剛好我在集市上看到兩只野雞,就便宜你了。你順著集市路往里走,看到十字路口就停下來,我拎著竹籠子在路口等你。”

    李青雲說著,掛斷電話之後,就對那擺攤的老頭喊道︰“黃老伯,這幾只野味我要了,一百塊不讓你找,送了幾雙新筷子就好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家仙田》,方便以後閱讀農家仙田第34章 竹簍子的鷹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家仙田第34章 竹簍子的鷹隼並對農家仙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