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高手戰斗不精彩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南山隱士 書名︰農家仙田

    大巴車到了(靈)山縣,李青雲才從小空間里返回,重新感受到大巴車上的雜亂噪音。在他進入小空間的時間內,黑瘦老頭痛苦不堪,被老婆埋怨了一路子,說他不會說話,不知好歹,把人家滿腔熱情的小伙子惹惱了,現在都不搭理自己了。

    李青雲抱著眼不見心不煩的打算,故意不關注大巴上的事,所以付奶奶向他搭過幾回話,都沒得到回應。

    “啊呵……這麼快就到(靈)山縣了呀,剛才都睡著了。付奶奶、孫爺爺,前面就是車站,可以準備下車了。如果在湯山療養院住煩了,可以來青龍鎮找我。”李青雲怕他們誤會,所以解釋了一句。

    “你這孩子昨天沒睡好吧?站著都能睡著!早知道就不佔你的位置了。”付奶奶一臉心疼的說道。

    “哼,裝睡。騙別人可以,騙我可沒門。”孫老頭用極為欠扁語氣咕噥道。

    “……”李青雲拿這老頭沒招,下了車就走,咱惹不起總能躲得起吧?付奶奶喊都沒喊住。

    今天縣城汽車站的人同樣多,大多都是外來游客,氣質和穿戴不錯,和小縣城居民明顯不同,或許都是奔著湯山療養院來的。

    湯山療養院的名頭李青雲也听過,正確的名稱應該是小湯山療養院,在(靈)山縣城東北角,和青龍鎮隔了幾座小山頭。但由于山路不通,在地圖上的直線距離只有幾十里,但實際距離卻不好計算。

    青龍鎮在(靈)山縣城北面,雖然很近,但由于公路位置決定,青龍鎮的人很少關注這個自己並不路過的療養院。不過據小道消息傳聞,這個療養院是省里建的,雲荒市只是合作單位。至于(靈)山縣的領導,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更沒有管理權。

    湯山療養院早就內部運營了,名頭也早就傳遍整個雲荒,听說都是退休干部才能享用,不夠級別都不能進入。這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竟然對外開放,所以一時間游客雲集,都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湯山療養院。

    開往青龍鎮的汽車也在這個車站,長途汽車和短途汽車不分,讓(靈)山縣的車站非常混亂,時常造成擁堵。平時沒這麼熱鬧過,所以今天特別堵。人堵車,車堵人,李青雲想找青龍鎮的車,半天都沒擠過小小的通道。

    就在這時,突听身後傳來一陣混亂,還有人驚恐中帶著興奮的喊叫道︰“打起來啦,打起來啦,兩個小老頭對掐……”

    雲荒多猛士,車站打斗屬于稀松平常,李青雲本不想湊熱鬧,但一回頭,就看到那個姓孫的瘦高老頭連躥帶跳的和人打斗著。真是個惹禍精,在哪都能惹事,這老頭明顯是個練家子,李青雲並不替他擔心,當他看到姓付的老奶奶倒在地上,被幾個青壯年男女踢打時,頓時怒了。

    “連行動不便的老人都打,真是群畜生!”李青雲嗷嗷一嗓子,就往回沖。以他的體質和奔跑速度,擁擠的行人也阻擋不住。一百多米的距離,轉眼就到了。

    毆打付婆婆的一群人,明顯是一家子,男女老少都有,更令李青雲吃驚的是,身手不俗的孫老頭居然被纏住,一時脫不開身救援自己的老婆。顯然,遇到硬茬子了,和孫老頭對陣的,也是一個練家子老者。

    “住手!”李青雲借著速度,撞開兩個膀大腰粗的男子,把付婆婆從地上扶起來。在這瞬間,他身上挨了幾下狠的,腰上、腿上、肋骨上,不知被人打了多少下。他忍著痛,硬是從對方的包圍中撞出一條路,把付婆婆護在身上,他弓著腰,逃出十幾米才停下。

    付婆婆臉上被抓幾道印子,嘴角溢血,月白色的襯衫上布滿腳印,傷得不輕。而對方一家子不依不饒,竟然追上來繼續追打。在這群人當中,李青雲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就他罵得最歡,猙獰著面孔再次沖在最前面。

    這男子二十多歲,名叫許靖守,曾和秦瑤一起,帶領執法隊想要查封春秋醫館。或許他也認出了李青雲,眼中帶著莫名的仇恨火焰,令人心悸。

    “格老子的,敢打我爸,不整死你們就不姓許!”許靖守沖在最前面,劈頭蓋臉,對著李青雲一陣拳腳。

    許靖守的打法中居然有些章法,李青雲護在付婆婆身前,一步不讓,在漫天的拳影下,臉上挨了幾記重拳,疼得他直咧嘴。

    但李青雲的體質和速度,並不比普通的運動員差,在挨打的同時,也在許靖守臉上回擊了幾拳。其中一拳正打中許靖守的眼楮,慘叫一聲,頓時腫成了桃子狀,眼角崩裂,鮮血溢出。

    “啊,疼死我了,大家一起上,打死這混蛋,打死我負責!”許靖守疼得失去理智,眼前金星亂冒,耳中嗡嗡作響,想昏過去都不成。

    他的抗擊打能力,比李青雲弱的多。在空間泉水及蔬菜瓜果的滋養下,比挨打,李青雲能虐死他。

    但是,等這家人全部追上來之後,李青雲就招架不住了,雙拳難敵四手,被這群瘋狂的人圍住之後,都不知道打誰了。畢竟這群人當中,也有老婦女,也有十來歲的女孩,也有青壯年男子,如果不小心用盡全力打在一個孩子臉上,那結果有點危險。

    唉,自己果然不是打架的料,現在又不能逃,逃掉之後,這群人瘋狂的毆打付婆婆,會出人命的。無奈之下,他只好抱頭蹲下,護住了頭,隨他們打。

    “住手,你們住手,他還是個孩子,你們不能打壞了人。要打就打我這個老婆子吧!”付婆婆急得大喊大叫,但她體力不支,又受了傷,沒往前兩步,就重新倒在地上。于是只好沖孫老頭大喊︰“老頭子,快來救命!孫大旗,快呀,手底下別留情了!”

    孫老頭的對手同樣是個老人,六七十歲,鶴發童顏,面相不俗。這老人練就一身的八卦掌功夫,只在孫老頭周圍游走,滑不溜秋,難纏的緊。

    孫老頭听到老伴的呼救聲,身形突然一頓,臉上煞氣暴漲,狹長的小眼楮頓時眯成一條縫,亮得像刀子一般。本是自然的散手架式,但後腿突然往後一縮,呈半蹲式,雙拳變爪,一前一後,交叉在胸前。這一姿勢似鷹似蛇,雙臂肌肉暴漲,皮膚竟滲出一絲暗紅色,像被惹怒的深淵蛟龍,發出無聲的咆哮,正欲擇人而噬。

    銀發老者本以為孫大旗心神大亂,有機會可趁,可是右掌攻到一半,卻突然地驚叫一聲,警兆頓起,中途硬生生收招,砰一聲,一腳猛踏水泥地,往後急掠三四步。

    面對孫老頭刀子一般的眼神,銀發老者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危險,顧不得顏面,當即問道︰“在下八卦門尹奇星,曾做過幾年的特警教官,不知尊下如何稱呼?”

    “無門無派,孫大旗。”孫老頭的聲音像三九天的冰窟,沒一絲感情,他往左前方瞥了一眼,看到倒地不起的老伴,以及被群毆的李青雲,冷冷說道,“這里不是殺人的好地方,咱們改日再戰,你看如何?”

    尹奇星眼楮一縮,怒道︰“你在恐嚇我?現在是法制社會,開口閉口說殺人,你眼中還有國法嗎?我承認你的散手有幾分功夫,但別忘了,我們八卦門不是三五人的小門派。”

    “我這是散手?我這是恐嚇?井底之蛙!”說完,孫老頭猛然一躥,瞬間就來到尹奇星的面前,右手一探,抓他肩膀。

    動作快得無法想象,尹奇星只覺得“呼”的一聲,人家已攻到自己面前。風聲中,帶著針芒般的氣流,離有半尺,就刺得肌肉酸疼。

    尹奇星心中慘呼一聲︰“暗勁高手!”

    “有話好說……”他想叫停,可惜拳不待人。無奈之下,只得使出十二分的力氣,用右掌招架。

    砰!猶如兩匹駿馬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尹奇星就像沙包一樣,應聲倒飛三四步,撲通一聲,摔個屁股墩,右胳膊像面條一樣軟了下來,不知骨頭斷了幾節。

    他們兩人打了半天,這是第一次硬踫硬的對招。剛才尹奇星全靠精妙的步法纏斗孫大旗,他一身功夫全在腿上,擅長走樁和步法,手上功夫差的太遠。這一接招,立馬被廢了一條胳膊。

    孫大旗並未停手,身體輕得像陣風,如附骨之疽,瞬間追到,一爪扣住了尹奇星的脖子,把他提得腳不沾地,殺氣森然的說道︰“讓他們住手!”

    尹奇星面色灰白,滿臉震驚,現在的右手沒有一絲知覺,並沒感到疼痛,內心的沖擊才是他最大的傷害。本以為自己是高手,做過幾年武警教官,一身功夫已達明勁巔峰,不說天下無敵,至少也是國內少有的高手。

    但是纏斗半天,本以為是平手,剛才還嘲諷人家有兩下,沒想到人家打急了,那邊倒地的老婦人一句話,就讓對方使出了絕招。一招之內,自己竟然落敗。

    李青雲雖然被圍著打,但最初疼了幾下之後,身體竟然麻木似的產生了抗性,被人打得無聊,用眼角縫隙偷偷觀察孫老頭和人家打斗,結果卻大失所望。什麼武林高手啊,先是被人家躲來躲去的繞圈子,毛都沒踫到幾根,最後擺出一個非常酷的架子,本以為正式開始精彩打斗,可以看到和電視上一樣的精彩情節,什麼飛天遁地之類的。可惜,就見雙方一踫胳膊,砰的一聲,就把人家老頭撞退三四步,然後孫老頭跟上去,掐著人家的脖子要求停手。

    屁的高手啊,一點觀賞性都沒有。

    本來李青雲被人打也沒惱,但看到兩個老頭就過一招就結束了戰斗,頓時惱了。狗日的,這頓打白挨了,本以為能上演苦肉計,事後能拜師學藝呢。算了算了,還是靠自己的兩條腿,打過就打,打不過就逃吧。

    只是,剛才誰踢我屁股?還惡毒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想到這里,李青雲的靈魂瞬間進入小空間,然後借助小空間的特性,攝取現實世界中的物體。

    大擒龍手!一股無形的能量體,變幻出肉眼難見的大手,狠狠住出某個打得正凶的壯年男子的褲襠,猛然一扯。

    “嗷嗷……”像被棍子抽到要害的野狼一般,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吼。整個人像煮熟的蝦米一樣,躬下了腰。

    李青雲一擊奏效,豈會罷手?無形的大手化作二指並攏狀,搗向許靖守的腿根部。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李青雲是一個很小心眼的男人,被人打了半天,也該收點利息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家仙田》,方便以後閱讀農家仙田第28章 高手戰斗不精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家仙田第28章 高手戰斗不精彩並對農家仙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