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釣上一只大老鱉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南山隱士 書名︰農家仙田

    第9章釣上一只大老鱉

    李青雲回村養傷的消息很快傳出去,頂著青龍鎮第一大學生的帽子,受到的關注度非常高。不過也只是有人惋惜他出了車禍丟了工作,作為飯後茶余的談資,新鮮勁三五天就過去了,並沒有太多的惡意。

    村里人談論東家長西家短的,本就是一種特有的習慣,在農村有意思的事情可不多,誰家釣到一條大魚、獵到一只野豬,也能迅速成為新聞。

    今天天氣不錯,日麗風清,李青雲拿著釣桿和小水桶,準備去村外的仙帶河釣魚。本來釣具都可以放進小空間里,不過他怕被人切片研究,所以只在小空間里裝了網兜之類的小工具,沒敢把家里的藤椅放進去。

    身後跟著兩只金燦燦的小不點,兩只狗崽子才一個多月,但喝了幾天空間泉水,那小身板嗖嗖猛長,精神頭十足,已經能清晰的叫出聲。

    “汪汪!汪汪……”金幣和銅幣肉嘟嘟的,像兩朵小旋風,跟在李青雲腳邊,不時的咬一下他的褲腿,埋怨他走的太快。

    “再搗亂就把你們關籠子里!不給吃,不給喝!”李青雲嫌它們礙事,嚴厲的威脅道。

    還別說,這兩只狗崽子一听到他的訓斥,當即就老實了,嗚嗚兩聲,乖乖的跟在後面。

    穿過村子里,遇到嬸子大娘的,又是一陣招呼,越急著釣魚越走不開。這些人見到李青雲太熱情了,一個個刨根問底,問他在城里的生活咋樣,因為什麼受傷的,以前談的女朋友怎樣了,什麼時候結婚?

    人家問了,你又不好不回答,可有些問題他不想回答,你要說女朋友分手了,人家說不定第二天就給你說媒。這番好意,你還推脫不了。

    正急的冒汗,突听巷子口傳來一老人的喊聲︰“福娃子啊,什麼時候回來的,咋不來看五爺呢?”

    “哎喲,五爺爺,我這不是正要去看你的嘛,剛好遇到二嬸子,就多聊了一會。”李青雲笑著回答,逃似的離開意猶未盡的二嬸子。

    金幣和銅幣也早不耐煩,汪汪亂叫,激動之下,速度比李青雲還快,跑到了他前面。

    一進巷口,就聞到一股純正的糧食酒香。五爺爺是李青雲親爺爺的堂弟,一個老祖宗的,非常親,擅長釀酒,並以此為生。青龍鎮十一個村,其它村也有釀酒的,但手藝和五爺爺差的遠,喝一口釀造的酒就能分個高下。

    五爺爺有點駝背,身體非常魁梧,大春天的就光著膀子,還熱的汗流浹背。剛把蒸好的小高粱出鍋,涼一下之後,把大曲粉撒上,發酵一定的時間,上鍋蒸餾,就能出酒。步驟雖然簡單,但每一步都是數年的經驗結晶,哪個步驟出一點差錯,釀出的原漿味道就有差異。

    “五爺爺,最近的身體不錯啊,但別累著,以您老的手藝,應該多收幾個徒弟,這樣就不用太辛苦了。”來都來了,李青雲放下東西,準備四處看看。

    “這兩年生意不好,想收徒弟也沒人願意干。這不,就你堂哥一家子幫忙,我這手藝也只能傳給他了。”老爺子點著旱煙桿,吧唧吧唧吸了幾口,表情有幾分愁苦。

    “生意怎麼會不好?五爺爺的手藝在青龍鎮當之無愧的第一,我爺爺口味那麼挑的人,就只愛喝五爺爺釀的小五糧和純高粱酒。特別是埋在地下幾年之後的老酒,我爺爺說,給茅台都不換。”

    有人夸贊酒好,老爺子頓時高興起來︰“哈哈,二哥喜歡就好。嗯,回頭你再給你爺爺捎帶幾壇十年藏老酒。家里地方就這麼大,這酒越來越不好藏。鎮上的酒鋪從外面學到了勾兌手段,用一些劣質酒加香精香料,以低價銷售,把我釀的真正老酒擠得沒有銷路。要不是照顧老朋友們的口味,我也不打算藏酒,直接賣新酒,省心省事,還沒有成本積壓。”

    听五爺爺這麼講,李青雲心中猛然一動。沒地方藏酒?藏太久積壓成本?自己不是有空間嘛,上面種東西,下面挖空當酒窖,專門用來藏酒。在空間里放一年,拿出來就是十年份的美酒,到時候就算不賣錢,自己喝也是一種享受啊。

    “嗯……好主意……爺爺肯定喜歡陳年老酒的美味!”想到這里,李青雲臉上頓時綻放出笑容。

    “福娃子,你出車禍沒撞壞腦袋吧?好好的你為什麼傻笑?”老爺子有些擔心的問道。

    李青雲忙回答道︰“啊,沒事沒事,絕對沒撞到腦袋。就突然想到一個門路,我有朋友在大城市做散酒生意,對酒質要求很高,如果這酒能得到他的認同,以後酒的銷售就不愁了。”

    “啥?外面大城市的老板能看上咱們的土釀酒?這三塊五塊一斤的新酒,擺不上台面吧?就算這窖藏幾年的老酒,在鎮上也只賣二十幾塊。”五爺爺非常意外,意外之余,也有幾分不自信。

    “五爺爺,您就放心吧,商人逐利,沒有賺頭,他們不會做。”山里人太保守了,覺得一斤酒賺個塊把錢就是多的,哪知道外面的黑心酒商把白酒炒成了奢侈品,一瓶包裝好白酒動輒幾百塊,像茅台五糧液之流,幾千幾萬一瓶的都很常見。

    “好,好,這生意要是做成了,五爺爺管你一輩子不愁沒酒喝。虎子,別在酒窖里瞎忙活了,快點把每種酒都倒一瓶出來做樣品,福娃子要給咱們家介紹大生意啦!”五爺爺性格比較急躁,听到好消息,一刻也等不急,當場就要裝酒。

    李青雲暗抹冷汗,心想幸好五爺爺標的酒價非常便宜,如果貴一點,自己那點存款就不夠用了,看來得趕緊賺錢,不然在山村也生活不下去。

    金幣、銅幣兩只狗崽子正在**酒窖入口處的大花狗,由于大花狗拴著,動作不便,速度居然趕不上兩只狗崽子,只氣得大聲咆哮,感覺尊嚴受到了挑釁。

    “福娃回來啦?嘿嘿……”虎子從酒窖門口探出頭,沖李青雲打招呼。

    虎子的大名叫李青虎,家族遺傳的大個頭,皮膚黝黑油亮,笑起來露出一口整齊的大白牙。

    “虎子哥,你先忙吧,這事不急,把酒裝小瓶里以後,貼上標簽,我好區分是哪種價格的酒。”李青雲笑著回應,並把兩只狗崽子拎回來,不讓它們調皮。

    “好區別,小高粱酒分三種,低檔、中檔、高檔,五糧酒同樣三種檔次,至于玉米酒,外面城里人肯定喝不習慣,太沖,燒嗓子。那個年份酒不多了,就不裝瓶了吧?”虎子中學畢業後,一直在山村,沒去過外面的城市,性格比較憨直。

    五爺爺不滿的訓斥道︰“那這麼多廢話,叫你裝你就裝!年份酒就分兩種,五年份和十年份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高檔酒,其它年份的沒有代表性。少于五年沒陳香,少于十年沒神韻。超過十年,家里也沒地方放,儲存成本太高了,只有一點點,留著給自己人喝。”

    李青雲還急著釣魚,听完簡單介紹,就說道︰“那行,先這麼辦吧,裝好後送我家去,我左手還打著石膏繃帶,沒法帶。”

    “放心好了,你為我們操心,哪還讓你受累。去吧去吧,釣到大魚,五爺爺給你做豆鼓辣子魚下酒。咱喝最好的酒,已放了十多年。”

    “五爺爺,這可是你說的,咱可不帶反悔的,哈哈……”一听說有好酒,李青雲口水都快出來了。

    此時已到半晌午,村里人都下地干農活了,總算沒人再拉住李青雲說話。

    找到一個河坡平緩的地方,搬了塊頭坐那兒,熟練的試水深度,上魚餌,拋鉤線下水。

    饒過村子的仙帶河有三十多米寬,在不同的彎道時寬時窄,還分為無數個小支流,真正的源頭李青雲不知道,不過都說在深山里。大山深處的蓮花峰有一個天然湖泊,據說和這條河有點關系。

    汪汪!汪汪……兩只狗崽子追著岸邊野花叢中的蝴蝶,玩得異常高興,不一會,身上嘴上都沾上了毛草和泥土,吐著舌頭跑回李青雲的身邊,親昵的在他腿邊蹭。

    “不渴不餓就自己玩,想喝泉水就來身邊撒嬌,奶奶的,老子養的不是狗,是白眼狼吧?”罵歸罵,李青雲還是一翻手,從空間里取出兩個狗碗,里面盛滿了空間泉水。

    不用李青雲吱聲,兩只狗崽子已經撲上去,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個底朝天,然後再用小舌頭把碗舔干淨,渾然不顧小肚皮早就撐得圓鼓鼓的。

    突然,河中浮標一沉,猛然消失。李青雲嚇意思的揚起釣桿往回往拉。水下面不知是什麼東西,勁挺大,直往水草里鑽。

    李青雲哪能讓它如願,控制著釣桿,緩緩劃著小圈子,沒幾下,就把它忽悠到沒水草的中間區域,一只青黑色的老鱉,不情不願的露出憨愚身影。

    怪不得這麼大力氣,鱉甲竟有小臉盆大,把它扯到岸邊後,用網兜把它舀上來。掂量一下,大概有十幾斤,在野生鱉里,算得上大個頭了。

    當地有傳說,說是幾十年的老鱉成精通人性,李青雲一直覺得這是胡扯。不過一看到這只老鱉縮著脖子還露出乞求的神情,沒來由的一陣心軟。翻過來一細看,甲圓尾巴短,明顯上母鱉,難不成該產蛋了,還沒到產蛋季節啊?

    “算了,這幾天補的太狠,都上火了。給你留條活路,幫我鎮守空間小池塘吧。”說著,李青雲一揮手,把它籠罩下小空間吸取的範圍。靈魂類的力量一抓,把它扔進小池塘正中,嚇得兩條小金魚一陣逃躥。

    小池塘旁邊的水潭仍在緩慢的往上漲,幾天過去了,才涌出兩尺多高的泉水。漲的很慢,這給李青雲提了個醒,以後能省則省,不能亂用泉水,不然泉水枯竭就完蛋了。

    重新把鉤放進河里,就听不遠處傳來腳步聲,居然有六七個人,有男有女,有說有笑的往這邊走來。不像村里人,因為他們說的是普通話,雖然不太標準。

    “嗯?”李青雲轉頭一看,竟然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人是年輕女人,膚白貌美,體態豐腴,氣質絕佳,走在男人中間也不顯矮,就是表情有點嚴肅。穿著女式正裝,像是白領類的工作裝,但更正式更保守。至于她身後的幾個年齡稍大的人,就好認了,明顯是鎮上的官員。

    其中一個中年男子紅著鼻頭,穿著軍綠色的褲子,白襯衫,不時向領頭的漂亮女子講解著什麼。這人李青雲認得,以前考上大學轉戶籍的時候找他簽過字,青龍鎮派出所的所長劉向前。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家仙田》,方便以後閱讀農家仙田第9章 釣上一只大老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家仙田第9章 釣上一只大老鱉並對農家仙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