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春秋醫館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南山隱士 書名︰農家仙田

    青龍鎮的街道不大,只有一個十字交叉的街道,東西街和南北街,街道並沒有名字,一般以中心交叉口為界,稱之為南街、北街、東街、西街。

    春秋醫館坐落在北街,位置不好不壞,是一棟街道新興時的標準二層小樓。小樓上的涂料已經斑駁脫落,唯有橫匾上的四個暗金色大字清晰明耀。

    李青雲和母親拖著大包小包走進醫館時,發現氣氛不對,兩位老人正在地上收拾東西,一些中藥散落在地上,一片狼籍,角落里還有幾個碎裂的中藥抽屜盒。

    “奶奶,爺爺,這是怎麼啦?”李青雲驚叫一聲,扔下姓李包裹,就沖進屋。

    “沒啥,遇上不明事理的刺頭了。咦?福娃,你的胳膊怎麼啦?”白須老人直起腰,看到受傷的李青雲出現,頓時一驚,眼中盡是關切。

    也不見白須老人有什麼動作,輕輕一跳,竟已來到李青雲面前。動作輕盈如鷹,快若白猿,哪里有老態腐朽之狀?一伸手就扣住了李青雲的脈搏。

    “爺爺,我沒事,只是胳膊受點傷,其它地方沒大礙。”李青雲應了一聲,也不掙扎,他知道爺爺的性子,不號脈不放心。

    同樣在撿藥材的奶奶也已站直身,捶了捶腰笑道︰“福娃咋回來了?不逢年過節的,回來一趟得花多少錢呀!哎喲……”

    頭發幾乎全白的奶奶揉了揉眼楮,似乎才看清昏暗燈光下的李青雲,目光同樣盯在他受傷的左臂。

    “乖孫孫,你這是咋了?和人家打架了?我早就讓這死老頭子教您些防身的功夫,他偏說什麼師父有命,什麼絕不外傳。連兒子和孫子都不傳,有什麼用?看看,你看看……”

    奶奶心疼的直抹眼淚,也不管是不是在號脈,直接讓他坐在一旁的長椅上,細細詢問緣由。

    陳秀芝從後面趕上來,有些心虛的解釋道︰“爹、娘,你們別擔心,事情都過去了。半月前,福娃遇到了車禍,怕你們著急上火,就沒敢和您們說。這不,剛出了院,準備回來住一陣子養傷。”

    “啥?遇到車禍了?哎喲我的乖孫喲……”奶奶又是一陣心疼,眼淚比剛才還多。李青雲是她最小的一個孫子,從小又聰明又听話,簡直是她的心頭肉。

    “一點小傷,都好了,爺爺奶奶你們不用擔心。”李青雲忙安慰道。

    爺爺一捋長須,點頭道︰“嗯,除了左臂血脈不暢,其它地方比以前還要健康。特別是精神頭,比過年時強太多了。老婆子啊,別在這里抹眼淚了,福娃回來了,趕緊去做晚飯,地上的東西交給我收拾。”

    奶奶絮叨著什麼,幫著把行李般進屋後,才去做飯。小樓的後面,是一處小院,簡單的種些花草,做飯的廚房是青磚壘成的。只有兩小間,土鍋土灶,堆放著干柴和引火的軟干草。

    陳秀芝幫著去做飯,留下李青雲幫著收拾藥材。

    “爺爺的醫術在青龍鎮是一絕,甚至在【靈】山縣都有名氣,有人在醫館里鬧事,鄉親們就不管嗎?”李青雲心中頗為憤怒,看到至親之人被欺負,脾氣再好的人也會爆發。

    這不是李青雲一廂情願的恭維,在青龍鎮的大人哪個沒听說過春秋醫館的李春秋?平日里鄉親們生病,李春秋只收一點中藥材的成本費,遇到沒錢的困難戶甚至要倒貼。春秋醫館的盈利部分主要來自【靈】山縣城的有錢人。

    “是幾個縣城的年輕人,說是家中長輩來看過一次病,藥吃了三天,效果不佳,于是就來鬧事。事發時天已黑,街上沒人留意,他們砸過就跑了,還說明天再來。呵呵,現在的年輕人啊,目中無人,狂妄得不知自己有幾斤幾兩,道理沒擺出來,就動手砸東西。”李春秋並沒有太過憤怒,人到這歲數,很多不平事已看得開。

    “他們明天還敢來?爺爺,明天早晨我回寨子里喊人,來一個打一個,來一雙打一對。”李青雲恨恨的一捏拳頭,剛撿的幾塊黑附子頓時碎成數十片。

    喝了幾天空間泉水,力氣明顯變大。方才一怒,力道頓時顯形。

    李春秋微微驚訝,不露聲色的接過零碎的黑附子,笑道︰“開門做生意,能忍則忍,能讓剛讓。打打殺殺的,以後哪有安寧的日子?明天不要回村叫人,我倒要看看是哪個病人,不露面就讓人砸我醫館?爺爺雖然老了,但練了一輩子的功夫仍在。”

    李青雲微微撇嘴,不信的說道︰“真的假的啊?爺爺說了一輩子,我也沒見過您老的真功夫。听村里的人說,爺爺年輕時只帶一張弓一壺箭就敢進大山深處打獵。又听人說,您當年打敗了陳家溝的老村長,才給我爸討著媳婦。”

    提到當年得意之事,李春秋頓時大笑︰“哈哈,這還有假?功夫可以用來防身,也可以用來健體,可不是用來耍大戲的?當然,以後你要是討不著媳婦,我不介意再露一手,給你搶來一漂亮媳婦。”

    李青雲急道︰“別呀,青龍鎮十里八村,真正有功夫的當數陳家溝。但陳家溝是我姥姥、姥爺家,村里七大姑大八姨的都熟悉,他們的女兒我也熟悉,哪好意思娶來做老婆?”

    “不好意思?大前天陳家溝你表姨家的閨女還問我來著,問你手機怎麼打不通了。听她那口氣,好像和你很熟呢?”

    “你是說白妮?這個……我只是把她當妹妹,表妹。你們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提起這個,李青雲臉上頓時泛紅,不知道該說啥。

    “你有女朋友?過年時怎麼不帶家里來?今年你都二十三了,相當年你爸二十三的時候,你都出生了。”

    “好吧,我承認當時鬧別扭,她不樂意來山村過年。然後又因為我在雲荒市買不起房,徹底分手了。不過你別急,現在流行晚婚晚育,我肯定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咱不帶亂點鴛鴦譜的。”

    “再給你寬限一年,你自己看著辦。”老爺子手捋長須,一副運籌帷幄,高深莫測的模樣。

    經爺爺一陣取笑,李青雲倒忘了惱怒醫館被砸的事。然後,李青雲也抖出爺爺的幾件糗事,兩人斗得旗鼓相當,氣氛相當融洽。

    收拾完藥草,晚飯也已做好。李青雲陪著爺爺喝了幾杯壇裝老酒,把買的禮物拿了出來,分給爺爺和奶奶。最後擺出來的是一大瓶水,普通的2.5l礦泉水瓶子,裝的卻是空間泉水。不等二老發話,直接找來三個杯子倒滿。

    “這娃子,連水都往家帶,不嫌沉啊?”

    “剛吃完飯,不能立即喝水……”

    李青雲的母親卻笑道︰“爹、娘,你們不知道這水的滋味,那真好喝,听說有強身健體的功效,是福娃的同學從國外帶的,金貴著呢。”

    “有恁玄乎?”李春秋端起一杯水,放到鼻子邊嗅了嗅,狹長的雙目頓時一亮,“嗯?這味道……”

    當即喝了一口,李春秋咂咂嘴,兩條花白的眉毛一陣抖動,咕嚕咕嚕,一口氣把杯子喝個底朝天。

    喝完,閉目不語,似在回味水的滋味。

    李青雲的奶奶最了解老頭子的脾氣,不是好東西,他絕對不會露出這副模樣。于是有樣學樣,也把水喝個精光。

    李青雲發現幾人喝完後,反應各不相同。奶奶身上出的污汗最多,效果也最明顯,面頰多了一絲健康的紅潤。而母親因為喝過不少,只是鼻尖輕輕冒汗,並無其它癥狀。

    最奇怪的是李春秋,他一直閉著眼楮,突然吐出一口長長的濁氣,猶若實質。在那一瞬間,李青雲以為自己眼花了,那口濁氣吐出的快,消失的也快,只有後牆的窗戶紙仍自嘩嘩作響。

    “這水真是好東西啊……”吐完濁氣,李春秋方才睜眼,眼中的興奮和欣喜連瞎子都能看得到。

    李青雲的母親畢竟出自陳家溝,見狀驚訝道︰“爹,你的功夫又突破了……”

    李春秋擺擺手,朗聲笑道︰“沒有,沒有,到我們這層次,突破一層哪恁容易?剛才只是清理掉體內雜質,離突破又進一步而已。”

    李青雲一頭霧水,不滿的說道︰“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啊?”

    老爺子笑道︰“功夫上的事,說了你也不懂,知道了對你沒好處。”

    李青雲的奶奶不滿的埋怨道︰“你們都是能人,盡講些我們普通人听不懂的話。一個是陳家溝出來的,一個是兒女皆不傳的半吊子土郎中功夫高手,整天說什麼功夫功夫,真有功夫也沒見你們考上大學?”

    “哈哈,就是。奶奶,咱們不理他們。走,我帶你去街角的浴池洗澡去,你身上出了不少汗,洗洗睡的更安逸。”李青雲趁機埋汰母親和爺爺一句,

    “這個要得,奶奶給你出錢,氣死這個老頭子。”說著,她起身收拾衣物,身體輕快得連她都奇怪。

    李春秋苦笑一聲,看著賭氣的孫子和老伴,也無法解釋。只是有些眼饞剩余的泉水,腆著臉問道︰“福娃,這水你還多嗎?”

    “告訴我功夫的事情就多,不告訴就少。”李青雲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這孩子,沒大沒小!”陳秀芝佯怒道,“這事我做主,剩下的水全給你爺爺。等你那同學再送水時,給你姥姥、姥爺留一大瓶。”

    “殘暴的專政啊……就知道欺壓你的可憐ど兒!算了,我還有胡大海這土豪可以壓榨,心里平衡一點了。”李青雲夸張的叫嚷著,扶著呵呵直笑的奶奶走出了院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家仙田》,方便以後閱讀農家仙田第三章 春秋醫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家仙田第三章 春秋醫館並對農家仙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