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酒的另一種用途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冰臨神下 書名︰大明妖孽

    作為一名經常耍無賴的客人,朱九頭在各家春院里有點小名,卻算不上真正的人物,他的死波瀾不驚,提供的談資頂多持續三天,蔣、鄭二人若不是打听得早,很可能再也不會听人提起他的名字。

    “死了?什麼時候的事?”袁茂比所有人都要顯得吃驚。

    “應該就是昨天晚上,死在胡家牆下,一晚上沒被發現,早晨的時候已經凍成棍了。”蔣二皮突然笑出聲來,“捕快老賈以為那是個醉漢,上去踢了兩腳,發現是個死人,而且臉皮被剝掉,嚇得連滾帶爬,他還總說自己膽子大呢。哈哈。”

    “臉皮被剝,怎麼知道是朱九頭?”袁茂又問。

    鄭三渾抬手捂住右臉,搶道︰“剝了一半還剩一半,找來好多人才認出身份。”

    袁茂無話可說,茫然地看看胡桂揚和韋瑛。

    “通知他家人了嗎?”胡桂揚問。

    “誰的家人?”蔣二皮沒听懂。

    “朱九頭。”

    “應該沒有,因為我听說地方上還是要當無名尸上報。”

    “嗯?”胡桂揚皺起眉頭。

    韋瑛嘿了一聲,“現在是正月,地方上不願多事,無名尸放幾天就會成為懸案,用不著費力去查,大家省力省心。”

    “韋百戶不愧是老衙門。”蔣二皮討好道,其實韋瑛不過三十幾歲,進入錦衣衛比較晚,還不到十年。

    “可是已經有人認出他了,朱家總也找不到人,也得去官府報案吧。”胡桂揚依然不解。

    蔣二皮笑道︰“沒了半邊臉,所謂認出只是猜測,萬一沒猜準呢?反正沒人會站出來作證,至于朱家,早就當他死了,根本不會過問,沒準還會繼續用他的名頭領餉銀呢。”

    朱九頭軍戶出身,多少領一點軍餉,不夠他揮霍,常常向家里索錢。

    胡桂揚白天時去過朱家,那時朱九頭已經被殺,消息卻沒有傳開,朱家人的態度確實極為冷淡。

    “本來也沒指望他能招出什麼,死就死了吧,倒省一樁麻煩。”韋瑛從始至終就沒將這個人當回事。

    “真是奇怪,偏偏是我要見到的時候……”胡桂揚沒法等閑視之。

    “朱九頭昨晚遇害,你今天上午才想見他,所以這算不上‘偏偏’。”韋瑛笑道。

    “剝掉半張臉,誰跟他有這麼大仇怨?”胡桂揚還是要追問下去。

    “我知道。”鄭三渾馬上道,“肯定是烏鵲胡同的人,朱九頭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用假銀子,所以遭到報復。”

    “沒錯,朱九頭帶去的銀子一半是真、一半是假,所以他被……”蔣二皮也抬手遮住半邊臉。

    “那干嘛要拋尸在我家牆下?烏鵲胡同在威脅我嗎?”

    “原來桂揚老弟在意的是這件事。”蔣二皮終于明白過來,“按理說不會,為什麼呢?如果是威脅,應該拋在大門口,而不是牆下,這是規矩。”

    “規矩?好像你拋過許多尸體似的。”

    “嘿嘿,我沒拋過尸體,可我听說過啊。”

    韋瑛勸道︰“胡校尉別太多疑,烏鵲胡同可能根本不知道那是你家。當然,如果你一定要查下去,也隨你。”

    胡桂揚尋思良久,笑道︰“算了,我手里一堆案子,哪有精力查這個?也不知道是該同情朱家還是賀喜朱家。”

    蔣二皮撇撇嘴,“要我就不去招惹朱家,這時候登人家門,不管是同情還是賀喜,都會極討人厭。”

    他還不知道這三名錦衣衛今天剛過去朱家。

    “休息吧。”胡桂揚打個哈欠,“看來我只好在夢里尋找線索了。袁茂,你回家還是住這里?”

    “從今天開始我住這里,一直到查案結束。”

    “前院還是後院?”

    “那四位異人……”

    “反正我在的時候,他們沒打過架。”

    “那我住後院。”

    胡桂揚出去叫來花小哥,讓他去後院再收拾一間房。

    其他人散去,蔣二皮、鄭三渾一邊走一邊拿朱九頭開玩笑,絲毫沒將他的死亡當回事。

    後院不用胡桂揚值夜,四名異人表面上重歸于好,已經做好安排。

    大餅跑來迎接主人,袁茂看著那兩枚紅玉,感慨道︰“人不如狗啊。”

    “掛你脖子上?”

    袁茂立刻搖頭,“不如狗就不如狗吧,誰讓我沒它的膽子呢?大餅,告訴我,你的膽子從哪來的?”

    “汪汪。”大餅貼著主人的腿叫了兩聲,引得兩人哈哈大笑。

    “我再要一壺酒,咱們夜談吧。”胡桂揚建議道。

    “不會引來……那位的懷疑嗎?”袁茂意指韋瑛。

    “你又不是絕世美女,有什麼可懷疑的?老道說了,咱們是生死之交,不來一次秉燭夜談才可疑。”

    “沒錯。”袁茂笑道,想了一想,“你先回屋,我去前院要酒,順便拜見一下趙宅的管家婆。”

    夜里點酒點菜本是一件討人嫌的事情,袁茂卻自有辦法將花大娘子哄得開心,美酒滾湯,小菜樣樣可口,花大娘子親自端來,臉上帶笑,沒一句多余的話。

    花小哥點好炭盆,照例退下,“我娘不好意思開口,我就多說一句︰這些酒菜夠你們吃一陣子,酒菜涼了就在炭上加熱,剩下的東西放在桌上就好,明天一早我來收拾,今天晚上求你們別再騷擾大家。”

    “去吧,放心睡覺,後院就是死人也不叫你們。”胡桂揚笑道。

    花小哥打個激靈,快步跑出屋。

    袁茂去關上門,“為什麼連你家的僕役都這麼特別而有趣?”

    “第一,他們是來幫忙的親戚,不是僕役。第二,孫二叔最了解我,人是他推薦的,我不過坐享其成。”

    “哈哈,這對母子還真就只能在你這里做事。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誰也沒有拼酒的打算,慢慢飲酒,笑話比菜更多,喝得頗為愜意。

    “老道若是知道咱們在這里喝酒沒叫他,肯定會嫉妒。”袁茂道。

    胡桂揚眼前立刻浮現樊大堅一臉哀怨的樣子,不由得大笑,“真有這個可能,為了防止他不高興,我教你一個招。”

    “什麼招?”袁茂知道胡桂揚鬼主意多,卻也十分好奇。

    “一個能賺大錢的招,憑這一招,老道能發大財,而且這一招是你告訴他的,他自然不會再嫉妒咱倆喝酒。”

    “快說。”袁茂越發好奇。

    “老道試圖居間說和烏鵲胡同與城內春院,你知道吧?”

    “嗯,據說他已經找到門路聯絡宮里的梁內侍,元宵節之後就能獲得召見,他從各家春院聚攏大批銀兩,準備用來買通梁內侍。”

    “這招不成,樊老道不僅會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會惹惱滿懷期望的春院。”

    “你知道些什麼?”

    “嗯。”胡桂揚沒有細說。

    “那我得盡早提醒老道,讓他讓銀子退回去。”

    “那樣的話就不能發財了。”

    “你的意思是……”

    “讓老道仍然給梁內侍送錢,但是不要送太多,過後就說事情將成,再向各家春院攏錢。”

    “這成騙錢了,一旦敗露,老道可承受不起。”

    “不會敗露,老道只需堅持到三四月份,頂多到五月,烏鵲胡同就會恢復正常。”這些事情都是胡桂揚從曾太監那里了解到的。

    “恢復正常?”

    “嗯,就是恢復成普通的春院胡同,再沒有那種令客人留戀不去的魔力。”

    袁茂琢磨一會,“滿壺春快要用完了?”他從任榴兒那里听說過這種藥丸,知道它就是烏鵲胡同的“魔力”根源。

    胡桂揚點頭。

    “嘿,你這條消息價值千金,怎麼自己不去告訴老道?”

    “老道欠我太多,我怕他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還不清,一恨心,干脆不還了。”

    “呵呵,你的想法真是古怪,大家既然是朋友……”袁茂突然說不下去,臉色也變得有些尷尬,小口抿了一口半涼的酒,“榴兒猜測,滿壺春不只是催情之藥,還能用來尋找隱藏的異人。”

    “這個猜測可挺有意思,她的依據是什麼?”

    “朱九頭從她那里拿到一筆銀子,裝成朱九公子去往烏鵲胡同,喝酒之後變得暴躁,脫衣亂跑。”

    “總听說有人在烏鵲胡同不穿衣服出屋亂跑,原來就是他啊。”

    “他是其中一個,沒跑多遠就被幾名伙計強行按住。朱九頭當時昏了過去,等到醒來的時候,听到身邊有人說話,他沒睜眼,偷听到幾句︰‘他是嗎?’‘不像,力氣不夠大。’‘可也不小,要不要報到宮里?’‘再等等,看他的變化。’”

    “就這幾句?”

    “嗯,朱九頭去過鄖陽府,朝廷去年征兵剿匪的時候,他被選中了。”

    “即便如此,咱們或許能猜出這幾句話與異人有關,任榴兒是怎麼猜出來的?她對異人應該了解不多吧?”

    “她在任家接待過一位異人。”袁茂又顯出幾分尷尬,搖搖頭,繼續道︰“那名異人隱藏不顯,只向榴兒透露過真實身份,他說,朝廷要利用異人建立一支所向無敵的軍隊,與此同時也要消滅一切不肯歸順的異人。”

    “這院里就有四名不肯歸順的異人,其中一位一直生活在烏鵲胡同,也沒見朝廷動手。”

    “你說的這些事情,我解釋不了,榴兒也不懂,但她知道一件事,朱九頭已經被人盯上,而這些人順藤摸瓜,開始懷疑到榴兒。”

    “懷疑她什麼?她又沒去過鄖陽。”

    “麻煩就在這里,榴兒去鄖陽。”袁茂長嘆一聲,他一開始也沒想到麻煩會這麼大。

    胡桂揚一肚子疑惑,不知從何問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明妖孽》,方便以後閱讀大明妖孽第二百八十六章 酒的另一種用途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明妖孽第二百八十六章 酒的另一種用途並對大明妖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