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番外——家三口萌萌噠番外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陌言川 書名︰婚途末路

    </script>【一、跟爸爸去健身房】

    陸程楊這幾年為了不讓身體變差,一直堅持鍛煉,戒毒的那幾個月,為了能以更好的狀態出現在甦尋面前堅持各種鍛煉,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晨跑、健身房鍛煉,都是必不可少的。

    甦尋被陸程楊認定缺少鍛煉,給她也辦了*身中心卡之後,每個周末都被迫跟他去鍛煉,當然一起跟去的還有小卷毛兒子。

    小卷毛被他爸爸放在跑步機上,哼哧哼哧地小跑起來,幾分鐘後他無聊了︰“爸爸爸爸,我不想玩了。”

    他天真的以為爸爸是帶他來玩的,這個不好玩,他想去玩別的,健身中心有個寬大的露台,露台上有幾個秋千椅,他想去蕩秋千。

    陸程楊瞥了一眼時間,才跑了八分鐘。

    “再跑幾分鐘。”

    “……”

    小卷毛哼哧哼哧地跑了十五分鐘,陸程楊終于按了停止,小卷毛立刻從跑步機上跳下來,小尾巴似的跟在他爸爸身後,他想要爸爸陪他去玩兒。

    陸程楊平臥杠鈴推舉,這是一組鍛煉胸肌的練習,小卷毛就蹲在旁邊看著,就差拿手指在地上畫圈圈了。

    好無聊呀,媽媽練瑜伽去了。

    這里又沒有小朋友。

    小卷毛盯著他爸爸把那個看起來很重的杠鈴舉起來又放下去,舉起來又放下來,默默在地上畫了一個圈圈,他好想做那個杠鈴……

    一組訓練結束,陸程楊稍做休息,身上忽然爬上一只肉呼呼的東西,低眼一看就看到一只卷毛小腦袋。

    小卷毛抓著他爸爸的肩膀,抬起腿賣力地爬上了陸程楊的胸膛,趴在上面大義凜然地說︰“爸爸,別舉這個了……你、你舉我吧!”

    陸程楊︰“……”

    陸程楊舉著兒子玩了一會兒,就把他放到旁邊,繼續練習。

    小卷毛被舉了一會兒開心極了,跑到瑜伽室門口,撅著屁股趴在玻璃門上往里看,他媽媽好認真啊,根本沒發現他。

    不過,靠在門邊的年輕姑娘發現了,萌萌噠卷毛正太,她調皮地朝他勾勾手指頭,小卷毛有點害羞地跑了。

    陸程楊一邊訓練一邊看著兒子,發現他跑去露台了,這時已經是初冬,露台上風大,擔心小家伙感冒,只好跟了上去。

    小卷毛正在爬秋千椅,但是好困難啊!露台上設的秋千椅是戶外鐵藝的,對小孩來說有點高,又很沉,還會晃動,他爬了好一會兒都爬不上去,還摔了一跤,差點兒被晃動的秋千椅撞上腦袋的瞬間,被人從地上拎起來了。

    陸程楊無奈地拍了拍他褲子上灰塵,把他放到秋千椅上。

    “爸爸……你來……推我啊!”小卷毛開心地晃著腳。

    陸程楊輕輕一推,秋千椅便晃動起來,小卷毛開心極了。

    兩個小時的健身時間結束,陸程楊覺得小家伙太礙事了,回去的時候瞥見一張宣傳單,健身房準備開設一個兒童跆拳道的課。

    沒有一秒鐘猶豫,陸程楊給小卷毛報了名。

    【二、堆雪人】

    陸程楊從幼兒園接小卷毛放學,一家三口準備去外面吃飯,順便看個電影。

    “爸爸媽媽,下雪了!”

    小卷毛趴在車窗上,興奮地看著窗外。

    甦尋連忙看向窗外,白色雪花從空而落,“真的下雪了啊,天氣預報昨天就說要下雪了,沒下成,今天終于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媽媽,明天是不是就可以去堆雪人啦!”小卷毛開心地問。

    明天周末,他們住的小區綠化帶很廣,到處都有草坪,只要雪下得夠厚,隨便在哪兒都可以堆雪人的。

    “當然可以。”

    第二天中午吃完飯,小卷毛給裹得嚴嚴實實的,羽龍服,雪地靴,帽子,圍巾,手套……

    小家伙站在玄關等候,伸手拉了拉自己的帽子,額前的一小撮卷毛露出來,他把手套脫了,手指去扯自己的卷毛,手指頭一推,把小卷毛藏進了帽子里,他拍了拍帽子,大聲喊︰“爸爸媽媽,快點兒!”

    甦尋被陸程楊拉房間換了件長款羽絨服,又找了一條不要的舊圍巾,這才從房間出來。

    冬天的第一場雪總是讓人興奮的,他們下樓的時候,經過的地方可以看到好幾個雪人,小卷毛開心地在前面跳,踩在雪地里一不小心摔了,很快又自己爬起來,抓了一把雪往陸程楊身上扔,然後自己又跑了。

    跑了一會兒,發現爸爸沒有追上來,也沒有拿雪球扔他,就站在原地揮手︰“爸爸,你也來……扔我啊!”

    陸程楊勾了勾嘴角,捏了一個雪球扔過去,小卷毛一看,連忙跑開,雪球正中他的小屁股……

    他伸手捂了捂自己的屁股,還好褲子穿得厚,不疼。

    甦尋也捏了一個小雪球砸他,小卷毛慌忙跑開。

    剛開始還跑得很開心的小卷毛,過了一會兒跑不動了,小臉紅紅的,不知道是跑紅的還是凍紅的,他撅著小嘴巴說︰“你們、你們兩個大人,怎麼能一起欺負一個小孩子呢!”

    甦尋“噗嗤”一下笑了,彎腰抓了一個雪球就朝陸程楊身上砸,跑到小家伙身邊,笑眯眯地說︰“那我們一起欺負爸爸吧。”

    小卷毛眼楮一亮︰“好啊好啊。”

    陸程楊淡淡瞥了一眼身上的雪花,看向笑魘如花的女人,輕聲笑了。

    玩了好一會兒,小卷毛差點忘記自己是要來堆雪人的,甦尋脫掉手套,摸了摸他的臉蛋︰“回去了好不好?”他們已經下樓玩了將近一個時辰了,太冷了。

    小卷毛這才想起來,看了看滿地的雪花︰“那雪人呢?”

    陸程楊走過來,低聲道︰“尋尋,你先帶他上樓吧,雪人我來堆。”

    小卷毛被甦尋帶回家享受暖氣去了。

    換了家居服後,小卷毛趴在陽台的玻璃門上往下看,他爸爸在樓下給他堆雪人。

    甦尋去廚房熱了兩杯牛奶,出來就看到她兒子專心致志地趴在玻璃上,她走過去,能看到樓下的陸程楊,嘴角輕輕彎了彎,把牛奶放到小卷毛嘴邊︰“來,把這個喝了。”

    小卷毛捧著牛奶咕嚕咕嚕喝了幾口,舔著嘴巴問︰“媽媽,爸爸要多久才能堆完。”

    甦尋往樓下看了一眼︰“很快。”

    陸程楊堆了一個很大的雪娃娃,從他們家樓上往下看就能看到。

    傍晚的時候,甦尋和陸程楊帶小卷毛下樓跟那只胖雪娃拍了照片。

    【三、媽媽能給我生個妹妹嗎?】

    班里有幾個小朋友有哥哥姐姐,要麼就有弟弟妹妹,小卷毛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有哥哥姐姐的了……

    桑阿姨家的小妹妹好可愛啊,他也想要個小妹妹。

    “爸爸,你能給我生個小妹妹嗎?”小卷毛扒拉著陸程楊的衣領,認真的說,“小弟弟也行。”

    什麼叫“你能給我生個小妹妹嗎?”,他一個男人當然是不能的,不過他可以讓尋尋生。

    陸程楊並沒有打算讓甦尋再生一個孩子,他覺得孩子有一個就夠了,加上這幾年他都沒有陪在他們身邊,自覺虧欠兒子和尋尋很多,他也知道懷孕生孩子很辛苦,那些年他沒能陪在她身邊,只想在未來的日子里,更多地陪伴和補償他們。

    摸了摸兒子的小卷毛,低聲問︰“爸爸媽媽只有你一個孩子不好嗎?”

    小卷毛默默開心了一下,可是他還是說︰“好啊,可是有個小妹妹也好啊……”

    陸程楊沉默了一下,繼續哄︰“不要小妹妹,有你就夠了。”

    小卷毛臉蛋蹭了蹭他爸爸的胸膛,開心得快飛起來了……

    他雖然高興,但是還是想要一個妹妹,跟陸程楊說不成,就跑去跟甦尋說。

    甦尋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好像小卷毛很想要個妹妹,她不知道要怎麼拒絕,只好把問題拋到陸程楊那邊,反正他比她擅長應付兒子,于是她是這麼回答的︰“恩……這個要看爸爸了。”

    小卷毛這回好像明白了,媽媽能不能給他生小妹妹,全靠爸爸了。

    晚上,甦尋跟陸程楊說起這件事情,陸程楊低頭看她︰“你想生?”

    甦尋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是她不排斥再生一個,兒女雙全好像是很好,她很慶幸自己有甦甚這個哥哥。

    陸程楊聲音低沉好听︰“不生了,有小宗一個孩子就夠了。”

    甦尋抬頭看他︰“真的嗎?都說爸爸喜歡女兒,我以為你會想要個女兒?”

    “前世的小情人?”陸程楊挑眉微笑。

    “恩,不都這麼說嗎?我看徐慕延就特別喜歡女兒,桑恬說他完全就是女兒控。”

    陸程楊輕啄了下她的唇,聲音低啞︰“我有你一個情人就夠。”

    身上一沉,男人已經欺身而上,在失去交談能力之前,甦尋連忙問︰“那、那小宗怎麼辦?他想要個妹妹……或者弟弟……”

    陸程楊動作頓了一下,“我已經跟他說過了。”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過了,沒想到小卷毛一直念念不忘,陸程楊覺得最近他兒子一直用一種“爸爸好沒用”的眼神在看他,不得已又跟小家伙談了一次。

    小卷毛被放在書房大書桌上,雙腿懸空,他晃著腿茫然地看向陸程楊,小聲問︰“爸爸,怎麼了?”

    陸程楊坐在椅子上,抓住他亂晃的腳丫子,捏了幾下,小卷毛忍不住笑起來。

    “真的很想要弟弟妹妹?”他挑眉問。

    “想!”小卷毛用力點頭。

    “以後你舅舅舅媽會給你生的。”陸程楊把他從桌上抱下來放到腿上,讓小卷毛跟他面對面,“媽媽生孩子很辛苦的,以前生你的時候就很辛苦,我們不要她生了好不好?”

    從來沒有人跟他說過這個問題,媽媽生他的時候很辛苦……小卷毛楞住了,半響後才點頭︰“好……”

    他也不想媽媽辛苦。

    陸程楊親了親他的額頭︰“乖,去跟媽媽說你不想要弟弟妹妹了。”

    小卷毛嘟著嘴巴呼了口氣,握拳從爸爸腿上爬下來︰“好。”

    一個星期後,趙芹芹給甦尋打電話︰“尋尋,你們不想給小卷毛生弟弟妹妹……現在怎麼變成我被催生了?”

    上個星期,小卷毛跟舅舅說︰“舅舅,你跟舅媽什麼時候生小寶寶啊?我想要個妹妹。”

    從此之後,甦甚想當爹都快想瘋了!

    甦尋淡定地說︰“我哥也三十了,你也二十七八了,是時候生孩子了啊!早生早恢復。”

    趙芹芹無語了,這兄妹聯合起來欺負她是吧?

    小卷毛正在房間里寫字,寫完後捧著本子噠噠噠跑過來︰“媽媽,我寫完啦!”

    甦尋一邊打電話一邊檢查,給他豎了個大拇指︰“棒棒噠。”

    小卷毛開心地跑去書房找他爹了。

    【四、什麼時候最想我?】

    周五晚,陸程楊陪甦尋看某個節目,電視的主持人問嘉賓︰“你在什麼情況下,最思念一個人?”

    嘉賓回答說︰“也沒有特定的情況,可能突然听到一首歌,或者看到一個熟悉的場景,甚至是在街上……看到一個很像他的背影,就會突然很想念,或者很難過,很孤獨吧……”

    甦尋看得很認真,忽然抬頭問陸程楊︰“我們分開的這幾年,你什麼時候最想我?”

    陸程楊沉默了一會兒,不答反問︰“你呢?你在什麼時候最想我?”

    甦尋摟著他的腰低聲說︰“在生小宗的時候,生孩子真的很疼很疼……”那時候的感情很奇怪,明明很難過也很怨恨他,卻可恥地拼命想念他,那個過程太難熬了,真的很想有個人陪著。

    從進入產房開始,她就想起他,如果他們還在一起,她一定不會孤零零的一個人,後來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也分不清是因為疼,還是因為想他……

    甦尋的話說完,陸程楊擁著她的手緊了緊,低聲道︰“對不起。”

    她說這些並不是想讓他道歉,也不是想讓他愧疚,連忙笑著抬頭催促道︰“你還沒回答我呢!你什麼時候最想我?”

    陸程楊低頭看她的眼楮,那幾年,想她的時候都伴著一股難言的心痛,對他而言是最難熬的,會胡思亂想,會猜測她有沒有跟別人在一起,是不是已經忘了他,是不是已經開始新的生活了……

    如果她已經開始新的生活……如果他回不去……

    她搖了搖他的手臂,催促他的回答。

    陸程楊收起眸色里的暗光,在她耳邊意味深長地說︰“夜深人靜的夜晚,某種寂寞空虛的時候,或者早晨的某些自然反應。”

    甦尋臉紅了,罵了句︰“流氓!”

    小卷毛原本坐在沙發旁邊的小桌子前畫畫,听到媽媽的聲音立刻跑過來,繃著小臉盯著陸程楊看,然後強勢地擠到兩人中間。

    陸程楊撓了撓兒子的下巴︰“你的畫呢?”

    小卷毛往甦尋身邊蹭︰“還沒畫好……”爸爸媽媽在這邊看電視,還一起玩,他一個人畫畫好寂寞,他也要跟他們玩。

    陸程楊抱著他走到小桌子前,曲腿坐下,小卷毛就坐在他兩腿-中-間,“來,繼續畫。”

    小卷毛抓著鉛筆回頭看了一眼陸程楊,又趴回小桌子前,“好。”

    以前他畫過很多張一家三口,只是爸爸都沒有臉,因為他不知道爸爸長什麼樣。

    半個多小時後,小卷毛畫完了。

    甦尋跑過來看了下,然後笑了。

    陸程楊淡定地點評︰“就算他現在知道我長什麼樣了,他也畫不出來。”

    小卷毛的爸爸眼楮是一條線,眉毛是一條更粗的線,鼻子也是一條線,嘴巴也是一條線。

    他爸爸的五官就是由六條線組成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婚途末路》,方便以後閱讀婚途末路第70章 番外——家三口萌萌噠番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婚途末路第70章 番外——家三口萌萌噠番外並對婚途末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