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封停輪盤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結束了!”王林在牙石耳邊輕聲嘀咕一句。

    “不,游戲才剛剛開始!”牙石僅剩一半的頭顱,朝王林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後說道,因為距離很近,王林才听出,牙石的話語聲竟然不是從嘴里傳出的,而是從腹部里傳出的。

    听到對方話,覺察到不妥的王林,整個人急速向後退去,可惜卻晚了,三條怪尾已經先一步的封住了他的退路,與此同時,牙石的身體猛然翻轉過來,把石刺嶙峋的背殼對準王林,上面的石刺,纏繞著不斷旋轉的青芒朝王林爆射過去。

    躲無可躲的王林只能選擇硬接,在一陣碎石激蕩中,半空暴起一朵朵鮮艷的血花,王林半蹲在距離牙石幾十米外,他的雙肩、手足、腰腹處都冒出了一股股的血泉。

    牙石並沒有接著對受傷的王林展開攻擊,而是在身體中發出一陣淡灰色光芒,在這光芒的籠罩下,那些被王林打碎軀體所化的碎石,已經那些被他爆射出去的石刺,紛紛在淡灰色光芒下被牽引回去,片刻之間,牙石的軀體已經恢復如初。

    “小子,你看到了嗎,我牙石大人擁有不死之身,就算呆在這里不動,任憑你把我轟碎成千百塊,我也可以無限復活,我牙石大人是最偉大最無敵的存在,沒有人是我牙石大人的對手。”怪獸牙石看著王林在那里怪笑著說道。

    “還有啊,你現在所處的石室,其實就是我牙石大人的游戲室,你也可以把它看做我牙石大人身體的一部分,我心愛的玩具,下面好好跟我牙石大人來樂一樂吧!”隨著岩石這句話出口,牙石腳下的石地仿佛變成了泥沼,牙石那龐大的身軀,快速的沉沒進石地當中。

    接下來的幾分鐘里,王林遭受了狂風暴雨一樣的襲擊,天棚、地底、四周牆壁,牙石可以通過任何一處地方,冒出來向王林襲擊,盡管全力躲閃,王林身上還是多出一道又一道的傷痕,萬幸的是,牙石顯然滿足于作弄他,所以在攻擊的時候特意避開了他身上的要害,否則王林早就變成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哈哈,小子,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怎麼樣啊,要不要跪地求饒,如果你求饒的態度比較誠懇的話,興許我牙石大人一時心軟,就留你在身邊解悶也不一定。”空間中充斥著牙石得意的笑聲。

    可惜,正在興奮頭上的牙石,並沒有發現,王林的神情雖然比較狼狽,但是在眼神深處卻蘊含著濃烈的自信,當牙石又一次從頂棚現身時,王林眼中寒光一閃,心里說了一句“就是現在”,整個人頓時爆射而起,任憑牙石的怪尾穿透他肩頭、大腿,他重重一拳擊打在牙石的腹部。

    “不可能,你怎麼會知道我攻擊的位置?”牙石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溫度、臭味,嗯,你該洗澡了!”王林望著變成一堆碎石攤在石地上的牙石說道,牙石雖然看起來跟構成石室的石頭差不多,但其實它身體的溫度要比周圍岩石略高一些,也就是高那麼一兩度,再有相比周圍岩石那種土腥味,牙石的身上多了一絲血腥氣。

    這些小小不同,對于別人或許難以察覺,可是反倒對一切都觀察入微的王林身上,很輕易就可以察覺出牙石的動態,只是對方攻擊的速度太快,王林又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攻擊角度,這才一再容忍麻痹對方。

    “該死的狡猾小子,就算被你窺知了我牙石大人的行跡又怎麼樣呢?你可別忘了,我牙石大人可是不死身,縱使你把我擊碎多少次也沒用的!”

    “是嗎,那你就重組一下身軀試試吧。”王林背著雙手,滿臉不在乎的望著牙石說道。

    “好,我現在就重組,你等我牙石大人恢復後,一定要你好看。”牙石說完後,不再理會王林,徑自努力,打算重聚身軀,可是在下一刻,它石質的面孔上露出一絲驚恐。

    “我的核石呢,該死的,我的核石怎麼會不見了。”牙石驚恐的怒吼道。

    “哦,你找的是它嗎?”王林一直背在身後的右手突然拿到了身前,手掌平攤之下,在他的掌心之中多出了一塊核桃大小,呈心髒形狀的銀灰色晶石。

    “我的核石,該死的小子,趕快把核石還給我,要不然我牙石大人把你撕成碎片。”牙石盯著王林手中晶石,怪叫著說道。

    “是嗎,我看看把這塊晶石掐碎,你是不是還能把我撕成碎片。”王林一邊說著,一邊作勢要把手掌收攏。

    “不要啊,大人,是小的我錯了,牙石有眼無珠得罪了您,您要打要罵隨便,就是請高抬貴手,我一定改過自新。”牙石一看王林舉動立刻急了,在那里聲淚俱下的說道,石質的眼眶中,流淌出拳頭大的淚滴。

    “你真打算改過自新?”

    “真的,真的,比鑽石還真!”牙石一听到王林口風轉緩,立刻連聲的回答道,它已經打定主意了,騙回核石後,就把這個敢威脅自己的小子,一擊必殺。

    “晚了!”王林嘴里輕輕吐出這兩個字後,手掌用力一握,那塊銀灰色的晶石頓時被他捏成了粉末,順著他的手指縫紛紛揮灑,隨著晶石破碎的同時,那個怪獸牙石,也在一陣鬼哭狼嚎中化作了一蓬塵煙,最終消失不見。

    看到牙石完全消失後,王林終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短短幾分鐘的戰斗,基本上已經耗去了他全部體力,在以往的任何一次戰斗中,也沒有跟牙石這樣,把五感都發揮到了極致。

    牙石的弱點在腹部這個推斷,王林是在牙石身軀第一次破碎重組時作下的,當時那股銀灰色的牽引光芒就是從它腹部發出,進而籠罩全身的。

    距離牙石消失半分鐘後,王林眼前的景物發生一陣水波般蕩漾,他又重新出現在天逆珠內的那個虛無空間中,那個自稱為虛的家伙,依然站立在他身前不遠處。

    “恭喜閣下完成了天逆基礎下等試煉的課程,身體的進化也達到了D級中品,作為你完成的獎勵,你將被授予天逆一級管理權限。”虛說完這句話後,用手在空間中一揮,在虛無的空間中立刻多出了十九個金光閃閃的門戶,只是除了一個門戶外,其余十八個門戶上都鎖著銀色的鎖鏈。

    “天逆一級管理權限?有什麼用?”王林看著正對自己那扇沒上鎖的金門問道。

    “天逆的管理分為十九級,每達到一級就可以擁有不同的支配權,你現在的管理權是一級,所擁有的權限很簡單,就是可以兌換天逆中那些達到一級的物品,當然了,本著公平的原則,你用來兌換的必須也是能評為一級的等價物才行,至于一級物品的詳單,你可以打開那扇金門進去看,你在外界的時候也可以用神識透進來查找。”

    在好奇心驅使下,王林打開了那扇金門,漫步走了進去,半個時辰後,王林從里面走出,此時他的雙眼中充斥著通紅的血光,整個人神情無比猙獰,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暴徒一般。

    難怪一向冷靜的王林也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實在是金門內的物品太具備誘惑性了,各種聞所未聞的材料就不說了,光是靈器一項,能被列為一級物品的,最低也是三級巔峰的靈器,而這一切不過只是天逆珠中最低級的貨品。

    “看你的樣子,是對這里的貨品比較滿意了,下面我有一個不是很好的消息要告訴你,距離你接受基礎中等試煉的最終期限還有一年,通過後你將獲得天逆二級權限,達到二級權限後,你不光能兌換二級物品,而且兌換一級物品還能享受一折優惠,達到三級權限後,除了兌換物品外,還能掌握一項天逆珠賦予你的特殊能力。”

    “我說過,天逆試煉一旦開始就不能結束,一年內你隨時可以選擇接受基礎中等試煉,不過跟一級無償的不同,從二級開始,你每進行下一級的試煉,必須準備相應的祭品,這個祭品有可能是寶物、有可能是材料、有可能是怪獸、也有可能是人,你下一級需要準備的祭品,是二級異獸的心髒。”

    “二級異獸?”王林詫異的呢喃道。

    “沒錯,所謂的二級異獸,就是它身上材料能相當于二級物品的異獸。”

    “你在開玩笑吧!”王林听到對方的話後,緊緊皺起眉頭,雖然他的權限只能交易瀏覽一級物品,但是光一級材料中,就囊括了那些亞龍偽鳳級別的異獸,二級異獸,那不是讓他去抓只真正的龍、鳳來開膛挖心吧,以他現在的實力跟找死無異。

    “我從不開玩笑,祭品是天逆定下的,如果你在期限內不能完成的話,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被天逆珠直接抹殺,二是成為天逆內的貨品,現在你可以出去了,記住,一年之內隨時可以帶祭品進來,超過期限,失去自由跟死亡任選其一。”虛說完這句話後一揮手,王林的神識已經被從天逆珠中驅逐了出去。

    王林的神識跟肉體結合後,並沒有體驗天逆珠能量帶給他的身體進化,而是握著天逆珠在那里默默發呆,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寧願把這個天逆珠子遠遠的扔掉,永遠不要看到它,可事實上他知道這不可能!

    從他通過試煉掌握一級權限的同時,這顆天逆珠已經跟他神識完全鎖定,哪怕兩者相距千萬里,天逆珠也會瞬間劃破虛空,來到他的身邊,這並不是虛告訴他的,而是擁有一級權限後,天逆珠直接反饋給他的信息。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王林嘴里恨恨的叨念一句,把那個天逆珠放回儲物卡中。

    “你到底還是把天逆珠開啟了,哎!”樸南子的聲音突然從王林耳邊響起。

    “哼!”王林冷哼了一聲沒有理會他,在王林心中對樸南子有著一股怨氣,如果不是他在那里藏頭露尾,不肯把所知的關于天逆珠秘密告訴自己,他又怎麼會陷進如今這進退兩難的境地中。

    感受到王林的怨氣後,樸南子想開口解釋一下,最後滿腹的話語變成了一聲嘆息,不是他不想解釋,實在是這件事關系重大,現在對王林說出沒有一點好處。

    王林在地下密室中專研天遺之地的材料,地面上的青龍自由城卻籠罩在緊張的氣氛中,青龍八大家的探子四出,凡是在內城跟五大華區居住的人被進行了嚴密盤查,避免幻城派來的間諜,趁著天遺之地開啟的同時混進去。

    至于幻城會不會趁著輪盤開啟,青龍八大家高手進入天遺之地時來偷襲,青龍城的八位龍首倒是不擔心,因為輪盤一旦開啟,所爆發能量,會使青龍自由城的外圍空間發生扭曲,這時候別說來人攻打,就是有不小心在周邊徘徊的人,也會被吸進無盡的異時空去。

    面對百年一次的聖地開啟,青龍八大家的首腦,已經家族精英們忙得團團轉,洛家家主洛方在忙碌的同時,更擔心霸佔了自己典籍密室的靈器師古風,但願這個家伙不要心血來潮的做什麼靈器試驗,不然家族的千年珍藏就都毀了,一想起當初的那陣雷劫,讓自己付出家族未來十年的收益,洛方的心里就隱隱作痛。

    也許是洛方的誠心感動了上蒼,洛家堡在接下來的半個月來一片平靜,王林也沒有再搞出什麼大動靜,可是隨著時間慢慢推移,洛方的心理越來越著急了,眼看明天就是輪盤開啟的日子,那個叫古風的家伙,怎麼還在密室中不出來。

    如果不是怕他不高興,洛方早在幾天前,就打開密室叫古風出來了,此時的洛方當然沒想到,書架靈器已經被王林做了手腳,除非是用強力手段,否則他也打不開自己密室的通道。

    半個月的等待,就在洛方的耐心幾乎熬盡,打算親自出手強行打開密室通道時,閉合了半個月之久的書架突然無聲無息的向兩邊滑開了,王林邁步從通道中走出,他的臉上流露出一股難掩的疲憊,但是一雙眼楮卻散發著湛湛神光。

    王林沒法不興奮,他在這半個月來所獲得的好處簡直無可估量,密室中大量的石質輪盤記載,在其他靈器師看來會一頭霧水,覺得每次輪盤開啟,靈器陣列都會打亂重組,是一件讓人很頭痛的事。

    可是處于神識狀態下的王林,卻探知了,每一次輪盤開啟時的不同組合,恰好是一副靈器的內部循環回路,這種回路跟簫音所著靈器修煉手冊上講到的完全不同,它比簫音所留下的幾種回路制法要復雜百倍,具體功用怎麼樣,就只能留待王林以後的制器中自己試驗了。

    通過洛方當初對天遺之地的一些介紹,王林已經知道,所謂的XY其實就是簫音的縮寫,從某種程度上講,學習了制器基礎手冊的王林,也算是簫音的半個徒弟了,只是簫音要知道自己的好友春水女王間接死在王林手里,他會怎麼對待這“半個徒弟”還很難說!

    在荒丘平原上空銀月照耀下,一只頭生雙角,滿嘴獠牙,身高十米,體積龐大的巨獸飛行于荒原之上,在怪獸的雙角之間背手站立一個身著青衫的俊逸男子,高空的罡風將他的衣裳吹襲的一陣劇烈抖動。

    這一人一獸竟然絲毫不受荒丘平原的禁飛規則影響,那個高大的怪獸一邊飛行,一邊聳動那個碩大的鼻頭不斷的嗅著什麼,看起來有些憨態可掬。

    “看不出這個家伙還挺能跑的,竟然躲到極東之地來了,饕獸加把力氣,把殺死春水的人找出來,但願他不是幻城的人,青龍那八個家伙只是入塵初期,還不至于讓我忌憚,對方要真是幻城刁老怪的門下,這件事情就有點麻煩了。”怪獸頂門上屹立的男子,低首在那里自言自語說道。

    除了這個在天空中飛行的入塵期高手外,遠在他下後方幾百里外的荒原上,還有一個孤獨的身影在艱難的跋涉著,如果王林在的話,自然可以看出他就是曾送自己黃紙條的廢墟怪人,只是由于當初送給王林一張紙條,他現在身上的紙條只剩下了八張。

    怪人雖然不會飛行,但是讓人詫異的是,他每一步踏出,身形都出去幾十米,縮地成寸並不需要多深的元力,需要的是對天地規則的深刻理解,這種理解就算是那些剛踏進入塵期的高手也無法做到,怪人一直表現出來的戰斗力,也就跟王林相仿,此時竟然展現出這種強悍的規則技能,本來就是一個大謎團的怪人,更是增添了幾分神秘。

    縮地成寸雖然是規則技能,但它確是用于戰斗中的技能,用來趕路顯然不如飛行快捷,按照怪人現在這種速度,到達青龍自由城時,怎麼也是半個月後的事了!

    夜色還沒完全褪去時,王林就已經被從睡夢中叫起,並在侍女的服侍下洗漱用餐,然後上了洛家早已準備好的摩雲艦,跟第一次乘坐的摩雲艦不同,這艘摩雲艦不光艦體龐大了一倍,而且艦身所噴圖案,是一個青色龍首嘴里咬著紫金花權杖,顯然這個是洛家家主洛方的座艦。

    在艦內等待王林的不光有洛方,還有五百多名身穿黑衫的洛家子弟,這些顯然都是洛家真正的精銳,最低的修為也達到十級尊者強度,其中更有百余個修為超過十一級的上者,在洛方左右手各有四個座位,上面坐著七個白發長眉、滿臉褶皺的老翁,跟一個身穿大紅花襖的老嫗,這八人隱隱留露出的氣勢,都不在王林當初見到的龍騰、紫髯之下。

    王林的瞳孔微微收縮一下,他早就知道青龍八大家實力非凡,可是卻沒想到竟然強到這種程度,但是眼前單洛家展露出的力量,就比春水帝國的唐氏學府、鳳凰族、碧波聯盟加在一起的勢力還強,而且王林相信洛家一定還有隱藏力量,比方說當初雷劫落下時,內城上空交織的那八道強大無比的感知。

    “來人,趕快幫古風大師備上座椅,恩,對就擺在這吧!”隨著洛方的吩咐,一張紫金打造的座椅被擺在洛方的左下首,在座椅右側不遠處就是那個身穿大紅花襖的老嫗。

    看到王林的座椅擺放在洛方的左手第一位,那八個修為達到十五級的上者,一起把目光注視在他身上,八個十五級上者目光帶來的壓力,足以讓心智不堅者望而卻步,不過用在王林身上卻表錯情了,王林很隨意坐到擺好的座椅上。

    “很抱歉,這麼早就驚擾大師的休息……”洛方臉帶招牌笑容的說道。

    “日出之時,輪盤開啟。”王林淡淡看了洛方一眼後說道,他這番話即告訴對方減去不必要的客氣,另外也是點出自己半個月對于天遺之地的了解,警告洛方不要跟自己搞什麼小動作。

    在洛方與王林寒暄的同時,摩雲戰艦緩緩騰空,石質輪盤所在地點正好是內城正中,以摩雲戰艦的速度,基本是瞬息之間就到達了,在那個上空處已經停放了七艘跟洛方座艦同樣規格的摩雲戰艦,八大家中,洛家竟然是最後一個到的。

    其實天遺之地距離八家的城堡並不遠,根本用不著乘坐摩雲戰艦,實際上摩雲戰艦是為了運送從天遺之地搞到的物品,同時也是為了防止可能來自幻城的攻擊,摩雲戰艦,顧名思義,它不是一種交通工具,而是用來作戰的。

    八大家族龍首的摩雲戰艦,已經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論起戰斗力根本比不上八大家出產的新一代戰艦,這些年沒淘汰,其實是因為這八艘摩雲戰艦中隱藏著一個大秘密。

    摩雲戰艦下面是一個佔地上萬平米的巨大廣場,平時青龍自由內城的各種慶祝活動都在這里舉行,只有八大家族的核心子弟才知道,青龍自由城最大的秘密,開啟天遺之地的石質輪盤,就在這個廣場下面。

    當洛家的戰艦到來同時,連同洛家的戰艦在內,倆倆一組向著廣場的四個邊角落下,王林通過觀察屏向下望去,立刻發現廣場四周的階梯、建築擺設所形成凹回,竟然跟八艘落下的戰艦望去吻合。

    在八艘戰艦落下的一瞬間,整個地面頓時向下一沉,同時在一陣刺耳的咯吱聲中,廣闊達萬余平米廣場從中間裂開,慢慢的向兩邊滑開,王林赫然的看到,裂開的廣場下面竟然厚達百余米,出來表面十米左右的岩石層外,下面都是用精鋼鍛造而成。

    王林想不出這樣的廣場要用什麼樣的蠻力才能破開,就算當初他為了煉制尸傀儡而引起的雷劫,面對這種龜殼一樣的防御也無法破開,以八艘戰艦為鑰匙,耗費巨資打造一個無法攻克的堡壘,從這點就可以看出八大家族對于石質輪盤的重視程度。

    在表面的防護偽裝完全撤去後,一個直徑達五百米的石質輪盤,從地下被緩緩的托升上來,接著朦朧的夜色,王林隱約可以看見,整個輪盤呈現一種灰白色,再加上百余年不見天日落下的灰塵,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王林絕對想不到它是打開天遺之地的鑰匙,沒準會以為是在那個廢墟中找來的廢石。

    在輪盤出現後,其中一艘摩雲戰艦中陸續走出了四名身穿華服的男人,處于同行的直覺,王林察覺他們四人都是實力不俗的靈器師,應該就是這次開啟輪盤的四位初級靈器師。

    四人各自走到一個把角處,然後盤膝坐在那里,呈四方形把輪盤圍在當中,跟戰士不同,靈器師因為醉心靈器研究,所以很少在有生之年能把體術修到十一級以上的,再加上各自靈器材料,或多或少都蘊含毒素,對于一般的靈器師來說能活到百歲就屬于高壽了,像簫音那樣,達到中級靈器水準的同時,體術也修到十四級的,整個母皇大陸上就這麼一個。

    時間在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在等待中,王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同時有種自己被人窺視的感覺,他試過幾種方法,也沒找出窺視的人在那,連帶著整個也變得有些煩躁,任憑王林怎樣也沒想到,這股令他煩躁的源頭,其實在高空之上。

    黎明前正是最黑暗的時刻,八大家族四千多人愣是沒有一個察覺到,在他們的上空多出一團奇怪的烏黑色雲團,那個身穿青衫俊逸男子,正腳踏饕獸隱藏于烏雲之內,雙眼發出湛湛神光盯著下面,這團奇怪的烏黑色雲團赫然是從饕獸的鼻孔中噴灑出來的。

    “真沒想到,原來關于天遺之地的傳說竟然是真的,青龍城的八個老東西對此遮掩也就罷了,連刁老怪也把天遺之地的秘密封鎖在幻城之內,真是豈有此理!不過這樣也好,追查殺春水的凶手,竟然追出了天遺之地,說不得我這次也要當一只狩食的黃雀了。”望著下面的輪盤跟八大家族成員,青衫男子低聲自語道。

    這次開啟輪盤,青龍自由城做好了十足的準備,雖然八位老祖沒有出面,但是八人的感知卻利用特殊的方式結合在一起,成一張大網籠罩在青龍內城上空,就算是修為勝他們一籌的人,也別想無聲無息潛入。

    青龍八位老祖的這種自信,正給了青衫男子可乘之機,論戰斗力,他決定不會是青龍八位老祖聯手之敵,但是他最拿手的恰恰是潛蹤匿行之術,在他全力施展下,就算入塵後期的高手也無法查知他的蹤跡。

    隨著東方竄起的一道曙光,一直沉寂的輪盤驟然發生變化,灰白色的盤面上發出淡銀色光芒,同時一些詭異的光符飄懸在輪盤表面,隨著太陽的緩緩升起,輪盤上的光芒越來越強烈,那些光符也逐漸朝實體化發展。

    居于四個角落中的初級靈器師,緩緩從地上站立起來,順著四條懸橋走到輪盤跟前,把手掌貼在輪盤上,四人的感知翻涌而出,在輪盤的銀光照應下,他們的感知竟然現形而出,變成一張張淡藍色大網罩向那些銀色光符。

    那些銀色光符更像是一群亂竄的銀魚,除了偶爾幾條落網,其余都在一縮一展間從網眼游竄出去,四名初級靈器師並不氣餒,依然一次又一次的進行他們的打撈大業,很快的在四名靈器師面前都聚起了一堆光符。

    隨著所有的光符一分為四,藍色的感知光網也變得暗淡一些,四名初級靈器師的頭上已經微微冒汗,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在他們的調節下,他們光網狀的感知逐漸抽離成一根淡藍色光線,那些銀色光符就在光線的牽引下慢慢組合。

    看著那四名初級靈器師小心翼翼的樣子,王林心中頗有點不以為然,通過半個月研究以前那些靈器師留下的輪盤陣列圖文,王林早就摸清了其中的規律,如果讓他出手的話,打開天遺之地的通道不過是分分鐘的事,當然了,像這種對自己沒好處的事,他是不會搶著出頭的。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流逝,不論是八大家族的子弟,還是處于高空之上的青衫男子,都緊張盯視著下面靈器師的一舉一動,就算心里不以為然的王林,為了不惹人懷疑,表面也裝出一副很緊張的樣子,實際他意識早就放在解析下面這個新出現的靈器內部回路上。

    從清晨太陽剛剛升起,一直忙到日正當午,四名靈器師才算忙完了自己那一攤,當四個殘缺的陣列對在一起時,輪盤發出刺目的光輝,一個扭曲的光門在輪盤上形成。

    八大家族龍首都高興的命手下打開艙門,準備依次進入天遺之地,就在洛家艙門打開的一瞬間,洛方剛想動員幾句,卻不防王林一個箭步已經暴竄出去,這一突然舉動,任憑洛方城府再深,臉色也不僅氣的鐵青。

    王林此時那還顧得洛方高興與否,一場天大禍事正擺在眼前,如果處理不好的話,不光八大家族這幾千人跑不了,恐怕整個青龍自由城過億居民,連同他王林在內都要命喪于此。

    四名負責開啟輪盤的初級靈器師,其中有一名顯然是剛剛晉級的,比起其他三人,不論在經驗還是見識上都差著一籌,就在剛才四分之一陣列組合中,他弄錯了兩個關鍵光符的位置。

    一般來說,弄錯光符的位置,也不過使輪盤開啟失敗,在青龍自由城的歷史上也有過幾次,可是弄錯關鍵光符的後果就很可怕了,因為輪盤本身就是打開空間通道的靈器,核心改動會直接影響空間穩定,一旦爆發開來,整個青龍自由城都會被空間亂流撕成碎片。

    此時八大家族的很多人都感到了不妥,因為輪盤上面出現的光門不但沒有趨于穩定,反倒不斷變換形狀,一股沉沉的壓力橫桓在眾人心頭。

    “該死的家伙,不會弄就不要弄,沒想到我宇文成吉縱橫千年,今天竟然要因為貪心把命葬送在這里。”青衫人在雲層中,咬牙切齒的自語道,隨著天光的放亮,他藏身的烏雲,已經變成雪白色,跟周圍其它雲彩看起來一般無二。

    作為場中修為最高的人宇文成吉最能體會空間那種不穩定的變換,一旦空間迸裂破碎,面對那來自空間裂縫的無序切割,就算他已經達到入塵中期的修為,也難以豁免,生怕第一次,宇文成吉對自己做出的決定產生後悔。

    就在大多人都揣測不安中,王林飛身縱上了發光的石質輪盤,沒有理會一旁心神耗盡,攤在地上的四個初級靈器師,瞬間進入神識狀態,爆發著紫光的手掌按在了輪盤上,紫光順著每個光符連接點流淌,居高望去,紫光呈蛛網狀態把輪盤完全籠罩其中。

    在王林神識的隔絕下,本來組合成的陣列,重新散成紛亂的個體,王林小心的操控神識,把兩塊錯亂的光符重新歸整他們的位置,一切就緒後,王林解散了神識狀態,整個人朝後一躍離開輪盤。

    隨著王林的神識撤去,已經被修正完整的陣勢徹底運轉下來,上面那個光門也迅速的穩定下來,雖然王林現在距離光門最近,但是他卻絲毫沒有做第一個進入者的打算,誰知道光門背後是怎麼樣的景象,他通過記載知道,每次光門開啟後,連接的天遺之地場景都是隨機而定。

    整個廣場一片寂靜,幾千人呆愣在那里,誰也沒有料到王林竟然能憑一人之力強行切斷強行運行的陣勢,並且把已經擺錯的光符重新歸位,他用來切斷陣勢紫色能量到底是什麼?

    “真是奇怪了,他用出的那股紫色能量為何讓我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是什麼呢?哎,難道我真的老了,記性不好使了,不對,我宇文成吉風華正茂、玉樹凌風,跟那些老東西怎麼能一樣呢!”宇文成吉一邊在饕獸頭上打轉,一邊敲敲自己額頭說道。

    “不好,這個小子就是殺死春水的凶手,不用為天逆珠也落到他手中,可他現在等于間接救了我一命,難道我真能恩將仇報殺人奪寶,還是就此放過他……,哎,煩!饕獸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宇文成吉在那抓耳撓腮說道,一身高手風範頓時當然無存。

    也難怪宇文成吉如此為難,這主要跟他修理的功法有關,宇文成吉修煉的是《賞善罰惡律法明王訣》,這本功法雖然只是A級功法,但是卻跟母皇大陸上那些殘缺的功法不同,這是一部真正的完整功法,而母皇大陸上流傳的最頂級的,能修煉到入塵期的SSS級功法,論起來也就相當于一部完整的B級功法。

    律法明王是傳說中的一位神邸,專門負責世間的賞善罰惡,這部功法既然以此為名,其核心思想自然恩怨分明,有仇必報、有恩必償,一旦違反這個原則,不但會使修煉者修為大降,而且終身無法再踏上更高的層次。

    宇文成吉修煉《賞善罰惡律法明王訣》以來,還是第一次踫到這種情景,以他的修為來說,別人想要有恩與他很難,而面對仇敵無論怎麼做都不算過分,《賞善罰惡律法明王訣》會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戰斗力。

    “恩,決定了,遇到別人殺他的時候,我先救他一命,然後再殺他奪寶,這樣我就不虧心了,我宇文成吉果然是這世上最聰明的人。”在那里思考半天後,宇文成吉突然在饕獸頭上手舞足蹈的興奮說道。

    宇文成吉身下的饕獸發出一聲低吼,只是這個吼聲完全被雲層隔絕,饕獸是一種稀有的奇獸,所噴吐的雲彩其實是一種結界。

    “你竟然敢說自己英明神武的主人厚顏無恥,都是我把你寵壞了!”宇文成吉提腳照著饕獸頭上的犄角踢了兩下笑著說道。

    “古風大師,真是深不可測,竟然連錯亂的陣勢都能扳回,剛才看到大師手掌中散發出那種紫色能量,在下似乎在某個典籍中看到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不知大師可否解在下疑惑!”洛方實在按不住心中疑問,來到王林面前問道。

    “記載上寫著天遺之地的開啟時間只有十天,有什麼事,還是等咱們在里面出來再說吧!”王林臉色恬淡,嘴里不漏痕跡的說道。

    在確定自己不會從古風嘴里得到滿意答案的洛方輕輕嘆了口氣,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王林這次是輕輕帶過,沒有像上次一樣,在屬下面前頂的自己下不來台,跟王林隨意寒暄兩句後,洛方就迎向其他七位家主,共同協商屬下進入天遺之地的事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七十四章 封停輪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七十四章 封停輪盤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