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神識窺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望著緩緩打開的靜室房門,洛方臉上的表情很嚴肅,一張臉黑沉的更是想要滴出墨水一樣,幾百名圍在四周的洛家衛士,渾身的元力已經偷偷匯聚,整個身子緊緊的繃起,就等家主的一聲令下,他們就一同出手把人拿下。

    讓一干衛士驚訝的是,在看到王林從靜室走出的一瞬間,洛方的臉色迅速緩和下來,面對王林擠出了一個友善的笑容說道︰“古風大師,用了半個月的時間閉門造器,所發氣息甚至引起天地異象,在下實在好奇,大師煉制出什麼驚天動地的靈器,不知大師可否,解在下疑惑。”

    “無可奉告!”王林斬釘截鐵的說道,干尸傀儡是他的最終殺手 ,他又怎麼會輕易暴露,從見面到現在,雖然這個洛家家主一直表現出很友善的樣子,可是在王林心中一直都保持著對他的警惕。

    “哦,對不起,是我太唐突了,大師不要見怪,我僅僅是有些好奇罷了。”洛方听到王林的拒絕後,不光沒生氣,反倒滿面笑容的率先賠不是,讓周圍那些洛家衛士大感詫異,奇怪家主怎麼這樣好說話了。

    洛方不知道,他越是表現的禮賢下士,王林心中對他的防備也就越深,王林不相信這世上有聖人,面對自己冷言相向,還能面帶笑容賠不是的,只能說明這個洛方城府非常之深。

    “行了,大家不要圍在這里了,都散了吧,古風大師辛苦了半個月,我已經命人備下了熱水、美食,這次天雷轟擊,引起了城內居民的恐慌,身為青龍八大家之一,我還要去安撫一下,就不奉陪大師了。”洛方說完這句話後,用手撫胸,朝王林微微施禮說道。

    在說完這句話後,洛方轉身快步離去,周圍的一干洛家衛士也紛紛散去,最後就剩下兩名洛方刻意留下的侍女,垂首恭立在王林身後。

    洛方離開當然不是為了安撫什麼青龍居民,而是應付另外七家的興師問罪,在洛方心中已經把將自己比在火上烤的古風,恨得咬牙切齒,只是擁有梟雄心態的他,辦事皆從利益點出發,天雷事件已經出了,此是在跟古風翻臉得不償失,他已經決定,一旦天遺之行結束,就讓對方付出代價。

    在洗盡渾身疲憊又美美吃了一頓後,在下人口中知道洛方已經回城堡後,王林提出了見他的請求,在書房中再見到洛方後王林發現,雖然洛方還是保持一貫笑容,可是臉上的肌肉卻控制不住的微微跳動。

    王林又怎麼知道,為了平息他搞出的這次雷擊事件,洛方讓出了未來十年間洛家在青龍城內的全部利潤,現在一想起來,洛方的心還在陣陣抽痛。

    “不知古風大師要見在下,有什麼緊要的事嗎?”洛方用力壓住看到王林後心中騰起的怒火,臉上依然掛著招牌式笑容說道。

    “我要天遺之地的資料,不要告訴我沒有。”王林口氣堅決的說道,天遺之地早在千年前就被青龍八大家踏入,事隔千年,如果對方說洛家沒有關于天遺之地的一些記載,就算打死王林都不會相信。

    听到王林的話,洛方並沒有奇怪,他早就料到王林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右手用力一壓座椅的扶手,在一陣紅光閃爍後,洛方身後的那面書櫃無聲無息的像兩邊滑開,露出了一道斜伸向下的石梯。

    “這里是我們洛家儲存一些重要卷宗的密室之一,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決定把這件密室向大師你敞開,只要你願意,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去到里面翻閱天遺之地的記載,以及那些大師或許會感興趣的記載,事實上,這件密室早在半個月前,就應該向大師你敞開了。”

    看著露出的那幽深的台階,王林沉默了,剛才書櫃打開的一瞬間,他感受到了強烈的靈器波動,那看似普通的書架,竟然跟洛方身下的座椅構成一套組合靈器,這是王林事先沒有想到的,如果面前這是一個陷阱,他傻傻的一腳踏進去,可就真成了任人宰割的甕中之鱉了。

    “大師放心,你身在洛家堡,我若真有不利你的心思,大可不必費如此周章。”看到王林滿臉謹慎的樣子,洛方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雖然王林煉器引起天地異象,讓他心有警惕,但是他始終不認為,憑對方一個靈器師能逃出他的手心,甚至只要他願意,可以讓對方連出靈器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從洛方臉上的神情中,推測出面前這個是陷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生性謹慎的王林,可不會把自己的命,壓在一個推測上,他徑直來到那面移開的書架前,把手貼在書架上,眼楮微微閉合,整個人瞬間進入神識狀態中。

    看著王林的舉動,洛方眼底深處隱含著一股嘲弄的笑容,這個書架連同他身下的座椅,是一件三級組合靈器,乃是他們洛家千年前一位驚才絕艷的中級靈器師所制,慢說這個古風只是一個初級靈器師,就算是換成被譽為靈器師中第一人的簫音親至,也別想在短短時間內,把靈器內的構造弄通。

    單比制器,如今的王林明顯照簫音相差甚遠,但是他卻具備一個簫音所沒有的優勢——神識,在神識狀態下,那件書架靈器的一切構造特征,抽絲剝繭一般展現在他的面前,之所以把眼楮閉合起來,主要是在神識狀態下,他的眼楮會變得毫無情感,他不想自己的異常被洛方察覺。

    王林的神識停留在靈器的核心部位,在他的神識侵襲下,靈器的核心發生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小改動,這點改動不會對靈器的正常使用造成影響,但是如果洛方想用這個靈器困住他的話,絕對會給對方個大大驚喜。

    一切就緒後,王林迅速解除神識狀態,雖然進入神識狀態只是短短幾十秒,但是解除的瞬間,王林臉色還是一陣蒼白,整個身軀輕輕抖顫了兩下。

    對于王林的表現,洛方倒是沒有懷疑,他自以為是的認為王林是用感知查探書櫃,被靈器內復雜的構造擾亂了心神,表面露出一副關心的樣子,心底卻嘲笑王林的不自量力。

    既然搞定了出路,王林毫不猶豫的朝密室階梯走去,表面一副氣定神閑,實際他已經把那件二級獸皮防御靈器捏在手里,只要一感覺不對,他就可以在瞬息之間啟動靈器。

    在階梯底部是一件石室,里面的布局擺設跟上面的書房一摸一樣,只是書架上的各種卷宗書籍,明顯透出了一股滄桑的古意。

    王林隨手從書架上抽出了一卷古籍,發現這卷古籍是用一種不知名獸皮制成的,上面散發著隱隱的靈器能量波動,古籍連一級靈器都算不上,確切來說,它是用簡單的靈器制造手法制成的,想來也是,若是采用一般的紙張、獸皮,又怎麼能歷經千年而不損毀。

    這本古籍上講的是一些器械制造方面的知識,王林簡單的翻看了一下,雖然他不懂器械制造,但是器械跟生物靈器卻有一些共同之處,看完這卷古籍後,王林發覺自己的思路都擴寬不少。

    密室內的古籍有幾百卷,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關于器械制造,有百分之十是青龍自由城三千年來,一些事件秘聞的記載,剩下的多是關于生物靈器制造,以及一些藥物特性跟基礎藥劑配方,真正關于天遺之地的介紹實際只有三卷。

    第一卷的內容跟洛方給他講解的差不多,是記載了青龍八大家的祖先怎麼發現天遺之地,以及多年來,對記載天遺之地輪盤的一些研究,以及參與研究輪盤的那些初級靈器師,留下的心得體會。

    第二卷古籍中,比較詳細的記載了天遺之地中,已探索的一些地域,包括哪些地域中一些特產,跟一些厲害的異獸,甚至每幾頁中就夾雜著一幅地域草圖。

    第三卷古籍是以畫軸形式記錄的,通篇沒有一個王林熟知的通用字,有的只是各種擴印的圖案,里面包括各種物件圖形,以及一些詭異的符號,不論圖形還是符號都有一定程度的損耗,顯然這卷古籍是在某個壁飾上直接擴印下來的。

    當卷軸被完全鋪展開後,王林瞅著最後一個圖形,突然身體巨震,臉上神情變得無比驚訝,卷軸的最後一幅圖形是顆珠子,是一顆王林無比熟悉的珠子——天逆珠。

    圖形中雖然無法反應出珠子的顏色,但是卻清晰的擴印出珠子上兩個不起眼的符號,別人或許不知道這兩個符號的意義,可是王林腦海中的黑衣人,卻清楚的為他標示出這兩個符號的讀音——天逆。

    天逆珠一直靜靜呆在王林的儲物卡中,如果不是在卷軸上看到它,王林幾乎忘記它的存在,他下意識的取出了儲物卡中的天逆珠,手指在珠子表面那兩個天逆字體上輕輕摩擦,整個人思緒一陣飄飛。

    “天逆珠,該死的,你身上怎麼會有這樣東西,難道你也是天逆組織里的成員,不對,不可能,小林子絕對不會選一個天逆成員當自己的繼承者。”

    當王林取出那顆天逆珠後,一直老實變換成千幻珠的樸南子突然蹦出來,看著那顆天逆珠,又是咬牙、又是跺腳的怪叫道,他的目光不斷在王林跟天逆珠上來回游離,看著王林的眼神也想在看個怪物。

    “你知道這顆天逆珠的來歷?快告訴我這究竟是什麼?”一直為天逆珠秘密苦惱的王林,听到樸南子的話後,立刻大喜的一把揪過他問道。

    “你真的不是天逆組織成員,你真的不知道珠子秘密?”樸南子小心翼翼的歪頭看著王林低聲問道。

    “如果我知道,還需要問你嗎,廢話,你到底說還是不說。”面對樸南子的 攏 趿忠丫  Х四托模 遄琶紀酚鍥簧頻乃檔饋br />
    “說什麼啊,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天逆珠,哦,人上了歲數,就愛說胡話,我看自己一定是 癥了,我最近總是不受控制的愛胡言亂語,你別忘心里去,也不知道最近怎麼了,總是缺覺,好了,你繼續忙,我回去補覺了。”

    樸南子盯視了王林十幾秒,確定他沒有說謊,整個人立刻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在強調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後,立刻變回千幻珠,任憑王林如何呼喚,他都無動于衷的裝死人。

    很顯然樸南子是知道什麼,可是他既然不想說,王林也沒有辦法,樸南子的遮遮掩掩反倒是激發了王林執拗的脾氣,樸南子的既然不願意說,那他就自己來,王林清楚記得,當初他神識初現的瞬間,天遺珠曾經有過反應,那個虛無空曠的空間,以及那個驟然出現的聲音。

    王林並沒有馬上進入神識狀態,而是起身順著石階倒退回去,回到洛方的書房,讓他命人幫自己準備夠半個月食用的干糧清水後,王林直接封閉了密室口處的那個三級書架靈器。

    在觸發了靈器核心處那小小改動後,現在這個靈器只有王林能夠開啟,其他人要想進入,只有強攻一途,不過想要攻破一件防御型的三級靈器,似乎也不是一件簡單的時。

    做好這一切後,王林重新退回石室之中,盤膝坐在地上,整個人進入到神識狀態之中,一縷神識在他的操控下,被直接探入天逆珠中,在神識探入的瞬間,王林的腦海頓時一震,他的意識頓時又出現在那個空曠的虛無空間中。

    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的王林,這次並沒有驚詫,而是在神識一動下,在這個虛無空間中凝聚出了自己的形體,在他形體凝練出來的一剎那,那個久違的男聲再次出現︰“歡迎來到天逆煉境,我是你的教官虛。”

    在男聲出現的同時,虛無空間產生一陣水波般的波動,一個身體完全籠罩在一襲寬大黑色斗篷中的人,出現在王林面前,細看之下可以發現,他斗篷竟然是由暗影組成的,如果他手中再多上一把彎曲的鐮刀,簡直就跟現實世界中流傳的死神形象一般不二。

    王林望著對方沒有開口,面對未知的存在,適當的保持沉默顯然是個比較正確的做法。

    “身體進化D級下品,元力等級七,元力品級B級,已經初步產生神識,神識等級初始,體內含有變異血源力,以初窺力量三大終極理論之極境,綜合評價,以達到開啟天逆基礎下等修煉。”

    黑影人雙眼放射出兩道璀璨星光,籠罩在王林身上,頓時,關于王林的身體的數據資料,源源不斷的從黑影人口中讀出。

    還沒等王林詢問所謂的基礎下等修煉是什麼時,他眼中的場景就發生了改變,本來空曠的空間頓時一變,整個世界變成了一個熔岩地獄,他正屹立在一根高聳的石筍上,底下是滾燙流淌的岩漿,灼熱的空氣中充斥著一股濃烈的硫磺味道。

    王林不明白,自己明明是神識狀態凝聚的虛體,為什麼還能感到在熾烈的空氣下,自己皮膚焦燙干枯,感覺體內的水分在飛速流失,粗略估計,空間的溫度最少也在百度以上,也就是他這種身體經過凝練的人,換做一般人的話,如果不用元力護體,用不了多久就被蒸熟了。

    “天逆煉境一旦開啟就不能停下,或者過關或者身隕,在這個低等熔岩洞穴中,可以說是虛擬的,也可以說是真實的,這里所受的痛苦都會真實出現你的感覺中,如果只是重傷,或是身體毀損,在過關後,都會自動修復,若是在這里身隕,那麼你就是真的死亡,整個意識都會消亡。”

    听到對方那平淡不含感情的話語後,王林的瞳孔猛然用力一縮,一直以來他做的努力都是讓自己好好的活下去,沒想到這次一時好奇探測天逆珠,竟然把自己逼到絕境之中,不過只是一個深呼吸,王林就把懊悔拋在腦後,看著黑影人沉聲說道︰“說吧,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這個地等熔岩洞穴,其實是一個小型的迷蹤陣,你要你能找到陣眼,並且打倒護陣異獸,自然就算你過關,到時候只有你的好處,最後警告你一句,你的時間不多了,每過一刻鐘,這個洞穴的溫度就會提升一倍,那麼祝你好運吧!”黑影人說完這句話後,在空間一陣波動下,整個身形頓時消失不見了。

    其實即使對方不說,王林也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其實他最擔心不是岩洞中的溫度提升,而是不知道外界的時間過去多久了,要知道他現在可是處于神識狀態,對于身體的負荷極大,維持神識狀態時間過長的話,身體細胞完全壞死,到時他的神識就算離開天逆珠子也沒用了。

    在岩漿之中,每隔幾米或十幾米不等的距離,就豎立著一根與王林腳下一樣的石筍,最高的露出岩漿表面達四五十米,直徑約兩三米粗細,最矮的只有十米左右,大腿粗細,因距離岩漿過近,整個柱身都呈現通紅色。

    王林身處身處的石筍約二十幾米,是溶洞中最多的一種,在細作打量之後,他朝左邊一根高聳的石筍躍去,那根石筍是周圍最高的一根,正所謂站得高望的遠,只有通觀全局,才好找出這個迷蹤陣的陣眼所在。

    可是讓王林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在他身體剛躍離石筍,底下的岩漿中突然噴射出幾十顆頭顱大小的岩漿彈,不光噴射的速度快捷無比,而且覆蓋的範圍,囊括了王林身前左右的所有空間。

    面對襲來的岩漿彈,王林第一時刻就想啟動隨身的防御靈器,但是在下一刻他就意識到了,現在的自己只是個意識體,一身靈器根本就沒帶進來,換言之,就算靈器帶進來,以他現在的狀態用不用的了還很難說。

    靈器不能動用,王林又想進入神識狀態,想要通過神識強大的計算力,幫自己擺脫困境,結果他愕然發現,在這個奇特的空間中,他的元力跟感知竟然不能融合,就更不要談進入神識狀態了。

    王林猛然想起了,自己現在的身體就是用神識凝成的,如果再能進入神識狀態,那不就成了雙神識狀態,兩個殺手 都不能用,面對襲來的岩漿彈,王林只能把身軀盡量卷曲成一個球,然後把體內的元力運集起來,在體外形成一個元力護罩。

    剛剛完成這一切,那些呼嘯的岩漿彈就撞在他的身上,岩漿彈與元力護罩接觸的同時,竟然爆炸開來,爆破時產生的能量,直接撕碎了王林身上的護罩,一股灼熱的火爆能量,直接撞擊在王林的後背上,好在他及時調整了自己的受力角度,借助這股爆發力,他以更快的速度,落在選中的岩石上。

    王林深吸兩口氣,勉力的從石筍上爬起,他的後背整個被燙得皮肉翻卷,火辣辣的巨痛,疼得他渾身禁不住一陣陣的抽搐,身體的打擊,不光沒有讓王林變得氣餒,反倒讓他眼神更加堅定起來,他王林從來就不是一個能被困難擊倒的人。

    站在石筍上遙望,王林發現,這片熔岩之地,竟然廣闊的無法想象,以他的眼力,登高遠眺,最少可以看出幾十里範圍,可是竟然沒有發現這片熔岩之地的盡頭。

    在把四個方向依次看了個便後,王林輕輕閉上眼楮,一幅關于他打量範圍內的布局草圖,從他的心底浮現,在草圖上來來回回收縮即便後,王林的眼楮終于一亮,他發現了這個石筍陣一處特別的地方,如果真如他所料的話,那麼陣眼所在一定在那里。

    看似雜亂無章的石筍陣,實則有四個看起來完全一樣的地勢,不論石筍的高矮粗細,所處位置,看起來都一般無二,如果以這四個地勢的中心點,劃分成一個田字,最後進行對折,這四塊地勢絕對會嚴絲合縫的重合在一起,王林推測,陣眼的所在,應該就是四個重合地勢的中心點所在。

    半個時辰後,王林氣息微弱的趴在一處石筍上,他渾身上下已經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如果不喘氣的話,任何一個人看到他的樣子,都會下意識的認為那是一具燒焦的干尸。

    溶洞空間的溫度已經提升了四次,如今已經達到了五百度的高溫,在這股高溫下,王林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融化,身體的水分都被高溫抽走,導致他現在不光心動困難,連視力都受到嚴重影響,眼前到處一片血紅色,眼球達到了臨爆點,隨時都可能炸碎噴出。

    在這個半個時辰了,王林榨干了身體能激發出的每一絲潛能,甚至早在一刻鐘前,他就以為自己不行了,可是堅強的意志讓他足足又堅持一刻鐘。

    盡管眼楮已經看不到,可是王林心里清楚的知道,就在他前下方五米左右岩漿表面上,漂浮著一塊黑紅色拳頭大的符石,在這滿是岩漿石筍的空間中,驟然多出這麼一塊符石,顯然是很不合理,唯一解釋就是那塊符石就是陣眼所在。

    王林努力的喚起身體中最後一絲力量,整個人像根弩箭一般朝符石撲去,右拳緊握,使勁一擊朝記憶中符石所在位置擊去,王林這一擊,已經抱定了破釜沉舟的心理,如果不能破陣,他勢必會被岩漿吞沒,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右手一陣強烈刺痛,耳邊同時傳來一陣“刺啦”聲時,王林就知道自己的一擊打歪了,就當他已經絕望的要放棄之時,臉側方突然傳來了一陣冰冷,他想都沒想的一轉頭,張口咬去,一塊堅硬的物體,在他的牙齒咬合下迸碎。

    迸碎的物體化作一股冷流,瞬間流淌于他身體的四肢百骸,那種讓人無力的燥熱頓時消失不見,王林眼中的鼓脹刺痛,也在那股冷流作用下慢慢消失,隨著勢力的恢復,王林慢慢看清面前的景象。

    熔岩洞穴已經消失不見,王林整個身處于一件巨大石室當中,石室面積大概三千多平米,地面距頂棚的高度約五米,整個石室不論棚頂地面跟四周,都是由岩石組成,除了嶙峋的岩石外,在這個空間中找不到其它任何一樣其它物件。

    王林的殘破身體在進入這個石室的同時就被修復了,在身體被修復的同時,王林感覺體內的肌肉縴維強度,以及經絡的伸縮力跟細胞活力都比原來增長一倍,最奇怪的還是他的骨骼,在感知內視下,他體內的骨骼竟然呈現暗紅色。

    身體狀態達到全面提升是好事,只是他現在這個軀體畢竟是由神識匯聚成的,一旦從天逆珠中離開,不知道這種身體狀態,能不能反應在他外界的身體上。

    王林並不知道,在外界的密室內,他手中的天逆珠發出一股紫黑色光芒,將他的身軀完全籠罩進去,雖然處于神識狀態,但是在天逆珠發出的光芒下,王林的軀體一直保持在健康狀態,並且隨著他在熔岩洞穴中煉體,天逆珠中也導出一股鮮紅色的能量,幫他的身體不斷升級。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到我牙石大人的領地,作為懲罰,我要把你的身體碾成肉醬,用你的血肉來涂牆,準備受死吧小子。”就在王林還在探查身體狀態時,石室中突然響起了一個粗狂暴躁的聲音。

    驟然響起的聲音,讓王林略微的吃了一驚,他目光在石室內掃視了一圈後,立刻盯在了面前不遠的一處地面,本來平整光滑的地面多出了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圓形凸起,上面插滿數十根利劍一般的石刺。

    在王林的注視下,這個凸起不停的拔高,最後露出了它的全貌,這是一個完全由岩石組成的怪物,整個看起來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烏龜,只是龜殼下面卻是一個人類的身軀,在身軀背後長著三條毒蛇一樣的尾巴,在來回不停的甩動。

    正在觀察對方的王林,突然發現那個怪物其中的一條尾巴,竟然無聲無息的伸入了地下,同時他心底浮現出了一絲危險的預告,在自覺有危險的一瞬間,王林的身軀猛然向後躍去,一道黑影“嗖”的一下,貼著他胸口滑過,銳利的尖風令他的衣裳破碎,在他的胸口處留下一道白痕。

    看著面前不斷擺動的那條蛇尾,王林的額頭浮現出一層冷汗,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表面看起來粗狂猙獰的怪物竟然如此狡詐,如果不是他躲閃快的話,剛才就在對方的偷襲下,被穿腸破腹了。

    “哎呦,躲得不錯嘛,不過才一根尾巴,你就躲得這麼狼狽,別忘了,我牙石大人可是有三條尾巴呢。”那個怪物嘴里一邊說著,一邊把其余兩條尾巴透入地面之中,在它的臉上分明留露出一股戲蔑的笑容,像是貓戲老鼠,又像是面對心愛玩具的孩童。

    王林不是老鼠更不是玩具,面對這個牙石怪獸的挑釁,他決定給對方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一面跳來跳去,躲避那三條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現的怪尾,王林一邊找尋可供他攻擊的機會,終于,在一次三尾交叉攻擊中擺脫的他,盼來了一直期待的機會。

    牙石怪獸的尾巴,每次攻擊之後,都要有一秒鐘的間隔,在三條尾巴輪流攻擊時,這種間隔時間被縮減到無法利用,王林等的就是三條怪尾同時攻擊的時刻,從剛才,即使在最危急的關頭,王林也只拿出了三分之一的速度進行躲避,為的就是要麻痹牙石。

    一秒鐘,對于一般人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于王林來說,卻足夠他瞬間跨越幾十米,直接出現在牙石面前,看著突然在眼前消失的王林,又驟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牙石怪獸驚訝的增大雙眼,張大了嘴巴。

    而王林裹夾全部元力的一拳,就直接順著牙石的嘴巴打了進去,在打碎牙石下顎的同時,元力順著它的喉嚨滾下,在元力的破壞下,牙石的胸腹都破碎開來,一瞬間,它龐大的身軀已經被王林破壞了三分之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七十三章 神識窺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七十三章 神識窺珠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