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天降雷劫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你找死!”拉奧一聲狂叫後,整個人頓時暴竄了出去,就像是一頭魔豹,拉奧腳下接觸的地面已經紛紛碎裂開來。

    拉奧臉上掛著獰笑,重重一拳朝王林的頭上揮去,他仿佛已經看到王林腦漿迸裂的場景,近了、更近了,近到他能看清王林臉上的每一絲表情,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就算對方想要違約動用生物靈器也來不及了。

    拉奧想要在王林臉上看到驚慌、恐懼、後悔等等負面情緒,可是他失望了,在王林的臉上有的僅僅是一絲深深的嘲弄。

    還沒等拉奧弄明白對方臉上為什麼會出現嘲弄時,他驟然發現王林在他眼前消失了,緊接著他就感到胸腹間遭到一擊強烈重擊,他眼前頓時一黑,整個身體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重重的撞在宴會廳的一根柱子上,背後的脊骨發出了刺耳的咯吱聲。

    拉奧掙扎著想要從地上爬起,可是費了半天勁卻只能跪伏在那里,胸口一陣煩悶後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鮮紅的血液中還夾雜著綠色的膽汁。

    全場震驚的目光都集中到王林身上,此時王林才緩緩收回那條側踹的右腿,臉上依然帶著平靜,對著拉奧平淡的說道︰“我給你兩天的時間,盡快把賭注送來。”

    “咳咳……你贏了,你比我想象的更強大,認賭服輸,賭金會在明天送來。”拉奧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望著王林充滿怨恨的說道,說完這句話後,他轉身一瘸一拐的超樓梯走去。

    全場頓時爆發出一陣熱烈至極的掌聲,在此之前,誰也不會想到一個七級靈器師竟然只出一腳就打敗了一個八級戰士,一腳踹出了兩千萬,“黃金右腳”這個傳說,在今晚宴會散去後傳遍整個貴人區,又從貴人區傳遍整個青龍自由城。

    身為這一奇跡的締造者王林,則像個沒事人一樣,在艾嘉奇怪的目光注視下,徑自走到一旁的自主餐桌邊上,旁若無人的吃喝起來,一道道集中他身上的目光,一個個來跟他套近乎的人都直接被忽視。

    “你到底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初級靈器師古風閣下。”艾嘉突然貼近王林身邊,用手在他腰下的軟肉用力一掐說道。

    感到身體遭受襲擊的王林,下意識的元氣一鼓,艾嘉頓時“哎呦”一聲,看到有賓客望過來,艾嘉立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兩根腫脹的手指悄悄藏在身後。

    “你要做什麼?”王林費解的望著艾嘉問道,對方的舉動讓他很奇怪,說是要攻擊自己,手指上偏偏不帶一絲元力,說她不是攻擊自己吧,她的舉動明明是要掐自己,想讓王林這樣不解風情的人,明白男女間的曖昧,注定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哼。”艾嘉到底被王林的莽撞氣到了,腳朝地上一跺轉身離開,只是她離開的步伐特意放的很慢,如果換了另一個男人,絕對能心領神會的追過去,可惜她踫到的是王林,這番做做可以說完全的表錯情了。

    “怎麼了,你的女伴生氣了,你不追過去哄哄她嗎?”費老端著一個酒杯,突然來到王林身邊笑著開口說道。

    “我為什麼要哄她,她生氣與否跟我有什麼關系?”王林嘴里一邊啃著塊排骨,一邊有些詫異的問道。

    “額?呵呵,看來是我多事了,你就當我什麼也沒說吧!”費老先愣了一下,緊接著想起接觸以來王林表現出的性格,頓時了然了,而遠處的艾嘉,听到王林的話,則恨恨一跺腳後,加快步伐退離了宴會大廳。

    “古風大師,你要是不嫌老朽多嘴,我想要請問一下,你在青龍自由城今後有什麼打算嗎,是打算就在貴人區待下去,還是?”費老問道最後有些欲言又止。

    “不用那麼客氣,你歲數比我大的多,就叫我古風吧,其實我是打算進四大華區,只是沒有辦法,我雖然懂得制器,卻沒有靈器師的證明,沒有證明就不能進四大華區,進不了四大華區,就辦不下證明,說實話我感到自己似乎陷入一個怪圈中。”

    王林破天荒的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從這里點就可以看出,怎麼進入四大華區確實讓他傷透了腦筋。

    “我當是什麼,原來是這樣一件小事,我托大就叫你一聲老弟吧,經過今夜之後,老弟的名聲必定傳遍青龍自由城,真正有本事的人,又豈是一張證明能限制的,以老弟的實力,別說四大華區,進入內城也是很輕易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錯過今天,青龍八大家都會派人來招攬你。”費老听到王林的話後有些好笑的說道。

    “恩?你說八大家族會派人來招攬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的確是個好消息。”王林听到費老的話後,心里的愁雲頓時散去大半,連帶著整個人的胃口也好了許多。

    雖然費老很奇怪以王林的本事,為何好像對投入八大家族表現的很感興趣,但是他深知了解越多,麻煩越多的道理,硬生生克制自己沒有再往下問。

    萬聖財團舉行的這次宴會,除了中間出了拉奧這麼一個小環節外,其余可以說是皆大歡喜,其中最歡喜的當然是萬聖的總裁柯良了,所有人都知道查克家要倒了,查克家一倒無疑會空出很大的利益空白,一些有能力瓜分這些空白的人,都聚在一起暗暗籌劃。

    借助了王林這面虎皮扯大旗的萬聖,最後分到了其中最大的利益,只要把其消化後,萬聖的規模財力起碼能擴充個兩到三倍。

    唯一不滿意的就是柯南的表姐艾嘉了,可憐的柯南都被他表姐把耳朵揪紅了,責問他為什麼會給自己找個木頭當男伴。

    盡管艾嘉好像氣的很厲害,可是精明的柯南還是發現,每次表姐提到古風這個名字的時候,眼神深處都有一絲喜意,其實這正是柯南希望看到的,萬聖留不下一位初級靈器師,但是這卻不妨礙他讓自己多個初級靈器師做表姐夫,這也算是曲線救國了。

    費老猜的不對,沒有等到第二天,就在宴會散去的當晚,王林就迎來了八大家族中第一位拜訪的客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你是誰?怎麼進到我房間里來的?”王林皺著眉頭向洛黎問道,早在房間之外,他便察覺到里面有人,若不是察覺對方絲毫沒有掩飾氣息的波動,那麼進入房間的,將不是他的身體,而是靈器的攻擊。

    “怎麼,你不歡迎我嗎,說實話,別說只是一個小小的萬聖財團,除了其余七個同為八大家的產業外,我們洛家的人可以隨意進出青龍自由城中的任何一個地方。”坐在王林床上那個身穿金袍,連臉孔都罩在一張金色,上面帶血紅色玫瑰圖案的女人張口說道。

    “你是青龍八大家族的人?”王林平淡的說道。

    “難道你來青龍自由城這麼久了,連八大家族是那八家都不知道嗎?”洛黎有些奇怪的反問道。

    “我確實不知道。”王林很隨意的說道,他不認為自己不清楚八大家的事有什麼丟人的。

    “青龍八大家指的就是賈、姚、邱、洛、洪、曲、魏、葛這八家,而我們就是其中的洛家,我叫洛黎,現在羅家主事家主洛方是我的父親,知道我是洛家人,還敢用這樣語氣說話的,你是第一個。”洛黎有些好氣的幫王林開始“掃盲”。

    “對于青龍八大家族,我一定要畏懼嗎?”王林掃了對方一眼,語氣平緩的說道。

    說實話對于王林這種藐視洛家的語氣,洛黎很不滿,依著他以往的脾氣,早就給王林一點厲害嘗嘗了,不過父親這次特意派來自己來之前,話中言明了一定要把對方拉攏過來,不論他提出的條件是什麼,只要家族能做到的統統答應,哪怕是讓自己露出真面目,然後下嫁給對方,如果自己真得罪對方,恐怕父親不會輕饒自己。

    雖然洛黎作為洛家家主的小女兒,已經知道了一些家族秘密,但是還有一些秘密是傳男不傳女的,她怎麼也想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如此重視這個初級靈器師,畢竟家族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二級靈器,對其實力的影響並不大。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貴家族是想要招攬我?”王林目光平靜,語氣平緩的問道。

    “你說的沒錯,開個條件吧,只要我們家族能做到的絕不還價,哪怕是要我嫁給你,放心吧,我長得絕對不丑,至少不會遜色與你今晚的那個女伴。”洛黎帶著輕佻的口吻說道。

    “我听聞青龍城有一秘術,叫做血禁之術,在下對此頗感興趣,不知這血禁之術,你洛家是否擁有。”王林很是隨意的問道,但其內心,卻是暗中留意對方的表情變化。

    “血禁之術,千年來是我洛家獨有之術!”洛黎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心底閃爍一絲輕蔑,在她看來,對方顯然是窺伺自家的血禁之術,畢竟在青龍城,哪有人不知道血禁之術是洛家獨有之物,此時對方顯然是明知故問。

    王林沉默少許後,雙眼內驀然散出一陣寒芒,平靜的一字一字說道︰“我身中血禁之術,若你能破除此禁制,那麼一切好說。”

    “什麼,你中了血禁之術,等我看看,不可能,你根本沒有中血禁之術,中了血禁之術的人眼瞳深處會呈現暗紅色,額心處會有一道豎生的紅斑,再說了中了血禁之術日日都會遭受苦痛折磨,沒有人能挺過一個月,你不要告訴我你的血禁之術是剛中的,最主要的一點,外面就不用說了,整個青龍自由城中也只有我父親一個人會血禁之術,就連我哥哥也只是學到了半點皮毛,我父親與你從未謀面,你又從哪中的血禁之術。”

    洛黎一個勁的搖著腦袋,說什麼也不相信王林的話,王林眉頭微皺,他總不能告訴她,自己實際上是帶著人皮面具,不過就算給面具摘下也沒用,王林照鏡子的時候看過,自己的額心根本沒有中一般血禁之術後的那種紅痕。

    “我希望能見到你父親,我身上發生的事情很復雜,既然你不懂血禁之術,我跟你再怎麼說也沒用。”

    “好吧,如果你確定這樣的話,我可以安排你見我父親,今天太晚了,我先告辭了,我回去把你的事情稟報家父知曉,如果他打算見你的話,明天早上,我們會派摩雲戰艦來接你。”洛黎說完後,徑自起身推門離去。

    關上房門後,王林怎麼也睡不著了,在他想來世事離奇莫過于此,正考慮怎麼進入華區,怎麼聯系到會血禁之術的家族時,對方就已經先找到了他,這回倒好,越過了四大華區,直接進入青龍內城了。

    第二天一早,王林躺在床上,雙眼驀然睜開,他神色微動,看向房門,此時一陣急驟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起身打開房門後,一個滿臉恭敬的下人告知,青龍八大家的洛家正派了摩雲戰艦來接他上內城。

    王林一路跟著伙計來到了昨夜的宴會大廳,透過透明的水晶罩他才發現,在萬聖大廈的上端,正懸浮著一架巨大的戰艦,整個戰艦呈平行四邊形,上面有著幾百個小凸起,戰艦長兩百多米,從體積上將是春水戰艦的十倍,的確不愧摩雲之稱。

    不過並不是說摩雲戰艦就比春水戰艦優秀,春水戰艦是結合了生物靈器跟器械學研發出來的,在性能上將更接近靈器,而這種摩雲戰艦顯然就是純器械產物,雖然巨大威猛,卻不像春水戰艦一樣能變大縮小,還能跟駕駛的戰士進行合體。

    看到王林到來後,摩雲戰艦上立刻投下了一道光柱,直接把王林籠罩在內,光柱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王林的身形不由自主的超摩雲戰艦飛去,當他飄飛到一定程度時,本來以為會與萬聖大廈的水晶頂撞到,沒想到那個水晶屋頂在光芒的照射下,竟然變得像水面一樣,被他輕易的穿過。

    摩雲戰艦內部皆以金屬為主,王林正打算好好打量一下時,突然戰艦傳出一陣劇烈的抖動,這種抖動持續了十幾秒後,他腳下的甲板無聲無息的裂開一條通道,一道金屬階梯直接延伸了下去。

    “歡迎閣下的到來,怎麼樣不錯吧,這就是我們洛家的城堡。”王林剛從通道中走出就听到了洛黎你獨特的聲音。

    “恩,很有意思。”王林四下打量一眼後,發現腳下是一座寬廣的平台,顯然是停放戰艦用的,而這個平台只是一個古式城堡的裝飾建築,像這樣的平台,城堡上還有九個。

    王林與洛家家主會面的地點是在對方的書房中,洛家家主洛方長得很樸實,一點都不像是掌握著青龍自由城八分之一家主,反倒像是一個在田園中經常能見到的鄰家大叔,本身有著無比的親和力,讓任何一個第一次見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願意去相信他。

    “古風大師能夠駕臨寒舍,真是讓這個千年古堡都增輝不少,我昨夜听聞小女談及血禁之術,請恕我直言,我在你身上絲毫體會不到此術的氣息波動,不過我絕對相信大師所說不會有假,這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還請大師詳細敘說一下,以方便在下破解此術。”洛方在寒暄過後,直接單刀切入主題。

    既然對方是目前知道的唯一修煉血禁之術的人,王林就有選擇性的把自己怎麼中了不完整的血禁之術,以及修煉時血禁之術發生變異的事情敘述了一遍,甚至連他的血液現在蘊含著奇強的熱毒也沒有隱瞞。

    听完王林的講解後,洛方皺著眉頭沉吟了許久,抬頭看了王林一眼後,沉聲問道︰“大師可否介意取血供在下研究一二。”

    王林目光平靜,點了點頭,接過下人遞過的一件琉璃瓶,輕輕割破手腕,看到琉璃瓶裝滿後才運功收緊皮膚,他手腕上的傷口很快收縮成細細的一道,最後消失不見。

    “還請大師先到我給你安排的房間中休息,最遲今晚我會把研究的結果告知閣下。”洛方家主說完這句話後,延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王林被下人帶入房間後,便盤膝坐在床上,平靜的等待,他此時心底略有緊張,畢竟血禁之術事關生死。

    終于在太陽剛落山時,下人來到其房間告知,家主請他過去,王林深吸口氣,壓下心底的緊張,隨著下人走了出去。

    在房間內,二人剛一見面,洛方便皺著眉頭,苦笑道︰“古風大師,我有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壞消息就是你的這個血禁之術我解不了,好消息是,我雖然解不了但是我卻知道解除的辦法,不過最後能否成功卻要看你自己了。”

    王林沉默不語,心底微沉。

    “解你身上血禁之術的方法,就在天遺之地中。”洛方目光閃爍,緩緩說道。

    “天遺之地?”王林皺眉疑惑的望著對方。

    “沒錯,就是天遺之地,那是我們青龍八大家共同守護的一個秘密,也是讓強大的青龍帝國再現的希望所在,天遺之地,那可真是一塊神奇的地方啊。”隨著洛家家主洛方,神情恍惚的敘述,一塊神秘之地向王林揭開了神秘面紗。

    早在三千年前,青龍帝國的後裔移民被趕到了極東之地,青龍帝君門下的八大弟子要組建青龍自由城時,突然從地下挖出了一塊巨大的石板,整個石板呈圓形輪盤狀,其直徑足足有五百米,上面雕刻了各種奇怪的符號信息。

    經過幾十年的研究後,青龍移民才發現,石輪盤上記錄的赫然是一些器械制造知識,而在他們研究的過程中,那塊輪盤一樣的石板赫然轉動起來,上面的符號都開始點亮發光,慢慢的發生了轉變,經過研究後,竟然發現那是一個支離破碎的靈器工程式。

    青龍自由城當時的掌權者調集來所有的靈器師研究卻依然沒有結果,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終于在經過千年研究後,石板輪盤上的公式被五個初級靈器師解開了,可是在那個靈器圖形被完整拼出來時,其中四個靈器師也耗盡感知體力,短時間都無法恢復。

    當整個靈器圖被拼出之後,輪盤上頓時散發出強烈的白光,白光滿滿匯聚成一道門戶,當時的八名掌權者帶人進入之後,立刻發現光門後是一片奇異的世界,對于這個大陸上來說難得的制器材料,在那里就像碎石磚瓦一樣隨處可見。

    還有各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奇異器械,以及一些關于藥劑方面的東西,林林總總數之不盡,可是卻有一點,越是珍貴的東西,往往都有強大禁制作為守護,而這些禁制只有達到初級水準的靈器師才能解得開。

    整個世界中存在一股奇異的能量,它像是一種有選擇的傳承,一旦有靈器師進入其中,這種傳承就拼命的往其腦子里灌輸,初級的靈器師根本無法容納這傳承,都是隨著流入隨著消失,那些基礎級的靈器師更慘,都直接被那股靈器知識傳承搞得精神崩潰。

    通往天遺之地的輪盤每百年發光一次,而只有發光的時候輪盤才能打開,打開輪盤至少需要四名初級靈器師一起努力,事後他們都會精疲力竭,而想要在天遺之地獲得足夠好處,必須有多余初級靈器師跟著一同進入才行。

    在青龍自由城建立以來,輪盤打開過十幾次,進入其中的靈器師只有一個獲得了難以想象的好處,那是一個擁有中級水準的靈器師,他竟然在天遺之地中獲得了一小段傳承,雖然只是一小段,也讓他取得了驚人的成就,在整個母皇大陸上寥寥無幾的幾個中級靈器師中,他一直處于個中魁楚的地位。

    可惜的是,這樣一個驚采絕艷的靈器師,最後證明竟然是幻城派來的間諜,目的就是盜取天遺之地的秘密,事情成功後,他也成功的叛逃會了幻城,這個令青龍自由城遭受莫大恥辱的靈器師就是——簫音,簡稱XY。

    正是靠著天遺之地中獲得的好處,青龍自由城的建設才一日千里,如今所積攢蘊含的潛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三大女權帝國,甚至不次于幻城,其實幻城比青龍自由城唯一強大的地方,就是他們擁有中級靈器師簫音,一個隨手制造的靈器,就能達到三級生物靈器巔峰的變態家伙。

    “跟大師你講了這麼多,其實我最想說的是,我們洛家所傳下來的血禁之術其實也是不完整的版本,你要想解決體內的隱患,唯一的辦法就是得到完整的血禁之術傳承,我洛家先祖的血禁之術就是得自天遺之地?”洛方眯縫著眼楮,有些笑眯眯的問道。

    “天遺之地,若真是按你所說,那此地定是危機四伏。”王林沉默了片刻後,抬頭問道。

    “風險肯定是有,其實想一下也知道,天遺之地煉器材料眾多,打個比方說吧那些龍鱗、鳳血之類的東西,你不會以為它們是憑空長出來的吧,不過你放心,我們洛家,雖然初級靈器師沒有,但是給你安排幾個十四五級的體術上者當保鏢還是沒問題的。”

    听到洛方的話後,王林眼中的瞳孔頓時一縮,雖然想到天遺之地凶險,但是卻沒想到竟然危險到這種程度,所謂的龍鱗、鳳血在黑市上他就已經見識過了,其實那並不是真正的龍鳳,只是一些次龍,以及含有鳳凰血脈的猛禽,當初唐氏學府拿出的材料也是這種,真正的龍鳳,戰斗力強悍無比,就算入塵期級別的高手踫到也要退避三舍。

    雖然只是一些次龍、偽鳳,但是能在名字上沾上個龍鳳的,最低等級也不會弱于十四級的高手,一些血脈濃郁或者發生變異的,論起強大的戰斗力,比起入塵期強者,也相差不遠。

    王林低頭沉吟片刻後,終于開口說道︰“你和我說這些,怕是不只為了幫我那麼簡單吧。”

    洛方哈哈一笑,說道︰“當然了,我需要大師幫一個小忙,只不過現在有些事情太不確定,此事待大師進入天遺之地時,在下自會相告,到時若是大師拒絕,那此事便罷休,在下依然還會送大師進入。”

    王林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他本是聰明之人,之前與此人見面後,他便心底一直謹慎,通過種種跡象,內心已然分析出,對方一定有所圖謀,怕是這個所謂的幫個小忙,絕不會那麼簡單。

    另外,王林心底並不確定,對方所說到底真假,血禁之術是否真的出自這天遺之地。但此時已無其他辦法,王林沉吟少許,內心冷笑,盯著洛方,緩緩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需要靈器材料!”

    若是對方敢欺騙他,那麼王林不介意對這洛家,施展紅霧靈器,想必一旦施展,即便是洛家高手眾多,但一樣也會有相當一大部分十級以下族人,死于紅霧之中。

    “好,沒問題,大師你需要什麼材料盡管開口,我都會給你送來,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在貴人區曾經到過的那家黑市,其實就是我們洛氏家族的產業。”

    “我需要凝神果。”

    “凝神果嗎?我們家族倒是珍藏了幾枚,既然大師有需要,我可以命人給你送去,只是我不明白大師你要凝神果有什麼用,難道是要制造精神類靈器?”洛方先痛快的答應下來,接著充滿疑問的詢問道。

    “這個你不要管,做到我要求的,我就不會讓你失望!”王林說完這句話,不在理會洛方,轉身離開。

    看著王林離開書房後,一直面帶和藹忠厚笑容的洛方,突然把臉色拉沉下來,開口說道︰“幽黯,給我好好盯著這個叫古風的家伙,看看他到底需要凝神果來做什麼,把他平時的一舉一動都報告給我,爭取在進入天遺之地前摸清他的所有底牌,我不希望有計劃外的事情發生。”

    “遵命。”空曠的書房中驟然響起一個沙啞的聲音,書房內的光線突然微微扭曲了一下,但是瞬間即恢復正常。

    王林不是一個輕易相信別人的人,洛方心懷什麼樣的想法他不知道,也不用去知道,總之他不會把自己生命交到別人手中,他身上雖然有幾件二級靈器,但是如果真有個十四五級體術高手要殺他的話,恐怕連出靈器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對方秒殺掉。

    為了讓自己的生命更有保障,王林終于下定決心,以入塵期干尸,煉制入塵尸傀儡!

    煉制入塵期干尸的材料,除了凝神果外,他基本上已經備齊了,用入塵期干尸制造的尸傀儡若是成功,那麼不但有著不遜色與十五級強者的攻擊力,更有著十五級高手都無法比擬的防御力,尸傀儡一旦煉成,身軀比精金還堅固十倍,甚至連入塵期的高手,都無法一下將其擊毀。

    王林回到房間剛半個小時,洛方就已經命人送來六枚凝神果,粉紅色的果子呈拳頭大小,上面有一圈銀色光斑,在一閃一閃發散著光輝,這些光輝中蘊含的能量,與精神力非常相似。

    王林盤膝坐在房間內,拿著凝神果,沉吟少許後,正要仔細研究,驀然他神色一沉,右手迅速在儲物卡上一拍,手中多出了那件天雷竹打造的靈器,強大的靈器波動,預示著它強大的破壞力。

    他目光閃爍寒芒,在房間內掃了一圈後,語氣如寒冬之雪般冰冷,陰沉的說道︰“若你繼續留在此地,休怪古某不客氣!”

    王林房內的空間中驟然發出一股水波般的蕩漾,當空間波動消失時,王林的臉色才緩和下來,重新把那件天雷竹靈器收起。

    事情過去了,不過王林的心情卻高興不起來,盡管已經一再小心,可是他是沒有想到洛家竟然會有這種能隱形的探子,而且對方還能瞞過他感知的查探,如果不是化作千換珠的樸南子提醒,尸傀儡的秘密就暴露了。

    在確定室內沒有第二個探子後,王林目光閃動,內心冷笑,從儲物卡內拿出一些靈器材料,走出房間在四周連續布置了數個陷阱,隨後一路布置,一直到深夜,他才停了下來。

    此時,在他的房間內外,可謂是處處危機,這些陷阱或許對于一些強者並無效果,但王林自信,只要是入塵期以下,這些陷阱即便是無法阻止對方腳步,但卻可以在第一時間向王林預警。

    重新回到房間後,王林從儲物卡中依次取出魂飛草、煉魄葉以及幾十種輔助材料,準備著手煉制尸傀儡。

    “什麼,那個古風竟然能窺破你的隱匿之術,這不可能,如果不是掌握命匣,連我都看不透隱匿的你,這個古風又是怎麼識穿,難道他是一個入塵期高手!不可能,他身上留露出的氣息分明很年輕,這麼年輕成為初級靈器師已經很不可思議了,絕不可能是入塵期高手……”書房中洛方搓揉著腫脹的太陽穴,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團人形的煙霧。

    “好了,不管他怎麼識破你的隱匿之術,你暫時不需要盯著他了,馬上就要到輪盤開啟的日子,不要在這緊要關頭跟他發生沖突,這個古風再怎麼神秘也好,終歸是一個人,我就不信他能翻出天去,你還是繼續到邱家,給我監視邱八的一舉一動。”洛方想了片刻後,右手一揮,沉聲說道。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里,王林基本足不出戶的呆在房間,餓了渴了,也只吃早就命人備好的肉干涼水,洛家城堡的下人們,在無聊之時,都紛紛猜測這個神秘的客人到底在做什麼。

    也有幾個下人,想要偷偷進去看看,可剛剛走入對方所在的院子內,便立刻全身抽搐,身體化作一灘血水,這一事情發生後,從此之後,再沒有任何人,敢進入此地半步,紛紛談之變色。

    半個月後,洛家城堡,王林居住的靜室之中突然散發出淡淡的黑氣,這些黑氣凝而不散,朝天空直飄上去,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黑氣也越來越濃郁,最後不但洛家城堡內的人發現了,青龍內城,乃至于整個青龍自由城都被驚動了。

    青龍自由城的居民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內城上空的方向望去,一片黑壓壓的烏雲把青龍內城完全籠罩,一根粗壯無比的黑色氣柱從內城一處沖天而起,一直連接到天上的陰雲之中,整個雲層像漩渦一樣不停旋轉,一道道紫黑色的電蛇在雲層中穿梭,一種如同末日般的景象,讓自由城的居民,連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王林所處的靜室內,已經完全被黑色霧氣佔據,王林也好,入塵干尸也好,都被隱藏在黑霧之中,難見端祥。

    尸傀儡的煉制本就是逆天行事,入塵期的高手已經初步窺知天地規則,其尸體之所以能成為難得煉器材料,是因為在不多的修煉之中,入塵期高手所窺知的那點規則都融合灌輸進身體之中,雖然人已死,可是這種本能卻被尸體保留下來。

    王林用傀儡術煉化入塵期干尸的同時也激發了干尸體內規則,干尸體內積累了千年的尸氣,飄散出去自然引發了天地巨變,尸氣為至陰之氣,大量陰氣在天空聚集,自然導致天地元氣的失調,幾千道手臂粗細陽雷密布天空中,若是落下,青龍自由城的內城都會被轟平。

    就在整個青龍城的人們都惶恐不安時,在青龍城內城的上空突然出現一道銀色光罩,緊接著一層又一層的銀色光罩像雨後春筍一般不斷冒出,最後在青龍內城上方一連出現了二十四層銀光護罩,同時,整個青龍外城也浮現出那種七彩的高級護罩。

    銀色護罩是由二十四件大型三級防御靈器發出的,這二十四件三級大型防御靈器,是古青龍帝國的遺寶,本來是守護青龍皇城的,從青龍帝君被收走,八大弟子被母皇族戰敗後,二十四件大型防御靈器,就被青龍帝國殘存的後裔挖取,建立青龍自由城時重新被埋在內城地下。

    這二十四件靈器外型就像是一個兩三米高的巨大石墩,上面刻有雲龍圖案,而實際上它們並不是石質的,而是用不知名的動物牙骨制成,這種大型防御一旦開啟,就會形成一道銀色氣罩,把整個青龍內城都包裹在里面,每層護罩都能承受十五級體術戰士全力攻擊數次。

    青龍自由城建立以來,除了跟幻城的一次交戰,為了防止對方使用大型攻城靈器進攻,開啟一次外,這還是第二次開啟,跟幻城戰斗的那次,也不過開啟了六件靈器而已,那像這次,二十四件靈器全開,在古青龍帝國時代,只有青龍帝君跟母皇大戰時,才有過一次。

    就在二十四件三級大型防御靈器剛剛開啟的瞬間,天空上的雷電已經狂劈下來,幾千道手臂粗細的雷電,一擊之下,第一層護罩像開水滾雪一樣融化消失了,二層、三層……

    狂暴的雷電一連破開九道護罩後,終于在第十道護罩前止步,看著頭頂上空銀色護罩上竄動的細如手指的電光,下方青龍城居民的臉色一陣煞白,也不知是嚇得,或是電光映的,又或者兩者都有。

    雖然成功抵御了天雷的轟擊,但是每個人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出慶幸,反倒是變得更沉重了,因為他們都看到,天空中的烏雲並沒有隨著這次雷擊而散去,相反的,烏雲的色澤變得更深,幾千道雷電再一次經烏雲中浮現,這次的電光比起剛才,數目上相差不多,可是在大小上卻比方才粗壯了近一倍。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七十一章 天降雷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七十一章 天降雷劫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