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宴會賭約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如果說靈器制作的前四步還算有跡可循,具有一定規律,那麼這第五步則可以說是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一切成敗全憑運氣!

    王林內心忐忑,他深吸口氣,目中精光一閃,元力與感知猛地沖擊到天雷竹,瞬間,天雷竹閃耀出強烈的電芒映的王林臉上陰晴不定,他眼都不眨一下,緊緊的盯著,做好隨時啟動防御靈器的準備,畢竟是二級攻擊靈器,一旦失敗,所產生的沖擊不是他能承受的。

    時間一秒一秒度過,王林心情高度緊張,十秒後,天雷竹光芒漸消,最後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他的手中,躊躇一番,王林一咬牙,感知力探入查看結果,兩個星點瞬息即逝,王林身體輕顫,大笑起來,他成功了!

    感知一掃下,他立刻發現了靈器中竟然有十七根竹子虛影,這代表的是此靈器使用次數為17次。

    他一怔之下,雙眼露出喜色,要知道初級手法制作的靈器,最高也就只有20次罷了,這一次他不但成功,而且還是罕見的17次。

    王林深吸口氣,壓下心底的喜悅。其實王林不知道,在他進行靈器變字階段的瞬間,一絲極境之意悄然無息的被注入這件靈器中,這件靈器的一切也自動向極端化發展,若非他現在極境只是剛剛入門,並沒有達到極致,否則的話,此靈器絕對不會是17次,而是20次才對。

    在煉制好這件金雷竹靈器後,王林並沒有罷手,反倒是把目光投射到地上那些堆積如山的材料中,最開始制造生物靈器時,他是為了保命,讓自己多一份生存的本領,經過長時間的制造靈器後,王林現在已經對制器產生了濃郁的興趣。

    看著一堆堆的材料,在自己雙手間,慢慢變成威力絕倫的靈器,那種成功的喜悅,讓王林不自然產生一股幸福感與滿足感,只有全身心的投入,用心血來澆注,才能制造出超強的生物靈器,可以說擁有現在這種心態的王林,才真的算是一個合格的靈器師。

    不過心態雖好,但靈器制作的失敗率,卻始終無法避免,王林只能盡量在每一步都用盡心血,爭取最大的可能,減少失敗率。

    此時此刻,在萬聖財團最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中,一個坐在真皮轉椅上的中年人皺著眉頭抱怨起來,而被他抱怨的對象,則是那個翹腿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玩著自己手指的柯南。

    “兒子,你領回的這位初級靈器大師,已經在那個實驗室中呆了三個月了,馬蘭大師也已經對老爸我下了最後通牒,他制造的最新器械已經到了最後的研發階段,如果再不給他騰出實驗室,他就要走人了。”

    “哎,我說老爸,我都跟你說了一百回了,而且這段時間費老也來過多次,你怎麼還不相信我,一個中級器械師而已,他要走的話,你就讓他走好了,虧老爸你還是萬聖的總裁,你難道不知道中級器械師跟初級靈器師相比的話,連個屁都算不上。”柯南在沙發上晃悠著腿,有些無所謂的說道。

    “不是我不相信,實在是這位大師的歲數也太年輕了,再說,就算他真是初級靈器師,你認為我們這個小小的萬聖財團能容下這麼一尊大佛嗎?”中年人眉頭絲毫沒有舒展,而是反問了兒子一句。

    “我們當然不可能留住一位初級靈器師,但是您要知道,如果我們獲得一位初級靈器師友誼,那麼咱們萬聖財團的聲望必定層層上漲,到時候別說是一位中級器械師,就算是十位中級器械師都聘的來。高級器械師不多,中級器的械師在自由城中怎麼也有千余個吧。”柯南說這句話的同時,眼中放射著不符合年齡的睿智光芒。

    中年人突然覺得自己這個兒子有點陌生,本來看他成天跟一些紈褲子弟在一起玩耍,一起惹事生非,還怕將來自己百年之後,兒子無法繼承財團產業,如今看來兒子心中自有溝壑,總算不用為他再擔心了。

    “總裁,實驗室的門打開了,里面的那位貴客出來了。”房門外傳來一陣急驟的叩擊聲,同時一個嬌柔的女聲用甜膩的聲音在門外喊道。

    “哦,老大出來了,我得去看一下,看看他這三個月搞出什麼有趣的東西了。”柯南听到外面的稟告後,驟然從沙發上蹦起,像一陣風般沖出去,把門外那個衣著暴露的美女撞到在地,中年人出門時給自己的女秘一個安慰的眼神後,也隨著兒子身後追去。

    實驗室的設施很好,材料也很全,還有自動的食水供應系統,唯一遺憾的就是在里面缺少了洗漱系統,王林在一堆材料中制器三個月,身上成天被反應爐中的氣味燻陶,那種綜合味道,聞一下都讓人頭皮發麻。

    其實也不能怪實驗室中設施不完善,對一般器械師來說,連續在里面帶上兩三天就已經夠瘋狂了,設計這個實驗室的人怎麼會想到,這世界上竟然會有王林這樣的變態。

    “天啊,這什麼味,嗚嗚……老大,你在這里呆了三個月了,到底搞出什麼好東西了,拿出來讓我見識一下可以吧。”興匆匆跑來的柯南,被王林身上氣味一燻立刻連退幾步,捂著鼻子甕聲問道。

    “我要洗個澡,還有把這個差人去送給費老!”王林一邊說著,一邊扔給柯南一件散發著強烈靈器波動的物品,從外型上看起來,那件物品就像是上面有著奇異紋路的彩蛋。

    “這個就是費老要的二級生物靈器?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嗎?”柯南接過彩蛋後嘴里嘀咕道,翻來覆去不得所以,他下意識就想往里面輸送感知。

    “如果你不想這座大廈被付之一炬,最好就不要那麼做,瞬間的五千度高溫釋放,可以快速融化鋼鐵。”看著柯南那無知者無謂的舉動時,王林皺著眉頭說道。

    “啊!”一听手中是如此危險的東西,柯南立刻隨手拋給了身後的一名財團員工,可憐那個員工手里拿著靈器,苦著一張臉,是拿著害怕放下又不敢。

    “沒事的,只要不動用感知激發它,你就是用鐵錘把它砸碎,也不會有什麼反應的。”王林看到那人擔心的樣子有點好笑的說道。

    “好了,一幫丟人顯眼的東西,你,對,就是你,趕快帶這位大師去浴室清洗一下,你們幾個,進去實驗室把里面打掃一下,都別在這傻站著,誰要是被我發現還在那里閑著,我就扣他半年的薪水。”萬聖財團的總裁對著手下一頓咆哮。

    看到王林在手下員工的引領下去浴室後,總裁叫過一名心腹手下,對其吩咐道︰“你現在馬上把這件靈器給費老送去,注意觀察費老受到靈器後的反應言辭回來告訴我。”

    在溫熱池水的浸泡下,王林的精神處于一種絕對放松的狀態,連續三個月不停的制造生物靈器,王林不論心里跟身體都疲憊到了極點,他謝絕了萬聖財團派來的幾名侍浴少女,春水帝國的經歷,讓他對女人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泡澡的同時,王林慢慢總結來到青龍自由城後的所見所聞,在他看來青龍自由城很強大,這種強大不論從社會平均發展上,還是在擁有高手數量上,遠不是所謂三大帝國能比擬的,可是他們為什麼會被壓制在一隅之地呢?在王林看來自由城只要出動一半的力量就可以橫掃三大帝國了。

    還有一點就是這里的制器材料太多了,甚至多到了不合理的地步,從面積上來說,青龍自由城只有春水帝國四分之一大小,可唐詩學府幾千年來才弄到六樣極品煉器材料,可是自由城一個黑市中,就有數以百計的極品材料,他的這些材料來自那里,迷,整個青龍自由城在王林看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王林的澡一直泡了兩個小時,他出來後謝絕了萬聖財團送來的衣物,徑自穿上自己那件武士勁裝,這件衣袍靈器上面自帶的清潔功能,使得它在任何時候看起來都像是新的一樣。

    “老大,你可算出來了,怎麼泡那麼久啊,真怕你把皮泡破了,對了,我老爹讓我通知你,他今晚為你舉行了一個晚宴,邀請了貴人區的一些名流,希望你能賞光參加,老大就看在我們這三個月來的辛勤招待份上,不要拒絕好不,給個面子,拜托、拜托!”柯南像個小狗一樣,來到王林身邊可憐兮兮的乞求道。

    “好吧!”王林沉吟一下後開口答應,本來他對于所謂的聚會之類素無好感,但是他更不喜歡欠人情,怎麼說萬聖財團也幫他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制器環境,他就是再不通人情,也不會因為這麼件小事駁其面子。

    “太好了,老大我先命人帶你去A1號房間休息一下,宴會在晚上舉行,距離現在還有近三個時辰,你可以利用這個空閑睡上一覺,對了,晚上參加宴會,你這身衣服可不合適,我命人給你送身禮服過來。”柯南听到王林的答復後興奮的說道。

    “不必了,我有衣服。”王林說完這句話後轉身就走,A1號房就在廊道的拐角處,距離這里只有幾十米,王林的感知早就確定了它的位置。

    青龍城內城核心堡壘的議會廳中,一張長條桌案的末端,一個渾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衣內的探子,正恭恭敬敬的屈身侍立那里,向八個隱于陰影中的人做著匯報,從他身上隱隱露出的氣息波動看來,這名探子竟然是一個修為超過十二級的高手。

    “一個只有二十多歲的初級靈器師,堪稱潛力無限啊,假以時日的話沒準是第二個簫音呢,幻城就是有簫音在,才一直穩穩的壓咱們一籌,只是可惜啊,他來的太不是時候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要趕這個敏感時刻過來,多了一個初級靈器師,咱們八家中又要起波瀾了。”

    隨著這句慨嘆,長桌右上首的陰影突然散去,露出一張邪異無比的面孔,整個臉孔看起來就像個八九歲的稚童,可是卻裹帶著一股遲暮的氣息。

    “你這純粹是杞人憂天,咱們八家同氣連枝,這麼些年了,也不過是有點磕磕踫踫的小摩擦,至于像你說的那麼嚴重嗎,不就是一個初級靈器師嗎,把他排除在外不就成了,天遺之地只屬于我們八家,以前怎麼樣現在照舊就可以了,沒理由讓新來的小子平白得了好處去。”長桌右側倒數第二把座椅上的陰影也隨之散去,露出了一個風姿誘人的少女。

    “老妖婆,你別說的好听了,誰還不知道你肚子里起的什麼花花腸子,恐怕我們一散會,你就會第一個出頭聯系那個小子,你莫不是想老牛吃嫩草,把那個小子也發展成你的面首,好對你言听計從吧,也不想想你的歲數,當人祖奶奶都有富余。”少女對面的陰影隨之散去,露出一個紫紅臉的壯漢,面露鄙夷的出言譏諷道。

    “曲坤,老娘早在兩百年前就跟你分了,你現在吃的哪門子飛醋,想當年你也不過就是老娘裙子底下的面首之一罷了,告訴你,別找不自在,老娘修煉的奼女陰功,可正克制你的懷陽氣丹決,惹我火起的話,現在就教訓你。”少女眼眉一豎朝紫紅臉大漢冷笑著說道。

    “好了,都不要吵了,你們打的什麼主意,我很清楚,說實話,我跟你們的打算一樣,不過最後這個新來的初級靈器師到底花落誰家,就看各人的手段了,我在這里只強調一點,就是公平競爭,不要因為這件事,最後弄得我們八家出現裂縫,記住,不論是幻城,還是母皇族,都對咱們虎視眈眈,如果不想被消滅,就一定要團結。”

    隨著籠罩在長桌上首端的陰影散去,自由城八大龍首中的首魁也露出了真面目,一張方正的大臉配上精光四射的眼楮,凡是被他掃視的人,都在都不自禁的低下頭,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尊莊嚴的神邸。

    萬聖財團從建立以來,最風光的就是今夜了,整個萬聖大廈被各種彩燈點綴,大廈前的廣場上被各種高級懸浮飛艦停滿,整個貴人區的有頭有臉人今天都來到了萬聖大廈,如果只看在總裁柯良的面子,這些大人物能來十分之一就不錯了,這些人今天到來,皆因為萬聖財團請帖上的主賓——青龍自由城第五位初級靈器師。

    宴會的會場設在了萬聖大廈的樓頂,透過水晶棚頂可以仰視璀璨的星空,一對對衣著華麗的男女相擁著穿梭在宴會大廳中,見面寒暄,臉上掛著公式化的笑容,低調了大半輩子的柯良成了被關注的重點,所有人都在旁敲側擊的打听那第五位初級靈器師的信息。

    “自由城區高級器械大師,費墨費老到!”隨著迎賓的一句高聲唱和,宴會場迎來了一次不小的高潮,身為高級器械大師的費老,論起身份地位無疑比場內眾人高出一大截,就算去到八大家族,也會被各大家主奉為座上客。

    “費老您能大架光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柯良快步向費老迎去,一把握住費老的手,眼角余光注意別人的羨慕後,他整個臉上都迸射出嶄然光輝,沉浸商場多年的他知道,通過今天的宴會後,他們萬聖財團的地位必將躍升幾個台階,躋身到貴人區最顯赫的勢力之中。

    “柯先生可氣了,我這次來主要是為了見見古風大師,順帶感謝他為我打制的那件核心靈器,實在是太完美了,它發揮出的效能比我想象更完美,起碼有著二級巔峰的水準,因為它,我新研制的那件器械性能提升了三成之多,對了,怎麼古風大師還沒到呢?”費老一談起器械,整個人都顯得神彩飛揚。

    身為今晚宴會的主賓,王林正陷入一件麻煩當中,他被一個女人纏住了,確切來說是被一個美的令人窒息的女人纏住了,她是柯南的堂姐艾嘉。

    王林一覺睡醒後,把身上的武士服變換成那件華麗的錦袍後,就打算去參加宴會,柯南卻先一步來找到他說一個人參加宴會是件很丟臉的事,打算給介紹一個女伴,並且神秘兮兮的說這個女伴會很特別。

    事實上證明這個艾嘉的確很特別,不光美的令人窒息,而且還非常的精靈古怪,只是短短一段時間里,就讓王林有種焦頭爛額的感覺。

    本來非常討厭男人粘著自己的艾嘉,發現王林竟然對她不理不睬,整個人冷的像個冰塊時,反倒在那里用盡手段,不時的做出一些曖昧舉動刺激王林,最後雖然都是無功而返,不過卻讓王林很苦惱。

    “艾嘉,你去那里,他……這個家伙是誰?”王林二人身後驟然傳來一個激動顫抖的聲音。

    在兩人身後站著一個男子,面龐瘦削,眼眶微凹,給人陰沉之感,此時那雙眼中正透發出一股血紅的光芒盯視著王林,分明就是將王林當成殺父奪妻的仇人。

    “哦,原來是羅少爺啊,我跟你不是很熟,去那里就不用跟你匯報了吧,還有啊,他可不是什麼這家伙那家伙的,他是我的男朋友哦,對了,柯南那個家伙把你介紹給我,我還一直沒問你叫什麼呢?”艾嘉說道一半時突然轉回頭問王林。

    “古風。”因為對于這個突然冒出的陰沉小子不是很感冒,所以王林只是隨意的報出自己的名字,並沒有向其解釋他跟艾嘉之間的關系。

    “古風是吧,我查克家長子拉奧•查克要跟你決斗,輸的人永遠離開艾嘉小姐,如果你是一個男人,就接受我的決斗要求。”陰沉男拉奧咬牙切齒的說道。

    王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後,轉身就走,對于他來說,沒有意義的事情從來不做,當初與柳斐的斗器,為的也是唐氏學府承諾的那幾分百年青子葉,至于別人會怎麼看,他才懶得在乎呢。

    “該死的,你給我站住,膽小鬼、懦夫,艾嘉小姐你看到了,這樣的男人值得你喜歡嗎?”拉奧在那里瘋狂的嚎叫道。

    “喂,你真的不跟他打嗎?大庭廣眾下,你不會覺得很沒面子嘛?再說了,人家真的那麼沒有吸引力嗎,連讓你為我打一架都辦不到。”艾嘉用力一扯王林的胳膊,伏在他耳邊低聲說道,那股親密的態度更是刺激的拉奧妒火狂燒。

    “你要我幫你打他?如果你付的起報酬,我可以考慮。”王林看了艾嘉一眼後平淡的說道。

    “你……”艾嘉捂著嘴巴,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王林並不介意對方的神情,他不認為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妥,若對方真能付得起報酬,那麼他不介意順手幫對方解決一個小問題。

    “那你想要什麼樣的好處,金錢?還是高級器械?又或是一件靈器?你說出來的話,我會讓那個白痴出出血也不一定哦。”艾嘉眼珠一轉問道。

    听到艾嘉的話後,王林本來邁出的腳步頓時一听,他想了一下後,開口說道︰“我要錢!”說這句話的同時,王林心中浮現出黑市頂層的那些極品材料,靈器可以自己造,器械他不需要,唯獨金錢在他心中已經跟制器材料劃上了等號。

    “本來感覺你挺特別的,沒想到你竟然這麼俗氣,要錢,好吧,算你走運,查克家的財富在貴人區中絕對能排進三甲之內。”艾嘉小聲嘀咕一句後,轉身面對拉奧。

    “喂,拉奧,我男友說了,沒有彩頭的決斗他不會接受,還有,我告訴你,本小姐不是什麼貨物,任憑你們拿來推去的,你們輸贏憑什麼決定我的歸屬,想要跟王林決斗行,拿出賭注來。”

    “好,只要你肯接受決斗邀請就好,要什麼賭注你說吧!”拉奧目光直盯著王林問道,他心中明定的很,通過觀察,他剛才已經發現王林的元力等級只有七級,而他從小在家族精心培養下,自身實力已經達到了九級,無論怎麼看也不可能輸掉賽事。

    “如果你輸了就給我一千萬晶幣。”王林伸出一根手指,很隨意的說道,那股隨意的樣子就仿佛他說的不是一千萬,而是一兩個晶幣一樣。事實上王林的確也沒認為一千萬很多,在他看來,這也就是十幾件材料的價格罷了。

    艾嘉、拉奧以及周圍一些听到他們爭吵而聚過了來的人,听到王林的報價後都愣住了,一千萬,這個數字有多大,光看萬聖財團就知道了,偌大一個萬聖集團,在貴人區中的一流財團,全部資產加起來也不過就這個數字。

    “你窮瘋了吧,一千萬,有沒有搞錯,你這個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一千萬是多大一筆財富?”拉奧望著王林咆哮道,他覺得自己正面對一個瘋子。

    “怎麼?一千萬很多嗎,是你拿不出,還是你不敢賭?”王林撓撓頭有些不解的問道,他卻不知道自己這個樣子,看在別人眼里就是地地道道的挑釁。

    “該死的,我會拿不出一千萬?我會不敢賭?小子,你眼楮看仔細了,我可是查克家的大少爺,光是家族歸在我名下的產業就價值兩千萬了,我敢賭,可是你又拿什麼做賭注,你有一千萬嗎?”拉奧激動的叫喊道。

    “我沒有。”王林很坦然的說道。

    圍觀的人感到王林簡直就是怪物,沒錢還說的這麼坦然,這麼理直氣壯,竟然連一絲窘迫都沒有。

    “沒錢,沒錢,大家听到了嗎,這真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話,小子,既然你沒錢,拿什麼跟我對賭一千萬,不會說拿你的命吧,在我看來你的命一文不值,別說一千萬,連一個晶幣都不值,哈哈……”說到後來,拉奧忍不住發出一連聲的嘲笑。

    “我沒有錢,不過要是我輸了的話,我就輸給你兩件二級靈器。”王林說完這句話在儲物卡上一抹,手中已經出現兩件靈器。

    這兩件靈器一個呈白玉色獸頭形狀,上面密布一層淡藍色網紋,令外一件是個青色的木質小箭,上面浮現著許多雜亂符號,盯得久了會讓人有種頭昏眼花的感覺。

    “假的,這一看就是假的,像他這樣的一個鄉巴佬怎麼擁有二級靈器,而且還是擁有兩件,小子,你別以為能在這里蒙事,這里的每一位客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你的這些贗品,還是去到平民區哄騙那些賤民吧。”

    “我可以證明,這兩件靈器絕對是真的,而且這還是兩件二級巔峰的靈器。”一個恬淡的聲音,突然從圍攏的人圈外面傳來。

    “你證明,你憑什麼證明,你算什麼東西,啊,費……費老……”拉奧听到有人幫腔就下意識的反唇相譏道,等他看清自己罵的人,竟然是德高望重的費老時,頓時傻愣在那里。

    費老並沒有理會呆愣在那里的拉奧,而是徑自走到王林面前,目光依次打量了王林手上的靈器,嘴里輕輕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從這兩件靈器波動上看來,一件屬于攻擊類靈器,另一件屬于防御類靈器,而且能看出這兩件靈器都是未使用過的,請問古風大師,這是您這三個月來的新作嗎。”

    費老這一開口,頓時全場嘩然,想費老是什麼身份啊,那可是高級器械師,數遍整個青龍自由城不超過十個,甚至自由城的八大龍首見到,也要很恭敬的稱其一聲“大師”,如今這麼地位尊崇的一個人,竟然對眼前的年輕人如此恭敬,並且尊稱其為大師,還用上了敬語!

    絕大多數與會的人都懷疑自己眼楮出了毛病,或者自己思維混亂產生了幻覺,只有極少許的幾個聰明人,通過費老的話,再結合王林手中那兩件二級靈器,隱隱猜到了王林的身份。

    王林點了點頭,對著費老露出一個笑容。

    看到王林臉上那個友善的笑容,費老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可是深深體會過王林的冷漠,知道想要得到他一個笑容有多麼的不容易。

    “王林大師,請恕我直言,你這兩件都是二級巔峰靈器,隨便哪一件都遠不止八百萬晶幣,兩件靈器一攻一防,粗略估計一下,這兩件靈器加在一起的價值,將不下于一千五百萬晶幣,你以此為賭注實在虧大了。”

    費老痛心疾首的一番話,不光讓圍觀的眾人愣住了,連王林也被驚愣住了,圍觀人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能見到一攻一守兩件二級巔峰靈器,王林愣住的原因是沒想到自己制造的這兩件靈器會有如此高的價值。

    這兩件靈器王林並沒有動用十一層以上購得的頂級材料,在王林看來,那些頂級材料用在低級靈器上根本是種浪費,最少也要用來制造三級以上的靈器才不算糟蹋,這兩件靈器都是采用八到十級材料制成的,連失敗浪費的都算上,一件不過只有幾十萬的成本罷了,他打算用兩件抵一千萬時就沒什麼底,怎麼也沒想到費老竟說他們值一千五百萬。

    王林算了一下,如果這樣說起來,只需要幾十件這樣的靈器,賣得的金錢就夠把那個黑市的材料買光了,他知道靈器師是個不愁錢的職業,可是摟錢摟到這種程度也太夸張一點了吧。

    其實王林不知道,他平均三次制造中就有一次成功,這種幾率在一般初級靈器師中有多驚人了,一般初級靈器師十次當中有一次能成功就值得慶幸了,而且因為他本身的極境,基本上從他手中制出的靈器都秉承了極境的理念,只要造出的靈器,都是各自等級的巔峰存在。

    而對于一般初級靈器師來說,想要制出二級巔峰靈器,必須用那種頂級材料,再加上糟糕的失敗率,換做一般初級靈器師,想要造出這麼兩件二級巔峰靈器,怎麼也需要二十幾份頂級材料,光是這筆錢就需要六千百萬晶幣了,所以費老報出的價格已經相當保守了。

    其實費老也不知王林制造這兩件靈器用的只是十級以下材料,他想當然的認為是自己提供的十件頂級材料,才讓王林制成的這兩件靈器,在他看來五分之一的成功率,在初級靈器師中已經是佼佼者存在了,如果讓他知道王林在短短三個月,制造出了七件二級靈器,還是用那種他看來十分普通材料制成的,老人家定然會腦中一片空白。

    “費老……您確定沒看錯,這兩件真的是二級巔峰靈器?”拉奧在一旁不甘心的問了一句,他這句話一出口,旁邊一些賓客已經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他一聲“白痴”,這樣的問話,不是擺明不相信費老,質疑他的權威。

    果然,費老在听到拉奧的話後,臉色頓時一沉,他轉首對拉奧冷冷的說道︰“你是懷疑我的眼力了,真不知道羅德孝怎麼有你這麼個不成材的兒子,連自己面對的是誰都不知道蠢貨,你竟然打算跟一個初級靈器師決斗,還向人家炫耀你的財富,你知不知道古風大師隨手造出幾件靈器,就能抵你們查克家的全部家當,如果查克家真由你繼承,那這個家族也沒有什麼希望了。”

    費老為人一向和善,平時很少向人口出惡語,可是一旦讓他都毫不掩飾的表達惡感,就代表對方已經真的不可救藥了,所有人都知道查克家完了,就憑拉奧今天得罪了一個初級靈器師,以及費老的一番話,查克家必將一落千丈,跌出貴人區頂級世家的行列。

    許多與會的客人已經暗暗在心中調整自己今後對待查克家的態度了,一些跟查克家有業務往來的家族已經決定了,回去之後馬上就跟查克家解除合同,哪怕賠償巨額的違約金,也不能讓查克家把自己牽連了。

    一時間拉奧好像變成了瘟疫的傳播源,眾人紛紛遠離他的身邊,仿佛離他近一點就會傳染上他的白痴一樣,各種小聲譏諷的嘀咕,從圍觀的賓客群中傳出來,刺激的拉奧臉上一陣青白不定。

    “初級靈器師有什麼了不起,你不就是仗著身上靈器犀利嗎,離開靈器之後,你其實連屁都不是,你要是真了不起,就不靠靈器接受我的決斗,咱們生死不論,賭注就是你身上的那兩件靈器,我也不佔你便宜,我就跟你賭兩千萬,怎麼樣敢不敢。”拉奧雙眼通紅,就像是一個輸急眼的賭徒,對著王林大吼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九章 宴會賭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九章 宴會賭約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