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黑市淘寶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還一種就是靈器材料買賣黑市,那里面的材料良莠不齊,既有千年難得一見的珍品,又有形似而實非的贗品,主要還是靠客人的眼力了,同時在黑市中交易的貨物,價碼浮動極大,雖然有一少部分物美價廉,但是大多來說都要比財團賣出的貴一兩成。”

    男孩的一番話讓王林有點意外的同時,也慶幸自己抓對了壯丁,他想都沒想直接對男孩吩咐道︰“去黑市。”

    對于王林來說,只要能選到一件合適的材料,錢根本不是問題,反正以前打劫來的百萬晶幣卡片,與那2000枚紫晶幣,還在他儲物卡中放置著。

    距離他們最近黑市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距離,以男孩滑板飛行速度,僅用了一刻鐘的時間就趕到那里,這還是飛板馱了兩個人後,大大影響了飛行速度,單人飛板,承載了兩人,一路上王林他們受到了無數人的矚目。

    一路上那個男孩嘴說個不停,其嘮叨的程度直逼樸南子,在男孩的不停嘮叨下,王林知道了他的名字柯南,難道名字里面帶一個南字的人都比較 攏 趿鐘行┤弈蔚南氳健br />
    貴人區的黑市一共有三個,從規模上講都相差不多,在沒有去到那里之前,王林以為所謂黑市不是建立在黝黑的地下,就是在一個僻靜的角落中,掛著其它商務牌匾做掩飾,而事實上當他真正到達黑市時,被眼前的建築震撼了一下。

    整個黑市呈金字塔狀,佔地面積不下于五萬平米,高約五十米,與周圍那些建築相比,他就像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在建築的正前端,有著兩個平房大小的發光字體,赫然就是“黑市”兩個字,做黑市做到這麼囂張的地步,也可以說是世所罕見了。

    “怎麼樣,很意外吧,其實說是黑市,可實際上貴人區的三大黑市都是由青龍自由城八大家族中的三家開設的,因為是三家的私有產業,所以並不用繳納天額的稅收,所以才稱為黑市,實際上在這里的交易完全是合法的。”

    柯南一邊說著,一邊把飛板停在黑市前面空曠的廣場上,當兩人都從飛板上走下後,柯南向著飛板一招手,那個飛板在一陣 嚓響動中,最後變成了一張三寸長一寸寬金屬薄片飛到他的手上,柯南隨手把那張金屬薄片插進手腕上佩戴的腕輪當中。

    王林看的微微愣了一下,青龍自由城的器械發展,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強,黑市前面並沒有守衛,在緊閉的金屬門上有個一寸長的孔洞,柯南熟練的走上去,在孔洞中投下了十枚晶幣,金屬門無聲無息的向左右滑開了。

    “趕快進來啊,別愣著了,每十枚晶幣只能讓這個大門打開三十秒,你再不進來的話,門就要關閉了。”柯南邁進大門後,朝王林招招手說道,看他那興奮的勁頭,絲毫沒有被人挾持的覺悟。

    整個黑市分為十四層,越往上去,所擁有的交易材料就越少也越珍惜,七層以下任何人都可以參觀買賣,八到十層則必須出示財力證明,只有所攜帶金額超過十萬晶幣才能上去,十一到十三層,需要至少攜帶五十萬以上晶幣才可進入,最後第十四層,黑市規定,只接待達到初級別以上的靈器師。

    黑市第一層給王林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大的超級市場,一排排貨架上分門別類的擺滿物品,下面寫著物品單價,供人們挑選交易,每樣貨品只擺放一樣,下面有貨品的序號,客人看上那樣物品,就記下序號,走的時候將想要購買的數量跟序號,一起交給門口的服務人員結算拿貨。

    看著一層那密密麻麻,起碼有幾千名顧客,王林終于忍不住心中的詫異問道︰“難道自由城中的靈器師有這麼多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購買靈器材料。”

    “大哥,真不知道你是在那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你難道不清楚,靈器師的所謂制器材料,到了器械師的手中就是制造器械的材料,自由城中的靈器師雖然稀少,可是器械師卻不少,尤其是那些基礎器械師跟初級器械師,他們的數目加起來,最少也有十萬人,每天所消耗的各種初級材料,更是一個龐大數字。”柯南翻翻白眼,用種怪異的腔調說道。

    想象在貴人區看到的一切,王林也有些了然了,沒有如此龐大的器械師基數,青龍自由城的發展也不會如此迅猛,那些基礎材料王林的儲物卡中還有很多,他需要的是那些珍品,在柯南的帶領下,王林踏上了去往二樓的旋梯。

    黑市一到三層都是賣場的形式,只是隨著樓層的提高,所售的物品質量等級也有所上升,四層以上,就變成了各種分門別類的攤位,由一些攤主在那里售賣,所賣之物在器械師眼中算是不錯,不過還遠遠趕不上王林儲物卡中的一般貨色,想在數千個攤位,幾百萬材料中選出一兩件精品,王林自認沒有那個毅力,所以他一口氣直接上到八樓入口。

    七樓到八樓的入口處站立著兩名黑市工作人員,兩人很禮貌的請王林出示財力證明,王林在儲物卡中取出了那張搶自鳳凰族大小姐的晶幣卡,上面顯示的一連串零,讓兩名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腰彎的更低了,在貴人區中,財力就是身份的證明。

    對于王林隨便掏出的一張晶幣卡中就有一百萬金額,柯南驚訝的差點把眼珠凸瞪出來,本來他還想看王林的笑話,沒想到他心目中的這麼一個土包子,竟然能拿出這麼多錢,要知道他父親的集團雖然總產值被評估為一千七百萬,但是實際上能拿出的現金額度加在一起,也不過就是一百來萬,直到這一刻他才相信,老爸常說的人不可貌相確實很有道理。

    第八層只有寥寥的幾十個櫃台,客人也僅有那麼十幾個,一個個依照考究,臉上帶著一股學者特有的專注,依次的在各個櫃台拿起心儀的材料品評,從這些人的身上王林沒有感到靈器的能量波動,顯然這些人都是一些高等級的器械師。

    八層能見到的材料明顯跟底下不同,像王林在唐氏學府中費勁心思取得的百年青子葉,在這里也有的賣,而且價格連春水帝國中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還有七星夜華草、宸骨……最讓王林意外的是他見到了一塊熄金,而那賣熄金的主人顯然不識貨,將它標示了個黃安銅的標簽,售價剛剛一千晶幣。

    在母皇大陸上有著幾千種不同種類的金屬,而這些金屬中僅有六種金屬不屬于礦物,被列進生物的範疇中,而熄金正是那僅有的六種金屬之一,熄金之所以能被劃分到生物的範疇,主要是因為它的可生長性。

    一粒塵埃大小的熄金用蜜柚汁澆灌下,就會擴展幾千倍,而遇到桐梓油它又會收縮回去,春水帝國的春水戰艦中,據說就殘渣了熄金成分,王林眼前見到的這塊熄金起碼有人頭大小,簡直堪稱是稀世之物,其價值已經無法用金錢來做衡量。

    王林在看到一個器械師把手伸向那塊熄金前,他拉里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過去,一把搶去了攤位上的那塊熄金,同時把一枚紫晶幣從儲物卡中取出,拋在那個貨主的攤位上,嘴里同時說道︰“這件物品我要了!”

    器械師的精力大多用來研究器械創造,很少有幾個會花心思修煉體術,一般來說體術修為很少有超過三級的,那個同樣對熄金感興趣的器械師更是連一級都不到,被王林竄出時所帶起的勁風,刮得連續踉蹌幾步,要不是一個八層工作人員攙扶一下,他怕是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該死的,你這個家伙是從那里冒出來的,竟然如此粗魯,費老可是高級器械師,要是摔個好歹,是整個青龍自由城的損失,你還在那里傻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過來道歉。”旁邊幾個本來一直閑逛的客人,迅速圍攏過來,其中一個滿臉油猾之氣的指著王林憤憤說道。

    “咳咳,不用了,這個小兄弟也是無心的,我也只是覺得那塊黃安銅有點特別,想要近看研究一下罷了,既然這位小兄弟先買走就算了,只是我很好奇,黃安銅也不是很珍貴的材料,小兄弟為何好像挺緊張似的。”那個被人稱為費老的器械師,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後,開口問道。

    “費老,這還用問嗎,看這個家伙的穿著打扮身上留露出的氣質,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器械師,即便真是器械師最多也就是基礎級的,您老人家看起來很普通的材料,在他心目中肯定已經是稀世之物了,也不知道這里的工作人員怎麼想的,竟然讓這樣的人混進來。”那個滿臉油滑的家伙,听到費老的話後不以為然的說道。

    費老看了那個滿臉油滑的胖子一眼,暗自搖搖頭,對方滿臉精明,為什麼辦事會這麼蠢?這個年輕人能聲色不動的隨意掏出一枚紫晶幣,又怎麼可能是個簡單的角色,紫晶幣在上流社會更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一般人根本不會擁有。

    王林絲毫沒有理會那個一看就是草包的胖子,反倒把目光集中到那個叫費老的高級器械師身上,器械師升級雖然不想靈器師那麼困難,但是能從基礎達到高級的也是萬中無一,以青龍自由城的器械師數量上推算,自由城擁有的高級器械師不會超過十個,就身份上講,這個費老比起一般基礎靈器師還高上半籌。

    “那塊根本不是黃安銅,落在你們手里暴殄天物。”王林看著費老慢慢說道。

    一句話出口,全場眾人臉色都變了,費老身為高級器械師,雖然看起來只有四五十歲的樣子,他的實際年齡已有二百多歲,完全靠各種基因藥劑來續命的,一生中經手的各種材料數之不盡,如今竟然被一個二十幾歲毛頭小子指著其看走眼,還說東西到他手中是暴殄天物,簡直是本年度最不可思意的事了。

    “黃口小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你竟然說德高望重的費老,連一塊黃安銅都會看走眼,如果你不給費老磕頭賠罪,今天就別想囫圇著離開黑市。”胖子呲牙咧嘴目露猙獰的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王林質疑的是他呢!

    可惜胖子這番作為卻表錯情了,費老听到王林的話後,不光沒有動怒,反倒對著王林微微一笑說道︰“我也是覺得這塊不像普通的黃安銅,所以才想拿來研究一下,以小友的話推論,你一定認得此是何物了,不知道能否跟我解說一下,好解答一下我的疑惑。”

    不愧是高級器械師,自然有其氣度,費老這番話說得可謂和氣之極,可是沒想到王林听了他的話後,僅是輕輕皺了下眉頭後開口道︰“東西已經到了我的手里,是什麼跟你無關,也沒有跟你解說的必要。”說完這句話後,王林不理眾人,徑自上了九樓,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牛,大哥,你真是太牛了,一個高級器械師就這麼被你折了面子,偶像啊,小弟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柯南雙眼放光的跟在王林身後喋喋不休的說道。

    “費老,以您如此身份尚不恥下問,這個小子竟然不領情,您放心,我已經吩咐人準備了,只要這個小子離開黑市,就給他點厲害瞧瞧。”那個胖子依然弓著腰,在費老身邊討好的說道。

    “看在你也是為了我的份上,給你一個忠告,這個年輕人不是簡單的角色,心氣如此高傲的人必有所持,無端為自己豎個不了解的敵人,是為上者的大忌。”說完這句話後,費老也不再理胖子,徑自朝樓上走去,雖然踫了一個釘子,但是費老卻對王林燃起了濃厚的興趣。

    其實對于費老這個人,王林並不討厭,相反對方身上的那種學者風度,跟不恥下問的態度也很讓他心折,只是他實在不能跟對方解釋熄金來臨,他深知懷璧其罪的道理,這麼大的一塊熄金,落到了解其價值的人眼里,絕對會橫生事端。

    九樓十樓上的物品跟八樓差不多,只是材料的品質更高一些罷了,王林轉了兩圈,再也沒有發現像熄金那樣的珍貴材料,雖然材料中有幾種是王林需要的,但是已經知道黑市中,每高一層,都比下一層的材料來的好,他自然打算先到樓上看看再說。

    十樓在十一樓間也有人把守,只是他們這次並沒有攔阻王林,直接就放行了,顯然是樓下那連個工作人員,已經不知道通過什麼途徑,把王林攜帶的財富向上通報了,至于一直跟在王林身後的柯南,則自動被工作人員定義為小跟班。

    看到王林上了十一樓後,費老沒做猶豫也跟著去到了樓上,像費老這樣的高級器械師,縱使青龍八大家族的家主見到,也會十分禮遇,兩個工作人員當然不敢阻攔,紛紛躬身陪著笑臉把費老目送上去。

    其它那些跟隨在費老身後的人就傻眼了,他們既不是高級器械師,又沒有隨身攜帶五十萬以上的巨款,只能眼睜睜目送費老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那個滿面油滑的胖子,則神情忐忑的考慮著怎麼向王林賠罪,他就算再白痴,也知道能登上黑市十一層的人根本不是他能得罪起的。

    一層之差天地之別,如果說十樓的材料還能算是精品的話,那麼十一層的材料簡直都是極品,當初在唐氏學府費了好大勁才弄到的千年青子葉,在這里只能算是一般貨色,就連當初唐氏學府用作獎賞的龍鱗、鳳羽、破滅果實以及跟它們同等級的材料也有很多,只是它們的價格同樣貴的離譜,即使以王林身上的財富也僅能買個四五樣。

    十一樓的幾名工作人員用警惕的目光牢牢盯視著王林,它們沒辦法不緊張,王林看那些物品的眼光簡直就像是一只餓了幾天的豺狼,正狠狠盯著眼前的一塊鮮肉,雙眼中都透發著湛綠的光芒。

    實際上王林心中也在猶豫,要不要不顧一切用紅霧靈器把這個黑市里的人都屠光,然後將這里的材料搜刮一空,那樣的話,在晉級中級靈器師之前,他再也不用因為缺少材料而苦惱了,這個可怕的念頭在王林心里轉了幾個圈,最後被他強行壓下!

    他不遠萬里來到青龍自由城,是為了解除血禁之術,如果真的這麼干了,勢必要馬上從這里逃離,血禁之術不除,生命就無法得到保障,那樣的話,就算把整個大陸的材料都送給他,讓他制成生物靈器又能怎麼樣。

    兩個深呼吸後,王林恢復常態,依然一層層的瀏覽,爭取把這里有的珍稀材料都記在腦海中,他已經決定了,在解除體內的血咒威脅後,他一定要把這里洗劫一空,現在的他就等于是在動手前的踩點。

    王林也發現那個費老也跟著自己上樓了,而且他不看材料只是一直跟著自己,臉上的神情有些值得玩味,不過王林對此也沒放在心上,費老這個人給他的印象還不錯,對方的身上也感受不到那種惡意,既然他願意跟就讓他跟好了。

    費老雖然論起財富地位,登上黑市十一層以上綽綽有余,但是一直以來他都在十層以下轉悠,跟靈器師不同,器械師想要造一件滿意的器械,材料固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確是器械師自身的制作手法,一味用頂級材料制器,那麼很難讓器械師的等級提升,跟靈器師不同,器械師講究的是化腐朽為神奇。

    在踏上十三層的一瞬間,王林的目光突然被一朵七色的花蕾吸引,那朵花咋一看上去似乎只有七色,可是細看卻覺得世間景色都被它包裹進去,看得久了,甚至讓人有一種面前的不是花,而是一個世界,一個被壓縮在花中的世界。

    這朵奇怪的花蕾被密封在一個透明的水晶中,與其它那些貨物不同,這朵花沒有名稱,唯有一個百萬晶幣的標價。

    王林好奇的拿起一看才發現,原來這個花蕾不是被密封在水晶中,而是好像長在其中,花蕾的根須深深透進水晶中,並且這塊水晶也不是普通水晶,上面洋溢著淡淡的靈力波動。

    在近距離解除下,王林突然感覺到七色花蕾上傳來一股非常淡,非常特別的能量波動,這股波動有點像精神力但又不是,卻偏偏讓他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在仔細想想之後,得到的結果竟然讓王林震驚的差點把手中花蕾扔到地上,那股熟悉的能量竟然是神識,一朵擁有神識的花?

    “這朵花我要了!”王林隨手把那朵不知來歷的花放進儲物卡中,同時把那張百萬晶幣的卡片遞給一旁的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接過錢卡後,簡直有點不相信這是真的,早在他來這里上班時就從前輩的嘴里知道,這朵奇怪的花蕾已經擺放這里千年,沒有人知道它叫什麼有什麼用,這朵花蕾是現今洛家家主的曾祖親手放進來的,雖然那位老人家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花,但是卻堅定的認為它是不俗之物,標價一百萬晶幣,揚言只賣識貨之人,後世子孫不得更改價位。

    “請問客人您認識這朵七色花蕾嗎,這朵花蕾在我們這已經擺了千年,老家主曾留下吩咐,買花之人如果可以說出這朵花蕾的名字跟特性,就可以減免一半的費用。”工作人員接過錢卡後,並沒有馬上離開反倒開口說道。

    “我不認識。”王林淡淡的一句話,讓工作人員呆愣在那里,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會有人傻到,花一百萬晶幣買件不認識的東西。

    “年輕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一位靈器師吧,而且你的靈器造詣應該不低,我現在正精心制造一件器械,可是其核心部分卻需要靈器師的幫助,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忙呢,如果你願意幫忙的話,無論你制成與否,這十一到十三層中的最極品材料,你可以任選十件,由我來買單,就當做給你的酬勞怎麼樣。”一直跟在王林身後的費老突然開口說道。

    十一到十三層中最極品的材料,每一件的價值都在五十萬晶幣以上,費老給出的這個價格,即使對于靈器師,也貴的離譜了,一旁的工作人員剛回過神來,就又被費老的行為震懾住了,他想不明白,以費老的身份,完全可以請出一些有名的靈器師幫忙,為什麼要找這個冷酷到不近人情的年輕人。

    “是什麼樣的核心靈器?”王林皺了下眉頭問道,費老的提議確實讓他心動了,有了十件頂級材料,他就能煉制幾件強大的生物靈器防身了,從進入青龍自由城後,他就一直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手中可用來攻擊的靈器,除了輕易不能動用的紅霧手鐲外,就只剩下,那件攻擊次數還剩一次的二級小木棍。

    “一個可以持續產生高溫的核心靈器,它的外觀應該是圓狀,大小跟拳頭相仿,它持續散發出的溫度不能低于5000度,生物靈器的使用次數都是隨機的我知道,我要求的是每次啟動靈器後的持續散熱時間不能低于半個時辰,不知道我說的這些你能做到嗎?”費老一口氣說到這後,用一種期待的目光望著王林。

    “恩,按你的要求,這件靈器起碼要是二級的,材料方面要你來負責,考慮到二級靈器中的失敗率問題,制造靈器的材料至少需要你準備五份才行。”王林想了一下後開口說道。

    “太好了,沒問題,只要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做出靈器,材料方面你盡管說,我給你準備十份。”費老一听到王林的答復後,立刻興奮的手舞足蹈說道。

    費老的器械核心靈器必須要二級靈器才行,而整個青龍自由城中達到初級的靈器師只有四人,可這四位靈器師卻跟他又沒什麼交集,想用靈器材料打動對方?笑話,只要這些靈器師張張嘴,大把的勢力,搶著送材料過去攀關系。

    王林承認自己能制作二級靈器的同時,也就等于側面的證明他有著初級靈器師的身份,這一事實把一直跟隨他來到這里的柯南,以及十三層中的那些工作人員都震撼住了,青龍自由城過億的人口中才只有四個初級靈器師,如今在他們眼前硬生生又冒出一位,而且歲數又年輕的不像話,這讓他們怎麼能夠接受。

    “老大,你竟然是個初級靈器師,真是太刺激了,偶像啊!”跟那些工作人員的心中懷疑不同,早就懷疑王林是靈器師的柯南,在那里興奮的手舞足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美什麼呢。

    王林沒有理會柯南、費老這對激動二人組,也沒有理會那些用看騙子眼神看自己的工作人員,他徑直轉身樓上樓下的拿取費老承諾的那十件頂級制器材料,以王林刁毒的眼神,所選的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十樣材料共需八百萬晶幣,就連費老這種把錢不當錢的大師級人物,在付賬的時候都禁不住一陣肉痛。

    在十一層收取了十分極品材料後,王林又把八至十樓間那些精品材料一陣瘋狂的掃蕩,其實王林在掃蕩中已經發現了,這個黑市中根本就是按照材料等級來劃分樓層,一層中就只有一級材料,八層中就是八級材料,王林搜刮那些材料時並不局限于十樓,因為材料的等級並不是絕對化的,一件屬性稀有的八級材料往往比十級的更珍貴。

    一陣瘋狂掃蕩下,王林儲物卡中又多了幾千份八級以上的材料,同時他的錢包也急速縮水,當初搶自鳳凰族大小姐的紫晶幣花出去一大半,還剩下的只有不到六百枚,讓王林再一次感受到靈器師是一個燒錢的職業,當錢跟制器材料劃上等號時,一向不把金錢放在心上的王林,也動了撈錢的念頭。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七章 黑市淘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七章 黑市淘寶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