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財團少東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當一切手續辦理完畢後,官員很程序化的對王林說道︰“先生,恭喜您成為青龍自由城的暫時居民,在未來的三年里您可以居住在這里,也可以隨時離開。不過作為初來者,在最初的一周內您只能在最外圍的平民區逗留。”

    “一周後可允許進入貴人區,當然了轉區需要花費一大筆金錢,至于四大華區,只有您取得一定的職稱,或是對本城有巨大貢獻才能進入!”

    官員沒有告訴王林去到內城的標準,事實上他不認為王林有進入內城的資格,能進內城的除了各大集團首腦,就是一方領域的匠師,這個官員本身在青龍自由城生活五六十年,也不過活在貴人區而已,四大華區僅在十年一度的工作匯報中進去過幾回。

    對于青龍自由城劃分絲毫沒有概念的王林在“唔”了一聲後,經此從關卡的另一面牆頭跳下,沿著峽谷朝青龍自由城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峽谷深處。

    “都別愣著了,趕緊把這些晶幣收起來,大家找口袋分一分,馬上就要交接班了,省的那些交班的家伙眼紅,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不錯!”官員看著那些士兵還愣在那里頓時喊叫道。

    整個關卡上頓時亂作一團,找口袋的找口袋,撿晶幣的撿晶幣,儲物卡哪怕是最低等的也價值不菲,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夠擁有的。

    峽谷的盡頭就是青龍自由城的所在,整個青龍城的建築以巨大的青色方石為主,整個格調以粗獷莊嚴為主,如果說春水城像個較弱女子的話,青龍自由城給王林的感覺就像個不修邊幅的莽漢。

    在青龍自由城外籠罩著一股無形的護罩,王林剛剛辦理的那張暫留卡上冒出微微的紅光,他的感知清楚感應到,在紅光冒起的同時,他面前正對的城門處,護罩悄無聲息的裂開,當他通過後,護罩又重新閉合起來。

    進入青龍自由城的平民區後,王林輕輕皺起眉頭,這里的一切給他的感覺很不好,以青石粘土堆砌的建築、老式的服飾、各種原始的工具器皿,讓他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粗略估計,平民區的經濟建設各方面要比春水帝國落後幾百年。

    不過有件事情讓王林覺得很反常,那就是在這樣艱苦環境下生活的自由城居民,臉上不光沒有頹廢、低迷等等負面情緒,反倒是一個個干勁十足充滿朝氣。

    王林隨便在平民區中找了一個還算干淨的旅店住下來,初來乍到的他,對于一起都比較茫然,在進入貴人區之前的這段時間里,正好給他了解一下自由城的大概。

    在平民區呆了七天後,王林他們基本上已經把青龍自由城的大環境弄清楚了,也知道內外城之說,整個青龍自由城由八股強大勢力共同掌管,這八股勢力就是當年青龍帝君八大弟子留下的後裔。

    王林身中的血禁之術也只能從這八家中尋找線索,只是有一點,這八大家族的實力僅存于四大華區中,而勢力中的核心成員更深處內城之中,想要與之接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別說內城了,就連四大華區都不是想進就能進的。

    想要進入四大華區,其實也不是沒辦法,只要王林表露初級靈器師的身份,別說四大華區,就算是進入內城也不是多困難的事,畢竟在整個母皇大陸上,能制造二級生物靈器的靈器師都堪稱鳳毛鱗爪。

    不過這當中卻橫著一道障礙,他沒有身為靈器師的證明,靈器制造是一件很嚴謹的事,他總不能當別人面表演,縱使他想要像藝人一樣表演靈器制造的過程,可是又到那里請來一位夠分量的觀眾,而對方又怎麼會有耐心看他的表演。

    靈器師資格證明只有四大華區才能評測發放,而沒有證明又無法進入四大華區,王林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的怪圈里,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等七天的限制期一過,先進入貴人區,看看是不是在里面能真的遇到“貴人”。

    王林現在已經知道哪些平民區的居民為什麼會那麼努力了,他們的全部努力不外乎想要賺得一萬晶幣,辦上一張進入貴人區的通行證,在那些平民眼中一入貴人區便等于魚躍龍門,可惜,對于一般平民來說,一萬晶幣已經相當于天文數字。

    樸南子從始至終一直保持千換珠狀態,青龍城危機四伏,樸南子隱于暗處,不光能幫王林暗暗查探周圍的危機,還能在關鍵時刻,幻化成絕世高手出來哄人,千換珠幻化的高手跟王林實力成正比,以王林現在的實力,已經可以讓樸南子流露出十五級巔峰高手的氣勢。

    第二天,一個青龍自由城的官員來告知王林,他申請進入貴人區的請求已被通過,在繳納了一萬晶幣後,王林暫留卡上的晶石龍首終于被點亮第二顆,證明王林擁有通行于平民區跟貴人區的權利,四顆龍首對應青龍自由城的四個劃分區域。

    在貴人區跟平民區雖然只是一牆之隔,可是進入之後的王林頓時感到自己仿佛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平民區建築多以青石為主,不論穿著還是所用工具都比較復古,所表現出來的器械水平遠不如三大女權帝國。

    可是在進入貴人區後,王林才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很厲害,原來單從器械制造上講,青龍帝國要比女權三大帝國領先幾百年,貴人區的建築采用金屬跟石料相結合的方面,很多建築都可以根據需要來伸縮移動,方澤曾經用來接他的那種梭車更是滿街都是,更有甚者,在天空中還飛行著許多只有春水戰艦一般大小的交通工具。

    “喲,瞧那個土包子的樣,恐怕又是從平民區過來的吧,喂,這里是有錢人的天堂,對于你們這些平民區的窮鬼來說,則是地獄了,趕緊滾回你應該呆的地方去吧。”一架半米寬,兩米長噴吐氣體的滑板從王林身側擦過,滑板上一個頭發五顏六色的年輕男孩對著王林豎起中指說道。

    在男子身邊,還有四五個跟他差不多穿著打扮的男女,也一起踩著滑板飛翔,那個嘲笑王林的男孩正得意的向伙伴說笑著,卻突然從伙伴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驚恐,同時他感到腳下的飛板向下一沉,在原有高度上下沉了幾尺。

    男孩一驚之下回頭望去,正好看到滿臉冷淡的王林站立在他身後,一驚之下,男孩驟然一個肘擊向後撞去,同時嘴里呼喝道︰“該死的土包子,趕緊滾下我的飛板。”

    男孩雖然只有十五六歲,可是卻達到了三級戰士的水準,在他這個年紀來說算是不錯的了,可惜他流年不利,遇到的是王林,縱使修為再高強十倍,也不是其對手,王林僅伸出兩根手指,就捏住了男孩的手肘,一股劇烈的疼痛,讓男孩的眼淚鼻涕不由自主的流淌下來,如果不是王林手下留情,光這一捏就可以讓男孩的臂骨粉碎。

    “你很走運,我剛進入這個貴人區正好缺個向導,成為我的向導,或者,死。”王林松開對方手肘後,用種很平淡的語調說道,語調雖然平淡,卻有一種驚人的信服力,讓人一听就知道不只是隨口說說。

    盡管心里害怕可是男孩嘴里還是不服氣的叫囂道︰“你敢,我父親是萬聖財團的老板,我是萬聖財團的少東,將來整個財團都會由我繼承,你最好現在放開我,然後再給我磕頭賠罪,要不然你就死定了,我們財團員工中光六級以上的就數以百計。”

    王林沒有說話,只是目露寒芒,他心底在考慮,數以百計的六級以上高手,自己若是使用靈器,獲勝的把握有多大,需不需要浪費一次紅霧靈器的攻擊。

    他的目光,像股寒流一樣順著男孩脖頸灌下,讓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兩個寒顫。

    幾乎沒等王林繼續思考,此人連忙說道︰“好,你贏了,我听你的可以了吧,不過你不會連我這些朋友一起扣留吧。”他心底倒真是有些怕了,對方的眼神,在剛才的那一刻,極度冰冷,這種眼神,他只在家族的那些殺人魔王眼中看到過,可那些人顯然不及眼前此人般那麼恐怖,他現在心里真是萬分後悔,如果不是剛才多嘴,怎麼會平白惹禍上身。

    他卻不知,在剛才一刻,不僅是他,甚至他全族之人,都在死神眼前轉了一圈。

    “他們隨時可以離開。”王林無所謂的說道,他怎麼會看不出對方的心思,分明是想讓那幫少年男女去搬救兵,對于青龍自由城的掌控者八大家族,王林還有些顧慮,至于一個貴人區的小財團,如果不識相,王林不介意隨手滅了它,擁有紅霧靈器的他,最不怕的就是對方人多。

    男孩跟那些離去的男女一頓擠眉弄眼,在確定他們明白自己想法,也都安然離開後,終于轉過頭對王林說︰“好了,你不是讓我給你當向導嗎,說吧,想去哪,小爺帶你去。”男孩話音剛落,腰肋處頓時受到重重一擊,劇烈的疼痛讓他差點倆眼發黑的從空中跌落。

    “注意你的言辭,否則下次就不是這麼簡單的懲罰了,我想買一些靈器制造材料,你如果知道那里有賣的就帶我去。”王林一邊慢慢收回屈伸的手指,一邊用低沉的語氣說道。

    “買靈器制造材料,難道你是一名靈器師?”男孩不顧疼痛,詫異的望向王林,也難怪他驚奇,像靈器師這種地位崇高者,大都集中在四大華區,貴人區也有一些,也都被那些超級大財團所網絡,男孩父親的萬聖財團也沒有請到靈器師供奉。

    “不該你問的,就別問,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名向導。”面對男孩期許的目光,王林有些冰冷的說道。

    “好吧,其實你還真問對人了,你知道這里為什麼叫貴人區嗎?因為這里有錢的人最多,而什麼人最有錢呢,那就是商人,因為商人多了,所以貴人區是整個青龍自由城中最大的貨物交易場所,雖然靈器師大多在四大華區跟內城,可是他們需要的制器材料,卻需要在這里購買。”

    “制器材料有兩種買賣場所,一種是專門倒賣靈器材料的財團,我父親的萬聖財團正是其中比較有實力的,不過在財團中販賣的都是一些普通常見的靈器材料,主要就是量大,縱然有一些極品貨色,也只賣給特殊客人,以此獲得對方的好感。”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六章 財團少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六章 財團少東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