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亦喜亦憂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體內氣海自動完成第三次從竅,達到三轉境界,並且體內元力進一步的提升鞏固,這股逐漸龐大起來的元力,漸漸按照黃泉升竅訣的運行路線,朝他腦部的祖竅沖去,一遍又一遍鍥而不舍的沖擊。

    最後在經受了高達十萬次以上的沖擊後,他腦部的祖竅終于被沖破,然後被蜂擁而來的龐大元氣重組,王林飄忽的意識,也在祖竅受到強烈沖擊下,回歸自己的腦海。

    處于那種玄奧境界下,王林的感知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增加,最後祖竅沖破的一瞬間,更是讓他的感知飛速暴漲,王林試著將感知發散出去,瞬時間方圓一公里內的景物都在他心底浮現,一次入定竟然讓最難修煉的感知強大了幾倍,這比自身體術達到七級更讓王林高興。

    感知強大也就意味著他進入神識狀態的時間可以更長,神識的運算能力也可以增加一兩倍,在關鍵時刻的保命把握,又增大了幾分。

    “小林子你不錯啊,連跳了兩級,不過我現在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一個好的一個壞的,你打算先听那一個?”一直化身成千幻珠的樸南子突然蹦出來說道。

    “听好的!”

    “好消息就是因為你修煉時血禁之術跟你的身體產生異變,已經融合到了你身體的竅穴元力當中,在三年內你可以不用擔心它會發作了。”

    “那壞的呢?”

    “壞消息就是你必須在三年內找出解決血禁之術的方法,否則一旦發作,它的威力會是原來百倍,你的身體都有可能被高溫血液燒成焦炭,你不要看我,說真的,我這次是真的沒有什麼解決辦法,只能靠你自己了。”樸南子有些煩躁的揪著頭發說道。

    “恩,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王林在沉吟片刻後抬頭說道。

    “你問吧,只要我知道都會毫無保留的告訴你。”樸南子大概也覺得幫不到王林有些內疚,情緒有些低沉的說道。

    “你確定時間是三年沒錯吧,不會又提前嗎?”

    “當然了,我以我樸南子的名譽保證,絕對是三年!”

    “你確定?”

    “恩……當然了,你要相信我!”

    “哦?”

    “好啦,好啦,三年是我的推測,不過就算再怎麼提前,兩年總可以堅持的。”

    王林不說話了,他已經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在一年內解決血禁之術的問題,否則天知道它會在什麼時候發作。

    已經做了決定的王林剛想離開,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他的臉色突然變了,在找尋了半天後,他在地上發現了四堆白色粉末,頓時王林的臉黑的像鍋底一樣。

    從司徒南那里趁火打劫來的獸骨三級靈器,上面的阻困技能他還一次沒用,就因為在修煉中神游而毀掉了,因為實力提升帶來的喜悅,在血禁之術的威脅跟獸骨靈器毀掉的雙重打擊下蕩然無存。

    王林從儲物卡中取出一本書跟一根手指長的豎笛,按照書上記載的頻率吹動,一股無聲的波紋從豎笛中散發出去,輕易的透過地面岩層向地下穿透。

    只是片刻之間,王林腳下土地一陣翻涌,蚯蜈巨大的身軀已經從王林腳下的土層中鑽出,王林手中的豎笛就是操控蚯蜈的工具,它能發出一股只有蚯蜈才能听到的次聲波,最遠可達千米深的土層下。

    蚯蜈雖然能夠遁地,但是卻不會遁的太深,地下世界壁壘分明,越下層的生物越是強大,潛入太深的話,蚯蜈很可能成為其它怪獸的口糧,要知道生活在地下世界的生物,起碼有三分之一都有遁地的本領。

    坐上了蚯蜈後,在王林口中的豎笛操控下,蚯蜈朝爪古部落的方向飛快爬去,其實王林到不是想見爪古,而是他唯一知道的那條通往地面的通道,就在爪古部落的領地內。

    還沒接近爪古部落,王林就看到前方黑壓壓擠滿了穴居人,他們排了幾個方隊靜靜擋在爪古部落的前方,粗略看來起碼也有幾萬人,王林眉頭一皺,用手撫摸了一下手腕上的紅霧靈器,他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聚在這里,如果是想要對他不利,他倒是不介意把對方統統變成紅霧。

    一條蚯蜈迎面朝王林爬來,在距離他還有幾十米,一個身穿黃色絲袍的穴居人就從蚯蜈上面蹦下來,趴伏在地恭敬的說道︰“大人,爪古僅代表穴居人全族,歡迎您的到來。”

    王林望著遠方的人群皺了皺眉說道︰“我不喜歡人多,你讓他們都散了吧。”

    想要拍馬屁卻拍在馬腿上的爪古,一听這話立刻骨碌從地上爬起,對著蚯蜈上的手下,用穴居語大聲呼喝了幾句,蚯蜈立刻掉頭沖向那些排列的方陣,在蚯蜈上侍衛的大聲呼喝下,那些聚集的人群統統散去。

    “爪古,兩個多月時間沒見,你看起來肥實了許多,身上衣服也不是簡陋的皮革,看看這絲綢上的光澤,這應該是用夙金蠶絲制成的吧,看來你混得不錯嘛!”樸南子突然從千幻珠中幻化出了,圍著爪古飄飛了幾圈後,嘴里嘖嘖的說道。

    “托二位大人的威名,我現在已經是穴居人一族的王,憑著大人給我的紅霧靈器,我已經率領部族征服了整個地下世界一層,如今我的命令已經可以在一層中暢通無阻,距離一二層入口處方圓五十被劃為禁地,沒有大人您的允許,就算我都不會踏入一步,擅入者死!”爪古臉上帶著謙卑笑容說道,雖然已經是一層的霸主,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這個霸主是怎麼來的。

    “恭喜、恭喜了,爪古酋長已經變成爪古王,如此大的喜事,我跟小林子怎麼也應該分享一下,佔佔你的喜氣,喝它幾千斤紫瓊漿慶賀一下。”樸南子摸著下巴說出的一句話,讓爪古驚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紫瓊漿產量十分低,他們爪古部落還是因為挨著一大片漿果叢,所以部落規模不大,紫瓊漿酒的產量卻不次于那些大型部落,現在他統合了穴居人所有部落,收集到一起的紫瓊漿也不過兩百幾十斤,為了慶祝他成為穴居人,他還取出一部分與各個酋長跟其他種族首領共飲。

    “大人,不是我爪古小氣,實在是我們穴居人紫瓊漿的總量也沒您說的那麼多,這樣吧,我做主了,送給兩位大人一百斤怎麼樣?”爪古小心翼翼的說道。

    听到爪古說送上一百斤紫瓊漿時,樸南子暗吸了一口大氣,紫瓊漿這種美酒十分珍貴,不光口感極佳,而且還能增強人的感知力,雖然增加的幅度不大,但是感知一旦達到瓶頸是最難突破的,這時一斤紫瓊瑤往往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在海外其它那些大陸上的高級交易會場,一斤紫瓊漿可以交易一本原始功法副本,或是五星級的靈器,其實在高級交易會場中,紫瓊漿一般是按克來兌換的。

    雖然心里激動到了極點,但是樸南子的表面卻沒有露出一點,反倒是拉沉著臉說道︰“太小氣了吧,怎麼說你現在也是爪古王了,就這樣對待朋友啊,實話告訴你,我們也就是把你當朋友,才要你的酒,換做別人送給我們都不要,想當年我都拿紫瓊漿泡腳。”

    “泡腳?”爪古听到樸南子的話後,頓時被唬的愣在那里,盡管知道樸南子可能是在吹牛,可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的話,爪古早就跟樸南子拼了,竟然把本族最珍貴的紫瓊漿比作泡腳水。

    最後在經過一系列的討價還價後,最後爪古終于被樸南子挖出了底線,答應送給王林一百五十斤紫瓊漿,外加五十頭烤小林蔭獸。

    小林蔭獸是一種地下世界特產的獸類,成年的體重在二百斤左右,性情凶暴但是肉質鮮美,再經過穴居人的秘法腌制後,烤出的肉食堪稱稀世佳肴,因為捕殺困難,所以在穴居人部族中只有酋長跟強大的戰士才有資格享用。

    紫瓊漿跟烤制的小林蔭獸都不是短時間內能弄好的,為此王林不得不又在穴居人領地耽擱了一天,利用這段時間,他把XY手冊上那個記載的,用來存放寵物的二級靈器制造出來,期間王林失敗了兩次,第三次才制作出來。

    好在制作那個靈器的都屬于常見材料,王林的儲物卡中,像這樣的材料有很多,最終做好的靈器,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枚木質的徽章。

    地下世界雖然沒有日月星辰,但是構成地下世界主體的那種發光岩石,上面的光芒會隨著時間做出改變,其中有六個小時會陷入完全的黑暗,當岩石由黑暗到發光,就代表著新的一天到來了。

    第二天,在爪古的再三挽留下,王林還是帶著變回千幻珠的樸南子離開了,當然爪古答應他的佳肴美酒也被他裝進儲物卡中。

    作為感謝,他又送了爪古一枚有著六次使用次數的紅霧靈器,跟兩條用來收取紅霧的藍線藤,至于爪古手中那條已經變成深紅色的藍線藤則被他要走了,在下意識里,王林總覺得這種吸收了精血的藍線藤,會有什麼作用。

    擁有蚯蜈當坐騎,王林只用了來時十分之一的速度就回到了地面,通道才直徑跟蚯蜈身體的直徑基本相仿,王林緊緊趴附在蚯蜈背上,才讓自己不至于被通道壁劃到,如果不是知道蚯蜈通過後的土地會重新變為平整,王林絕對會猜測這條通道是蚯蜈鑽出來的。

    地下世界岩石的光芒變換跟地上時間並不同步,在地下世界現在應該是出于清晨,實際外面的世界已經過了中午,正屬于陽光最明媚的時候,事隔兩月,那架春水戰艦依然孤伶伶的矗立在那里,因為是白天,戰艦上的玄冰已經化去。

    王林的感知一動,那架春水戰艦已經自動變成巴掌大小落在他的手上,被他隨手放進了儲物卡中,然後驅策著蚯蜈繼續出發了,以蚯蜈的速度,全力趕路下,爭取在天黑前離開荒丘平原應該沒什麼問題。

    極東之地,青龍自由城,雖然稱之為城,可實際上佔地七十萬平方公里,擁有人口一億兩千萬的它,稱之為國更恰當一些。

    沒有到過青龍自由城的人,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做神跡,什麼叫做壯觀,最初逃到這里的青龍帝國遺民只有百萬數量,隨著不斷的繁衍發展,這個人口基數擴充了百倍,相對的青龍城也擴充了十幾次,綿延數萬里的城牆多達十幾道。

    好在當初青龍城的設計者一代鬼才龔天生已經想到了這點,後來擴充的城牆就是按他初始的設計圖紙建造的,從高空望去,整個青龍城就像是一條盤桓的青龍,那十幾道城牆組成了它身上的龍紋鱗片,其龍首部分位于青龍自由城的中心。

    青龍自由城分內城跟外城,說是自由城其實一點都不自由,論起等級森嚴的程度,比三大帝國更為嚴苛,除了內城外,青龍自由城的外層分為平民區、貴人區跟四大華區。

    青龍自由城建立以來,雖然有著荒丘平原這個天然屏障,注定三大帝國無法派重兵來犯,但是卻經常有一些觸犯三大帝國法律,或是不滿女權專政的人,冒死徒步穿越荒丘平原,加入到青龍自由城。

    三千年來,像這樣的外者,也有個幾十萬人了,平均下來,每月青龍自由城都會收留兩三個外來者,為此青龍自由城特意在面向荒丘平原的地方設立有一個關卡,用來接待登記那些外來者。

    關卡內幾名青龍自由城的士兵,很愜意的坐在那里跟負責登記的人員打牌,一些兩頭尖尖,倒刺橫生的雙頭長矛被他們隨手插在地上,那個用來打牌的六角形牌桌,明顯就是其中一名士兵的盾牌。

    “兄弟們,好了別玩了,又有生意上門了!”一個倚在望塔上的士兵,突然沖著下方大聲喊道,听到士兵的喊叫後,地下玩牌的士兵跟官員,頓時一陣混亂,拿武器的拿武器,正衣冠的正衣冠。

    作為關卡的守衛,唯一的外塊來源就是那些試圖進入青龍自由城的外來者,可惜,這些外來者十分的不穩定,有時一個月進入十幾甚至幾十個,有時一年都沒有一個人來,近三個月來,這還是第一次有外來者到關卡前。

    關卡守衛三月一輪換,今天是這隊士兵官員的最後一天,本來以為這次輪值注定又無收獲的他們,乍然听到有生意上門,怎麼能不驚喜。

    青龍自由城面對荒丘平原的這一面橫桓著兩座大山,兩山之間擁有一條寬五十米左右的通道,這個關卡就是設在狹道之間,高三十幾米,通體由一米見方的青石壘成,關卡上還設立著一個二十幾米高的望塔,用來監視遠方。

    塔內的十幾名兵士,還有那個負責登記的官員,以及官員的隨從都趴伏在關卡的牆頭上朝荒丘平原方向翹望,在漫天深黑色背景下,一個銀灰色的身影正慢慢朝關卡走來。

    “哎,竟然就一個人,希望他是一頭肥羊吧!”那些關卡上頭的士兵,看著漸漸走近的身影,有些失望的在心中暗嘆道,不過蛐蛐再小也是肉,這些士兵已經想好了,不把來人身上榨干淨,絕對不讓他過關卡。

    很快當那個人走到關卡底下的時候,不論士兵還是負責登記的官員,都覺得似乎有那里不對勁,在仔細想了半天後,他們終于發現到底是那里不對。

    往常穿越荒丘平原來到關卡前的人,都是滿身塵土一臉疲憊,神情中大多以彷徨、悲憤、迷茫等等負面情緒為主,而眼前這個人,一身銀灰色武士服點塵不沾,一張臉孔雖然平淡的讓人不容易記住,但是他身上流露出的那種孤高冷傲,卻讓人不敢小覷。

    這個關卡前的人正是王林,此時他正背負雙手打量面前的關卡,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疑惑,他不知道青龍自由城設立這關卡的目的何在,三十幾米高的牆頭,慢說是他了,只要修為超過三級的戰士,都可以翻越過去。

    其實王林不知道,這道關卡的作用不是攔阻,而是為了監控,在關卡的那個望塔,已經兩邊的山壁上方都安裝一種監控靈器,這種靈器都是一對對的,一只用來監控記錄影像,另一只用來接收影像。

    任何來人都必須按青龍自由城的規矩辦事,那些想要強行闖關的,都被記下了影像,成為整個自由城通緝的對象。

    既然想不懂,所幸就不想了,王林腳尖輕輕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已經踏上了關卡的城頭,居高臨下的用目光俯視著關卡內的十幾人。

    “你要干什麼?別以為你有著尊者的身手就敢在青龍自由城亂來,告訴你,這里可是加裝了監控靈器,慢說是尊者,就算是修為超過十級的上者,也都是老老實實按我們的規矩來登記。”那名負責登記的官員色厲內荏的說到,從王林肆無忌憚的躍上城牆時,他們就知道這次接待的“肥羊”可能不是善茬。

    “什麼規矩?”王林說話的同時抬頭望向望塔上那像藍色眼楮般一閃一閃的監控靈器,作為一個出類拔萃的靈器師,他對于靈器的能量波動自然極為敏感,雖然王林不是個怕事的人,但是沒有人喜歡被無謂麻煩纏身。

    “登記一下你的姓名、來歷、職業跟到青龍自由城的目的,然後再繳納一筆安置費就好了!”听到王林問話後,那個官員暗自松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王林站在那里就給他一股巨大的壓力,直到他開口說話這股壓力才消失。

    “古風,春水帝國,靈器師,安置費要多少?”雖然已經到了青龍自由城,但是王林也沒有報出原名或是木楠的化名,因為那兩個名字曝光率太高了,只要是有心人就可以查出他的底細,所以他略經思索的就又取了個化名。

    “靈器師?”登記的官員詫異的望著王林,要知道不論是三大帝國還是極東之地,對于靈器師都是十分器重的,就算對剛入門的靈器師也是極力拉攏,換言之靈器師就算犯了怎樣大錯都可以原諒,青龍城建立三千年來,還是第一次有靈器師穿越荒丘平原來這里。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王林皺了皺眉頭問道。

    “沒有,怎麼會有問題呢,請問大師您能否出示一下身份證明?”官員仰著臉小心翼翼的問道。

    “證明?”王林奇怪的反問了一句,其實這也難怪他,一直以來他都是按照XY留下的手冊自學,去唐氏學府又是受張仁才引薦,所以並不知道在母皇大陸上,關于靈器師身份有著嚴格鑒定,否則的話,任何人拿著一兩件靈器都可以說自己是靈器師了。

    “怎麼,您無法出示身為靈器師的證明嗎?那真是對不起了,按照我們青龍自由城的規定,如果您無法出示職業等級證明,那麼我們將無法登記您是靈器師。”

    雖然官員的話依然很客氣,但是已經沒有了適才的恭敬,顯然是把王林當成了想要冒充靈器師的騙子,他現在的這股客氣還是建立在王林所展現出的武力上面。

    “那算了,你願意怎麼登記就怎麼登記吧!”王林有些無所謂的說道。

    “哦,那就把您的職業登記成戰士了,請問您是幾級戰士。”官員小心翼翼的問道。

    “七級”

    “來自春水帝國的七級尊者古風,請問您來青龍自由城的目的是游歷、辦事、找人或是定居。”

    “游歷”

    “哦,這樣啊,既然您是游歷,那就不用付安置費了,只要付邊境稅1000晶幣就可以了,不過您擁有的只是陸游卡,只有一個月的期限,超過一個月,您就必須離開青龍自由城否則的話,將被視為入侵者,除此之外您也可以辦理暫留卡,從最短的三個月到最長的三年不等,當然暫留的時間越長,費用也就越高,最長的三年暫留卡需要50000晶幣。”

    “就辦三年的。”王林說完這句話後,取出儲物卡一揮,地上已經多出了一座晶幣堆積的小山,晶幣對于他來說不存在任何問題,這些年打劫來的根本就沒怎麼動用,別的不說,光是當初打劫鳳凰族大小姐,他就得了百萬晶幣跟兩千紫晶幣,這些晶幣佔去儲物卡一部分空間,能花去一些反倒是好事。

    看到王林痛快付錢的樣子,官員的腸子都快悔青了,他覺得就算自己再把價錢提個三五成,或者是干脆提一倍,對方都能答應,已經有多久沒踫到像對方這樣的大肥羊了,一般逃亡到這里的人,身上能帶萬枚晶幣都算巨富了。

    不過盡管這樣,官員還是很快為王林辦理了一張三年的暫留卡,那是一張紫紅色的卡片,上面有四個龍首狀透明晶石,需要王林往上邊滴上一滴鮮血認證,在王林滴入鮮血之後,其中一顆龍首立刻變成淡青色。

    所謂的暫留卡也是一件不入流的靈器,沒有任何攻擊防御作用,但是卻能作為身份識別,有它在身上,進入青龍自由城後,才不會被城內的自動防御系統所攻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五章 亦喜亦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五章 亦喜亦憂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