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穴居之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在王林看來那些大蜘蛛,根本就是在跟穴居人玩進食前的游戲,在穴居人中最強的爪古也就比黑色花紋的蜘蛛稍強一籌,兩只他能戰成平手,三只以上他必敗,如果那些獵頭者願意的話,這根本就是場一面倒的屠殺。

    王林還在那里猶豫要不要幫這些穴居人時,那些獵頭魔卻幫他拿定了主意,一直位于高處指揮戰斗的銀紋蜘蛛突然發現了王林的存在,它嘴里發出了嘶嘶的叫聲,頓時間,兩只青紋蜘蛛快速的解決自己獵物後,朝王林逼了過去。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面對襲來的兩只獵頭魔,王林的身子突然高高躍起,竄到了它們的正上方後一個對折,頭下腳上的往兩只蜘蛛襲去。

    輕輕扭身避開了那對鐮刀般揮舞的前肢,王林雙手分別按上了那兩只獵頭者的頭上,達到B級品質的螺旋元力噴涌而出,那兩只獵頭魔的大頭“ ”的一下,像個爛柿子般爆裂開來,一直獵取別人頭顱的它們,何曾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別人獵去頭顱。

    王林輕而易舉擊殺那兩名獵頭魔,顯然是激怒了那個獵頭魔中的指揮者,它嘴里發出“嘶嘶”的聲音,那些本來正虐殺穴居人的獵頭魔頓時紛紛舍棄自己的目標,朝王林飛快爬去。

    “爪古,帶著你的人馬上避開,否則後果自負!”王林發出一聲大吼後,一邊催動了手上的紅霧靈器手鐲,這是他身上儲量最多的靈器,他當初在唐氏學府時,出來上繳的那些外,還給自己留下了百余個防身。

    一道紅光驟然從他手鐲上發出射進離他最近的一只獵頭魔身體,那只獵頭魔在停頓半秒後, 的一下爆成了漫天的紅霧,幾只在它旁邊的獵頭魔被紅霧裹罩下紛紛爆裂,死亡的紅霧快速蔓延下去。

    望著一只只獵頭魔被紅霧吞噬,爪古頓時感到頭皮發麻,在他一聲喝令下,那些幸存的穴居人戰士,立刻發揮出生平最快的速度拉開跟紅霧的距離,看著那些亡命奔逃的穴居人,王林搖了搖頭,這些穴居人戰士在變身後沖刺的速度遠勝獵頭魔,如果不是為了保護部落的平民,他們根本不用進行這場自殺般的戰斗。

    紅霧靈器的效果非凡,短短一瞬間,幾十只獵頭魔都被紅霧吞噬,化作它的一部分,現場中唯一還幸存的就剩下了那只銀紋獵頭魔,它正用憤恨跟恐懼的目光望著王林,它想上前與王林拼命,但是又不敢越過他們之間的那道紅霧屏障。

    王林看著銀紋獵頭者那畏縮的樣子輕輕笑了一下,他一伸手在儲物卡中取出一根早就雕刻好的藍線藤,然後慢慢朝紅霧走去,剛一接近紅霧,那些翻滾的紅霧就爭先恐後的朝他手中那根藍線藤涌去,很快,那根藍線藤就變成鮮紅色,好像隨時都要有血液從當中滴出一般。

    王林望著那只銀紋蜘蛛很輕蔑的勾動了一下手指,展露了濃濃的挑釁意味,雖然用紅霧靈器誅殺對方很容易,但是王林自從進階之後,還從來沒試過與一個八階以上的尊者交過手,如今有這個機會,正好拿這個銀紋獵頭魔來磨練一下他的武技。

    他雖然想的很好,但是故事的劇本卻不是完全照他編排的演下去,在看到殺死自己幾十同族的紅霧,就被王林那麼輕而易舉的收了,銀紋蜘蛛頓時嚇壞了,雖然沒有在王林身上感受到太強的力量,但是王林這種抬手間收割生命的手段,卻讓銀紋蜘蛛看到王林走來的瞬間掉頭就跑。

    看著銀紋蜘蛛逃跑的身形,王林皺眉嘆了口氣,抬手發出一道紅光把銀紋蜘蛛化作了一團血霧,自從王林制造青子葉靈器之後,他的制器水平大漲,順帶著制造的紅霧靈器使用次數也大大上漲,那些能用兩三次的都被他甩給了唐氏學府,在他手頭上的最少都是用四次以上的靈器。

    王林把銀紋蜘蛛化作的血霧也受了之後,頓時發現手中的紅色線藤多出了幾許靈動,王林他已經發現了,隨著藍線藤吸收的血霧越多,跟化身血霧的生物級別越高,紅色線藤也發生著一些他弄不明白的變化,只是這種變化到底是好是壞,現在還很難說。

    看著那些遠遠站在幾百米外望著自己的穴居人一族,王林眉頭皺了下,冷冷說道︰“你們還打算在那站多久。”

    從王林說話口氣中听出他不滿的穴居人,齊齊的打了一個冷顫,盡管心中很是畏懼,可還是一個個邁開大腳朝王林跑來,在他們心目中,揮手間把幾十獵頭魔化作血霧的王林,比獵頭魔要可怕千百倍,爪古酋長甚至懷疑王林是不是,從七層深淵中爬出的惡魔族一員,只是披著一張人皮做掩飾。

    在跑到王林近前時,爪古酋長已經恢復到那一米左右的身高,四肢攤開趴伏在地上,對王林施以五體投地大禮,嘴里高聲呼喝道︰“感謝大人恩德,使我穴居部落免于滅絕之禍,爪古僅代表全族上下五千余生者,感激大人您的隆情厚意。”

    隨著爪古酋長之後,那些幸存的穴居戰士跟躲在泥土洞窟中的穴居平民,都一個個走出來,趴伏在地上,對王林施以大禮,並且在嘴里嗚嗚說著王林听不懂的謝詞,整個穴居人部落中,竟然只有爪古會說人族通用語,王林猜想這應該跟他當初去到地表世界游歷有關。

    “不用謝我,這只是一場公平交易而已,你還欠我五斤紫瓊漿沒有兌現呢!”王林顯得很平淡說道,作為一個務實主義者,在他心里認為一萬句感謝的話,都不如一個晶幣有用。

    “是、是……大人放心,我馬上就叫人把答應給您的那五斤,啊不是,是十斤紫瓊漿給您送來,只是……”爪古酋長趴在地上欲言又止,臉上的表情顯得很猶豫。

    “說!”王林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他最討厭就是那種婆婆媽媽的人。

    “是這樣,大人您今天雖然消滅了來犯的獵頭魔,但是它們卻只佔了獵頭魔總數的十分之一,還有六七百獵頭魔盤踞在一二層入口處,其中還包括了獵頭魔的首領,如果不能鏟除它們的話,它們必定回來報復,到時候我們的部落還是會被滅掉。”

    “它們盤踞的地點是一二層入口?”王林沉思的問了一句。

    “是的,大人,它們是盤踞在一二層的入口處。”爪古听到王林詢問後,立刻高興的回答道,經過跟王林的短暫接觸,他已經大致摸清楚了對方的性子,王林是個生性冷漠的人,一般不會輕易開口說話,但是只要開口,就不會白說,果然在下一刻爪古就等來了萬分期待的一句話。

    “好,我幫你滅了它們。”王林很隨意的說道,那種隨意好像不是去滅除一個窮凶極惡的種族,而是隨手碾死個小蟲子。

    王林他有自信的本錢,靈器師是強大的,而王林他在靈器師中也是較強的一個,他答應幫對方除去獵頭魔一族,也不全是為了穴居人,更有一大半原因是為了他自己。

    他來到這地下世界的原因是受到玄陰之氣吸引,來到穴居人駐地後,發現這里地陰之氣的濃度也就達到普通一二品,雖然也能幫他突破,但是無疑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

    這股地陰之氣,顯然是從最底層深淵傳來的,這也證明也往里走,越往下走,地陰之氣的濃度也會越高,在一層中地陰之氣濃度最高的地方,自然也就是一二層交界的地方,把盤踞在那里的獵頭魔消滅,自己就可以在那里準備沖擊五級到六級的瓶頸了。

    雖然王林掌握紅霧靈器,但是他暫時也沒有去到二層的想法,紅霧靈器發出的紅霧,十一級以下沾上即爆,可是達到十一級的上者已經可以在里面堅持十幾秒,這十幾秒已經足夠他們做出攻擊,或者逃跑了。

    十二級的上者更是可以在紅霧中滯留兩三分鐘,誰知道這詭異莫測的地下世界會有多少變態的存在,生性謹慎的王林,可不想因為一時沖動而枉送性命。

    在把爪古酋長獻上的十斤美酒放進儲物卡後,王林就在爪古酋長的親自引領下往一二層交界口行去,隨行的還有十名穴居人戰士。

    爪古酋長牽出了兩頭,外表看起來像是巨型蜈蚣一樣的東西,它們體長達二十幾米,遍體烏黑色,雖然跟蜈蚣長得很像,但是卻不像蜈蚣那麼猙獰,在這種怪獸身上,每隔幾米就有一個藤條編成的座鞍,顯然這是就是穴居人的交通工具。

    王林跟爪古酋長乘坐其中一頭,余下的那十名穴居戰士上了另一頭,身為一個部落酋長的爪古如今卻當起了王林的車夫。

    讓王林驚訝的是,這種蜈蚣一樣的怪獸,速度竟然非常之快,在地下世界游走時帶起了一股長龍般的煙塵,時速最少也在三百公里以上。

    從爪古的口中知道,這種怪獸叫做蚯蜈,是穴居人圈養的交通工具,在危機關頭也可以用來作戰,不光奔行的速度奇快,而且還有鑽地之能。

    可惜爪古部落在穴居人中也是比較弱小的,所以只養了兩只,要是像那些大穴居人部落一樣養上十幾只蚯蜈,只有幾百名的獵頭魔還真不敢怎麼樣,雖然他們能吃下一個大穴居人部落,但是遭受的損失是他們無法承受的,從二層上來,缺少根基的獵頭魔每死一只,就會減少一分實力。

    王林心中一動,他突然想起XY手冊上記載,他曾經制造過一種另類的二級儲物靈器,專門用來存放活著的寵獸,眼前這個蚯蜈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雖然他的自主靈器能夠飛行,但是卻太耗元力,有這個蚯蜈代步是不錯的選擇。

    王林取出了一件紅霧手鐲跟一截處理好的藍線藤,言明自己想用這個跟爪古交換蚯蜈,當爪古听到王林解釋,就是這件強大靈器吞噬了來犯的獵頭魔,而且靈器中使用次數還有五次的時候,立刻沒命的點頭答應,並且趕快收起了手鐲跟線藤,生怕王林會後悔。

    蚯蜈雖然是部落強盛的象征,但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了這件紅霧靈器,有了它穴居人將不再是一層中最弱小的種族,有了它,爪古的部落將成為穴居人中最大的部落,他甚至有可能成為穴居人的王,一想到平時那些牛哄哄的大部族酋長都一一拜倒自己腳下,爪古酋長就發出一陣幸福的傻笑。

    王林他們行進了一刻鐘後,已經出了穴居人的勢力範圍,進入到蜥蜴人的領地,在經歷了獵頭魔的大屠殺後,蜥蜴人更是元氣大傷,偶爾幸存的那些也都變得如同行尸走肉,看到王林他們一行從身前路過,別說阻攔了,根本連問都不問。

    只是偶爾幾只蜥蜴人的眼中會閃過一絲詫異,因為它們發現王林他們前進的方向正是獵頭魔的所在地,它們想不通這些一向膽子不大的穴居人怎麼會自己找死。

    蚯蜈行進了大半時辰後,王林他們終于鄰近了獵頭魔盤踞的所在,路上稀稀疏疏的可以看到一兩只巡邏的黑紋獵頭魔了,對付這麼區區一兩只小嘍  趿值比徊換嶸檔嚼朔押  櫧鰨 鞘┬鉤魴砭夢從玫摹耙煌錄詞鍘薄br />
    王林坐在蚯蜈上,手指彈射血箭,沿途中遇到的獵頭魔紛紛被他爆頭,但是漸漸的王林發現了其中的怪異,以獵頭魔的體型來說,就算被王林的血箭射穿頭骨,在一時之間也不會立刻斃命,還應該有還擊的能力。

    可事實上從第一只獵頭魔被他血箭射中,到最後一只為止,沒有一只獵頭魔挨了他血箭後還能站立,都四肢抽搐的在地上翻滾哀嚎,在留下一地血水後斃命,每只死去的獵頭魔身體都會呈現異樣的紅色,而且流出的血水竟然冒著白氣。

    王林垂下頭沉思,動用自己強大的計算推理能力,來分析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即使不動用神識,他的計算推理能力也是一般人的十幾倍,在經過反復推敲後,王林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他在祭壇中,被血禁之術擊中後,體內的血液產生了一定程度的變異,所以在使用一吐即收這個技能時,才會夾雜了一些血禁之術的效果,而且還是快速發作的那一種。

    福禍相依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在身體內多了一個催命符的同時,也使得他一吐即收這個技能的威力比原來增強百倍。

    懷著復雜的心情,王林他們終于來到了一二層之間的入口處,剛一來到這里就感覺一股濃郁的玄陰之氣襲來,王林體內黃泉升竅訣的運轉速度瞬間加快十倍,讓王林隱隱有種控制不動自己的沖動想要急切發泄一番。

    但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在他對面有著足足五百只以上的獵頭魔,其中銀紋的就有近十只,其中還有一只金紋的獵頭魔,顯然就是所有獵頭魔的首領,按照銀紋獵頭魔的實力推測,這只金紋的,修為怎麼也應該相當于人族的十級尊者了吧。

    王林采用了最方便也是最穩妥的方法,在他揮手之下,一只獵頭魔已經化作一團紅霧,然後一頭又一頭的獵頭魔被紅霧所吞噬,紅霧的面積也在快速擴大,最後把所有獵頭魔都籠罩其中。

    “結束了!”王林望著面前翻滾的紅霧輕輕說了一句。

    可是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變故突然發生了,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從紅霧中疾沖出來,揮舞著兩道巨大的刀足朝王林襲去,在刀足揮擊的一剎那,刀足上驟然射出兩道半月型的刀勁,朝王林的脖頸砍去,幾根擋在刀勁道路上的垂岩,像枯草一樣被輕易割斷。

    “竟然是十一級!”王林皺眉苦笑的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已經被巨大刀勁劈中,整個人頓時拋飛了出去。

    獵頭魔的首領畢竟只有十一級,雖然沒有被紅霧爆掉,卻在紅霧的侵襲下,渾身都像被潑了硫酸一般,變得千瘡百孔,甚至還瞎了一只眼楮。

    沉重的傷勢不光沒有讓它退縮,反而激起了它強大的凶性,瞪著頭上巨大的獨目,它直接越過了爪古酋長他們,向王林追去,睚眥必報的性格,讓它無法容忍那個殺它子民,害它重傷的罪魁禍首還活著。

    王林在發現獵頭魔首領沒事的一瞬間,就果斷的啟動了那件二級獸皮防御靈器,二級防御靈器形成的護罩確實硬氣,生受了十一級獵頭魔首領全力一擊,竟然沒有破碎,不過巨大的沖擊力還是讓他飛出了幾百米。

    面對襲來的獵頭魔首領,王林果斷的舉起右手,拇指跟食指呈九十度角張開,其余三指握攏,隨著元力的調動,在他的食指尖處凝結出一滴血珠,隨著元力的源源不絕輸入,那顆血珠變成核桃大小,血珠中有一股氣旋的在緩緩轉動。

    王林閉起一只眼,以豎立的拇指為基準,血珠在強勁的元力帶動下,劃出一道紅痕朝獵頭魔首領爆射過去,這發血彈的速度太快,快到獵頭魔首領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下爆頭。

    血彈中蘊含的變異血禁力量太強了,以至于獵頭魔首領的血液就像翻涌的岩漿一樣,瞬間奪去了它的生機,獵頭魔首領雖然死去,但是在沖擊慣性下,它長五六米,重達兩、三噸的尸身,卻像炮彈一樣朝王林砸去。

    硬擋了十一級獵頭魔首領全力一擊後,護罩的能量本來就耗去了十分之七八,如今再受到重重撞擊,終于變成一蓬金色光雨消失,好在它也完成了自己使命,把尸首的沖擊減去大半,王林簡單的抬起一只手,就讓那巨大的尸首停在他面前。

    王林望著獵頭魔首領的尸首,突然神色一動,雙手握住尸首兩根前肢用力一扳,將兩支巨大的刀足齊根掰斷,然後隨手放進儲物空間中,這雙可以揮出風刃的刀足,在紅霧侵襲下,依然寒光閃爍,分明是極好的制器材料。

    “事情結束了,你們可以走了。”望著臉露興奮走過來的爪古酋長,王林淡淡的開口說道。

    “大人,我想向您請示一下,我的部落遭逢大難,實力極具縮水,眼下仰仗大人威德,正是給了我們一個擴展的大好機會,您看我能不能把這塊蜥蜴人的地盤,也納入到我們的領地中。”爪古酋長小心的賠笑著說道。

    “我不管,隨便你,不過,凡擅自接近一二層入口十里之內者,殺無赦!”王林眼露凶光的說道,對于他來說誰接管這片地域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不要有人影響他的修煉。

    青龍自由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所在,王林一點都不清楚,此時能多加一分實力,去到青龍自由城就多了一分保障,一二層入口處的地陰之氣已經達到了上佳三品,在這股陰氣的幫助下,王林有信心在三天內突破現有境界。

    “大人盡管放心,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個穴居人打擾您,如果真有這樣不遵守命令的家伙,不用您動手,爪古就替你撕碎他。”

    八面玲瓏的爪古在說完這句話,對著王林躬身施以九十度大禮後,帶著十名手下騎乘著其中一條蚯蜈飛快離開,另外一條蚯蜈跟操控方法都被他留給了王林。

    在爪古他們都離開後,王林從儲物卡中取出三級靈器獸骨,在地上慢慢擺弄起來,用感知激發後,王林的身形頓時消失不見,至于那些獵頭魔化作的紅霧,他並沒有馬上收取,它好歹也能防御一個方向,可惜王林不能控制紅霧的移動,要不然把它們牽成一圈的話,一層之中恐怕沒幾人能突破進來。

    用獸骨把身形隱藏之後,王林盤膝坐在一二層入口旁的大石上,當他雙手分落兩膝,按照一長短三的方式開始呼吸後,一股精純的極陰之氣從他坐下的石頭上發出,順著他的尾椎直貫進去。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吸收極陰之氣,但是王林以前吸收的都是黃陰之氣,與地陰比起來,簡直天差地別,那種久違的陰冷再次遍布他的全身。

    漸漸的王林感到自己身體都要被凍住,體內的血液已經呈粘稠狀,在他的體表之外凍結了一層薄冰。

    就在這時,那潛藏在他體內的血禁之術突然發作,他體內的鮮血驟然沸騰起來,龐大的熱量讓有些凝固的血液重新奔流起來,在熱流的沖擊下,王林體外的薄冰紛紛龜裂,一股股白汽順著龜裂的冰層透發出去。

    王林現在總算體會到什麼叫生不如死,單純血禁之術的沸血之苦是難以忍受,但是與現在這種冷熱交替、忽冷忽熱相比,他寧願承受單純的血禁之術,這個該死的樸南子說話還那麼不可信,說什麼血禁之術每個月才發作一次,這距離上一次發作剛過幾天就又發作。

    其實王林這次真的是錯怪樸南子,他所中的變異血禁之術,確實每個月才會發作一次,不過有個前提確實外界沒有威脅的情況下,極陰之氣跟血禁之術一陰一陽,本就是屬性相克,王林引極陰之氣入體,自然就激發了體內潛伏的血禁之術。

    反正也這樣了,王林存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想法,用強大的意志力操控著,體內這股冷熱交替的氣流,直接向胸口氣海沖去。

    氣海在廢墟的時候就被王林沖開了一次,黃泉升竅訣這部功法的最核心奧義就是三竅九轉,丹田、氣海、祖竅每一處都必須沖散然後重組,如此循環三次方能大成,王林的丹田已經大成,氣海卻只沖擊了一次。

    沖擊竅穴後一次的沖擊難度都是前一次的倍數,沒有足夠的極陰之氣縱使沖破了竅穴,也沒有重組的力量,真要到了那樣,辛苦修煉的元力就會付之東流,那時才真是欲哭無淚了。

    這股夾含了血禁之術跟極陰之氣雙重能量的氣流,比王林想象的更強大,剛一接觸氣海就被沖散,隨後又被重新聚合起來,新聚合的氣海強度勝過方才十倍,王林一動念,體內的元力就像滔天的洪水一樣奔涌,無窮無盡絲毫沒有匱乏之感。

    重聚的氣海就像是一股不斷旋動的星雲,橫桓在王林的胸口,只是因為融合了一些血禁之術的能量,本來純白色的氣旋中心處,染上了一抹紅霞。

    在沖竅凝竅後,王林體內的極陰之氣跟血禁之術組成的氣流耗去了大半的能量,那股冷熱交替的感覺雖然難受,但是至少不會像剛才那樣,時刻處于崩潰的邊緣。

    王林盤坐在大石上,地陰之氣順著身下大石源源不斷涌入他的體內,這些寒氣在體內轉了幾圈後,就夾含著一絲血禁之力被王林化作元力儲于氣海之中。

    他體內元力的顏色徹底變成深藍,而在深藍色元力的核心卻是一片鮮紅,仿佛是一根藍色血管蘊藏著鮮紅的血液,在王林體內往復循環。

    地陰之氣的陰氣品級,跟黃陰、玄陰差出十萬八千里,在廢墟中王林調集了萬米內所有陰氣,接連不停沖擊上千次,才算完成了氣海竅穴的第一次重組,這次在地陰之氣結合血禁之力,只一次就完成了第二轉的崩潰重組,只此一點已經可以看出兩者間的巨大差距。

    在氣海穴第二次重組同時,王林已經踏入了六級尊者境界,再加上他B級的元力品質,跟初步踏入極境,即使不動用生物靈器,他也可以與九級尊者一戰。

    雖然王林在祭壇見過許多十二級到十五級的上者,其實真正在母皇大陸上的強者並沒多少,在春水帝國中,大多數高手都被鳳凰、唐氏學府跟碧波聯盟所拉攏,那些進入祭壇的,在三大勢力中也是最頂級的存在。

    實際上在母皇大陸上,每千人中才能出現一個六級以上的尊者,而一旦達到尊者境界,也就意味著在母皇大陸上有了一定身份,那個“尊”字可不是白叫的。

    黃泉升竅訣是一種借助極陰之氣,在生死之間作出突破的功法,縱觀整個大陸史,能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從普通人成為六級尊者的不能說沒有,但絕對一個巴掌就能數的過來,就像三大勢力中那些得到S級功法的直系弟子,沒有十年八年的時間也不可能成為尊者,而那些沒有勢力沒有好功法的邊緣戰士,縱使修煉個三五十年也未必能突破到六級。

    隨著體內元氣不斷增厚,王林的身體頓時一陣舒泰,那股冷熱氣流也像個頂級按摩師一樣,每流過身體一處地方,那里都有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否極泰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在這種舒爽的感覺下,王林的感知不自覺朝外發散,隨著感知的不斷發散,他慢慢進入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漸漸的他忘了自己正在修煉,忘了體內血禁之術的威脅,忘了所有一切!

    王林精神飄忽出去,可是他的修煉並沒有停止,不光沒有停止,極陰之氣跟血禁能量反倒加快了流動速度,一倍、兩倍、三倍……最終竟然達到了初始的二十倍,過快運行的能量,將王林的身軀像吹氣一樣逼迫的鼓脹起來。

    隨著身體的鼓脹,王林的身軀漸漸飄離坐下的大石,懸浮在半空之中,他的身體雖然離開大石,但是那來自深淵的極陰之氣,卻被他體內的氣旋引動,呈霧氣狀向外噴發,遠遠望去王林盤坐懸浮于煙雲之間,好像不是這個世間人一樣。

    當那些極陰之氣鼓脹到極限的時候,它們自發的對氣海發動了沖擊,氣海處的氣壯星雲,在接連不斷的沖擊下,慢慢龜裂開來,接著就被氣流撞得粉碎,那些破碎的星雲碎片,在氣流沖擊下被快速同化,最終重組成新的氣海星雲。

    新組成的星雲跟開始的樣子又不一樣,極陰之氣化作白色霧狀星雲,而那些血禁之術的能量,則化作細碎的多芒星紅色結晶,密布在星雲中一閃一閃散發出妖異血芒,每一絲玄陰之氣跟血禁之力的注入,都讓星雲的光彩更勝幾分。

    王林物我兩忘的在一二層入口處修煉,卻不知道整個地下世界一層,已經因為他誅殺獵頭魔一族而處于一片大亂之中,其實就算他知道,心里也不會有什麼觸動,因為在他心里,地下世界一層的異族,無論是死是活都與他無關。

    爪古酋長到底是去過地面世界游歷的,論心計謀略遠勝族內其它那些酋長,在他故意派人宣傳下,地下世界一層的大半種族都知道,穴居人爪古部落請來了一位強大的保護神,可以在揮手之間,讓成千上萬的人化作血霧。

    爪古酋長還揚言,他們的保護神王林大人,把那種神通恩澤給了他一部分,有意讓他成為穴居人的王,特限所有穴居人部落首腦都來跟他效忠,三天內沒到者,他將讓對方見識一下血霧的厲害。

    那些穴居人部落酋長听到爪古傳出的話後,氣他狂妄的有之,罵他腦袋壞掉的人更多,他們雖然都在那里叫囂,卻沒有一個人真的蹦出來,他們都在觀望,看看爪古接下來會怎樣。

    轉過第二天,爪古再一次放出話來,兩天後本族其它部落都不來投誠的話,他將向滅掉距離他最近的爪哇部落,如果爪哇部落過來投誠,他就對付下一個穴居人部落。

    爪哇部落雖然也是一個中等穴居人部落,但是實力卻比沒被獵頭魔肆虐前的爪古部落還強大一倍,在穴居人中等規模部落中實力最強。

    地下世界一層的穴居人酋長,紛紛派手下心腹去到爪哇部落附近,觀測爪古部落下一步的行動,看他到底是真有鬼神莫測的手段,還是虛張聲勢。

    在規定時間到來時,爪古只帶了十名心腹手下,就乘著蚯蜈去到爪哇部落,面對爪哇部落嚴陣以待的上萬同族,爪古毅然動用了紅霧靈器。

    當第一個族人被紅光侵體爆成血霧時,那些爪哇部落的穴居人只是有些驚詫,可是當那些被紅霧沾染的穴居人紛紛爆掉,紅霧以迅猛的態勢迅速擴張時,那些爪哇族人開始驚恐,一部分狂亂奔走,另一部分以自己能想到的一切方法對紅霧進行攻擊。

    那些爪哇族穴居人在發現火烤、水潑、風吹等等手段都對紅霧沒用時,終于崩潰了,一個個哭喊著朝遠方逃離,可是紅霧的擴散速度非常快,真正能從下面逃生的爪哇族人不到十分之一,好在那些各個部落酋長派來觀察的人,開始相距很遠,後來一見紅霧擴散就第一個逃亡,這才沒給爪哇部落殉葬。

    那些各個部落派出的使者已經被眼前的一切嚇傻了,一個個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去,把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向各個部落首領表述了一遍。

    于是在事發第二天中午以前,那些各個穴居人部落的酋長們齊聚到爪古部落,表示願意承認爪古為穴居人最偉大的酋長,至于爪古想要當的穴居一族王者,這些酋長相當一致的保持沉默。

    可是他們這種沉默在爪古帶他們參觀了籠罩在爪哇一族領地的紅霧,並且把那些爪哇族遺孤投進紅霧中,看著那些穴居人痛苦的爆成一團紅霧,那些酋長頓時被爪古的鐵血手腕嚇到了,一個個紛紛表示擁立他為穴居之王。

    志得意滿的爪古表面隨意心中忐忑的走進紅霧,用那根王林加工的藍線藤把紅霧吸盡,其它的部落酋長看到那些紅霧匯聚成一個漩渦,而爪古就是漩渦的中心,紅霧紛紛被他所吸收,頓時嚇得心膽具喪,再也不敢起異心。

    在整合了穴居人部落後,爪古的野心更加膨脹,他赫然帶領穴居人對地下世界一層的其它種族開戰了,穴居人雖然實力弱小,但是卻數量眾多,在地下一層中生活的穴居人足有二三百萬,從數量上講已經等于其它種族聯合起來的總數。

    歷時一周的時間,在爪古親自出手用紅霧靈器,滅掉了兩個地下一層中赫赫有名的戰斗種族後,其余的各族終于投降了,爪古如願以償的成為地下世界一層的王者,同時穴居人也從一個備受欺凌的種族,一躍成為地下一層中的高等種族。

    爪古成為地下世界一層王者後,發布的第一個命令就是一層跟二層入口處,方圓五十里內被劃為禁地,不論是其它種族,還是穴居人,一經發現有擅自踏入禁地者殺無赦,除闖入者外,他的一干直系親族也要統統處死。

    爪古深知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王林給他的,所以對于王林不讓人打擾的命令執行的十分徹底,連做法一出,那些想要一探禁地究竟的家伙,縱使不顧及自己生命,也總得為自己的家族跟親人考慮一下。

    一直維持那種混混僵僵狀態兩個多月,突然王林感覺到自己大腦受到強烈沖擊,整個外散的感知也一陣猛烈震蕩,受此一激下他終于從入定中醒來,連續不停的吸收極陰之氣,不光讓一二層之間的極陰之氣上升了兩個品級,還在王林身體外出現了一個厚重的冰層,他整個被冰封在一個直徑達五米的巨大冰坨中。

    在王林意識甦醒的那一刻,本來在他體內急速運轉的元力,頓時一個停頓,緊接著這些暗含極境屬性的元力跟那些還未轉化的極陰之氣,轟的一下爆發了,在他體外的冰層猛然炸碎成一塊塊拳頭大的冰塊,向四外爆射出去。

    王林閉眼感受了一下體內的元力情況後,暗道了一聲僥幸,本來他以為三日內能把氣海沖破二轉,讓黃泉升竅訣晉升到六層初期,自己能一腳踏入尊者境界就不錯了,可是沒有想到,他誤打誤撞下,竟然陷入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四章 穴居之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四章 穴居之王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