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荒丘平原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用了大半天的時間,樸南子終于把那艘春水戰艦徹底改造好了,向王林證明了他不光是會吹大氣,春水戰艦的飛行速度確實快,是王林自己急速飛行的三倍,而所耗費的元力卻只有他全速飛行的十分之一。

    一路歇歇停停,在三天之後,王林它們終于離開春水國的地域,進入到了荒丘平原,出乎兩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在一進入荒丘平原,春水戰艦就開始不停的打擺子,也不再走直線,而是在一定範圍內兜圈子。

    無奈之下王林只有收了春水戰艦,站在一望無際的荒原上,整個荒丘平原呈一片死寂的黑色,出了黑以外,看不到其它顏色。

    這座荒原其實是青龍一脈跟母皇族最後決戰的古戰場,那些黑土都是受到戰斗波及形成,本來肥沃的土地變得寸草不生,因為荒原下面蘊含著一個儲量豐富的磁礦,所以當時交戰的擴散能量都被磁礦吸收,最終發生了變異。

    變異的能量波充斥著整個荒丘平原,不光春水戰艦受到影響,無法在荒丘平原中航行,就連那些體術跟精神系強者的元力跟精神感知也會受到影響,越是等級高的人,受到的影響越大,十一級以上的強者連飛行都做不到,所以荒丘平原也是有名的“禁空領域”,是極東兩座自由城阻擋三大帝國的天然屏障。

    王林的元力等級只有五級,所以受到荒丘平原的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樸南子身體中連一絲元力都沒有當然更不會受到荒丘平原影響了。

    王林把感知注入到身上的衣袍中,整個身體頓時漂浮起來,他心念一動整個身形已經“嗖”的一下飛了出去,自主靈器跟母皇大陸上的靈器體系不同,雖然也受到荒原一些影響,但是程度卻不大,維持飛行沒問題,最多是速度遞減了一半。

    每飛行一段路程時,王林都會下來歇息一會,就這樣飛飛停停的用來大半天的時間,王林二人終于來到了平原中部,一路上樸南子都在王林耳邊不停的吹噓自己的陳年往事,王林忽然覺得樸南子的吹噓也不是那麼難讓人接受了,活潑的樸南子給這靜寂死沉的平原中,注入了一縷生機。

    此時的天已經黑下來,一到夜晚,荒丘平原的溫度急速下降,比照白天要下降幾十度,基本上已經達到滴水成冰的程度,雖然以王林的身體強度,可以抵御這個程度的寒冷,但是頂著寒風飛行終歸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荒丘平原的一片黑色,使得這里夜晚比別處更黑,一個弄不好就可能飛的偏離航線。

    王林的儲物卡中沒有帳篷之類的東西,不過他還有那艘春水戰艦,雖然在荒丘平原中飛行做不到,但是用來休息御寒還是可以的。

    半夜,正處于沉睡中的王林突然被凍醒,觸目所及下,春水戰艦內部竟然結了一層玄冰,這讓王林大吃一驚,要知道春水戰艦上的防寒系統,可以讓戰艦處于零下七八十度的環境中安然無恙。

    王林撞開了戰艦頂部的冰層,從戰艦中飛了出去,整個外界的平原上竟然浮現出一股朦朧的銀色光芒,王林體內的黃泉升竅訣突然像滾水一樣波動起來。

    他神色一動下,從儲物卡中取出了那件專門用來測試極陰之地的刻度計,刻度計出現後頓時迸發出銀亮的光芒,刻度計所指示的位置赫然是極陰三品。

    王林手握刻度計,在周圍輕輕兜起了圈子,漸漸的他發現越往東北方走,刻度計上顯示的品級就越高,一直前行了一千多米後,刻度計上的顯示已然達到了極陰十品,王林體內的黃泉升竅訣以正常五六倍的速度在飛快運轉。

    在王林的正前方豎立著一塊十幾米高的巨大石筍,王林饒過石筍繼續前行時,刻度計上的數值頓時不升反降,圍繞石筍前後左右轉了幾圈後,他終于確定面前的這根石筍有問題。

    他用肩頭抵在石筍上,渾身元力急速運轉,用力的朝石筍頂去,在幾千斤的重力作用下,石筍也開始微微搖晃,可是石筍的重量實在太重了,王林力量用到極限也只能讓它晃動,而不能將它放到。

    王林站在原地想了片刻,從儲物卡中取出了那只女用的攻擊類頭釵,王林手中的靈器雖然很多,但是能用于攻擊的卻沒幾個,最多的是他自制的紅霧手鐲,它對于生物有作用,對于物體作用卻不大。

    把感知沉入頭釵中,整個頭釵瞬間發生變化,整個拉伸變形,片刻之間變成了一把三米多長,遍體由電光組成的三叉戟,在王林的控制下,頓時飛射出去,直接射在了石筍上,“轟隆”一聲巨響中,碎石飛濺,石筍已經攔腰被炸斷成兩截。

    王林走到那個斷折的石筍前,運足元力一頂,已經減輕大半重量的石筍當下被推倒在地,發出轟的一身巨響,地面露出一個直徑四五米的黝黑洞穴,在洞穴露出的一剎那,王林手中的刻度計指數立刻從極陰十品變成了絕陰一品。

    運足雙目朝洞穴內望去,王林立時發現這不是一個幽深的地洞,而是一條不知多長的傾斜通道,稍微猶豫片刻,他就順著通道走了下去。

    越往下走陰氣越重,如果不是王林修煉的黃泉升竅訣可以直接把陰氣吸收轉化為元力,換個八九級的戰士來此,也早就被通道中傾瀉的陰氣給冰凍住了。

    這條通道的長度遠超王林意料之外,已經向下走了一個時辰,按王林推算怎麼也進入地下十幾里深了,竟然還沒到盡頭,只是隨著不斷深入,王林手中的刻度計顯示已經達到了絕陰八品,濃烈的陰氣,讓他吸收的萬分痛苦,元力每增強一分,他都感到好像有把刀在他的骨頭上刮割,王林總算明白什麼叫痛並快樂著。

    又走了一刻鐘後,終于走到了通道盡頭,在他眼前出現了一片墨綠色的藤蔓,用手撕扯了幾下,發現藤蔓的堅韌程度比巨蚤的腿筋還要強上一些,再加上每根都有大臂粗細,沒有十一級以上的身手,或者二級攻擊類靈器,別想毀去它們。

    二級攻擊類靈器,王林只有那個小木棍,在沒有更好的攻擊靈器之前,一直被他當成殺手 來使用,當然不能白白浪費到幾根藤蔓上。

    在心里思索片刻後,王林猛然眼楮一亮,在身上摸索出另外一張儲物卡,這張紫黑色的儲物卡,正是他當初得自那個用毒女子的毒物專屬卡。

    王林從其中一個空間格子中取出了一把淬毒的匕首,然後把另一個格子中五顏六色的各種毒毛蟲倒在藤蔓上,在蟲子出現的同時,他手中匕首飛快揮舞,那些毒蟲的腹囊毒腺都被他挑破,各色的毒液直接滴淌在藤蔓上。

    沾染了毒液的藤蔓,瞬時間枯敗收縮,空氣中冒起一股刺鼻的氣味,知道氣味中含有劇毒的王林已經在第一時間里屏住了呼吸。

    過了兩分鐘後,王林的元力紛紛朝他右手聚集,在玄陰之氣不斷的補充下,王林那個運集元氣的右手猛然漲大了一倍,在他揮手之間,一股強勁的罡風從他手掌上揮出,擋在他前面的那些藤蔓頓時被摧枯拉朽般掃蕩的一干二淨。

    在藤蔓被摧毀後,一股暗黃色的光芒頓時照進通道中,當下讓王林愣了一下,如今已經深入地下,為什麼地下深處竟然有光的存在。

    王林走到洞口向外一望時,赫然間愣住了,在通道竟然處于一座石壁上,洞口距離地面能有三十幾米高,洞口外面是一個廣闊無邊地下世界,石壁下是一片雜亂的草叢。

    幾十個一米二左右的,一身綠色皮膚,僅在腰間圍著片碎皮子的小人,正蹲在草叢中采摘一種紫紅色的野果,還有十幾個手拿黑色尖槍的小綠人,在一旁警戒著。

    整個地下世界中充斥著濃郁的陰氣,王林手中刻度計的光芒已經變成了藍色,這座地下城竟然是王林一直苦苦尋覓的地陰之地。

    王林所處位置的地陰指數剛剛達到普通一品,雖然陰氣的本質提高了,但是因為品質較低,所以反倒不像通道中那樣寒冷,達到普通人也可承受的範圍,只是稍顯陰冷而已。

    在洞口呆立太久,王林終于被一個持槍警戒的小綠人發現,對方用手使勁捶打胸口,嘴里發出嗚嗚的嚎叫,然後抬起手中的黑色尖槍用力朝王林投去,小綠人戰士表現的很英勇,可惜他的力量實在太差了,尖槍飛行了幾十米,就無力的扎在石壁底部松軟的泥土中。

    既然已經知道對方戰士的攻擊力,還不如一個普通成年女人,王林頓時失去了顧及,整個人像展翅的大鳥一樣從通道口崩落,落地時腳尖在地上虛點,整個人彈射了一個空翻跟斗後,穩穩的落在地上,沒有激起一絲塵土。

    看到王林那“高大”的身軀,那些負責采集的小綠人嘴里發出“嗚嗚”怪叫,紛紛作鳥獸散去,那十幾個負責警戒的戰士,明明眼中流露著畏懼,可還是一個個硬著頭皮朝王林狂沖過去。

    王林感知一掃就發現他們手中那黑色尖槍,其實就是某種怪魚身上拔下的骨刺,論堅固程度跟一般鐵質武器差不多,只是魚刺上顯然蘊含毒素,所以他也不會任由那尖槍及身。

    他抬起右腳用力朝地上一跺,一股元力驟然透過腳底迸發出去,地面的泥土在元氣一逼下,頓時炸裂開來,一塊塊拳頭大的泥土裹夾著元力爆射出去,那些狂沖過來的小人戰士,頓時紛紛被土塊砸中,以比沖鋒更快捷的速度摔飛回去,重重的跌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大人息怒,這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孩子,他們無意冒犯于您,還望您能息怒,不要傷害他們。”在遠處的一片泥穴中,又跑出了幾百名小綠人,跑在前面的一個個頭只有一米,胡子卻垂到腳下的小綠人,一邊飛快奔跑,一邊用通用語喊道。

    看到王林站在那里沒有對倒地的戰士下毒手,那個留著長胡子的小綠人終于松了口氣,連滾帶爬的跑到王林身前時,那個小綠人用手撫胸躬身說道︰“小人爪古,是這個穴居人部落的酋長,我代表地下的子民感謝大人,多謝您原諒了我們的冒犯。”

    王林用感知一掃,頓時發現面前這個自稱為穴居人酋長的小綠人,雖然表面看起來跟其他穴居人一樣弱小,但是在他體內卻隱藏著一股能量,這股能量波動大概相當于人族中的六級尊者了。

    不光是他,在他身後的那幾百名小綠人身體內都或多或少的隱藏一股力量,除了兩名達到五級,十名達到四級的外,其他的小綠人都是一到三級不等。

    “這個地下世界有多大,除了你們這些穴居人外,還有其它種族嗎?”在眾多小綠人中掃視一遍,確定沒有能威脅到自己的存在後,王林終于開口問道。

    “大人,我們部落很少有像您這樣尊貴的貴客到來,請允許我邀請您去我們部落做客,我會為您準備最好的美酒美食,您的一切疑問,我也會為您做出解答。”爪古酋長說完這句話後,擺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王林也沒有矯情,邁步朝穴居人的住處方向走去,他不怕對方耍什麼詭計,如果對方真有什麼不好想法的話,他不介意用紅霧靈器把這個穴居人部落變成一片鬼域。

    進到爪古酋長的居所後,王林頓時感到很詫異,本來他以為對方身材矮小,所居住的地方也一定很擠窄,可是沒有想到爪古酋長的洞穴高足有五米,室內面積也有近千平米,不過里面的一些家具擺設包括床、椅卻是按照他身形比例制造的,給人一種特別不協調感覺的同時,也顯得洞穴更加寬廣。

    因為室內的那些椅子太小,爪古酋長請王林坐在他的睡床上。在坐下來後,爪古命手下人端來食物跟美酒。

    食物是幾塊烤成金黃色,不知道什麼動物身上割下的肉塊,跟一種黃褐色肉乎乎的芝菌,美酒倒是不錯,紫琥珀一樣的酒液透發著一股甜膩的芬芳,王林覺得這酒香味有點熟悉,仔細思索一下後想起,這酒的甜香跟剛才那些穴居人采摘的紫色草果一樣,顯然就是用那種草果釀造的。

    爪古酋長是個很乖覺的人,他知道王林肯定不會放心自己準備的食物,故而都每樣夾上一塊,咀嚼後用紫色果酒送下肚後說道︰“我們穴居人生活的比較艱苦,也沒有好東西招待大人,還請您無論如何都要賞臉吃一點。”

    天生的謹慎讓王林並沒有看到對方吞咽就跟著動手,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接受對方的好意時,一直以千幻珠形態貼在他身上的樸南子突然醒來。

    “紫瓊漿,我竟然聞道了紫瓊漿的味道,還有小林蔭獸的肉跟口水芝,這樣的美味足有上萬年沒有品嘗過了。”樸南子突然化形除了,撲到桌面上,對著桌子上的佳肴美酒,用力的吸了幾下鼻子,一副十分陶醉的樣子。

    面對突然出現的樸南子,爪古酋長頓時一驚,但是當他看到王林臉上的鎮定後,他馬上就平靜下來,知道這後出現的人肯定是王林的同伴,同時更深深慶幸自己沒有輕舉妄動,就看這個人神出鬼沒的出場方式,跟張口就是上萬年前,一定是地面人族中了不起的大高手,滅掉自己的部落也許就在覆手之間。

    樸南子端起面前的那杯紫色美酒就像往嘴里倒,結果卻被王林一把搶去,說了聲︰“我討厭浪費”後,一仰脖倒進他的嘴里。

    看著王林吞下美酒,樸南子氣的張牙舞爪朝他一陣比劃,最後還是無力的垂下雙手,臉上罕見的出現一絲落寞,與千幻珠結合後,雖然獲得重生,但同時也不能算作人類,他有著人類的一切喜怒哀樂,但是確缺少人應有的感覺。

    樸南子的感覺都是虛擬出來的,他所謂的紫瓊漿的香味,其實都來源于他的記憶,他就算吃喝著桌上的佳肴美酒也不會有一絲感覺,而且還必須事後把它們逼出體外,省的對他身體造成影響,換言之就算什麼都不吃,他也可以模仿美酒佳肴下肚的那種感覺。

    不愧為樸南子過了萬年都念念不忘的瓊瑤美酒,一口酒液下肚後,王林瞬間感到感知不由自主的擴散出去,整個人仿佛踩在雲端的感覺,嘴中那股酒氣散去後,他頓覺眼前的世界都清亮了許多,任憑他如此寡言的人,都禁不住動容的贊嘆了一聲“好酒”!

    “只要大人您喜歡就好,這種紫瓊漿是用您見到的那種紫色漿果釀造,歷經三十三道工序,發酵百年方始成飲,我們部落中也只有發生重大喜事時,才會拿出一點來慶祝,我們這個部落中現有這種美酒十斤左右,如果大人您喜歡的話,爪古在這里做主,送您一半如何。”

    爪古酋長在一旁陪著小心說道,他本來就已經對王林很恭敬了,在看到他心目中的絕世高手樸南子,都在被王林奪取酒杯後“敢怒不敢言”,王林在他心中等級,頓時躥升到頂點。

    “你有事求我?”王林望著爪古酋長的雙眼說道。紫瓊漿既然在穴居人心目中如此珍貴,爪古冒然就要把部落一半的美酒送給自己,以王林的精明,自然會有此一問。

    听到王林的問話後,爪古酋長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對王林哭訴起來,通過爪古酋長的哭訴,王林也一點點了解到這地下世界的大概情況。

    這個地下世界所籠罩的範圍十分廣闊,並不單單局限于荒丘平原,只是地下世界的幾個通往地面世界的通道都位于平原。地下世界共分為七層,生活著幾百個不同的種族,王林所來到的是最上面的一層,越往地心走,所處層次的種族也就越強悍。

    爪古酋長從古老傳承中知道,在地下世界第七層就是無盡深淵,里面存在著非常強大的深淵惡魔族,據說每一個深淵惡魔都具備超強的武力並且凶狠非常,好在深層的種族,輕易不會到上一層去,據說這是地下世界自古立下的規矩。

    穴居人生活在第一層最外圍,所以在地下世界各種族中最為弱小,一直都被第一層的其他種族所壓迫欺凌,不過因為與它們相鄰的種族,也屬于外圍種族,比他們強大也有限,所以日子還能過得去。

    可是這種還算平靜的生活,被一個意外因素打亂了,不知為什麼,一周前,有一股本來生活在地下二層的獵頭魔,突然跑上了一層,把緊鄰爪古他們部落的蜥蜴人屠殺了一半,剩下的蜥蜴人都成為他們的奴隸。

    本來蜥蜴人死傷再多也不關穴居人的事,可是那些獵頭魔竟然把穴居人當成最美味的食物,每天都會來爪古的部落獵殺他的子民,短短一周時間,本來擁有上萬穴居人的部落,就縮水了一半,再這樣下去,最多再一周的時間,爪古的部落就要徹底除名了。

    說實話,穴居人是否死盡跟王林沒有任何關系,王林還不至于為了幾斤美酒就去跟一個不熟悉的種族拼命,光從獵頭魔這三個字就可以看出那個種族絕對不是好對付的。

    看到王林在那里不出聲,爪古酋長頓時急了,對于走投無路的他來說,王林已經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大人,我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很冒昧,不過如果您肯幫助我們的話,我還有一份大禮相贈,五十年前我曾經去到地面世界游歷,在偶然間遇到了一位被毒物咬傷的靈器師,我照顧了他幾天後,他最終還是沒能抵受住劇毒的侵襲而身亡。”

    “在臨死前他把一個小冊子交給我,說是他自己制造靈器的一些心得體會,如果您肯幫助我的部落,我就將那個小冊子連同美酒一起贈給您!”

    “哦,拿來我看!”身為一個靈器師,王林深知博采眾家之長才是王道,就算是留下冊子的那個靈器師不如自己,他也總有一些東西值得自己來借鑒。

    “喏,您旁邊櫃子上的那本就是。”爪古酋長指著王林床頭的櫃子說道。

    王林徹底無語了,他實在拿這些穴居人沒辦法,一件珍貴無比的靈器師手札,就被這個爪古隨意的放在床頭櫃上。

    隨手翻了一下那本黑紅色,不知道用什麼動物皮絹制成的小冊子,看了幾眼後王林動容了,留下這個小冊子的竟然是一個,已經可以制造出三級生物靈器的初級巔峰靈器師。

    王林目前知道最厲害的靈器師,就是那個留下生物靈器學基礎學習手冊的制造者XY,通過其手冊中的一些言語,王林可以推測出他是起碼能造出四級靈器的中級靈器師,余下的那個唐氏學府第一靈器師柳斐,也不過跟他現在一樣,剛剛摸到制造二級靈器的邊罷了。

    眼前這個手札的擁有者竟然能制造三級靈器,在母皇大陸的靈器師中,怎麼也可排進前十之內,這樣的人竟然死在毒物之下,真是讓人感到惋惜。

    外面傳來一陣淒厲慘叫,跟慌張的奔跑聲,打斷了王林的思緒,他把目光投注到爪古酋長臉上張開問道︰“是他們嗎?”

    “大人,絕對是他們,還請您務必要救救我的族人。”爪古酋長言辭懇切的說道。

    “我跟你一起出去看看。”王林淡淡的說道。

    他沒有說答應也沒有說不答應,所謂的看看,就是看那些所謂的獵頭魔到底有多強,如果太強的話,對付那幫家伙損失太大的話,他會袖手旁觀,當然已經到手的手札也不會還回去,如果那些獵頭魔很好對付,王林倒是不介意幫這些穴居人一點小忙。

    走出爪古酋長的居室後,外面發生的場景讓王林有些意外,幾十只體長達三四米的巨大灰白色蜘蛛正在與穴居人交戰,只是那些穴居人的樣子跟王林開始見到的大不相同,最矮的個頭在一米七以上,最高的甚至達到兩米五左右,渾身肌肉鼓脹,抬手踢腿間沙飛石走。

    王林正想回頭跟爪古酋長詢問,突然發現身後傳來一聲巨吼,王林回頭一看終于明白那些穴居人為何會變得不同了。

    在爪古酋長體內的那股隱蔽能量猛然爆發開來,爪古酋長的體外頓時籠罩了一層青色光芒,在這股光芒下,爪古酋長開始變身,身形急劇的變高拉長,同時渾身肌肉像充氣一樣鼓起,一雙棕黃色的眼楮也變得通紅,膝肘肩胛處也橫生出幾根巨大的骨刺。

    身高已達三米多的爪古用通紅的雙眼充滿懇求的望了王林一眼後,整個身形已經暴竄了出去,一縱之間已經出去了幾十米,一只剛用前肢切下了一個穴居人的獵頭魔,被爪古一把抓住,雙手用力之下,那只巨大的灰色蜘蛛已經被撕成了兩半,灰綠色的腹液傾灑了一地。

    王林已經發現,那些大蜘蛛之所以被稱為獵頭魔,是因為它們每次都喜歡揮舞鐮刀一眼的前肢割去敵人的頭顱,又或者用前肢穿透敵人的身體,然後張開巨口一下吃掉對方頭顱。

    這幾十只大蜘蛛實力分為三個檔次,第一種佔了蜘蛛總數的一大半,就是那種背上有黑紋的蜘蛛,它們的等級大概相當于人類五級到六級之間的戰士。

    第二種是那些背上有青色花紋的蜘蛛,它們的實力相當于人類六到七級之間的尊者,最後一種就是背上有銀色花紋的蜘蛛,這樣的蜘蛛只有一只,它一直沒有參加戰斗,看起來就像個統帥全局的元帥。

    王林通過感知感應到,這只蜘蛛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八級尊者的強度,就算是他出手,如果不動用生物靈器的話,也很難有必勝的把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六十三章 荒丘平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六十三章 荒丘平原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