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道鎖解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王林跟樸南子兩人都沒發現,那只被樸南子踩死的蟲尸上散發出一股,人類嗅覺無法察覺的氣味,三層是蟲族的天下,寂魔蟲族更是其中的王者,而值得一提的是,與其它蟲族相比,寂魔蟲的繁殖力相對十分低下。

    在走了一個時辰後,王林總算體會到樸南子話中的含義了,知道這里為什麼叫做蟲族的天下,一路上他林林種種間遇到了幾十種,數以百萬計的毒蟲。

    這些毒蟲最小的跟芝麻相仿,最大的是與臉盆相仿,最讓人頭痛的是它們都是群居而生,動輒幾千上萬只的一起出現,如果不是王林手中掌握著紅霧靈器跟毒霧手鐲的話,早被那些蟲子吃的尸骨無存了。

    通過與毒蟲的戰斗,王林也發現紅霧靈器的一點不足,對于那些小如芝麻的毒蟲,它所發揮出的效用明顯不佳,一是目標小紅光擊中困難,而且即使擊中一兩只,它們身體爆開產生的血霧還沒有吐沫星大,逼得王林不得不動用了毒霧手鐲,耗盡了最後一次使用次數的毒霧手鐲,終于碎成了粉末灑落在沼澤之中。

    “完了、完了,這麼好用的靈器沒了,老天保佑,希望以後踫到的蟲子都是那種大個頭的!”樸南子看著破碎的靈器雙手合什嘀咕道。

    也許是上天听到了樸南子的祈禱,他的願望在下一刻終于實現了,王林跟他遇到了兩只大個頭的蟲子,只不過它們的體積大的有點超出王林二人的想象,超過五百米的體長也就僅次于一層的那兩條祖蟒,一身漆黑的硬甲豎生著猙獰的骨刺,身體兩側是幾百把閃爍著烏光的刀足,王林親眼看到幾塊擋在它們前進道路上的巨石,在它們爬過後被切成石渣。

    “寂魔王蟲……小林子,快跑,這東西不是咱們能對付的,它們是這第三層的主宰!”樸南子在看到兩只巨蟲後,立刻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拉著王林亡命的奔跑。

    “見到自己小弟,不打聲招呼,就這麼跑了!”王林腳下速度不慢,但是嘴里還是忍不住好氣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反骨仔多的很,小弟偶爾造一下反,也是很正常的事,再說了,這一萬年來,我在他們眼里就是一縷黃光,現在變得這麼英俊,他們不認識也正常。”樸南子臉不紅不白的說道,對于他的厚顏無恥,王林總算有了更深的了解。

    寂魔王蟲的體積雖大,但是行動速度卻一點都不慢,王林施展了全速,不光沒能拋下他,反倒一點點拉進兩者間的距離,這也就是王林,換做一般的戰士,哪怕修為超過十級,也早被寂魔王蟲追上吞噬了。

    正奔跑的王林突然涌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他幾乎沒有猶豫,在這股感覺產生的同時,他的雙手就拍打在腿上,鬼瞬閃間不容發施展出來,本來已到極限的速度,瞬間加快了一點五倍,以至于他整個身子向斜前方爆射出去,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虛影。

    王林的身體剛剛逃離,一道黑褐色的汁水就穿過了他殘留的虛影,直接射在一旁生長直徑五米開外的沼澤古樹上,在刺啦一陣腐蝕聲中,整棵參天古樹眨眼間被腐蝕成一灘黑水。

    寂魔王蟲還有吞吐毒液攻擊的手段,並且毒液中所含腐蝕性前所未有的強大,噴射速度也是極快,這讓王林的頭皮陣陣發麻,如此毒液別說被噴到,就算是粘上半滴也要融肌化骨,死的淒慘無比。

    盡管猜到紅霧靈器未必能奈何對方,可是對于任何威脅自己生命的人,王林都會毫不留情的進行反擊,在啟動紅霧靈器後,親眼看到靈器射出的紅光,被寂魔王蟲外面的甲殼所阻,王林終于死心了。

    就在這時,那兩只王蟲突然貼向一起,然後又迅速彈開,兩只王蟲的身上頓時冒起一股烏芒,在烏芒的包裹下,它們的速度瞬間提升了一倍,在王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他的身邊,看著近在咫尺的兩具龐大蟲身,感受對方那股龐大的氣勢,王林正要後退。

    但緊接著,那兩只王蟲竟然絲毫不理會近在咫尺的王林,直接從他身邊越過,向遠處的樸南子追去,整件事情發展的太快,以至于兩只王蟲出去挺遠了,王林還有點沒緩過勁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兩只蟲子,竟然會施展類似鬼瞬閃的技能。

    “我靠,不會吧,我都變得這麼英俊了,你們兩個還記得我,喂,我說,親熱歸親熱,但是不許向我吐口水,這是一種嚴重不講文明功德行為……”樸南子嘴里大呼小叫的喊道,他一邊喊叫,一邊扭腰擺臀的躲避王蟲吐向他的口水。

    因為樸南子身體介于虛實之間,所以他飄飛起來自然也沒有阻力,所以論起速度的話,樸南子比王林更勝一籌,在寂魔王蟲的追擊下,盡管看起來險象環生,但是在一時半刻間,兩只王蟲還真無法奈何他。

    對于王蟲為何苦追樸南子,王林也是十分不解,他身子一動,迅速追上,但腦子里卻在分析這一切的緣由以及蟲子的弱點。

    在祭壇三層的沼澤中出現了非常可笑的一幕,一名滿臉古怪身穿長袍的少年在前面跑,後面緊追著兩只不斷吐“口水”的巨蟲,而在兩只蟲子身後,則追著一個面無表情的青年。

    經過一段時間的追逐後,寂魔王蟲身上的烏芒已經慢慢淡去,它們又回到了初始速度,兩只王蟲已經存活近萬年,在這漫長的時間里就算蟲子也能發展出不下于一般人類的智慧,眼見前面那只“小蟲子”太難抓,它們終于把目光放在緊隨在後的王林身上。

    看到寂魔王蟲向自己游來,王林並沒有慌張,早在剛才追逐的時候,他就已經在思索對付它們的方法,看到兩個王蟲馬上就要到達自己身邊時,王林的身形猛然高高跳起,雙手揮灑出一蓬藍色粉末,如同兩張大網把寂寞王蟲包裹在內。

    隨著一陣“ 啪”爆響中,兩只寂魔王蟲身上各出現了一張藍色電網,在沼澤水汽的影響下,電網的電擊強度更是暴增一倍,蟲甲上躥動的電流雖然無法令兩只王蟲受創,但是強大的電流卻使得它們渾身麻痹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王林越過它們的身軀,跟那個殺害它們幼生王蟲的凶手一起向遠方逃去。

    引電草王林已經使用很多回了,可是這次的威力比哪次都來的大,那種電流強度,也就是這兩個甲殼厚實的寂魔王蟲,否則換個元力十級左右的尊者,定會全身焦糊。王林若有所思,暗道引電草發出的電荷大小,除了跟物體的運動速度有關外,跟體型也有一定的關聯。

    “做的好,小林子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信任,這兩個不听話的小弟早該教訓一下了,你我分屬兄弟,你出手跟我出手是一樣的。”看到王林來到身前後,樸南子臉上的驚慌頓時不見,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

    “快走!”王林眉頭微皺,冷淡的說道。

    兩人在跑了一段時間後,王林的神情不光沒有放松,反倒變得更深沉了,他突然一把拉住樸南子的胳膊停下來,巨大慣性讓樸南子的身體像皮筋一樣抻出老長,然後暴彈回來。

    “它們還在追,目標是你!”王林面無表情的緊盯著樸南子說道。

    “啊?目標是我?我想想……妒忌,對了,它們絕對是赤裸裸的妒忌,它們是看我與第四層域外族族長的女兒好,所以心生妒忌,哎,這是何必呢,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小林子,不用擔心了,我找個時間跟它們說清楚就好了。”樸南子在王林的注視下,目光有些閃躲的說道。

    王林伸手一提一轉,樸南子頓時頭下腳上被倒立起來,被王林抓住腳脖的他,只差一點臉就要跟沼澤來個親密接觸了。

    “問題果然出在你身上,這個印記能消除嗎?”王林看著樸南子腳下的一塊暗黑色斑塊問道。

    “哦,這好像是我之前踩死寂魔幼蟲時粘到蟲血,啊!我記起來了,寂魔王蟲的嗅覺很發達,對于後裔的氣息血液十分敏感,哪怕是遠隔百里也能追蹤而至,真他媽是個變態!”樸南子身子突然詭異的作了一個對折,他盯著自己腳底的斑跡說道,如果讓不知道人看到他竟然做出如此“高難”的動作,絕對會以為他是一個超級體術高手。

    “我問你的是這個印記能消除嗎?”王林問話的同時已經決定,如果樸南子再 虜換卮穡 喚橐獍訊苑睫杞釉籩校 盟媚 錘鑾酌芙喲ャbr />
    “不能,這個鞋子是我幻化出來的,其實相當于我身體的一部分,我可不想為了逃命自斷手腳,想要擺脫寂魔王蟲的追擊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咱們盡快趕到第四層,或者退回第二層,各層守衛者都無法離開自己的駐地。”

    “時間上來不及,說下一個選擇!”王林想都沒想的開口說道。

    “第二個選擇,有點難堪,相信我,咱們還是搏一下吧,四層入口距離咱們不遠,快點的話應該能進去,雖然域外族在入口處駐有精銳戰士,他們又不怎麼友好,但是你要相信我,它們族長的女兒真的對我一往情深!”

    “好了、好了,你不要用這種令人發毛的眼光看著我,我說還不行嗎,第二個選擇有點惡心,就是咱們鑽進這泥沼之中,這樣自然不用擔心被寂魔王蟲發現。”

    听完樸南子的話後,王林二話不說從儲物卡中取出贏自柳斐的那件獸皮靈器,這件二級靈器自從得自柳斐後還是第一動用,在感知探入之後,十顆金色符號中的七個已經變得黯淡無光了,在王林的感知啟動下,其中一個金色符號瞬間光芒大放,一個金色的護罩頓時出現在他的體外。

    王林飛快的取出鞋底的黃枯木,隨手扔進儲物卡中,雖然像這樣的低級材料,他的儲物卡中還有許多,但是他已經不打算再回唐氏學府了,失去對方的供應後,制造生物靈器的材料是用一點就少一點!做完這一切後,王林的身子就這麼一點點的沉入泥沼之中。

    “不會吧,小林子你太不夠意思了,有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給我來一個,我這麼漂亮的袍子可別弄髒了,還是換一身吧。”樸南子嘟囔完這句話後,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子,一身寬大的白色長袍頓時變成了緊身的黑色皮靠,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直接一個跟頭栽進沼澤中。

    兩人潛進泥沼三分鐘後,那對寂魔王蟲才姍姍來遲,它們飛快在附近游弋一圈後,發現一直追蹤的氣味竟然消失了,憤怒的它們瘋狂的在沼澤中攪動翻滾,方圓十里之內變得一片狼籍,即便如此,也還是沒能把王林他們翻出來,最終兩只王蟲無奈,帶著憤恨離開了。

    王林現在總算體會到了福禍相依這句話的含義,本來是為了避禍躲于泥沼之中,結果卻發現在泥沼之下另有乾坤,他早已經想到那對王蟲找尋不到他們時絕對會發飆,他在泥漿中雖然能勉強前行,但是速度絕對快不到哪去,到時候在王蟲的發泄下,難保不會被波及,于是他就盡可能的往深處潛。

    當王林一直潛入泥漿下百余米時,突然發覺身體撞上了一個隔膜,王林微怔,試探了幾下後他用手指抵住那層無形的隔膜,手上的元力一點點聚集,螺旋型狀的元力像個鑽頭一樣朝他身下的薄膜鑽去。

    短短半分鐘的時間,王林體內的元力就已經耗費了三成,那個薄膜也終于在他的攻擊中破開了一個小孔,薄膜就像捅破的皮球一般,一股強大的沖力瞬間從破孔處奔涌而出,王林的身周頓時變成一片真空地帶。

    在王林的感知中,前方那個薄膜處已經出現了一個直徑超過兩米的大洞,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洞口的直徑在快速收縮,經王林計算,最多半分鐘,這個洞口就會閉合,而最多二十秒這個洞口就會閉合到他無法通過的程度。

    王林一咬牙,赫然撤去了體外的金色護罩,作為二級防護靈器,這個金色護罩不光能防御十二級以下高手全力一擊,而且還具備避火、避水、防毒的功效,護罩可以自動過濾掉有害氣體,使得護罩處于任何情況下都保持充足氧氣,這也是為什麼王林身處沼澤中卻一點也不憋悶的原因。

    撤去金色護罩後,王林的身體整個暴露在那泄露的狂暴氣流下,劇烈的罡風吹得他幾乎骨肉分離,王林一咬牙,手掌迅速拍擊雙腿,鬼瞬間即刻發動,他硬頂著罡風激流朝唯一的洞口沖去。

    在相對作用力的拉扯下,他的皮膚綻裂開來,血水像噴泉一般朝外噴涌,片刻之間王林已經變成一個血人,不過此刻洞口距離他已經是觸手可及,完全可以在關閉前沖進去。

    突然王林眼前黑影一閃,本來跟在他身後潛入泥沼的樸南子竟然先他一步擠進去,猛烈的罡風對于他半虛半實的身體全無阻擋作用。

    樸南子通過之後,那個洞口竟然以剛才十倍的速度飛快收縮,王林貼近時,洞口已經縮小了一半,王林的雙腿雙臂突然交疊在一起,整個胸部向下塌陷,體內的骨骼一陣錯位移動,整個身體呈橢圓形狀,身體的體積也縮小了一倍,“嗖”的一下穿過了洞口,王林剛竄進去,身後的洞口已經悄然閉合了。

    進洞之後,王林的身體驟然伸展開來,在伸展的同時狂噴一口鮮血,把身體做出這種極致動作,即使有當初體內升華術的九幅圖墊底,不付出一定代價也是不可能的!

    王林顧不得打量周圍的環境,急忙在儲物卡中取出了那塊手指大的黑色木塊靈器,雖然他制造的青葉靈器也是治療類的,但是卻更注重身體內部恢復,論起治療外傷跟補充氣血,還是這塊以雞血木為胚的靈器更好一些,唯一可惜的是它使用次數只剩下了一次。

    利用感知激發了手中靈器後,那個木塊靈器驟然爆成一團黑紅色血霧,把王林的身體包裹在里邊,他滿身的傷口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當他外表的傷口完全復原之後,這股黑紅色的血霧又順著七竅鑽進他的體內,那張本來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有些蒼白的臉孔,也迅速的紅潤起來。

    傷勢盡愈後,王林這才打量了一下身處的環境,這里是一個十分空曠岩洞,周圍連接著七八條幽深的通道,岩洞是由一種散發著幽黃光芒的石料組成,岩洞高十米左右,頂部就是王林突破的那道無形防御,舉頭望去滿是沼澤底部黑褐色的淤泥。

    “我在這個祭壇中也有一萬年了,竟然不知道在三層沼澤之下有這麼一個好地方,這是什麼,紅珠果、星夜草、硬毛丹、五色秋棠……乖乖,這里簡直是藥劑師的天堂。”樸南子像個馬蜂一樣,在岩洞中到處亂飛,每飛到岩洞內一些植物面前,就喊出它的名稱,並發出一陣嘖嘖的贊嘆。

    “藥劑師是什麼?”王林皺著眉頭問道,作為一名生物靈器師,他只認識跟生物靈器相關的材料,樸南子所說的那些植物,他一樣認識的也沒有。

    “哦?你們這個大陸沒有藥劑師嗎?跟靈器師用各種材料制造靈器一樣,藥劑師也可以用各種植物、礦物以及動物身上的一些材料來提煉藥劑,那些高級以上的煉器師,基本上都會兼修一些藥劑學。”

    “添加藥劑的靈器會使本來的功效成倍增長,小林子你既然進入六角祭壇,啟明丹跟入塵丹你總該听說過吧,其實那就是藥劑師制造的兩種丹藥!”

    “這些植物對于藥劑師來說很珍貴嗎?”

    “珍貴,珍貴極了,別的不說,就我所知,星夜草跟五色秋棠就是煉制入塵丹五味主藥中的兩味。”

    听到樸南子的話後,王林二話不說從地上一躍而起,直接撲向離他最近的一株植物,伸手間將它拔下,隨手放進了儲物卡中。

    “暴殄天物啊,真是暴殄天物,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摘取的髭須草,最珍貴的就是它的根須,你剛才那一扯,最少讓它根須斷折三成,整個藥草的藥效降低一半,敗家仔啊,小林子你真是個敗家子!”樸南子看到王林的行為後,立刻捶胸頓足的說道。

    在樸南子的指導下,王林開始對岩洞內的珍稀藥材進行掃蕩,雖然樸南子不是藥劑師,但是悠長的生命中讓他的涉獵非常廣泛,理論知識豐富無比,說是一部活著的大百科全書也不為過。

    這個岩洞中的收獲之豐富遠超王林想象,除了各種藥劑材料外,他還找到了幾十種珍貴的煉器材料,其中甚至包括煉制干尸所需的魂飛草、煉魄葉這兩味主材料,只要再找到凝神果,就可以著手煉制傀儡尸奴了,畢竟除了這三種主材料外,其它輔助材料都可以在外面買到,就是價錢貴了些而已。

    經過幾個時辰的采摘後,王林轉遍了整個岩洞的所有通道,確保自己沒有放過一根草根後,終于心滿意足的長出了口氣,連續幾個時辰處于全神貫注的緊張中,王林不論是肉體還是精神都疲憊到極點,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不時閃過一絲興奮的寒芒。

    王林的手指無意識在岩地上敲擊著,剛敲了兩下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岩石中傳出的聲音竟然是那種中空的悶響,王林心神一動,元力順著手臂流經手指,用力一拳擊打在地上,一股反震力道傳來,讓他的整條手臂瞬間失去知覺。

    這樣的結果讓王林大吃一驚,他雖然只有五級程度,但是元力品級卻達到了B級,再加上精微的控制,全力一擊下足以媲美八級尊者,就算是實心的鋼岩也會粉碎。

    剛才在挖藥草的時候,他已經發現了,這種散發光芒的岩石雖然很硬,但是也就跟鋼岩相仿,可這塊石頭如今挨了他全力一擊,不光沒有碎裂,反倒反震于他,真是奇怪到極點。

    王林感知力一掃,發現這石塊居然可以阻止感知探入,沉吟片刻,他蹲下身子仔細查看,許久之後,王林立刻發現了不同,這石塊的色澤照比周圍地面要略深上一些,若不細看,很難看出。

    而且在岩石表面上還有一些細碎的紋理,咋看上去好像就是岩石的天然紋路,而實際上這些紋理卻暗合一種奇怪規律,讓人覺得亂中有序。

    “嗯?竟然是天道鎖,真是奇怪了,你們這個大陸上竟然會出現這種幾萬年前中古文明時期特有的天道鎖,稀奇,真是稀奇!”樸南子突然把腦袋探過來,嘴里嘖嘖贊嘆的說道。

    “你認識?會解?”

    “當然了,不看看我老人家是誰,我可是天上地下號稱上知十萬年、下知十萬年的樸南子,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沒有我不知道的,解這種簡單的小鎖,幾秒鐘就搞定了。”樸南子听到王林的話後,立刻擺出一副天下舍我其誰的架勢說道。

    王林听到樸南子的話後,立刻把身子閃開,注視觀望。

    樸南子比了個馬上就能搞定的手勢,然後蹲在那里研究天道鎖,半分鐘後,他臉上露出一絲尷尬,抬頭說道︰“嗯,這種天道鎖是中古文明時期最頂級的幾把鎖之一,看來幾秒鐘的時間還是少了點,給我幾分鐘,幾分鐘後我一定能解開,相信我!”

    十分鐘之後,樸南子的臉上已經開始冒汗,他又抬起頭對王林說道︰“這個好像是中古文明天道鎖中的原型祖鎖,復雜程度是一般天道鎖的百萬倍,不過你相信我,只要幾個時辰,我一定能把它解開。”

    又過了兩個時辰,樸南子通紅著雙眼抬起頭望著王林剛要說話,卻已經被回復精力的王林揮手打斷。

    “你現在是不是又想說,這其實是一把神鎖,不過不要緊,只要給你幾天的時間,你就一定能搞定。”王林望著樸南子似笑非笑的說道。

    “咦,你怎麼知道我想要說什麼,不過你還是猜錯了,我想說的不是幾天,而是你給我幾年的時間,我一定能把它打開,我告訴你哦,小林子,你不要覺得時間長,其實這已經很快了,當今世上也就我老人家能解開這種天道神鎖了,換個人來你給他一萬年也未必解得開!”

    “夠了,我沒有幾年的時間浪費在這把破鎖上,尤其是不知道打開它會有什麼回報的情況下,岩洞中的收獲已經足夠這次冒險的回報,當務之急是怎樣從這祭壇離開,而不是解什麼鎖!”

    “小林子,你听我說,中古文明的天道鎖都是用來鎖重寶的,我敢很肯定的說,只要咱們解開了這把天道鎖,所獲得的回報絕對超過付出的百倍。”樸南子說這番話的同時,盡量使自己臉顯得很嚴肅。

    “你確定?”王林沉思少許,問道。

    “當然了,小林子,你要相信我,這次我敢發誓!”樸南子拍了拍胸口,眼中露出自信之色。

    王林沉默片刻,再次問道︰“你真的確定?”

    “小林子啊,你相信我一次啊,這里面真的有寶貝,你給我幾年時間,我一定能打開他!”樸南子再次狠狠的拍了拍胸口,發出啪啪的聲音。

    王林深深的看了樸南子一眼,轉過身盯著石塊上的紋絡,元力與感知同時散出,再次進入神識狀態,他的心跳慢慢平靜下來,就連呼吸也變得若有若無,元力與大腦中的感知慢慢融合在一起,在“轟”的一震下,他眼前的景物都發生了變化,時間仿佛在這一瞬間發生了定格,而他一直盯視的那塊天道鎖岩塊也消失不見了,在他眼前幻化成無數的點和線。

    “通過線路錯誤,無法解鎖。”

    “通過線路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一,不予考慮。”

    “通過……”

    在神識狀態下,一種種解鎖方案被王林否決,同時更多的數據被融入到他的計算中。

    那些線點之間足有千萬種大組合,而每個大組合中又可以劃分成幾千幾萬個小組合,這些組合一個個試下去,換做一般人,縱使千萬年也未必能試的完,天道莫測、鬼鎖難開,除了像王林這樣神識異變產生龐大計算能力的人外,誰能在一秒鐘內計算幾千萬次。

    時間在一秒秒的過去,王林的心跳也變得越來越慢,由最初的每分鐘五下,降到了三分鐘一下,他身體從雙腳開始呈現出一片灰敗之色,並且這股灰敗還在飛快的向上蔓延,片刻之間已經到達了他的腰部,而當王林胸部也呈灰敗時,他的五髒六腑就都會壞死,即使有通天的手段也難以挽回他的生命。

    就在這股灰敗之色剛剛過了王林的腹部時,王林雙眼中的計算數據突然消失了,他不慌不忙的從儲物卡中取出那件青葉靈器,隨著靈器的作用產生,那股灰敗之氣的蔓延終于止住,不過由于王林並沒有解除神識狀態,所以細胞的壞死跟青葉靈器的滋養一時間處于持平狀態。

    在神識狀態下王林的雙手突然飛快揮舞,天道鎖上那看似一條條不相干的紋理被他搭對在一起,僅用了兩秒鐘時間,天道鎖上雜亂的紋理就變成了一個古拙的符號,下一瞬間那個符號化作一團煙霧消散不見,而那塊石板也在天道鎖消失的同時,朝左右無聲無息的分開,露出下面一個水晶打造的把手。

    樸南子看著裂開的石板,眼楮差點突瞪出來,嘴巴張大的能塞進一枚雞蛋,看看王林、看看消失的天道鎖,第一次,厚顏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能無意識的嘀咕︰“變態,這個新小林子簡直比原來那個更變態。”

    王林此時已經顧不上樸南子,在解除了神識狀態後,他立刻擺出了體內升華術第九幅圖的姿勢,跟青葉靈器雙管齊下來使自己快速恢復,從進入祭壇之後,這已經是第三次施展神識,而且施展的時間又長,論起危險程度,足可以跟他剛獲得神識時相媲美,足足經過半個小時的調整他的身體才恢復幾分。

    活動一下僵木的四肢,王林一抬頭就看到了樸南子的一張大臉,他直勾勾的盯著王林,伸手想要摸來。

    王林眉頭一皺,冷淡的掃了他一眼。樸南子尷尬的收手,猶豫了一下,說道︰“小林子,你……這個……我听說在倉谷大陸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機器生物,這種機器生物沒有任何感情,但卻擁有驚人的計算能力,他們雖然外表和我們一樣,但體內卻是由機器組成,你……”

    王林沉默少許,右手一拍儲物卡,拿出一把匕首,盯著樸南子在自己左臂上一劃,鮮血立刻涌出。

    做完這些,他看都不看樸南子一眼,把目光投在天道鎖內的水晶把手上。

    樸南子看著王林左臂上的傷口,心底暗道︰“這小子簡直比那些機器生物還要古怪,小林子啊,你找的這個繼承人,可不是一般的強啊!”

    王林觀察少許,伸手拉動水晶把手,頃刻間,整個岩洞立刻發生了距離的震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坍陷一般,樸南子慌張的四下亂竄,就像個沒頭腦的老鼠,反觀王林倒是一臉鎮定。

    因為在他看來就算洞穴坍塌也沒什麼了不起,最多頭上的泥沼澆灌下來,他跟樸南子兩人再回到沼澤中而已,話雖如此,謹慎起見,王林還是取出了那件防御獸皮,緊緊攥在手里以備不時之需。

    岩洞並沒有像兩人所擔心的那樣坍塌,只是王林二人正對的那面岩壁在猛烈的震動中朝兩邊分開了,望著面前黝黑的通道,王林把感知放了出去,漸漸的他臉色越來越蒼白,這段通道的長度竟然超出了他感知的極限,最少也在一里開外,如果不是用機關操縱,憑蠻力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通的,難怪山壁分開時會引發整個岩洞的山搖地動。

    躊躇少許,王林邁步朝通道走去,通道真的打開後樸南子反倒有點打怵,因為他知道用天道鎖封住的地域,里面即可能存在重寶也可能有巨大的危險,雖然他現在處于半虛半實間,可是這世間最少有上百種方法,把他連形體帶神魂一起滅掉。

    但是要讓他自己留在這里他更不願意,經過一萬年的祭壇生活,他深刻體會到,寂寞其實是比死更難以忍受的,更何況一想到里面可能存在的重寶,任憑他活了幾萬年,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故此他一咬牙朝著王林的背影追去。

    整個通道長一千米,比起王林預估還要長一倍,當王林與樸南子兩人剛從通道中踏出時,身後的山壁突然急速的閉合了,而在他們看不到的那一邊,水晶把手已經恢復原位,石板重新把它掩蓋,本來消失的天道鎖再一次出現在石板表面。

    石壁後竟然是一個冷氣森森的冰窟,不論地面還是四周都聳立著一尊尊如同水晶一般的巨大冰稜,冰窟的溫度在零下六十度左右,讓身穿單衣的王林,必須時刻運行元力才不至于被凍僵,就連處于虛實之間的樸南子都被凍的有些行動僵硬。

    寬闊的冰窟正中屹立著一塊高十幾米的巨大玄冰,一個身穿銀色袍服頭戴金冠的男人被封于冰中,也不知到底是死是活。

    “不可能啊,沒有理由啊,搞出這麼大陣勢,連最頂級的天道鎖都用了出來,難道只是為了存放一具尸體,還是說這里的玄冰吃了可以修為大漲。”樸南子圍著冰窟飛了好幾圈後,終于歇斯底里的喊道。

    跟王林不一樣,以靈魂形態生存萬年的他,可以輕而易舉察覺出玄冰中封印的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

    “想辦法,把他弄出來!”王林很堅決的說道,在他看來這個空間中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具尸體,如果有什麼好東西也肯定在這尸體身上。

    “這是萬載玄冰,那有那麼容易破開,就算是十五級的元力高手,沒有個把時辰全力攻擊,也無法破開冰壁,我現在一絲元力沒有,小林子,不是我悲觀,以你的元力強度,就算連續不停擊打上一年,也未必能讓玄冰裂開縫隙。”號稱無所不能的樸南子第一次說出喪氣的話。

    王林從來都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他繞著冰體走了幾圈後,沉思片刻,從儲物卡中取出XY的學習手冊,感知沉入進去細細思索,王林記得在手冊的最後面,有著XY此生制作的一些靈器示例,他查看一番後,終于在里面找到了一個關于二級生物靈器火靈錐的介紹。

    XY的靈器示例中,記載的最高靈器是三級,而且還只是四種輔助型靈器,火靈錐雖然只是二級攻擊類靈器,但是在手冊里高級靈器記載中,已經算是威力比較大的。

    得到手冊以來,王林一直沒有放棄鑽研,尤其是在唐氏學府中有那麼多免費材料練手的情況下,制器的水平簡直是一日千里,可即使這樣,距離制造出二級生物靈器,他總是差了臨門一腳,當初用百年份青子葉制造的治療靈器,也僅僅達到一級巔峰而已。

    感知著手冊中關于二級生物靈器火靈錐的制法,王林決定挑戰一下自己,著手制作這件靈器,一旦成功的話,能不能破開這萬載玄冰不好說,但是肯定會讓他徹底突破現在的瓶頸,真正達到初級靈器師的水準。

    制作火靈錐兩件主材料就是血火蜂的蜂巢跟星火鴉的精血,血火蜂巢當初在樹林中得到後就一直放在他儲物卡中,星火鴉的精血他雖然沒有,但是他卻有鳳凰涅血,論起功用絕對勝過星火鴉精血的百倍。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九章 天道鎖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九章 天道鎖解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