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萬年殘魂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邁入巨門的一瞬間,那種來自靈魂中的熟悉感,忽然再次出現,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晰,清晰到王林有種錯覺,好似讓自己熟悉的物質,就在眼前一般。

    眼前一花,王林身體外紅霧靈器發出的紅光急速的徘徊,王林謹慎的看著四周,這里是一片黑色的沙漠,看起來無邊無際。

    火熱的太陽掛在半空,散發出濃濃的熱氣,一陣微風吹來,掀起一股熱浪,打在王林臉上,頓時讓他有種口干舌燥的感覺。

    此地不比第一層的岩漿,那里雖熱,但陰寒元力流轉後,他倒也可安然度過,但這里任憑王林體內元力如何流轉,那一絲絲干旱的熱氣,卻始終無法驅除。

    王林四周看了看,沒有看到半個人影,根據紫髯剛才所說,進入第三層的入口,是在太陽方向,按道理來說他現在應該向東走才對,不過王林從看見六角祭壇之後,就一直陸續傳來的熟悉感,卻是從北方傳來。

    這種感覺在他來到第二層後,更加的強烈,王林沉吟少許,沒有向東走,而是走向北方。

    沙漠中沒有日夜,天上的太陽始終都存在,王林也不知過了多久,水壺的水,早已被他喝完,那種來自靈魂的熟悉感,也越加的強烈。

    終于,王林目光所及之處,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宮殿,說是宮殿,實際上也就是一片廢墟,宮殿的巨大柱子,東倒西歪,大都從中間折斷,就連宮殿的頂部,也傾斜著,好似隨時都會坍塌一般。

    王林站在宮殿外,他雙眼目光閃動,那強烈的熟悉感,就是從這里傳來,漸漸,那熟悉感化作一聲聲無音的呼喚。

    望著這里,王林感覺腦子里仿佛有一種東西,正在甦醒,這種感覺他之前有過一次,那就是在叢林內被鳳凰族天才沐海追殺時曾出現過,那一次之後,他腦子就多了一些制作陷阱的方法。

    他呆呆的看著宮殿,雙眼慢慢出現迷茫之色,右手無意識的抬起,一道陰寒元力頓時吐出,化成一個銀輝色的細小波動。

    這波動出現後,立刻融入到宮殿的牆壁之中,頓時整個宮殿,肉眼可見的慢慢晃動起來,緊接著,一道黃光從里面突然冒出,一陣驚喜的狂笑從黃光之中傳出。

    “上萬年了,老子終于出來了,哈哈,小林子,你終于還是舍不得我吧,沒有我的人生,你注定要無趣的。小林子,你上次答應我,給我弄的身體在哪呢?快拿出來啊。”

    王林怔怔的看著半空中那道黃光,眉頭一皺,右手一揮,體外紅霧靈器的紅光一閃,指向前方,王林沉聲道︰“你是誰?”

    “咦?等等,你不是小林子,不對啊,你的氣息明明就是小林子,我說小林子,這麼多年沒見,你學會開玩笑了啊,好,這是好事啊。”那聲音開始有些疑惑,但緊接著就自圓其說般嘀咕起來。

    王林可以很確定,眼前這道黃光,正是那讓自己極為熟悉之物,或者換一個說法,是讓他腦子里那個晶石極為熟悉之物。

    沉吟少許,王林皺著眉頭,說道︰“你到底是誰?”

    那聲音忽然沉默,過了一會兒後,才悠悠的一嘆,這嘆息,充滿了一股滄桑的味道。

    “我明白了,看來他成功了,你……你叫什麼名字?”

    王林深吸口氣,他隱約有種感覺,自己從監獄島得到的那個晶石,今天能得到答案,于是沉聲道︰“王林。”

    那聲音苦笑起來,說道︰“王林?唉……好吧,我來為你解釋一下,我叫樸南子,在十萬年前,我有一個好友,他的名字也叫王林,我與他縱橫四野,游歷天地之間,後來我們遇到了一伙極其強大的敵人,他們自稱是天逆使者,他們看到小林子後,立刻出動上百人,展開追殺,小林子不敵,最終被他們抓住。

    這幫人用一種詭異的方法,奪取了小林子的修為,隨後把小林子封印在他們所謂的監獄內,這期間,小林子曾多次逃跑,但均被抓回,最後一次是一萬年前,小林子自感大限將至,若不逃離,恐怕此生無法離開,于是再次費盡心機,逃了出來。

    這一次,小林子心中有一個計劃,但這個計劃能否成功他也不知道,于是把我封印在這里,告訴我,如果有一天他來找我,就表示計劃成功了。我等了一萬年,等到了你。”

    王林沉默少許,轉身就走。那聲音立刻急道︰“你這就走了啊?不管怎麼說你也算我半個小林子,不帶我都也就罷了,怎麼也得給我弄個軀體吧?”

    王林停下腳步,回過頭,目光露出譏諷之色,對方說的這番話,他根本就不相信,這套言辭太符合邏輯了,而且前因後果說的略有模糊之意,基本上就如同是早就準備好了一般。

    王林生性謹慎,豈能輕易相信,于是冷笑道︰“你既然說自己存活了十萬年,定然非常強大了,何必要我給你弄軀體,自己尋找就是。”

    那聲音立刻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說道︰“小林子,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謹慎啊,說實話吧,不是我不說,而是我自己都忘了,我只記得小林子叫王林,讓我在這里等他,說他會回來找我的,你看,我不是故意騙你的,剛才和你說的,是我自己分析後,認為最合理的解釋啊,而且也的確有天逆使者。”他似乎察覺到王林有些不耐,連忙飛快道︰“帶我走吧,求你了小林子。”

    王林看了他一眼,轉過頭不再理會,身子一躍,就要離開,這時那聲音更加焦急的喊道︰“小林子,你別走啊,我……我知道這六角祭壇的秘密,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

    王林腳步一停,轉過身,說道︰“你真知道?”

    那聲音立刻肯定的回答道︰“當然了,第一層的那兩條祖蟒,就是我的好朋友,還有第二層的幻蜃,也和我交情很深,第三層還有兩條魔蟲,那是我小弟,第四層的域外族,我和他們族長女兒關系很親密哦,你看我交友多廣啊,怎麼樣,帶上我,這六角祭壇內你可以暢通無阻啊。”

    王林沉吟少許,他無法確定對方說的到底真假,但既然他能知道第一層是兩條祖蟒而不是一條,說明倒也有些可信度,另外最重要的一點,王林心里對這聲音,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若是真的走了,他總感覺心里空落落的。

    “我沒有你想要的軀體。”王林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聲音看王林沒拒絕,立刻精神一振,連忙說道︰“其實我很好寄身的,那這樣,你把儲物卡里的東西都拿出來,我看看有沒有暫時可以寄身之物,等以後你在幫我找個軀體就是。”

    王林目光微閃,沉思少許,二話不說拿出儲物卡,向地下一到,頓時卡內所用物品,撲了一地,這里面大都是靈器材料。

    “咦?這些都是靈器材料啊,小林子你怎麼對這個感興趣啊,當年我記得你明明不太理會這些旁門之術的……這……這是……”那聲音說道一半,忽然停住,接著居然有些顫抖,這時眾多物品中,飄出一物。

    王林一看,那是一個圓珠,是當年叢林廢墟,怪人送給他的靈器,可幻化出絕頂高手的唬人法寶。

    那聲音長吸了口氣,極為興奮的吼道︰“小林子,你對我太好了,這千幻珠一定是你費盡辛苦為我尋找的吧,對于現在以意識體存在的我來說,實在是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了,快快,小林子,把這個千幻珠開啟。”

    說著,那珠子向王林飛來,王林一把抓住後,元力一吐,頓時一個白發老者,無聲無息間出現在他的面前,老者背著雙手,目露不屑之色,似乎眼前的一切,沒有任何東西讓他感興趣一般。

    就在這時,那道黃光忽然一閃,瞬間射入到白衣老者身上,慢慢的融入進去,老者神態驀然間露出古怪之色,整個人頓時發生強烈變化,從一個白衣老者,變成一個唇紅齒白,滿臉靈動之氣,身穿寬大長袍的少年。

    “老子有身體了,上萬年了,終于可以出去了,小林子,咱們現在去哪?”

    王林看了少年一眼,二話不說把手中珠子向他一扔,少年抓住後一口吞下肚子,笑道︰“小林子,這六角祭壇當年小林子全盛時期曾來探索過,的確很神奇,母皇族雖小,但這聖物的確有些出奇之處。”

    說完,他身子一躍,輕飄飄的飛起,得意的自語道︰“這千幻珠,真是好東西,以前老子遇到敵人必須第一個先藏起來,否則必定掛掉,現在有了這珠子,嘿嘿,嚇唬人誰不會啊。”

    王林眉頭微皺,說道︰“樸南子,你現在的實力,相當于元力幾級?”

    樸南子大袖一甩,說道︰“這個……元力十五級,絕對是十五級,距離入塵期,那是只差一步,我有信心短時間內就能達到!”

    王林神態從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盯著他。

    樸南子尷尬的搓了搓手,猶豫了一下,訕笑道︰“剛才說錯了,我仔細想了想,應該是元力十級左右,沒錯,就是元力十級。”

    看到王林依然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樸南子臉上一紅,摸了摸鼻子,小聲道︰“剛甦醒,我計算錯誤,實際上,大概我的元力,是……是……奶奶的,老子沒元力,小林子你听好了,我沒元力,怎麼著吧,我就一點元力都沒有。”樸南子有些惱羞成怒。

    王林掃了他一眼,搖了搖頭,收起地上的物品放回儲物卡內,隨後起身向太陽的方向走去。

    樸南子連忙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看著王林,心底嘀咕道︰“這小林子怎麼比以前那個還難伺候,以前的小林子盡管冰冷,但也沒像他這樣不說話啊,不行,我樸南子一定要繼續當年改變小林子性格的計劃,說什麼也要把新小林子的性格改過來。”

    二人走了許久,王林忽然停下腳步,低頭看著地面,又看了看四周,沉吟起來。

    樸南子連忙上前,四下看了半天,說道︰“小林子,你看什麼呢?告訴我,我也看看。”說完,他腦袋轉了又轉,找了半天也沒看出附近有什麼東西。

    王林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們之前走了一個小時,可實際上卻是在繞圈。”

    樸南子一怔,撇嘴道︰“得了吧,明明是在向前走,怎麼可能是轉圈。”

    王林二話不說,起步就走,樸南子在地上畫了個坐標,跟了上去,沒走多久,王林一指前方,說道︰“那里你認識吧。”

    樸南子一看,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那里他太熟悉,正是他居住了上萬年的宮殿。

    “若我沒猜錯,這第二層應該是一個巨大的幻術,如果沒有坐標,很難走出。你之前說第二層的幻蜃和你交情很深,你能找到他?”王林猜測出剛才他之所以能找到樸南子,是因為那股熟悉感無形之中為他指明了方向。

    樸南子拍了拍胸口,說道︰“沒問題,小林子,你跟我走吧,保證讓幻蜃那家伙放行。”他頗為心虛的偷看王林一眼,連忙轉開眼神,嘴里念念有詞,隨後一指西方,說道︰“根據我的推算,幻蜃就在那里。”說完,他連忙當前走去。

    王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跟了上。二人在沙漠中走了幾個小時後,王林盯著樸南子的背影,面色越來越難看,最終他實在忍無可忍,喝道︰“樸南子,已經轉了四圈了。”

    樸南子身子一抖,賠笑道︰“這個……小林子,你知道我剛甦醒,有很多事情都沒想起來,我現在想起來了,幻蜃那個老不死的,經常睡覺,我找不到他,也是合情合理啊。”

    王林深吸口氣,看了看四周,隨後盯著樸南子許久,一直到樸南子老臉通紅,這才收回目光,冷淡的說道︰“一會緊跟著我。”

    說完,他感知與元力同時散出,進入了神識狀態,頻繁的進入神識狀態,導致他的心髒有些承受不住,立刻噴出一口鮮血。

    樸南子嚇了一跳,正要上前,驀然間他停下腳步,臉上涌現從未有過的凝重,盯著王林,此時在他眼中,王林就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全身充滿了一股無情的氣息,神態盡管看起來頗為從容平淡,但樸南子卻看出了那份平淡之中的絕對冷靜。

    尤其是他的雙眼,樸南子為之心驚。

    王林不疾不徐的喘了幾口氣,頭腦中一片清明,龐大的計算能力開啟,無數道信息在其腦中閃爍,他在計算,計算出一條正確的道路。

    根據太陽的方向,根據地面的痕跡,甚至根據腳下影子的指位,王林把一切都添加到計算之中,他心髒跳動的次數,越來越低。

    片刻之後,王林身子瞬間動了起來,向著東南方向掠去。樸南子至始至終一直目光炯炯的盯著王林,隱露琢磨之色,此時看到王林移動,立刻緊緊的跟了上去。

    王林極其冷靜躍出一百米後,忽然停了下來,他回頭計算一番,隨後又向西南方向掠去,如此罔替依次西北、東北四個方位全部走完後,王林身子一晃,解除了神識狀態。

    他的面色,頓時蒼白起來,休息了一會後,他站起身子,向前走去。樸南子默默的跟上,心底一直在猜測,剛才王林到底在干什麼?

    二人一前一後走出一個小時,這短時間內,王林時而轉彎,時而退後,而且還會時常在地上畫下標記。看的樸南子一頭霧水,此時王林停下腳步,四下看了看,喃喃自語道︰“計算的沒錯,看來這第二層的幻術,最終還是有些規律的。”

    樸南子豎起耳朵听到王林的話後,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失聲道︰“你……小林子你說什麼,你剛才難道是在計算?你……你能計算出幻蜃散發出的幻術方位?”

    震驚,樸南子活了這麼多年,極少數有如此震驚的時候,可現在,他睜大了眼楮盯著王林,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當看到王林神色冷淡的點頭後,樸南子心底罵了一句︰“變態!”

    樸南子原本還不信,但看到跟著王林走了這麼久,他畫下的眾多標記沒有看到一個,這已經說明問題了。

    他呆呆的看著王林,心底已經是翻江倒海。尤其是看到王林對自己的震驚露出詫異的表情,樸南子忍不住了,苦笑道︰“小林子,你知不知道幻蜃是一萬年前的大破滅生物,它施展出的幻術,困過多少人?甚至連入塵期高手,都有被困死的,可你現在卻說能算出幻術的方位,這……這簡直是無法思議,難怪你剛才吐血了,要是我有你這個本事,別說吐血了,吐心吐肺吐肝我都願意。”

    說著說著,他自己都沒察覺,語氣酸了起來。

    王林並沒理會樸南子,而是在地上畫出一道痕跡後,按照之前計算出的方位,繼續向前走去。

    樸南子怔怔的望著王林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語道︰“太變態了,小林子你找的這個繼承者,實在太變態了。”

    一周後,王林神態疲憊的走出了沙漠,遠處目光所及,與第一層一樣,一座巨大的門,促立而起。

    這一周的時間,他路上遇到了一些人,一個個都是茫然的尋找著出路,更有的看見王林後發瘋一般的出手。

    對于這些人,王林並沒有浪費紅霧靈器的次數,而是迅速退走,左轉右轉之下,對方立刻就會迷失方向,即便是距離很近,但在幻術的作用下,完全視若無睹。

    休息片刻後,王林回頭看了眼樸南子,眉頭微皺,說道︰“你應該還可以回到珠子里吧?”

    樸南子經過這一周的事情,已經完全把王林的脾氣摸透,此時雙手一灘,搖頭道︰“回不去。”說完,他心底暗樂︰“笑話,老子好不容易才出來,你休想讓我回去。”

    王林沒有說話,只是平靜的看著樸南子。

    樸南子最受不了王林這招,一開始還能理直氣壯的回瞪,但後來,氣勢慢慢就弱了下來,尤其是想到之前吹噓和幻蜃的關系,氣勢更加退縮,于是撇了撇嘴,嘀咕道︰“罷了罷了,我回去就是,不過你不許把我放在儲物卡里,要貼身放著,這樣不妨礙我看外面。”

    王林點了點頭,樸南子嘆了口氣,身子一轉,立刻化成珠子,飛到王林手中,王林遵從約定,並未把他放進儲物卡,而是收入懷里。

    做完這一切,他深吸口氣,開啟了兩件防御靈器,頓時身體外出現兩層防御圈,隨後他又打開紅霧靈器,放出一道紅光。

    之前的那道,由于長時間沒有進攻目標,能量散盡消失了。

    做好準備後,王林向門的方向走去,來到這里後,王林發現此地空無一人,他沉吟少許,身子一晃,踏門而入。

    六角祭壇的第三層,是一片漆黑的沼澤地,王林在現身的一瞬間,忽然眼中瞳孔一收縮,在他的前方沼澤上,浮著幾句全身發黑的尸體。

    王林仔細一看,這幾人正是唐氏學府的學員,他們一個個顯然是中了劇毒而死,全身發黑不說,更是露出潰爛的痕跡。

    一些黑色的小蟲,在腐爛的傷口上鑽來鑽去,看起來頗為恐怖。

    空氣中帶有一絲古怪的氣息,王林退後幾步,感知力頓時散開,密切的觀察四周的風吹草動。

    “小林子,這是寂魔幼蟲,是六角祭壇第三層的蟲族王者,此地極度危險,你要小心啊。”樸南子的聲音,從珠子里傳出。

    王林眉頭一皺,拿起珠子元力一吐,頓時樸南子出現在他身旁,樸南子神情凝重,探身摸了摸尸體的皮膚,聲音低沉的說道︰“這寂魔幼蟲一般來說是在寄主體內生存七天後,才會破體而出,可見這些人已經死了至少七天。”

    “祭壇三層基本上就是蟲族的天下,不過其實這些所謂的蟲族王者根本就沒什麼了不起,我只要一伸腳就可以踩死他們!”樸南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一臉沉重,此時馬上露出一股惡趣的怪笑,抬腳向一只爬來的蟲子踏去。

    在“噗”的一聲輕響中,那只拇指大的黑蟲就被樸南子踏爆了,王林看著被踏爛的蟲尸,心里浮現出一股不妥的感覺,這種感覺來的全無根據,王林晃晃頭把它驅除腦海,順著長廊朝前走去。

    祭壇三層大部分都是由吞噬沼澤組成,可供人下腳的地方不多,稍一不慎隨時都有沒頂之災,王林沉吟少許,從儲物卡中取出一塊巴掌長三寸後的黃枯木。唐氏學府提供給他的制器材料,除了被他用去的一部分外,大半都被他扣下,收進了儲物卡中。

    黃枯木是一種普通的制器材料,一般都是給那些剛入門的靈器師做練手的消耗品,王林在XY的學習手冊上了解,知道它還有一個極特殊的屬性,那就是質量非常輕,縱使處于流沙河中也可漂浮。

    王林掃了一眼手中黃枯木,向上一拋,右手並指成刀,元力微吐,從下往上刨揮而出,那片黃枯木頓時被他指風破開,變成大小一致,厚度均為一點五寸的兩片薄片。他脫下腳上的靴子,把兩片黃枯木切片致于靴底,在原地蹦跳了兩下,感覺還算舒適,不會影響自己的動作。

    事實正如王林所推測的那樣,有了這雙黃枯木做成的簡易鞋墊,他的人可以輕快的在沼澤上飛奔,而不用擔心陷落進去,與千幻珠結合的樸南子,身體介乎于虛實之間,可以輕易漂浮飛行,自然不用替他操心。

    本來答應在入口處等待他的紫髯也沒有一點蹤跡,其實想想也知道,對于他那樣級別的高手來說,入塵丹才是最重要的,自然不會浪費一周的時間苦候他,三層的好東西基本就被上一次進入者掏空了,不過如此大的一層空間中難免沒有漏網之魚,反正王林打定主意,就算三層一無所獲,也絕對不去四層送死,十四、五級的高手都掛在那里,他去的話與送死無異。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八章 萬年殘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八章 萬年殘魂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