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蟒口逃生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柳斐後退不及,被那余波一掃,頓時面色蒼白,噴出一口鮮血,身子不由自主被重重的彈出老遠,唐甦面色大變,連忙再次後退幾步,終于在又退了幾米後,這才挺到余波消散,她仔細一算,這余波擴散的面具,是十五米,在一看身邊神色如常的王林,唐甦忽然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她不知道王林是自己算計到余波的距離,還是這一切只不過是巧合,唐甦寧願自己相信後者,也不想去相信前者,因為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這個王林,也太可怕了。

    僅僅看了幾眼,就能知道余波擴散的範圍,並且其中還把結界破碎的時間,程度,都加在一起……唐甦連忙把這個念頭從腦子里趕出去,她不斷地告誡自己,這一切只是巧合。

    再說其他人,碧波聯盟、鳳凰族、唐氏學府,均都是在這余波中有人受傷,不過交戰雙方那兩個老者,顯然根本不會注意這些,二人從結界內出來後,大呼過癮,正要不顧一切的打斗時,鳳凰族中又飛出十多個老人,有男有女,一個個被二人的戰斗勾的心里難耐,忍不住出現運動一番。

    唐氏學府中,龍騰嘿嘿一笑,飛了出去,在他的身後,同樣跟出了十來人。

    就在這時,黑夜仿佛被一只大手捏碎了一半,忽然整個天空一亮,這種亮,是一種刺眼的光芒。

    天空的突然明亮,讓那些老人們停止了打斗,紛紛抬頭望天。

    天空雲層立刻翻滾起來,一道紅色光芒從天空落下,射在了古塔上,緊接著,橙、黃、綠、藍、靛、紫,六種顏色的光束,依次從天而降,在這一瞬間,整個天地之間閃爍濃耀的七色光芒。

    古塔吸收了七道光束後,猛地一震,一圈粗越幾十米的巨大光柱,旋轉著從塔尖激蕩而出,直插雲霄,在天空上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一圈圈白色的閃電在黑洞周邊游走。

    抬頭看去,只見一圈圈漣漪以光柱為中心點,向四周蕩漾開來。光柱四周的雲彩,如熱水淋灑在雪上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陣陣颶風從旋轉升空的光柱上散出,吹的眾人衣襟連訣,發出啪啪的聲音,在這颶風之下紛紛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只有那些元力逆天變態的老人們,一個個屹立在原地,一動未動。

    一個巨大的頭顱,從天空高處的黑洞內探出,冷冷的掃了地面上的眾人一眼。

    這一次,即便是那些老人們,絕大部分也都是面色微變,連忙從天空落下,站在地上。只有為數不多的四人,依然騰空而立,其中龍騰赫然在其中。

    那巨人頗為無奈的看了四人一眼,吼道︰“你們四個老家伙,還沒死啊,媽的,早死早投胎,都活了2000多年了,累不累啊。”

    四個老者,兩男兩女,紛紛怪笑起來,龍騰大笑道︰“烏金,你還沒死,我們能死麼,廢話不說了,快快把祭壇拉出來。”

    那巨人輕哼一聲,嘀咕了幾句,隨後從黑洞中伸出兩只大手,猛的一合,再次拉開時,一個五角形的祭壇,赫然出現在其兩手之間。

    那祭壇一出現,天地之間的七色光芒迅速被其吸收,緊接著祭壇越來越大,脫離了巨人雙手,飄在半空,轉眼間就變的一座龐大的五角建築。

    六角祭壇,通體由一種黑色的散發金屬光澤的物質打造,一股略帶猙獰的洪荒氣息,濃郁的散發出來。

    王林在看到這祭壇的一瞬間,腦子里轟的一聲,仿佛有什麼東西碎裂一般,一副畫面浮現腦海。

    久違的黑衣青年再次出現,這一次,他神色慌張,在一處古怪的地方飛快遁走,這是一個圓形的通道,四周牆壁上長滿了一種仿佛蜈蚣一般的多爪型植物。

    在他的身後,三個古怪的生物,飛快的追來,這生物四腳著地,身子細長,一個碩大的腦袋上,除了一張巨大的血口外,密密麻麻長了十六只眼楮。

    長長的舌頭從嘴里時而探出,更是有時候猛地射出,最長一次,是直接伸出十多米,在黑衣青年的肩膀,射穿一個小洞。

    隨著奔跑,那三只怪獸越追越近,就在這時,在黑衣青年的前方轉彎處,忽然出現一道亮光,黑衣青年臉上一喜,迅速沖了過去。

    那亮光,是一個出口,那三只怪獸眼看青年就要沖出,立刻憤怒的吼叫起來,三根細長的舌頭,同時射出,青年險之又險的避過,腳下一跳,從出口躍了出去。

    黑衣青年臉上頓時露出松了口氣的表情,他回頭一看,這時畫面隨著黑衣人的視角轉動,呈現在王林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六角祭壇,而那黑衣青年,剛剛則是從其中一個缺口,出來的。

    青年猶豫了一下,望著祭壇,喃喃自語道︰“小南子,只能把你放這里了,我現在的功力只有不到百分之一,怕是無法保全你,等做完那件事情之後,我會來尋找你的。”最終搖了搖頭,身子一動,迅速離開。

    畫面到這里結束,王林身子一顫,清醒過來,緊接著一股極其熟悉的感覺,從六角祭壇上傳來,王林可以肯定,在剛才腦子里沒有出現畫面前,他一點都不曾有熟悉感。

    可現在,這種熟悉感卻仿佛是來自靈魂一般,似乎在這祭壇內,有一個熟悉他的東西,正在靜靜的等待他的來臨。

    此時那巨人,大吼一聲︰“鳳凰族、唐氏學府、碧波聯盟,三方勢力進入祭壇,春水帝國女王傳承試煉,開始。”

    緊接著,龐大的六角祭壇外,出現了三個旋轉著的黑洞,黑洞慢慢下降,落在地上,鳳凰族的眾人,立刻向著其中一個走去。

    之後是碧波聯盟,最後則是唐氏學府,看著一個個人走入黑洞內,王林盯著天空的六角祭壇,臉上陰晴不定,輪到他時,王林忽然察覺有目光注視自己,抬頭一看,發現龍騰,正沖他微笑,那笑容,隱約透著一絲古怪。

    踏入黑洞的瞬間,王林眼前一花,目光恢復時,發現自己是在一處巨大的平台上,四周是一片宛若星空的虛無,無邊無際,只能看見這里有著無數個巨大的錐子形石塊,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托起,飄在半空。

    王林四下看了看後,心底已經明白,自己所站之地,想必在別人眼里,也是一個巨大的石塊罷了。

    一陣陣白光閃爍,唐氏學府的人陸續的出現在石台上,王林走到石台邊緣位置,向下一看,下面黑蒙蒙一片,隱約好似有一些龐大的生物,在下面蠕動翻滾。

    王林心底暗驚,謹慎的退後幾步,若是從此地摔落下去,必定尸骨無存。

    這時,唐氏學府的眾人全部都從黑洞走進,站在了石台之上,龍騰是最後一個,他出現後,昏暗的雙眼四下一掃,陰森森的笑道︰“老夫老介紹一下,六角祭壇已知的一共有四層,當然了,到底有沒有第五層,無人知道,畢竟誰也沒有下到過五層。

    此地是祭壇的傳送點,只要把元力順著雙腳注入石塊,自然就會被傳送進第一層,進入第一層後,你們各自的位置是分散開的,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同伴,如果遇到了敵人,記住一點,主動出擊!

    進入六角祭壇後,你們除了學府之人,其他人均都是敵人,出手慢了,就死在這里吧。找到同伴之後,亦或者沒找到同伴,那就一直向西北角方向趕去,那里進入二層的入口,我會在那等你們。”

    說完,龍騰似隨意的掃了王林一眼,腳下一踏,身子在原地消失。

    一陣沉默過後,一個個唐氏學府之人,紛紛在原地消失,王林略一沉吟,腳下一踏,元力微吐間,消失不見。

    一股巨大的撕扯力頓時從四面八方出現,王林再次出現時,還沒看清眼前景物,就感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升起。

    王林二話不說,感知力立刻調動開啟手腕上的一個骨質手鐲,頓時在他身體外十米之內,立刻涌現濃密的毒霧。

    一陣陣尖叫在王林身邊響起,這時王林的雙眼,已然看清了四周的景象,只見四周是一個圓形的通道,四周牆壁上長滿了一種仿佛蜈蚣一般的多爪型植物。

    看到這里,王林雙眼猛地一收縮,這四周的景物,他太熟悉了,緊接著,他看到了剛才攻擊自己的生物。

    那是幾只巨大的蝙蝠,此時這幾只蝙蝠,已經被毒霧腐蝕了身體,倒在地上迅速化為血水。王林神色陰沉,摸了摸手上的骨質手鐲,這是他最早得自鳳凰族大小姐的那兩件靈器中的一個。

    當初因為上沒被設下封印,所以直到三年後,王林才直到它的作用。它的屬性是釋放出毒霧,一旦開啟,方圓十米之內盡悉包圍,使用次數還剩下1/3。

    以王林對靈器的了解,這骨質靈器的毒霧,應該能維持一些時間,不會馬上消散,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在通道內行走。

    時間不長,前面出現了通道的盡頭,這一路上王林遇到過數次蝙蝠的攻擊,但每次蝙蝠一踫到毒霧,就立刻化為血水。

    站在通道盡頭,王林向前一望,立刻深吸口氣,在他的前方,是一片血紅色的岩漿,地面上的零散的有著一些落腳的石頭,這些石頭顏色略深,但顯然溫度不會太低。

    在岩漿的四周,有著無數密密麻麻的洞口,王林感知一掃,立刻知道自己所在的這個通道,顯然也是眾多洞口中的一個。

    想必這岩漿,才是真正的六角祭壇第一層。

    王林在進入這里後,就已經失去了方向感,此時有些躊躇,不知該不該順著岩漿走去,沉吟少許,王林貼著牆壁坐下,拿出獸骨靈器,分放左右,隱匿身形後,靜靜的盯著岩漿,一動不動。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約一個小時候,忽然從其中一個洞口,沖出一人,這人全身被黑袍籠罩,身影略一停頓後,立刻躍在一處石頭上,身子輕點,向前跳去,每次落下,都會踩在石頭上。

    王林盯著那人的身影,他認出對方是碧波聯盟中人,就在這時,王林忽然發現一條細長的黑影,在岩漿下浮現,向著那人游去。

    緊接著,在那人又一次跳去的瞬間,一道黑影以電閃雷鳴般的速度彈起,一口咬住那人後,飛快的縮回。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若不是王林全神貫注,絕對會以為是錯覺,他只看見黑影一閃,碧波聯盟的那人就消失了。

    王林心底駭然,盯著看似平靜的岩漿,面色陰沉起來,繼續等待。

    沒過多久,又來了一人,這人是鳳凰族,王林之前略有印象,他小心翼翼的在岩漿外圍看了看後,在一暗處,躲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陣破空之聲傳來,緊接著,唐氏學府的一個老家伙,不疾不徐的從其中一個通道內走出。

    他看了岩漿一眼後,眉頭微皺,但腳步未停,直接踏在石塊上,向前走去,突然,岩漿內的黑影再次出現,猛然間彈起。

    一陣桀桀怪笑,從那老家伙的嘴里發出,他身子一閃,躲過那黑影的攻擊後,一腳踢在黑影上,立刻把黑影挑起幾十米高,露出了全部的軀體。

    王林這才看清楚,那黑影居然是一條頭上獨角的巨大蟒蛇,它的身體上,長滿了紅色鱗片,隱有波光晃動,看起來頗為驚人。

    老家伙一看巨蟒後,雙眼立刻冒光,大笑道︰“這次祭壇內部雖然有所改變,但沒想到居然被老夫遇到這麼一條龍蟒,輳 淮懟!彼底牛 笫忠蛔ュ  棠笞◎叨瀾牽 蠛紉簧 尤簧年稀br />
    龍蟒慘哼一聲,想要鑽回岩漿,但緊接著老家伙添了添嘴唇,忽然一把抱住龍蟒,一口咬在它的斷角之處,狠狠的一吸,那龍蟒身子頓時顫抖,軀體立刻萎縮,沒過多久,便只剩下一條薄薄的蛇皮。

    唐氏學府的老家伙,摸了摸肚子,手中蛇皮一甩,放進了儲物卡內,這才打了個飽嗝,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慢慢的越走越遠。

    這時,之前躲藏的那人,唰的一下沖出,向著老家伙走去的方向,慢慢的跟了上去,在他看來,這里應該是安全的。

    王林猶豫了一下,正要收起獸骨走這條路,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他想了想,沒有起身,而是繼續等待。

    這時,從岩漿外圍的暗處,忽然又沖出一人,選擇的道路,是老家伙的方向,王林沒有微皺,他剛才感知力觀察時,沒發現有人,由此可見對方的修為,一定遠超自己。

    一直到那人的身影也消失後,王林依然還未起身,他盯著岩漿,繼續等待。

    再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中,王林看到了有三人從暗處現身,所走的方向,均都是那一條。王林內心冷笑,暗道看來聰明的人很多。

    又等了幾個小時後,王林已然不急,就在這時,忽然從岩漿盡頭出,走回一人,王林一看,立刻眯起雙眼,露出似笑非笑的目光。

    這人,正是數個小時前那個殺死龍蟒的唐氏學府老家伙,他此時一臉譏諷之色,四下看了看後,身子一躍,向著另外一條道路沖出。

    王林二話不說,待對方身影消失後,立刻收起獸骨靈器,身子一躍,迅速跟了上去。

    王林一邊跳躍,一邊謹慎的觀察四周岩漿,他現在基本已經肯定,之前那條道路,一定是錯誤的,前面的那個老家伙,簡簡單單的用了個小計策,就輕松的把所有跟著他的人全部帶入黃泉之路。

    想到這里,王林更加謹慎了。盡管對方是唐氏學府中人,彼此之間也算是同伴,但王林卻不敢過于接近,龍騰那雙昏暗的眼楮,時常在他腦海中浮現。

    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岩漿之中,王林速度很慢,他總是確定安全後,才會繼續邁向下一個石塊。一天之後,王林已經徹底的走進了這無邊無際的岩漿之中,四周無時無刻不散發著高溫,只不過這種溫度,王林體內的陰寒元力略一流轉,便可以抵抗。

    在他的身體外,有兩層防御圈,若非如此,即便他體內有陰寒元力,但與石塊直接接觸的雙腳,也早就被燙出水泡。這一天的時間,王林毫不猶豫的無時無刻都在開啟防御類靈器。

    好在他身上靈器不少,防御類的靈器除了與柳斐器斗勝利後得到的那塊獸皮外,還有當初用酵母草與張仁才換來紫木。

    在生物靈器中,二級跟一級雖然只是一級之差,但是表現出來的威力卻天差地別,王林啟動的是那件出自張仁才手中的一級靈器,這只是祭壇的第一層,天知道後面還有什麼危險,那件二級的獸皮靈器,還是留在關鍵時刻來保命吧。

    王林從儲物卡里拿出水壺,喝了一口後,遙望遠處,依然看不見盡頭,他不知這岩漿之地到底有多大,到現在為止,他已經走了兩天了,一個人影都沒看到。

    剛剛把水壺放回儲物卡,忽然一道黑影從岩漿內沖出,狠狠的撞擊在王林身體外的防御層上,好在為了保險起見,王林激發了防御靈器的兩層防御,那道黑影瞬間就把第一層撞破,在第二層上微頓了一下。

    王林反應極快,右手一翻,一排排毒霧立刻籠罩四周,與此同時他的身體瞬間便退後數米,凝神一看,只見一只體長七八米的小型龍蟒,在毒霧中翻滾嘶鳴。

    那毒霧似乎對它作用甚小,僅僅讓龍蟒身上的鱗片變的略黑一些,王林冷靜的再次開啟防御靈器,迅速後退。

    龍蟒嘶鳴一聲,從毒霧中穿梭而出,落入岩漿中,只見一道黑影,在岩漿下向著王林游去。王林飛快遁走,右手一翻,開啟手鐲上的紅霧靈器,頓時一股紅光射出,在王林身體外徘徊。

    就在這時,岩漿中的龍蟒,已然追上王林,它再次躍起,張開血口,吞向王林,王林冷笑停止不前,盯著巨蟒。

    說時遲那時快,在那巨蟒彈起的瞬間,徘徊在王林四周的紅光,唰的一下射入到龍蟒體內,緊接著龍蟒慘嘶一聲,身體立刻冒出無數的鼓包,這些鼓包越來越大,越來越多,最終龍蟒身子一抖,從半空中摔下,掉入岩漿之中。

    王林目光無情,迅速退走,他剛走出沒多遠,只听砰的一聲,一陣悶響從岩漿內傳出,緊接著,四周忽然涌現濃密的紅霧,連二連三的發出砰砰的爆炸聲。

    王林神色微變,立刻明白這是岩漿內的龍蟒數量太多,所以一只爆炸後立刻蔓延,想必要不了多久,此地就會成為紅霧禁區。

    想到這里,他速度更快。一直到他走出很遠,還是能听到砰砰的爆炸聲,這聲音不但沒小,反而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一絲絲紅色霧氣,從岩漿內散出,慢慢的,紅霧連成一片,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迅速的向外擴張,一路凡是岩漿內的生物,只要踫到紅霧,便立刻自爆,化為推動霧氣的沖力,漸漸的,霧氣越來越廣,遠遠看去看詭異莫測。

    在岩漿深處的某個位置,當一絲霧氣擴散到這里時,忽然從岩漿內傳出一聲可謂是驚天動地的狂吼,一個高達十多米的巨大蛇頭,猛的從岩漿內冒出,這條蒼天巨蟒露頭後,立刻嘶鳴起來。

    緊接著,它盯著霧氣,身子一沉,立刻向前游去,那霧氣踫到它的身體,沒有半點作用,完全被它的巨大鱗片阻攔在外。

    這蒼天巨蟒一動,頓時岩漿內出現了一個粗約十多米,長約近千米的巨大身影,它這一動,四周的岩漿頓時如漲潮一般翻滾起來,這種翻滾慢慢擴散,最終整個岩漿之地,全部沸騰。

    這條龍蟒,正是這岩漿之地的祖蟒,它本是萬年前海中的霸主,後來被母皇族強者擒住,關入六角祭壇中,作為岩漿之地的守護獸,這一萬年來,他不斷地自我分裂,擁有了數以萬計的後代。

    本來它接到母皇族通知,知道又有人進入六角祭壇接受試煉,在這岩漿之地,只要躲過龍蟒的攻擊,安全度過之後,就算是完成,即便是殺一些龍蟒,它也不會太在意,畢竟它的子孫後台,實在太多了。

    可它沒想到,居然有人釋放出這等大範圍殺死後代子孫的靈器,每死一個後代,它都會有感應,這才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它就察覺,幾乎四千多個後代,陸續的死亡,而且死亡的數目還在繼續增加。

    這種事情,徹底的激怒了巨蟒,所以,他動了,要知道他已經有五千多年沒有移動過身體了。

    祖蟒一動,岩漿沸騰,它盡管身子龐大,但速度卻是普通龍蟒的數倍,若從天空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條黑線,迅速的在岩漿內穿梭,它移動的方向,正是王林所在之地。

    王林同樣察覺到岩漿的異變,腳下落腳的石塊越來越少,甚至有一些開始出現裂痕,只要一踏上,若不快速離開,定然會落入岩漿之中。

    熱氣隨著岩漿的沸騰,溫度越來越高,王林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迅速向前沖去,漸漸的,他隱約看到了岩漿的邊緣,但就在這時,忽然腳下岩漿沸騰的程度更加巨大,甚至有種怒浪掀起的感覺。

    王林驀然間發現自己的腳下岩漿,一個巨大的黑影慢慢浮現,他神色大變,利用跳起的瞬間向下仔細一看,只見一個寬約十米,長約千米的巨大黑影,赫然出現在自己腳下,而且越來越近,似乎隨時都可沖出來一般。

    從它的樣子來看,赫然就是一只巨大的龍蟒。

    王林頭皮發麻,猛地抬頭看了眼邊緣位置,距離他大約有八十多米,在這一刻,王林毫不猶豫的感知力與元力同時運轉,立刻進入到神識狀態。

    一瞬間,王林的心髒跳動慢了下來,直接降低到每分鐘五下左右,絕對的冷靜,讓王林在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就算3秒後,腳下的巨蟒將會彈起,並且自己生還的可能,幾乎等于零。

    盡管如此,明明知道只有三秒的事情,但現在的王林,卻沒有半點害怕的情緒,他腦子里飛快的計算自救的方法,成百上千種可能在他腦中一閃而過。

    在這極短的時間內,王林已經算出了巨蟒的任何一個可能,任何一個變化,他不慌不忙的在第一秒,從儲物卡中拿出廢墟怪人贈送的黃紙,貼在了胸口,與此同時雙手飛快的雙腿上拍了一下。

    第二秒,他身子猛地一躍而起,向前竄出三米,但他雙手卻為閑著,而是持續不斷的拍打雙腿,同時半空中他瞬間側身,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腰部一扭,向著一旁落去,與此同時從儲物卡中拿出一片樹葉形狀的靈器,開啟。

    第三秒,他身子落下,腳尖踩在一個石塊上,身子成弓形彎曲,雙手依然未停,拍打著雙腿。

    在這一剎那,祖蟒的頭,彈了起來,它彈起的位置,赫然就是王林的落腳點,這一切都被王林算計在內。

    祖蟒抬頭的一瞬間,掀起巨大的推力,此時恰好是王林的身子力道全部散盡,就仿佛是整個身子弓在了巨蟒頭頂一般,接著那推力,猛地躍起。

    電閃一般沖出四十多米遠。這一切都是在眨眼間完成,就仿佛是他一跳一落之間,自然而然被祖蟒蛇送了一程似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五章 蟒口逃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五章 蟒口逃生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