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千年老怪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一旦成為女王,就會受到母皇一族的傳承,同樣,如果女王非正常死亡,那麼在沒有繼承人的前提下,母皇一族就會落下六角祭壇,本土勢力可進入祭壇內奪取繼承資格。

    這六角祭壇在之前只出現過一次,而且還是在2000年前。那次也是春水女王非正常死亡,于是祭壇出現。

    當時我唐氏學府只能算是春水的中型勢力,不過也有參與的名額。先祖有一人就進入了祭壇,你之前得到的入塵期干尸,就是先祖在祭壇中得到,八件珍稀材料,說起來其實有五件,都是先祖在祭壇內找到的。

    根據她留下的傳記描寫,六角祭壇內一共有六層,越是往下,危險越大,除了入塵期干尸是先祖在第三層找到之外,其余之物都是在第一、二層獲得。

    除此之外,大量的修煉功法,也是在六角祭壇內獲得,說起來,春水帝國目前百分之六十的修煉功法,實際上都不是原始版本,而是當時先祖那批高手回來後,散布出去的刪節版。

    根據先祖的描述,每一層的牆壁上,都刻有大量的不同種類的修煉功法,越往深層功法越是精妙,我唐氏學府之所以嫡系子弟都能擁有十二級以上元力,其實歸根結底,與我們修煉的功法有很大的關系,我們唐氏學府嫡系功法只有一個,其實你應該听過這麼名字——彩燕化元術。”

    王林心底巨震,深吸口氣,緩緩開口道︰“這應該是C級功法吧?”

    唐心如輕笑,說道︰“彩燕化元術,各種等級的都有,但實際上,我唐氏學府內卻供著一本原始的彩燕化元術,若是輪等級,那是3S級別。這功法,正是先祖險些送掉性命,從三層下四層的入口處,得到的。”

    王林沉默不語,他修煉的黃泉升竅決,如此一看,一定也是刪節版。另外還有一點,以八件珍稀材料的價值,居然僅僅是在第一、二層就可獲得,即便是入塵期干尸,也不過是第三層罷了,如此一來,這六角祭壇立刻變得神秘莫測。

    想到這里,他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唐氏家主所說的話,打動了他的內心。

    唐心如察言觀色,聲音委婉動听,又道︰“鳳凰族為什麼能發展到現在的規模,其實說白了,就是因為其先祖當年頗具實力,是不多的下到第四層的強者之一,第四層的功法與寶物,自然要超過了前三層。

    不過鳳凰族那位先祖太過貪心,最終落得身死的下場,不過她也算是個人物,在死前拼了命,把數份完整的原始功法,扔給了第三層的家族弟子。

    至于碧波聯盟,也是如此。”

    王林這是第一次听聞這些事情,心里震撼了許久。

    唐心如很滿意王林現在的狀態,她猶豫了一下,又扔出一枚重彈,說道︰“除此之外,根據先祖的猜測,在第四層內,應該有入塵丹存在,這種元力十五級的強者為之瘋狂的至寶,其實才是這次春水帝國三方勢力爭斗的根本原因。

    至于爭奪春水女王,只不過是附帶品而已。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戰斗,沒有任何一方勢力動用十五級強者的原因。要知道一旦有了入塵丹,那麼十五級高手憑空多了一半的幾率達到入塵期,一個入塵期的高手,可以決定一個帝國的走勢,即便是母皇一族,對于入塵期高手也是極為禮遇。

    春水帝國的3000年歷史,入塵丹只出現過3次,這三枚入塵丹,根據多方調查,最終猜測,應該全部來自六角祭壇,也就是說,先祖那一批人進入了四層的人中,有人獲得了入塵丹。

    畢竟啟明丹,是得自第三層,這也說明了,六角祭壇內,有丹藥存在。既然如此,那麼入塵丹一定也會有。”

    王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入塵丹這三個字,如同閃電一般霹入他的腦中,王林是一個想要強大的人,變強是他這一生最大的夢想,元力十五級之後就是入塵期,可入塵期高手,放眼整個春水帝國,恐怕都找不出一個,少之又少。

    甚至整個母皇大陸三大帝國以及自由城都算在一塊,入塵期高手也只有那麼數人而已,入塵期,那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王林的心髒,跳動頻率漸漸升高,入塵丹的重要性,他現在已經清晰明白,他猛地抬頭,盯著唐心如,一字一字的開口道︰“你剛才所說,是否全部真實?”

    唐心如表情嚴肅,凝重的說道︰“唐心如所言若有一句虛假,願唐氏學府毀于己手。”

    王林沉默少許,果斷的說道︰“好,我參加。”

    唐心如松了口氣,二人又交談了一會,唐心如望著紅霧,猶豫了一下,說道︰“木南大師,這紅霧……”

    王林一拍儲物卡,飛快一塊紅色藤條,那紅霧立刻鑽入其內,轉眼間就消散一空。

    唐心如眼內瞳孔猛地一收縮,內心震驚,但表面上卻神色如常,與王林約好明日啟程後,轉身離開。

    但她的內心,卻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紅霧對別人來說或許是噩夢,但現在一看,對這個器師木南來說,根本不值一提,想到這里,她內心對于王林的定位,更高了。

    王林在唐心如離開後,沉吟少許,隨後立刻收拾房間,把一些有用的材料以及半成品靈器全部收好,緊接著又把自己的靈器一一拿出,整理一番。

    他現在的靈器,已然不少,在唐氏學府的這大半年,他幾乎就沒停止過制作。

    都收拾完畢後,他走出房間,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拆除那些沒被唐心如破壞掉的陷阱,這里面有很多材料,是王林以後布置陷阱的必須品。

    用了很長時間,王林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感覺,仔細的把陷阱一一拆卸,一直到深夜,他才把陷阱全部拆完,珍重的放在儲物卡內後,他盤膝坐在院子里,望著天上的星辰,腦子里久違的松懈下來。

    “明天就要離開了,去了六角祭壇後,就要尋找高品質的極陰之地以及傀儡術的材料了,希望可以一切順利。”王林心底默默自語。

    時間一晃,初陽升起,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射來,一滴滴露水,在王林眉發之間出現,他深吸口氣,目光堅定,握緊了拳頭。

    沒過多久,唐研親自來臨,恭敬一番,帶著王林走上飛船,向著唐氏學府正中心的廣場飛去。

    在飛船上,王林背著手,默默的看向窗外,半年的時間幾乎是眨眼就過去了,唐氏學府,只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次歇腳而已,現在他要離開了。

    唐研望著王林的身影,心底頗為復雜,眼前這個少年,來唐氏學府第一天就是她接待的,當時張仁才暗示對方制器水準頗高,讓她不要怠慢。

    可當時唐研怎麼看,都沒在對方身上看出任何不凡之處,于是按照慣例,直接給了二級材料資格。

    甚至沒過多久,她更是把材料資格改成了一級。

    這一切,其實說白了,與唐芯也多少有些關系,她總感覺二人之間有些問題,尤其是听聞薛音談起飛船上的一幕後,對于這王林更加不喜。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在與柳斐的器斗中,這王林不但獲勝,而且身邊居然還出現了一個十四級的戰奴,這讓她大吃一驚的同時,也把心態迅速調整過來,材料等級迅速調高。

    如果僅僅是這樣,她雖然吃驚,但也不會太過在意,畢竟即便是十五級絕頂強者,唐氏學府也一樣有一些,她唐研就親自見過。

    可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完全的震撼了她的心靈,紅霧靈器的出現,引發的一系列事情,徹底的顛覆了她對于王林的態度。

    現在不用說她了,整個學府內所有學員,無不知道木南,更是對于紅霧靈器傳聞四起,幾乎所有的器師,甚至包括柳斐在內,都是無不拜服,這些事情眼前這個少年並不知道,可若是他現在走出飛船,只要在學院內轉一圈,立刻就會有數之不盡的學員前來懇求收為戰士,甚至戰奴,都有大把的學員會同意。

    畢竟,木南這個名字,隨著紅霧靈器的出現,在整個春水帝國,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唐研正感慨間,飛船一震,慢慢降落,她連忙收緊心神,客氣的跟在王林身旁,走下飛船。

    廣場極大,零散的站著幾十人,這些人有男有女,大部分年齡都在四十以上,更有一些看起來好像剛剛從墳墓里爬出一般,整個人仿佛干尸似的,但也有一些年輕的,比如唐雅萱。

    這些人每一個都具備相當的實力,其中有一大半,王林看不出實力,尤其是那些干尸般的老者,在王林看向他們的同時,有幾人對他露出微笑,這微笑,在王林看來,充滿了陰森的味道。

    至于器師,除了柳斐之外,器斗那天的主持者,那個長相頗為美麗的女子唐甦,也站在一旁。

    除了這些人,還有十多位唐氏學府的核心人員,在她們前面,唐心如正嚴肅的說著話,看到王林走下飛船,唐心如立刻上前幾步,明媚皓齒,輕笑道︰“木南大師,這次進入六角祭壇,煩勞您了。”

    王林淡然道︰“說不上煩勞。”說完,他右手一揚,扔出一張儲物卡,又道︰“這是余下五件的靈器,之前已經陸續給了你們十五件,按照約定,我可以從八件材料中選擇一個,我要破滅果實。”

    唐心如接過儲物卡,謹慎的看了一眼,隨後笑道︰“沒問題,等您回來後,破滅果實我雙手奉上,您看可好?”

    王林眉頭一皺,盯著唐心如,不疾不徐的說道︰“唐家主,這是之前的交易,你現在的行為,我可以認為你是想反悔。”

    唐心如略一沉吟,果斷的說道︰“木南大師您誤會了,也罷,唐研,你速去把破滅果實取來。”

    唐研連忙稱是,正要離開,這時王林目光一閃,忽然說道︰“除了破滅果實之外,我記得唐家主昨日說了,如果我進入祭壇,還可選擇一件材料,我要葵金。”

    唐心如神色如常,對唐研點頭,說道︰“一切按照木南大師要求取來。”

    唐研深吸口氣,匆匆退下,她內心暗道︰“八件材料中,算上這兩件,木大師已經得到四件了,這不太符合家主的性格啊,而且六角祭壇內危機四伏,似乎沒有必要讓木大師前去……難道……”想到這里,她眼中瞳孔一收,腳步更加快速。

    這時,天空驀然間一暗,一艘華麗且龐大的長條形飛船,從天而降,地面上露出巨大的陰影。整個飛船通體漆黑,長滿無數根鋒利的尖刺,一股龐大的壓迫感,不由得在眾人心間升起。

    這造型猙獰的飛船,在下降到距離地面三十米時,停了下來,一道可通行十多人的階梯,慢慢落下,搭在了地面上。

    唐心如目光如電,聲音充滿了上位者的威嚴,說道︰“兩日後,就是六角祭壇降臨之日,今天,我唐心如,作為唐氏學府第三十九任家主,為你們踐行,此番一切事情,龍騰長老,就拜托您了。”

    人群中走出一個全身干瘦的老者,他身穿黑袍,臉上刻滿了深深的皺紋,目光昏暗,看起來沒有任何精神,此時他略微點頭,沙啞的說道︰“放心吧,桀桀,老夫這又不是第一次進入祭壇……”

    僅僅這一句話,就讓王林倒吸口冷氣,目光閃爍,內心震驚,如果按照唐心如所說,上一次出現祭壇,是在2000多年前,那這個干瘦的老者,豈不是已經2000多歲了。難道他就是唐心如所說的祖先?轉眼間王林就否定了自己的答案,因為唐心如的稱呼,她叫這老者長老,顯然不是先祖。

    唐心如對干瘦老者說道︰“好,心如在此,祝願我唐氏學府這次大獲成功。”說完,她分別看了眼唐甦、柳斐、王林,最終說道︰“三位都是靈器大師,此次還望竭盡全力,心如感激不盡。”

    唐甦則輕笑一聲,說道︰“家主放心就是,我們器師不是戰斗人員,無法參加戰斗,但對于諸位長老的靈器維護,還是能做到的。”

    柳斐看了王林一眼,猶豫了一下,對唐心如說道︰“唐家主,靈器維護到沒什麼,不過有些靈器維修時需要加入材料,這材料方面……”

    沒等他說完,那個叫做龍騰的干瘦老者桀桀一笑,陰森道︰“祭壇內遍地都是材料,你們就地取材即可。”

    柳斐一怔,低頭沉默不語,不知在想寫什麼。

    此時唐研回來,遞給唐心如一張儲物卡,唐心如掃了一眼,扔向王林。

    王林一把接過。

    唐心如深吸口氣,高聲說道︰“好了,啟程!”

    眾人陸續順著階梯走上,王林行走間與人保持一定距離,驀然間他神色一動,抬頭向前方望去,只見龍騰轉過頭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走進飛船。

    王林心底一震,默默跟上,當最後一人進入飛船後,整個飛船通體一顫,破空而去,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唐心如盯著飛船消失的方向,暗嘆一聲,神情略顯疲憊,內心暗道︰“木南,不是我唐心如心狠,而是你太過危險,能制作出紅霧靈器的器師,而且甚至連母皇一族的戰士都為之心動想要索取,我唐氏學府自認沒那個本事留住你,既然如此,不如索性毀了你,這樣一來,紅霧靈器盡管數量不多,但卻是我唐氏學府獨有的終極武器。

    而且你是死在六角祭壇內,這樣的話,就與我唐氏學府沒有半點關系,所以,你安心的去吧。”

    與此同時,在巨型飛船消失的一刻,遠在春水帝國邊陲的天水城,這個鳳凰族目前的大本營,來了一個不素之客。

    他身材高瘦,眉似利劍,眼若星辰,一襲青衫素裹,看起來飄逸非凡。

    無聲無息間,他的身影就破碎虛空般出現在天水城鳳凰族三小姐當初居住的老宅子內。

    這座老宅子,隨著鳳凰族的遷移,再次熱鬧起來,成為了鳳凰族的一個分部,其內高手無數,更有一個十四級元力的家族長輩坐鎮。

    青衫男子神態淡然的四下看了一番,袖子一揮間,整個院子所有人,全部無聲無息的倒地,甚至就連那個正在閉關的十四級強者,也在沒有絲毫察覺的情況下,歪倒在閉關之地。

    這種詭異的現象,若是傳出去,恐怕整個春水帝國均都會為之震驚,具備這樣的實力,只有一種人——入塵期高手。

    這青衫男子仿佛做了一件微乎其微的事情般,沒有絲毫表情,向院子角落的一片假山處走去。

    在假山外,他右手一點,頓時假山發出轟轟聲,向兩邊移開,露出一個漆黑的洞穴,男子起身一跳,身子以極快的速度直接進入到最底層。

    望著地面上一些儲物戒指爆炸後留下的殘骸以及春水的干尸,他的臉色,陰沉起來。

    “看來是真的死了,春水這賤人的儲物戒指與靈魂綁定,眼下既然碎裂了,說明真是出現了變故,這春水死到無所謂,可到底是怎麼死的呢?

    我設下的禁制完全可以阻止她自殺……難道是有人來救?不可能,若是有人來救,這春水又怎能變成干尸。”

    男子目光陰森,低下身子右手放在春水干尸的頭部,微閉雙眼,許久之後他猛然睜開,驚訝自語道︰“靈魂沒了?”

    男子表情陰晴不定,片刻之後,他喃喃自語道︰“靈魂沒了……以春水的實力,不可能是靈魂離體,這樣推算下來,一定是被人滅殺,有能力殺春水靈魂的強者,即便不是與我同境界的入塵期,也一定差距不遠了。”

    男子眉頭微皺,身子一動,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時已然在天水城外的高空中,他憑空站立,在四周,滾滾白雲自身邊穿過。

    男子右手一翻,一張黑色的儲物卡出現在他手中,一陣白光閃爍間,一只頭生雙角,滿嘴獠牙,身高十米,體積龐大的巨獸,赫然出現在男子的前方。

    這巨獸的樣子,異常猙獰,在它出現的一瞬間,四周狂風大作,雲層如同被墨水灑過一般,紛紛烏黑起來。

    男子身子一送,輕飄飄的飛起,坐在了巨獸頭頂雙角中心。他坐穩後,拍了拍巨獸腦袋,說道︰“春水的靈魂雖然沒了,但當初我下的詛咒仍在,饕獸,給我找到殺死春水之人。”

    巨獸打了個鼻響,四蹄一踏,頓時風雷陣陣,整個天水城所有強者,紛紛感應到這恐怖的雷聲,立刻沖出數人,還沒等他們飛到天空,只見一道巨大的黑光,轟的一聲從雲層中躍出,化作一道黑色長虹,轉眼間就消失在天際。

    唐氏學府的巨型飛船,飛快的穿梭在雲層之中,兩天後,飛船來到春水帝國極西之地,這里是一片荒蕪的沙漠。

    莫拉沙漠,是春水帝國內唯一的荒原,他的面積,約佔據了整個帝國版圖的三十分之一,這里常年黃沙四起,颶風陣陣,可謂是人跡罕至,若站在莫拉沙漠邊緣,向遠望去,會看到一條灰突突的地平行,給人一種仿佛沙漠無邊無際,與天地相連的錯覺。

    莫拉沙漠也由此得名,在春水帝國,莫拉的含義,代表的是無窮大。

    莫拉沙漠內,生存著無數沙類生物,它們往往都是成群出現,洗劫時而進入此地的商人。這些商人均都是亡命之徒,他們進入莫拉沙漠的唯一目的,就是獲得一種叫做沙魂石的材料。

    這種材料,賣給靈器師,會換取大量的晶幣。即便是不賣給靈器師,也會有很多人願意收購,要知道沙魂石,越是沙漠深處,品質就越高,一旦達到一定品質,那就可以用來制作武器。

    混入了沙魂石的武器,在強度以及韌性上,都要高出不少,除此之外,沙魂石最大的作用,當屬飛船的制作。

    提煉之後的沙魂石,是春水帝國春水戰艦的主要制作材料之一,每年帝國對沙魂石的消耗,數量都會極大。

    這一日,莫拉沙漠上空的雲層,仿佛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撥開一般,露出一艘龐大的巨型飛船,飛船低空在沙漠上慢慢飛行,時間很快過去,飛船穿越了沙漠外圍,進入了中心地帶。

    王林坐在靠著窗戶的桌子旁,安靜的看著窗外,莫拉沙漠的全貌,漸漸在他眼前浮現,地面上有著很多沙漠內特有的生物,如沙狼、沙蠍、沙蜴等等。

    這艘飛船內的空間極大,幾十人幾乎每人都有一個單間,王林進入房間後,就一直沒有出去,而是靜靜的坐在原地,閉目養神。

    只是在進入莫拉沙漠後,他才睜開雙眼,仔細看去。

    夜里時分,飛船來到了莫拉沙漠的最中心點,這里有一座古塔,塔高約百米,一層層塔身,散發出一絲絲古樸之氣,從外表看,這古塔的年代頗為久遠。

    飛船在古塔旁慢慢降落,隨著轟的一聲震動,飛船落地,船門打開後,唐氏學府的眾人,一個個走了下來。

    王林站在船門口,並沒著急下去,而是感知力四下探索一番,這時,他身後忽然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小伙子,怎麼不下去?”

    王林內心驀然一驚,他剛剛感知擴散,四周兩百米之內可以說任何風吹草動,無不一一在心,可卻一點也沒發覺,自己身後有人。

    王林轉過身,眼中瞳孔微一收縮,但很快就恢復如常,在他的身後,龍騰那干瘦的身子,仿佛幽靈一般飄起,雙眼露出一絲幽光。

    看見王林回頭望他,龍騰裂開嘴角,扯出一絲微笑。

    這笑容在王林看來,心底頓時冒起一股寒意,他沒有說話,而是緩緩的後退,順著船口走了下去。

    龍騰的雙眼,一直盯著王林,待他走下飛船後,龍騰添了添嘴唇,桀桀一笑,身子一閃,出現在地面上。

    身為器師的柳斐與唐甦,二人站在一處,看到王林走下後,唐甦一招手,說道︰“木大師,這里。”

    王林察覺到背後的目光消失,心底暗松口氣,僅僅這麼一會兒,他的後背,已經泌出了冷汗,被那叫做龍騰的老者盯著,王林有一種當初在蠻荒叢林,看到了人面蛇一樣的感覺。

    那是一種死亡前的直覺。

    走到唐甦身邊後,柳斐面色復雜的看了王林一眼,低聲道︰“木大師,之前的事情,還望不要介意。”

    王林與柳斐器斗後,這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面,同樣也是首次談話,听到柳斐的話後,王林連忙搖頭道︰“柳斐大師多慮了,之前的事情是誤會,木某從來都沒放在心上,又怎能介意呢。”

    柳斐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點了點頭。

    一旁的唐甦,嬌笑道︰“好了,咱們唐氏學府,這次只有咱們三個器師,這里面就小女子我經驗最少,比不上你們二位,到時候大家可要相互幫助哦。”

    柳斐哈哈一笑,客氣一番,但王林卻發現,柳斐的眉頭,始終都是微微皺著,顯然有著心事。

    唐氏學府的幾十人全部走下飛船後,飛船的門慢慢關上,唐雅萱是最後一個,她右手一揮,頓時龐大的飛船,迅速縮小,最終被她手中的一張銀色卡片收入其中。

    王林看見這一幕,在唐雅萱手中的卡片上多看了幾眼,以王林現在的經驗,自然一眼就看出,這張儲物卡並非普通,準確的說,它已經可以算是一件靈器了。

    利用空間原理制作的儲物卡靈器,不是尋常器師可以制作出來的,XY就曾在學習手冊上講過,儲物卡類的靈器,不是一個人可以制作成功,準備的說,這一類靈器,往往需要多人同時制作,分工之下,才可制作成功。

    其最難的地方,就是把三大定律與空間理論結合,開闢一個巨大的空間來作為存放之用,但只要是靈器,就會有次數限制,這也是大空間儲物卡靈器數量不多的原因,要知道儲物卡是屬于頻繁使用之物,與實際造價相比,大有得不償失之意。

    于是,這種大空間的儲物卡靈器,幾乎很少有人擁有,只有一些大家族,或者是帝國的軍隊,才會使用。

    這時,一陣嬌笑從遠處傳來,緊接著,一個全身被黑色皮蓬包裹的女子,緩緩的從遠處走來,在她的身後,跟著十多人,每個人的打扮,都是一樣。

    這些人在距離唐氏學府眾人大約十多米外停下,最前面的那個女子,高聲笑道︰“雅萱妹妹,又見面了。”

    龍騰昏暗的雙眼在看到那黑衣女子時,忽然露出一絲神采,但瞬間便又恢復如常,只不過伸出舌頭,添了添嘴角。

    唐氏家族這次對外的發言人,是唐雅萱,她看了那黑衣女子一眼,笑道︰“原來是碧波聯盟的陳思姐姐,看來碧波聯盟這次勢在必得,居然連姐姐都出動了。”

    陳思整個人罩在袍子里,看不見相貌,她听到唐雅萱的話後,輕笑道︰“與唐氏學府和鳳凰族比,這次我碧波聯盟只有區區二十個進入名額,根本就沒有勝利可言,這一次,我們打算最多走到第三層,以搜集材料為主,奪取春水女王傳承的事情,就不參與了。”

    二人交談之際,柳斐看王林一直注意碧波聯盟之人,于是低聲說道︰“木老弟,那碧波聯盟傳聞所有成員均都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凡是能讓其自願打開頭套,露出本容之人,就會被她們認為小林子。”

    王林一怔,仔細的打量了碧波聯盟那些人幾眼,說道︰“柳斐大師,如若這樣,那碧波聯盟又是如何成立的?”

    唐甦撇了撇嘴,說道︰“柳斐大師說的既正確,也不爭取,那碧波聯盟是由大大小小十多個家族組成,這些家族中,有一支叫做戰鶯族,其內所有女族人,一個個均都擁有絕美之容,只有她們,才是若自願打開頭套,便會認主。

    不過外人大都不甚了解,以為整個碧波聯盟都是如此。”

    柳斐呵呵一笑,說道︰“唐甦大師不愧是學府內部的器師,見識過人,柳某佩服。”

    就在這時,忽然從遠處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謹記著,夜色中,遠處忽然一片火紅,幾乎照亮了半個天空。

    仔細看去,那片火紅是由一只只巨大無比的火鳳凰身上散出,一共十八只火鳳,連成一排,向著古塔飛來。

    唐雅萱望著鳳凰,有些心有余悸,但很快就恢復正常,沉默不語。

    她身邊的陳思,輕聲道︰“真沒想到,這鳳凰族是從哪里得到的這些殺傷力巨大的靈器,唉,若不是有紅霧靈器,恐怕現在,整個春水帝國就沒我們容身之處了。”

    唐雅萱聞言,不由自主的掃了一眼王林,心底微嘆,她是學府的核心弟子,在唐心如手下做事多年,怎能不知道她的性格,尤其是剛才看到龍騰後,根據一系列的觀察,唐雅萱可以肯定,家主一定給龍騰單獨發布了一個任務。

    這個任務的終點,恐怕就是在王林身上。

    陳思順著唐雅萱的目光看去,發現是三名器師,這三人的畫冊他都見過,其中老者應該是唐氏學府外圍第一器師柳斐。

    陳思腦海中立刻浮現有關柳斐的一切信息。她的目光,順著柳斐滑到第二人身上,那是一個相貌頗為美麗動人的女子,陳思知道,她是唐氏學府內部的核心器師,同時也是唐氏學府資格最老,經驗最為豐富的唐老的弟子。

    當陳思看向第三人時,她只是略掃一下,便不再注意,這人她也見過,知道是剛剛成為唐氏學府客卿之人,名字叫做什麼她有些沒記住,不過這種小人物,以陳思在碧波聯盟的地位,自然不會看在眼里,即便他是器師,只要沒達到制作出二級靈器的手藝,均是如此。

    目光剛一收回,忽然陳思內心一動,她剛才是提起紅霧靈器時,唐雅萱才看向三人,這里面會不會有些什麼聯系?

    陳思本就是七竅玲瓏之人,平時一向以沉穩冷靜著稱,可現在,她卻忍不住被自己這個想法弄得心髒怦怦亂跳。

    “這三人中,難道有紅霧靈器的制作者?”陳思頓時有些口干舌燥,但隨即,她馬上否決了自己的想法,內心自嘲道︰“除非是唐心如腦袋有病了,否則的話,絕對不會把這等器師放走。”

    但她也不知為何,雖然明知道不是,但卻忍不住有些幻想,眼神更是不時的瞄向唐氏學府的三個器師。

    “如果紅霧靈器的制作者,真的是在這三人中,最可能的,應該是柳斐!”陳思直接無視王林,把目標鎖定在柳斐身上。

    這時遠處的火鳳凰,越來越近了,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龍騰以及他身邊的幾個仿佛從墳墓里爬出來的老家伙,看向火鳳凰的目光,充滿了寒意。

    王林抬頭看了一眼,忽然神色一動,目中露出一絲殺機,他的嘴角,漸漸翹起,露出一絲微笑。

    巧的很,他看見了紫顏紫大人,另外還有王婆婆。

    紫顏的相貌,已經大為改變,變的更加明媚奪人,皮膚雪白,沒有半個污點,與多年前的樣子,可謂是天地之差。

    王林內心冷笑,看來紫大人果然配出了解藥,治好了曼陀羅病。

    一排火鳳,在巨塔的另一邊落下,從每只鳳凰上都跳下數人,鳳凰族的來人中,與唐氏學府頗為雷同,其中一大部分是白發蒼蒼的老人,剩余的才是年輕人。

    王林心知肚明,包括唐氏學府的那些人,這些一副快要活不起的老家伙們,他們進入六角祭壇唯一的目的,就是獲得入塵丹。

    此時三方勢力全部來齊,唐氏學府與鳳凰族,以碧波聯盟為分界線,各佔左右,這時,唐氏學府中有個老家伙,忽然桀笑道︰“紫壽高,你這老家伙還沒死呢?你要臉不要臉啊,入贅到鳳凰族都快1500年了吧。”

    鳳凰族那群老人中,一個如干尸般的老者,看了對方一眼後,二話不說身子一躍,騰空撲去,嘴上喝道︰“來來,宋行,咱們來松松骨。”

    唐氏學府中剛才說話的老者,哈哈一笑,身子立刻沖出,說道︰“老夫正有此意。”

    二人均都沖出之後,唐氏學府中一個老婦人,皺著眉頭右手一揮,頓時一道光幕罩在了二人四周,起到了結界防御作用。

    紫姓老者,手中抓著一把電光長矛,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宋行,身前飄著一張三角形黑布,陣陣死亡之氣,從黑布上散出,他的臉上,露出的不是興奮之色,而是嗜血之芒。

    二人毫無任何花俏的,直接在半空中打了起來,只見四周頓時狂風大作,風雷陣陣,一個接著一個的閃電,向四周瘋狂的蔓延開。

    在二人打斗的瞬間,王林立刻後退,唐甦也是潛意識的迅速退出,待停下後,她才發現,王林居然也在後退,臉上立刻露出古怪之色。要知道她是唐氏學府核心弟子,從小到大,這樣的高手見過很多,耳燻目染之下自然知道他們若打起來,結界將會被大力的削弱,很有可能失去作用,距離太近必然殃及池魚。可她卻沒想到,這王林居然也是迅速後退。

    尤其是她停下後,那王林仍然退出了幾米,這才停下,唐甦內心頗不以為然,根據她的經驗,有防御結界守護,自己又退出了十米,即便是結界破掉,也不會波及到自己。

    再看柳斐,他微微一怔,顯然不理解明明已經有了防御結界,王、唐二人為何還要退後。

    但這個想法才剛剛升起,一道鏡子破碎的聲音突然出現,包裹著兩個老家伙的光幕結界,嘩嘩聲中碎裂開,緊接著兩股強大的能量余波,瘋狂的向四周擴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四章 千年老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四章 千年老怪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