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紅霧靈器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坐在一旁的唐研,此時插嘴道︰“唐老,您是我唐氏學府內資格最老的器師,比外面的那些器師強出數倍不止,您若都看不出來,他們怎麼會看出呢?”

    唐老淡然道︰“器師之中達者為先,各個流派更是彼此側重點不同,我看不出來,不代表別人也看不出來。”

    唐研苦笑,搖頭不語。

    這時坐在唐老身邊的唐甦,在一旁說道︰“師父,學府外圍的那些器師,我都考察過了,那柳斐尚算優秀,已經可以制作出二級靈器了,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還是一個叫做木南的器師,他……”

    沒等她說完,唐老忽然目光一閃,家主唐心如也是神情一動,二人幾乎是同時說道︰

    “木南?”

    二人相互望了眼,唐心如立刻問道︰“府內有器師叫做木南?我怎麼從來沒听過?”

    唐甦一怔,這時唐研連忙起身說道︰“家主,這木南是在您閉關的這幾個月剛剛加入學府,他是由張仁才引薦,不過這靈器,我認為不太可能是他制作,畢竟他只是一個基礎器師罷了。”

    唐老眼楮一翻,面無表情的說道︰“唐甦,你說說這個木南如何讓你感興趣了。”

    唐甦看了唐研一眼,起身對唐老說道︰“師父,這木南月前曾與柳斐器斗。”

    唐老眉毛一挑,他整日閉關制作靈器,不理會外界,有關王林器斗之事,這還是第一次听說,臉上不由得升起幾分感興趣的神色,畢竟器斗對于器師來說,是最高級別的戰斗。

    唐甦繼續說道︰“器斗中,這木南拿住一件靈器,任憑柳斐如此努力,都無法拆器成……”她正說到一半,忽然神色一動,失聲道︰“啊,我想起來了,當初木南拿出的靈器,也是一根藍線藤!”

    此話一出,會議廳所有人均為之震動,相互之間議論紛紛。

    唐心如眉頭一皺,右手輕彈桌子,頓時一道波紋散開,眾人均都身體一顫,連忙收口。唐心如凝神片刻,低沉道︰“唐老,這件靈器,您能否仿制?”

    唐老沉吟少許,又仔細的看了看靈器,搖頭道︰“仿制簡單,但即便是仿制出,也一定沒有唐雅萱說的那般效果,如果我沒猜錯,這MN在制作靈器時,采用了某種神奇的物質,這種神奇的物質可以一瞬間把寄生草的特性發揮到極限,且產生某種變異,這是唯一的解釋。”

    此時會議廳有一個女子,目光一閃,忽然插言道︰“如果這MN真是木南,家主,我建議立刻抓住他,逼他說出制器的秘密,如果我們唐氏學府能獨享這個秘密,那麼無論是對于眼下戰亂,還是未來發展,都有不可低估的巨大作用啊。”

    唐心如頗為心動,沉吟少許,正要說話,這時唐研冷笑幾聲,譏諷道︰“唐珍,你可知道這木南與柳斐的器斗中,最後的戰奴比試,這木南的戰奴,是什麼實力?我可以告訴你,十四級!”

    此言一出,除了一些早就知道的之外,余人均是驚愣,其實這也難怪她們不知,畢竟她們身為唐氏學府的核心弟子,整日都是在這地底基地閉關修煉,外部事情全都是三大管事處理。

    就連唐心如對此事都不知情,她眉頭一皺,略有不滿。

    唐研立刻說道︰“家主,這事我已經詳細的傳到您的通訊器內,標明是三星級信息。”

    唐心如一怔,立刻想到自己閉關時,五星以下信息一般都是不看,全權交給三大管事負責,唐研這麼一說,她多少有些印象,心念一動,調起通訊器一看,果然有一條三星級的未讀信息。

    唐雅萱忽然說道︰“如果這個木南真是MN,我不贊同對其使用武力,你們沒見過那紅霧的威力,我雖然不是器師,但多少也知道器師給別人制作的靈器,一般來說在品質上都略低于自身的靈器,他給別人制作的靈器就已經擁有如此威力,我擔心一旦對方暴怒之下用出威力更猛的靈器,到那時,這將是一場席卷整個唐氏學府的災難。”

    會議廳一陣沉默,唐心如眉間緊鎖,果斷的說道︰“首先確定這木南是否是MN,這個工作唐研你去負責,一旦確定,那麼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與他協商,對于這紅霧靈器,我唐氏學府買斷。”

    唐研站起,恭敬道︰“遵命。”說完,她深知此事的重要性,不再二話,立刻告退,就要去尋王林。

    唐雅萱猶豫了一下,起身說道︰“家主,我想一起前去。”她看到唐心如點頭後,連忙跟著唐研走出。

    二人從地底回到地面,一路上均都保持沉默,一股凝重的氣氛籠罩四周。

    沒過多久,她們便來到王林的居住地,唐雅萱心情復雜,看著眼前這個極為普通的居所,心里略有忐忑,她可是親身經歷了紅霧事件,內心對于這靈器的制作者,已經不再是一般的尊敬,而是達到了敬畏與恐懼。

    “木南大師,唐研有極為重要之事求見。”唐研深吸口氣,恭敬的說道。

    王林正盤膝坐在房間專心制作靈器,听見唐研的話後皺起眉頭,起身推開房門,隔著院子向外一看,外面除了唐研之外,還有一個陌生的女子。

    “何事?”王林聲音冷淡,他現在時間非常寶貴,容不得浪費。

    唐研猶豫了一下,說道︰“大師,此事非常重要,不如讓我們進去後詳談?”

    王林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免了,我只給你十秒鐘,速速說明來意。10,9,8……”

    唐雅萱看到王林的第一眼,忽然升起一種直覺,眼前這人,絕對就是MN,她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會這麼確定,只知道自己一看見對方,立刻就升起濃厚的敬畏之心。

    唐研一怔,她沒想到這王林居然這麼狂,自己怎麼說也是唐氏學府三大管事之一,居然連進他房間的資格都沒有,不由得心底略惱,但一想到對方很可能就是MN,那一絲惱意立刻煙消雲散。

    “木大師,是這樣,目前學府靈器消耗太大,我想問問您有沒有制作出成品靈器?”唐研連忙說道。

    “……7,6,5……”王林不疾不徐的數著,他對于別人的打擾,極為不耐,若是以往倒也罷了,可現在完全就是與時間賽跑。另外對方的問話顯然是在敷衍,他才不信為了這麼點事情,唐研會親自來,要知道唐研之前可是從未來過。

    唐雅萱听到唐研的話,眉頭一皺,立刻說道︰“木大師,您可認識一個叫做王卓的學員?”

    王林掃了唐雅萱一眼,內心一動,但口中依然繼續說道︰“4,3,2……”

    唐研一急,忽然想到當初器斗時,薛音使用的方法,于是連忙說道︰“回答完我們的問題,唐氏學府所有材料你可任選一件!”

    王林望著唐研,說道︰“包含八件稀世材料麼?”

    唐研一看對方停止數數,松了口氣,點頭說道︰“包括,但前提是你的回答讓我們滿意。”

    王林沉吟少許,身子一閃走到院外,說道︰“跟著我的步伐,若是走錯一步,後果自負。”

    說完,他放緩腳步,又從院子外走回房間,隨後頭也不回,在房間內盤膝等待。

    沒過多久,外面傳來驚呼聲,王林也不起身,冷笑幾聲。

    唐研與唐雅萱,一臉蒼白的走了進來,剛才她有些不信邪,故意走錯了一步,腳下立刻出現一根閃爍藍芒的植物,這植物上充滿利刺。

    這植物被她閃躲之後,緊接著四周頓時又冒出無數電光,一根根蠕動的藤條驀然間出現,沖著她迅速抽來。

    最後在唐雅萱的幫助下,二人險之又險的躲過,異常狼狽的走了房間。

    這還是她們之前按照爭取的步伐邁入,所以並未引發全部陷阱的原因,如若不然,就不是僅僅狼狽那麼簡單了。

    王林房間外的陷阱,他幾乎一有時間便會制作幾個,可謂是步步危機,到現在為止,整個院子里到底有多少陷阱,王林自己都記不清楚,總之是除了他自己,旁人若要毫發無損的進來,沒有一定的實力,根本就做不到。

    進入房間後,唐研與唐雅萱不由的目光閃爍,整個房間幾乎遍布各種材料,尤其是一旁角落處,堆積著高高的鮮肉,在肉上長滿了紫紅色的雜草,這些雜草無風自動,按照某種規律,搖來擺去。

    除此之外,地面上更是隨意的放著眾多藤條。

    看到這一切,二人相互望了眼,唐研面色一肅,恭敬道︰“木大師,您是否認識王卓?”

    王林神色如常,淡然的看了二人一眼,反問道︰“我認識與不認識,和你有什麼關系?你若一直這麼問來問去,那麼你可以走了,木某時間有限。”

    唐研苦笑,正要說話,唐雅萱伸手一欄,望著王林,敬畏的說道︰“木大師,事情是這樣的,王卓……”她詳細的把五谷城的事情,一絲不漏的解說一遍。

    唐研听的眉頭微皺,她的做事方式與唐雅萱不同,相對于直來直去,她更喜歡耍一些心機,借著觀察對方的反應來決定說辭,比如詢問王林,就是如此。

    王林听著唐雅萱的話,越听越是心驚,他自己制作的靈器從來沒有用過,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具備如此強大的威力。

    他不由得心底疑惑起來,但這些在表面上卻並未露出半分,神色如常的听完後,他點頭說道︰“這王卓,我認識,他的靈器,也的確是我給的。”

    唐雅萱臉上敬畏之色更濃。

    唐研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說道︰“木大師,您的這種血霧靈器,我唐氏學府買斷,作為報酬,八件稀世珍寶中,您可任意選取一件,另外每制作出50件血霧靈器,可再從八種材料中選一件,您看可好?”

    王林搖頭,說道︰“50件太多,我制作不完,最快也就是七天一件,一個月能制作出5件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如果多了,我不保證效果。”

    唐研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就以二十件為限,您看如何?”

    王林沉吟少許,說道︰“入塵期干尸,這個材料我立刻就要。”

    唐研二話不說,打開通訊器向唐心如匯報並請示一番,隨後對王林笑道︰“沒問題,一會就有人給您送來,木大師,你看我什麼時候來取血霧靈器?”

    “每七天來一次吧。”說完,王林臉上隱露不耐之色。

    唐研連忙告退,與唐雅萱小心翼翼的走出院子。

    二人離開後,王林不耐之色頓時消失,露出沉思的表情,許久之後他從儲物卡中拿出這幾天制作成功的幾件寄生草靈器,仔細的看了半天,始終沒發現有什麼奇異之處。

    夜幕降臨時,王林身子一動,迅速離開居所,幾個閃落間尋到一處學府內偏僻地,感知一掃,方圓幾百米內並無任何人影。

    他立刻拿出一件寄生草靈器,感知探入,開啟。

    頓時一道紅光從靈器上閃現,王林目光閃動,迅速從儲物卡內拋出一大塊鮮肉。紅光立刻射出,擊中在鮮肉上。

    緊接著,鮮肉轟然炸開,化作一團紅色的霧氣,飄在原地,陣陣血腥之氣撲面而來。

    王林定氣凝神,仔細的觀察,許久之後,他又扔出一塊鮮肉,那鮮肉一踫到血霧,立刻炸開,血霧的面積立刻擴大一倍有余。

    王林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這紅霧的確是自己在制器變似靈動階段設計的,不過當時最大程度也只是進攻一次,而且還必須敵人身上有傷口才行,現在怎麼會這樣?看這個樣子,果真是如人所說,可以無限的擴大。”

    沉吟片刻後,王林始終找不出原因,望著血霧,他元力向外一吐,與感知結合,頓時進入神識狀態。

    他面無表情,但目光卻瞬間劇烈的明亮起來,腦子里飛快的分析、計算,把自己從制作第一件靈器開始,一直到現在所有經歷的事情全部加入計算當中,想要推算出靈器具備這等威力的原因。

    時間慢慢過去,他的心髒跳動此時已然降低到每分鐘4下,此時王林的雙眼,已經充滿了血絲,腦子里的計算推理,瘋狂的閃過。

    各種可能在腦中一一排除,最終還是沒有得到合理的答案,王林眼楮已經徹底被血絲覆蓋,但此時的他根本就不會去在意這些,他腦子里一片冷靜,再次加大了計算範圍,起始點延伸到他從監獄島出生開始。

    兩行血淚,從他的眼內流下,心髒跳動次數已經降低到每分鐘2下,但王林仍然沒有放棄的打算,他深知靈器的這種變化,對自己來說至關重要,如果能把握其中的關鍵,那麼對于日後的生存來說,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時間一點點過去,他的心髒跳動,已然從每分鐘兩下,下降到一下。

    此時他身體內的各個細胞,開始快速的出現壞死狀態,這種狀態正不斷地蔓延。

    就在這時,忽然王林目光一暗,但立刻又強烈的明亮起來,他腦中分析出了五個答案,只不過這五個答案,有四個準確性不到百分之五十,只有一個準確性達到百分之八十五。

    王林目光由明亮漸漸轉暗,腦子里的計算最終定格在那個準確性百分之八十五的答案上。

    “在野人廢墟,元力陰寒屬性的多次變異,造成了一種詭異的元力變化,這種元力的屬性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陰寒,而是有一種近乎于極致的催化,一切與元力有關的事情,都會受到這種催化的影響,發揮出極致的功效,靈器的制作中,元力流入其中,這種極致的催化隨之起到作用,除此之外,就連神識的產生,也一定于這催化有關。

    至于如何處理這紅霧……”王林目光一閃,一拍儲物卡,頓時一根藍線藤出現手中,他二話不說按照記憶中寄生草的脈絡,在其上迅速初刻起來。

    很快,初刻完成,王林元力一吐,流轉一圈後,扔向紅霧。

    藍線藤剛一踫到紅霧,就如同是沸水淋在雪堆上一般,紅霧立即消融,全部被吸入藍線藤內,此時的藍線藤,顏色已然大變,其上的藍線徹底的變成了紅色,若叫它紅線藤,也不為過。

    王林冷靜的拿起紅線藤,喃喃自語道︰“看來我計算的沒錯,這一切就是與元力有關。”說著,他身子一動,如閃電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

    “心髒跳動次數已經降低到每分鐘一下,身體百分之六十八的細胞已經壞死,初步分析,距離百分之八十五的徹底死亡還有不到30秒的時間。”王林從容的在學府內閃落,腦子里如同一個局外人一般,分析自己的狀態。

    “此地距離居所需要三十分鐘四十五秒,時間來不及。”他猛然間停下,四周一掃,尋到一處偏僻地,盤膝坐下。

    “還有23秒,現在細胞壞死75%,還來得及。”王林目光閃動,從儲物卡內拿出一根青色枝條,就在這時,忽然心髒一痛,全身血管迅速鼓脹。

    “計算錯誤,細胞壞死在最後階段突然增加,只有5秒時間。”王林眼都不眨一下,拿起青色枝條,立刻開啟。

    這青色枝條正是他費盡數月時間,以一分青子葉和四份百年青子葉作為能源提供材料,又與堪比二級靈器的手藝初刻,最終制作而成的青子葉靈器。

    它的次數是五次,作用是瞬間提高身體各部分機能,達到快速療傷的作用。

    枝條瞬間化為青色的液體,貼著王林手心,鑽入他的身體,緊接著,一股暖流在他體內流動,速度越來越快。

    “體內細胞活力增加,壞死範圍縮小。”王林計算著自身的回復,此時他的心髒跳動次數,也在這青子葉靈器的作用下,慢慢提高,最終達到每分鐘4下後,王林二話不說元力與感知一收,解除了神識狀態。

    一股難言的胸悶,立刻涌現而來,王林身體顫抖,全身抽搐,摔倒在地,不斷的嘔吐,他的血管高高鼓起,眼看就要處于崩潰的邊緣,就在這時,青光一閃,青子葉的作用再次起效。

    一個小時後,王林全身被汗水浸濕,他緩緩爬起身子,深吸口氣,步履蹣跚的向居所走去。

    一邊走著,他腦子里一邊思索,回到居所時,天色已然大亮,薛音已經在門外等候了許久,她一看到王林,並沒有詢問為何對方深夜外出,而是恭敬道︰“木大師,您要的入塵期干尸,我給您送來了。”說著,薛音遞出一張儲物卡。

    王林神色如常,接過儲物卡。其實他帶著面具,即便是此時臉色再難看,外人也難以看出端倪。

    此時他身心俱疲,也不查看,揮了揮手後,走進居所。

    薛音神情極為恭敬,深深的看了王林背影一眼,退後離開。她剛才從唐研那里得到有關紅霧靈器的消息,內心震撼的同時卻反常的並沒有多少意外,在她心中,王林這個人,一直就是充滿了神秘感,十四級的戰奴都會突然出現,更不用說這詭異的紅霧靈器了。

    王林一回到房間,便立刻開啟了防御層,隨後盤膝坐地,體內元力流轉,慢慢的恢復身體狀態。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慢慢睜開雙眼,胸口憋悶的感覺緩和了不少,他深吸口氣,心里暗道︰“儲物卡內之前已經做出了5件寄生草靈器,可以應付一個月,另外因為之前自己對于靈器威力的了解不夠,致使被唐氏學府重點留意到,為了安全找想,需要盡快離開此地了。”

    打定主意後,王林拿出之前薛音給他的儲物卡,感知一探,儲物卡立刻閃現耀眼光芒,緊接著一口紫黑色的棺木,出現在王林面前。

    這棺木通體紫黑,棺表更有各種復雜難明的符號刻畫其上,除此之外,一陣陣陰森之氣從其內向外飄散。

    王林目光閃動,盯著棺材看了許久,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子,雙手在棺材上一推,無聲無息的,棺蓋向後滑去,露出里面一具干尸。

    這干尸是個男性,身穿一襲黑袍,頭頂無發,整個臉部全都深深的凹下,露出高高的顴骨,他的皮膚成紫黑色,細如蛛網般的龜裂痕跡遍布全身。

    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從干尸上散出,瞬間就彌漫整個房間。

    王林目光閃動,臉上露出沉思的表情,過了一會兒,他深吸口氣,腦子里回蕩傀儡術的操作方法。

    正常來說,傀儡術是需要活人祭煉的,這樣的話,成功率會提高很多,若是以死人祭煉,則成功率會大為降低。

    而且每失敗一次,傀儡的實力就會降低一層,王林考慮了許久,始終無法下定決心,要知道一旦失敗次數過多,這傀儡實力大跌,那麼對王林來說就失去了價值。

    “魂飛草、煉魄葉、凝神果……”王林喃喃自語,這三種材料,XY學習手冊上沒有任何記載,是傀儡術上提出的,可以加大成功率的材料。

    他之前的想法是干尸到手後,先嘗試尋找這三種材料,然後再祭煉傀儡術,可現在讓他猶豫的,是自身在唐氏學府的處境,如果能在短期內煉出傀儡,那麼對于離開此地,將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躊躇片刻,王林目光閃爍,喃喃自語道︰“還是等找到那三種材料後,再嘗試吧,這干尸寶貴,沒有十足把握,不能浪費了。”

    說完,他一拍棺木,棺蓋慢慢合上,他深吸口氣,把棺材慎重的收入儲物卡內,做完這些,王林摸了摸下巴,心底沉吟︰“既然干尸已經到手,那麼就趁這幾個月多制作出一些靈器,以便日後離開時使用。”

    心里有個決定,王林二話不說,開始了沒日沒夜的制作靈器。

    一個月後,整個春水帝國,掀起一股有關紅霧靈器的傳說。

    有八個城池,籠罩在紅霧之中,成為死寂,唐氏學府這次可以說是異軍突起,原本處于弱勢,可現在已然成為了佔領城池最多的一方。

    唐氏學府的計劃很簡單,春水帝國傳承祭壇三方勢力取勝的要求是佔領城池最多的一方獲勝,既然如此,那麼無人佔領的城池,自然就會被淘汰在外。

    那八座籠罩在紅霧中的城池,唐氏學府不要,甚至宣布出,任何勢力若有本事驅除紅霧,便可去佔領。

    野人空白界與鳳凰族,在嘗試了多次損失慘重後,放棄了佔領,至于碧波聯盟,更是獲得了唐氏學府家主傳遞的資料,深知這血霧的威力,根本就不參與。

    如此一來,紅霧靈器自然就成為了傳說之中的寶物,整個春水帝國,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更有無數的靈器師,開始沒日沒夜的研究,尋找破解的方法。

    鳳凰族、野人空白界,甚至碧波聯盟,灑下大把的情報人員,以各種手段,各種途徑,不惜一切代價搜集有關紅霧靈器的資料。

    可惜,截止到幾百年後,有關紅霧靈器的研究,沒有絲毫進展。

    這紅霧靈器的出現,給整個春水帝國刮起來一股靈器之風,在這之前,靈器盡管強大,但只能作為單兵作戰使用,即便有一些可以群戰,但也遠遠不如紅霧靈器的變態。

    靈器師,這個本來就異常受到尊重的職業,在這一刻,幾乎被推到了頂峰,一種全新的認識,在春水帝國所有強者與勢力負責人心中升起。

    原來,靈器居然可以這麼用。

    甚至這紅霧靈器的出現,引起了春水帝國本土靈器流派的注意,有關紅霧的研究,幾乎是每一個靈器師都在思考的問題。

    這個問題一直被持續了上百年,始終無人可以參透,漸漸的,幾乎成為了靈器界公認的十大難以破解的課題之一。

    無數的靈器師,甚至用一生的時間去研究,但最終都沒有結果。

    MN這個名字,牢牢的記在了每一個靈器師的心中,更是刻在了每一個強者的記憶里,有一段時間,能獲得一件MN制作的靈器,幾乎成為了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唐氏學府內存放的數件紅霧靈器,成為了學府的至寶,無數的靈器師蜂擁而來,目的僅僅就是瞻仰一下而已。

    但是讓所有人為之惋惜的,則是這個紅霧靈器的制作者MN,流傳在外的靈器居然只有這一種,這就叫所有人都不解,要知道一個靈器師,不可能一生只制作出一種靈器。

    但無論如何尋找,始終都無法發現MN制作的其他靈器,這一點,成為了一個千古的謎團。

    不過幾百年來,倒是不缺冒MN之名者,這種人往往以此揚名,但最終都是被罵聲淹沒,在所有春水帝國的器師中,MN這個名字,那是神話一般的存在,永遠不可褻瀆。

    只有春水帝國的一個袁姓家族,默默的保存著一個秘密,在其家族的祠堂內,保存著一件靈器,這件靈器,正是讓母皇大陸所有人都為之瘋狂的紅霧靈器,只不過,他的制作者不是MN,而是WL。

    由于唐氏學府擁有了紅霧靈器,三大勢力的爭斗沒有了懸念,不過鳳凰族並不甘心這樣的結果,她們準備了三年,可沒想到因為一件突然出現的靈器,居然失敗了。

    瘋狂之下,鳳凰族與野人空白界最終達成了一系列的交易,展開了狂猛的反擊,只不過他們反擊的對象,放在了碧波聯盟上。

    唐氏學府本想支援,但鳳凰族瘋狂之下,甚至不惜舉全族之力,攻打唐氏學府本部,也就是春水帝國的都城。

    逼的唐氏學府家主唐心如無法使用紅霧靈器,要知道紅霧靈器可是不分敵我,一旦開啟就如離弦之箭,沒有回頭路。

    在鳳凰族與野人空白界這種無恥的打法下,碧波聯盟首先承受不住,宣布退出爭斗,安心做第三名。

    接下來,就是與唐氏學府的戰斗了。

    鳳凰族的原則是,既然你有紅霧靈器,那麼索性咱們就拼一把,讓所有城池都變成無人死獄,到時候大不了大家誰也沒有城池,這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戰斗方式。

    如果真的這樣進行下去,那麼春水帝國,將會徹底的在大路上除名,變成一個死亡帝國,亦或者說紅霧帝國。

    眼看局勢就是這樣發展,三座四角祭壇再次降臨,三個女戰神立刻宣布,終結戰斗,這場爭奪賽唐氏學府與鳳凰族,均可帶50人,至于碧波聯盟,則是最低標準,20人。

    至于紅霧,也在這三個女戰神聯手下,以一種不知名的方法,一一消散掉,不過做完這些,這三人也均是一臉疲憊,顯然驅除紅霧,對她們來說也極為艱難。

    隨後,這三人來到唐氏學府,以強硬的姿態,向唐心如索要剩余的紅霧靈器,並要求交出制作者,由她們帶走。

    對于這個要求,唐心如沉默了,許久之後,她冷漠的拒絕。

    這紅霧靈器對唐氏學府來說,實在太重要了,有了這紅霧靈器,即便是這次傳承失敗,唐氏學府也依然可以再春水帝國一家獨大,遠遠的超過鳳凰族與碧波聯盟。

    可一旦失去了紅霧靈器,那麼日後定然會受到鳳凰族與野人空白界的聯手攻擊,這樣的後果,唐心如不願意看到。

    三位女戰神勃然大怒,她們代表的是母皇大陸的最高意志,可眼前這個唐氏學府居然拒絕,正要用強之時,唐心如拿出了十件紅霧靈器,不惜全部開啟以此對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二章 紅霧靈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二章 紅霧靈器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