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春水大亂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王卓二話不說,立刻點頭,他深知以他的實力,能有靈器師給制作靈器那就是天大的幸事了,至于材料上,王卓下定決定,哪怕是去偷,去搶,去借,也一定要把材料弄好。

    想到這里,他連忙拿出一張儲物卡,恭敬的遞給王林,說道︰“木大師,這是我準備的材料,明天我再送來一些,這次哪怕是傾我所有,也一定不會讓材料短缺。”

    王林接過儲物卡,感知一掃,略微點頭道︰“留下通訊號,你回去吧,制作成了,我自會聯系你。”

    王卓深深的鞠躬,把通訊號留下,這才一臉恭敬的離開,他心里激動萬分,難以自禁。

    王林回到房間,繼續研究金屬匕首。

    時間慢慢過去,王林每天除了研究與制作靈器,就是去體術訓練地。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個月。

    這一日夜晚,王林身穿一襲黑衣,把各種靈器放在最方便使用的位置,躊躇一番,他推開房門,身子如幽靈一般飄出。

    他的速度展開到極限,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的身影在學府內如青煙般飄忽不定,閃過一個又一個學府內的學員護衛,一個小時候,離開了學府。

    春水帝國都城的地形圖,王林早就從儀器內調出,了如指掌,他今夜的目標是京都北部的恆岳山。

    今天,正是與韓浩的三年之約。

    他速度飛快,這一個月來閃躲訓練的效果立刻展現出來,速度已然接近突破的邊緣,直奔北部。

    在一處城牆,他起身一躍,輕而易舉的跳了出去,在午夜時分,他遠遠的看到了恆岳山。

    恆岳山是一座禿山,傳說三千年前,它曾經是大路上最高的山峰,不過一場戰斗之後,整個山體分裂,坍塌,變成了數個矮小的山脈。

    王林腳步不停,一躍而起,腳尖在山峰的幾處落腳點一踏,如大雁一般飄了上去,沒過多久便來到山頂。

    此處山風強烈,吹打著衣角發出嘩嘩的聲音,從這里向下看去,整個春水帝國都城一覽無遺。

    王林靜靜的站在山頂,如一顆青松般筆直,他的衣衫飄動,頭頂圓月當空,在這一瞬間,他的身影,如利劍一般,散發出強烈的戰意。

    王林內心平靜,等待韓浩的到來,他心中肯定,韓浩只要未死,定然如約而來,他們二人的一戰,已經拖延了三年,今日,定會如約一戰。

    三年的時間一晃而過,王林站在山頂,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往的經歷,一幕幕如同過眼雲煙般,在他眼前飄過。

    時間漸漸過去,韓浩依然未來,王林不急,他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四個小時,一直到初陽從天邊漸漸露頭,韓浩始終沒有出現。

    王林拍去身上的露水,臉上露出惆悵之色,怔怔的望著天邊,許久之後,忽然他神色一動,雙眼緊緊的盯著遠處。

    只見在太陽升起的位置,急速的躍來數道人影,當先一人直奔恆岳山,他似身受重傷,腳步略有凌亂。

    在他的身後,一男二女三人,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

    王林目光一閃,那受傷之人極為面熟,他仔細一看,立刻認出,他正是三年未見的韓浩。

    王林凝神盯著韓浩身後的三人,不由得皺起眉頭,這三人均都是九級元力,其中一個更是九級巔峰,不是王林可以對付,即便是用上靈器,也無法同時對付三個九級強者。

    王林沉吟少許,二話不說退後幾步,拿出三級靈器獸骨分放左右,盤膝坐在其內,心隨意動立刻開啟,隱藏了身形後,他拿出一個靈器握在手中,元力一吐,頓時一個白衣老者憑空出現在他身前。

    老者面帶傲然之色,身子一送,向著韓浩所在位置飄然而去。行走間風雷陣陣,祥雲朵朵,更有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一般散開,頓時讓韓浩以及追捕的三人為之一愣。

    老者越過韓浩,飄然落下,眼神如電,盯著追捕的三人,一甩袖子,陰森道︰“爾等小輩,可敢與老夫一戰?”

    說完,他全身上下立刻洋溢滔天的氣息,一股蕭殺之氣瘋狂而出。

    一男二女三人全部驚駭後退,其中一女連忙抱拳說道︰“上者息怒,晚輩是鳳凰族戰士,奉大小姐之命追殺叛徒韓浩,如有冒犯之處,還望上者不要介意。”

    老者目光一閃,陰沉道︰“哪里那麼多廢話,滾,老夫一個手指頭就能捏死你們三個。”說完,他背著雙手,冷笑的看著三人。

    一男二女三人猶豫了少許,她們能感覺出,對方的實力絕對是十級以上,三人即便是人數再多十倍,都無法輕言獲勝,此時雖然不甘心,但哪里還敢多嘴,連忙告退。

    韓浩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戲劇性的一幕,目瞪口呆,半天才緩過神來,連忙對老者搞恭敬道︰“上者救命之恩,韓浩永不相忘。”

    老者連看都不看韓浩一眼,身子一飄,飛向山頂。

    韓浩略一躊躇,連忙跟了上去。他一到山頂,忽然楞了下,那個剛剛幫助他的老者居然無影無蹤,正納悶間,忽然他面色微變,退後幾步緊緊的盯著山頂某處。

    一陣波紋晃動,王林收起了獸骨,露出身影。

    韓浩一怔,臉上露出警惕之色,沉聲道︰“兄台深夜在此,不知所為何事?”

    王林伸手摘下臉上面具,露出本來面貌,望著韓浩,沉聲道︰“韓兄,三年不見,可還認得我麼。”

    韓浩仔細的看了一眼,臉上明顯松了口氣,坐在地上,笑道︰“王兄,韓某若不認得你,今日怎會冒險來此地呢。”

    王林重新戴上面具,說道︰“韓兄為何會被人追殺?”

    韓浩並未回答,而是四下看了看,問道︰“王兄,剛才那個上者是?”

    王林略一沉吟,說道︰“韓兄,此事在下不方便說,還望韓兄見諒。”

    韓浩一怔,笑道︰“罷了,我不問就是,三年沒見,王林你風采依舊,想必這三年元力也定是突飛猛進,來吧,今日你我一戰在所難免。”

    王林望著韓浩,沉默少許,輕輕搖頭,淡然道︰“韓兄,你身受重傷,體內更是有一股陰寒元力流竄,正不斷的破壞經脈,若不救治,定會留下隱患,今日這一戰,還是延期吧。”

    韓浩大為驚訝,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苦笑道︰“沒錯,今夜我逃離鳳凰族祖宅時,被大小姐陰寒元力所傷,若不是我有一件增加速度的靈器,今夜怕是趕不來這里了。”

    王林看了看天色,初陽已然升高,柔和的陽光灑落,夜寒慢慢逝去。他索性坐在一旁的石頭上,問道︰“韓兄既是鳳凰族三小姐的戰士,為何會有如此遭遇?”

    韓浩一臉沒落之色,搖頭說道︰“王兄,此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韓某再與你一一訴說,三年後,若韓某不死,再來此地與你一戰。”

    說完,韓浩站起,深吸口氣,對王林沉聲說道︰“王兄,你最好盡快離開,這春水帝國大亂將起,韓某言盡于此。”說道這里,他猶豫了一下,看了王林一眼,從懷里拿出一物,遞給王林,又道︰“三年後,若韓某並未赴約,說明已然身亡,這件物品,麻煩王兄幫我送到四大自由城的朱雀城,那里有間雲來客棧,幫我送到那里,謝謝。”

    王林沉默少許,接過一看,這是一個黑色的木牌,上面刻著一個韓字。

    交代完後事,韓浩嘆了口氣,身子一躍,順著恆岳山頂向下縱去。

    王林心底有些惆悵,站在山頂許久,這才起身離開。

    三天後的一天夜里,春水帝國邊陲碧月城,此地是碧波聯盟的重城之一,碧波聯盟身為春水帝國三大勢力之一,擁有重城八座,聯盟內高手眾多,耳目更是遍布帝國。

    這天夜里,一百多個衣衫襤褸的老者,站在碧月城外,這些人毫無例外均都是男性,他們披頭散發,打扮與野人司徒南類似。這一百多個老者,每個人都具備十級的元力。

    最前面的一人二話不說,眼中閃現寒意,右手一指城門,頓時強大的氣息從他們身上散出,凝聚在一起,形成滔天的殺意。

    一把巨劍緩緩的浮現在半空,這巨劍好似無邊無際,一圈圈黑色的漩渦瘋狂的在四周游走,隨著當前那人右手一揮,頓時巨劍發出強烈的嗡鳴聲。

    此時碧月城內的聯盟強者,紛紛感應到了這濃郁的殺氣,一個個紛紛向城門沖來。

    當前那人冷笑一聲,口出發出幾個復雜難明的詞語,頓時半空中的巨劍,以萬鈞之勢,渾然斬下。

    轟然間,大地都為之一顫,碧月城內驚叫連連,整個城池被巨劍一分為二。

    與此同時這一百多個衣衫襤褸的老者,身子全部飄起,每個人的頭頂,都飛快的凝聚出一個閃爍電光的雷球,在當前那人一聲令下後,全部扔出,轟響碧月城。

    整個碧月城,在一陣震天境地的轟轟巨響中,徹底的爆裂開,這一百多個雷球,連續不斷地轟炸下,碧月城頃刻間便淪為廢墟。

    緊接著,一百多個老者身子如離弦之箭,迅速沖入城內,見人就殺,城內不泛有十級以上強者,這些人剛剛露頭,同樣不敵,連連敗退。

    碧月城城主,一個元力十三級的老婦人,手持利劍,在殺死兩個敵人後,她雙眼通紅,盯著身邊把她包圍的十多個敵人,厲聲說道︰“野人?你們不是正與鳳凰族廝斗麼?為何毀我碧波聯盟重城?”

    其中一個野人冷笑譏諷道︰“與鳳凰族廝斗?嘿嘿,碧波聯盟號稱春水帝國情報機構,看來也不過如此,殺,一個不留。”

    此時此刻,在距離碧月城數千里外唐氏學府的重城唐津城,同樣的一幕也在上演,只不過進攻方不是野人,而是鳳凰族的強者,只見十多條五彩鳳凰,在唐津城上空徘徊,時而吐出一口岩火,整個城池,一片火海。

    唐津城城主,在死前的一刻,嘶聲吼道︰“鳳凰族,唐氏學府會為我報仇,我在下面等著你們。”

    碧波聯盟紫月城,司徒南拎著城主的頭顱,站在城牆上遙望帝都方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在他的腳下,整個紫月城一片冰霜。

    唐氏學府五谷城,鳳凰族嫡系子孫紫雲,在自己白色的衣服上擦干手中的血液,她的衣衫,已經徹底變成了紅色,在她身後的城池內,一片血海。

    三泰城,淪陷。

    榆林城,淪陷。

    天火城,淪陷。

    裂日城,淪陷。

    一夜之間,整個春水帝國戰火滔天……

    加急的通訊,如雪花一般送到碧波聯盟與唐氏學府最高領導人手中。碧波聯盟是有大大小小幾十個家族組成,在各個家族的家主收到消息後,立刻驚呆了,由聯盟長老團發布一級會議。

    在會議中,主張決戰到底的聲音以強硬的優勢壓倒了保守派,會議結束後,碧波聯盟發表聲明——與鳳凰族、野人空白界一戰到底。

    唐氏學府家主,震驚之下停止了閉關,望著手中的消息,雙眼怒火難掩。與碧波聯盟不同,整個唐氏學府可謂是一言堂,家主一聲令下,立刻決定了反擊的方向。

    與此同時碧波聯盟與唐氏學府,雙方負責人進行簡單的會談後,立刻結盟,共通抵御。

    此時,一個疑問不由得在碧波聯盟長老團與唐氏學府家主心中升起。

    鳳凰族到底在干什麼?與野人空白界的聯合,不可能是短時間促成的,這一切若是追溯,可以追尋到三年前。

    三年前鳳凰族與野人空白界結怨的卷宗,立刻被調出,專業的情報分析人員日夜不停的研究,最終得出一個震驚的答案。

    鳳凰族與野人空白界,在三年前就已經有了結盟的打算,無論是大小姐事件,還是鳳凰族第一次戰斗的不利,統統都是為了迷惑碧波聯盟與唐氏學府的煙霧。

    三年的結盟,只為了這一日的爆發。

    可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雙方結盟的重點,如果僅僅是為了消滅碧波聯盟與唐氏學府,那根本就不可能,畢竟三大勢力在春水帝國根深蒂固,哪里是說滅就滅的?

    之前的失利,只不過是取巧罷了,現在碧波與唐氏有了準備,戰事開啟之後,沒有個百年時間,根本就不會有結果。

    而且一旦三大勢力交戰超過一定範圍,春水帝國的女王,一定會從閉關中走出強加干涉,到那時,以春水帝國軍隊的實力,三大勢力必然會妥協,這一切似乎都無法解釋。

    就在碧波聯盟與唐氏學府迷惑間,一件震驚整個母皇大陸的傳言,在春水帝國散開。

    春水女王駕崩!

    這個傳言如同霹靂般,破開了迷霧,唐氏家族與碧波聯盟長老團,在一瞬間便明白了一切事情。

    與此同時,三座四角祭壇,從天而降,分別落在三個位置,唐氏學府、碧波聯盟總部、天水城鳳凰族戰區。

    落在唐氏學府內的四角祭壇上,走下一個身材健美的女子,她身穿戰袍,手持長矛,一臉冷漠,她剛一出現,立刻一股龐大的氣息包裹住整個唐氏學府,緊接著一個冰冷的聲音在每一個人的耳中響起。

    “春水帝國春水女王駕崩,三個月後六角祭壇再現,傳承開始。春水帝國本土三大勢力擁有傳承資格,帝國內共有城池三十一座,三個月後佔領城池最多的勢力,可獲100個進入名額,其次50個,最後一名,則是20個。”

    說完之後,女子腳下四角祭壇一動,無聲無息間升空,消失在天際中。

    同樣的一幕,在碧波聯盟與鳳凰族同時上演。

    至此,迷霧徹底掀開,三個月的大戰,就此開始。

    為了爭奪城池,三方勢力各自派出高手強者,一片混戰,唐氏學府的戰略是先收回失地,然後再涂其他。

    王林的生活,並未因為戰亂而受到打擾,他依然如故,每日制作靈器。因為戰亂,唐氏學府對于材料大肆開放,尤其是柳斐,並沒有因為器斗的失敗而遭到冷待,家主親自找他談過,許下大把的承諾,要他務必每個月制作出一件二級靈器。

    王林這里,唐研也來找過,要求每個月至少上繳一件一級靈器,王林沉吟少許,點頭答應,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借著這個時機,他可以任意的消耗材料,為自己補充靈器,做好最終離開此地尋找極陰之地的準備。

    這一日,王林盤膝坐在房間,手里拿著一跟藍線藤,這藍線藤取自王卓制器材料的那張儲物卡,從品質上看,這藍線藤明顯屬于殘次品。

    不過沒有辦法,王卓儲物卡內的材料,零七八碎,王林選了好久,只有這藍線藤勉強可以當做器胚。

    以藍線藤作器胚,王林有過經驗,他略一思考,決定使用寄生草作為材料提供方,寄生草這種材料,王卓的儲物卡內沒有,王林想了想,便決定用自己的材料為其制作。

    他之所以這麼慷慨,那是因為王卓儲物卡內除了一些垃圾之外,還真有一塊寶貝,那是一件金屬材料,金屬材料與石質材料一樣,都是非常稀少。

    雖然這塊金屬只有半個拳頭大小,但王林一眼就認出,它是XY在學習手冊上介紹過的碎滅金。

    這碎滅金必須融化使用,融化後形狀隨意改變,是絕佳的天然器胚。

    以寄生草作為材料提供方,這件靈器王林制作起來頗為得心應手,器胚上王林運用了新領悟的方法,在神識狀態下一次初刻成功。

    三天後,王林臉上疲憊之色略現,手中的藍線藤已然變成了靈氣,一條血線隱露其表,與藍線交錯在一起,看上去頗為詭異。

    最後的合字階段王林並未開啟,而是推開房門,走了出去,在他的房間外,王卓已經等了兩天兩夜。

    看到王林後,王卓立刻激動的問道︰“木大師,成功了麼?”

    王林揉了揉眉心,把手中藍線藤扔了過去,說道︰“最後的合字階段,你自己開啟吧,只需要元力微吐,就可知道成敗,若是沒有成功,我也愛莫能助。”

    王卓一臉緊張之色,接過藍線藤,躊躇一番,猶豫道︰“木大師,這……要不你幫我開啟吧,我心里沒把握。”

    王林眉頭一皺,說道︰“誰開啟都一樣,快點吧。”

    王卓一咬牙,緊握藍線藤,元力一吐,頓時藍線藤光芒一閃,王卓呆了半天,驚喜的失聲道︰“成了,哈哈,成了,我王卓終于有了自己的靈器,哈哈。”

    王林從對方手里拿過藍線藤靈器,感知一掃,一個星點閃過,他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是成功了,可惜由于器胚的不佳,只有4次攻擊。”說完,王林猶豫了一下,拿出匕首在靈器上一劃,刻下一排小字。

    “MN制作。”

    做完這些,王林把靈器隨意的扔給王卓,在他看來,這靈器的品質不佳,雖說經過自己特殊手法初刻,具備了二級靈器的功效,但比之青子葉靈器,要差上不少。

    王卓異常慎重的把靈器收好,對著王林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木大師,我王卓發誓,此靈器在我手中,絕對不會讓它蒙塵,明天我就要離開學府加入第九大隊,去與鳳凰族戰斗了,木大師,您保重。大恩大德,王卓若此次僥幸生還,他日必有報答。”

    說完,王卓後退幾步,再次鞠了一躬,轉身匆匆離開。

    王林摸了摸下巴,目光閃動,正要回房抓緊時間制作靈器,忽然他神色微動,望向遠處,只見一個小型飛船急速沖來,在半空一頓,緩緩下落,袁雪瘦弱的身影,走了出來。

    她看到王林站在房外,立刻緊張起來,小臉微紅,低聲道︰“木……木大師,我……我來取靈器。”

    王林神色平淡,說道︰“沒修好。”

    袁雪臉上露出失望之色,輕嘆一聲,說道︰“麻煩您了,其實我早就猜到,那件靈器已經徹底的廢掉了,不可能修好的。”

    王林沉吟少許,說道︰“你從什麼地方得到的那件靈器?”

    袁雪一怔,說道︰“在交易會上買的啊,那件靈器當時就不能用了,可是我錢少,本打算買回來求學府的大師修一修。”

    王林看了袁雪一眼,沉吟少許,說道︰“你這個靈器,絕非凡品,雖然我修不好,但你若有機會遇到其他高等級的靈器師,或許有希望修復成功。”說完,他從儲物卡內拿出金屬匕首,遞給對方。

    袁雪接過匕首,听到王林的話後一愣,說道︰“木大師,這個匕首有什麼出奇之處麼?”在她看來,這金屬匕首普通至極,之前也有幾個靈器師看過,但均都說這匕首是殘次品,可現在眼前這個木大師居然認為它絕非凡品。

    王林點了點頭,說道︰“這把匕首的制作手法,我前所未見,木某自嘆不如。”

    袁雪猶豫了一下,忽然說道︰“大師,這把匕首既然你這麼看好,不如送給你吧。”說著,她把匕首遞給王林。

    王林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沉吟片刻,接過匕首後,從手上摘下一個手鐲,扔給對方,說道︰“你那件靈器很古怪,既然你要送我,我也不欺負你,這件一級靈器就算是交換品了。”

    袁雪連忙接過手鐲,驚喜道︰“謝謝大師,您真是個好人。”她越看這手鐲越是喜歡,愛不釋手。用一件難以修復的破損靈器,換來一個可以使用的一級靈器,在她看來,非常劃算。

    王林沒有說話,揮了揮手,轉身走進房間。

    袁雪拿著手鐲,猶豫了一下,高聲說道︰“木大師,您……您收戰士麼?”

    一直到王林走進了房間,袁學才听見一個淡然的聲音。

    “不收。”

    袁雪嘆了口氣,恭敬的離開。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一個月過去,春水帝國三大勢力之間的戰斗,越來越激烈,死亡人數直線上升。

    戰斗的升級與傷亡,造成靈器的大量損耗,唐氏學府上千年庫存的靈器,在此時派上了大用處,為了以雷霆之勢奪回失地,每一個參加戰斗的學員只要是元力六級以上,學府都會發放一件靈器。

    如此一來,靈器的消耗立刻加劇,即便是以唐氏學府的龐大庫存,也有些承受不住,于是,學府內為數不多器師,立刻接到了大量的訂單,唐氏學府為了讓這些器師拼命,下了大決心,拋出八件堪稱稀世的材料,這些材料絕對是世間罕見,即便是靈器師不到萬不得已,也不舍的輕易動用的絕品。

    王林看了儀器上的顯示的這八件材料,眼楮立刻紅了,他沒想到唐氏學府內居然有這等寶貝。

    龍心,龍鱗,鳳羽,鳳丹,麟角,破滅果實,葵金,入塵期高手坐化干尸。

    這里面的材料,XY在學習手冊上都有介紹,均為可遇而不可求之物,甚至就連XY本人,都只是听說,未曾見過。

    尤其是破滅果實、葵金、入塵期高手坐化干尸這三樣,更是稀之又稀。

    這破滅果實,傳聞中是上古植物,目前存于世間不足十枚,它的用處只有一個,那就是百分之百保證煉器最終合字階段成功。

    要知道一件高等級靈器,尤其是三級以上,制作它們的材料很可能就只有那麼一點,一旦失敗,就徹底的失去了再次制作的機會,如此一來,這世間稀少的破滅果實,立刻成為了讓高等級靈器師為之瘋狂的材料。

    葵金,傳說中只要融合器胚中一點,就會立即初刻成功,品質更是達到絕佳,這等物品,即便是唐氏學府,也只有半個指甲蓋大小。

    最後的入塵期高手坐化干尸,則更為罕見,靈器制作學中,有一個較為偏門的分支,研究的就是如何以身體作為器胚,他們劍走偏鋒,神秘莫測。這入塵期高手干尸,對于他們來說,無疑是唯一的至寶,恐怕竭盡全力都會想辦法弄到。

    由此可見,唐氏學府這次,下了狠心。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五十章 春水大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五十章 春水大亂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