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自尋其辱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看見柳斐點頭,柳一站起身子,全身骨骼 里啪啦一頓脆響,身體驀然間長高了三寸,一股磅礡的氣息頓時以他為中心點,掀起一股漩渦,向四周擴散開。

    在場的器師,本身元力級別雖說不高但也均都是六級以上,但盡管如此,此時仍然被這強大的漩渦鼓動,紛紛向後退開,一個個臉上涌現震驚之色。

    唐研面色一變,失聲道︰“十級?”

    薛音此時也怔住了,她沒想到柳斐大師居然有十級的戰奴,不由得退後幾步,心底暗悔當初不該殺了柳眉。

    柳斐得意的一笑,說道︰“老夫這個戰奴,月前終于突破九級,此事之前柳某並未告知唐管事,今日就借這個機會,公眾一下也好。”

    四周的學員,尤其是前面五六排之內,紛紛被這漩渦推動,不得不退到後面,一個個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帶著一絲狂熱的崇拜,望著柳一與柳斐。

    作為一個器師,除了本身的制器手藝之外,另一個衡量其能力的就是戰奴,等級越高的器師,就越會有強大的戰士追隨。

    柳斐看了看眾人,內心暗道︰“老夫第一場大意之下輸了,可這第二場,老夫有這個自信,必勝無疑,哼,到時候讓柳一出手就獲勝,瞬間解決戰斗,這樣一來,雖說平局,但在氣勢上,卻是老夫贏了,至于這木南,以後再找機會收拾他。”

    柳一的十級實力,震撼了所有人,整個廣場頓時除了濃重的呼吸聲外,一片安靜。

    沒過多久,王林不疾不徐的從外走進,順著過道躍上石台,他看了眼柳一,眼楮瞳孔一收縮,隨即放緩心態,心底暗道︰“十級。這柳斐不愧是唐氏學府第一器師。”

    柳斐冷眼看著王林,諷刺道︰“木南大師,你的戰奴呢?不會是沒有吧,亦或者是不敢上場?”

    王林神色如常,目中涌現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慢吞吞的點了點頭,說道︰“也罷,既然如此,木某也就不藏拙了。”

    剛才回來之時,他手中已然握著一物,此物微小,拳頭一握旁人看不出絲毫異常,此時他元力微吐,四周頓時風雲色變。

    一股龐大的氣息從天而降,五彩光華急劇閃現中,一白衣老者身影漸漸由虛幻凝結成實,僅僅兩個踏步就出現在王林身前,腳不沾地,懸空飄起半米左右,背著雙手,面露寂寞之色,四下掃看一番,最後目光放在柳一身上,淡淡的說道︰“你,可敢與老夫一戰?”

    老者一掃間,所有人均都內心一跳,有種被生生看透的錯覺,一個個均露出驚駭之色。

    強悍的氣息,如狂風般橫掃四周,瞬間便急劇擴散,整個廣場的所有學員,全部身不由己的站起,在這氣息壓抑之下迅速後退。

    至于那些器師,黃山是第一個拿出靈器開啟防御的,緊接著所有的器師全部如此,紛紛表情震撼的打開自身的防御靈器。

    盡管如此,仍然抵抗不住那強大的氣息,一個個喘著粗氣,一直退到幾百米遠,才勉強堅持住。

    唐甦也不例外,退到一百多米外,眼楮直勾勾的盯著王林,腦子里一片空白。

    薛音可謂是花容色變,她之前已經把王林看的很高,但此時卻發現,這王林實在是太過神秘,總有驚人之處。

    唐研畢竟是唐氏學府的三大管事之一,第一個恢復過來,她苦澀的看了王林的戰奴一眼,內心已然確定,這人的確是十二級的實力,這樣的氣息,她在自家老祖宗身上,就感受過。

    她心底對于王林,已經徹底的沒了之前的輕視,眼露尊敬之色,內心決定,這木南大師的材料等級,定為與柳斐大師一樣,十級。

    張仁才目瞪口呆,許久後才緩過神來,內心對于王林的評價,再次提高,能夠有如此強者甘心成為戰奴,其靈器制作實力定然遠超自己。

    柳斐已經說不出話了,他神情呆滯,表情木然。

    柳一怔住了,之前的從容瞬間便消散一空,猶豫了一下,恭敬的問道︰“十一級?破碎虛空?”

    老者神色如常,眼中閃現極其明亮的光芒,舉手投足間風雷陣陣,完全具備一代高手的風範,︰“你錯了,老夫現在展現的實力,是十二級!十一級以下,沒資格與老夫一戰,你自斷一臂一腿,老夫饒你不死。”

    王林摸了摸下巴,他只不過注入了四成元力,想當初元力三級時全部涌入,才勉強可以讓老者達到十級而已。

    這幻覺靈器幻化出的高手,幾乎擁有不弱于常人的智能,完全不用他操作,無論神情、語言、均都會隨著四周環境與敵人而自行改變。

    柳一驚懼的望著老者,面露掙扎之色。

    老者冷哼一聲,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以一副絕世高手的姿態悠悠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如此,就讓老夫送你一程!”說完,他身體升空,雙手張開,頓時肉眼可見的一絲絲黑色能量從天地之間四面八方凝聚而來,在他的身前,出現一個頭顱大小的黑色圓球。

    這圓球閃爍電光,陣陣雷鳴從內傳出。

    唐研面色瞬間慘變,立刻高聲說道︰“上者息怒,這……這可是大雷滅球?”

    老者淡然的說道︰“你這丫頭還算有點見識。”

    唐研連忙說道︰“上者,這大雷滅球威力驚人,唐氏學府學員眾多,這……”

    就在這時,忽然從唐氏學府內傳出三股滔天的氣息,風雷陣陣間,三道長虹貫空而來,瞬間便來到廣場上空,這三人分別穿著紅,白,黑三色衣服,均是年邁之人,但強大到讓人窒息的元力波動,卻讓所有人紛紛退後。

    唐研看到這三人,松了口氣,恭敬道︰“唐研見過三位長老。”

    這三人均是唐氏學府內隱士中的一員,輕易不會現身。今日練功時突然感受到學府內傳出十二級的元力波動,三人職責所在,于是一同趕來。

    三人現身後,看都不看唐研與四周器師一眼,盯著王林靈器幻化出的戰奴,一語不發。

    王林心底暗驚,退後幾步,他擔心這靈器幻化出的老者被人看出破綻。

    黑衣老者打破了沉默,聲音略帶沙啞,說道︰“朋友,收起你的大雷滅球。”

    幻化出的戰奴回頭看了王林一眼,淡然說道︰“我要解開封印,可否?”

    三位長老猛然間全部看向王林,黑衣老者眼楮一眯,冷言道︰“你是誰?”

    唐研連忙上前,恭敬道︰“木大師是學府的器師,這位上者是他的戰奴。”說著,她簡單扼要的把前因後果講解一番。

    黑衣老者听完,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又把目光轉向戰奴,說道︰“朋友,這里是唐氏學府,我再說一遍,收起你的大雷滅球,否則我三人就要出手了。”

    王林一咬牙,元力全部灌入手心的靈器內,頓時幻化出的戰奴,仰天長笑,身體慢慢飄渺,一絲絲七彩光束,從他身體內映出,在這一刻,天地色變,日月無光。

    三個長老紛紛色變,退後幾步,面上陰晴不定。

    幻化出的戰奴目光中雲煙滾滾,掃了三人一眼,低沉道︰“三個十二級的小輩,你們可敢與老夫一戰?”

    黑衣老者面色陰沉,說道︰“原來朋友實際的元力是十四級,朋友,你與我唐氏學府可有仇隙?”

    戰奴目光一掃,看了已經嚇的癱坐在地的柳一一眼。

    黑衣老者二話不說,右手一抓,柳一毫無反抗之力隔空抓起,老者五指一握,只听“ ”的一聲,柳一脖子歪倒,口吐鮮血,氣絕身亡。

    王林摸了摸下巴,他面色如常,但內心卻緊張到了極限,略一沉吟,說道︰“可以了,這場器斗,我贏了。”

    靈器幻化出的戰奴老者,回頭望了王林一眼,點了點頭,身體如蹬天梯般消失在天際。

    三個長老望著王林,沉默少許,轉身升空離開。

    柳斐慘然一笑,從儲物卡拿出一長獸皮,扔在地上後,頭也不回的默然離開。

    王林撿起獸皮,感知一掃,的確是二級靈器,于是也不多說,轉身走出廣場。

    二人走後,廣場的這些人才從震撼中恢復過來,一個個面色復雜,紛紛離開。

    至此,木南這個名字,在唐氏學府內,迅速的傳遍開,成為學員們津津樂道的話題。甚至連唐氏學府的高層,也均都知道了木南,態度一改,變的重視起來。

    這點從材料等級被提升到十三級就可看出。

    王林回到居所的當天,薛音以十二分的尊敬,送來了三百份百年青子葉,以及一份千年青子葉,據薛音說,這是唐管事之前招待不周的歉意,希望王林不要介意。

    利用手中的青子葉,王林閉門不出半個月,終于制作成一件堪比二級的靈器,盡管這靈器看起來依然還是一星,次數也只有5次,但王林相信,這五次,基本上就是五條命。

    這一日,王林走出居所,制器手藝略有所成,王林計算了一下時間,距離與韓浩之約快要來臨,他琢磨著自己要抓緊時間多制作一些靈器,與韓浩之約結束後,就要離開此地尋找高品質的極陰之地了。

    自從等級提高到十三級後,在材料選擇儀上,除了有各種唐氏學府的靈器材料外,還配備了一副地圖,王林閑暇時間曾研究一番,對于唐氏學府內部的路線,了然于心。

    讓他頗為感興趣的,是學府西苑的一處體術訓練場,儀器上曾介紹,唐氏學府西苑的體術訓練地,堪稱春水帝國都城最全面、最高級的訓練地之一。

    看到這里,他不由得想起了天水城的體術俱樂部,略一沉吟,王林便興起了去訓練一番的念頭。

    他的速度,在蠻荒平原鍛煉許久,已然達到突破的邊緣,王林打算借著體術訓練地,讓自己最終突破瓶頸。

    帶著這樣的念頭,他離開了居所,快步向西苑走去。

    一個時辰後,王林來到西苑,整個西苑看起來就是一條街道,兩旁林立各種建築物,許多學員進進出出,熱鬧非凡。

    王林按照儀器上指點的方向,來到一處高聳的建築物前,走了進去。

    里面是一個大廳,四周有一些休息座椅,一些學員坐在上面相互閑談,在大廳中心,有十多個金屬球飄在半空,閃爍這種顏色的光芒,時而有金屬球飛出,停在一些學員身邊,在那些學員把手放在上面並且消失後,金屬球又再次飛回中心位置。

    王林正觀察四周,一個身穿制服,臉上略帶雀斑的少女,快步迎上,笑容可掬的說道︰“這位同學,請出示你的學生卡,根據你的學員等級,我會為你安排相應的訓練房間。”

    王林一怔,他摸了摸下巴,說道︰“沒有學生卡,難道不能進行訓練麼?”

    少女笑容更加燦爛,暗道︰“又是一個想要越級訓練的,看樣子應該是第一次來。”她打量王林一番,笑道︰“同學,你是第一次來這里吧,學府內的規矩是必須要有學生卡,才能使用訓練房間。”

    王林眉頭一皺,正要聯系劉莉,這時少女忽然又說道︰“不過,你如果肯付一些晶幣,那麼我可以幫你借一張高級別的學生卡,這樣你就可以越級訓練了。”

    王林看了少女一眼,點了點頭。

    少女臉上笑容更盛,說道︰“100個晶幣,訓練一天。”

    王林二話不說,交納了晶幣,少女立刻翻出一張學生卡,伸手一召,頓時一個金屬球飛來,懸在半空一動不動,少女笑道︰“好了,說吧,你要去哪個訓練房間?”

    王林略一沉吟,說道︰“閃躲訓練間。”

    少女立刻把學生卡在金屬球上一晃,把手放在上面閉上眼楮,不大一會兒,她睜開雙眼,說道︰“好了,同學,祝你訓練愉快,以後要是在來這里,你可以還找我,我的服務編號是6742。”說完,少女轉身離開,走向另一個進入大廳的學員。

    王林把手放在金屬球上,頓時一排排信息涌上心頭,最前面的正是他剛才選擇的閃躲訓練間,點選之後,他的身體一閃,消失在原地。

    出現時,王林一怔,眼前的房間並非是他所點的閃躲訓練間,而是一個寬敞的大廳,擺設與之前的大廳差不多。

    這時,他耳邊傳來一個電子聲。

    “您是3567號,在您前面還有187個人等候,請耐心等待。”

    王林摸了摸鼻子,走到一處角落內的休息地,坐在了椅子上。他剛才感知一掃,四周大約有200多個學員,看來都是等待進入訓練間的。

    這些學員大都是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相互輕笑交談,也有一些如王林一樣,獨自坐著,沉默不語。

    “第3381號學員,請在十秒內確認身份,進入訓練間。”一個電子音響起,接著大廳中央的一個金屬球迅速飛出,停在不遠處一個女孩子身前。

    王林收回目光,默默等待。

    就在這時,他忽然神情一動,回頭一看,只見唐芯一襲白衣,在一陣光華中出現在大廳內。

    王林神色如常,轉過身子,不為所動。

    她一出現,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唐芯的美貌,是無與倫比的,王林時至今日,所見無數女性,沒有一個能比的上唐芯。

    她的美,如出水的芙蓉,如典雅的牡丹,淡然中透著一股惹人憐愛的惜意。

    大廳內的200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男性,此時紛紛側目,其中更有一個相貌頗為俊朗的青年,起身走了過去。

    在唐芯身前兩米處他停下腳步,深深的鞠了一躬,抬頭雙眼露出狂熱之色,聲音充滿磁性的說道︰“唐小姐,又見面了,我藤厲再次請求您允許我成為您的戰士,您目光所及之處,就是我劍尖所向之點。”

    唐芯眉頭微皺,淡然道︰“不必了。”說完,她召來金屬球,正要選擇其他訓練,忽然身體一顫,盯著大廳角落的一個背影,舉步走去。

    藤厲順著唐芯目光一看,不由的盯著那個背影,眼中閃現一絲寒芒。

    四周的男性學員,也均都側目看去。

    唐芯走到王林身後,輕嘆一聲,低語道︰“我可以坐在這里麼?”

    王林頭也不回,冷言道︰“隨便。”

    唐芯不以為意,在王林側面坐下,沉默了少許,說道︰“那本彩燕化元術,拜托您了。”

    王林神色如常,沒有說話。

    唐芯猶豫一下,繼續說道︰“我知道,當年天水城的那人,就是你。”

    王林抬頭,目光陰寒,盯著唐芯。

    在王林的目光下,唐芯手心漸漸泌出汗水,她不敢去看對方的目光,低下頭,說道︰“您放心,我不會亂說的,我只想拿回母親的遺物。”

    這時藤厲走來,也不詢問,直接坐在王林對面,目中寒光一閃,他右手一召,頓時一個金屬球飛來,藤厲單手放在上面,接著光華一閃間,三杯藍色的液體,出現在桌子上。

    “這位同學,相見既是有緣,這杯酒,我請客,不知同學是哪個系的?”藤厲端起酒杯,品了一口,不疾不徐的說道。

    唐芯眉頭一皺,掃了藤厲一眼,這個藤厲自從一個月前看見她後,便立刻窮追不舍,非要成為她的戰士,被她拒絕多次後,依然如故。

    唐芯不願透漏自己身份,可沒想到這藤厲居然在這個時候破壞自己與王林的談話。

    王林看都不看對方一眼,閉門養神。

    藤厲輕哼一聲,他自從看見唐芯後,立刻驚為天人,誓要成為對方戰士,在唐氏學府內,男性學員的地位比之外界要高出許多,其中學府內百強的男性高手,更是如此。

    藤厲的排名,在滕氏學府內是第二十六位,一向心高氣傲,再加上有著不俗的外表,頗為自命不凡。

    他眼看對方居然不理會自己,于是諷刺道︰“同學,連自己什麼系的都不敢說麼?未免太目中無人了吧。”

    王林眉頭微皺,睜眼眼楮,淡然道︰“靈器系。”

    藤厲輕笑,說道︰“靈器系?呵呵,同學,清醒一下吧,不要以為在靈器系學習過幾次,就可以成為靈器師,簡直就是做夢。”

    這時又有幾個男性學員走來,坐在藤厲身邊,其中一個馬臉青年笑道︰“藤大哥,這樣的人咱們學府可是不少,都夢想著成為靈器師呢。”

    “可不是麼,要我說,作為春水帝國的男性,就要現實一些,練就一身好本事,看看藤大哥,整個學府排名二十六,明年一畢業,定會被唐氏收為內部執事。日後成為核心成員指日可待。”又一個青年,一臉奉承的笑道。

    藤厲頗為得意的看了唐芯一眼,嘴上說道︰“你們不要亂說,這一切都要等明年畢業後才能確定,不過張執事倒是找過我多次,談過這些事情。這位同學,我勸你還是別在靈器系了,沒發展,不如我介紹你到元力戰術系,我藤厲在戰術系說話,還是管用的。”

    王林看了藤厲一眼,搖頭不語。

    唐芯冷笑的望著藤厲等人,說道︰“是麼,沒想到你居然在學府內排名二十六,不知道現在是幾級元力什麼品質了?”

    藤厲難掩得意之色,尤其這話還是唐芯問起,立刻眼中露出狂熱之色,說道︰“在下八級元力D級品質,唐小姐,讓我成為你的戰士,絕對是你一生最正確的選擇。我可比某些靈器系的廢物強多了。”

    唐芯內心一跳,暗罵藤厲不知死活,連忙看向王林,發現王林依然如故後,她不但沒有釋懷,反而更加緊張,王林的可怕,她可是深有體會,放眼整個唐氏學府,她絕對是最了解王林的人。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唐芯姐姐,你也在這啊。”說話這人是個長相頗為俏麗的少女,她看到唐芯後,快步走來,在她的身後,跟著兩個青年,均都是目光如電,一臉冷峻之色。

    唐芯一看少女,頓時有些頭痛,她自從回到唐氏學府後,便要求重新在學府內學習,唐研欣然同意,把她安排進元力靈術系,這少女,正是她在元力靈術系的同學慕容婉兒。

    慕容婉兒來到近前,一看四周都坐滿了人,于是眉頭一皺,問道︰“唐芯姐姐,這些是你朋友?”

    唐芯指了一下王林,說道︰“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我都不熟悉。”

    慕容婉兒點了點頭,她身後的兩個青年立刻上前,其中一人冷言道︰“滾開。”

    除了藤厲與王林外,其他的男性學員立刻起身,紛紛敢怒不敢言,這慕容婉兒他們見過,據說是唐氏學府高層的親屬。

    慕容婉兒哼了一聲,坐在唐芯旁邊,拉著她的手,看了眼王林便一掃而過,把目光投在藤厲上,笑道︰“唐芯姐姐,這藤厲可是個痴情的種子啊,現在學院里已經傳開了,他正在懇求成為你的戰士呢,你就答應他吧,有個八級元力的戰士跟著,多風光啊。”

    唐芯眉間緊鎖,正色道︰“慕容婉兒,此事不要再提。”

    慕容婉兒也不在意,看了王林一眼,說道︰“這位同學面生的很,哪個系的?”

    藤厲在一旁立刻說道︰“靈器系的廢物,不知道用了什麼花言巧語,居然讓唐小姐坐在這里。”

    慕容婉兒點了點頭,對王林說道︰“小子,我唐芯姐姐不收廢物做戰士,你最好死了這條心,從今天開始,如果讓我再看見你糾纏唐小姐,別怪我慕容婉兒對你不客氣。”

    王林冷眼盯著慕容婉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微笑,在其他人看來並沒什麼含義,但是在唐芯看來,卻從心底散出寒氣,她猛地站起,怒聲道︰“慕容婉兒,你太放肆了。”

    慕容婉兒一怔,說道︰“唐芯姐姐,你這是干什麼,只不過區區一個奴才而已,其實我早就想勸你了,你看藤厲多優秀,不但人長得俊俏,實力也高,這樣的人成為戰士,你為什麼就不同意呢?難道你認為向他這樣的廢物,才有資格成為你的戰士?”說著,她一指王林。

    唐芯眼神漸冷,干脆也不說話了,重新坐下,她本來還想救這些人,生怕他們得罪了王林,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藤厲連忙站起,說道︰“慕容小姐,我藤厲感謝你這麼看的上我,我相信日久見人心,廢物永遠都是廢物,這位同學,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能看出來,唐小姐對你和對別人不同,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我,藤厲,今天在此向你提出生死決斗。”說完,他輕蔑的看著王林。

    就在這時,忽然從遠處傳來一個聲音。

    “木……木大師?”

    王林側頭一看,來人很是面熟,略一琢磨,想起了對方,正是月前在北院草地上遇到的王卓。于是略點下頭。

    王卓此時一臉興奮之色,連忙跑了過來,異常恭敬的說道︰“木大師,感謝您上次的幫助,這個……您上次說,我若有什麼請求,可以向您提出?”

    王林欣然點頭,說起來從王卓手里拿到的那些器胚廢品,多多少少讓他了解了柳斐的制作手藝。

    王卓強忍激動的心情,顫抖的說道︰“木……木大師,我想請您幫我制作一件……靈器,您看行麼?”

    王林略一沉吟。

    王卓心髒狂跳,連忙說道︰“木大師,材料上您需要什麼,我來提供。”

    “好吧,你明日去我那里,詳細說一下要求。”王林點了點頭。

    王卓大喜,退後幾步深深的鞠了一躬,正要說些感謝的話,看見王林臉上露出不耐之色,于是連忙告辭。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楞了,藤厲口干舌燥,望著王林,猶豫了一下,問道︰“您是靈器大師?”

    沒等王林回答,慕容婉兒就恥笑一聲,說道︰“靈器大師沒有我不認識的,而且學府內的靈器大師年紀都不小了,藤厲你是不是腦子有病,他可能是大師麼?剛才分明就是他找人作假罷了。”

    藤厲點了點頭,冷笑道︰“我就說嘛,區區一個廢物,怎麼一轉眼就變成了大師,我……”

    他剛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只見一個身材高大,一身黑色勁裝的中年漢子,剛一出現在大廳,便立刻大步流星的走來。

    藤厲認得此人,這人在學府內名聲響亮,元力九級巔峰,排行第三。藤厲連忙站起,恭敬道︰“宋大哥,小弟藤厲。”

    這大漢看都不看藤厲一眼,望著王林,忽然說道︰“您,您是木大師?”

    王林掃了他一眼,點了點頭,眼前這人面生的很,他沒有任何印象。

    大漢臉上立刻涌現強烈的恭敬之色,抱拳說道︰“木大師,半個月前的那場震驚整個學員的器斗,在下也在一旁目睹,對于木大師您的風采,敬佩萬分,現在私下里我們都已經傳開,您才是唐氏學府第一器師,木大師,我宋行元力九級巔峰,品質C級,懇求能成為您的戰士。”

    王林搖頭,淡然道︰“我暫時不收戰士。”

    宋行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恭敬道︰“大師,若您準備收戰士時,萬望叫我一聲,我宋行若能成為您的戰士,此生足矣。”說完,他深深的鞠躬,起身看了藤厲一眼,以為他是王林的朋友,于是笑道︰“藤厲,你既然與木大師能坐在一起,罷了,你前幾日求我幫你在學府內發布信息,換取一顆啟明丹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三天內一定給你換到一顆。”

    說完,宋行恭敬的離開。

    藤厲徹底的怔住了,若說之前王卓是虛假倒還好解釋,可現在宋行不可能虛假,這一切只能說明一件事,眼前這個剛才自己想要決斗的廢物,的的確確是一個靈器大師。

    猛然間,他想起了剛才宋行的話。

    “半個月前的器斗……半個月前?啊,你,您是木南木大師?”藤厲忽然想起最近學院內流傳的那場器斗,一個叫做木南的器師橫空出世,徹底壓倒柳斐,而且還擁有十四級的戰奴。

    冷汗,從藤厲額頭止不住的冒出,他擦都不敢擦,小心翼翼的看向王林。

    慕容婉兒此時小口微張,不敢置信的看著王林。她身後的兩個青年,也是一副震驚到極點的表情。

    場面一陣安靜,這時電子音響起︰“第3567號學員,請在十秒內確認身份,進入訓練間。”

    金屬球飄到王林身前,王林抬手按在上面,選擇了進入後,身子在一片白光中消失了。

    唐芯看都不看旁人一眼,起身離開大廳。

    藤厲面如死灰,一臉懊悔之色。

    再說王林,進入訓練間後,選擇了E級閃躲,久違的光球再次出現,半個小時後,王林熱身完畢,點選了D級訓練。

    讓他詫異的是,這D級訓練出現的光球,居然只有50個,並未天水城的100個。

    沒等他詳細琢磨,50個光球相互交錯,劃出詭異的弧形,飛快向他激射而來。

    王林收緊心神,全身心的沉浸在訓練之中。

    一個小時後,王林額頭見汗,呼吸略顯粗重,喃喃自語︰“的確是進步了,50個光球只被打中2次,不知道這C級訓練會出現多少個光球。”

    想到這里,他沉吟少許,點了C極訓練,整個房間驀然一亮,100個光球瞬間出現,王林目光閃動,雙眼一亮,立刻精神為之一振。

    在100個光球的交錯撞擊中,王林的身影如幽靈一般穿梭,漸漸,他沉底沉迷在光球之內,時間一點點過去。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第二天夜晚,這時訓練間內電子音響起︰“訓練著學生卡規定時間已到極限,十秒後退出。”

    王林一怔,他身體四周的光球慢慢消失,十秒後,光華一閃間,王林被傳送出去。

    他沉吟片刻,面色從容,走出訓練大廳,在學府內徘徊少許,便向居所走去。

    回到居所,王林盤膝坐地,元力在體內游走幾圈,睜開雙眼從儲物卡上拿出三件物品。

    其一,是與柳斐器斗贏得的二級靈器獸皮,他自從得到後,一直沒抽出時間研究,眼下靜下心來,感知一掃。

    頓時兩個星點在腦中一閃即逝,緊接著,十個金色的字符悄然無息的浮現,最終有七個剛一凝形便消散開,只余留三個飄在那里,散發出柔和的金色光芒。

    王林沉思少許,心念一動,頓時一個金色字符出現在他面前,盯著金色字符,王林感知力散開,靜靜的感受。

    許久之後,他睜眼雙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自語道︰“這柳斐太過小氣,攻擊類靈器不舍得給,不過這防御類二級靈器對我來說,作用也非同小可。”

    收起獸皮,王林拿起第二件物品,眼中露出滿意之色,這件物品,是一根手指長短的樹根,看起來其貌不揚,但若仔細觀察,則會發現其上散發出一股威力極大的能量波動。

    這件物品,正是王林耗費數月,用一份千年青子葉加上百份百年青子葉制作而成的靈器。

    他感知一掃,一個星點浮現腦中,緊接著星點消失,七顆小草,在腦中出現。

    收回感知,王林珍重的收起靈器,這件靈器的作用是治療,它的價值,在某些場合甚至超過了攻擊類靈器。

    做完這些,王林的目光投在最後一物上,那是一個金屬匕首,他摸了摸下巴,目光閃爍,沉吟少許一把抓起匕首,不疾不徐的散開感知力仔細的觀察一番。

    漸漸的,王林升起興趣,這金屬靈器無論是構造、還是脈絡,都與王林所見過的靈器不同,以往他制作靈器,器胚上的脈絡實際就是能源提供方的內部結構,比如那件青子葉根部制作的靈器,它上面的脈絡就是青子葉的結構,用了數月的時間,王林才一點一點把這結構印在器胚上。

    可這金屬靈器上的脈絡則不然,它似乎蘊含某種規律,這脈絡左一筆右一畫,由無數的小點構成,看起來頗為凌亂,但凌亂中卻有隱含某種規律。

    “好奇怪的靈器……”王林自語道,漸漸的,他不知覺的皺起眉頭。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始終無法參透金屬匕首的內部結果,王林深吸口氣,他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以這金屬匕首上的制作手藝,顯然不是他這個初學者可以悟透的。

    但王林的性格極為堅毅,他沉吟少許,正待繼續研究,忽然他神色微動,抬頭向窗外一看,外面烈焰當頭,已然是第二日的中午。

    這時房外傳來一個猶豫不決的聲音。

    “請問木大師是在這里居住麼?”

    王林面無表情,收起金屬匕首,推開房門走了出去,看見了園子外局促不安的王卓。

    王卓看見王林,立刻態度恭敬,說道︰“木大師,您昨日要我今天來找您。”

    王林點了點頭,說道︰“說吧,你要什麼屬性的靈器?”

    王卓臉上難掩狂喜之色,他深吸口氣,毫不猶豫的說道︰“進攻類。”

    王林摸了摸下巴,說道︰“你是幾級元力什麼品質?”

    王卓一臉希翼之色,立刻說道︰“五級元力,E級品質。”說完,他有些臉紅,又連忙說道︰“不過我快突破了,我能感覺到,最近就會突破達到元力六級。”

    王林沉吟少許,又問道︰“你可修煉了什麼體術技法?攻擊方式以什麼為主?對于靈器有什麼要求?”

    王卓連忙說道︰“我修煉的是學院的破滅決,以近戰為主,靈器嘛,我希望能有一個遠戰的,威力越大越好。”

    王林點頭,掃了對方一眼,說道︰“這個要看你提供的材料了,若是材料較好,自然靈器威力會大上不少,但我提前和你說下,制作靈器必然存在失敗的風險,我不敢保證一次就成功,若你提供的材料不夠,導致無法繼續制作,那麼我不負責。”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九章 自尋其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九章 自尋其辱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