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柳斐器斗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薛音連忙說道︰“稍等,我查一下。”說完,她拿出一個金屬球,放在額頭閉上雙眼,沒過多久,她睜開眼楮說道︰“百年青子葉,八級材料,數量430份,按要求,您可以拿到4份。”

    王林頗為驚訝,他只不過隨意一問,沒想到唐氏學府居然真的有百年青子葉,于是忽然問道︰“千年青子葉呢?”

    薛音查詢一番,古怪的看了王林一眼,說道︰“有!”

    王林內心一跳,千年青子葉,若是用來配合他的器胚,制作出的靈器,威力絕對非同尋常。

    “不過……整個唐氏學府,只有八份,不足百份的材料,無法給您。”薛音搖頭說道。

    王林內心第一次,對于唐氏學府的材料,起了爭奪之心,他表面上神色如常,問道︰“千年青子葉,怎麼能得到?”

    薛音笑道︰“很簡單,材料獲取權限開通到十五級。”

    王林眉頭一皺,問道︰“我現在才一級,怎麼可以提高?”

    薛音說道︰“每上交三個一級靈器,材料權限增加一級。若是上交二級靈器,只需要一個,就可以立刻增加到十五級。前提必須是親自制作而成。”

    王林沉吟少許,他對千年青子葉志在必得,同時對于十五級的材料也頗為動心,雖然不知道都有什麼,但想來定是有不少稀世之物。

    不過眼下,還是把那四份百年青子葉弄到手為佳,想到這里,他點頭說道︰“好吧,現在去講解麼?”

    薛音一喜,靈器大師一般來說除非是發布任務或者另有所圖之外,都不願意去靈器系講解,即便是有任何等級材料任選的報酬,也有不少靈器大師不屑一顧,畢竟真正的好材料,大都不足百份。現在一看木南同意,她立刻說道︰“越快越好,學生們都等著呢。”

    王林沉吟少許,說道︰“這個講解,需要多長時間?”

    薛音連忙說道︰“一個月一次,每次只需要2個小時就可以,而且您若是有什麼任務發布,也可在那里說明,相信會有不少學員搶著去完成。”

    看見王林點頭,薛音立刻對這手臂上的通訊器呼叫一番,時間不長,一個中等的飛行器從遠處飛來。

    登上飛行器,沒過多久,飛行器再次降落,王林走下一看,一座面積極大的圓形廣場,出現在他的面前,廣場四周學員不多,大都是空余位置,這些學員有男有女,但大部分都是女性。彼此三三兩兩坐在一起,嬉笑言論。

    薛音把王林送到這里後,與其約好明日把百年青子葉送到王林住處,便告辭離開。

    王林站在廣場中心的巨大石台上,在他的身旁,是一個圓形的儀器,此時四周鴉雀無聲,無數道目光帶著好奇與尊敬,齊刷刷的聚集而來。

    王林很不適應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他深吸口氣,冷著臉四下看了一圈,沉聲說道︰“我的第一次講解,就是一點,識別生物靈器學各種材料,下面我將把所知的大部分材料名稱以及生長習氣,一一講解。”

    所有學員嘩的一聲議論起來,唐氏學府的靈器系已經創立多年,開始學員往往是座無虛席。但隨著時間的度過,靈器師在此應付了事,漸漸的學員越來越少,實際已經是名存實亡,現在這個靈器系,除了一些別有用心的女性學員外,大都是來接收靈器師的任務。

    王林剛才的一番話,讓她們全部驚訝起來,其中有一個女性學員站起身子,用傳音器大聲說道︰“大師,您還真打算講解啊,這里沒人听的,您就直截了當發布任務得了,我們看看誰能完成,只要您承諾制作靈器就行。”

    又有一個女學員站起,扭動其頗具風姿的嬌體,笑道︰“大師,您是新來的吧,您收不收戰士啊,只要您給我制作一件靈器,我就陪您三年,無論你要求人家做什麼都行。”

    王林眉頭一皺,也不管這些學員說些什麼,他自顧自的講解起靈器材料,按照他的理解,只要把兩個小時度過,就可以換取4份百年青子葉,這是與唐氏學府的一份交易。

    隨著他的講解,下面的學員一個個哈氣連天,彼此交頭接耳,很少有人去听,甚至還有一些干脆收拾書本起身離開。

    此時一個看起來頗為健壯的男子站起,大聲說道︰“大師,你講這些沒用,我們都听膩了,所有的大師來此上課第一件事情都是講材料,其目的還不是為了讓我們都知道後為你們采集麼,你干脆點,直接說要什麼材料就完事,何必弄的這麼麻煩。”

    王林皺起眉頭,忽然說道︰“好,我要百年青子葉,你們誰有?”

    這話一出,剩下的學員立刻來了精神,其中一個女孩子站起,說道︰“百年的沒有,不過十年的倒是有一些,大師,十年的怎麼樣?”

    王林搖頭。

    這時又站起一個女子,她猶豫了一下,說道︰“大師,百年青子葉我沒有,但是百年青子葉的根,我卻有一塊。”

    王林目光一閃,說道︰“你上來拿給我看看。”

    女子立刻走出,快步跑到石台上,喘著氣拿出一塊青色根部,遞給王林。

    王林接過一看,點了點頭,說道︰“你想換什麼?僅僅這一個份材料,不可能換到一個靈器。”

    女子搖頭,說道︰“我不換靈器,我有一個靈器,可惜不知道什麼原因明明還有四次攻擊,可是就發揮不出來,我……我想讓您給我修修。”說完,她拿出一把金屬匕首,交給王林。

    王林一看這匕首,神色如常,但內心卻一動,金屬類靈器,他只在XY學習手冊上听說過,還從來沒見過實物,于是拿起一看,越看越是驚訝。

    這匕首上的脈絡,極為潦草,但卻似乎蘊含某種規律,看似繁亂,實際每一條脈絡都有其作用。

    他沉吟少許,說道︰“這匕首我需要研究一下,你若不急,下次上課我拿給你,如何?”

    女子一喜,這匕首她已經找過好幾位大師,均都只是看了一眼便說無法修復,惟獨眼前這位不是如此,于是連忙點頭說道︰“大師,我叫袁雪,那我就下個月等您消息了。”

    王林收起匕首,正要說話,忽然露天廣場的上空一暗,一座豪華到極致的飛船,從遠處極快的飛來,停在半空,接著四道身影迅速落下,站在台上,其中一人冷淡的推向王林,顯然是想把他推離此地。

    王林眉頭一挑,右腳輕抬,又立刻放下,退後幾步閃過對方,冷笑不語。對方這四人,均都是元力八級,若是一個,王林拼著耗費靈器還可獲勝,但四個人,他不得不小心一些。他目光一閃,暗道等用百年青子葉制作靈器成功,有了大量的堪比二級的靈器在手,即便他們人再多一倍,他也不懼。

    袁雪嚇的俏臉一白,又不敢離開,只有跑到王林身邊,忐忑不安。

    那人看了王林一眼,正要說話,這時從飛船內飄下一人,此人一頭白發,面容蒼老,穿著一身藍布褂子,他目光在王林身上一掃而過,對著四周廣場的學員沉聲說道︰“老夫柳斐,相信你們之中都認識老夫,今日來此尋十名志願者,以便完成我二級靈器最終階段,一旦成為志願者,生死由命,最終若成功,活下來的可得到十件靈器獎勵。凡上台者,均視成為志願者。”

    王林目光閃動,這柳斐他雖是第一次看見,但之前卻久聞大名,唐氏學府第一靈器師的名頭,可謂是如雷貫耳。

    “二級靈器最後階段,那定是合猶歸根了,這柳斐定是對于這合字階段有某種癖好,這才尋找志願者。”王林沉吟少許,立刻猜的七七八八。

    實際上柳斐也的確如此,他對于制作靈器的最後一步,有個古怪的癖好,他往往是尋找十人,讓他們相互廝殺,最終活下來的一人,來開啟靈器的最後一步。

    所有學員,瞬間議論起來,沒過多久,一個男性年輕人站起,大聲說道︰“柳斐大師,我願意。”

    柳斐點了點頭。

    年輕人深吸口氣,從座位上走出,來到石台。

    陸續的又有幾人走上石台,不大一會,石台上除了王林與給他青子葉根的女子外,願意成為志願者的學員,已經有了七人。

    眼看再無人上台,柳斐皺起眉頭,目光一掃,直接略過王林,注意到他身邊的袁雪,沉聲道︰“你既然站在台上,那就成為志願者吧。”

    袁雪臉上瞬間失去血色,下意識退到王林身後,緊張的說道︰“柳斐大師您誤會了,我……我不想成為志願者,您剛才來的太突然,我沒來得及下去。”

    柳斐哼了一聲,說道︰“哪里來的那麼多廢話,老夫剛才就說了,凡在台上者,均視成為志願者。”說完,他看了王林一眼,眼楮微眯。

    袁雪眼露恐懼之色,她以前有個室友,就是成為了柳斐大師的志願者,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回來,她後來打听,知道室友被人淒慘的殺死,這事學府根本就不管,因為這些人在成為志願者的一刻,生死已經不歸自己所有。

    她心里害怕,剛才是王林讓她上來的,現在只有哀求的看著王林,在她想來,王林和柳斐都是靈器大師,王林若是說話了,一定管用。

    王林淡然的看著柳斐,說道︰“柳斐大師,這少女是我叫上來的,並非你的志願者。”

    柳斐冷哼一聲,說道︰“你是何人。”

    王林眼楮一眯,內心一動,忽然升起一個猜測,這柳斐不偏不正在這個時機來此,似乎並非只為了志願者一事。他猛然間想起在天水城時的柳眉,心底已有算計,對方來此,看來是針對自己了。

    事實上王林猜測極為正確,柳斐此人性格睚眥必報,柳眉雖是他戰奴,但卻跟隨他多年,現在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被人殺了,他豈能不記恨。

    至于正主薛音,因為有唐研護著,他不便太過直接出手,但以他的性格,定會找個時機處理此事。另外張仁才,他有所顧忌,對方身後的流派在春水帝國人脈極廣,為了一個戰奴與其直接開戰實在不值當。

    但對于王林這個新人,他就沒什麼顧忌的了,原本早就想出手教訓,可對方自從來到學府後,一直深居房屋,很少外出,他一直也沒找到機會。

    這次恰好听聞對方在此講解,于是特意趕來。

    王林目光閃動,立刻發現不對,站在台上的四人,他們的位置已經改變,隱現包圍之勢。王林內心冷笑,退後一步,說道︰“在下木南。”說完,他不疾不徐的拿出一根小木棍,隨後推了一把袁雪,輕聲道︰“你下去吧,柳斐大師豈能和你一般計較。”

    袁雪一呆,猶豫了一下,連忙退後幾步,看到柳斐並未阻攔後,立刻快跑幾步跳下石台,一路狂奔回到座位,心髒止不住的狂跳。

    柳斐眼中瞳孔略一收縮,盯著王林手中小木棍,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二級靈器!”

    王林神色如常,輕笑一聲,說道︰“柳斐大師好眼力。”

    柳斐瞳孔一收縮,對于王林手中有二級靈器,他雖然略感驚訝,但卻並不意外,畢竟對方也是靈器師,有一些保命的靈器也是必然。

    “可惜不是自己制作,作為一個靈器師,用別人的靈器,實在可恥。”柳斐冷笑,諷刺道。

    王林也不在意,笑道︰“這是我的戰利品。”

    柳斐眉毛一挑,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忽然說道︰“木南,既然我們都在這里,不如來一場器斗如何?”

    王林眯起雙眼,器斗一詞,XY在學習手冊上一筆掃過,只說是靈器師之間最高級別的戰斗,這種戰斗分為兩部分,其一,各自推敲對方靈器。其二,彼此戰奴之間用靈器進行生死搏斗。

    柳斐不待王林說話,立刻拿出通訊器,說了一番。

    與此同時下面的學員,也立刻興奮起來,要知道靈器師之間的器斗,很少有展現在大庭廣眾之下,幾乎所有人都是听說過,但少有親眼見識。現在听聞眼看兩個靈器師之間就要進行器斗,于是紛紛打開通訊器,叫來好友觀看。

    這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萬萬,沒過多久,陸續的有學員一臉興奮之色的來到靈器系,紛紛坐下準備觀看這傳說中的器斗。

    更有一些消息靈通的靈器師,也不知從何處得到消息,紛紛來此。

    “柳斐大師要和人器斗?我沒听錯吧,整個唐氏學府誰能有資格與他器斗啊?難道是張仁才?”一個黑臉老者,露出疑惑之色,對身邊器師同僚說道。

    “黃山大師你消息不靈通哦,這次柳斐器斗的對象,是一個新供奉,叫做木南。”說話之人是一個面寬耳大的中年人,他眯起雙眼,微笑道。

    “木南?好像有些印象,一個月前剛剛進入唐氏學府的吧?”又有一個器師在一旁問道。

    “我想起來了,是張仁才舉薦的,哼,他因此還增加了材料級別。據說這木南只是各初學者。”

    “一個初學者,他怎麼能和柳斐大師比啊,這不是找死麼,器斗,那可是器師之間最高層次的比試了。他是不是與柳斐有仇?”

    “這事我知道,諸位器師同僚,這木南與張仁才在來的時候,殺了柳斐大師的戰奴柳眉,應該就是這個原因,所以得罪了柳斐大師。”

    “沒意思,我還以為能有什麼精彩的比試,這兩人明顯不是一個層次的,與其在這浪費時間,不如回去繼續我的制器。”又一個中年的器師,皺著眉頭說道。

    這些器師正說著,從遠處又走來一人,這人正是張仁才,他得到消息,柳斐與木南器斗,連忙趕來看看。他心里對于王林的真正實力,一直揣摩不透,想借這個機會仔細觀察一下。

    “張大師,這木南是你推薦的,他的實力如何啊?”靈器師黃山,微笑道。

    張仁才與眾位器師同僚一一寒暄後,苦笑道︰“黃大師,這木南的實力,說心里話,張某看不透,但他在材料使用方面的見識,卻讓張某為之心驚,到底具體在制器方面到了什麼級別,張某就不知道了。”

    張仁才這話一出,所有靈器師均都一怔,仔細的打量站在台上的王林幾眼。

    王林站在台上一直沉默不語,冷眼看著柳斐,內心冷笑,這柳斐分明是想借這個機會給自己難堪,以報柳眉之仇。

    這時,又有一搜飛船從天邊迅速飛來,在廣場上空徘徊一圈後,跳下三人。這三人均是女性,除了唐研與薛音之外,還有一個紫衣女子。

    這女子約二十八九歲,五官精致,明媚皓齒,白皙的皮膚仿若吹彈既破,一身紫色的松散衣裙上更是苗繡著一個個金色的櫻花,看起來頗具美感。

    她容貌沒有唐芯美麗,身材沒有冰鳳傲人,但卻有一股如春風般的氣質,讓人只看一眼,便忍不住沉浸其中。

    王林細心的看到,即便是柳斐,在看到這個紫衣女子後,也面色微變,有些不自然起來。至于旁人,均是如此。

    唐研秀眉緊皺,掃了王林一眼,對柳斐恭敬道︰“柳斐大師,您這是?”

    柳斐深深的盯著紫衣女子,對于唐研的話置若罔聞,沉聲道︰“唐甦大師,好久不見。”

    王林內心一動,唐甦!這個名字很熟悉,他凝神一想,神色未變但內心卻猛的一跳,他想起來了,得自唐芯的那件靈器上,不正是刻著四個字“唐甦制作”麼。

    紫衣女子展顏一笑,聲音略微沙啞,說道︰“柳斐大師,看來還是你走前了一步,小女子現在還處于二級靈器的摸索階段。”

    柳斐臉上得意之色一閃而過,轉身對唐研說道︰“唐管事,這次請你來是為了做一個見證,我要與這位木大師來一場器斗。”

    唐研在來的路上就已經得知了這個消息,她眉間緊鎖,沉吟道︰“柳斐大師,您與這木南根本不是一個級別,這……”她是在有些犯難,王林雖說在她心里是屬于末流,但無論怎麼說都是靈器師,若是在此地所有器師的眼前過于偏袒柳斐,恐怕會影響不好。

    柳斐目中寒光一閃,沉聲道︰“唐管事,這是我與木大師之間的事情,你只需要做一個見證即可。”

    唐研看了王林一眼,沉吟少許,點頭說道︰“也好,若你二人都同意器斗,我便做為見證人。”

    薛音略帶歉意的看了王林一眼,心底暗嘆,以她的聰明,如何看不出柳斐的意圖。

    紫衣女子唐甦,眼神只是在王林身上一掃,便收回目光,站在一旁不再言語,她這次跟唐研來此,目的是想看看柳斐的靈器制作手藝,以便揣摩一番。

    柳斐冷笑的望著王林,說道︰“木大師,現在見證人有了,咱們可以開始了。”

    王林把玩手中二級靈器,不疾不徐的說道︰“木某之前似乎沒開口同意與你器斗吧。”

    王林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部怔了一下,紫衣女子愕然的望向王林,在她的想法中,身為一個器師,那麼一旦別人提出器斗,那是無論如何也要同意的,即便是輸了,也不會太過丟人,但卻從未听說,有人會拒絕。

    想到這里,她心里不由得對王林升起幾分鄙夷。

    張仁才表情古怪,暗道︰“這木大師,果然是語出驚人,他是真的怯場,還是根本不把柳斐那老不死的放在眼里?”

    黃山等人均都是心底各有想法,眼中紛紛露出鄙夷之色。

    唐研眉頭緊皺,她也沒想到弄出這麼大的排場,王林居然會拒絕,不由得心底更加瞧不起對方,暗自琢磨唐氏學府雖然缺少靈器師,但如此素質的器師,如果這個月他交不上靈器,那麼不要也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七章 柳斐器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七章 柳斐器斗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