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器胚大成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王卓一怔,暗道靈器系是學府內的大眾課程,沒有專屬的學員,正要繼續詢問,這時忽然從遠處急速飛來一架小型飛船。

    飛船迅速在四周盤旋一圈,降落在地後,劉莉一臉緊張的走出,飛快說道︰“木大師,什麼事情。”

    王林指了指躺在不遠處的呂濤,沉聲道︰“此人想要搶我靈器,被我略教訓一番。”

    劉莉面色大變,她在唐氏學府多年,這還是第一次遇到居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敢搶靈器師手中靈器,她立刻驚慌道︰“木大師……這……我……”

    王林輕笑,說道︰“這與你無關,你處理一下就好,若是有人追查,直接來找我就是。”

    說完,他袖子一甩,向遠處走去。

    王卓徹底的呆住了,若說剛才是驚異,那現在他已經徹底的震驚了。劉莉他認識,是學府內的干事,從她口中說出的“木大師”三個字,如同一萬個春雷在他耳邊同時炸響,驚的他只感覺天旋地轉。

    劉莉惡狠狠的看了呂濤一眼,拿出通訊器連接了學府醫療部,隨後瞪著王卓,凶巴巴的說道︰“你是干什麼的,怎麼也在這里?”

    王卓口干舌燥,眼露癲狂之色,飛快的問道︰“他……他……大師?靈器大師?”

    劉莉皺著秀眉,哼了一聲,說道︰“你說的是木大師吧,沒錯,他是學府新來的靈器大師。”

    “我居然遇到了一個大師……呂濤居然向一個大師搶靈器,天啊,這個世界太瘋狂了……”王卓神情呆滯,許久說不出話來。

    王林在學府內又轉悠了許久,這才回到居所,感知力已經徹底恢復,他盤膝坐在房間內,深吸口氣。這一路上他腦子里一直在琢磨如何可以把元力化成感知。

    可惜一直沒有任何頭緒,他沉吟少許,從傀儡術上得到的靈感,讓他知道了元力與感知力可以結合產生一種神奇的力量。

    並且開啟天逆珠子的重點,也是這股力量。

    而剛才的頓悟中,感知力從100米的極限迅速擴展到200米,這讓他明白了元力與感知力除了結合之外,還可以彼此轉換。

    這兩點看似不同,但實際卻蘊含一種奇妙的聯系,傀儡術上取巧的方法,是元力從身體血肉散出,與感知力結合,產生異變。

    而剛才則是元力從祖竅穴位置轉化,變成一股類似感知的力量,從而刺激感知力倍增。

    “如果我沒猜錯,從祖竅穴轉化出的力量,應該就是黑衣人所說的神識,這神識從品質上講遠遠超過感知力,所以哪怕是只有一絲,也可增加一倍感知力,可惜的是自己一清醒,這種感覺便立刻消散。”王林喃喃自語,目光閃動。

    他二話不說體內元力流轉全身,回憶之前從傀儡術上學到的變異技巧,時間飛快流逝,王林依然還在嘗試。

    他體內的元力激蕩全身,心神一片寧靜,許久之後,一絲絲波動從體內慢慢涌現而出,這種波動與他心髒跳動的頻率一樣,若不仔細體會根本就無法發現。

    漸漸的,波動的頻率越來越強烈,一股煩躁的感覺無聲無息從王林心底升起,他面上立刻涌現一絲黑氣,這黑氣迅速擴散,眼看就要觸及額頭方向,王林忽然清醒過來,他一臉驚駭,連忙平復心態,慢慢的,黑氣漸漸消散。

    也不知過了多久,王林睜開雙眼,面色蒼白,額頭滴下汗水,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喃喃自語道︰“好危險,剛才若不是及時清醒,恐怕心髒會承受不住元力的刺激,從而衰竭而亡。”

    沉吟片刻,王林一咬牙,再次運轉元力,體會心跳,這次他控制元力不再加快心跳,而是慢慢的歸于平靜。

    漸漸的,他的心跳次數越來越少,每跳動一次,王林便立刻控制元力相應流轉,許久之後,當心跳次數降低到一分鐘10次時,忽然元力一動,詭異的透出經脈的束縛,擴散到血肉之中。

    這種擴散,並未給王林帶來任何痛楚,因為此時的他,隨著心跳的降低,已經進入到一種玄妙的境界,他仿佛一個陌生人看待自己的身體一般,冷靜的體會身體的各個器官。

    擴散到血肉之中的元力,迅速透體而出,與此同時感知力隨之擴散,凝聚在方圓十米之內。

    散出的元力,迅速融入進感知中,一絲絲奇妙的變化,開始無聲無息的進行。與此同時,元力內蘊含的極的韻意,也慢慢的進入感知中。

    王林冷靜的看著這一切,他能感覺到,心髒跳動的次數,從每分鐘10下變成了9下。他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有的只是絕對的冷靜。在這一瞬間,他忽然有種感覺,自己似乎可以控制身體的每一絲肌肉,每一絲元力,甚至連血液流動的快慢,也都在掌控之內,這一切,除了心髒的跳動次數以外。

    十米的感知範圍內,王林目光一轉,進行到13%的器胚立刻從儲物卡內飛出,懸空飄在他身前。

    四份青子葉材料隨之飄起,落在了器胚之上,初刻,開始。

    原本之前尤為耗費精力的調整青子葉脈絡,現在變的極其簡單,每一絲每一毫都仿佛放大了無數倍展現在王林眼中,他心無雜念,無喜無悲,腦子里飛快的計算著每一步的行動,冷靜的條理清晰的沉浸在初刻的過程中。

    心跳的次數,慢慢從9下,降低到6下,又從6下,縮減到3下。而時間,只過去了5分鐘,這五分鐘,器胚從13%一路狂飆到56%。

    在心髒跳動此時降低到每分鐘3下時,幾乎沒有任何生物可以承受,一般來說,這樣的狀態,實際已經與死亡無異。

    王林之所以能夠達到這樣的極限,與他元力內蘊含的極境有很大的關系,所謂極境,無所不用其極。

    要麼生,要麼死,都是極境的表現之一。

    但王林元力內的極境,只是踫到了邊緣,並未達到真正的境界,所以在心髒跳動降低到3下時,他的身體承受不住了。

    王林冷靜的發現身體表面已經出現了黑斑,這種斑點代表的是細胞無法新陳代謝,造成壞死。

    他沒有放棄初刻,而是控制著體內元力,分出一些順著經脈流入祖竅穴所在位置,在這一刻,詭異的變化出現了。

    流入尚未開啟的祖竅穴位置的元力,無聲無息的消失,轉化成一股神奇的能量,它一進入十米的感知內,立刻如同是一滴滾油倒入冰水中般,發出晟歟 艚幼牛 齦兄 段 桿偈賬  鈧漳鄣餃字 謔保 餃患渫趿幟宰右徽稹br />
    浮現一副清晰的畫面,畫面中黑衣男子盤膝坐地,姿態與王林一般無二,他身體三米內閃爍金色光環,猛然間睜開雙眼,嘴里低語道︰“神識,開!”

    與此同時王林也是睜開雙眼,三米之內的感知力急劇匯攏,瘋狂的涌入王林體內,飄在半空的器胚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王林感覺身子一顫,腦子里如同有上萬道霹靂同時炸響般,轟轟聲中,深埋在他頭部的黑色晶體,迅速的融化,轉眼間便縮小了十分之一。

    一絲絲暖流,在王林體內流動,心髒跳動的次數漸漸增加,壞死的細胞重新恢復活力,體表的黑斑慢慢消失。

    王林目光越來越亮,在達到頂峰時又突然黯淡,最終恢復尋常,但若仔細看,卻可發現,一個弧形銀輝,在其左眼一閃而過。

    王林閉上雙眼,許久之後慢慢睜開,感知力一散,頓時方圓五百米之內風吹草動一切涌現心頭。

    他沉吟少許,體內元力心隨意動迅速透出經脈,從血肉之間擴散而出,感知力飛快收縮,最後貼著皮膚停下。

    與此同時,他的心跳,也開始慢慢降低。

    王林面色沉靜,他在這一刻,內心無喜無悲,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他可以做到隨意改變,全身每一絲肌肉,控制自如,體內元力更是達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收發由心。

    他目光閃動,飛快從儲物卡內拿出彈跳金屬球,迅猛的扔向牆壁,金屬球化作一道金芒,撞擊在牆壁上的瞬間,以更快的速度急劇的彈回。

    王林也不閃躲,盯著金屬球,腦子里不受控制的立刻浮現出金屬球彈回的軌跡,只要他想,他可以有上百種方式來規避,除此之外,他甚至有種感覺,他能夠看到這金屬球在彈回的過程中,什麼地方受力不均勻,什麼地方最為薄弱。

    王林目光一閃,抬起右手飛快的從側面在金屬球上連點幾下,猛然間,只見那金屬球忽然詭異的停了下來,在王林指尖上飛快旋轉。

    王林目露沉思之色,他剛才所點的幾個位置,正是這金屬球上彈回之力最混亂的幾處,他連點之下,上面的力量頓時被分散均勻,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力道,最後的一指,王林點在了金屬球的平衡位置上,這才輕描淡寫般讓夾帶劇烈沖擊力的金屬球,停在他的手指上。

    這一切說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則根本無法完成,這需要的是強大的計算能力,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把一切可能的變化都計算的清清楚楚。

    王林面無表情,伸出另一只手在急速旋轉的金屬球上砰了一下,啪的一聲,金屬球化成碎末,但卻並未消散,而是緊緊的凝聚在一起,從外表上看,依然還是圓形。

    王林深吸口氣,他沉吟起來,感知力經過之前的試驗,已經從100米擴展到500米,但這不是重點,重點的是他此時使用的這種被稱作為神識的力量。

    這力量太強大了,王林到現在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此時心跳已經降低到每分鐘5下,他心念一動,元力從體表收回,重新流入經脈之中。

    在元力收回的瞬間,感知力又急速的擴張,最後停在了450米處。

    飄在半空的金屬球,化作飛灰,消散一空。

    至此,王林算是徹底的糊涂了,他不知道自己剛才的感覺,是不是神識,如果說是,那麼這神識似乎與傀儡術上說的不同,而且又與黑衣人描述的有些區別。總體來說,這神識更像是二者之間的一個變異體。

    其實王林不知道,他剛才的狀態,從某種意義上講,不能稱之為神識,這其中的關鍵,與他元力內蘊含的極境,有莫大的關系。

    真正的神識,一旦出現,範圍最少也是幾百米,而他甚至連一厘米都沒有,這是其一。其二,即便是那些已經產生神識的入塵期高手,雖然在產生神識後,會出現計算能力,但也做不到剛才王林那般的極端。

    那種強大的計算能力,如果用在戰斗中,堪稱恐怖。

    神識,是入塵期高手才可以具備的力量,也是唯一的力量。往往十五級高手閉關多年,就是為了讓體內產生一絲神識,從而服下入塵丹,突破邁入入塵期。

    入塵期之所以強大,除了其本身具備的實力之外,神識中帶有的計算能力,也是其中的關鍵所在。

    極境,萬物之終極,從此之後元力屬性上只能走極端的路線,無法與任何屬性兼容,即便達到十五級也無法進入入塵期。

    其實若沒有這極境存在,王林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快產生神識,即便是出現了,也只能是短暫的,無法長時間凝聚成形。

    正是因為極境存在,所以這才發揮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屬性,致使王林神識大開。只不過在這一過程中,由于極境的存在,產生了一絲不可思議的變化,這種變化,全部放在了計算能力上,有極這種狀態的輔助,他的計算能力,被開拓到了不可思議的階段。

    要知道極境是無法邁入入塵期的,而神識又是入塵期才可以產生,這原本自相矛盾的事情,在王林腦海中那副畫面上,黑衣人口中吐出的“神識,開。”這幾個字後,產生了復雜的變化,最終詭異的結合在一起,形成了王林現在這幾乎無人見過的這種擁有無比強大計算能力的變異神識。

    他二話不說,撿起器胚,元力透體與感知結合,立刻產生神識,心跳次數慢慢降低,他凝氣凝神,思維冷靜,盯著器胚,開始初刻。

    時間飛快過去,五分鐘後,在心髒降低到每分鐘四下時,王林清晰的察覺到身體已經承受不住,于是元力一收,頓時回到體內。

    突然,他面色一變,手中的器胚來不及觀察立刻噴出一口鮮血,呼吸的空氣仿佛一把把刀子,進入氣管後不斷的割裂。

    他口中的鮮血止不住的留下,甚至有一些從鼻子,眼角滴下,此時的他,看起來面目猙獰。王林一把撕下臉上人皮面具,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他的面色越來越蒼白,過了許久,鮮血漸漸止住,他身子一歪,虛弱無力的倒在一旁,苦笑起來。

    剛才吐血時,他感知力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心髒承受不住這忽然降低、又忽然提高的跳動頻率,造成大浮動的漲縮,從而噴發鮮血,血液順著氣管,這才不斷的涌出。

    “看來這神識,還是輕易不要用出的好,否則,實在是太過危險,這基本上與叢林廢墟學自怪兄的那招一樣了。”王林苦笑自語,許久之後慢慢爬起,深吸幾口氣後,強忍頭痛欲裂的感覺,調動感知。

    感知剛一擴散,王林立即發現,這感知力損耗太過嚴重,已經退回到20米的範圍,想必是剛才頻繁的進入神識狀態造成的。

    好在體內元力損耗並不嚴重,沉吟少許,王林仔細的分析了神識的作用,相比之下,這神識狀態的不良反應,比之怪人的自殺大法要輕微很多。

    王林從儲物卡內拿出一些補氣補血的草藥,吞下肚子,休息少許,感覺頭痛略緩,這才拿起器胚,仔細一看。

    頓時王林面色一喜,器胚的完善程度,已經達到了97%,眼看只差一步就可成功。

    王林對于這個器胚的期待程度,已經到達極限,他急切的想知道,按照這樣的方法初刻的器胚,到底是否具備二級靈器的威力。

    深吸口氣,王林開始初刻。

    時間慢慢過去,這最後的3%,在沒有進入神識狀態下,非常艱難的爬升,半個月後,王林披頭散發,全身酸臭,眼楮內遍布血絲,終于把進程,達到了100%。

    在達到100%的一瞬間,王林迷迷糊糊的站起身子,把器胚仍在一旁,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這一睡就是兩天,當他甦醒後,發現通訊器上有四條來訪訊息,兩個是薛音,一個是劉莉,還有一個是陌生人。

    通訊器上面還記錄了時間,顯然是在他沉睡的這兩天,這三個人都來找過他。

    王林爬起,身上的臭味以及地上早就干枯的血液散發出的味道太過燻人,之前他全身心的沉浸在初刻器胚中,對此並未放在心上,可現在一松懈下來,頓時受不了,立刻來到洗漱間,把衣物脫下仔細的清洗一番。

    隨後又把房間地面的血液擦掉,整頓一番後,重新戴上清洗後的人皮面具,這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

    做完這一切,他拿起成功初刻的器胚,越看越愛不釋手,這器胚上閃爍青色光芒,忽明忽暗,一道清晰的脈絡深深的浮現在表面。

    他思索片刻,忽然從儲物卡中拿出得自呂濤的那些廢棄器胚,挑出柳斐扔掉的那件,相互對不一番。

    柳斐的那件石質器胚,雖然報廢,但其上仍然有能量殘留,隨著王林的觀察,他面色笑容越來越盛。

    柳斐的器胚,從上面的脈絡來看,幾乎看不到任何瑕疵,但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脈絡上有許多細小的分裂口,最終這些分叉口越來越多,導致器胚失敗。

    “這柳斐,看來並未真正的達到初級水準,也只是在摸索階段,若是達到,首先這器胚一旦報廢,上面不可能留有一絲一毫的能量,另外若是達到初級水準,這器胚上的脈絡,也不可能會有如此多的分岔口,哼,這分明就是與我一樣,用的簡單合並術罷了。”王林一變看著器胚,一邊自語。

    再看他制作的器胚,雖說從材料上講根本就無法與柳斐制作的相比,但從其上卻找不到一個分叉口,且上面能量並未損耗,達到了一次初刻成功的效果。

    王林珍重的把這青子葉根部制作的器胚收起,又在四周收拾一番,最後把之前初刻成功的幾個丹獸頭骨器胚也都放在儲物卡內,做完這一切,他又拿出通訊器,在上面尋找材料。

    接下來,王林要做的是制作靈器的第二步,開融。

    配合由青子葉根部制作的器胚,若是開融,首選固然是青子葉,不過這青子葉也分年限,一年青子葉與十年青子葉相比,差距頗大。而十年青子葉若是比較百年青子葉,那更是可謂天壑一般,根本無法對比。

    傳聞中,更是有千年青子葉,這種青子葉,即便是石質類材料,也無法相提並論。

    正找材料時,王林驀然抬起頭,只听房外傳來薛音的聲音︰“木大師,薛音求見。”

    王林眉頭一皺,起身推開房門,望著園子外的薛音,說道︰“何事?”

    薛音苦笑,說道︰“木大師,您忘記了我之前和您說過,去靈器系講解一事,我前天與昨天都來找過您,可一直沒有回音。”

    王林一怔,想起半個月前薛音的確說過這事,他不喜熱鬧,剛要拒絕。薛音察言觀色,立刻說道︰“木大師,學府對于靈器師有規定,每上一堂課,學府內任何等級材料,均可選取一種,但數量不能超過總量的1%”

    王林內心一動,不限等級的選取,這讓他頗為動心,沉吟少許,說道︰“可有百年青子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六章 器胚大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六章 器胚大成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