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交出靈器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王林眯起雙眼,他此時不便行動,初刻階段若是打斷,會立刻失敗,于是並未起身,保持器胚上的感知凝聚,淡然說道︰“何事?”

    薛音站在門外,看到王林並沒有打開防御罩的意思,于是躊躇一番,高聲說道︰“木大師,你在飛船上從唐芯手中換取的石質材料,不知可否轉讓給唐氏學府?我可以出高價!”

    王林眉毛一揚,沉吟少許,說道︰“不行。”

    薛音露出失望的表情,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木大師,目前唐氏學府急需石質材料,您看能不能……”

    沒等她說完,王林冷哼一聲,聲音冰冷,說道︰“此事不要再提,若沒其他事情,木某正在進行制器,不送。”

    薛音暗嘆一聲,這石質類材料極為稀少,唐研要求自己大量收購,這顯然是一個艱難的任務,剛才她忽然想起王林手中有一塊,這才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詢問,可惜卻沒成功。

    “木大師,除了此事之外,還有一事,半個月後我唐氏學府靈器系有一節課程需要大師您去講解,還望您不要拒絕。”

    王林沉吟少許,說道︰“若有時間,木某會去。”

    薛音早就習慣了靈器師的古怪脾氣,也不以為意,從心理上講,她對于王林的看法與唐研有明顯的不同,這個王林,她總是感覺有股迷霧繚繞其外,讓人看不透里面的真相。

    有鑒于此,她對于王林並未露出半點不敬,連忙告辭。

    薛音走後,王林目光閃動,喃喃自語道︰“這唐氏學府一切靠實力說話,若不能制作出靈器,恐怕很難在此地繼續逗留。”

    沉吟少許,他心中已有定義,不慌不忙的再次把感知凝聚器胚之上,用四份青子葉繼續初刻。

    四份材料的初刻難度非同尋常,越是往後,耗費的精力就越大,一旦有一絲一毫的錯誤,結果將是前功盡棄。

    仔細的矯正四份材料內部的脈絡,王林額頭的汗水,揮如雨下,連續三天的時間,他的身體幾乎沒有挪動一下,完全沉浸在小心翼翼的初刻之中。三天的時間,進度從開始的5%,增加到了13%。

    不過有一點王林並未察覺,他在這幾天的初刻中,一股“極”的含義,無聲無息的隨著初刻,融入到器胚之中。

    其實應該說,所有王林之前初刻的器胚,全部都暗含“極”的韻意,只不過程度有區別罷了,若說之前的初刻器胚“極”的含義是涓涓細流,那麼眼下這個他耗費心神初刻的器胚,就是汪洋大海。

    兩者無法相比。

    三天後的夜晚,王林感覺身體從內到外已經疲憊到極限,若是繼續堅持,定會出現難以想象的後果,他略一沉吟,感知力一點一點的從器胚上收回,這收回的過程他做的比初刻時還要謹慎幾分。

    三個小時後,王林身子一灘,躺在了地上,劇烈的呼吸著,手中的器胚閃爍妖異的光芒,隱約可見其上有一層淡淡的脈絡,看起來如鬼斧神工般散發詭異的氣息。

    “還好成功的抽離感知,這樣下次可以繼續初刻,這初刻實在太費精力。”王林苦笑,不過想到一旦初刻成功,那麼這個器胚在某種形式上將具備初級制作手藝,即便看起來仍然是一級靈器,但威力絕對不比二級靈器差。

    想到這里,王林心中有些興奮,他深吸口氣,掙扎起身,盤膝坐地,黃泉升竅決流轉全身,恢復元力。

    第二天一早,王林睜開雙眼,元力從全身流回丹田、氣海兩穴。體內元力恢復了七八成,但感知力卻損耗嚴重,他感覺腦袋有些暈沉沉的,沉吟少許,他拿出通訊器,召喚劉莉。

    不大一會,劉莉的聲音從房間外傳來︰“木大師,您有什麼事請吩咐。”

    王林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推開房門,說道︰“我想在唐氏學府轉一轉,你帶我四處看看吧。”王林打算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這感知力的恢復,與精神狀態有關,若是整天悶在房間里,恢復會很慢。

    這是王林多次運用感知總結的經驗。

    劉莉連忙點頭,猶豫了一下,說道︰“大師,咱們是步行還是?”

    王林輕笑,說道︰“先步行吧,一會你若累了,再用飛行器。”

    劉莉小臉一紅,邊走邊笑道︰“木大師您是我見過的最奇怪的靈器師了,別的靈器師往往身邊都是大量的戰奴,而您身邊卻一個人沒有。”

    王林微笑不語。

    劉莉看王林沒生氣,于是繼續說道︰“還有啊,靈器師都是一些老頭子,年輕一些的也都是中年了,您是我見過的最年輕的一個,我剛看到您時,怎麼都沒想到居然是靈器師。”

    王林笑道︰“是麼,你見過幾個靈器師啊?”

    劉莉得意的挺了挺胸,說道︰“好幾個,我算算啊,連您在內,有四個了。一個是柳斐大師,一個是張色……張仁才大師。”說到這里,她連忙看了眼王林,吐了吐舌頭,繼續道︰“還有一個是卜拓大師,最後就是您了。”

    王林內心一動,問道︰“柳斐大師?听說他是唐氏學府第一靈器師。”

    劉莉點頭,說道︰“柳斐大師可厲害了,據說可以制作出二級靈器呢。”

    王林眼楮一眯,內心暗道︰“二級靈器?看來這柳斐已經具備了初級手法,有機會定要討教一番。”

    二人一邊閑聊,一邊走在唐氏學府校園內,唐氏學府極大,風景更是美妙絕倫,一路上假山、流水、林雅、小軒比比皆是,除此之外,由于學校內女性居多,香風四溢,不少相貌秀美的少女,彼此嬉笑成群,鶯聲雀語。

    王林不喜喧鬧,不由得皺起眉頭,劉莉察言觀色,立刻說道︰“木大師,這里太吵鬧了,不如我們乘飛行器去北苑,那里比較偏僻,風景也還不錯。”

    王林沉吟少許,他知道北苑很遠,以劉莉的速度,恐怕走到晚上也到不了,而若是乘坐小型飛船,又失去了一路上活動身體的本意,于是說道︰“劉莉,這一路上我已經記下了回去的道路,自行活動即可,你回去吧。”

    王林說完,身子一動,向北面走去。

    劉莉一怔,猶豫了一下,無奈離開,她本想借這個機會與王林好好接觸一番,找個時機求對方制作一件靈器,現在只好留待以後。

    王林一路向北走去,微風徐徐吹來,帶走一絲疲勞,他精神一振,心中一片寧靜,清晰的察覺到感知力正一點點恢復。

    唐氏學府分為東、西、南、北四苑,這北苑由于幾個學科較為冷門,所以學員不多,再加上距離較遠,頗為偏僻,所以少有人來此。

    這一路上,行人越來越少,最後幾乎看不到一個人影,過了許久,一汪如鏡面般的潭水,出現在他王林目中。

    這潭水甚是清澈,可見潭底。微風一吹,帶起一串漣漪,掀起層層波瀾。四周青草遍野,陣陣泥土的芳香飄散而來。

    王林躺在草地上,閉上雙眼,緩緩的呼吸,心中一片安寧,天地之間在這一刻似乎都寂靜了。在這一瞬間,王林有種自身融入天地的錯覺,他感覺身子輕飄飄的,宛若升空般,腦子里一片空白。

    驀然間一副畫面涌現而出,畫面中黑衣男子坐在一座孤峰之上,在他身後一輪圓月散發出妖異的光輝。

    在黑衣人身上,一層乳白色的光暈成環形,以他自身為中心點向四周激蕩開來,無邊無際。

    “神識,高等級生物開啟自身寶藏必修能源之一,是屬于靈魂的力量展現,一旦修成,變化莫測,鬼神難敵……那是一種可怕的力量……”黑衣人喃喃自語。

    這番話落在王林耳中,如同春雷般炸響,一道霹靂瞬間劃過腦海,王林身體一震,感知力不受控制的急速擴散開,10米、20米、40米、50米……100米。

    在100米時,感知力仿佛踫到了牆壁般,無法繼續擴張。

    與此同時他身體內的陰寒元力,也不由自主的從丹田、氣海兩穴散出,流轉全身,更有一絲元力,順著經脈來到並未開啟的祖竅穴位置,無聲無息的消失,化作一股無形的力量,以一種復雜難明的方式轉變成了感知力。

    這從元力轉化而來的感知力,明顯有著不同,它一進入感知範圍內,100米極限的位置便立刻顫動起來,最後轟的一聲,王林腦子一痛,感知力如脫韁的野馬迅速超越100米,急劇擴散。

    一直到200米後才停了下來,又迅速收縮,從200米退回到幾十米,如此來回激蕩。

    王林身子一震,在陰寒元力的刺激下猛然間睜開雙眼,擴散四周的感知力在這一瞬間驀然不受控制的迅速回縮,最後停留在100米處。剛才的一刻,他忽然有種錯覺,自己在那一瞬間,似乎變成了黑衣男子。

    他目光閃動,感知力自從多年前開靈之後寸步未進,時至今日,王林對于感知力的作用已經深為了解,在他心目中,感知力在某些方面的重要程度甚至已經超過了元力。

    尤其是在被人追殺時,強大的感知力不但可以幫助他逃過敵人,甚至還有可能轉化為進攻手段,在戰斗中收到奇效。

    除此之外,感知力對于生物靈器學也有莫大的好處,他現在隨著制作靈器的經驗漸漸增長,很多時候都有些力不從心,明顯的感覺到感知力強度不夠,根據他的猜測,感知力一旦增強,那麼很多艱難的制器過程都將變的容易不少。

    但剛才,感知力卻增長了一倍,可惜這種感覺維持時間太過短暫,清醒之後便立刻消散掉。

    不過僅僅這麼一會兒,王林便察覺到感知力已經完全恢復,他沉吟少許,嘴里喃喃自語道︰“神識……難道剛才的一幕,就是修煉神識的過程?”

    他腦子里不禁想到傀儡術上記錄的神識,忽然神色一動,傀儡術上記載的那個取巧的方法,是以元力為能源,以感知力為載體,進行一種短暫的變異。

    剛才他清晰的感覺到,元力有一些在腦部尚未開啟的祖竅穴位置消散,化成感知,也就是在那一刻,自身的感知瞬間便恢復如常。

    王林目光閃爍,低頭沉思,面色時而陰沉,時而神思,時而更是露出迷惑不解之色。

    他躊躇一番,二話不說調動體內元力,順著經脈流入頭部尚未開啟的祖竅穴位置,仔細的回憶剛才的經歷。

    許久之後,他苦惱的收回元力,任憑他如何回憶,都無法做到把元力轉化為感知,就在這時,忽然王林神色一動,身子迅速坐起,盯著遠處。

    手中沒有閑著,立刻拿出三級靈器獸骨,分放左右,頓時他的身影在原地被隱匿起來。

    沒過多久,一個惱怒的聲音傳來︰“呂濤,這里很偏僻,咱們的事情也該解決一下了。”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個身穿藍布褂子的青年人,他大約二十七八歲,一臉的憤怒。在他的身旁,還站著一個年紀相當的青年,這青年頗為英俊,眼神露出不屑之色。

    “王卓,不就是一件靈器麼,你把我叫這里來,難道還想殺人不成?”呂濤打了個哈氣,漫不經意的說道。

    “呂濤,你太卑鄙了,那靈器是我撿到的,你說借去看看,憑什麼不還我?”叫做王卓的青年,握著拳頭,大聲說道。

    “這靈器你是從柳斐大師房外的垃圾處撿來,又不是你的,在誰手里就是誰的,只能說你太笨了。”呂姓青年目露譏諷之色,又繼續說道︰“再說了,就那麼一個破玩意,你還當成了寶貝,這是廢棄的靈器,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沒作用你看見後還搶!”王卓顯然不信。

    “懶的和你說,這玩意對你沒用,對我可就有大用處,我也不欺負你,老規矩,你打贏我,我就還你,打不贏,以後別來煩我。”呂濤目露譏諷之色,說道。

    王卓一咬牙,右手握拳,立刻低吼一聲,身子迅速沖出。呂濤輕哼一聲,輕蔑道︰“區區五級體術元力,自不量力!”說著,他身子一轉,一腳踢出。

    二人拳腳相接,頓時一股氣流從交接點激射而出,王卓的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形,口噴鮮血,重重的摔下了下去。

    就在此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他下落的身子突然停在距離地面一米處,隨後向旁邊一滑,摔落在地。

    呂濤神色一變,盯著王卓摔倒的位置,低喝道︰“誰在那里!”

    王林輕嘆一聲,收起獸骨,頓時他所在的位置一花,露出他的身影。

    王卓一怔,呆呆的望著身邊的王林,長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隨意的一摔,居然還能砸到人。

    王林神情冰冷,掃了二人一眼,一個五級元力,另外一個六級元力,于是二話不說,向遠處走去,他懶得參合進去。

    呂濤臉上涌現古怪之色,喝道︰“站住,你是何人?”說著,他上前幾步攔在王林身前。

    王林眉頭一揚,冰冷的盯著呂濤,沉聲道︰“不要檔路。”

    呂濤被對方這一眼,有種看透全身的錯覺,一股涼意從頭到腳貫穿全身,他心底一驚,下意識退後兩步,仔細的打量王林。

    可他怎麼看,都只能察覺到對方只不過是五級元力而已,于是壓下心頭的驚意,咬牙說道︰“把你剛才用來隱藏身影的寶貝交出來,否則今天你就留下吧!”

    王林臉上涌現似笑非笑的表情,眼露譏諷之色,說道︰“你這是打算殺人奪寶了?”

    王卓掙扎著站起,怒聲說道︰“呂濤,你要干什麼!”

    呂濤深吸口氣,盯著王林,他剛才看的仔細,對方一定是用了什麼靈器達到了隱藏的目的,能夠隱藏自身的靈器,他從來沒听說過,一看對方只不過五級元力,不由的動了搶奪的念頭,他狠狠的瞪了王卓一眼,說道︰“你給我閉嘴,我又不是要殺他,只不過想借靈器一看而已。”

    說完,他面色不善的看著王林,惡狠狠的說道︰“小子,把靈器拿出來,我前幾天丟了一個靈器,剛才一看和你的這個頗為相似,你拿出來讓我看看,若不是我那靈器,自然放你離開。”

    王林眼中譏諷之意更濃。

    王卓喘著氣站起身子,怒聲道︰“兄弟,你走你的,不用理會他,唐氏學府內不允許殺人,給他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他就是一人渣,你那靈器若是給他看了,定會被他搶走。”

    呂濤冷笑一聲,根本不理會王卓,而是盯著王林,說道︰“我說話從來不收回,你,把靈器拿出來!別讓我親自動手。”

    王林輕笑一聲,拿出獸骨,說道︰“你要的,可是這個?”

    呂濤眼神立刻露出貪婪之色,這獸骨一出現,他立刻感受出上面蘊含一股龐大的能量,不由得添了添嘴唇,右手飛快抓去,說道︰“沒錯,這就是我丟的那個!”

    王林目光冰冷,身子微側,右腳一抬,閃現一道殘影,瞬間踢在呂濤身上,B級元力瘋狂涌入,呂濤只感覺如同被一座大山撞到了一般,自身的六級元力略一抵擋便立刻被摧毀,全身骨骼 里啪啦一陣亂響,鮮血從七竅內止不住的留下,身子不由自主的遠遠拋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王卓呆住了,他根本就沒看清王林的動作,在他眼中看來,這呂濤一伸手,便立刻口噴鮮血飛出。王林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舉動。

    “這……這……”他喃喃自語,目瞪口呆,忽然擺出恭敬的姿態,左看右看,大聲說道︰“那位學長在此?還請出來一見。”

    他內心斷定四周一定有高人,剛才出手教訓了呂濤。

    王林面色如常,拿出通訊器,召喚劉莉來此後,他走到呂濤面前,此時的呂濤,面無血色,眼神渙散,口中吐出大口大口的血塊。

    王林在他身上翻弄幾下,拿出一張儲物卡,感知一掃,頓時驚訝起來,這呂濤儲物卡內別的沒有,全都是廢棄的靈器,大部分都是煉廢的器胚,其中有四個甚至是石質材料做成的。

    王林有些乍舌,暗道︰“誰這麼大手筆,居然用石質材料做器胚,而且數量還不少。”他忽然想起剛才二人的對話,于是把儲物卡扔給發呆的王卓,說道︰“哪個是你從柳斐大師那里撿來的靈器?”

    “他……這……他是你打的?”王卓下意識接過儲物卡,吞了口唾沫,驚駭的問道,他等了半天也沒看有人出現,再加上王林的動作表情看起來非常鎮定,此時的他哪里還不明白剛才的高人,正是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青年。

    他根本無法想象,呂濤一個六級尊者的實力,居然就這樣被人打飛,而且看那傷勢,恐怕若不救治活不了多久。

    王林眉頭一皺,把剛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王卓身子一顫,立刻凝神從儲物卡內尋找,很快就拿出一個器胚,顫抖的說道︰“學長,就是這個東西。”

    王林看了眼,內心了然,這正是四個石質器胚之一,內心暗道︰“這柳斐大師如此耗費實質材料,實在是無法想象,不過這石質器胚若在我手,倒也可以通過它側面推算一下柳斐大師的制器手藝。”

    “學長,這靈器你若要,我送給你就是。”王卓小心翼翼的看著王林,把材料重新放進儲物卡內,扔給王林。

    王林接過,點頭說道︰“我也不白拿你東西,我叫木南,你若有事,可去找我。”

    王卓面色一喜,連忙問道︰“學長是哪個系的?”

    王林臉上古怪之色一閃而過,說道︰“算是靈器系吧……”

    王卓一怔,暗道靈器系是學府內的大眾課程,沒有專屬的學員,正要繼續詢問,這時忽然從遠處急速飛來一架小型飛船。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五章 交出靈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五章 交出靈器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