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初開天逆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在這一瞬間,他似有所悟,元力驀然間不受控制產生一種古怪的變化,滲出經脈融入全身血肉之中,接著更是透體而出,感知力在此刻如沸騰的開水一般跌宕起伏,以一種王林無法理解的方式,飛快的吸納著透體而出的元力,迅速結合在一起。

    在這一瞬間,一種奇異的能量,以王林自身為中心點,慢慢的擴散而出,與此同時感知力隨著結合,範圍急劇的收縮,越來越小。

    這一增一收之間,最後在五米位置相互交接,停了下來。王林目光閃動,立刻拿起天逆珠子,凝神一看!

    頓時眼前一切景象瞬息改變,展現在王林面前的,是一個虛無的空間,無邊無際。一個男子的聲音,徐徐傳來︰“歡迎來到天……”

    沒等男子說完,整個虛無的空間突然崩潰化成一個個碎片,消失了。

    王林清醒,元力與感知力不受控制的分散開,各自收回到體內。他盯著天逆珠子,內心翻江倒海,思緒萬千。

    剛才他無意中元力與感知結合,產生了變異,終于讓這在手中三年的珠子產生了變化,可惜時間太短,無法窺探這珠子真正的秘密。

    他回想剛才成功結合的過程,又嘗試了多次,可惜沒有一次成功。

    此時天色已經漸亮,王林輕嘆一聲,摸著天逆珠子,喃喃自語道︰“這珠子,到底是什麼呢?與叢林內廢墟壁畫上看到的那個珠子是不是一樣的呢?”

    沒有頭緒,王林收起天逆,坐在床上閉目凝神休息。

    太陽漸漸升高,時間很快過去,陽光順著窗戶飄來,帶走一絲絲夜寒,王林驀然睜開雙眼,目光一閃,感知中察覺到劉莉向這里走來。

    不大一會,劉莉的聲音遠遠從外面傳來。

    “木大師,我是劉莉,薛執事安排我負責您的日常起居以及一些材料使用,您能把防御陣法關閉,讓我進去麼。”

    不大一會,防御光幕消散,劉莉松了口氣,正要走進,可腳步剛抬卻驚訝的發現王林居然自己走了出來。

    “木大師,這是我們唐氏學府靈器師專用的材料選擇儀器,您看看需要什麼材料,就在上面選擇即可。”劉莉從自身儲物卡中拿出一個儀器,恭敬的說道。

    王林接過儀器,目光一掃,點了點頭。

    “另外木大師您若有事,也可以在這儀器上傳訊,在下會第一時間趕來。若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如果這機器上沒有記錄,您也可發布任務,會有很多學姐幫您尋找。”劉莉看到王林面無表情,略顯緊張,連忙說道。

    王林拿起儀器,撥弄幾下,大致了解了使用方式,便淡然道︰“我的要求只有一個,不允許任何人走進這里,我需要安靜。”

    劉莉連忙點頭,猶豫了一下,似乎有什麼話要說,可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彎腰告退。

    王林也沒在意,轉身回到房間,他這個閣樓內外處處陷阱,只有自己可安然走過,若是剛才劉莉貿然闖進,定會觸發陷阱,生死未知。

    回到房間,再次把防御陣法開啟,王林專心研究這個儀器。

    儀器操作簡單,與天水城體術俱樂部的金屬球類似,王林把手放在上面專用的位置,腦中立刻浮現一排排信息。

    “使用者身份確定——木南器師,材料等級二級。”

    接下來就是所有唐氏學府二級以下材料,全部一排排的列舉,王林目不轉楮,一個一個查看,越看越是心驚,這唐氏學府果然不愧是春水帝國三大勢力之一,材料極其充足,無論植物類還是動物類,甚至一些較為普通的石質類都有。

    不過大都是XY手冊上記錄的尋常之物,若是深資靈器師定然看不上眼,可對王林來說,他現在只會使用基礎手法,所以不太關心材料好壞,只在意材料是否足夠自己鍛煉制作手法。

    把所有二級材料都一一看完,王林沉吟少許,選擇了最普通的丹獸酸液和頭骨。

    學習手冊上記載,丹獸是一種母皇大陸的常見生物,它只具備一種攻擊方式,那就是吐出一束強腐蝕性的液體。

    王林選擇它,是因為這種材料在儀器上顯示數量最多,幾乎上萬份。

    他選擇了2000份。

    不大一會,就有專人在劉莉的帶領下把材料送來,王林出去接過放有材料的儲物卡,便在房間開始制作。

    他心情頗為興奮,不去計較材料的浪費,盡情的練習靈器制作每一步的熟練度。

    此時,在唐氏學府正中央的家族基地內,唐研管事畢恭畢敬的垂手站在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身旁,目不轉楮的望著老者把一塊極其珍貴的石質材料捏碎,用來調配開融。

    在唐氏學府為其準備的高級反應爐內,一灘紅色如血的液體冒起一個個氣泡,氣泡越來越濃,老者面帶緊張,眼楮不眨的盯著液體,小心的又扔入一些珍貴的石質材料。

    唐研內心頗為肉痛,這些石質材料每一個都非常珍貴,即使唐氏學府儲備量也不多,用一個就少一個。

    許久之後,老者眉間緊鎖,懊惱的嘆道︰“又失敗了,你再給我準備100塊石質材料。”

    唐研苦笑,說道︰“柳斐大師,這石質材料所剩不多,您看……”

    老者眉頭一挑,冷哼一聲,不滿道︰“沒有?那算了,老夫已然突破基礎達到初級水準,大不了去趟碧波聯盟,說什麼也要制作出二級靈器!”

    唐研嘆息一聲,態度恭敬,說道︰“大師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稍等幾天,我已經安排人手在全國範圍內高價收購了。”

    老者面色稍緩,淡然道︰“你在身邊,老夫制作總是失敗,下次不要在一旁呆著了。”說完,老者繼續抓起一把石質材料,嘴里喃喃自語的嘀咕了幾句,繼續嘗試起來。

    唐研目中寒光一閃,但立刻收起,轉身離開。

    薛音在門外一直等候,看到唐研出來後,連忙上前低聲回報︰“管事,柳斐大師哪里?”

    唐研哼了一聲,沉吟一會兒,說道︰“石質材料你要抓緊時間采購,這次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堆積出一個可以制作二級靈器的大師出來!唉,鳳凰族與碧波聯盟都已經先後擁有了可制作二級靈器的大師,咱們唐氏學府這次必須要成功!”

    薛音連忙稱是,低聲道︰“屬下久未回學府,不知柳斐大師目前正處于對學府至關重要的階段,之前殺了柳眉,請管事責罰。”

    唐研眉頭一皺,說道︰“一個奴才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柳斐大師脾氣從來就是這樣,我也習慣了,若是他能成功制作出2級靈器,那就算他脾氣再古怪十倍,唐氏學府也能接受。薛音,時間緊迫啊,你別看現在春水帝國風平浪靜,可我有種預感,大亂即將開始了!”

    薛音一怔,說道︰“大亂?您的意思是指?”

    唐研嘆息,抬頭望著東方,目光露出憂色,似自語般喃喃道︰“最近幾年春水帝國太古怪了,野人空白界與鳳凰族開戰,一直持續到現今,碧波聯盟暗地里急劇擴張人手,家主忽然閉關,這里面一定有關聯!”

    薛音猶豫了一下,沒有開口,許久後忽然想起一事,連忙說道︰“管事,木……木南大師那里剛剛選擇了一些一級材料丹獸酸液與丹獸骨,數量是2000份。”

    唐研“嗯”了一聲,漫不經心的說道︰“一級材料,看來他的確是初學者了,把他的指標再降低一些,供應材料1級5%,時間還是一個月。”

    薛音暗嘆一聲,點頭稱是。

    王林在房間內已經連續五天日夜不停的制作靈器,他這次練習的重點,就是在初刻階段,不斷的用材料來加強簡單合並法的熟練程度,這種訓練,是非常奢侈的,僅僅五天,材料就損耗干淨。

    王林內心計算一下,2000份材料,雖說丹獸酸液與骨頭並非什麼太過值錢之物,但他猜測怎麼也需要一千晶幣一份,總價值高達200萬晶幣。

    王林第一次認識到,靈器師是多麼奢侈的一個職業,要知道他現在也算小有資產,這幾年殺人搶奪卡積累下來也有300多萬晶幣,可現在一看,他的這些錢,還不夠一周的花費。

    當然,若是他把卡中在叢林積累的材料賣出,這個數字會立刻增長數百倍有余,但叢林內的材料所有他能力範圍內的都幾乎被一掃而空,不可能循環的回去采集,損耗一分就少了一分,王林自己都舍不得用,更不要提把它們賣掉了。

    同時王林對于靈器師為何需要找到大勢力供奉有了深刻的認識,想來沒有哪個靈器師舍得自己用材料制作靈器,畢竟失敗率太高,代價太大。

    五天的時間,簡單合並術小有成就,根據XY在學習手冊上的描述,簡單合並術的重點,在于用多少材料積累初刻成功。

    有的靈器師需要龐大的數量積累在一起才可成功,有的則是只需要一份就可成功。

    這之間的學問很深,簡單來說若是可以做到一份就成功,那麼就突破了基礎,達到了初級制作手法。

    2000份材料,讓王林從開始的需要上百份成功初刻進展到只需要幾十份,望著面前的八個初刻成功的丹獸器胚,王林沉思少許,放在一邊拿出材料選擇儀,繼續翻看。

    忽然,他一怔,儀器上顯示丹獸酸液以及獸骨,總數量大範圍的縮小,變成了3000份。

    “難道這五天還有別的靈器師也用這丹獸材料?”王林又看了看其他的材料,目光閃動,冷哼一聲,自語道︰“不對,不僅僅是丹獸材料減少,而是所有材料均都少了一半,而且五天前還能看到的二級材料,現在一個都沒有!”

    王林內心有所明悟,他仔細的看了一眼儀器上顯示的使用者信息。

    “使用者——木南器師,材料等級一級!”

    王林目中涌現古怪之色,他心里清楚,這是唐氏學府看不上自己的制器水準,所以降低了材料供應。

    這也可以理解,材料畢竟價值不菲,在唐氏學府看來他的水準也就只能用這些材料,若是想要獲得更多更高級的材料,就要拿出本事,制作出靈器。

    王林也不生氣,仔細一想倒覺得這也是一件好事,如此一來,想必以後絕對沒有太多人去關注自己,雖然材料少了,但一級材料品類繁多,總數量加在一起,倒也可以繼續練習制器。

    而且既然對方早就有了心里準備,自己就算制作出靈器,不上繳也沒關系,畢竟從態度上看,唐氏學府對于自己能制作出靈器,期望渺渺。

    想到這里,王林輕笑,把丹獸材料剩余的3000份一次性點選,隨後又選擇了一些其他的材料,總數量約兩萬份,這才罷休。

    時間不長,劉莉把材料送來,王林又開始了初刻的練習。

    初刻的練習,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一周後,3000份丹獸材料耗費干淨,可進展卻不多,王林也不氣餒,拿出一種叫做青子葉的材料。

    這青子葉也是靈器師材料中的尋常之物,它的作用是鎮痛,可以制作出短時間提高肉體攻擊力的靈器。

    根據使用青子葉的多少,攻擊力高低不同。

    用青子葉的根部作為器胚,王林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練習。他的房間越來越亂,遍地都是零散的材料。每次初刻成功後,王林都是隨意的一扔,抓起其他材料繼續。

    漸漸的,他房間內初刻成功的成品越來越多,隨之而然的,廢棄的材料垃圾,也堆積如山,一陣刺鼻的燻人氣味彌漫在四周。

    王林對此沒有絲毫在意,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初刻的進展當中。

    隨著一份份材料飛快的耗費,王林發現初刻的進展依然緩慢,到現在為止,動用六十份材料,他可以做到十次中八九次成功,最少的一次,是用了20份材料初刻成功,但幾率不高,十次中有1,2次而已。再想降低材料,短時間內不可能做到,這需要連續不斷的大量練習。

    轉眼間大半個月過去,王林在這半個月每日只休息幾個小時,尤其是之後的幾天,他幾乎沒有合眼,甚至連初刻都很少進行,腦子里始終在思索一個問題。

    60份材料成功初刻的器胚,與20份材料成功的器胚二者相互比較,王林發現這簡單合並術雖說是材料越多成功率越高,但用大量材料初刻後的器胚,其內的循環系統雖說深刻,但卻充滿了不穩定性,而且材料越多,就越繁亂。

    若不仔細看,也難以發現不同,不過一旦王林用感知凝集其上,就會發現在器胚的循環系統中,有很多細微的凌亂散支。

    再看20份材料成功的器胚,其內雖說也有凌亂,但明顯要比前者少了很多。

    舉個例子,一份材料制作出的器胚,就仿佛是用筆一次性在器胚上畫好一個圓圈。而60份材料制作出的器胚,相當于是在上面一次又一次的按照相同的軌跡描了60次。

    如此一來,差別立刻出現,60份材料初刻,不可能做到每次刻畫的循環系統都細致入微,必然會產生不同。

    這樣的話,自然就無形之中多了許多凌亂的散支。

    隨著思考,王林對于突破簡單合並法有了一絲想法。他目光閃動,拿起青子葉,對于其內部的結構隨著半個月的練習他已經了如指掌,並未使用合並術,二話不說立刻按在器胚上,進行初刻。

    緩緩把青子葉內的循環系統一點點的刻在器胚上,時間慢慢過去,初刻沒有任何意外的失敗。

    盡管失敗,但其上卻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王林沉思少許,再次拿出一個青葉草與器胚,進行初刻,時間不長,依然失敗。

    在他嘗試了四次後,四個器胚全部變成廢品,無法再次使用。

    王林立刻拿起廢品器胚,感知凝聚其上,仔細觀察,漸漸的,他眼中似有所悟,四個器胚上的輕微循環痕跡,各有不同。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拿出2份青子葉,按在新的器胚上,他努力的嘗試兩份青子葉在初刻的過程中保持每一絲的循環都做到一致。

    這次初刻的時間較為緩慢,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矯正2份材料的細微循環軌跡上,凝精聚神。

    三個小時後,他揮汗如雨,任由汗水從臉角滴下,不敢有絲毫放松。

    初刻的進展,僅僅達到9%,不過這9%,王林自信兩份材料的循環系統沒有絲毫差別,完全一致。

    一天的時間,緩緩的過去,王林無奈的發現,初刻越往後速度越慢,到現在為止才進行了35%,若是全部初刻完,不知要多長時間。

    不過若要放棄太過可惜,王林咬牙,堅持下去。

    三天後,進程達到52%,突然青子葉一顫,沒有任何預兆出現一絲絲裂痕,最終化為飛灰。

    器胚也在青子葉消散的瞬間,淪為廢品。

    王林怔怔的望著手中器胚,許久說不出話來,三天的成果,就這樣毫無原因的流散,王林苦笑,看著器胚,面上涌現思索的之色。

    首先是器胚,按照以往的經驗,它不可能一次失敗就變廢品,仔細觀察半響,王林又從身邊的眾多雜物中找出許多器胚廢品相互對照,漸漸看出了一絲不同。

    其他的廢品,是用簡單合並術一次次的消耗之後漸漸降低品質,最終廢掉,盡管如此,但每個廢品器胚上多多少少還是殘留一絲能源,只不過不夠初刻罷了。

    可這次的器胚卻不同,它是一次性消耗掉全部品質,徹底的變成廢品,其內部沒有絲毫的能源殘留。

    王林忍不住猜測,XY在學習手冊上說明,只有用初級手法初刻,才會在一次失敗後毀掉器胚,難道自己剛才使用的方法,達到了初級的效果?

    可惜XY留下的手冊上,只停留在基礎階段,初級介紹較少。

    王林猜測許久,最終有七成把握確定之前三天的嘗試,具備了初級的效果。

    想到這里,王林怦然心動,一旦成功,那麼將會達到一個高度,以基礎手法,展現出初級手法的水準。

    王林不知道其他流派突破基礎達到初級的路線,但縱橫流派對此的要求只有一點,那就是對于初刻手法的要求。

    必須用非基礎手法一次成功初刻。

    根據XY基礎學習手冊記載,母皇大陸靈器師,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基礎、初級、中級、高級。

    即便是他,就算做出了四級靈器,也只不過是中級而已,他在手冊上感慨的談到,具備高級手法的靈器師,母皇大陸,沒有!

    大部分靈器師,都是在基礎手法中徘徊,想要進入初級,非常困難,需要器師自身的悟性、感知、元力三者缺一不可,而邁入中級,僅僅這些還是不夠,必須要對三大定律了解到相當深刻的地步才可有望。

    回想剛才種種,青子葉無聲無息的消散,這種現象只有一種解釋,青子葉的內部能源耗盡,不夠繼續初刻,所以化為飛灰。

    王林摸了摸下巴,剛才總進度在52%時廢掉,目光一閃,他沒有立刻再次嘗試,而是閉眼養神,休息了一整天後,他深吸口氣,立刻拿出4份材料,在新的器胚上重新初刻。

    四份材料的初刻更加艱難,耗費的精力更是遠超之前,要時刻保持四份材料的循環系統一致,緩緩的用感知刻在器胚上。

    一天後,進程緩緩的增長到5%,王林眉間緊鎖,驀然神色一動,盯著房門。

    “木大師,在下薛音,還請打開防御罩,薛音有要事相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四章 初開天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四章 初開天逆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