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傀儡術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唐研一怔,張仁才在學府內制器僅次于柳斐,以往狂妄自大很少服人,就算面對柳斐也是作風依舊,可現在居然對這木南如此推崇,不過王林的樣子實在太年輕了,唐研內心依然有些懷疑他的制器實力,她認為張仁才由于是自身推薦之人,所以言談夸張。

    薛音上前,在唐研耳邊把路上的事情一一訴說,更是把之前在天水城的前因後果詳細的講了一遍,不敢有絲毫隱瞞。

    至于她對王林才智的分析,因為不知真假,猶豫了一下便沒有提及。

    唐研听完後,瞪了薛音一眼,說道︰“看在你此事處理還算及時的份上,這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你這執事也就不要再做了。”

    薛音暗松口氣,神態畢恭畢敬。

    唐研略一沉吟,又道︰“你畢竟是我提攜起來,這次回來暫時先不要出去了,家主閉關,很多事情需要我處理,眼下柳斐大師的靈器水準突波基礎達到初級,有望制出二級靈器,你的工作就是專門負責柳斐大師,為其搜集各種珍惜材料,大師的一切要求,你務必無條件接受!百分之百的滿足!”

    薛音連忙點頭稱是,猶豫了一下,問道︰“木大師哪里?”

    “木大師?哪個木大師?”唐研一楞,隨即失笑道︰“他叫木南是吧,大師二字豈能亂用,至于這木南,就安排劉莉負責吧,對于他材料所需,二級以下10%滿足,但期限是一個月。若一個月還沒制出成品,就降低到一級材料1%供應。眼下柳斐大師二級靈器處于制作關鍵時刻,若是這木南所要材料與柳斐大師有沖突,所有材料優先供給柳斐大師。好了,你下去做事吧。”

    薛音恭敬的退後幾步,匆匆離開。

    唐研目光投向不遠處的唐芯與唐雨,臉上露出溺愛之色,走過去溫和的說道︰“唐芯,小雨這丫頭這幾年在天水城,沒給你添什麼麻煩吧?”

    “媽,人家哪有你說的那樣,我在表姐那里這幾年,可好了,比在這里自在多了。”唐雨翹起嘴巴,立刻上前摟住唐研,撒嬌道。

    唐芯輕笑,說道︰“唐姑姑,小雨很听話,修煉也很刻苦,現在E級閃躲訓練已經完成,D級也進展了一半有余。”

    唐研摸了摸唐雨的頭,忽然問道︰“芯兒,薛音剛才說你在飛船上與那個木南進行了一個交易,要他幫你尋找彩燕化元術?”

    唐芯苦澀一笑,輕聲道︰“唐姑姑,這是我的私事,您不要過問了。”

    唐研深深的看了眼唐芯,暗嘆一聲,不再繼續詢問。

    唐氏學府面積寬曠,各種樓宇建築比比皆是,王林一路上邊走邊看,暗記在心。劉莉本想提出乘坐交通工具,但看到王林似乎對四周風景觀賞有加,也就不便提出異議,安靜的在前方帶路。

    學府內人員極多,這一路上王林就看到不下數千人,更讓他驚訝的,是其中居然有一多半都是男性。

    “大師您是第一次來唐氏學府吧,這里是帝國唯一的一個男性可自由出入的地方,在這里,男性若是成績優異,哪怕是來自監獄島,也可以擁有自由身份,成為家族的戰士,更有優秀者,甚至可以被家族招婿,獲得進入家族核心層的資格。”劉莉聰敏過人,看出王林的驚訝,悄聲解釋道。

    王林點了點頭,說道︰“這在春水帝國,倒是一個異數。”

    劉莉眨了眨眼楮,含笑道︰“學府學員百大強者中,就有幾乎一半都是男性,甚至十大高手中男性也佔據了四人,所以外界多把唐氏學府比喻成春水帝國男性翻身的搖籃。”

    劉莉在學府內認人極廣,這一路走來就有多人上前打招呼,這些人有男有女,看到王林後均都沒太過在意,甚至還有一個臉帶雀斑的少女打趣問劉莉,他是不是她的新男友。

    劉莉頗為尷尬,連忙解釋,不過並未說出王林的身份。

    學府內除了建築物外,各種風景秀美之地不少,劉莉每到一處,便乖巧的詳細介紹,劉莉聲音很好听,百靈一般潤人心扉。

    走了許久,劉莉漸漸氣喘吁吁,她崇敬的望著王林,暗道對方不愧是大師,不僅會制作靈器,而且體力也要比自己強上太多,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是如散步般輕描淡寫。

    又走了段路程,劉莉揮汗如雨,雙腿如灌鉛般挪動困難,可又擔心惹對方不喜,愣是咬牙堅持下來。

    王林暗中觀察,目中露出贊賞之意,此女性格堅毅,頗有自己當年之風,于是溫和道︰“我有些累了,你可有什麼便捷的方式去你所說之地?”

    劉莉驚喜,連忙點頭,擦了擦額頭汗水,從儲物卡中拿出一物,放在地面上,退後幾步雙手結印,口出發出幾個隱晦難懂的字音,頓時地面輕顫,出現一個類似春水戰艦的小型飛船。

    王林目不轉楮,內心頗為驚異。劉莉在飛船上擺弄一番,機械聲響起的瞬間,物體外壁出現一個通人的入口。

    王林沉吟一下,跟著走進,入口消失,飛船一震,迅速疾射而出。

    落月閣在唐氏學府東北角,遠離學系與宿舍區域,極為幽靜,四周假山清泉景致絕佳,不大一會,飛船在此地降落,王林走下,四周打量一番,頗為滿意。

    劉莉連忙在前帶路,穿過假山,一片連絕的精致閣樓林立。

    “這落月閣是學府內前輩靜修之地,每座閣樓都擁有獨立的防御陣法,一旦開啟,五級元力以下輕易不能入內。”劉莉體力略有恢復,介紹道。

    在偏僻一角選中一處閣樓,王林悠悠道︰“就選此處了。”

    劉莉點頭,上前推開房門,為王林介紹一番開啟陣法的裝置,隨後彎腰告退。

    對方走後,王林仔細的觀察四周,開始布置陷阱,叢林三年的生活,讓他養成了每到一處居所,必須要設下陷阱的習慣。

    利用各種材料之間的輔助作用以及連鎖反應,王林開始動手,一個小時後,整個閣樓四周可謂是步步危機。

    王林順手又開啟了房舍自帶的防御陣法,一道白色的光罩擴散而出,包裹住閣樓。

    做完這一切,王林在房間內外仔細的搜索一番,最終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才放下心,盤膝坐在房間內,回想這幾日的經歷。

    這幾日的所見所聞,讓他深刻的認識到靈器師地位的尊高,不過王林並不滿足只作為一個為人制作靈器的器師,他當初得到學習手冊的一刻,目標是擁有用之不盡的靈器,只有這樣,才可以更好的在母皇大陸生存下去。

    靈器師雖然受人尊敬,可本身實力卻都不高,但憑借各自手中的靈器,等閑之輩倒也無懼,再加上身邊時刻跟隨戰奴,安全基本可以得到保障,除非是遇到十級以上強者。

    但王林卻並不想招收戰奴,他認為只有自身實力增強,才是最安全的。黃泉升竅決第六層,需要找到地陰之地才可修煉,但尋找這樣的地點,並非簡單,需要走探大量的地方。

    他的實力不足,在這期間很有可能遇到危險,所以王林打算在尋找之前,重點提高自己的靈器制作,借著唐氏學府的便利條件積累大量的靈器,如此一來即便遇到危險,也可用靈器安然度過。

    心中有了定義,王林從儲物卡中拿出幾物,一一分析。

    一本E級技法傀儡術,需要元力五級。

    兩件得自鳳凰族大小姐卡中的靈器。

    裝著鳳凰涅血的小瓶。

    刻著天逆二字的珠子。

    怪人贈送的黃紙。

    這幾樣東西除了兩件靈器以及技法外,其余幾樣他一直沒有徹底了解作用。

    王林先是拿起鳳凰涅血,打開瓶蓋用鼻子一聞,一股淡淡腥味傳出,他沉思少許,重新把瓶蓋擰上,收放在儲物卡內。這鳳凰涅血王林還是決定等完全明白了原理後才考慮服用。

    接著他又拿起E級技法傀儡術,這傀儡術他是在3年前被鳳凰族在叢林追殺時,從一個女子儲物卡中獲得。

    因為元力一直沒到五級,所以一直把它放在卡中,後來黃泉升竅決達到第五層後,他忙于制作靈器,直到現在才有時間研究。

    認真翻看一遍,王林漸漸有了興趣,這傀儡術並非一本尋常的元力技法,準確的說它應該是為精神修煉者準備的技法。

    因為它除了要求元力五級之外,在技法最後還有一句︰若是精神修煉者,請調用感知從後向前翻看。

    王林輕笑,這本技法很有趣,感知隨意動,立刻凝聚其上,王林翻到最後一頁,凝神用一看。

    腦中立刻浮現一排信息︰E級精神類技法——傀儡術,需要精神修煉者達到入微境界,且感知範圍不低于70米。

    用感知從後向前看完,王林閉上雙眼,分析起來,許久後他露出明悟的微笑,喃喃自語道︰“這技法倒也特殊,需要感知力與元力同時達到才可修煉出真正的傀儡術,若是二者只具備其一,那麼修煉出的只能算是偽傀儡術。”

    所謂傀儡術,說起來頗為血腥,以活人祭煉,抹去其神智,以自己感知控制,祭品生前實力越高,祭煉之後威力越大。

    不過成功率不高,一旦失敗祭品立刻死亡,魂飛魄散。

    成功之後,祭品元力會掉落一級,且有隨時反噬的危險,不過會隨著操控者感知修為的提高而慢慢減少。

    真偽傀儡術二者差距極大,後者根據元力修煉與感知修煉又有不同,若是用感知修煉,那麼在控制程度上優異,但祭品實力掉落厲害,至少掉落三級。

    同樣,若是元力修煉則祭品元力掉落一級,但操控性不佳,且頻繁反噬。

    至于真傀儡術,則是二者優點結合。

    王林合上技法,目光閃動,這技法雖說血腥,但若用好未嘗不是一件利器,只是高等級的強者若想活抓,實在難度太高。

    而且技法上還介紹,祭煉過程時間較長,尤其是在抹去其靈魂的步驟,若是對方有一絲反抗,那麼就會功虧一簣。

    技法上記錄了幾種可讓人產生迷幻的草藥,王林敏銳的發現這些草藥完全可以用來制作靈器,可XY手冊上卻未提及,王林驚訝之余,再次感覺到,XY所掌握的知識,只不過是生物靈器學的冰山一角。

    王林沉思,若是用這些草藥制作成藥丸給祭品服下,那麼成功率定然會大大提高,想到這里,他暗暗記住那些草藥。

    另外技法上提到祭煉祭品時,若是操作者同時符合感知力與元力的要求,那麼需要把感知力與元力結合在一起,產生一絲叫做神識的力量。

    這種結合並非是簡單的相互交錯,而是一種深層次的融合。若是成功,產生神識,那麼就可以祭煉祭品。

    王林沉吟少許,元力是自身潛力凝結而成的一種能量,而感知力則是一種與靈魂有關的能量,二者之間根本就沒有共通點。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領域,想要融合根本就不可能,技法上對此也是說的模糊不清,只是讓修煉者自行摸索,不過卻在末尾提出一個取巧的方法。

    以元力作為能量,以感知力作為載體,進行一種短暫的變異。這種變異雖說無法與神識相比,但制作傀儡卻是足夠。

    按照這種方法,王林散發感知力,元力流轉全身,刺激血液流動速度,嘗試融入感知中,可惜試了多次,始終無法成功。

    放下傀儡術,王林拿起兩件靈器,經過三年的時間,這兩件靈器上的光幕已經消散的干干淨淨,王林感知力一探,輕而易舉的掌握了它們的屬性。

    第一個靈器的外表,是一個骨質的手鐲,它的屬性是釋放出毒霧,一旦開啟,方圓十米之內盡悉包圍,使用次數——2/3。

    把手鐲帶在右手臂上,與他制作的第一件靈器疊加在一起,王林開始觀察余下那件靈器。

    它是一塊黑色的拇指大小木塊,感知力一掃,王林面色一動,再次仔細看去,不大一會兒,他面色微笑,珍重的收起。

    這件靈器是治療類,次數1/2。

    王林目前手中的靈器,已然不少,最高等級的是三級靈器獸骨,時間還剩下400多小時。

    其次是二級靈器小木棍,次數只剩1次。隨後就是一推一級靈器,除了之前的手鐲與黑木塊之外,還有……

    一片樹葉、速度類靈器,次數1

    一件女用頭釵,攻擊類靈器,次數1

    得自怪人的可幻化出絕世高手的幻覺類靈器,次數12/15

    用酵母草與張仁才換來的防御類靈器,次數6

    再就是他親手制作的寄生草手鐲形狀靈器,次數2

    乍一看,靈器不少,可靈器基本屬性決定了,它是一種耗材,王林苦笑,靈器若不及時補充,恐怕經歷不了幾次戰斗就會消耗的干干淨淨。

    借著唐氏學府的材料來制作靈器的念頭,更重了,王林深吸口氣,目光炯炯,盯著一物。

    離別之時怪兄贈送的黃紙!

    王林對于黃紙的好奇不是一天半天,之前一直沒時間查看,他拿起黃紙,仔細的觀察一番。

    這黃紙不大,長條形,兩面均畫著古怪的淡紅色符號。

    感知力一探,頓時察覺其內蘊含一股磅礡的能量,沒有輕舉妄動,王林嘗試注入元力,可這黃紙如同一個絕元體一般,對于元力沒有任何反應。

    王林摸了摸下巴,目中露出躊躇之色,隨後眼神一堅,不再猶豫二話不說拿起黃紙貼在胸前,接著又立刻撕下。

    瞬息間,白色氣息急速的從黃紙內涌現而出,立刻包裹住王林,王林沒有驚訝,這一幕他在怪兄身上看到過無數次。

    也不驚慌,任由那白色氣息涌現,很快,白色氣息開始收縮,迅速順著王林胸前與黃紙接觸的位置鑽入身體。

    這白色氣息一入體,王林立刻身體一震,他的感知力不受控制散發而出,30米、50米、80米、100米、120米、150米、200米!

    王林震驚的發現,感知力居然突破了以往100米的極限距離,迅猛的擴展了一倍!

    接著,他體內元力在這白色氣息的催動下,立即與感知力一樣增強,剎那間增長數倍有余,幾乎與六級元力相當。

    除此之外,王林甚至發現得到增強的不僅僅是感知與元力,可以說他身體從內到位,所有部位都多多少少得到了增強。

    一股強大的感覺涌現王林心中,他猛地站起,盯著手中黃紙,細心的發現上面的紅色符號,顏色要比剛才更加清淡,內心略一思索,便有了答案。

    這黃紙定然也是一種類似靈器的寶貝,它的制作原理與靈器雖然不同,但依然有次數限制,只不過靈器的次數限制分明,而這黃紙則是從顏色上區分,顏色越淡,使用次數越少,最終顏色徹底消失,寶貝作廢。

    盡管如此,但王林依然驚訝這黃紙的作用,之前他看到怪兄使用時只是好奇,雖有這方面猜測但並未證實,可現在自身一用,立刻驚異于黃紙的屬性。

    可以增幅的作用,王林在XY的學習手冊上了解到,只有三級以上靈器才有可能具備。

    不過這些都不是王林內心真正震驚的原因,他震驚的是往日與怪兄切磋,對方每撕下一張黃紙實力就暴增。

    也就是說,這黃紙的增幅作用,是可以疊加在一起。

    王林深呼口氣,感覺到元力與感知正慢慢的衰退,于是暗自計算時間,忽然他心中一動,飛快拿起刻著天逆二字的珠子。

    之前幾次探索,這珠子沒有半點反應,那麼現在自己元力、感知都得到增幅,會不會有反應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王林感知力探入,無效。

    元力探入,無效。

    王林無奈,正要收起,驀然神情一動,他想到了剛才傀儡術上介紹的方法,感知力與元力變異,之前嘗試多次都無法成功,現在感知力與元力增幅,他二話不說立刻再次嘗試。

    增幅之後的感知力全部散發開,元力隨之而動,可惜這兩種能量完全格格不入,根本沒有交集點,更談不上融合。

    傀儡術技法後面提及的方法,原理雖然簡單,但實際操作起來,王林還是一無頭緒。

    他輕嘆一聲,自語道︰“換一個方式思考,如果按照靈器學的角度去看,那麼元力可以比喻成能源提供方,感知力是器胚,元力以感知力為載體,發揮威力。可實際操作,到底該如何做呢?”

    感知力隨著王林的思考,不斷的變換擴散距離,時而上百米,而是幾十米。元力也是如此,在王林體內毫無頭緒的亂竄。

    時間漸漸過去,黃紙寶貝增幅的屬性,慢慢的消失,元力與感知力也緩緩衰退。

    “感知力與元力毫無疑問符合同源的要求,可這中間還缺少了一個步驟,一個可以把元力送入感知中的環節,可這兩個能量不是實體,這又如何送入呢?”

    王林冥思苦想,漸漸融入到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他腦中除了思索元力與感知力之外,一片空白。

    突然,隨著他的思考,一副畫面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腦中,久違的黑衣男子再次出現。

    這次畫面中黑衣男子盤膝坐地,面露思索,手中銀輝細波閃爍跳躍,這種閃爍具有一定的規律,許久,男子面露喜色,銀輝細波濃耀的一閃,被他按在額頭。

    畫面消失,王林怔然,嘴里喃喃自語︰“規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三章 傀儡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三章 傀儡術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