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請收我為戰士!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這藤枝是我不認識的材料之一,只有這麼一小截。”王睿搖頭,她看到張仁才對這藤枝似有興趣,于是抿了嘴唇,說道︰“大師若是有用,這藤枝王睿送您,我留著也無用。”

    張仁才用手一指,身旁戰奴杰森走出,拿起藍線藤交到他手中。把弄手中藤枝,張仁才取出十枚紫晶幣,說道︰“我豈能白白拿你材料,這藤枝市價約1萬晶幣,雖然你這支略小,不過也差不多值這個錢了。”

    王林內心一動,他沒想到材料居然這麼貴,望著紫晶幣,不由想到得自鳳凰族大小姐的那張儲物卡,這樣的晶幣有數千。

    王睿收起晶幣,略一猶豫,看了看張仁才,又看了眼王林,忽然一咬牙,露出尊敬之色,對張仁才說道︰“大師,除了這藤支外,其余材料我卡中還有一些備份,這些材料我甘願全部送給您,並願意成為您的戰士,只求您幫我制作一件靈器!”

    說完,王睿內心忐忑不安,面上隱露期待之色。

    張仁才眉頭一皺,打量了此女一番,尤其是在對方敏感部位多看了幾眼,拒絕道︰“不行!”

    王睿緊咬下唇,急道︰“大師,我雖然才七級元力,可品質已經達到D級,我……”

    薛音看到張仁才面露不愉,立刻喝道︰“王睿,大師的話你沒听見麼!”

    王睿嘆息一聲,失望的收起材料,對張、王二人鞠躬,退下回到座位,沉默不語。

    王林表面看似如常,內心卻非常驚訝眼前的一幕,他雖然早就知道靈器師在母皇大陸非常受人歡迎,地位尊高,可沒想到居然高到如此地步,一個七級元力的尊者如此哀求成為戰士,可張仁才卻看不上眼。

    接下來學府眾女一個個走出,展現自己的材料,這些材料王林卡中均有,也就沒看在眼里,張仁才眼界更高,畢竟學府內材料任他使用,也犯不上自己花錢去購買,只是對一些稀有之物才略微動心。

    在這期間,張仁才收了一個戰士,此女正是天水城十大尊者之一的火鳳!

    火鳳相貌極美,身形更是絕佳,她的要求是成為戰士三年,每年張仁才需要給她制作一件靈器,在這三年,她無條件執行張仁才一切要求。

    王林有些好笑的看到張仁才似乎吞了口唾沫,幾乎沒有任何思索,便點頭答應。

    火鳳實力極高,幾乎與杰森不相上下,具備八級初階的元力。

    張仁才也是因為在蠻荒平原大量戰奴身亡,再加上對方相貌惹人心動,這才毫不猶豫的收為手下。

    這時,又走出一人,王林眼楮一掃,這人正是與司徒南大戰的尊者冰鳳!

    若論相貌,她與火鳳不相上下,但她冰冷的風情,卻添加了一絲魅力,整體看去,超越了火鳳,整個飛船內只有唐芯才可勝她。

    尤其是她的身材,雖說沒有火鳳那般夸張,但卻極具美感,惹人心動,臀部更是翹起弧形的曲線露出渾圓的風姿。王林注意到,當張仁才看到此女走出時,眼內火熱之光一閃而過。

    冰鳳來到張、王二人身前五米處,彎腰鞠躬,腰臀曲線更加鮮明,她沒有看向張仁才,而是用異常清澈明亮地雙目,盯著王林緩緩說道︰

    “大師,請收我為戰士!”

    王林一怔,摸了摸下巴,沒有說話。

    張仁才暗嘆一聲,對王林說道︰“老弟,這冰鳳元力也是八級,在天水城小有名氣,若是收下,倒也不算辱末我等身份。”

    冰鳳看著王林,靜等對方答復。

    王林輕笑,開口道︰“我不收戰士!”

    冰鳳抿了紅唇,面露掙扎之色,苦澀道︰“大師的意思,可是說只收戰奴?”

    王林目中贊嘆之意閃現,這女子看來頗為聰明,能听出自己言下之意,開口道︰“暫時,也沒有收戰奴的打算!”

    冰鳳容顏黯淡,對王林鞠躬,回到座位。張仁才的眼楮一直望著此女,若不是顧慮身份,早就提出收此女為戰士的話語。

    薛音神色如常,但內心卻對王林評價再次提高,靈器師少有人可以抵御如冰鳳這般的美貌,這也是唐氏學府內留住靈器師的一招暗棋。

    不僅是她,余下所有女子都為之愕然,唐芯更是雙目一閃,猜測對方的同時,也升起了一絲驚訝。

    唐雨嘀咕了幾句,看向王林的目光也有了不同。

    王林也不在意眾人的目光,他沒收冰鳳為戰士的原因,主要是他習慣了一個人獨處,並且他也沒打算在唐氏學府滯留太久。

    等履行了韓浩之約,制器水準提高之後,他就會離開春水帝國,尋找地陰之地突破黃泉升竅決第五層。

    拒絕了冰鳳之後,再沒有人懇求成為王林的戰士,余下幾人相繼展現了自己材料,最終全部把目標對準了張仁才。

    挑三揀四的又收了二女,張仁才便不再繼續,而是專心一意的觀察材料。

    時間很快過去,最後一個走出的,是唐芯。

    唐芯身為唐氏學府嫡系學員,自然不會做出成為靈器師戰士的事情,她對張、王二人鞠躬後,輕柔道︰“唐芯多年前儲物卡丟失,沒有太多材料,只有一種辨認不出是否是靈器師需要的古怪之物。”

    唐芯聲音圓潤動听,讓人听了悅耳之極。說這番話時,她眼楮不眨的看向王林,王林神色如常,沒有任何異樣。

    張仁才早就注意到了唐芯,他知道對方是嫡系學員,自己礙于身份,否則定要想個方法收此女為戰士。

    唐芯再次看了王林一眼,拿出一物,放在桌子。

    王林一看此物,頓時吃了一驚,這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石塊,其表面蜂窩一般有無數小孔,一絲絲紅光時而散發,初一看去黑紅相交隱現一絲紫芒。

    王林腦中想到XY學習手冊上對于石質類材料的描述。

    “石質類材料極為罕見,是絕佳的萬能材料,作為能源提供方,它可增強靈器威力,甚至可引發一些難以想象的神秘力量。作為催生類材料,它可在催化的一刻變異提高能源品質,並且大範圍的延長開融失效時間,為固階段提供極大的便利。

    除此之外,它最大的效用就是作為器胚,是制作高等級靈器的首選,鄙人制作的兩件四級靈器,就是以石質類材料為器胚制成!”

    在手冊中,XY把他知道的數種石質類材料一一列舉,這石塊就是其中之一!

    “紫耀石!!!”張仁才猛地站起,下意識就要上前,驀然停下腳步,目光閃爍望著王林,低笑道︰“木兄,這紫耀石讓給張某可好?”

    王林目中似笑非笑的望著張仁才,沒有說話。

    張仁才略一猶豫,坐下低聲道︰“老弟,這紫耀石對我等器師的作用,你我都心知,若是放棄,張某實在心有不甘,不如這樣,你我競價,最終價高者得,彼此絕不心生怨意,你看可好?”

    王林欣然點頭,心中冷笑,盯著紫耀石,沉思起來。

    “我出一百萬晶幣!”張仁才立刻開口,目中隱現必得之意,冷冷的盯著唐芯。他顧慮王林與自己同是器師,不得已提出公平競爭,可對于這石塊的主人唐芯,卻不甚在意,眼中警告之色略顯。

    薛音暗自叫苦,張仁才不認識唐芯,畢竟唐芯自小就離開京都居住在天水城,可薛音卻知道唐芯的身份。

    她可不是普通的嫡系子弟,而是學府內真正的核心弟子,最主要的是她身邊的那個小姑奶奶唐雨,她可是學府內某個隱居閉關多年的老怪直系親屬,而那個老怪後代不多,頗為護短。

    唐芯嫣然一笑,也不在意張仁才眼中威脅之意,而是盯著王林,詢問道︰“木大師,你可出價?”

    王林望向唐芯,目中露出古怪之色,略一沉吟,說道︰“你想要什麼?”

    唐芯深深的望了王林一眼,對方的機智讓她驚訝,相比張仁才出口就是一百萬晶幣顯然要高明不少。

    張仁才立刻反應過來,暗惱自己太過急迫,于是沒等唐芯說話,立即說道︰“無論你要什麼,我都滿足你,前提是不要太過分!”

    唐芯目光流盼,抿著紅唇,輕聲道︰“唐芯只要一物,一本彩燕化元術!”說完,細心的觀察王林的反應。

    此言一出,眾人皆怔,張仁才失笑道︰“一本彩燕化元術??這功法難道是A級?你這要求太古怪。”

    說完,張仁才面色一沉,繼續道︰“唐芯,我可以收你作為戰士,給你制作一件靈器,並為你找到一本彩燕化元術,你自己衡量,不要不識抬舉!”

    唐芯螓首一抬,冷冷的望著張仁才,說道︰“大師,請你自重,你雖是靈器師,但唐芯卻看不在眼內。”

    張仁才暴跳如雷,正要發作,忽然薛音急忙上前在他耳邊低說幾句,張仁才露出驚訝之色,壓下怒意,目光一掃看了眼坐在遠處惡狠狠的盯著他的唐雨,不再說話。

    他雖是靈器師,但畢竟還只是基礎水準,除非他可以突破基礎達到初級資格,可以制作二級靈器,否則對于各個勢力內那些一直潛修準備沖擊入塵期的老怪,輕易不願招惹。

    王林摸了摸下巴,他身上倒是有一本C級功法彩燕化元術,正是得自此女儲物卡內,這功法雖說等級頗高,但要求只能女性才可修煉,所以一直被他棄在卡中。

    對方現在指明要此物,難道她認出了自己的身份?王林深深的看了唐芯一眼,微笑道︰“真是可惜,這彩燕化元術我沒有,不如等到了京都,我去高價收購一本給你如何?”

    唐芯搖頭,面露淒苦之色,低聲道︰“大師,此物是家母留給唐芯的唯一遺物,並非什麼貴重物品,若是大師答應以後幫唐芯尋找,我就把這石塊作為報酬。”

    王林大有深意的望了唐芯一眼,沉吟少許,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但不保證能找到,也無法對你承諾時間,你若不同意,可以提出其他條件。”

    唐芯明亮的雙眸看著王林,心底熟悉的感覺越來越重。

    她從小在天水城長大,身邊很少有男性出現,更加不可能會對一個男人產生熟悉的感覺,可從第一眼看到這個木大師後,這種感覺就始終徘徊,與她心中存了三年的身影,漸漸的融合。

    但她還是不能確定,因為二者身份差距太大,一個是從鳳凰族逃出的寵奴,一個是高高在上的靈器師。

    唐芯深知自己並非那種聰明的女人,甚至連報仇的想法都不堅定,她只想拿回母親的遺物。

    她深吸口氣,輕聲道︰“大師只要同意就可以,唐芯別無其他條件,這石頭,是你的了。”說完,她嘆息一聲,走回座位。

    唐雨立刻湊到她身前,低聲與之言談。

    薛音連忙上前拿起石塊,恭敬的交給王林。王林接過,眼神一掃便收回儲物卡中。

    張仁才苦笑,搖頭道︰“木老弟,恭喜了,有了這等材料,想必定有制作出高等級靈器的一日,到時別忘叫上張某觀禮。”

    王林臉色如常,點頭應允,內心卻暗討,從剛才張仁才與薛音的神態來看,這唐芯身份恐怕不一般,不過你若真認出我的身份,最好不要妄動,這彩燕化元術,待我離開春水帝國時自然會還你。否則你就是自己找死,七級元力,我若用上二級靈器,殺你不會困難!

    交易會結束後的第二天黃昏,飛船抵達春水帝國京都——春水皇城。

    從高空望去,春水皇城面積極大,遠超天水城百倍有余,與青龍古國母城明海幾乎不相上下,此時盡管也是黃昏,但城內依然人流涌涌,與天水城不同的是,皇城內男性頗多,大都是各個家族勢力的戰奴。

    在城西的一處極廣的建築群內,飛船漸漸降落,王林整理了一下貼身之物,隨著薛音與張仁才,走出飛船。

    唐氏學府是春水帝國唯一一個面向所有公民的學院,它是由帝國唐氏家族創立,擁有2000多年的歷史,是唐氏家族人才的儲備地。

    學府面積頗大,佔據春水皇城的十分之一,幾乎自形一城,學府內設立大大小小數百學系,甚至還專門成立戰奴分院,用來培訓學府戰奴。

    除此之外,唐氏學府還擁有靈器學系,此系不限戰奴,只要身在學府就可參與,可惜限于流派之間的門第觀念,此系學習之人不少,可師資力量一直不符合標準,學府內的靈器師雖說礙于唐氏家族一再邀請,有時也會來講解一番,但大都言不達意,隨意糊弄,漸漸的此系也就名不副實,變相的成為了材料收集、靈器師發布自身需要的任務學系。

    盡管如此,但此系人員不但不減,反而越來越多,曾經就有幾人成功的完成了靈器師發布的任務,獲得量身定做靈器的資格。

    更有靈器師以此地作為獵艷的場所,比如張仁才,就在此系頗有名氣,素有張色鬼之稱。

    所有就讀唐氏學府的學員,大都是平民出身,進入學府是她們出人頭地的捷徑,畢業後將按照成績被分配到帝國各個地方任職,成為唐氏家族的編外人員。

    若是成績優異或者天資經脈絕佳,便可進入唐氏學府家族體系,成為家族的內編人員。經過數年的考察之後,如果一切清白,可在家族中擔任一定職務,薛音便是如此一步步爬起,成為家族內編中負責外部事情的執事之一。

    每年唐氏學府都會以啟明丹作為獎學金,來獎勵各系成績優異的學員,並且提出無論以何種方式只要在三十歲之前經脈品質達到C級,立刻容納進家族內編,享受極高的待遇。

    王林走下飛船時,展現在他面前的是極隆重的歡迎儀式,盡管已是黃昏,但整個唐氏學府內燈火通明,兩排由學府學員組成的迎接長隊,分立左右,正前方站著數十人,有男有女,最顯眼的是中間一婦人,此女已入中年,雖無沉魚落雁之容,但舉手投足間充滿貴氣。四周旁人均都對她面帶敬色。

    她目光炯炯有神,面帶微笑,聲音圓潤動听說道︰“張大師,這次前往蠻荒平原,可有收獲?”

    張仁才走下飛船,苦笑一聲,擺手道︰“唐管事,休要再提此事,若非木老弟恰逢,張某怕是回不來了。”

    唐研露出訝色,她在昨日接到薛音的聯絡,知道此行中多了一個靈器師,可卻不知這木南居然是這樣與張仁才結識。

    目光流盼,巧笑嫣然的對王林說道︰“這位才俊一定就是木大師了,大師年紀輕輕就成為器師,前途無限,唐研代表唐氏家族,歡迎木大師加入,接受學府供奉。”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集中在王林身上,王林如針芒在背,內心警惕,他不喜歡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四周人員太多,若有異常根本不可能及時發現,而且隨著他目光掃過,這些學員從二級到七級不等,他不由得皺起眉頭。

    他來唐氏學府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練習制作靈器,臉上露出不耐之色,淡然道︰“木某累了,還請準備一處幽靜之地,在下不喜受人打擾。”

    唐研一怔,暗惱對方不識抬舉,但面色卻依然如常,微笑道︰“大師放心,唐研一定遵從您的意願,幽靜之地學府內有很多,一會我親自帶您四處看看,選擇一下,可好?”

    王林眉頭緊鎖,看了看四周,指著唐研身邊一女,說道︰“不用了,她來領路!”

    女子一喜,能為器師服務的機會不多,若是對方滿意,雖說不能獲贈靈器,但至少可以留下一個好印象。

    唐研眉頭一皺,輕點螓首。

    她身邊女子立即來到王林身前,恭敬的鞠躬,說道︰“小女子劉莉,大師請隨我來,若說學府內幽靜之處,沒有任何地方比的上東北角的落月閣了。”

    王林轉身對張仁才略一抱拳,立即行走如風隨劉莉離開此地,一直到遠離了人群,他心中才略微舒緩,針芒在背的感覺漸漸消失。

    唐研回頭望了眼王林的背影,面容一肅,對張仁才極其客氣的說道︰“張大師,家主在您走後不久便再次閉關,唐研與其他兩個姐妹在這期間負責學府內一切事情,我代表唐氏學府,感謝您為我們找來一個器師,薛音權利不大,無法承諾太多,未免有些拘謹,唐研在此正式宣布,六級以下材料,任您使用!”

    張仁才大喜,略一沉吟,低聲道︰“唐管事,這木南我與他一路上交流,雖說他在制器上有所隱瞞,但對于材料的原理運用所知甚多,你萬萬不可唐突。”張仁才說完,便帶著戰奴離開此地,回居所休息。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二章 請收我為戰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二章 請收我為戰士!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