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偶遇故人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二女面色微變,冰鳳急忙上前一步,恭敬道︰“大師您誤會了,您離開數日後,鳳凰族家主親來,據說要與野人空白界展開最終決戰,並且接管了天水城,我與火鳳也接到學府命令,在此等您回來後,就要一同離開。”

    張仁才一怔,問道︰“天水城內所有唐氏學府的人都撤離?”

    火鳳連忙點頭,目光在王林身上一掃,說道︰“不僅是唐氏學府,就連碧波聯盟也是如此,此地從下周起將徹底歸鳳凰族所有,成為進攻野人空白界的基地。”

    張仁才略一沉吟,轉頭對王林歉意道︰“木兄,在下本打算帶你在這天水城內休息幾天,可現在事急,我們還是立刻離開此地吧。”

    二女看到張仁才以此種語氣與王林說話,頓時內心吃了一驚,看向王林的眼光有了不同,紛紛內心猜測對方的身份。

    王林輕笑,不甚在意道︰“張兄不必客氣,既然此地已被鳳凰族接管,我們離開就是。”

    天水城中心位置上空,停著一艘巨大的橢圓形飛船,這是春水帝國特有的交通工具,在飛船外壁顯眼位置,清晰的畫著一輪紅色的彎月。它是唐氏學府的標志。

    接到張仁才回天水城的消息後,所有唐氏學府安排在天水城的人員陸續來到此地,數量不多,大約二十個左右,不過毫無例外,全是女性。

    王林遠遠就看見這艘飛船,腦中不由百感交集,想到了多年前從監獄離開時,也是乘坐這樣的飛船,從此踏入了一個危機四伏的世界。

    “恐怕當日飛船上的所有同類,全都已經死掉了吧。”王林輕嘆一聲,內心思緒萬千,時而想到監獄島陪伴自己成長的容器,時而想到挖礦中摸到的黑色水晶,甚至連在飛船上女子淫穢的一幕,全都如漲潮般涌現腦中。

    這些情感色彩一閃即逝,王林微閉雙眼,再次睜開時又恢復了以往的冷靜,隨著不斷地接近飛船,站立在飛船下的唐氏學府眾女,也被他看在眼里。

    忽然,王林眼中疑惑之色閃過,其中有二人很眼熟,他略一琢磨,嘴角微翹,含笑不語。3年不見,當日的尊者長發女子,元力有所增長,已經達到了七級。

    “木兄,這些女子就是唐氏學府在外試煉與任職的學員,一個個可都是美女,你若有看上的,也不要靦腆,和老哥我說一聲,我幫你搞定,呵呵,這春水帝國雖說是女權帝國,不過越是這樣,對我等來說就越有感覺嘛。”張仁才對王林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打趣道。

    王林苦笑,他對此沒有任何想法,也不知為何,神秘水晶改變他很多,但卻惟獨在對于女性的態度上沒有任何改變。

    在他看來,沒有什麼男人與女人之分,有的只是敵人與陌生人。畢竟從他離開監獄島後,所遇一切女子,除了春蘭較為單純之外,其余人無不屬于敵人範疇。

    說話間,飛船腹部張開一口,一座長長的金屬階梯落下,張仁才對王林一笑,二人起步同時走上。至于那個中年戰奴,則在距離十米遠外,慢慢的跟著。

    這一刻,余人眾女全部眼露驚訝之色,她們早就看見了王林,對于這個陌生的面孔有很多猜測,不過大都認為是張仁才新收的戰奴。

    可現在看到張仁才居然降貴紆尊對此人極為客氣,不由的否定了對方是戰奴的猜測。要知道張仁才在唐氏學府地位尊高,是不多的靈器師之一,就連家主都要客氣禮遇,平時冰冷傲然,旁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若是有人對他有絲毫不敬,不用他說話,自然有大量的余人為了獲得靈器師量身制作靈器的資格,為其出手,可謂是百般討好,憂其所憂!

    畢竟一個由器師量身定做的靈器,對于使用者來說,威力可以發揮到極致,與使用大眾類型的靈器根本無法比較。

    不過靈器師均都脾氣古怪,生性孤傲,能獲得其量身定做的資格,實在太難。除非幫助了靈器師大忙,讓其欠下人情,才有這等機緣。

    唐芯的目光,在看到王林的瞬間,猛地收縮,對方給她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無論身形,外貌,可任她如何思索,也想不到在哪里見過對方,不由得秀眉一挑,目不轉楮。

    她旁邊的表妹唐雨,悄悄拉了下唐芯,低聲道︰“表姐,張色鬼身旁的那人,怎麼這麼眼熟呢?”

    唐芯狠狠的瞪了唐雨一眼,低聲教訓道︰“你再那麼稱呼,我回到學府後定會告訴你母親,到時你可別怪我不幫你求情。”

    唐雨吐了吐小舌頭,低聲道︰“有什麼的,他本來就是色鬼,哼,這幫靈器師沒一個好東西,尤其是他,偏偏很多不知廉恥的姐妹還百般討好,可就沒見他給一個人量身制作靈器,要我說,跟他一起的那個家伙,也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唐芯眉間緊鎖,暗道小妹看那人也眼熟,這人到底在哪里見過呢?

    就在這時,王林與張仁才走到階梯頂端,將要邁入的一刻,一只潔白的手,從飛船口內探出,橫在二人面前,接著傳來一聲陰柔的話語。

    “大師,此人是誰?”

    王林不著痕跡的輕退兩步,面色如常,打量從飛船內走出的一人,這人第一眼看去似女性,可他立刻發覺不對,對方雖說相貌嬌柔,但卻有喉結。

    仔細一看,對方至少是八級元力,不過王林面上看不出異常,反而輕笑,沒有說話,而是看張仁才如何處理。

    張仁才面色一沉,他語氣陰森,只說了一個字︰“滾!”

    對方面色微變,但立刻恢復如常,聲音依然陰柔,說道︰“大師,柳眉可不是你的戰奴,你這滾字,應該對你身後的奴才說,世上能讓柳某滾的人,只有我家主人,唐氏學府第一器師——柳斐大師。”

    張仁才冷哼一聲,自覺在王林面前有些失面,于是不耐煩道︰“即便是你家主子柳斐大師在此,也不會這般無禮,杰森,把這狗仗人勢之人趕走,莫要擋了我與木兄的道路。”

    杰森目中寒光一閃,露出凝重之色,腳步微點,迅速沖出,幾乎眨眼間就越過十米距離,從張仁才身邊沖過,一拳擊出。

    柳眉面上怒意閃瞬,不慌不忙的揮出一掌,與杰森撞擊在一起,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杰森退後幾步,右臂癱下,扭曲不成樣子,一臉驚容盯著柳眉,低沉道︰“你超越了八級初階?”

    柳眉自得一笑,說道︰“柳某不才,在你走後主人賜予十粒啟明丹,經脈開拓不再影響元力發揮,達到了八級中階。”

    杰森沉默不語,退後幾步站在張仁才身後。

    張仁才怒極,此時所有人都在觀望,這柳眉平時沒這般膽大,一定是柳斐那個老家伙授意他要羞辱自己。

    若非在蠻荒平原手下戰奴損失殆盡,今日也不會讓對方如此囂張,區區一個戰奴,居然這般膽大妄為,張仁才怒極狂笑,目光漸冷,說道︰“柳眉,八級中階,不錯!今日我要讓你知道,招惹一個靈器師的後果!”

    說著,他手中立即出現兩個青銅鐵片,頓時一股危險氣息彌漫方圓五十米內。

    本有幾個躍躍欲試想要趁機討好張仁才的女子,此時也紛紛露出悻悻之色,不再上前。

    柳眉面色一變,他認出這是對方的保命高等級靈器,想到主人吩咐只要輕掃對方面子即可,萬萬不能過于招惹,于是立刻說道︰

    “大師不要動怒,實在是小人職責所在,此人來歷不明,臉上更是帶了人皮面具,我想大師你不會看不出來,而且此時野人空白界與鳳凰族大戰在即,為了防止奸細混入學府,小人不得不謹慎,還請大師不要介意。”

    張仁才面色稍緩,他早就看出王林臉上帶著面具,不過靈器師古怪脾氣眾多,帶個面具在他看來並非不可接受,至于柳眉所說奸細,他更是恥鼻,聲音冰冷道︰“可笑,一個靈器師會甘心成為野人空白界的奸細?柳眉睜開你的狗眼,我身邊的這人,是與我一樣的靈器大師!”

    柳眉第一次面色大變,瞬間臉色血色,震驚的望著王林,許久說不出話來,他主子要是知道自己“超額”的完成了任務,不知會如何懲罰自己。

    王林輕笑,掃了一眼飛船內部,感知中早就察覺里面還有一人,也不說破,而是對張仁才說道︰“張兄,既然此人攔路,我看這唐氏學府不去也罷,此事就此罷休,鳳凰族此時不正在天水城麼,我去那里接受鳳凰族供奉也是一樣。”

    說完,王林目帶歉意看了張仁才一眼,轉身向下走去,右手隨意一擺,從儲物卡中拿出一件靈器,他動作極快,沒有任何人看到。

    張仁才一怔,同是靈器師,感知力自然也不差,只不過沒有王林那般時刻散發感知的習慣罷了,此時他感知一掃,忽然一笑,收起靈器,悠悠的對王林開口道︰“也罷,木兄說的對,既然有狗攔路,殺他徒然浪費靈器,我張仁才索性與你一起,去看看鳳凰族的老朋友是否歡迎我加入。”

    說罷,他的眼神越過柳眉,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飛船,轉身隨王林向下走去。

    柳眉面無血色,他知道自己這次徹底把事情弄到了絕境,因為自己的攔路,走了兩個靈器師,這對唐氏學府來說可謂是天大之事,自己定然難逃一死。

    驚慌之下他飛快回頭看了看飛船,略一猶豫,便急忙要想上前解釋,杰森身體一動,似根本就不在意右臂骨骼盡碎,目中充滿幸災樂禍之意攔在他身前。

    柳眉內心苦澀,連忙高聲喊道︰“大師留步,柳眉知錯了,我……”

    “柳眉,你好大的膽子!”一個中年女子迅速從飛船內走出,二話不說抬手之間一道黑光閃耀,如蛟龍般從身後鑽入柳眉身體,柳眉眼中露出驚愣的表情,尸體從階梯上落下。

    王林眼中瞳孔飛快收縮一下,面色如常但內心提高警惕,對方殺一個八級高手雖說是使用靈器加上偷襲,但這種干淨利落的手法,卻讓他立刻提防起來。

    中年女子看都不看柳眉尸體一眼,對王林深深地鞠了一躬,畢恭畢敬道︰“大師,在下薛音,忝為學府執事,剛才多有得罪,若不嫌棄,在下誠摯的邀請您成為唐氏學府的器師,二級以下材料任您使用。”

    說完,她又連忙對張仁才鞠躬,面帶歉意說道︰“大師,薛音一時糊涂,沒及時阻止奴才對您無禮,這次回到學府,在下為您申請,五級以下材料任您選擇,還請大師萬萬不要沖動退出學府。至于柳斐大師那里,在下會去交涉,且學府內所有與柳眉較好之人統統殺掉,防止有人對您二人心生怨恨。權當是為您與木大師泄憤了!”

    中年女子態度極其恭敬,言談之中充滿誠摯悔恨之色,甚至語氣都略帶懇求,張仁才面色緩和,對女子承諾五級以下材料怦然心動。

    “木兄,你看如何?”

    王林輕笑,不甚在意的說道︰“無妨,若沒惡狗攔路,去哪里都是一樣。”說完,他不著痕跡的收起手心握著的靈器。

    一場風波平息,薛音連忙請王林與張仁才進入飛船,隨後地面眾女一個個緩緩步入船內。

    唐芯心中思緒萬千,腦中始終猜測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對方,盯著王林的背影,她神色忽然一動,腳下一顫險些不穩,急促的呼吸幾下,走進飛船。

    飛船一陣,升空向東方行去。

    王林獨自一人站在飛船內的豪華套間內,環顧四周,各種物質享受極盡奢華,他不由自主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乘坐飛船,自己與十多個同類聚集在一個不大的房間,現在想來,那根本不是在運人,而是在運送貨物。

    “四年的時間,神秘晶體改變了我的命運,如果再過四年,我會變成什麼樣呢?”輕嘆一聲,王林習慣性的打量房間,發現並無異常後,盤膝坐在床上,進行元力螺旋形狀的改變。

    時間秒秒流逝,黃昏時分,他睜開雙眼,元力螺旋改變越來越艱難,尤其是元力變異後,這點尤為明顯,似乎元力這螺旋改變極為排斥。

    王林對元力改變已經陸續的堅持了數年,他不想放棄,正要再次入定,驀然神色一動,抬頭望向房門。

    不大一會,敲門聲響,薛音恭敬的聲音傳來。

    “木大師,飛船內準備進行一次小型的交易會,這些學員久居天水城,多多少少都獲得了一些材料,不知您是否有興趣去看一看?”

    王林略一沉吟,便起身推開房門,他想去看看,這些人手里都有些什麼材料,即便不買,開闊一下眼界也好。

    路上薛音仔細的觀察王林,越看越覺得對方神秘,她之前在船上之所以放任柳眉如此做,是因為在學府內不多的靈器師中,張仁才是最有可能超越柳斐的器師,唐氏學府對于器師一直暗地秉承分化的理念,不想讓這些器師相互關系密切。

    所以當柳眉羞辱張仁才時,她沒有制止。以她的聰明,自然一眼就看出柳眉是得到了柳斐的示意,于是樂的在一旁看兩個靈器師之間的暗斗。

    可當她听到張仁才說王林也是器師時,心中略有懊悔,正要找個機會出去澄清,卻沒想到王林居然玩了一招以退為進,立刻掌握了主動,甚至以此為由要去鳳凰族接收供奉,這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她深知這事若是傳入學府,自己雖說丟掉性命不太可能,但定會受到嚴重的處罰,日後休想再執掌一定權利。畢竟學府對于靈器師的在意,遠超一切。

    但接下來,她听到張仁才居然也要退出唐氏學府,立刻再也坐不住了,王林畢竟還沒正式加入學府,可張仁才則不同,若他真的因為此事離開學府加入鳳凰族,那影響可就太大了。

    到時學府內其他靈器師心底會如何想,外界靈器師會如何看待一個留不住人的唐氏學府,再加上春水帝國三大勢力之間暗斗不斷,對方點名要去鳳凰族,如此一來,事情頓時會擴展到自己無法承受的地步。

    到那時,等待自己的將是學府高層的震怒,甚至自己丟掉性命都是小事,學府高層很有可能為了挽回張仁才或者為了展現對靈器師的重視而牽連自己全族,以全族的人頭來表達一個重視靈器師的態度,這樣的代價,她承受不起。

    薛音是一個狠辣果斷的女人,在那一刻,她毫不猶豫冒著得罪柳斐的代價,犧牲柳眉!

    余光一掃始終距離自己一定範圍的王林,內心對他有了一絲忌憚,她猜測不出之前對方到底是真有去鳳凰族的打算,還是如自己所想那般以退為進。

    之前的一切事情,都因為這年輕人的一步以退為進,一招扭轉乾坤化被動為主動。若不是他說出那番話,自己定可立即現身彌補一切,也不用像現在這樣許下大把的承諾,還付出了得罪柳斐的代價。

    帶著復雜的心思,薛音恭敬的引領王林來到飛船中央位置的大廳。

    大廳內幾乎所有的天水城學員與任職人員都在,張仁才端坐在正上方,身邊圍繞數個女子,這些女子一個個都面露哀求之色,似乎正急促的說著什麼。他的戰奴杰森,站在一旁,垂首不語,只在看到王林的一刻,臉上露出尊敬之容。

    張仁才一直悠然的搖頭,面上略現不耐之色,看到王林走進後立刻眼楮一亮,起身高聲道︰“木老弟,到這里坐,哥哥我等你多時了。”

    身邊的數位女子,都一一面露黯淡之色,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張仁才語氣親切,王林溫和一笑,掃了一眼杰森的右臂,發現已經恢復如初,不由內心驚訝起來,也沒詢問,走去坐在張仁才旁邊。

    “木老弟,這天水城外就是蠻荒平原外圍,她們這些久居之人手中多多少少都握有一些材料,你我二人看看有沒有需要之物,哥哥我在材料運用上不如你,到時還望老弟不吝賜教啊。”

    王林環顧四周,並未發現異常,口中謙虛道︰“張兄客氣了,靈器學達者為師,在下對于張兄諸多制作上的技巧也頗為神往,正要向張兄請教一番。”

    張仁才和顏悅色,輕聲與王林交流,把一些頗為自得的制作技巧,略選一些不涉及到精髓的部分,一一訴說。

    投桃報李,王林也把一些不甚重要的材料運用及原理,與張仁才以交換的方式,侃侃而談,相互各有所需,倒也聊的其樂融融。

    說話間,交易會開始,這是一個小型的交易會,所以在形式上沒有那麼多繁冗之處,一個唐氏學府學員,起身對王、張二人鞠躬,脆聲說道︰

    “二位大師,在下王睿,在天水城任職城防隊長,與野人接觸較多,緝獲了一些材料,有很多王睿也不認識,還請大師不要見笑。”

    王睿相貌並不突出,略顯普通,干練的短發以及明亮的雙眼透出一身颯爽之氣,頗有風姿之意,在眾多女性中倒也不落人後。

    張仁才面上不似與王林交談時的表情,淡然的點頭算是應付。

    王睿也不在意,對于靈器師的孤傲只要是母皇大陸的人都心知肚明,于是二話不說拿出儲物卡,把里面的材料一一拿出一些擺在中間的桌上。

    王林眼神一掃,青子葉、丹獸頭骨、黃枯木、紫荊刺、甚至還有一小截拇指長的藍線藤。這些材料在他看來都不是什麼稀奇之物,畢竟他在叢林生活了三年,但對方一個天水城的城防隊長,居然有這麼多材料,剛才听她所說,這些大都是與野人戰斗中獲得,王林不由得深看了對方一眼。

    張仁才面露微笑,指著那截藍線藤,說道︰“這個東西,你可還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一章 偶遇故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一章 偶遇故人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