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W制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當然,使用者個人的風格,也是靈器師在變這一步驟需要考慮的重點,不過王林制作的靈器,目前是專門給自己用的,所以在這一點上,他參考的是自身的攻擊風格。

    他的戰斗風格是速度,所在這一步驟上,速度成為了重點,畢竟寄生草的攻擊屬性決定,只要見到鮮血,就會產生威脅,所以攻擊力的強弱,並非重點。

    心里有了決斷後,他把藍線藤內一半的能源用在了發射速度上。

    至于另外的能源,王林思考許久,嘴角一動,腦中出現一個邪惡的想法,感知力隨之運轉,完成了這一步驟。

    接下來是最後一步,合!合猶掛角!靈器制作的最後一步,它的作用是次數或者時效。若是采用基礎手法,那麼次數1-10次不等,初級手法,10-20次不等,中級手法,20--25次不等!

    這一步驟非常重要,往往很多靈器前四步都成功,可就在這最後一步上功虧一簣,前功盡棄。

    最後一步失敗,是生物靈器學中很嚴重的事情,器胚會立刻喪失全部品質,淪為廢品。甚至還有可能產生靈器反噬,造成靈器師死在自己制作的靈器手中!

    如果說靈器制作的前四步還算有跡可循,具有一定規律,那麼這第五步則可以說是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一切成敗全憑運氣!

    這也就成了世人眼中靈器師脾氣怪異的原因,幾乎每一個靈器師在這一步上選擇的方式都不一樣。

    有的喜歡在殺人中完成最後一步,有人喜歡選擇一些山清水秀之地,有的更是聘請強者,讓強者完成此步,還有的講究什麼陰陽之術,以一些淫邪的方式來完成,各種姿態比比皆是。

    畢竟這最後一步,非常簡單,無論任何人只要感知與元力同時沖擊器胚,就可一下現出結果。

    王林內心忐忑,他深吸口氣,目中精光一閃,元力與感知猛地沖擊到藍線藤,瞬間,藍線藤閃耀極光,變幻莫測,王林臉上陰晴不定,眼都不眨一下,緊緊的盯著,隨時做好松手扔出的準備。

    時間一秒一秒度過,王林心情高度緊張,十秒後,藍線藤光芒漸消,最後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他的手中。

    躊躇一番,王林一咬牙,感知力探入查看結果。

    一個星點瞬息即逝,王林身體輕顫,大笑起來,他成功了!

    好半響後,王林從喜悅的心情中恢復,他連忙再次探入感知,頓時腦中閃現兩棵晶瑩剔透閃爍深藍色光芒的寄生草。

    一絲絲陰寒危險的氣息,從上面散發出來。

    “兩次!”王林喃喃自語。

    收回感知,他壓下想要立刻嘗試的念頭,畢竟只有兩次攻擊。

    算了算時間,這次制作一共用了四天。撫摸著手中手鐲形狀的靈器,感知力凝聚,刻下一排小字----W制作。

    眼帶笑意看了看這排字,王林身心俱疲,把它帶在手上,盤膝坐地恢復元力,第五天一早,他起身收起四周獸骨,飛快的消失在叢林內。

    “感知力恢復了一半,現在自身狀態並非最佳,看來要快速離開叢林了。”王林口中含著抵御瘴氣的草藥,身上涂抹液汁穿梭在蠻荒平原外圍,躲過一處處危險之地。

    他身上的液汁來自酵母草,這種材料除了催發作用外,其枝液散發出的刺鼻味,可驅散一些具備攻擊性的植物。

    隨著兩年多的叢林生活,王林一直有種感覺,一個強大博學的靈器師,哪怕手中沒有靈器,也是非常危險,其對于各種生物的了解,可以讓靈器師在某種環境下,立于不敗之地。

    一周後,王林計算著路程,知道再有一天的時間,就可以離開這里,進入與密林的交界處,正行走間,他腳下驀然一停,轉頭望向遠處,露出謹慎的表情。

    張仁才是一個靈器師,盡管還是基礎階段,但隱有突破到初級的痕跡,在唐氏學府中地位超然,享受尊榮的待遇,往日里各種材料任其使用,就算缺少某種,也只要一句話,立刻便有大量的唐氏戰奴奔走大陸各個危險之地,為其取得。

    可現今,他卻被困在了這蠻荒平原外圍。網紋花這種纏繞性植物,本不被他看在眼里,可此地的網紋花卻不知為何居然群居。

    整個方圓五十米內,網紋花的數量不下數百,一支支從地底伸展出來的枝葉,仿佛一根根噬人的觸角,頃刻間就把他帶來的眾多戰奴全部捆住。

    張仁才被數個唐氏學府護駕的高手保護在內,形成一個圓圈,在其外圍,則是數之不盡的網紋花枝葉。

    隨著張仁才的觀察,他心底陰雲籠罩,這網紋花數量眾多聚集在此,只有一種現象,那就是此地有網紋祖藤。

    網紋花這種習性與寄生草相似,它有一根祖藤,祖藤如游蛇般可在地底流動,它每在一處停留,都會繁衍大量的支節,成為網紋花。

    張仁才心底忍不住暗嘆,這蠻荒平原他五年前來過,在一處偏僻之地發現了一條擁有人臉的小蛇,看到此物後他內心狂震,聯想到生物靈器學中的那個六級靈器的傳聞。

    可惜當時攜帶的人手不足,在損失大半的情況下仍然沒能捕捉小蛇,甚至連他都險些喪命,幾乎把所有靈器都耗費干淨才逃脫蛇口。

    經過五年的準備,他這次帶來了更多的高手,準備再來捕獲小蛇,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僅僅五年,這蠻荒平原居然變得如此詭異!

    甚至就連外面與天水城之間的密林,也幾乎是步步危機,遍地陷阱,更有一些明顯就是靈器師制作的大型植物類險地。

    盡管這些在他看來已經頗有年月,但其威力卻不容小視,帶來的眾多高手一路上死傷慘重,但他仍然不願放棄,進入了蠻荒平原外圍後,他苦澀發現,此地陷阱更多,往往看似普通的地面,踩下立即有抹了劇毒的武器穿透腳部。

    他暗自分析,應該是在之前的五年內,有一個強大的靈器師被人追殺到此地,為了脫困,對方制作了眾多陷阱。

    分析到這個答案後,他內心一驚,母皇大陸靈器師地位極高,有誰會去追殺一個靈器師呢,而且每一個靈器師都交友廣泛,受惠者眾多,招惹一個很有可能會連帶一批強者出現。

    除非對方是一個初學者,不過他很快便拋掉這個想法,從一路上的陷阱來看,對方對于材料的掌握程度出神入化,甚至有很多連他都忍不住驚嘆不已,對方顯然是一個靈器大師,這點張仁才很肯定!

    他腦中立刻回想之前五年各種重大事件,忽然想到三年前鳳凰族追殺司徒南曾經進入密林,損失重大之下仍然讓其逃脫,攻打野人空白界更是大敗而回,最後成為了三大勢力之間嘲笑的談資。而鳳凰族一直到現在,還不時與野人空白界相互交戰不止。

    難道司徒南是一個靈器師?很快他否掉了這個荒誕的想法。雖然感覺自己受那強大的靈器師陷阱連累,但他心中嫉恨之意卻不多,反而對于追殺者有很深的厭惡。

    在他想來,若是自己被追殺,定然也會與那靈器師一樣,一路設置陷阱。

    一聲慘叫打斷了他的沉思,他抬頭一看,眉間緊鎖,身邊的戰奴又死了幾人,不遠處枝葉捆綁吊起的戰奴,也全部身體顫抖血液骨髓全部被吸,變成干尸。

    他暗嘆一聲,心中去意已定,這次捕獲顯然又失敗了,死了這麼多人,想必網紋祖藤就要現身,到那時,此地將會變成修羅地獄!

    可惜這次帶隊的沒有十級高手,否則應可與網紋祖藤一戰。自己身上攜帶的酵母草又不多,自己逃離都有些勉強,他再次一嘆,正要吩咐身邊手下保護自己沖出,忽然鼻子一動,一股刺鼻的味道淡淡的傳來。

    他面色一喜,急忙四下看去,可惜一無所獲,他仔細一想,鼻間味道仍存,內心立刻更加確定自己想法,這味道來自酵母草!

    而且是經過搗碎之後,涂抹全身才會散發出的氣味,要知道酵母草若不搗碎,不與皮膚接觸,沒有任何氣味。

    知道酵母草這一點作用,一定是靈器師,因為靈器師第一守則森嚴的規定不可把任何與材料有關的運用原理告訴給非靈器師。

    若是違反此條,一旦被發現,那麼將會成為所有靈器師嫉恨的敵人,因為對方不遵守職業道德,幾千年來經過一個個血粼粼的教訓之後,這一條幾乎刻在了每一個靈器師的心中。

    “器師同僚,在下張仁才,隸屬星痕派系,此地網紋花繁亂,還望借材料一用!”張仁才立刻高聲說道。

    看到四周依然沒有動靜,張仁才苦笑,他暗道靈器師都脾氣古怪,對材料珍之若重,若是自己恐怕也不會因為對方一兩句話而送予材料,于是再次說道︰

    “器師同僚,在下用尚存六次功效的一級防御類靈器換取材料,你看可行?”

    “防御類材料?”王林內心一動,他靈器中大都是以攻擊為主,沒有一件屬于防御類,XY學習手冊上也指明,防御類靈器相對于攻擊類來說,制作難度要高出許多。

    不慌不忙的從角落內走出,王林在距離網紋花60米外停了下來,剛才他就發現了這里古怪,得出此地有網紋祖藤的答案。

    張仁才看到王林,立刻一怔,對方實在太年輕了,不過生物靈器學達者為師,于是連忙說道︰“朋友,我只需要不多的材料,能夠把手下戰奴救出即可,不會需求太多。”

    此時,網紋花的攻擊愈加激烈,數百根枝葉亂舞,又有幾個被卷入吸干血脈精華死亡。

    王林不為所動,從對方的語氣看來,似乎也是靈器師,仔細的觀察一番,開口道︰“靈器呢?先給我。”

    張仁才從儲物卡內拿出一根紫木,交給身邊一個戰奴,戰奴略一躊躇,目露堅定之色,接過紫木迅速沖出。

    可沒等他沖至20米,便被枝葉纏住,在全身血液被吸干的瞬間,他狠狠的把紫木扔出。

    一道紫色的弧形劃過網紋花攻擊範圍,掉在王林腳下,他撿起感知一探,神色如常收入儲物卡中,這才慢吞吞的向前走去。

    進入網紋花範圍內,所有的枝葉均詭異的蠕動,王林不緊不慢的拿出一些酵母草,用手一搓,頓時刺鼻的氣味濃郁,枝葉紛紛避讓。

    王林動作緩慢,這個時間又有幾個戰奴死亡,四周鮮血濃郁。此時在張仁才身邊的戰奴,只剩下五人。

    王林邊走,內心計算,對方敵我難辨,每死一人沖突的機會就越小。

    張仁才面色一喜,暗道對方果然是靈器師,不然也不可能知道酵母草氣味可對網紋花產生克制。不過對方顯然太過謹慎,有故意走慢的嫌疑。

    對此他到也沒生氣,自討就算換了他,也定會如此做,不過他擔心時間越拖越久,祖藤一旦出現,恐怕沒了逃離的機會,于是內心一狠,對身邊一人使了個眼色。

    這是一個消瘦的中年人,他看到張仁才的眼色,點了點頭,二話不說手起拳落,干淨利索的把身邊四人放倒在地。

    王林腳步一停,嘴角露出輕笑,與張仁才二人目光交集,內心明了對方用意,于是不再慢吞吞的,快速向前走去。

    在距離他們大約十米位置,迅速扔出一把酵母草,接著眼都不眨一下脫兔般後退。

    張仁才接過酵母草,立刻熟練的涂抹在身,迅速向外走去,中年人連忙緊跟,一路上網紋花枝葉舞動,二人有驚無險的離開至50米外。

    “器師同僚,此地太多危險,祖藤將現,不如隨我離開此地,在下另有重謝!”張仁才松了口氣,對遠處王林抱拳說道。

    王林目光一掃,在中年人身上看了幾眼,對方實力與司徒南相仿,大概八級左右。不過王林自討身上擁有二級靈器小木棍,倒也沒有驚懼,略一沉吟,點了點頭。

    三人立刻迅速離開,王林奔走間感知擴散,盯著身後二人,若是對方心存歹意,他將毫不猶豫干掉對方,一個八級強者、一個靈器師,這二人的儲物卡,應該不會讓自己失望吧。

    王林輕笑,速度沒有全部展開,亦步亦趨向前遁走。

    張仁才望著一直距離自己三十米遠的王林,眼中露出贊嘆之意,對方的謹慎小心,在他看來這是一個落單的靈器師必須具備的素質。

    此時他身邊的中年人忽然低聲道︰“主人,對方也是靈器師,顯然在此地多時,儲物卡內定然有很多材料,不如……”

    “住口!杰森,記住你的身份,哼,你真以為前面那人那麼好對付麼,靈器師,哪怕是落單,也不是尋常強者可以殺死的,他身上定然有眾多靈器,哪怕是一級攻擊類,若是不惜血本使用,就算你已經八級元力,也承受不住!”張仁才立刻訓斥,隨後皺起眉頭,內心暗道︰

    “此人獨自在蠻荒平原,若沒高等級靈器定然不會如此從容,杰森是個戰奴,不可因為他的貪念而與同僚結怨!當然,若對方是個初學者,此地荒涼,但也可以一搏,不過還是先不要打草驚蛇,一會試探一下。”

    想到這,他立刻疾言厲色,警告一番。

    三人沒有停歇,一直行至蠻荒平原外圍的交界處才停了下來,張仁才面帶微笑,說道︰“不知朋友高姓大名,學至何處流派?”

    王林面色如常,笑道︰“在下木南,隸屬縱橫流派!”

    張仁才略顯驚訝,說道︰“縱橫流派源遠流長,研究質變量變定律頗有深得,木兄學自此派,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王林輕笑,搖頭道︰“若是派系,張兄你所在星痕派系,對于否定定律極深研究,可生物靈器學全憑自身感悟,流派幫助畢竟有限。”

    XY在學習手冊上曾詳細的把他所知道的各個流派一一介紹,對于張仁才貌似尋常,實際略有試探的問話,自然一一滴水不漏的回答。

    張仁才內心終于確定,對方的確是靈器師,于是神情輕松,與王林相互探討靈器學。

    二人邊走邊說,相互交流靈器學感悟,不知不覺走出密林,天水城遠遠在目。

    王林深感大有收獲,對于否定之否定定律有了些許了解,並對于靈器制作上很多技巧也暗記在心。

    張仁才隨著交談,暗自心驚,對方顯然在靈器制作上有所保留並未詳談,但卻對各種材料的用意及原理掌握精湛,很多材料都在對方輕描淡寫中提出很多不同的用法,比如引電草,他就不知可與血火蜂搭配使用。

    又比如噬毒葉,哪怕不用來制作靈器,其液體也具有吸毒的功效,這給他帶來很多啟發與靈感,已然確定對方不可能是初學者,收起了內心窺飼之意。

    眼看天水城在目,張仁才略一猶豫,說道︰“木兄,實不相瞞,張某目前被唐氏學府供奉,我觀木兄,不似有供奉之處,不知張某說的可對?”

    王林眉毛一挑,目中似笑非笑,望著張仁才,說道︰“張兄說的沒錯,王某日前辭去某處供奉之位,現在孑然一身。”

    張仁才面色一喜,立刻說道︰“木兄,我與你一見如故,交談之中更是頗有心得,在下唐突,不如你也與我一樣,被唐氏學府供奉,那里各種材料極多,對于靈器師極其尊崇。”

    王林一怔,沉吟起來。

    “木兄,唐氏學府總部設在春水帝國京都,那里定期舉辦帝國最大的材料交易會,到時眾多同僚齊聚,彼此交流探討,機會難得,木兄你仔細考慮一下。”張仁才看到王林沒直接拒絕,立刻勸慰道。

    王林深知自己現在缺少的就是制作經驗,若是用自己卡內材料,恐怕經不起消耗就統統用掉,張仁才的提議,他怦然心動。

    看到王林露出意動之色,張仁才打趣道︰“木兄,春水帝國是女權帝國,不過這點對我等器師無用,唐氏學府內美女如雲,你年紀輕輕就已是器師,定然會有許多艷遇,哈哈。”

    王林苦笑,問道︰“不知這唐氏學府,對于我等都有些什麼要求?”王林不相信對方免費供應材料,沒有任何要求與限制。

    “要求只有一個,制作的成品靈器,需要與唐氏學府半分。”張仁才輕笑,繼續說道︰“畢竟人家耗費大量材料,無利不起早嘛,除此之外,再沒任何限制,每月有10萬晶幣花費,來去自由。不過……”

    張仁才露出無奈表情,接著道︰“就是有一點很麻煩,各種材料按照珍惜度,分為等級。不過其他勢力大都有如此規定,倒也無所謂了。”

    王林點了點頭,唐氏學府在京都,自己也正要去那里,于是不再拒絕,欣然接受。

    張仁才大喜,內心暗道推薦一個靈器師加入,可以增加一級的材料獲取,自己心動已久的四級材料,終于可以使用了。

    他略一思考,便坦然對王林解釋,畢竟對方成為唐氏學府供奉後,這些事情定會知道,到時反而顯得自己小氣。

    王林听罷,也不在意,與張仁才主僕二人走進天水城。

    天水城十大尊者,出動了兩人在城內迎接,其中一人正是王林三年前看到的冰鳳!

    顯然當日她最終並未被司徒南擄走,王林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觀察另外一女,此女同樣容顏俏麗,身材凹凸有致惹人心動。

    二女看到張仁才後,立刻畢恭畢敬,顯然對于張仁才極為尊崇。

    張仁才面色冰冷,與之前和王林交談時判若兩人,他輕哼一聲,沉聲道︰“怎麼,難道張某不配讓這小小的天水城十大尊者全部來此迎接麼,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四十章 W制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四十章 W制作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