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離開之日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怪人速度很快,奔走間對于四周極為熟悉,避過一處處危險的沼澤坑穴,往往王林要走一天的路程,在怪人的帶領下,只要半天就輕松至極的走完。

    甚至還有一次對方探身進入地面上裂出的長長地縫,在里面幾個轉悠就從另一個出口走出,出來後王林立即發現這短短的行程居然橫穿了一片遍布獸骨觸目驚心的龐大沼澤地。

    三天後,二人來到了城市一處偏僻的角落,在這三天,他們只停下歇息了四次。

    到了這里,王林注意到,不遠處促立著一座保持尚算完整的塔形建築,在塔尖的頂端,有一個直徑兩米的石珠!

    王林目光一閃,他想到了居所牆壁上的刻畫,在城市內,八個石珠分別被巨塔托起,組成萬道光線,集中在一個長方形的建築物上,那里,是長發男子的潛身之地。

    再看那怪人,腳步不停,順著塔形建築敏捷的攀爬而上,站在石珠旁雙手飛快結印,按在其上,不大一會,石珠流光四溢,一道筆直的光柱立刻射向城市中心位置。

    遠遠看去,光柱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做完這些,怪人跳落,對王林一揮手,二人離開此地。

    時間匆匆,王林隨著怪人在城市內來到一處又一處石珠擺放的位置,其中大部分地點都已經坍塌,不過石珠卻均是完好無損。

    一個又一個石珠被開啟,光線全部指向城市中心。

    當最後的一個石珠,也就是王林居所的那個也被開啟後,整個城市在這一瞬間,似乎變的不同了。

    怪人時而抬頭望天,面露焦急之色,帶著王林速度更快的向城市中心縱去,其間二人沒有休息一次,終于在第五天黃昏,來到了城市的最中央!

    八道從遠處射來的光柱,齊聚在此。怪人來到此地,停下腳步,全身匍匐在地,眼中露出虔誠之色,嘴里發出一系列仿佛歌聲般的吟唱。

    隨著他的聲音越來越尖銳,大地顫動,一座高約百米的巨大雕像,緩緩的從地面升起,升到一半高度時,漸漸停下。

    這雕像是刻塑的正是那個長發男子,男子相貌古樸,目露睿智,手中持有一把百米長槍,以一種睥睨天下之勢,遙望遠方。在他身體外盤繞一只巨龍,龍口張開,獠牙疵裂,猙獰之色撲面而來,身上鱗片如真似幻,觸目驚心。

    八道射來的光柱凝聚在雕像上,折射出霞光萬道,雕像雙眼漸漸明亮,在這一瞬間,王林甚至有種錯覺,這長發男子,仿佛活了!

    雕像出來後,怪人眼中虔誠之色更濃,他對王林揮了揮手,指著巨龍頭部,露出催促之意。

    王林沉吟少許,二話不說縱身攀爬而上,幾個跳躍便來到巨龍頭頂,站在此處的瞬間,他立刻感覺到腳下傳來磅礡的陰寒之氣。

    王林立即盤膝坐下,拿出刻度計一看,紅光已經濃耀到極限,刻度顯示此地----絕陰十品!

    驚喜之下他馬上吐納吞噬,體內漩渦急速增長,不過這次卻並未如以往那般擴散吞噬面積,而是全部籠罩在四周幾米的距離,遠遠看去,在王林四周,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紅色光圈,包裹住巨龍頭部。

    王林這一坐,便是五天!

    這五天,怪人一直在下面觀望,隨著時間度過,他焦急之色漸濃,時刻觀察天空,似乎雕像升起將會引出什麼麻煩一般,他身體上的九張黃紙無風自動,顯然隨時保持全部撕下的狀態。

    氣海穴在第三天終于被突破,崩潰重組,在第五天凌晨,黃泉升竅決第五層功法,大成!

    王林體內的元力迅速攀升,達到了五級!

    接下來,他開始嘗試提高元力品質,與絕陰十品的陰寒之氣融合。

    擁有了五級元力的王林,在這次變異融合中漸漸掌握了主動,並非如以往那般控制不住,他一邊控制融合,一邊觀察元力,漸漸的,他發現元力顏色越來越深,由之前的淺藍色快速的增長到深藍。

    他並不知道,他此時的元力,距離極境,更近了!

    此時,外界驟變,盡管已是凌晨,但天空卻突然明亮,浮雲頓現。

    雲層仿佛被人用手撥弄般翻滾,漸漸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六角形,緩緩的下降。

    一個虛幻的女性身影,慢慢的出現在六角形雲層上,身體正飛快的凝實。

    地面上怪人面色大變,毫不猶豫立刻把全身九張黃紙一同撕下,九種顏色的氣體涌現間他迅速拔地而起,沖入王林所在位置,毫不在意的撕破紅色光圈,抱著王林迅速落下。

    王林在對方來臨的瞬間,清醒過來,他看到怪人眼中驚懼之色,同時察覺到天空的異變,二話不說任由對方拖下雕像。

    二人落下後怪人立刻手中結印,按在雕像上,一個漆黑的漩渦出現在雕像外壁,怪人拉著王林迅速鑽入其內。

    與此同時八道光柱消散,雕像緩緩向地面沉去。

    這時,半空中女性身影凝實,露出讓人砰然心動的絕世容貌,她的身上穿著古樸的鎧甲,面色冰冷,盯著地面慢慢下沉的雕像。

    龐大的神識瞬息間便覆蓋整個廢墟,略掃一番,最後把目光再次放在雕像上。

    王林與怪人在雕像內,通過雕像的雙眼,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切,對于對方感知力居然可以覆蓋整個城市,王林內心震驚,立刻屏氣凝神。

    再看那怪人,此時寒蟬若驚,但目中卻露出強烈的仇恨之色,握緊拳頭盯著半空中的女子。

    女子秀眉緊鎖,檀口微張,吐出一個古怪的字音,這字音離口的瞬間,雕像通體一震,停止了下降,但緊接著又恢復如初,在雕像雙目中閃耀夾雜九種顏色的光芒。

    女子面色微變,躊躇一番,此時雕像已經徹底沉入地底。

    女子嘆息一聲,身體漸漸虛散,天空雲層隨之一消,漆黑再次籠罩廢墟。

    許久之後,怪人嘆了口氣,帶著王林走出雕像。一時之間他似乎興致索然,望了王林一眼,起身就要離開。

    王林叫住對方,從儲物卡中把所有的武器都拿出放在地上,緩緩開口︰“怪兄,王某要離開了,這些武器你既然喜愛,就都留下吧,日後在下若是不死,定會時常過來看你。”

    怪人一怔,似乎听懂了王林話中之意,面帶惆悵,略一猶豫,從身上撕下一張黃紙,留戀的看了一眼,遞給王林,隨後撿起幾十把武器,向遠處離開,時而回頭,眼露不舍,最終身影漸漸消失。

    王林一直站在原處,一動不動,他出生在監獄島,從離開後一直小心謹慎,沒有任何朋友,這怪人雖然與他語言不通,但二人接觸兩年多時間,似乎彼此都認可了對方的存在。

    從初見面的警惕廝殺,到最後化敵為友,彼此相互切磋,一幕幕涌上心頭。

    許久之後,王林輕嘆一聲,握著手中黃紙,珍重的放在儲物卡內。

    十天後,王林走出城市廢墟,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離開了。時間是兩年又七個月。

    按照兩年前記憶中的方向,王林走在蠻荒平原外圍,他記得穿過此地後將會是一處密林,在往外,則是天水城範圍。

    他打算出去後,回天水城一趟,購買一張春水帝國地圖,以便去京都赴約之用。

    由于時間還有五個月才到約定之日,所以王林沒有著急,而是準備在離開前把叢林內所有自己能力範圍內可以采集的植物類材料盡可能的多采集一些。

    現在他元力已經五級,王林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否能制作靈器,對于感知力入微境界,王林目前還是一頭霧水。

    他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把所有能力可采集之內的材料,都一一整齊的放在儲物卡中,隨後他找到一處僻靜之地,三級靈器獸骨分放左右,開啟。

    馬上他就要離開這里了,在離開前,他打算嘗試制作一次靈器,這是他第一次制作靈器,這段日子他思考很長時間,最終決定以寄生草作為能源提供材料。

    這次制作是按照三大定律中質變量變定律為基礎。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要制作一個質變量變反應爐。反應爐的作用主要是激發提供材料的能源。

    在母皇大陸生物靈器學上,有三種制作靈器必須的反應爐,它們分別依據三大定律由靈器師制作。

    XY曾在學習手冊上強調,只有制作出反應爐,才算是踏入靈器師的隊伍。

    對于反應爐,王林心中已有選擇,正好借這個機會測試一下自己是否達到靈器師要求。他不慌不忙的拿出儲物卡內一小段連接 基類森冉頭部的蛇尸,森冉頭部很粗,直徑足有四十厘米。

    用匕首小心的把森冉頭顱割下,去掉皮肉後,出現在王林面前的,是一個橢圓形森冉頭蓋骨。

    森冉的毒囊在頭部,那是一個泛著白光的薄薄膜狀物質。

    謹慎的收好毒囊,繼續用匕首在頭骨上切磨一番,一個反應爐的器胚做好。

    接下來,王林深吸口氣,腦中回憶學習手冊上關于制作反應爐的方法,不大一會兒,他又拿出學習手冊,再次看了一遍。

    拿起森冉頭骨,感知力凝聚其上,仿佛一個放大鏡一般,頭骨在他眼中不斷的擴大,隨著感知力凝集越來越多,最終王林穿透了頭骨外表,看到了里面內質的結構。

    反應爐的制作,說簡單也的確簡單,它主要看靈器師對于三大定律的理解,按照自己的理解,把韻意融合在器具上,這個器具就會變成發揮靈器師三大定律的載體。

    王林對于質變量變定律的理解,除了XY在手冊上的只言片語外,主要來源于自身元力的一次次異變,每次異變都會造成元力品質提高,這種提高按照靈器學的角度,就是質變的一種!

    帶著這樣的理解,王林運轉元力,平緩的流入頭骨內,改變頭骨內部結構的同時,也把他的這種思想融合在其中。

    隨著王林元力的流入,一絲若有若無的“極”含義,也悄然無息的融入到頭骨內……

    反應爐制作的時間長達一整天,第二天,反應爐制造完畢,王林望著手中泛著熒光的頭骨,內心頗為激動,這是他第一次嘗試,事實證明他的感知力已經達到要求,不然也制作不出反應爐。

    不過這才僅僅是第一步,接下來,他要制作屬于自己的第一個生物靈器!

    XY在手冊上把縱橫流派的幾種生物靈器制作步驟進行了簡單的介紹,總體來說,縱橫流派在靈器制作技術上,講究五個過程,分別是︰起、調、固、變、合。

    起似初刻,調比開融,固若磐體,變似靈動,合猶掛角。

    王林選擇的制作手法,叫做簡單合並術,是XY在學習手冊上多次強調,初學者必須要熟練掌握的三種基礎手法之一。

    決定好制作手法,王林開始沉思該選擇何種物質為器胚,所謂器胚,就是承載材料能源的載體,器胚品質越高,那麼可承載能源就越大,在靈器制作中承擔一定作用。

    其實作為寄生草最好的器胚是其祖草的根部,畢竟二者同源,符合XY提出的縱橫流派制作基本原則。

    可惜祖草太過罕見,往往一整片叢林,實際上只有數顆祖草,其余寄生草只不過是從祖草繁殖而來的分支,畢竟這寄生草只要有血液就可繁殖,隨著時間的推移,寄生草越來越多,根本就無法找出其真正的祖草,更不用提挖到祖草根了。

    本來王林可用其他材料代替寄生草作為這次制作的能源提供方,可他畢竟是第一次制作,深知成功率不可能太高,必然要面臨多次失敗重復制作的局面。

    在這樣的前提下,只有用這接近無限數量的寄生草,否則其他材料還沒等制作幾次就耗費干淨。

    沉吟少許,王林拿出一小截藍線藤,這藍線藤本就是極其嗜血之物,與寄生草屬性相通,倒也勉強可以用來作為器胚。

    反應爐、制作手法、能源材料、器胚都已經選好,現在開始制作!

    王林定氣凝神,眼都不眨一下,又拿出一顆寄生草,感知凝結其內,仔細的記下其內部每一道縴維,許久之後,他目光閃動,開始制作的第一步----起!

    起似初刻!就是把寄生草內的每一道縴維組成的循環系統用感知融刻在藍線藤上,這是靈器制作的第一步,具備一定的難度。

    初刻一旦失敗,器胚就會立即成為廢品。這也是靈器師耗費材料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XY,也在學習手冊上承認,哪怕他初刻,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把握可以一次成功。

    不過若是選擇基礎手法簡單合並術來完成,這一步的難度可以略微降低,所謂合並術,就是把數顆寄生草融合在一起,以合並的姿態,加重初刻的成功率。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器胚不會一次失敗就淪為廢品,而是根據器胚的優劣不同,可以有數次機會初刻。

    這種方法雖然簡單,但卻限制了靈器的級別以及品質,用簡單合並術制作出的靈器,只能是一級標準,且蘊含攻擊次數不超過10次!

    不過作為初學者來說,對于三大基礎手法還是青睞有加。

    簡單合並術的重點,在于合並于一起的材料數量,數量越多,成功率就越高,王林現在儲物卡中最不缺的就是寄生草了。

    他拿出大量的寄生草,把每一顆的縴維都重疊在一起,放在藍線藤上用感知進行印刻,每印刻一次,就會有幾顆寄生草失去光澤,化為細碎,從他手中滑落。

    藍線藤外表沒有絲毫變化,可內部卻在進行緩緩的改變,這種改變在進行到整體的70%時,突然崩潰掉。

    藍線藤外部明顯的黯淡下來,品質有所降低。

    失敗了一次,王林沒有氣餒,繼續嘗試,終于在失敗了兩次後,第三次成功的把寄生草縴維循環印刻在藍線藤上,完成度100%的改變了藍線藤的內部結構。

    王林深呼口氣,進行第二步---調!他拿起反應爐,飛快把一棵棵寄生草放在其內,每放入一顆,都用多余的蛇骨在里面搗碎。

    隨著寄生草放入的越來越多,一股粘稠的綠色液體,漸漸在反應爐內積累。

    盯著反應爐內,王林嘴里喃喃自語,似乎在計算著什麼,不大一會他目光一閃,向爐內彈入一滴自己的血液!

    在這一瞬間,寄生草的嗜血屬性被激發,反應爐內立刻沸騰,王林不慌不忙散發感知力,凝聚反應爐上,元力平緩的流入。

    反應爐的作用,是靈器師三大定律理解的載體,通過這個載體,靈器師可以操控其內的材料進行改變。

    感知力的凝集,開啟了留在反應爐內質變量變定律的運轉,元力的流入,為這種運轉提供了能源,漸漸的,液體慢慢減少,其內部發生了劇烈的變化,產生了一絲質變的跡象。

    王林深吸口氣,他知道現在要放入催發類材料了,于是迅速拿出引電草,輕輕的捏碎後灑入反應爐內。

    綠色液體立即冒出一個個氣泡,散發出一股刺鼻的味道,接著,王林再次扔入一些催發類材料,如噬毒葉、酵母草、炎紋樹皮等等。

    隨著一個個催發類材料融入其內,冒出的氣泡越來越多,氣泡破裂後散發出的味道,更加難聞,甚至連顏色也由綠變成了黑色。

    最終反應爐內的液體,變成了膏狀物,沉在爐底。

    整個過程從放入第一顆寄生草到現在,一共持續了近2個小時,兩個小時王林一直全神貫注,精力耗費頗大,他擦了擦汗水,頭部隱隱作痛,苦笑自語道︰

    “這靈器制作,也太累人了,怪不得要元力五級才可以制作,兩個小時不間斷的流入元力,並且還要感知力凝神不能有絲毫松懈,這兩個小時,元力就損失近五分之一,這才完成了第二步調---開融。”

    根據學習手冊上記錄,第二步調進行完後,必須在最短的時間進行余下步驟,時間耽擱越久,功效就越差,成功率也就越低。

    王林揉了揉額頭,用蛇骨把反應爐內的膏狀物刮出一些,均勻的涂抹在藍線藤上,隨後感知力散發,進行第三步---固。

    固若磐體!簡單來說就是把從材料中提煉出來的能源,輸入到器胚中,融入器胚內的循環系統。

    這一步的難度要比之前簡單,主要在于一個緩字上!

    不能著急,要緩緩的讓其融合,說來簡單,但設身處地的想想,第二步調出的物質要求是越快用出越好,可這第三步卻又不能急迫。

    這里面的時間差稍微掌握不好,就會導致第二步重新再來。這也是靈器師耗費材料的原因之一。

    往往有的器胚吸收速度過慢,最終導致調出的物質失效,需要重復調制多次方可完成第三步固的要求。

    王林失敗了幾次,第二步調又重復了數次,這才把第三步固完成。

    時間過去了一天一夜,王林元力經過第二步的重復,已經耗費的七七八八,他略作休息,便開始第四步----變!

    手中拿著藍線藤,此時藍線藤外表已經改變,它的柔韌性隨著寄生草能源的流轉,發揮到極致,形成一個手鐲的樣子。

    藤上一條藍藍的細線仿佛活物般隨著能量轉動若隱若現。

    其實到了此步,靈器基本上已經算是制作了大半,接下來的步驟,變似靈動!形象來說就是加入輸出系統。

    輸出的方式有很多,療傷、解毒、攻擊、防御、速度等等,根據靈器師不同的想象力,可以隨意的發揮。

    這一步驟,決定了靈器的威力。只有找出最適合能源提供方的輸出方式,才可以把靈器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九章 離開之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九章 離開之日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