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離意漸起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兩年多了,是該離開的時候了,現在只等自己黃泉升竅決第五層修煉完畢,就離開這里!”王林站在最早的第一個臨時居所,望著不遠處從石珠上射出的光柱,喃喃自語。

    石珠盡管已經失去了全部的液體,但當他從里面出來後,便再次恢復了白天每隔一個小時射出治療光線的規律。

    黃泉升竅決功法上強調,前五層必須要在極陰之地潛修,超過五級後陰寒之氣將不是沖竅的重點,自身的元力完全可以代替進行沖竅。除非修煉地點是地陰以上品質,否則若還是留在極陰之地,吐納陰寒之氣作用甚微。

    “地陰之地,我一定要找到!”王林深知自己必須要找到地陰之地,黃泉升竅決每層沖竅難度逾增,若是只憑自己蠻力沖竅,成功率太低了,只有找到高品質的極陰之地,才可以提高成功率!

    而廢墟雖然陰寒之氣濃郁,但王林分析這里最高也就是黃陰之地極陰十品而已,就算自己分析有誤,也至多是沖破極陰十品,邁入絕陰,達到絕陰一二品罷了。

    要知道天地玄黃四大極陰之地,玄黃二者相互差距不大,但天地二者就不同了,地陰之地的上佳一品,就相當于玄黃二者的絕陰一品了!

    至于可遇而不可求的天陰之地,哪怕是普通一品,也具備玄黃二者絕陰之功效!

    “與韓浩的三年之約,還有一年,希望可以來得及!”王林輕嘆,他與韓浩人各有志,當日韓浩沒有在最後關頭難為他,王林深知,自己欠下一份人情。

    他與韓浩雖只接觸幾次,但卻均能體會到,雙方在某方面應該是同一類人,都擁有一顆想要成為強者的心!

    “韓浩,一年後你可不要讓我失望,王某這三年的變化,將讓你大吃一驚!”王林目中涌現戰意,再次自語道︰“鳳凰族……三小姐,王婆婆,不知道你們再次看到我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王林冷笑一聲,起身向城市外縱去,接下來的日子,他要開始訓練身體協調能力,以達到突破速度瓶頸的目的。所謂身體協調能力,簡單來說就是身體的支配能力,靈活度和平衡能力等等。

    根據黃橋升竅決的記載,氣海、祖竅二穴,首次開啟後,需要半年的鞏固,方可讓其崩潰重開。

    在這半年的時間,王林打算重點進行其余幾項訓練。

    對于身體協調能力的訓練,王林心中已經有了方向,他打算在一次次與野獸的生死搏斗中,鍛煉這點!

    蠻荒平原外圍,充滿了無數強大的野獸與植物,它們生長在這罕有人煙之處,整日處于生死搏殺之間,環境決定進化的基本原則下,造就了這里步步危機,每一只野獸都有其危險之處。

    王林行走在叢林內,感知力散發,尋找著一只只野獸。

    短短的三個月飛快過去。

    這一日王林扛著一只死去的劍齒虎,神情疲憊不堪的走回城市,把劍齒虎仍在地上後,他盤膝坐在光柱射下的位置,等待光柱的降臨。

    三個月的時間,他除了夜晚進行元力螺旋形狀改變外,白天都是與野獸搏斗,與之搏斗的野獸強大程度,也慢慢提高,期間他多次重傷,都咬牙堅持下來,只有幾次遇到實在是肉身無法抵抗的野獸,他才用出了元力,除了這幾次外,他全部都是憑借肉體力量。

    畢竟王林想要鍛煉的是身體協調能力,而不是為了搏殺。自身的協調能力隨著一次次生死危機,漸漸的提高,這種提高體現在出拳、踢腳、神經反射等等身體任何一個部位。

    他能感覺到,隨著身體綜合協調的改變,自己停滯許久的速度,有了突破的跡象。

    治療光線落下,王林傷勢立刻恢復,就在這時,城市內傳來一聲怪嘯,一道藍色的身影迅速而至,停在王林百米外,迅速撕下身上三張黃紙,青白綠三色氣體洶涌而出。

    王林起身,望著怪人,這三個月對方幾乎每隔幾天就要找他打上一架,彼此各有輸贏,怪人輸了,就會扔出一把武器,若是贏了,就興高采烈的伸手要回武器,似乎把這抹了毒藥的武器當成了彼此打架的籌碼。

    王林哭笑不得,考慮到對方對武器的喜愛程度,也就沒有拒絕。

    不過王林隨著幾個月來與對方的戰斗,發現了許多奇異之處,比如怪人身上的九張黃紙,每撕下一張,無論何等傷勢都會立刻好轉,並且實力瞬間提高一倍。

    這九張黃紙,似乎蘊含了無窮的威力,讓王林很是好奇,他也曾比劃過要借來一看,可怪人對黃紙極為在意,任憑王林如何誘惑都沒同意,甚至最後王林把全部武器都拿出來,幾十把放在一起,怪人掙扎了半天,也還是搖頭拒絕。

    對方對于黃紙的在意程度,由此可見一斑,王林見此,也就打消了好奇的念頭。

    怪人身體一動,迅速沖來,與王林戰斗一處,二人之間對于彼此的攻擊方式都已經了如指掌,相互身影閃動。

    可這次,怪人一出現就撕下三張黃紙,實力頓時增長數倍不止,王林漸漸有些不支,對方對于他的元力非常忌憚,身子常常是一沾即退,不給他絲毫吐出元力的機會。

    同樣,對方拳頭的古怪氣道,王林也不給他踫到身體的機會,二人之間幾乎全靠速度,梅花間竹般你進攻,我閃躲、我進攻、你閃躲,各自尋找對方的失誤之處,時刻準備一擊制敵!

    這就是幾個月來二人之間戰斗經常出現的一幕,也是最為鍛煉彼此速度、閃躲已經觀察力的最佳方式。

    王林在這幾個月越來越心驚,對方氣道進入身體,那種震蕩的感覺若不是他經過石珠液體改造,身體定然無法承受,即便如此,從怪人撕下兩張黃紙後的幾次戰斗,王林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氣道的恐怖。

    幾乎每次戰斗結束後,王林都需要遠轉元力許久,才可把這氣道逼出體外,而且最重要的,這氣道造成的傷害,石珠無法治療!

    怪人大喝一聲,找到了王林閃躲中的一處破綻,飛快再次撕下一張黃紙,身子再次擺出古怪的姿勢,單腳在地,重心向左偏移,呼吸長短不一,右拳速度頓增。一拳讓王林退出七八米,地面留下兩道深深的痕跡。

    王林胸口劇痛,氣道在身體內瘋狂震動,五髒六腑如攪在一起般,他口中一甜,吐出一口鮮血,面色蒼白起來。

    怪人興奮的大叫幾聲,連忙伸手,討要籌碼。

    王林苦笑,拿出一把武器扔出,怪人手舞足蹈一把接住,同時右腳一挑,把劍齒虎尸體挑起抗在肩上,哇啦哇啦的吼了幾句,興高采烈的迅速離開。

    王林盤膝坐地,許久後才緩緩睜開雙眼,雙手在地面一按,頓時一股氣體宣泄而出,地面出現一絲絲裂痕,逼出了進入身體內的詭異氣道,他並未起身,而是仔細的分析剛才的戰斗。

    雖然藍皮膚怪人是撕下四張黃紙才擊退自己,可他身上黃紙共有九張,王林自討對方若是九張全撕下,恐怕一拳就可以讓自己碎體而亡,盡管身體經過石珠液體改造也于事無補。

    他內心暗自把怪人的實力與外界對比,對方撕下一張黃紙,相當于外界3級,撕下四張就幾乎與六級體術元力尊者相差無幾了,而且由于他拳中的詭異氣道,完全可以與六級高品質元力尊者不相上下。

    這也是王林目前無法抵抗四張黃紙的原因。若是普通體術元力尊者,以王林目前四級元力B級品質實力,絕對不會如此狼狽。

    以此類推,若是對方九張黃紙全部撕下,豈不是達到十一級!!王林想到這里,啞然失笑,他不認為對方會有十一級的實力,這黃紙功能既然這麼強大,一定是限制極多,他分析對方九張全撕,雖說十一級有些不太可能,但九級高階應該可以達到。

    不過顯然,對方撕下三張黃紙,自己還可與之周旋,可一旦撕下四張,就會如今天這樣,沒有還手之力。

    王林沉思許久,他現在欠缺的,就是元力的技法,可惜這幾年除了鬼瞬閃以及一本傀儡術外,他再沒看獲得任何技法。

    忽然一道靈光如閃電般鑽入腦中,他想到了對方每次強力出擊時身體擺出的古怪姿勢。

    王林目光閃動,腦中回憶對方的每一個動作,漸漸的,他的抬起右腳,身體重心全部放在左腳上,慢慢的向左偏移,定期凝神的呼吸起來,好一會兒,王林苦笑的收起姿勢,他發現這古怪的姿勢對自己沒有半點作用。

    正要放棄,驀然他神色一動,低語道︰“不對,應該是少了一些東西,少了什麼呢……”

    王林腦中迅速回放這幾個月與怪人的戰斗,臉上陰晴不定,許久,他似有所悟,目中露出驚訝之色。

    呼吸,這套動作少了關鍵的一點,正是配套的呼吸!

    對方每次做出這套動作前後,都會進行長短不一的呼吸,王林沉吟一二,嘗試著回想對方的呼吸方式,可總是不得要領。

    時間就在他摸索間過去,三天後,王林神情憔悴,雙眼緊閉,口中喃喃自語,雙手更是無意識在身前擺出各種各樣的動作。整整三天,他一直沉浸在揣摩對方的呼吸頻率上,漸漸的略有心得。

    這一日,怪人再次出現,他悠閑的幾個跳躍間來到王林幾十米外,看到王林憔悴的神情後嚇了一跳,連忙哇啦哇啦的喊了幾句。

    王林睜開眼楮,目中升起戰意,元力立刻流轉全身,迅速沖出。怪人猶豫了一下,沒有迎擊,而是閃躲開,同時雙手比劃,看樣子似乎擔心王林現在的狀態經不起他打。

    王林視而不見,速度越來越快,拳來腳往,絲絲藍色能量蕩漾周身。

    怪人漸漸火起了,他低喝一聲撕下身上四張黃紙,四色氣體涌現的同時,他單腳在地,重心向左偏移,呼吸長短不一,一拳擊出。

    王林眼中精光一閃,不眨一下的盯著對方口部,大腦飛快的記錄,吸氣1秒,閉氣2秒,呼氣1秒,閉氣1.5秒,這是第一組呼吸。

    吸氣0.5秒,閉氣0.1秒,呼氣0.2秒,閉氣0.2秒,這是第二組。

    此時對方拳頭與王林踫在一起,王林立刻退出七八米遠,口中一甜,再次掛血,臉色雖然更加蒼白憔悴,但目中卻依然閃動不停。

    吸氣0.8秒,閉氣0.2秒,呼氣0.6秒,閉氣0.4秒,這是這套動作第三組呼吸頻率!

    整套動作前中後一動耗時8.5秒,其中大部分都是用在前期準備上,王林目露興奮之色,他也不顧體內古怪氣道流竄,強行用元力壓下之後,立即抬起右腳,重心偏左,呼吸起來。

    在他擺出這姿勢的一瞬間,怪人臉上露出嘲笑,顯然不認為對方可以學會,但很快,他的嘲笑就凝固了,他察覺到王林的呼吸,目中露出驚駭之色。

    這套動作前中後三組呼吸在進行完的瞬間,王林感覺身體元力驀然劇烈的涌動,以丹田與氣海穴為根部,迅速向身體四周擴散,最後全部凝聚在右臂經脈內,就在這時,他的右臂傳出一陣擠壓的脆響,在右臂內突然出現一條隱晦暗淡的新經脈!

    這新出現的經脈與右臂經脈相互連接,但路線卻不一樣,在它出現的剎那,元力立即流入其中,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頓時從新出現的經脈內傳來,眨眼間就傳遞到右拳上。

    王林感覺右拳仿佛要寸寸碎裂般,一股充滿毀滅性的能量讓他有種直覺,若不立即釋放出去,他的右臂會馬上炸掉。

    毫不猶豫,王林立刻向怪人一拳轟出,這一拳,居然帶起了引力場,四周地面所有碎石全部升空,隨著王林的拳頭逼近紛紛碎裂。

    怪人眼中驚駭之色已經轉化為不敢置信,他二話不說立即再次撕下一張黃紙,立刻退後,與此同時身體擺出與王林一摸一樣的姿勢,同樣一拳擊出。

    二人拳頭互撞的一剎那,地面猛的一顫,怪人身體如斷線的風箏,立刻拋出,半空中他口角鮮血噴飛,重重的摔在地上,昏迷過去。

    王林感覺身子空空蕩蕩,元力半點全無,體力更是耗費的干干淨淨,他苦笑,艱難的在身體四周扔出一些寄生草與噬毒葉,腦中一暈,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二人這一昏迷,時間過去了四天,四天後王林漸漸甦醒,體內元力恢復了一成左右,他看了看四周,有數具長滿寄生草的野獸尸體,暗自決定以後絕對不可冒然在危險的地方嘗試這招。

    再看怪人的方向,他四周同樣倒著幾具藍汪汪的野獸尸體,不過看那樣子,似是中了劇毒身亡,想起怪人常常用抹了毒藥的武器在身上劃來劃去,王林對此也就見怪不怪了,顯然怪人體內若不是含有劇毒,就是他身上符號起的保護作用。

    掙扎的起身,王林蹣跚的走到對方身邊,定楮一看面色一變,怪人嘴角血液已經干枯,可全身卻充滿了藍色的結晶體,覆蓋全身。

    絲絲寒氣從他身體上散發出,他體表的符號雖然還在急劇的閃爍,可頻率卻正飛快的降低,隱現消散的痕跡。

    再看四周野獸尸體,哪里是中毒身亡,一個個分明就是中了王林元氣侵襲,身體內外全部成為了藍色冰體。

    王林沉吟一二,他與怪人並無冤仇,反而經過兩年多的相處,亦朋亦友,自然不能見他身亡而不顧,更何況造成這一切的元凶,還是自己。

    他苦笑,在怪人身上看了半天,最終把目光放在他身體的四張黃紙上,躊躇少許,眼看對方體表符號越來越弱,于是不再猶豫,撕下一張。

    頓時怪人身體外涌現黑色氣體,氣體緩緩鑽入他身體內,再看他體表的符號,漸漸有了增強的跡象。

    王林目光一閃,再次撕下一張,紅色氣體隨之出現,怪人身體一動,急促的呼吸一會兒,緩緩睜開了雙眼。

    “怪兄,剛才在下學你那招,沒控制好元力,還望你不要介意啊。”王林退後幾步,苦笑道。

    怪人同樣苦笑,張開嘴哇啦哇啦說了幾句,起身離開了。

    王林回到居所,在四周布置了陷阱後,閉關潛修,恢復元力。一個月後,他走出居所,元力恢復。

    回想那一招的威力,王林分析,八級以下即便是高等元力品質,也將一擊死亡,尋常九級高手,怕也抵擋不住這招,除非是九級高等元力品質。

    不過這一招的代價太大,王林自討就算用出,自己也將會立刻元力體力耗盡昏迷不醒,實在是與自殺沒什麼區別。

    不如不用!

    右臂內的新開拓出的經脈,此時消失了,王林思考之後,認為只有在用出這自殺絕學的時候,這經脈才會出現。

    同時他也分析,這招應該是屬于極為強大的體術運用技法,他來源于野人帝國的守護者全身盤繞巨蛇的長發男子。

    對于學自怪人的那套動作,開拓出右臂新的經脈這件事情,他有一點不解,顯然從攻擊力上講,自己發揮的絕對超越了對方,可他卻是在用完後,元力體力全部消耗殆盡,可對方卻沒有。

    隱約間他有一個猜測,怪人用出這招並未出現任何不適的原因,有兩個,其一,這一招是用對方身體內那古怪的氣道運轉,並非是元力。

    其二,對方身上的符號,應該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對方體力氣道耗費的同時,立刻符號閃爍恢復過來,所以可以多次用出這招!

    思來想去,王林還是認為這招實在與自殺無異,這一招的代價,不符合王林的性格,他不喜歡不考慮後果傾力一搏,于是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

    接下來的兩各月,他又恢復了與野獸搏斗鍛煉身體協調能力的生活,夜晚時候則是進行元力螺旋改變。

    盡管他之前已經進行了不到30%的進展,但元力增加到四級後進程迅速縮水不少,經過這半年的重新改變,終于恢復到了四級元力的30%。

    氣海穴修養半年的時間已過,王林心中去意更濃,只待黃泉升竅決達到第五層。擁有五級元力後,將會達到生物靈器學元力上的要求,王林每想到這里,內心都很期待,雖然不知另外一個要求感知力入微到底是什麼境界,不過王林仍然想在元力達到五級後,嘗試制作自己的生物靈器。

    這一日,他來到了城市內70萬米處的深坑,此地陰寒之氣品質達到極陰五品,雖說已經不再是最佳的沖擊第五層地點,但王林嘗試又走出幾十萬米後發現陰寒之氣品質不但沒增加,反而越來越低,于是思考之後,還是決定在深坑內沖竅。

    夜晚降臨,王林開始吸納陰寒之氣,漩渦被擴展到超過1萬米,可惜一直到日出時刻,沖竅始終無法成功。

    這黃泉升竅決第五層,需要氣海穴先破再立,可這一夜吐納,氣海穴甚至連一點破的跡象都沒有。

    此時,兩個月未現身的藍皮膚怪人又來了,他這次滿臉憤怒,似乎忘記了兩個月前被王林救了性命之事,對于王林多次的吞噬陰寒之氣極為不滿,哇啦哇啦說了一番,但卻不敢上前與王林打架,顯然對于那自殺絕招深深懼怕了。

    王林苦笑,從儲物卡中拿出兩把武器,扔給對方,嘆道︰“怪兄,不是在下想要吞噬,而是練功必須如此,況且我現在功法遇到阻礙,需要大量的陰寒之氣才可突破,接下來的幾個月,恐怕天天都要如昨夜那般了。”

    怪人眼中露出茫然之色,他猶豫了一下,比劃了半天,先是指著四周,做出深呼吸的動作,隨後狠狠的搖頭。

    接著他又指著王林,又指了指自己,比劃一番。王林漸漸有些看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讓自己跟他走,王林內心一動,點了點頭。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八章 離意漸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八章 離意漸起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