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一年之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老者拿出珠子後,也不見有什麼動作,長發男子立刻悲吼一聲,連同巨龍在內一同被吸收珠子中。

    老者看都不看六角祭壇上寒蟬若驚的女子,在半空中踏步漸漸消失。

    至此,畫面徹底結束。

    最後的畫面明顯不如之前精美,甚至還有多處溢出的刻痕,顯然刻畫者心情處于極度緊張之中。

    王林呆住了,他立刻從儲物卡中翻出一個珠子,仔細看了半天,還是一無所獲。

    “難道只是外表一樣?”他喃喃自語,心情許久後才平復下來,深深的看了眼手中珠子,凝重的放回儲物卡。

    又到下一層觀察一番,發現再無刻畫後,王林回到居所,他呆呆的望著四周的刻畫,腦子里分析起來。

    他所在的這個廢墟,顯然就是野人帝國的城市之一,對于這里不知多少年前的變故,他現在心中已經徹底明白。

    另外那個藍皮膚的怪人,他身上的詭異符號說明了一切,一定是野人帝國的後代。

    至于自己的初衷,找到一個加快經脈重組的捷徑,王林腦中有一個模糊的想法,這個想法越來越清晰,最終他目光一閃,立刻走出居所。

    此時外面已是深夜,此地陰寒之氣已經達到上佳一品,質量自然比王林以前居住之地高上數倍。

    若是之前,王林根本就無法抵抗此地陰寒之氣襲體,可現在黃泉升竅決前三層大成,丹田穴凝實,所以行走之間對于陰寒之氣不甚在意。

    不大一會兒,他來到石珠前,王林摸了摸下巴,目中露出猶豫之色,但很快,他神色堅定,二話不說立刻起身翻到石珠上,盤膝坐下。

    腦中浮現剛才看到的刻畫中長發男子八大弟子沉入石珠的場面,他當時看的很仔細,那八人均都雙手擺出一樣的姿勢。

    王林立刻模仿,雙手結印,緩緩的按在石珠上,石珠立刻傳來一陣波動,王林面色一喜,接著發現石珠內波動不知為何又漸漸消退。

    王林沉思少許,調動感知仔細的觀察石珠,感知中石珠極為普通,王林再次雙手結印,按在上面。

    頓時感知中發現不同,石珠內突然出現一股能量,這能量快速的波動,大約過了五秒,波動漸消,又歸于平淡。

    王林嘆了口氣,他知道,沉入這石珠內的手印肯定不止一個,根據剛才石珠的波動來看,應該是由一系列的手印來開啟,最終融入其內。

    刻畫畢竟是刻畫,它只能畫出一種手印。

    突然,王林神色一動,他雙眼冰冷,盯著遠處,陰沉的說道︰“你怎麼又來了!”

    他目光所及之處,藍皮膚怪人出現,他看著王林,眼中露出憤怒之色,手臂揮動似比劃著什麼。

    看著對方的表情,王林心底一沉,他沒有拿出小木棍,而是拿出獸骨在手上撫摸,畢竟他目前經脈容不得元力流轉,無法開啟,但是獸骨就不一樣,它已經與王林靈魂捆綁,只要心念一動就算不用元力也可開啟。

    雖然獸骨沒有攻擊性,但卻有一個困住敵人的輔助作用,唯一可惜的就是每用一次就要耗費100個小時,王林不到萬不得已實在不願意使用。

    怪人看到王林手中獸骨,忌憚之色涌現,他看王林沒明白自己意思,立刻飛快向王林之前舊居馳去。

    不大一會,遠處傳來轟的一聲,怪人背上扛著一塊大石頭,速度不減來到王林100米處,把石頭放在地上,怪人指著石頭上一幅圖畫,立刻比弄手勢。

    王林有些納悶,這石頭正是數月前他與怪人達成協議時他畫城市草圖的殘壁。

    只見怪人指著草圖中王林所在的左邊,不斷的深深吸氣,雙手更是不停的把四周陰寒之氣向自己波動。

    王林看清楚了,對方這是在比喻自己吸納陰寒之氣的樣子,他點了點頭示意明白。

    怪人面色一喜,手指在草圖左邊慢慢向右邊移動,接著指了指右邊,又做出一副快要窒息的樣子。

    王林徹底看明白了,對方是在告訴他,他吸納陰寒之氣太多,已經影響到對方了,顯然這陰寒之氣對方很是在意。

    王林輕笑,這城市廢墟極大,自己所處位置千分之一都不到,這怪人實在小氣,他搖了搖頭,從儲物卡中拿出三把抹了毒藥的武器,順手扔出。

    怪人一怔,隨後立刻欣喜起來,連忙撿起,眉開眼笑的做出吸氣動作,接著又飛快點頭。那意思是同意王林吸納陰寒之氣了。

    王林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離開,怪人猶豫了一下,對王林伸出兩個手指頭,隨後又急忙增加到五個。

    王林面色一沉,他不喜歡貪心之人,怪人若是如此貪心,那麼日後相處必定會有很多麻煩,他正要拒絕,忽然怪人指著他座下石珠,雙手擺出一個古怪的結印。

    王林內心一動,仔細看去,雙手立即模仿做出結印按在石珠上,頓時石珠內能量產生波動。

    二話不說,王林立刻扔出一把武器。

    怪人手舞足蹈,立刻又擺出一個手印。就這樣,他用五個手印換到了五把武器,隨後高興的離開。

    王林心髒急劇跳動,他可以很肯定,這五個手印就是開啟石珠的關鍵,看來對方果然是野人帝國的後裔。

    屏氣凝神,王林雙手飛快變換,加上之前從刻畫上學會的手印,一共六個結印他不斷的嘗試彼此的順序。

    在天亮前的一刻,王林經過半宿的嘗試,終于找到了正確的順序,一連六個手印被他飛快的結出,在五秒之內一一按在石珠上,在這一瞬間,石珠一震,內部神奇的能量涌現而出,包裹住王林。

    王林的身體,一點一點的下沉,最終徹底沉入石珠內。

    這一剎那,王林心曠神怡,他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液體立刻把自己淹沒,這液體內充滿磅礡的活力,不斷的滋潤自身每一個細胞,每一寸骨骼,每一絲肌肉,每一段經脈……

    毫不猶豫,王林遠轉元力開始經脈重組。

    兩個月過去。

    城市廢墟的治療光線,再沒有出現過一次,無數重傷來此的野獸,全部悲鳴著蹣跚而走,自生自滅。

    王林居住的地方,再次成為了飛鳥禽類的棲息地,打掃干淨的房間內,又遍布鳥糞。他布置在四周的陷阱,也有很多已經被白天無意中路過此地的野獸觸發,變成了寄生草的繁衍地,觸目望去,滿地都是勃勃生長的寄生草。

    漸漸的,這里幾乎成為了一個野獸的禁地,甚至連飛鳥也都慢慢的不願來此,放棄了這絕佳的棲息地。

    半年的時間,匆匆而過。

    藍皮膚怪人來過幾次,每次都是興高采烈的望著石珠,看他的樣子,似乎很為王林這段日子沒吸納陰寒之氣覺得開心。

    半年的時間,王林身體內的經脈,已經不再是恢復,而是在被一寸一寸的改變,石珠內的液體按照某種神秘的軌跡改變著他全身,同時也在慢慢的減少。

    王林不知道,他所在的廢墟,正是野人帝國也就是青龍古國的母城,這個石珠,則是青龍古國守護神靈長發男子親手打造。

    雖然歷經數千年,功效已經喪失大半,但同樣是因為經歷數千年,內部能量通過陽光日積月累,已經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濃密程度。

    盡管因為功效喪失,但僅僅作為療傷之用,可以說整個母皇大陸,再沒有比它更具效果的靈器了。

    它不僅改變著王林的經脈,甚至連他的肌肉、骨骼、細胞都進行了改變,這種改變,讓王林的身體更加的結實,更加的具備恢復性。

    除此之外,這石珠內液體還有一個附加的效果,只要浸泡一次,便可永駐容顏。

    從此之後,王林人皮面具下的真正相貌,將永恆的凝固在此時。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一年後。

    王林依然沉浸在石珠內,石珠內的液體已經不多,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他身體經脈的寸寸改變接近收尾,這一年的時間,他忘記了一切事情,全身心的融入在感受身體的境界中。

    他對于自己的身體有了極大程度的了解,他知道自己每一寸肌肉骨骼的密度,甚至可以控制每一絲肌肉的顫動。

    這種隨著一年時間無時無刻不感知自身的經歷,讓他對于人體的結構,有了深層次的了解。

    終于,在他有一天把這種感受放在頭部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黑色的晶體,如利劍一般刺在自己頭部深處,散發出一股股熟悉的氣息。

    王林怔住了,這東西他太熟悉了,正是那個改變他命運的晶體,他永遠也忘不了在監獄島礦坑內時摸到這晶體時的感覺,更忘不了它帶給自己聰慧的頭腦以及許多極為有用的知識。

    可以說,若沒有這個晶體,現在的他,早就已經死了。無論是在監獄島礦坑,還是在三小姐房間,又或是在叢林內被追殺……

    王林也曾不止一次的猜測,這晶體到底是何物,他只知道,腦海中多次出現的畫面中那個黑衣男子,與這一切有莫大的關系!

    隱約間他內心有一個大膽猜測,似乎那黑衣男子正在與自己慢慢的結合在一起,這種結合他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而是不知不覺中,晶體把自己改變了,朝著黑衣男子的方向改變。

    他相信,這一切當他真正變成那個黑衣男子時,將會得到一個完美的答案。他也曾懷疑過,這黑衣男子或許如紫府洞穴內的春水一般,奪舍自己的身體,但這個想法經過他仔細的分析之後,便認為不可能。

    他對于發生在自身的情況,更傾向于融合,自己融合了黑衣男子的一切。

    時間匆匆,又是半年過去。

    王林在蠻荒平原外圍,已經居住了近兩年。這兩年中,他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石珠中度過。

    這一日,石珠內的所有液體全部耗費完畢,王林的身體自動的一點一點從珠子中浮出,最終徹底離開石珠。

    盤膝在珠子上,王林睜開雙眼。

    刺眼的陽光晃入目中,他不由得半眯起來,過了許久,他才漸漸適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王林輕笑,輕盈無比的躍下。

    舒展了一下身體,他留戀的看了看石珠,內心泛起感激之情。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全身經脈已經完完全全的天翻地覆。

    王林相信,就算元力再鋒利數十倍,自己現在的經脈也可以游刃有余,此時他心中涌現強烈的豪情。

    “雖然還是三級元力,但威力卻幾乎比在天水城時增強了十倍,現在的自己,就算遇到尊者,不用生物靈器也有一戰之力!”王林握緊拳頭,雙眼如電,喃喃自語。

    經脈不再成為修煉的阻礙之後,王林立刻把自己日後的安排在腦中一一閃過。

    首先是元力控制,兩年沒有鍛煉,王林準備接下來加大力度。

    還有身體協調能力,突破速度瓶頸,他心中也有了訓練的方法。

    其次是體內升化術第九層的“隱靈”,這是他心中一個深深的遺憾,王林不甘心,他再次決定,把第九幅圖繼續延長時間,一定要獲得“隱靈”

    另外元力螺旋形狀改變的工作,雖然現在體內元力變異,品質提高,威力更是增強十倍,速度也比之前快上許多,但對于螺旋形狀的改變,王林依然還是十分憧憬,他內心隱約有種感覺,一旦完成度達到100%,那麼等待自己的將會是另外一片天地!

    最後就是黃泉升竅決第四層功法的修煉,吸納足夠的陰寒之氣,打通氣海穴!

    一年前100多次的沖竅均都失敗,總結原因,主要緣于極陰之地品質,王林相信現在此地品質達到上佳一品,沖竅成功率自然會有所提高。

    另外王林沒打算就在此地沖竅,他準備再往深處探索,看一看廢墟極陰品質的極限,到底在哪!

    畢竟品質越高,沖竅成功率就越大!

    把未來的修煉總結完畢後,王林眼看天色尚早,于是拿出許久不曾擺弄的彈跳金屬球,元力全部吐出,頓時金屬球發出脆裂的聲響,出現一道細細的裂痕。

    王林一怔,立刻想起金屬球的承受極限,六級體術元力尊者全力一擊!

    自己現在雖然沒達到六級實力,但卻可以讓這金屬球出現裂痕,想來一定與元力品質提升有關,王林輕笑,他現在元力才三級巔峰,僅僅三級就如此威力,一旦增長到四級五級,威力定會隨之倍增。

    他相信到那時,除非對方元力品質與他一樣,否則就算六級尊者也將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又拿出一個金屬球,這次王林控制只流入一半的元力,金屬球沒有出現裂痕,立刻跳起50多米高,迅速下落。

    王林嘗試了幾次,發現想要保持之前19米根本就無法做到,顯然元力基數增加,其控制難度也相對增長。

    對于元力控制,王林非常在意,同時也是思考最多的,僅僅是訓練方式他之前就換了數次,最終才選擇用金屬球來控制元力。

    剛才他目測了一下,金屬球跳起高度約55米,于是他把標準定位在55米,靜下心來一次又一次的吐出元力,彈跳金屬球。

    高度從55米、54米、56米、53米一直不斷地改變,最終漸漸接近55米,訓練到日落時分,高度終于十次中有六七次保持在55米。

    接下來的一個月,他沒有急于修煉黃泉升竅決,而是持續的練習元力控制。甚至連夜晚都不放松。

    雖然夜晚可見度不高,但王林仍然定氣凝神,認真的訓練著。

    金屬球的高度漸漸從55米降低,最終達到46米,到了此時,難度增加,似乎到了瓶頸。王林沉思許久,又拿出一個金屬球,同時控制兩個。

    高度再次攀升到55米。

    王林對自己的要求是,兩個金屬球必須保持一致的高度,隨著他的訓練,又是半個月過去。

    兩個金屬球均都達到46米高度。這時,王林再拿出一個金屬球,三個金屬球從55米開始訓練。

    周而復始,三個月後,王林儲物卡中的五個金屬球全部用出,同時彈跳。

    以這種循循漸進的方式,他對于自身元力的控制,慢慢的提高了。最終當五個金屬球高度全部達到46米後,王林收起四個,專心一致的控制一個,沖擊46米。

    金屬球的高度慢慢的降低,從46米降到45米,可再往下卻又遇到阻礙,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波動自身元力,無法身心自如的控制。

    王林不急,他繼續用之前的老辦法,不在高度上較真,而是從數量上迂回,第四個月,他終于做到了五個金屬球高度全部保持在45米。

    這四個月的元力控制訓練,讓他對于自己的元力,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他知道接下來需要大量的訓練,不是短時間可以有結果的。他之前之所以沒有急于沖竅,正是因為一旦開竅成功,元力增長到四級,到那時控制起來難度必然更高。

    現在四個月的急訓已經起到了效果,于是王林不再把全部時間都放在這上面,開始準備尋找高品質極陰之地,沖擊黃泉升竅決第四層,氣海穴!

    這一日午夜,王林拿著極陰之地測量刻度計,走出了居所。

    此地陰寒之氣達到上佳一品,非常濃郁,王林望著手中刻度計,向前行走,隨著他的前進,刻度計紅光閃爍,度數慢慢提高。

    上佳二品、三品……一直到五品。王林停下腳步,在他面前是一條寬闊的馬路,兩邊處處廢墟,不過仍可看出,在數千年前,這里應該是此城繁榮之地。

    王林計算了一下距離,此地距離城市邊緣大概有4000米左右,預計還未達到整座城市總面積的幾千分之一,于是二話不說立刻加快步伐。

    刻度計散發出的紅光,在這寂靜的城市廢墟中,格外的刺眼,王林一路上感知力擴散,神情高度集中。

    刻度計品質提一點點的攀升,上佳六品、七品、八品。

    因為陰寒之氣太過濃郁,影響視覺不說更是連行走都如沉泥中,此時一夜過去,陰寒之氣漸消,王林計算距離,大約走出了2萬米左右,平均一小時大概3500米,雖然有些慢,但也要比在叢林內快多了。

    天色見亮,沒有了陰寒之氣刻度計紅光慢慢消失,王林停下,盡管這里已經達到品質上佳八品,但他仍不滿意。

    他四下觀察一番,找到一處至高的殘壁處,跳躍其上,盤膝坐下,練習金屬球的同時,等待夜晚再次降臨。

    訓練中時間飛快過去,午夜時分,王林起身繼續前行。

    這一夜,他走了3萬米,總行程已是5萬米,陰寒之氣品質攀升越來越緩慢,最終在上佳十品停滯不前。

    考慮自己速度太慢,王林放棄了白天金屬球的訓練,全部放在了行程之中。

    日出日落,在第十天,王林已經深深的走進這座神秘的城市廢墟,他的總行程,已經達到70萬米,他預計,自己所在的位置,即便不是這個城市的中心,也應該不算太遠了,畢竟他是直線行走。

    一路上地面處處可見數十米的深坑,這些深坑內充滿雨水,渾濁不堪,更有一些古怪的蛇狀生物時而從坑內躍起,沖王林露出猙獰的毒口。

    除此之外,四周的建築坍塌更是異常嚴重,觸目望去,幾乎看不到高度超過10米的斷壁。

    雜草叢生中,地面也出現了一些淤泥的沼澤,王林前進的步伐,再次被影響。這淤泥中也有一些奇異的生物,王林就有一次被這種生物突然偷襲,從那之後,他對這里的警惕心更重。

    盡管已經走出極遠,但陰寒之氣品質上升卻不多,到現在為止,雖然刻度計仍然緩慢的攀升,可始終沒超過上佳,達到極陰!

    在第十一天深夜,王林走出了沼澤,展現在他面前的,是一處龐大的建築群,這些建築群盡管全部坍塌,但仍能看出一些幾千年前繁華的景象。

    在其中最顯眼的,則是正中間一個直徑約千米,深度近百米的巨坑。

    這巨坑非常古怪,按照道理來說,其內部應該充滿雨水才對,可這巨坑內卻沒有任何液體存在。

    王林走進一看,盡管夜色朦朧,四周陰寒之氣影響視覺,但他仍然隱約看到坑底有無數蜂窩一般的洞穴。

    在王林來到坑邊探頭一望的瞬間,極陰刻度計突然迸出從未有過的紅光,其內的紅線迅速越過上佳極限,達到了極陰一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六章 一年之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六章 一年之後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