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丹田大成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隨著漩渦的增長,它的吸扯力也越加劇烈,四周十米的距離急速擴大,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漩渦越大,擴散距離就越廣,後者越廣,前者吸收陰寒之氣的速度就越快。

    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七十米,一百米……

    方圓百米之內,陰寒之氣如沸騰般迅速涌來,這百米內的異變,引發更大範圍的陰寒之氣流動,千米之內,陰寒之氣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正在波動。

    王林已經徹底失去了對漩渦的控制,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身體內丹田位置轟的一下開竅了。

    這是他丹田位置第二次開竅,如第一次一樣,在開竅的瞬間,一個黑洞出現,陰寒漩渦立刻沉入其內,王林體內的異變,立刻引起方圓百米之內所有吸扯而來的陰寒之氣變動。

    如果說剛才王林身體內漩渦是無止境的吸收著四周的陰寒之氣,那麼現在他體內丹田黑洞出現,這種吸收立刻變成了吞噬!

    在一剎那,方圓百米之內的陰寒之氣被瞬息吞噬,成為了真空帶,突如其來的變異立刻引起更大範圍的變遷,吞噬的範圍越來越廣,100米,150米,200米,300米,500米,700米,最終超過了1000米。

    此時若從天空看去,可以發現極其詭異的一幅畫面,千米之內,所有的陰寒之氣,如漲潮般翻滾,齊聚中心一點……

    在城市廢墟的深處,藍皮膚的怪人抓著一只野獸的尸體,撕咬尸體上的血肉,他剛剛咽下一塊連著血管的肉塊,突然把頭一轉,盯著王林所在的方向,目露駭怵之色,匆忙把手中食物扔下,驚猿脫兔般向王林那里縱去。

    在距離王林位置萬米之外,他停下腳步,敏感的發現四周陰寒之氣正在迅速向前方流竄,他略一猶豫,又繼續前行,到距離三千米時,他停下腳步,目中驚容更濃。

    再說王林,他在丹田開竅的一刻,身體內肌肉骨骼中的變異元力立刻迅速向丹田黑洞聚集,這種現象第一次開竅時王林就曾遇到,不過那時他對此可以控制,可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變異元力如羊入狼口般進入丹田。

    與此時丹田內龐大到不可思議的陰寒氣流相比,王林的變異元力根本就無法抵抗,剛一流入便立刻被同化融合在一起。

    不過在元力被同化融合的瞬間,他憑借對元力的感應,終于再次把握住對陰寒漩渦的控制,但這控制程度極其微小,若要停止丹田內的陰寒氣流運轉,根本無法做到。

    王林一咬牙,索性不去停止吞噬陰寒之氣,而是控制身體內不斷增加的陰寒之氣開始第三次沖竅,進軍黃泉升竅決第三層!

    在王林的操控引導下,丹田內龐大的陰寒氣息立刻開始沖竅,丹田瞬間就崩潰掉,隨後又立即被洶涌而來的陰寒之氣重新凝聚。

    第三次沖竅,輕而易舉的完成。

    此時陰寒之氣依然濃厚,王林有種直覺,若是任由這陰寒之氣吞噬,那麼自己將會被陰寒之氣充爆,這種直覺隨之時間的度過漸漸變成了真實,一絲漲漲的感覺在從他身體隱隱傳來。

    王林再次咬牙,目中露出豁出去的神色,再次推動陰寒之氣開始進軍黃泉升竅決第四層!

    黃泉升竅決上曾重點的指出,此功法第一層、第四層、第七層極為難煉,因為這三層功法分別是首次沖擊丹田、氣海、祖竅三穴。

    王林之前因為具備三級元力,所以沖擊丹田穴沒有感覺困難,但此時他三級元力已經與黃泉升竅決前三成融合完畢,從這第四層開始,他沖竅的難度,將會達到一種無法想象的地步。

    原本按照黃泉升竅決的要求,是必須要前三層徹底鞏固,陰寒元力在丹田內修養滋潤,達到一定程度後,方可嘗試沖竅。

    但現在王林身體內元力已經與龐大的陰寒之氣融合為一體,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于是開始了黃泉升竅決第四層的沖竅!

    在胸口位置,打通氣海穴!

    陰寒元力在丹田內漩渦狀升起,緩緩的上升,許久後終于來到氣海穴所在位置,立刻瘋狂的旋轉起來。

    氣海穴所在如同一個無底洞,快速的吸納漩渦中的陰寒元力,沖竅一次次失敗,時間一點一點延長,天色漸漸明亮。

    方圓千米之內陰寒氣息慢慢的消散,最終全部消失。

    王林胸口氣海穴依然如故,他此時對于黃泉升竅決描述的沖竅成功率極難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已經連續沖擊了100多次,每次沖竅失敗陰寒之氣就會損耗一分。

    其實黃泉升竅決若是散去自身元力從頭修煉,盡管沖竅成功率不高,但也不會如此變態,除非是第七層沖竅才會如此。不過若是之前元力未散,半路修煉的話,那麼難度就不同了,第四層少于千次沖竅,根本就沒有半點成功的可能,若是第七層,難度更大。

    龐大的陰寒之氣在這100多次沖擊中漸漸消耗完畢,再加上天色大亮,千米之內陰寒之氣全無,沒有了後補力量,殘留在王林身體內的陰寒氣息也漸漸達到可以控制的地步,被王林全部凝集在丹田穴內,修養起來。

    要知道利用黃泉升竅決的獨特呼吸方式,吸納而來的陰寒之氣,只能作為沖竅之用,只有沖竅成功後,穴竅內涌現大量的潛力,這股潛力與陰寒之氣融合,才會真正的變成元力。

    王林前三層因為體內已經具備元力,所以沒有經歷這一過程,只是元力與陰寒氣息在竅穴內融合。可現在沖擊氣海穴,若想要再產生元力,那必須要沖擊成功後釋放潛力才可形成。

    不過這一夜王林吸納的陰寒之氣實在太多,他自身的元力在融合中幾乎徹底的褪掉雜質,完全的變成了陰寒元力。

    在品質上,也要比陰寒之氣與自身潛力融合形成的元力還要高上幾分。甚至可以說,王林現在體內的元力,更加偏重于陰寒之氣。不過,也僅僅是品質達到普通五六品程度的陰寒之氣罷了。畢竟王林夜里吸收的陰寒之氣,品質不超過普通八品。

    至于在量上,王林現在能清晰的感覺到,丹田內的元力澎湃程度,幾乎多了一倍有余,達到了B級功法黃泉升竅決標準的三級元力巔峰。

    他睜開雙眼,回想夜里種種,雖然心驚,但更多的卻是思考這種修煉方式的優缺。畢竟他選擇的修煉道路沖竅難度太高,若是按照之前循循漸進的方式吸納陰寒之氣,沖破氣海穴不知要等到何時。

    夜里無意中引發的變態修煉,給王林打開了一個新的思路。

    這種修煉的優點,不言而喻,至于缺點,就是危險系數過高,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撐爆,不過有了這次的經驗,王林相信下次他定然會有計劃的一步一步操作,把風險降低到最低。

    “看來這個臨時住所要換了,昨天夜里雖然吸收的陰寒之氣不少,可品質卻不高,無法滿足增加沖竅成功率的要求。”王林喃喃自語,他現在沖竅成功率飄渺,按照黃泉升竅決上的記錄,品質越高的極陰之地,沖竅成功率會大為提升。

    王林想起幾個月前測試極陰之地品質時,在治療光柱的源頭----塔形建築物那里測量到上佳一品,于是心中有了決義。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根刺如鯁在喉般插在王林心中,那就是元力的變化,讓他不敢嘗試經脈能否承受的住。

    昨天夜里元力一直都是在丹田內,就算最後沖擊氣海穴也是沒有經過經脈,而是直接從丹田升起,如陰寒氣流般凝聚在胸前。

    王林眉頭緊鎖,走出房間,來到治療光柱的位置,等待大約十幾分鐘,光柱落下,王林深吸口氣,立刻運轉元力。

    瞬間,王林慘哼一聲,七竅流血不止,全身更是從每一處汗毛孔都泌出血點,若不是寄生草他之前有所顧忌,擺放的位置距離自己有一米,恐怕定會引起寄生草的反噬。

    他身體內連接丹田位置的經脈寸寸斷裂,元力立刻在身體內亂竄,致使血液逆流,好在治療光之立刻產生作用,經脈漸漸恢復如初。

    身體內流竄的元力,也在王林的控制下,緩緩的回到丹田,僅僅這麼一會兒,就讓他口鼻鮮血又涌出不少,更不用說身體汗毛孔內流出的血液了。

    王林恢復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遠離治療光柱所在的位置,因為那里的地面,已經被他的鮮血沾染,眼看就要踫到寄生草。

    王林腳下踉蹌,他體內流失大量的鮮血,雖然治療光柱已經治愈,但仍然感覺頭昏欲裂口干舌燥。

    許久後王林漸漸恢復,他長嘆口氣,經脈必須要再次重組了!

    再一次,他對母皇大陸其他人修煉高級功法到底是如何解決經脈問題產生了深深地疑問。他可不會自大到認為只有自己才會享受這種特殊待遇,根據他的分析,這個問題應該是普遍現象,只要元力品質提高,無論是誰,經脈都將承受不住。

    隱約間,王林想到了他最早服下的那粒啟明丹!

    此時,在城市內某處陽光射入不到的位置,藍皮膚的怪人,遙望王林所在的方向,目中露出躊躇之色。

    王林知道自己現在是最虛弱的時刻,他立刻回到房間,收拾了一下必須之物,隨後又把四周陷阱一一拆下收起,做完這一切,王林邁步向城市內走去。

    他的新居早就定好,正是那塔形建築。

    來到這里後,王林四下看了看,促立在地的圓柱形建築不是王林的首選,他把目光投向被兩個高大的戰神雕像抗在身上的半截塔尖。

    他身子一縱,立刻順著戰神雕像幾個跳躍攀爬而上,來到塔尖內部,里面遍地都是鳥糞,王林四周看了半響,決定就以這里為新居了。

    把地上的鳥糞收拾干淨,王林開始在外圍布置陷阱,他首先在幾個必須借力的跳躍點布置完,又站在雕像頭上,四下觀察一番,在四周幾個高聳的建築上連續布置幾處陷阱,做完這一切,他又謹慎的在地面上布置了幾處,這才放下心來。

    站在新居下面,王林盯著塔尖的石珠,眼中露出思考之色,不大一會兒,王林開始在四周搜索起來,他把所有能搬動的石頭全部堆積在一起,甚至還跑到舊居把之前的石頭拆下抗到這里。

    忙活了大半天,一個由碎石組成的建築高高的聳立,在最上方,王林盤膝而坐,在他身後兩米,就是那散發治療光線的石珠。以他現在的位置,只要光柱出現,就會立刻照在身上。

    接著,王林又在身邊布置了寄生草、噬毒葉等植物類材料,做完這些,他松了口氣,靜心盤膝坐下,等待光線降臨。

    半個小時後,王林清晰的看到石珠略粗糙的表面似隱含流光,隨著光暈越來越濃厚,一道道細微的波紋在石珠內蕩漾,接著一道光線立刻射出,直接照在王林身上。

    王林立即運轉元力,巨痛再次來襲,這種經脈重組的工作,持續了一整天。

    夜幕時分,王林全身已經被鮮血浸透,他苦笑的站起身,回到戰神雕像上的新居,疲憊的躺了下來。

    “根據之前經脈重組的經驗,這次恐怕沒有三五年的時間,經脈是不可能恢復的!”王林喃喃自語。

    三五年時間太長,在這期間說不定會發生什麼突如其來的事情。王林眉頭緊鎖,他必須要尋找一個捷徑!

    王林把目光放在新居四周,在旁邊角落有一些坍塌,不過仍可以看出那里曾經是一處樓梯。

    王林之前曾探查過,知道自己的新居共有四層,每一層都有一處樓梯,他身體一動,迅速從坍塌位置向上一跳,不大一會就來到最頂層。

    頂層房脊成三角形,王林知道在這上面,就是那石珠所在,他之前在這里觀察過,一直沒有收獲,但王林不死心,為了找到恢復的捷徑,他準備再觀察一次。

    他身子一縱,鉤在房頂,仔細的摸索,許久後,他還是一無所獲,王林暗嘆一聲,正要離開,突然他面色一動,來到四周牆壁邊緣,仔細的看了看,二話不說在牆壁上擦了擦。

    隨著大量的灰塵落下,四周牆壁上露出一副副刻畫。

    畫面中一群赤身裸體的野人,手中拿著一些原始的武器相互廝殺,他們一旦受傷就立刻流血不止,沒有任何的治療措施。

    戰爭結束後,野人彼此扛著尸體,散開了。

    接著畫面描述的是其中一群野人,他們居住在地底的洞穴內,相互搶奪同類尸體如野獸般生食。

    漸漸的,野人的數量越來越少,最後一幅畫面,一個全身盤繞巨蛇的長發男子從天而降,在男子的身上,清晰的刻畫著無數詭異的符號。

    畫面到此結束,王林目光閃動,圖畫中的長發男子身上的符號,與藍皮膚怪人一摸一樣!

    他立刻來到下一層,迅速把四周牆壁灰塵擦掉,果然又看到一幅幅刻畫。

    承接之前的描述,那全身盤繞巨蛇的長發男子出現後,所有的野人全部跪下膜拜。男子似有些猶豫,最後落在地上。

    從此之後,他住在了這里,教導野人在身體上用野獸的鮮血畫出詭異符號的方法,隨著每一個野人身上都出現符號,他們的身體變的強壯起來,就算受傷,只要身體外符號一閃,便立刻恢復如初。

    漸漸的,時間匆匆過去,野人們隨著繁衍,數量越來越多,他們不在赤身裸體,而是學會了穿上各種遮蓋之物。

    此時,長發男子再次教導野人許多知識,也不知過了多久,畫面一轉,一些簡單的石質房屋成為了野人的居住地。

    畫面到此結束,王林看出一些興趣,他不慌不忙的又下一層,繼續看去。

    人口越來越多,野人居住地環境不斷地變化,最後一座粗糙的城市雛形初現。

    長發男子似乎永遠都沒有任何變化,依然還是那副樣子,不過他身體上盤繞的巨蛇,頭上卻多了兩個鼓包。

    畫面中,長發男子不斷地傳授給野人眾多的知識,每一項知識的傳承,都會立刻引起整個城市內的改變。

    一天一天過去,雛形終于變成了真正的城市。野人們數量也超越了極限,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他們擁有了自己的語言,擁有了自己的文明。

    因為人口眾多,所以陸續從這里走出無數的人,他們在四周尋找適合之地,開始按照母城的樣子,制作起來。

    漸漸的,一個又一個城市梅花間竹般出現了。

    最後一副畫面,是大群的野獸出現,它們對這些城市發起了進攻。

    王林摸了摸下巴,來到自己居住地那層,繼續看去。

    野獸中有很多強大的存在不是野人可以抵抗的,危機時刻,長發男子身上的巨蛇突然離開他的身體,在獸群中穿梭,吞噬一只只強大的野獸,它頭部的兩個鼓包,越來越大。

    長發男子似乎經過很長時間的思考,召集所有的野人城市的頭領,開始教導他們一些強大的武技!

    除此之外,他還挑選了一些野人,教導他們掌握一種制作武器的方法。

    王林看到這里,目光急劇閃動,他從畫面中透漏的意思看出,這種制作武器的方法,分明就是生物靈器!

    可惜刻畫上都是一筆帶過,沒有具體的制作方法。

    掌握了武技與靈器制作的野人們,日新月異的開始了一種速度極快的進化。

    除了這些,長發男子更是親自動手制作了八個直徑兩米的石珠,分別放在母城的八個角落,組成一個八芒星的形狀。

    而撐托這石珠的,則是八座高聳的巨塔!

    這八個石珠出現後,立刻射出萬道霞光,所有霞光內的人們,只要受傷便會立刻痊愈,效果遠超自身詭異符號數倍。

    看到這里,王林身體一震,他終于知道了石珠的來歷,從畫面上看,這石珠是無時無刻都在釋放治療光線,無論白天黑夜!

    而且畫面上每個石珠都是成散發性射出萬道光線,可現在的石柱,只能射出一道光線。

    畫面到此結束,王林立刻跳下戰神雕像,飛快的向一旁圓柱形建築縱去,不大一會,他就來到了頂層。

    此地坍塌過于嚴重,王林在四周看了很久,才勉強看出一些殘骸畫面。

    八個石珠出現後,霞光交錯在城市的中心點,一個巨大的長方形雕像上,長發男子盤膝坐在其上,漸漸的融入其內。

    與此同時無數年來傳承他知識最為優秀的八個弟子,也分別盤膝坐在八個石珠上,擺出手印一一沉入其內。

    母城外的其他城市,也紛紛效仿,制作出石珠,分列城市四周。

    畫面結束。

    王林二話不說立刻又下一層,接著看去。

    野人的城市群越來越廣,最終佔據了大陸近四分之一的領土,一個畫著龍的旗幟從母城升起,在這一刻,所有的野人都歡呼起來,他們立國了!

    時間匆匆而過,立國後無數年來,長發男子與他八個沉入石珠的門徒只出現過兩次。

    一次是幫助野人打敗了北部另外一個帝國最強者的入侵,二人相互之間戰斗數日,最終對方敗退,長發男子似受重傷,回到雕像內修養。他的八個弟子,死了五個,只有三個回到石珠內。

    最後一次出現,是野人帝國滅亡的那天,那日天空降臨三座六角形祭壇,其中一個祭壇像降臨的位置,正是帝國的都城!

    天空中出現數之不盡的與春水戰艦極其相似的飛船,開始與野人中的強者展開戰斗。

    “穿雲帆!”王林看到這里,脫口而出。

    在這一刻,長發男子出現了,他身上盤繞的巨蛇,頭部已經長出崢嶸的雙角,看起來除了沒有爪之外,與巨龍一般無二。

    六角形祭壇上站立一女子,女子縱身跳下,與長發男子戰在一處。

    二人之間交戰數個回合,女子顯然不敵,最終敗落,退回祭壇之上,就在這時,突然天空陰雲蓋日,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老者,緩緩的踏破虛空一步一步走來。

    長發男子第一次面露驚色,他身體外的巨龍連連咆哮,黑袍老者面色冰冷,拿出一個珠子。

    王林看到這里大驚失色,腦中閃電一般霹中,再次脫口而出︰“天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五章 丹田大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五章 丹田大成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