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城市詭影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一次又一次的光柱消散,落下,在第5次結束時,王林活動手腳,站了起來,他看了看四周倒下的三具野獸尸體,目中露出凝神之色,收起四周陷阱材料,回到房間。

    夜幕來臨,王林這次不惜耗費三級靈器獸骨的時間,把獸骨分放左右,開啟。

    這一夜,王林沒有吸收陰寒之氣,而是靜靜的坐在房間,感知力最大範圍擴散,百米之內風吹草動隨時映在心中。

    尤其是幾具獸尸的位置,王林更是加大了感知程度,他倒要看看,城市內到底有什麼生物,在夜晚會到這里來。

    時間漸漸過去,轉眼間子時臨近,陰寒之氣濃郁到極點,王林一直屏氣凝神,密切的觀察四周。

    感知所及之內,一片寂靜,那幾句獸尸,此時也被陰寒之氣浸透,泛起一片片霜痕。除此之外,就連城市外的叢林內,也沒有任何聲息,平靜的有些可怕。

    這並非王林第一次在夜里散發感知,但往日就算深夜,也會有一些野獸以及蟲蠅時而發出嘶鳴。如此的平靜,這還是第一次!

    突然,王林神色一動,感知內城市方向陰寒氣息如沸騰般滾滾舞動。

    他目光炯炯,嘴角掛起一絲冷笑,冷眼靜看。

    只見在城市方向,隨著那翻滾涌現的陰寒氣息,一個波譎雲詭般的影子迅速出現。對方的速度太快,王林感知中只看到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地面上的幾具獸尸便失去蹤影。

    王林怵目驚心,他剛才在對方出現的一瞬間,看到了對方的樣子,那是一個全身泛著藍色皮膚的人形生物。

    一個個詭異的符號布滿對方全身每一寸皮膚,除此之外,還有九張半寸長的黃紙,貼在此人全身數個位置。

    這一付動心駭目的詭異造型,讓王林驚疑不已。

    此時,這怪人再次出現,他站在王林的房間外,目露思索之色,在他的手中,拿著一把抹了劇毒的武器。

    這武器,正是今天早上王林發現陷阱內丟失的那把。

    王林面色陰沉,他從身上一一拿出生物靈器,分別放在左右,最終拿在手里的,是那個得自長發女子唐芯的木制雕像。

    忍著經脈疼痛,變異元力傾吐,5秒後王林腦中浮現一把漆黑的長矛,這長矛與之前略有不同,許是因為王林元力變異的緣故,它四周多了三個紫色的雷球,雷球之中隱現絲絲陰寒之氣。

    無論是長矛還是陰雷,都隨著王林控制元力毫不浪費的傾吐,威力倍增。

    外面的怪人身體一動,退後幾步,疑惑的看了看房間,目中略帶猶豫之色,最後繞著王林住所迅速轉了一圈,再次來到東北角,小心翼翼的前行。

    突然他身體一抖,腳下一空,低頭看去,又是一把抹了劇毒的武器刺中他的腳部。

    怪人面露喜色,蹲下身子把武器拔出,絲毫不在意腳心受傷流出的血液引起寄生草的異動,任由寄生草在傷口內瘋狂的生長。

    寄生草蔓延速度極快,這麼一會兒就把他腳部覆蓋,迅速向上延伸,一直到膝蓋位置後,怪人面上露出不耐之色,他腳下一踏,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只見腿部上符號微閃,原本寄生在身體內的寄生草,立刻一個個萎靡起來,仿佛失去了活力般從他腿上掉下,甚至還有一些生長在血肉中的寄生草,也迅速順著他腳部傷口飛快鑽出。

    怪人撫摸著手中的武器,目中露出興奮之色,他甚至還用武器在自己身上刺了幾下,最後手舞足蹈的裂開大嘴。

    王林一直全神貫注的盯著對方,沒有急于攻擊,他倒要看看,這怪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怪人興奮了半天,立刻奔走如風,迅速在王林房間外轉悠,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王林的陷阱,大步流星的踩來踩去,一把把武器被他以這種方式收集起來。

    最後王林制作陷阱用在外面的十二把武器全部被他拿在手中,此時怪人眼中興奮之色已近瘋狂。他雙手捧著這些武器,目光放在房間內,眼中透出貪婪之色。

    接著他身體一動,順著房間窗戶,直沖而進。在他進房的一瞬間,王林眼中殺機一閃,一把漆黑的長矛疾如旋踵般射出。

    在長矛出現的瞬息,怪人眼中露出懼怕之色,不過此時二人之間不超過10米,這樣的距離對于疾射而出的長矛來說,只需要不到十分之一秒。

    長矛帶著三個陰雷,破空刺中怪人胸口,與此同時三個陰雷也一同在傷口位置爆裂,轟轟的悶響中,怪人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被狠狠地拋出房間。他手中捧著的武器紛紛掉落在地。

    木質雕像出現一絲絲裂痕,失去了作用變成一推木屑。

    說時遲那時快,王林目中殺機漸濃,他二話不說抓起地上其余生物靈器立刻追出,元力再次流轉,融入手中黑布寶貝內。

    剛才在長矛射中對方的瞬間,王林敏銳的觀察到,對方全身詭異的符號同時一閃,顯然是用了某種秘術來抵抗自己的進攻。

    迅速追出房間後,王林瞳孔一收縮,只見那怪人身體在半空中以不可思議的角度一個扭轉,立刻單膝在地落下,他胸口出現碗大的傷口,藍色的血液大量的流出。

    他身體外所有的符號正飛快的閃爍,王林立刻注意到隨著符號的閃爍,對方的傷口正在飛快愈合。

    王林眼都不眨一眼,手中黑布寶貝砰的一聲化成點點灰塵消散的瞬間,一道隱帶陰寒之氣的烏光,瞬息再次射中對方胸口傷處。

    怪人慘吼一聲,身體被生生穿透。

    “還不死!”王林內心一沉,對方受到如此致命的傷勢,居然還未死!

    怪人目中露出掙扎之色,突然抬手撕下身上九張黃紙中的一個,在黃紙被撕下的一剎間,一道青色的氣體立刻從他全身每一處位置瘋狂的涌現而出,包裹住全身。

    王林面色陰沉,毫不猶豫拿出他此時威力最大的生物靈器,二級小木棍!

    就在這時,怪人身體外的青色氣體迅速收縮,飛快的融進身體內,再次出現在王林面前時,胸口平滑看不出一絲傷痕。

    他盯著王林,目中露出怨恨之色,不過顯然對王林有很深的忌憚,尤其是目光看到小木棍時更是面帶驚懼。

    “你是誰!”王林沒有急于攻擊,而是元力流轉,保持小木棍隨時開啟的狀態,畢竟這小木棍是二級靈器,只剩下最後一次攻擊,王林剛才已經用廢了兩個靈器,他內心頗為肉痛。

    “王某借此地修煉,不到萬不得已不願出手傷人,你若就此退去,以後不再擾我修煉,今日之事就此罷休。”

    怪人臉上露出不解之色,張開嘴,說了幾句發音尖銳的詞語,王林皺起眉頭,他一句也听不懂,對方顯然也听不懂自己所說。

    王林微眯雙眼,緩緩向一旁移動幾步,來到一處斷壁下。怪人看到王林走動,立刻露出警惕之色。

    王林元力微吐,流入指尖,在斷壁下飛快劃弄。怪人一呆,眼楮不眨的望著王林手指,臉上漸漸露出明悟之色。

    只見王林手指飛快,在牆面上畫出一個代表廢墟城市的草圖,接著,他盯著對方,指尖在草圖中間一劃,把草圖左右一分為二。

    隨後,王林一指怪人,手指落在右半位置,接著他又指了指自己,手指落在左邊位置。做完這一切後,王林手指自右慢慢移動到左,在牆壁上留下一道痕跡,這時,他盯著怪人,目露森森殺機,含義不言而喻。

    “你若再到我這來,王某拼了靈器不要,也定滅了你。”

    怪人臉上露出恍然之色,他猶豫了一下,摸了摸自己胸口,眼中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頗為忌憚的望了眼王林手中的小木棍,張開嘴尖銳的說出一番古怪的發音。

    看到王林听不明白,怪人焦急起來,也學著王林在旁邊牆壁上畫圖,可畫來劃去王林只看到一些歪歪扭扭的線條。

    怪人又對著王林張牙舞爪比劃一番,王林沉吟一二,啞然失笑,撿起剛才對方散落在地的抹了劇毒的武器,說道︰“你要這個?”

    怪人雖然沒听懂王林的話,但卻明白了含義,盯著王林手中的武器,飛快的點了點頭。

    王林略一沉思,立刻把武器扔出五把,插在怪人面前。怪人興奮地手舞足蹈,連忙珍重的撿起,最後又把目光放在王林身邊余下的武器上,露出留戀之色。

    王林見此,暗討儲物卡中還有幾十把,制作陷阱尚算夠用,于是二話不說,把余下的七八武器,統統扔給對方。

    怪人立刻驚喜的吼叫幾聲,撿起武器頭也不回匆匆離開,在走出大約100米後,他停了下來,回頭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高聲吼叫一番,同時還比劃手勢,隨後迅速消失在城市內。

    王林嘆了口氣,對方最後的手勢他是沒看懂,不過今夜損失不小,十二把武器到沒什麼,主要是兩件生物靈器報廢,這讓王林內心大為肉痛。

    不過能與這怪人達成協議,若對方真能遵從,那這一切損失就不算什麼了。剛才王林不是沒考慮殺死對方,可二級靈器小木棍只有一次攻擊,若這次攻擊殺不死對方,那自己就必須要離開此地了。

    王林不想冒險賭博,所以他選擇了溝通。

    他腦中正思索間,突然面色一變,眼中殺機頓現,手中小木棍立刻準備開啟。怪人,去而復返!

    “你找死!”王林望著100米外突然出現的身影,聲音冰冷,悠悠的開口。

    怪人連忙停下腳步,手中拿著圓形物體在身前連連擺動,臉上更是露出解釋之意,他看到王林眼神依舊冰冷,于是把手中物體扔向王林。

    王林不疾不徐的退後數步,怪人用勁不大,圓形物體滾到王林20米外便停了下來。

    扔完東西後,怪人咧嘴對王林一笑,立刻轉身消失在陰寒氣息中。

    此時天色漸亮,王林謹慎的望著怪人離開的方向,過了許久,他才收回目光,緩緩走到圓形物體所在位置,低頭一看。

    這是一個只有拳頭十分之一大小的圓珠,上面沾滿灰塵,甚至邊緣位置還有一些細碎的裂痕,看著看著,王林突然面色一動,他撿起身邊一塊石頭,輕輕砰了下圓珠,圓珠立刻向後滾轉。

    當它停下後,王林發現在其表面,清晰地刻著一排小字。

    “制作者,ZB”

    “這是生物靈器?”他一怔,不再猶豫抓起珠子,元力傾吐。

    兩個星點一閃而逝。

    “二級靈器!”王林驚訝,立刻配合感知,觀察起來。

    隨著感知探入,一個古稀之年的老者,出現在王林腦海中,這老者鶴發雞皮,鷹嘴鷂目,全身散發出極其危險地氣息,他似隨意的掃了王林一眼,露出譏諷之色,悠悠開口道︰“你可敢與老夫一戰?”

    王林一怔,他摸了摸鼻子,元力繼續流轉。

    隨著元力的流轉,腦海中的那個老者,全身氣勢急劇的攀升,蒼發無風自動,老者身體飄起,眼露滔天戰意,低吟道︰“你,可敢與老夫一戰?”

    王林徹底楞了,他有些摸不透這圓珠靈器的種類,沉吟少許,立刻加大元力流轉,忍著經脈劇痛,把全部元力統統灌入。

    腦海中老者眼中閃現極其明亮的光芒,氣勢徒然劇增,舉手投足間風雷陣陣,最後增強到王林只看一眼就心驚的地步,此時,老者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以一副絕世高手的姿態,背著雙手,面露寂寞之色,漠然道︰“十級以下,沒資格與老夫一戰,滾!”

    此時,腦海中老者身影消失,出現一排代表使用次數的信息------12/15。

    王林望著手中珠子,半響說不出話來,他對這珠子的制作者,算是心服口服了!這珠子分明就是生物靈器中最難制作成功的幻覺類靈器,而且與獸骨一樣,都是王林看不出制作技巧的那類。

    不過王林現在對于生物靈器的研究,已經達到一定的程度,XY基礎學習手冊已經被他牢牢地記在心中,更是有些許感悟,他盯著這珠子,雖然研究不透,但內心可以肯定的是其制作技術絕對不是秉從生物靈器學三大定律中的質變量變定律。

    要知道生物靈器學三大定律每個人的理解方式都不同,根據個人的理解又分出許多枝葉派系,可謂分門別戶,百家爭鳴。一個真正的靈器師,他一生最大的研究,實際就是自身專功的定律。

    對定律理解越透徹,那麼制作的生物靈器等級就越高。

    XY是一個很好的生物靈器學導師,他沒有直接在學習手冊中把自己對于三大定律的理解說出,而是讓學習者自己領悟研究。畢竟對于三大定律,走前人的路,不如走出自己的感悟。

    若學習者自身感悟足夠,那麼與人交流或許可以相互裨益,但若是學習者沒有任何感悟腦中一片空白,那麼此時別人告訴他自身對于定律的感悟,只能拔苗助長,為以後的自身的領悟留下不可磨滅的影響。

    以XY的原話,一個真正的大師,無不是對生物靈器學三大定律以自己的理解達到極為高深的境界。

    按道理來說,一個二級幻覺類靈器,完全可以用幻術制造非常強大的場面,就算沒有攻擊力,但也可以在幻術中采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困住對方。

    可這珠子的制作者,劍走偏鋒,把重點放在了制作一個足以唬住絕大部分人的噱頭身上。

    王林苦笑,這珠子畢竟是二級靈器,幻覺的逼真程度幾乎與實質沒什麼區別,幻化出的老者,無論神情氣質,言談動作,都相當的具備“高手”風範,尤其是最後那句“十級以下沒資格與老夫一戰,滾。”

    氣勢表情等等都達到巔峰,王林自認就算自己遇到,也難以發現虛假,畢竟老者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看在大部分人眼里,那可是實打實的絕世高手!

    而且隨著自己元力增強,流入珠子內的元力越多,幻化出的老者實力就越高。用來嚇唬人,實在是首選!

    “這藍皮膚的怪人倒也有些意思,拿走我這麼多武器,定是覺得過意不去,所以給我送來這麼一個寶貝。”王林收起珠子,輕笑自語。

    他從這一點事情上,立刻分析出,怪人應該不會使用靈器,還有就是在這個城市廢墟內,一定還藏有其他的寶貝。

    現在,這個廢墟的城市,在王林眼中,變成了一個神秘的寶藏。

    “擁有可以治療任何傷勢的光線、二級幻覺類靈器、神秘的怪人,這里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呢?”王林摸了摸下巴,此時天色大亮,他回到房間略作休息,便再次在光柱下展開經脈重組的工作。

    時光飛逝,兩個月過去。

    兩個月的時間,王林白天幾乎全部都用在經脈重組上,經脈經過數千次的斷裂恢復,堅韌程度與日俱增,最終達到了王林滿意的效果。

    王林沐浴在光柱下,全力運轉元力,經脈沒有一絲一毫的裂痕,這種舒適的感覺讓他極為欣悅。

    現在經脈已經不再疼痛,治療光柱也失去了作用。在這兩個月,叢林內大部分知道此地有治療光柱的野獸,都一一死在寄生草下。

    對此,王林盡管內心有一絲不忍,但立刻就把這想法深藏心中,弱肉強食,這是生存的不二法則。他相信若是自己重傷來到此地,也定會被霸佔這里的野獸殺死。

    不過也有一些強大的野獸盡管受傷,也不是王林可以抵抗的,每當這些強大的存在來此時,王林都會迅速離開,等對方治愈完走後,再回到原地繼續修煉。

    期間也發生過數次這些強大的野獸在治愈後立刻對王林發起進攻,在王林用出二級靈珠,幻化出絕世強者的老頭後,這些強大的堪比八、九級人類的野獸,紛紛被嚇退,它們雖然听不懂老頭的台詞,但是對方身體散發的氣勢,卻讓它們從心底產生畏懼。

    漸漸的,數次之後,王林與這些強大的野獸之間形成了一股默契,那些野獸治愈後,也不去尋找王林的麻煩,而是安靜的離開。

    除此之外,還有數只盡管弱小,但靈智極高的異獸,它們沒有與王林爭搶此地,而是在受傷後,叼著一些奇花異草或者一些稀奇之物,扔在地上後靜靜的等待王林的選擇。

    每次遇到擁有這樣靈智的異獸,王林都會中斷自己的修煉,讓出光柱給對方療傷。漸漸的,他與這些異獸之間也存在了默契。

    兩個月的時間,蠻荒平原外圍的眾多野獸,似乎都知道了此地有一個人類強者,慢慢的也就接受了王林。

    至于那藍皮膚的怪人,他果然遵守約定,再也沒有出現過,只有一次在夜晚距離王林住所500米時,大聲的吼叫幾句,似乎在提醒王林注意。

    當王林走出房間後,他扔來一個長條形的木盒,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轉身離開。

    這個木盒,王林觀察了許久,發現也是一件生物靈器,可惜已經徹底失去了作用,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消散,他略一琢磨,分析出應該是靈器學各個流派的不同,很有可能某些流派制造出來的靈器,耗費完能量後不會消散。

    除了這些,倒也風平浪靜,王林體內的陰寒氣流,經過兩個月的積累,也壯大了不少,增長了近乎十倍!

    這一日白天,王林盤膝坐在房間,他準備沖竅,完成黃泉升竅決第二層。

    要知道王林之前元力就是三級,所以這黃泉升竅決前三層只要陰寒之氣足夠,他的沖竅幾率極大。

    現在經脈已經不再是影響沖竅的關鍵,王林靜下心來,從丹田外的陰寒氣流中調動出三分之一,開始沖擊丹田。

    陰寒之氣並沒有進入丹田內,而是把整個丹田的黑洞包圍,從外向內開始一波波沖擊。

    隨著一次次沖擊,雖然履次“損兵折將”,但陰寒氣流卻“痴心不改”,一如繼往,而且是“越戰越勇”地向丹田發起一次又一次地猛烈進攻。

    許久之後,丹田的黑洞不堪重負,漸漸出現崩潰的跡象,王林立刻再次調動三分之一陰寒氣流,一鼓作氣頃刻間徹底把丹田穴搗毀。

    瞬息,劇痛襲來,王林這幾個月對于忍耐疼痛的經驗可謂是充足,這點疼痛對他來說,遠遠比不過經脈寸斷的感覺。

    在丹田穴崩潰的一刻,丹田內的變異元力立刻流出,消散在全身每一寸肌肉骨骼內。王林眼都不眨一眼,再次調動陰寒氣流開始沖竅。

    這次的時間要遠遠超過第一次,眼看陰寒氣流似乎後勁不足,王林把最後的三分之一也用了出去,得到補充後,陰寒氣流立刻形成一個超過之前丹田黑洞數倍的漩渦,飛快的旋轉著。

    漩渦旋轉越快,代表沖竅越是緊迫,時間悄悄流過,夜幕落下。

    王林依然還在進行沖竅的最後階段,他身體內的陰寒漩渦,此時已經轉動到極快的速度,因為速度太快,所以只能看到一個仿佛星雲般的漩渦在丹田位置,看似緩慢轉動,但實際卻遠超肉眼極限。

    一直到午夜時分,陰寒之氣大濃,此時王林的身體仿佛一個黑洞,隨著身體內漩渦的轉動,他身體外十米之內所有的陰寒氣息被瘋狂的吸扯。

    十米之內,仿佛成為了一個陰寒氣息的絞肉機,接近無限的吸收著陰寒之氣。

    這龐大的陰寒之氣吸納到王林身體內,立刻加入到丹田位置的漩渦之中,漩渦越來越大,最後幾乎突破了王林肉體的限制,無限的增長起來。他立刻吃了一驚,想要停止卻發現體內漩渦已經不受控制,只能眼睜睜看著它不斷地變大。一絲絲焦急擁上王林心頭,現在身體內的現象,黃泉升竅決沒有半點相關的記載。

    王林不知道,這黃泉升竅決之所以被稱為詭功,正是因為其詭異的變化太多,這種變化有的對修煉者裨益極大,有的則是會功散人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四章 城市詭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四章 城市詭影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