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丹田開竅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小腹位置辛苦一夜凝聚的陰寒氣團,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減少,僅僅一兩秒的時間就少了近三分之一。

    王林今時不比往日,他體內元力三級,隨著練習元力控制再加上經常進行元力改變螺旋形狀的工作,對于元力的操控,不說運用自如也差不了多少。

    他立刻調動元力,迅速在陰寒氣團外組成一個防御圈,阻止陰寒氣息的流散。

    同時分出一股元力,順著剛才陰寒之氣消失的地方探去,立刻發現右腹深處一只指甲蓋大小的蟲子。

    “終于出現了!”王林冷笑。

    那蟲子似發現危險,正要逃竄,王林元力立刻分散成幾股,成包圍姿態從四面八方迅速把蟲子包裹。

    任憑那小蟲如何掙扎,也沖破不出元力,被王林一點一點的向體外拉扯。

    漸漸,王林小腹鼓起高高的小包,他立刻抽出匕首,二話不說輕輕在鼓包上一劃,頓時鮮血濺出,一只黑色的小蟲嘶鳴著沖出體內。

    還沒等它有所動作,一滴包含元力的血液射出,擊中小蟲,小蟲絕望的嘶叫一聲,身體碎裂,消散了。

    做完這一切,王林松了口氣,他捂著腹部走出住所,算算時間,治療光柱應該快要來臨,大概過了幾分鐘後,光柱出現。

    王林沐浴在光柱內,腹部傷口飛快愈合。

    重新回到房間,王林摸著沒有任何疤痕的腹部,喃喃自語道︰“從今以後,再有不會出現影響元力升級的事情了。”

    他身體內的陰寒氣團因為剛才及時阻止,保留了三分之二,感受著氣團,王林沉吟。

    他現在已經具備三級元力,按照黃泉升竅決上的說明,若是修煉此功法前具備一定元力,那麼初期有兩個選擇。

    其一是消散之前元力,從新修煉黃泉升竅決,好處是元力精純,缺點是耗費時間過長。

    另外一個,就是不消散之前元力,以之前元力為基礎,凝集一定的陰寒氣息,直接沖刺竅穴即可。缺點是元力駁雜,沒有前者精純。好處是因為本身已經具備元力,所以根據元力等級,前幾層功法的沖竅成功率極大。

    但余下的沖擊竅穴,除非陰寒氣息足夠龐大且品質極高,否則沖竅難度相對于前者要增加數倍。

    原本成功率就極低,後者又增加數倍難度,這沖竅可想而知。若想提高沖竅成功率,需要找到高品質的極陰之地。

    王林目光閃動,他對黃泉升竅決已經研究透徹,對于功法內描述的人體三大竅穴也熟之在心。

    三大竅穴的所在,分別是小腹丹田,胸口氣海,腦部祖竅。

    這三個位置,分別需要碎立三次,如此循環方可功成,簡單來說,比如丹田,按照黃泉升竅決描述,第一層大成後,丹田開竅,而若要練成第二層功法,必須要丹田先碎再開。

    黃泉升竅決講究的是不破不立,先破後立的原則。

    王林沉吟一會兒,按照功法上的方法,調動體內小腹部陰寒氣團,開始第一次沖穴。王林不打算散掉之前辛苦得來的元力,畢竟在這個危險的地方,失去了元力就等于失去了半條性命。

    雖然元力可能會駁雜,四級之後沖竅難度極高,不過王林內心對于提高成功率的極陰之地,腦中有一個想法,這廢墟城市越往深處,極陰品質就越高,想必日後隨著漸漸深入,定可增加沖竅幾率。

    至于丹田的位置,王林也在陰寒氣團出現的一刻對照腦中功法內描述的人體圖形,發現陰寒氣團所在的位置,就是丹田。

    在他的控制下,陰寒氣團越轉越快,一陣陣劇痛從丹田傳來,王林熟記功法,深知這是開竅前的正常反應,疼痛越劇,說明開竅越是來臨。

    這種疼痛,不是常人可以忍受,他就如同一把尖刀刺入小腹,不斷地扭動割裂般。豆大的汗珠從王林額頭滴下,短短的幾秒時間,他全身已經被汗水浸濕。

    氣團在急劇的轉動下,化為漩渦狀,陰寒的氣息迅速擴散四周,從外表看去,王林的腹部此時變成了青色,寒霜漸起。

    丹田附近的經脈,全部被這寒氣入侵,僵硬起來,王林緊咬牙齒,疼痛越來越劇烈。又過了幾秒,丹田四周的經脈發出“  ”的聲音,出現一絲絲裂痕,這種身體內裂痕的產生引起的強烈痛楚,立刻席卷王林的全身。

    就在這一瞬間,隨著氣團的旋轉,一個深幽的黑洞,出現了,在它出現的一刻,陰寒氣團如同石牛如水般,迅速沉入其內。

    緊接著,他體內的元力也如同被吞噬般,不顧一切的從身體各個位置鑽出,吸入黑洞。

    一種詭異的變化在黑洞內產生,流入其內的元力,原本在外面與陰寒氣息彼此各不干擾,可進入這里後,二者立刻仿佛爭奪地盤一般分庭而至,相互劇烈的攻擊。

    從根本上講,這陰寒氣團就是黃泉升竅決練出的半成品元力,它除了沖竅之用外沒有半點作用,需要在沖竅成功後與穴竅內涌現的身體潛力融合,才會形成真正的黃泉升竅決元力。雖然僅僅是半成品,但它無論質量還是等級,都遠遠超過王林通過體內升化術練出的元力。

    不過王林的元力畢竟達到三級,勝在量大,陰寒氣團盡管品質高于對方,但剛才沖穴已經耗費不少,根本就無法抵抗元力的攻擊,漸漸的虛弱起來,最終被王林元力包裹住。

    兩種不同的元力,開始了吞噬與融合,最終形成一股與眾不同的變異元力,在丹田內緩緩的轉動。

    至此,丹田穴第一次開竅,完畢。

    王林睜開雙眼,深深地呼出一口白氣,他心念一動,元力頓時從丹田黑洞內涌出,流轉全身後又迅速回到丹田。僅僅這一次循環,他體內經脈就發出脆弱不堪的聲音,似乎承受不住這變異的元力。

    王林一驚,立刻注意到不同之處,元力雖然沒有增長,但卻隱帶寒意,王林凝神觀察,許久他心有所悟。

    如果把之前的元力比喻成一把無鋒的鈍劍,那麼現在變異之後,就仿佛被打磨了一般,變成了寒氣逼人的利劍。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經脈承受不住,隱現斷裂的痕跡。

    王林嘆了口氣,心中有喜有愁,喜的是明顯感覺元力要比之前利上數倍,品質上升。可愁的確是經脈居然承受不住。

    要知道他的經脈可是經過啟明丹的拓展,即便如此,居然還是無法承受變異元力的流轉,由此可見這變異元力品質的提高。

    王林通過黃泉升竅決內的一些只言片語,隱隱分析出母皇大陸各個元力修煉功法練出的元力也是分品質。

    比如他之前的E級體內升化術,品質就是最低等。

    王林苦笑,黃泉升竅決修煉而出的陰寒氣團現在已經半點全無,想要繼續開竅也是不可能,因為這黃泉升竅決若要開竅,必須由陰寒氣團才可完成。

    不過自己畢竟三級元力,黃泉升竅決前三層只要陰寒之氣足夠,開竅成功率極大,所以王林也不是很著急。

    現在首要解決的,就是經脈問題,否則自己空有元力卻不能運用,一旦運用還未傷敵自己就弄得全身經脈寸斷。

    王林沉吟少許,忽然一個念頭閃電般沖入腦中,他立刻分析可行性,面色一會陰沉,一會喜悅,還時而流出猶豫之色。

    過了一會,王林面色緩緩鎮定,抬起頭時目中閃現堅毅之色,他計算一下時間,走出房間,來到治療光柱出現的位置。

    此時光柱還未來臨,王林二話不說立刻從儲物卡中慎重的拿住一些生物靈器材料,頗為心痛的在四周密密麻麻制作了幾個陷阱。

    弄完這些,他盤膝坐在光柱降臨之地,拿出黑布寶貝、木質雕像、二級靈器小木棍、頭釵,分放左右觸手可及之位。

    隨後又拿出獸骨,放在身邊以便隨時開啟。

    做完這一切,王林面露凝重之色,等待光柱來臨,不大一會,光柱降臨,直接照耀在他的身上。

    王林屏息凝神,體內元力立刻從丹田內涌出,順著經脈開始流轉,此時陣陣隱痛出來,他的經脈勉強忍受元力在其內流動。

    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從元力流過的經脈上出現,這時,治療光柱起作用了,它照在王林身上,透進體內,只見點點光芒如清泉般出現在他經脈外圍,修補著因為元力流轉出現的裂痕。

    隨著王林元力的運轉,經脈出現的裂痕越來越多,凝聚在王林體內的治療光芒也越來越密集,最後幾乎是經脈剛剛出現裂痕就立刻恢復如初。

    就這樣經脈不斷地裂開,愈合,再裂開,再愈合,周而復始,漸漸的,王林能清晰地感覺到,經脈正在一點一點的堅韌起來。

    不過這種身體內如同被生生撕裂的痛楚,讓他全身控制不住的顫抖,他隱約有種錯覺,自己的身體仿佛正在被無情的摧毀,又在摧毀的瞬間被治療光柱恢復,如此摧毀恢復,恢復摧毀無限的往返。

    就在王林全身心徘徊在那急劇的痛苦中時,一只半米粗的黑色巨蟒,緩緩地自叢林內爬出,在它的腹部,有一道一米多長的裂痕,鮮血  的流出,一路上拖出一條深深地血路。

    爬到距離王林五米遠時,巨蟒停下,冰冷的雙眼無情的盯著王林,血紅的芯子微吐,發出嘶嘶的聲音。

    似乎知道自己傷勢太重,若不趁早治療就會身亡,巨蟒立刻對著王林吐出一口黑色的霧氣。

    吐出霧氣後,巨蟒神情立刻疲憊,它目中露出一絲焦急。

    這黑色霧氣充滿劇毒,剛一出現地面上的雜草立刻化為黑水,眼看毒霧就要接觸到王林,就在這時,王林身側地面上的一推乳白色雜草,突然發出明亮的光彩,那黑霧仿佛被吸扯般立刻調轉方向,全部被那雜草吸納。

    雜草的顏色也由乳白變成了白中帶黑。

    若王林此時睜開雙眼,他定會認出,這巨蟒學名森冉,是一種 基類生物, 基類生物在XY的學習手冊上曾重點指出,絕對不可用來作為生物靈器材料。

    他的原話是︰“ 基類生物傳說中是不祥之物,但作為一個靈器師,我們用靈器學的角度去看 基類生物,它們的體內組成部分與碳基類生物看似同源,但實際卻有天地之別,不符合生物靈器學理論,若擅自使用,會引起難以想象的後果!”

    森冉巨蟒盯著地面上乳白色雜草,猶豫了一下,不過求生的欲望讓它不甘心離開,它艱難的挪動身軀,再次接近王林。

    隨著巨蟒的爬動,當它的血液接觸到地面上一堆看似普通的鋸齒形狀草葉時,鮮血立刻大量流出,被草葉吸收。巨蟒目露驚慌之色,草葉頓時飛快的成長起來,順著巨蟒腹部傷口鑽進身體內,轉眼間巨蟒的身軀漸漸僵硬,它全身的血液如同堤壩決斷般宣泄而出。

    接著一叢叢鋸齒狀草葉,從它身體各個位置鑽出,不大一會,森冉巨蟒就被這草葉覆蓋全身。

    它身體內的一切血肉,都成為了這鋸齒草葉的食料,成為了其寄生的所在。

    這就是王林在密林得到的植物類材料----寄生草!

    至于剛才吸收毒霧的,則是催發類材料----噬毒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元力周身完成一個循環,痛楚漸消,王林心有余悸的張開雙眼,此時地面已經被他的汗水浸濕,王林發現僅僅這一次循環,自己體力就消耗了十之七八,雖然光柱及時的補充體力,但仍然有種疲憊的感覺。

    他看了眼三米處長滿雜草的巨蟒尸體,又看到噬毒葉的改變,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王林面色如常,剛才準備在這里修復經脈時,他就已經料到在這期間一定會有生物來此,所以為了以防萬一,做了一些準備。

    此時光柱漸消,王林小心翼翼的從巨蟒身上摘采寄生草,除了留下一些放在儲物卡中,其余全部用來制作防御措施。

    在摘采的過程中,王林驚訝的發現這巨蟒竟然是XY學習手冊上描述的 基類生物,頓時好奇心大起,仔細的研究一番最後用匕首割下連接頭部的一段,扔到儲物卡片中以備日後需要。

    重新布置了四周的防御措施,王林盤膝在地等待下一次光柱的來臨。

    一個小時後,光柱再次出現,王林立刻凝神定氣,運轉元力。這次他沒有全部沉浸在其中,而是強忍痛楚分出一絲感知,以防萬一出現強大的生物自己也可迅速得知。

    時間漸漸過去,轉眼間黃昏漸落,最後一道光柱徐徐消散,在王林的四周,躺著四具野獸的尸體,在它們的身上,長滿了寄生草。

    畢竟來到此地的野獸,大都是全身鮮血淋淋,對于這種遇到血液就瘋狂聚集而上的寄生草來說,沒有比這里更適合它生長的地方了。

    王林謹慎的收起四周的植物類材料,把生物靈器放好後,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間。

    這種疲憊,不是身體,而是內心。

    這一天,他的經脈經歷了無數次的碎裂重組,腦部神經持續傳達疼痛的信號,讓他在疼痛的同時,頭昏欲裂。身體更是周而復始的消耗,恢復。

    第一次,王林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覺,他苦笑的琢磨,這元力隨著修煉B級功法從而變異提高了品質,這經脈就承受不住,那母皇大陸其他人是怎麼修煉的?

    其他人元力品質高低不同,但相信絕大多數強者元力品質都不會是如自己修煉體內升化般最低級,那他們的經脈,怎麼就能承受呢?

    而且隨著元力品質提升,對經脈的要求越加嚴格,王林怎麼也琢磨不透,旁人是如何解決高級功法對經脈的變態要求。

    王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母皇大陸最限制實力增長、元力品質提高的不是修煉功法,而是自身的經脈,經脈因人而異,承受元力品質從E級到C級不等,只有極少數天資聰穎之人,自身經脈才可以承受C級以上元力品質。

    這種人實在太少,整個春水帝國三大勢力加在一起絕對不超過十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方法,就是服下啟明丹,啟明丹的主要作用就是開拓經脈,提高經脈可承受元力的等級,不過啟明丹太過稀有,少量服下效果又不會太明顯,再加上大都被各大勢力掌握,少有能流傳出來,所以就更加造成母皇大陸修煉者元力等級偏低。就算是修煉A級功法,也只能受經脈限制,練出經脈可承受範圍之內的元力品質。

    按道理說王林受到經脈限制,修煉黃泉升竅決不可能煉出高品質的元力,可他元力突然變異,這種變異速度太快,直接超越了經脈承受範圍。所以才造成現在的現象。

    這一天經脈重組帶來的效果也是顯著,現在他元力流轉全身,經脈出現裂痕的數量比之前減少了一些。

    夜晚來臨,陰寒之氣涌現,王林深吸口氣,按照一長短三的方式呼吸起來,漸漸的丹田黑洞外,出現一絲細微的陰寒氣流。

    這氣流出現後,並沒有被丹田吸入,王林心念一動,元力頓時流轉,他發現元力仿佛沒注意到那陰寒氣流一般,與對方再次毫不干擾起來。

    “看來只有這陰寒氣流進入丹田內,元力才會對其進攻!”王林自語,隨後收緊心神,再次沉浸在一長段三的呼吸之中。

    在子夜時分,陰寒之氣達到最濃烈狀態,王林身體內氣流漸漸增多,此時的他,已經完全與四周的陰寒之氣融為一天,不分彼此。

    他的心跳,漸漸的緩慢,最後近乎若有若無。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王林從入定中醒來,他發現體內陰寒氣流要比之前第一天形成的濃厚一些,不過現在王林不敢再次沖竅,黃泉升竅決第二層,需要丹田先碎,然後再立。

    王林自知若是沖竅,自身元力必定會與陰寒氣流再次開戰融合,現在經脈就已經承受不住,若是元力再融合變異,怕是剛一流轉,經脈就會立刻寸斷。

    王林打算等經脈可以承受目前的元力後,再考慮沖竅之事。

    活動了一下身體,王林從儲物卡內拿出食物,填飽肚子後走出房間,突然,他腳步一停,目露古怪之色。

    目光所及,昨日倒在光柱四周的幾具野獸尸體,居然一無所蹤!

    王林摸了摸下巴,仔細的在四周觀察,漸漸的,他臉上露出一絲疑色。幾道淡淡的痕跡,從原本野獸尸體停放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城市深處。

    “難道這城市內還有人?”一股寒意立刻涌入王林心中。對方昨天夜里拖走野獸尸體,自己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王林目中凝重之色閃過,他立刻在自己的房屋四周觀察一番,最後面色深沉的盯著東北角的陷阱,王林一眼就看出,那里曾經被踩中,他走過去一看,里面放置的抹了毒藥的武器,失蹤了。

    在往細看,陷阱內放置的寄生草,也少了一些。

    王林陰沉著臉,他的陷阱制作很巧妙,寄生草不遇到鮮血是沒有任何攻擊性的,所以王林還制作了一些插有武器的陷阱,對方只要踏入,必定會受傷流血,到時陷阱內的寄生草便會立刻發揮它那變態的寄生屬性。

    很顯然,昨天夜里對方來到自己房間外並踩中陷阱,寄生草也一定是發揮了作用,這才嚇走了對方。

    王林冷哼一聲,立刻耗費了半天的時間,在四周接二連三的又布置了許多陷阱,他相信,就算是司徒南來此,也不可能在這些陷阱下無聲無息的進入房間。

    而且若是對方一個不小心,定會死在陷阱中。

    做完這一切,王林依然還是不安,心中總有一片陰影籠罩,許久後,他平緩心緒,暗討若不是這里的治療光柱極其難得,而且又具備上好的極陰之地,他必定不會繼續在此逗留。

    不過現在若是放棄,王林很不甘心,他摸了摸身上的生物靈器,內心略安,有這些生物靈器在身,就算是九級高手,王林也敢上前一搏,就算贏不了,有了加快速度的樹葉靈器,離開應該是沒問題的。

    又繼續在光柱四周設置好陷阱,王林坐在地上等待光柱降臨。

    不大一會兒,光柱落下,王林深吸口氣,進入到經脈碎裂恢復往返交替的工作當中。

    隨著一次次恢復,他的經脈逐漸的堅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三章 丹田開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三章 丹田開竅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