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明海舊地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至于那兩件阻止感知力探入的靈器,王林現在也從學習手冊上了解,這是一種附加的生物靈器保護措施,高等級生物靈器可以靈魂捆綁,而低等級靈器往往會有一些類似需要輸入特定元力的限制。

    這樣的限制是後加在上面的,顯然這兩件靈器就是如此,王林冷笑,他不著急,據他的了解這種後加其上的限制措施缺點很多,其中最鮮明的一點就是維持時間不長。

    剛才他觀察發現光幕要比之前淡薄不少,相信過不了多久光幕就會消失。

    整理完所有的靈器,王林坐在地上把自己未來需要進行的訓練在腦中一一閃過。

    速度方面遇到瓶頸,需要練習身體協調能力來突破。

    元力方面,為了獲得隱靈,體內升化術第九副圖要繼續修煉。還有找到極陰之地修煉黃泉升竅決。另外體內元力螺旋形狀改變的工作,也要繼續。

    感知力方面,王林沒有配備的功法,想要修煉,心有余而力不足。

    想到這些修煉,王林嘆了口氣,不知把這些全部練完要過多長時間,但是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無論如何也要盡快提高實力。

    畢竟出了蠻荒平原後,沒有這獨特的地理環境,王林深知憑自己的這點本事,生命隨時都會受到威脅。

    就說那拓封吧,若是在外面正常狀態下,王林自討除了逃沒有第二個選擇,除非動用生物靈器。

    “還是太弱了,等找到極陰之地後,干脆就不出去了,定要在與韓浩之約到期前把實力提高。”王林暗下決心。

    他想起體內元力螺旋形狀改變已經有好久沒有時間去進行,現在自己離開了天水城,追殺者也被他一一干掉,總算松了口氣,于是立刻合上雙眼,沉浸在改變元力的工作中。

    元力改變成螺旋形狀,耗費時間長不說,還極為枯燥,而且在沒有徹底完成前根本無法看出效果。

    但是為了更快捷的運轉元力,王林忍耐住這常人無法堅持的枯燥,安心的潛修。

    三天後的清晨,王林緩緩睜開雙眼,他先是四下觀察一番,確定無危險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元力改造越往後越慢,三天時間才從原來的15%增加到23%。”他喃喃自語,從儲物卡內拿出一些食物填飽肚子後收起獸骨。

    王林深吸口氣,準備繼續前進。他知道,自己要在這蠻荒平原最少待上幾個月,才能確保出去後萬無一失。

    這幾個月王林打算多搜集一些材料,以備日後制作靈器之用。

    走在叢林內,王林采集著一個個植物類材料,漸漸的他儲物卡片內材料日益居多。

    在第六天下午,他剛剛從一顆蒼天巨樹下抓起一把引電草,就在這時,忽然一聲熟悉的咆哮從不遠處傳來。

    感知內王林立刻察覺出現一只鐵背熊,帶起一陣腥風。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迅速退去,幾個閃落便把距離拉到超過100米。他剛才余光一掃已經發現者鐵背熊就是多日前被他挑逗的那只。

    “沒想到這畜生居然這麼記仇,居然一路聞著味道追了上來。”王林摸了摸鼻子,腳步飛快,在巨樹之間借力跳躍。

    身後的鐵背熊咆哮著直線撞倒一顆顆大樹,橫沖而來。

    王林速度極快,顯然這鐵背熊無法追上,距離被漸漸拉開,就在此時,突然鐵背熊一聲慘叫,接著地面一陣顫動,鐵背熊掙扎驚恐咆哮的聲音傳來。

    王林腳步一停,略一沉吟便悄悄的向後走去,走出大約150米後,他看到鐵背熊被一只紫紅色的枝葉卷住,那枝葉極大,如蟒蛇一般死死的捆著鐵背熊。

    任憑鐵背熊如何掙扎都于事無補,王林望著那紫紅色的枝葉,發現在上面有很多細碎的紋路,他凝神一想,頓時吃了一驚,這分明就是學習手冊上記錄的網紋花的枝葉。

    這網紋花很特殊,它的軀干埋藏在地底,平時只露出數條枝葉在外面捕食。

    一旦被它繞住,那麼它就會立刻糾纏,獵物掙扎越劇烈,纏繞就越緊密。

    鐵背熊悲鳴一聲,只見從纏繞其身的枝葉上突然現出一根根尖刺,這尖刺立刻刺進鐵背熊身體內,穿透它的脂肪層。

    肉眼可見速度,鐵背熊龐大的身軀漸漸枯萎,不到十秒鐘就變成了皮包骨的樣子。

    枝葉一松,似吃飽了般緩緩縮回地下。

    再看鐵背熊,眼神昏暗,嘴角吐出金黃色的液體,顯然膽汁已然破碎,它緩緩扭動頭部,呆呆的看了遠處王林一眼,掙扎的起身反方向慢慢的爬動。

    王林嘆了口氣,這鐵背熊死定了,他全身血肉精華幾乎被網紋花吸個干干淨淨,眼下已到彌留之際,怕是不出一時三刻就會徹底死亡。

    鐵背熊全身最珍貴的材料,鐵背熊膽已經破碎,王林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他內心對這蠻荒平原的忌憚程度,又深了幾分。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王林小心翼翼的躲過一些野獸的棲息地,正行走在叢林內,就在這時,突然從遠處再次傳來一聲咆哮。

    王林剛要加速離開,驀然腳步一停,他面上露出驚疑之色,仔細听去。

    咆哮聲陸續傳來,還夾雜著一陣尖銳的嘶鳴。

    王林面色頓時陰晴不定,這咆哮的聲音極其耳熟,似乎正是那一個小時前就應該死去的鐵背熊。

    按照學習手冊上的描述,鐵背熊是一種獨居野獸,想要在同一個地點遇到兩只鐵臂熊的幾率非常小,這種野獸有天生的直覺感應,相互之間都會盡量保持一定的距離。

    王林沉吟一會兒,立刻掉頭返回,一個小時的叢林路程並不遠,大概也就是一公里左右,畢竟這里步步危機,王林之前也沒有加快速度。

    這次往回走,王林速度極快,隨著他的接近,咆哮聲音越來越大,而嘶鳴的叫聲則越來越弱。

    大約二十分鐘後,王林來到了咆哮傳來的地點,他定楮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只見一只鐵背熊趴伏在地,全身傷痕累累,尤其右腿部更是深可見骨,它嘴里死死的咬住一個不斷掙扎的球型物,綠色液體隨著它的掙扎緩緩滴下,這球形物上繁衍著數根長長的枝條,此時這些枝條也凌亂的被撕咬成幾段,連接根部的位置  的流出一地液體。

    在地面上,還有一個深深的大坑,四周還有扒土的痕跡。此時球形物體再次嘶鳴一聲,顫抖了幾下便一動不動。

    王林倒吸口氣,這球形物正是網紋花的軀干,而這鐵背熊看起來極其眼熟,分明就是之前必死無疑的那只,可現在的它哪里還有半點之前皮包骨的虛弱樣子,身體居然不可思議的恢復了。

    王林驚疑之余立刻開啟獸骨,隱藏了身影。

    鐵臂熊許久後緩緩松口,咆哮幾聲再次對著地面上那些枝葉撕咬一番,直到把整個枝葉都咬的徹底碎段,這才罷休。

    它喘著粗氣,一邊舔著受傷的右腿,一邊謹慎的四下看了看,休息少許後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疲憊的一瘸一拐向一旁走去。

    王林凝神定氣,悄悄的跟上,他對于這只鐵背熊可以在極短的時間恢復如常產生了濃烈的好奇。

    鐵臂熊一路上很小心,不時的停下四處觀察。王林一路跟來,發現樹木越來越少,到最後幾乎已經看不到任何樹木,地面上都是長長地雜草。

    驀然,王林停下腳步,他呆呆的望著不遠處,內心震撼到說不出話來。

    展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大部分的建築物都已經坍塌,無數的盤繞科植物遍布整個城市。

    城市內長滿了雜草,野獸的糞便更是遍地皆是,一只只個頭不大的小獸奔跑在城市內,時而傳來一陣嘶叫。

    地面上的寬曠馬路裂開一道道疤痕一般的縫隙,活像張開血盆大口一樣隨時吞噬著生命,顯出它猙獰的面孔。

    粗大的建築殘骸促立在地,殘垣斷壁般展現出一副末日廢墟的畫面,單調的灰色與植物的綠色糾纏在一起,露出一股絕望的氣息,讓人觸目驚心。

    鐵背熊來到這里後,明顯放松下來,它懶洋洋的走到一處雜草之地,爬了下。

    王林深深的吸了口氣,望著這片廢墟,他心中很是感慨。

    就在這時,突然在城市內一個建築物上亮光閃動,接著發出一道白色的光柱,頃刻間射在鐵背熊身上,鐵背熊歡喜的嘶叫一聲,它的右腿立刻以極快的速度愈合,整個過程大約也就是幾秒鐘,鐵背熊便恢復如初。

    它喜悅的抖了抖身子,走出光柱,身影漸漸消失在遠方。

    此時光柱仍然還在不斷地凝聚,王林心神巨震,望著光柱說不出話來。

    鐵背熊為何在短短的時間恢復過來,原因王林明白了!

    就在王林思考間,光柱化成點點銀光消散。王林不急,他不緊不慢的開啟獸骨,繼續等待。

    根據他的猜測,鐵背熊兩次療傷時間間隔不大,也就說明此地光柱出現頻繁。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個小時後,光柱再現。

    如此循環數次,王林在旁邊看了一天,終于看出了一些端倪。

    根據王林的判斷,這光柱的出現一定是與陽光有關,顯然這個城市盡管成為了廢墟,但仍然有一些類似靈器的物品沒有失去作用,在吸收了陽光後展現出神奇的一幕。

    而且知道這里光柱可以療傷的野獸很多,王林在這一天的時間就看到不下二十只受傷的野獸來到這里。

    眼看天色漸黑,王林計算著差不多最後一道光柱出現的一刻,他不再猶豫立刻上前,把手伸到光柱內,一股暖洋洋的氣流立刻彌漫手部。

    王林收手,發現沒什麼異常後立刻用匕首劃開一道傷口,再次把手伸向光柱。

    在光柱內,傷口以飛快的速度愈合,也就是一兩秒的時間,傷口消失了。

    王林沉吟少許,二話不說飛快在廢墟內穿梭,不大一會就來到射出光柱的建築物下。

    這是一個造型宏大的圓柱形巨石建築物,從外表看去,可以發現它是從中間部位折斷,盡管已經坍塌大半,但仍然可以看出昔日的風采,兩個巨大的戰神雕像恆立在旁邊,在他們的身上,壓著長約三十米的塔型建築物。

    王林望著建築物殘骸,腦中不由自主浮現一副畫面,一座高聳入雲的塔型建築,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從中間折斷,塔尖砸落在豎立兩旁的雕像上。

    那光點,正是從塔尖的一顆直徑約兩米的石珠上散發出。

    望著石珠,王林躊躇起來,這東西太大,看起來根本無法拿走,而且自己對于它療傷的原理並非完全分析透徹,若是強行拆下,不知道會不會失去效果。

    考慮再三,王林沒輕舉妄動,而是在這個城市廢墟內徘徊觀察。

    漸漸的,王林面色古怪,他檢查了多處地方,發現了一個異常。

    他在很多建築物的房間內,看到了地面上保持還算完整的一些瓷器,有些瓷器內甚至還殘留一些黑色物質。

    此時天色越加暗淡,王林不敢在深夜逗留此地,于是迅速向叢林掠去,在暗黑完全降臨的一刻,王林走出城市,他站在外邊,盯著廢墟,雙眼目光閃動。

    王林腦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許多人正坐在餐桌前,享受著豐盛的食物,突然災難降臨,在他們沒有任何察覺下,整個城市變成了死寂。

    此時,一絲絲寒冷的氣息漸漸從廢墟內散發出,這氣息越來越重,最後幾乎凝固成實質。

    “看這個城市的規模,恐怕人口不下千萬,死人千萬之地,應該是天地玄黃四地中最佳的黃類極陰之地了吧。”

    王林立刻從儲物卡片內拿出用來測試極陰之地的刻度計。

    這刻度計王林之前曾仔細看過,並且在黃泉升竅決中也有提到,刻度計可散發四種光芒紫藍銀紅,分別對應天地玄黃四大極陰之地。

    另外在刻度計外側自下而上也標有品質,分為普通、上佳、極陰、絕陰四個小字。

    每個品質之間都有十個刻度,分為十品。

    一般來說,達到普通三品以上就可以用來修煉黃泉升竅決,達到普通八品以上就可加快修煉速度。

    刻度計出現後,頓時發出極其強烈的紅光,紅光越來越亮,一條紅線立刻從刻度計底部飛快升起,攀升到普通五品的位置後停了下來。

    王林摸了摸下巴,目光閃動,輕笑一聲,拿著刻度計向城市內走去。

    四周的陰寒氣息隨著王林走進,越來越濃,最後他甚至有種在水中漫步的感覺,這氣息太重,僅僅走出幾百米就有種窒息之感。

    此時刻度計紅光也隨著王林走動越來越亮,紅線迅速攀升到普通八品。

    王林沒有停步,繼續前行,又走出幾百米,來到那石珠所在的建築前,他無法再前行了,陰寒之氣絲絲鑽入身體,經脈血管全部開始刺痛。

    此時,刻度計上紅線顯示已經超越了普通,達到上佳一品。

    根據白天王林對于城市的搜索,他知道這城市極大,自己現在的位置,恐怕連萬分之一都不到。

    而且隨著越往深處走,陰寒之氣越濃。

    “這里絕對是最好的修煉之地!”王林緩緩退後,在城市內200米的位置停下,根據刻度計顯示,這里是普通五品。

    這個位置,也是王林分析之後認為自己身體最適合的地點。

    “決定了,就在這里修煉黃泉升竅決!”王林二話不說拿出獸骨開啟後,立刻盤膝坐地,他沒有馬上修煉,而是腦中思考起來。

    獸骨開啟時間有限,不能都浪費在保護自己修煉不受打擾上面,而且那區區幾百個小時,很容易被自己不知不覺耗費掉。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在這里弄出一個住所,而且還要做好一些防範處理,畢竟這里處在蠻荒平原內,實在是不安全。

    除了這些,食物與飲水他儲物卡內眾多,畢竟獲得了那麼多別人的卡片,寶貝雖然沒多少,但諸如此類的生活用品倒是不少。

    有了決定後,王林有心想要現在就修煉黃泉升竅決,可此時四周一片黑暗,他就算拿出功法也看不清楚字跡,若是用上照明物品,在這黑暗中太過危險,于是不再考慮,繼續完成體內元力改變成螺旋形狀的工作,靜靜的等待天亮。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天色漸亮,四周陰寒之氣快速的消散,太陽升起的一刻,陰寒氣息全無。

    王林撿起獸骨,身體一動,立刻在附近尋找居住場所。

    最終目標放在距離此地30米外的一處坍塌的建住物,王林在里面整理一番,把所有碎石搬出堆積起來,清理出十平米左右面積。

    此處位置遮風擋雨,除去外面風景不說,也還算符合王林的要求,他從儲物卡內拿出一些植物類材料,小心的在房屋四周制作了一些威力極大的陷阱,這才略微放心。

    做完一切後,王林安靜的盤膝坐在房間內,打開了B級功法黃泉升竅決。

    這黃泉升竅決分為九層,每層功法的目的就是沖破身體內的穴竅。

    根據功法的描述,人體內有三大穴竅,每沖開一個穴竅,可引發龐大的身體潛力,這股潛力利用黃泉升竅決的密術,可以全部引動成為元力。

    三大穴竅全部沖開,便擁有了踏入十級領域的資格。

    不過此功法沖竅成功率極低,若想提高沖竅把握,與極陰之地品質有莫大關系。

    一天的時間過去,王林合上功法,閉上雙眼腦中消化,一直到夜幕再次降臨,陰寒之氣升起的一刻,他猛然間睜開雙眼,雙手分落兩膝,按要求以一長短三的方式呼吸起來。

    所謂一長,就是吸氣時間長,至于短三,則是呼出時間只有吸氣的三分之一。

    以這種違反常理的呼吸方式,用最快的速度把四周的陰寒之氣吸納入體。

    開始的時候,王林很不適應,因為這陰寒之氣被吸入體內後立刻流散鑽入全身五髒六腑,那種從內到外散發出來的寒冷,讓他身體忍不住顫抖。

    隨著陰寒氣息被吸入越來越多,王林的手腳冰涼,身體內血液流動速度漸漸粘稠,最後甚至連心跳都緩慢起來。

    他的眉毛、頭發、全身汗毛緩緩的出現霜色,一股陰寒之氣從他身體內徹透而出,與四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時間飛快過去,當太陽升起的一刻,陰寒消散,王林眼皮顫抖,睜開了雙眼,他深深的呼出一口白氣,經過一夜的呼吸,在他的腹部隱隱出現一個細小的氣團,這氣團無聲無息緩緩的轉動,一絲絲陰寒之氣漸漸散出。

    身體內的元力對于這氣團沒有任何排斥,彼此各不相干的沒有交錯。

    摸著自己的小腹,王林喃喃自語道︰“黃泉升竅決,我終于知道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了!”

    所為黃泉,就是修練此功時身體狀態必須改變成瀕死狀態,以這種即將步入黃泉的形態來讓自己更適合吸收陰寒之氣。

    不過這期間稍有不慎,很有可能真的身入黃泉。

    王林不知道,這黃泉升竅決,實際上在鳳凰族都沒多少人有勇氣修煉,那鳳凰族大小姐也是修煉了幾次後嚇的不敢再練,深深的放在了儲物卡片內。

    畢竟這黃泉升竅決,按照鳳凰族一些遺留的老祖宗的話,被稱之為詭功。

    王林沉吟一二,雖然這黃泉升竅決練起來極為邪門,但應該不是虛假,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功法,只能修煉它了。

    突然,王林面色一沉。

    “算算時間,也該到時候了!”王林語氣陰寒,目中閃現一絲殺機!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二章 明海舊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二章 明海舊地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