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惹我者死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鄒斌作為鳳凰族的戰奴之一,這次來到天水城本是打算弄到足夠的功績以換取一套B級修煉功法以及一粒啟明丹,可惜一路上身邊同伴死傷不斷,他驚懼之下小心翼翼生怕丟了性命。

    他自信若在別的地方,自己定然不會如此狼狽,可這里是蠻荒平原,步步危機,自己身中血火蜂毒素,所幸毒素不多,憑意志力強壓神智保持清晰。

    奔跑間他內心暗恨拓封,若不是他說對方只不過是個三級的垃圾,自己也不會隨他追擊而出。

    帶著怨氣,他迅速在一處巨樹借力,剛要腳步用力一踏,就在這時,一道烏光疾射而出,穿透他的胸部,帶起一腔熱血。

    王林握著黑布,從暗處走出,把對方的儲物卡片拿到手後匆匆離開。

    這次的對手是中毒最少的一個,再加上對方是體力元力者,級別明顯高于自己,王林謹慎的沒有親自動手,而是用了一次黑布寶貝。

    黑布寶貝內剩下的四次攻擊,尊者長發女子用了一次,之前殺人用了一次,現在又用了一次,還剩下一次攻擊。

    收起寶貝,王林向下一個目標追去。

    白駒過隙,時間匆匆度過,在第二天中午時,拓封凶喘膚汗行走在叢林內,他面上露出一絲喜色,再向前走一里就可以出蠻荒平原外圍了。

    就在這時,他儲物卡內傳來一陣鳴叫,拓封面色一變拿出卡片內的掃描儀器,發現上面代表最後一個同伴的白點迅速的消失了。

    在這一天的逃命中,他陸續的發現自己的同伴已經一一死亡,恐懼的感覺隨著同伴的死亡越來越重,他腦中不止一次的浮現出王林那血腥的笑容。

    與此同時,代表王林的白點,正以極快的速度迅速向自己接近,拓封面色蒼白,他現在的狀態極為虛弱,瘴氣中毒加上血火蜂毒素,再加上之前身中藍線藤劇毒,三種毒素混合在一起,讓他的實力直接下降到三級。

    除此之外,身體的疲勞也影響了實力的發揮,拓封苦澀的估計,現在自己能發揮出二級的實力就算不錯了。

    眼看儀器中顯示對方就要追上,拓封一咬牙,不再逃命而是拿出二級靈器黑木棍,用僅剩的元力開啟後虛弱的靠在一棵大樹上。

    “出來吧,我知道你已經來了!”拓封聲色內斂的大聲說道,目光閃爍的四周望個不停。

    叢林內一片安靜,拓封額頭汗水漸漸低下,他余光一掃手中儀器,代表敵人的光點已經和自己的光點融為一體,這說明敵人就在附近!

    “把你手中的靈器留下,我可以放過你!”一個冰冷的聲音慢悠悠的傳來。

    拓封頭皮發麻,他四下看了半天也沒發現對方的身影,內心驚懼,聲音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撒謊,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會信守承諾!”

    “你的同伴已經全部被我殺死,你將是下一個,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漫不經心的聲音徐徐傳來,帶著一股寒冷的殺機。

    拓封猶豫了,他愛惜自己的生命,他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被鳳凰族招婿並可以接觸到隱秘的絕學,這是他一生的夢想。

    “你我二人沒有深仇大恨,只不過各自的立場不同罷了,我只要你手中靈器。”聲音繼續說道。

    “這……”拓封手中木棍握了又松,再次嘗試找出對方的位置,可惜依然失敗。

    “我的耐心有限,三息之內,給我答復!”聲音傳來,帶著一絲果斷之色。

    拓封一咬牙,把手中木棍輕輕放在地上,身體迅速向後退去,轉眼間消失了。

    就在這時,一道黑光瞬間追出,一聲慘叫立刻傳來。

    王林走出,面帶譏諷之色撿起小木棍,又走出幾步後看到了拓封的尸體,他的背部插著一把黑色的匕首。

    拓封雙眼一直睜著,隱現一絲不甘。王林收起他的儲物卡片與匕首,發現他手中還握著一物,撿起一看是一個圓形的儀器,儀器上顯示一個白點。

    王林身體一動,立刻發現儀器內的白點也隨之移動,他頓時明悟為何對方可以追上自己。把儀器翻轉一圈,王林發現在邊緣位置有兩個按鍵,上面還有一些小字。

    “定位,關閉。”利用讀卡器王林認出這些字,他把儀器關閉,沉吟少許,向邊界處走去。

    蠻荒平原外圍與密林的邊界處,空無一人,王林謹慎的四下觀察一番,正要轉身回到蠻荒平原,突然腳下一停,盯著對面密林內一處位置,眼露古怪之色。

    在交界處,沒有千年古樹巨葉遮擋,陽光暖洋洋的灑下,光合作用的引導致使所有植物的葉子都沖著太陽的方向,可王林目光盯著的位置,樹葉卻相反。

    若在平時,王林也不會注意到這古怪的一幕,可現在陽光正濃期間,這一幕實在是太顯眼了。

    小心的踱步走近之後,王林仔細看了半天也沒發覺到底有何異常,正要離開不再理會時,突然他腳下踫到一物。

    王林低頭看去,腳前明明空無一物,可此時從腳部傳來的感覺,分明是踫到了什麼東西。沒有輕舉妄動,王林沉吟一下,毫不猶豫踢了一腳。

    身邊景物頓時一變,展現在他面前的赫然是面色蒼白一臉古怪的司徒南!王林立刻退後數步,拿出黑布寶貝,謹慎的望著對方。

    在司徒南的身體四周,放著四塊獸骨,剛才王林踢到的正是其中一塊。

    “還是被你發現了,媽的,老子最近流年不利,認栽了,死在你手里總比死在鳳凰族那幫人要好,動手吧!”司徒南苦澀一笑。

    王林敏銳的注意到司徒南身上有多處傷口,其中兩道傷在胸部,隱約可見森森白骨。除此之外,司徒南身上元力波動極其微弱,面色更是死灰一般,顯然已到油盡燈枯的地步。

    “你這獸骨是靈器?”王林看了看地上的獸骨,怦然心動,能夠隱藏一切氣息並且制造幻覺的寶貝,對于他來說很重要。

    “怎麼,看上老子的寶貝了,老子這寶貝可厲害了,是三級靈器,雖然沒有攻擊力但要是用它藏匿別說是九級高手了,就算是鳳凰族的幾個老怪物也休想發現。”司徒南眼楮一轉,又繼續說道︰“不過這寶貝已經和老子靈魂融合,老子一死,它就廢掉。”

    王林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慢悠悠的說道︰“原來是這樣,真可惜,我本打算救你一命來換取這寶貝,算了!”

    司徒南一怔,立刻說道︰“你說什麼?你不殺我?救我?嘿嘿,小子,老子的傷勢極重,就算有什麼靈丹妙藥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你就別和我玩心眼了,這獸骨是老子為自己準備的棺材本,你得不到的!”

    王林沒有說話,臉上笑容更濃,他輕輕的摸著自己的儲物卡片,拿出一物,在司徒南面前一晃!

    司徒南瞳孔猛的收縮,他呼吸漸重,急促的說道︰“春水戰艦?你……你的感知力居然可以切斷春水戰艦與駕駛者的精神感應?你果然不是一般的精神修煉者!”司徒南怦然心動,他之前也搶到過春水戰艦,可惜上面的精神感應讓他非常惱火,每次都是空歡喜。

    有了這春水戰艦,司徒南自討活命的機會的確大上幾分,雖說現在重傷元力大損,但自己畢竟是八級高階高手,用些秘術騙過春水戰艦的六級測試應該沒什麼問題。

    到時自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野人空白界,在伙伴的幫助下,自己傷勢定可好轉。

    司徒南才不相信野人空白界會被鳳凰族區區千人就打敗,按他的猜測,這些人也就是在外圍轉悠,想要進入內部根本不可能。

    “不過我現在反悔了,你那靈器我要之無用!”王林輕笑,收起春水戰艦,向後退去就要離開,他不是沒動殺心,可王林的性格謹慎,他才不信司徒南沒有最後的保命絕招,剛才衡量一下,便收起了殺機。

    “啊……小兄弟,剛才老哥我開玩笑呢,你干嘛和哥哥我一般見識呢,這獸骨我也是偶爾得到,所謂重寶之主自有天定,我看今日就是我這寶貝遇到真主的機緣了!”司徒南夸夸而談,奉承之意幾乎踴到了臉上。

    王林啞然失笑,他第一次發現這司徒南倒也是個有趣之人。

    看到對方露出微笑,司徒南立刻加大言辭力度,說道︰“小兄弟,不是哥哥我奉承你,你是我這輩子見過的奇人,真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元力剛剛三級,而且還是個精神修煉者,以這樣的實力在五天之內間接殺死鳳凰族緊接百人,我司徒南,服你!那鳳凰血與啟明丹,哥哥我就送你了,權當交個朋友,你我不是敵人,小兄弟!”

    最後一句話,司徒南表情凝重。

    “你是獸骨除了隱匿的作用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功效?”王林似笑非笑的望著司徒南,等待他的答復。

    問這話的同時,王林腦中浮現幾日前雙方約定一二三停下中司徒南拿出這四塊獸骨準備用出秘術的一幕。

    司徒南嘀咕了幾句,苦笑道︰“小兄弟,你這表情不是明知故問麼,唉,我這寶貝的確還有一個作用,可以組成一個臨時的空間困住敵人,上次要不是你不幫我阻攔對方,我也不會這麼狼狽。”

    “僅僅一個獸骨靈器,不夠。”王林泰然自若,不緊不慢的說道。

    “這可是三級靈器啊,三級!”司徒南立刻不滿的叫道,可發現王林依然還是搖頭,他面上陰晴不定,最後頗為肉痛的說道︰

    “你是精神修煉者,應該知道儲靈珠吧,我再給你一顆儲靈珠。”

    王林輕笑,說道︰“一顆不夠!”

    司徒南頓時急了,說道︰“大哥,這可是儲靈珠啊,是你們精神修煉者用來儲存感知力的寶貝,不是儲物卡片,你以為我能有多少,就這一顆還是我千辛萬苦殺了一個精神修煉者後才得到的。”

    王林抬頭看了看天色,他深知這里並非安全,鳳凰族那些人隨時會搜索而來,于是不再浪費時間,說道︰“好,你把東西先給我。”

    司徒南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先給你儲靈珠,然後你給我春水戰艦,我在給你獸骨靈器,你看如何?”

    “笑話,是你要和王某換取春水戰艦,既然如此,不換也罷。”王林眉毛一揚,收起春水戰艦。

    司徒南神情掙扎一番,立刻急道︰“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說完,他不再猶豫,從儲物卡片內拿出一顆墨綠色的珠子扔到王林手中。

    接著,他心疼的在四塊獸骨上摸索一番,解除了與獸骨靈器的靈魂感應,四塊獸骨頓時閃過一絲紫芒,恢復平常。

    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獸骨交到王林手中後,王林猶豫了一下,深深的望了司徒南一眼,立刻感知力探索。

    頓時他腦中一震,首先浮現而出的是代表級別的三個星點。

    “果然是三級靈器!”王林面色如常,內心暗喜。

    根據XY的生物靈器學手冊上記錄,生物靈器是可以進行靈魂綁定的,不過這種功效一般只在高等級的生物靈器上出現。

    捆綁後使用時甚至可以不需要元力注入,只要心念一動即可開啟。

    按照手冊上記錄的方法,王林查看一番發現沒有異常後,綁定了獸骨,收起儲靈珠,退後幾步,這才不慌不忙的把春水戰艦扔向司徒南,隨後二話不說立刻飛快遁去,轉眼間就消失無蹤。

    司徒南接過春水戰艦,內心松了口氣,急忙用秘術改變元力以求騙過戰艦內的駕駛者六級測試。

    離開司徒南之後,王林向蠻荒平原內迅速奔跑,他打算在蠻荒平原內逗留一段時間,等外面一切都風平浪靜後再尋找極陰之地。

    蠻荒平原外圍,佔據面積極廣,此處人跡罕見,瘴氣濃厚,王林謹慎的行走,現在無人追擊,他也就不在浪費體力。

    一路走來,各種珍貴的材料王林搜集了很多,這里盡管危險,但王林內心卻對此地很是喜歡。

    不過路上他也遇到了一些非常強大的野獸,對于這些自己無法招惹的生物,王林采取小心繞過的態度。

    計算著時間,五天後,王林來到了蠻荒平原外圍中部,略整行裝,王林沒有繼續趕路,而是找到一處隱秘的位置停了下來。

    他拿出四塊獸骨,擺放在身體四周,盤膝坐地,元力配合感知開啟了獸骨的藏匿功能。

    在這幾天,他已經徹底把這獸骨研究了一番,這獸骨不愧是三級靈器,無論是結構還是材質都要比他以往得到的所有生物靈器復雜許多。

    最重要的,這獸骨沒有次數限制,而是以時間來代替,獸骨內余下的時間,還有800多個小時。

    至于外表,除了每個上面都有一些如同蜂窩一般的麻點外,四塊獸骨形狀不一。甚至連制作者也未標明。

    再說材料,根據他的猜測以及學習手冊上的知識,這獸骨應該取自一種叫做饕逖的生物。

    這種生物天生具備改變四周環境的異能,想要抓捕非常困難,被XY在學習手冊上列為動物類十大最難捕獲之一。

    最後就是把饕逖的這種異能制作在骨頭上的技術,盡管王林現在對學習手冊已經研究的很明白,但仍然看不懂這上面的方法。

    按照XY手冊上的記錄,他所掌握的制作技術是來源于一個叫做縱橫的流派,這個流派研究的是生物靈器學三大定律中的質變量變定律。

    其制作技術簡單來說就是利用生物體內的縴維用感知力編制成為一個虛擬的循環系統。

    把這個系統刻畫在靈器材料上,以此來代替生物異能流動的管道,從而直接把生物的能源精華引到靈器內。

    這個技術有一個必須的要求,那就是靈器材料要從同一個生物身上獲得,只有這種同源同宗的內部構造,才可以完成靈器的制作。

    比如黑布寶貝內的血管,以及那黑布的材質,就是這種原理。

    準確的說,這些生物靈器並未真正的接觸到三大定律的核心內容,只不過從三大定律無數的分支取義中略帶曲折含義罷了。

    可現在他手中的這個獸骨渾然一體,上面沒有任何的刻畫痕跡。摸著手中的獸骨,王林苦思不得其解,他隱約有種感覺,這獸骨的制作技術,絕對摸索到了質變量變的核心內容。

    用獸骨隱匿了自己的蹤跡後,王林擺出體內升化術第九幅圖的姿勢,運轉體內元力,流轉全身恢復體力。

    體內升化術盡管已經大成,但第九幅圖依舊還是沒有飽和,為了獲得隱靈的能力,王林決對不會放棄。

    220分鐘後,王林舒展一下手腳,連日來的奔波帶起的疲勞感一掃而空,體力達到最佳狀態。

    他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從儲物卡片中拿出幾物,面色平靜的一一探索。

    首先是儲靈珠,這珠子他從司徒南那里得到後一直沒去研究,現在正好借機會查看一番。根據司徒南的只言片語,這東西的作用就是儲存感知力,是精神修煉者的必需品。

    王林信不過司徒南,沒有貿然用感知力探入,而是運轉元力流入其中,漸漸的他嘴角露出冷笑。

    當日司徒南給他獸骨時,王林就曾謹慎的觀察了半天一直到發現沒有異常才進行靈魂捆綁,可這不代表司徒南就沒有留下什麼陷阱。

    這儲靈珠內,就有些古怪。

    王林元力一探入,立刻發現珠子里面充滿了氣體,這氣體被王林從珠子內擠出一些,遇到空氣後立刻消散。

    王林沉吟一會兒,順手從地面上檢起一片樹葉,感知力探入其內,隨後再次用元力從珠子內擠出一絲氣體。

    那氣體一遇到樹葉,立刻發出粉紅色的光芒,眨眼間就包裹住葉子,不大一會葉子開始腐蝕,漸漸化成幾滴惡臭的液體,滴在地上。

    “這珠子,到是對付感知力的利器,還是留著吧!”王林面色如常,他注視著珠子,輕笑一聲收起,開始探索下一個物品。

    從拓封手中獲得的小木棍。

    感知力探入,兩個星點一閃而逝。王林一怔,隨後再次嘗試,定神細看,果然是兩個星點一閃即消。

    “二級靈器!”王林驚喜,他連忙繼續探知,許久之後,王林呼出一口氣,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二級攻擊類靈器,果然不同凡響,雖然只剩一次攻擊。”王林神色興奮,喃喃自語。

    生物靈器學手冊上沒有具體的說明各個等級的靈器威力實際大小,不過按照王林的分析,既然一級靈器堪比六級高手全力一擊,那麼這二級靈器應該絕不會弱于八級高手的傾勢一擊。

    畢竟學習手冊上曾經說過,十件一級靈器的威力也比不過一件二級靈器!

    緩收心緒,王林接下來把余下的物品一一探索。

    光是儲物卡片就有十多張,除了他親手殺死的幾人外,還有一些死于陷阱中的鳳凰族族人也被王林找到尸體把卡片搜出。

    兩個小時後,王林滿意的收起所有物品,他剛才整理了一番戰利品,一級生物靈器共有兩件,二級靈器除了小木棍之外再沒發現。

    至于修煉功法,五花八門最高的也不過是D級,這些功法被王林收起,留待以後抽時間詳細研究。

    除了這些外,只有一件物品引起王林極大的興趣。

    E級技法傀儡術,需要元力五級。

    這個技法,才是王林目前最需要的東西,摸著這本技法書,王林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極陰之地修煉黃泉升竅決,等元力五級後看看這傀儡術到底有什麼奇妙之處。

    王林計算了一下時間,自己已經在原地滯留了差不多快八個小時,此時天色漸黑,王林決定不再出去,畢竟夜晚的蠻荒平原,危險程度要遠遠超過白天。

    眼看自己還有很多時間,王林準備重點整理一下自己的生物靈器。

    首先是那個刻著天逆的珠子,王林再次探索依然無果。

    黑布寶貝、木質雕像、兩件帶有光幕阻止感知探入的靈器、二級寶貝小木棍、三級寶貝獸骨。

    最新得到的兩件寶貝,一片樹葉、一件女用頭釵。樹葉是速度類靈器,頭釵則是攻擊類,不過使用次數只剩一次。

    至于黑布寶貝、木質雕像、小木棍也都僅剩一次攻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一章 惹我者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一章 惹我者死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