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開始反擊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看來你也猜到了,我鳳凰族的其余高手全部都已經殺向野人空白界了,恐怕現在野人空白界已經在春水帝國除名了!”紫狂慢悠悠的說道,手中巨劍一晃再次發出一道紫月劍氣!

    “轟”又一道溝痕出現在地面上,這次王林閃躲的很勉強,他握緊手中黑布寶貝,面上露出一絲果斷。

    司徒南同樣狼狽的閃躲開,他低聲咒罵幾句,忽然以秘術在王林耳邊說道︰

    “小子,這次是真的,我真有秘術,雖然不能滅掉他們,但是絕對可以困住十分鐘,你只要幫我拖延一分鐘就行!真的,我這次說的是真的!我……草,我可以發誓!”司徒南聲音焦急,透漏出一絲真誠。

    “好,你發誓!”王林無法做到司徒南那樣傳音入密,只能低聲道。

    “我司徒南發誓,若所說有半點虛假甘願死無葬身之地!”司徒南立刻毫不猶豫發下誓言。

    看到王林點頭,司徒南松了口氣,飛快說道︰“一,二,三,開始!”

    說完後司徒南立刻調轉方向,從儲物卡片內拿出四塊獸骨正要施展秘術,卻呆呆的發現,王林根本就沒停留,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小王八蛋!!!!你……你敢騙我!!”司徒南暴跳如雷,再想要逃離已經不及,紫狂一劍劈了下來。

    “去幾個人把那小子干掉。這里交給我,司徒南你這次跑不了!”紫狂立刻說道。

    拓封二話不說迅速沖了出去,在他身後還陸續跟出五十多個身影。

    就在這時,一道烏光從王林馳入的方向無聲無息射出,貼著拓封面部唰的一聲擊中一個鳳凰族子弟額頭。

    那個子弟帶著一絲茫然,倒在了地上。

    “再追下去,死!”一個冰冷的聲音吁吁從遠方飄來。

    頓時有二十幾個鳳凰族高手停下腳步,猶豫不決。畢竟一路走來,她們對于這個危險的叢林有了很深的忌憚。其余人則二話不說繼續追擊。

    拓封擦掉臉頰上流出的一縷鮮血,沖了出去。

    王林對于剛才沒有遵守承諾,沒有一點內疚,他覺得這是很平常的事情,他不認為自己有那個本事去纏住一個九級強者一分鐘。

    所以無論司徒南所說真假他都不會停留,至于剛才讓司徒南發誓只不過是希望借此麻痹對方罷了,最好司徒南停下為自己阻攔一二。

    天水城外的密林與蠻荒平原外圍的交界處,豎立著一座石碑。石碑來歷久遠,上面的字跡經過風吹雨打已經看不清楚,只能隱約在最上方看到三個厚重的大字----明海城。

    說起這明海城,雖然現在知曉的人已經不多,但在三千年前這里可是整個恆岳大陸四大古國青龍帝國的首都,號稱可容納數千萬人口的超級大城!

    三千年前降臨恆岳大陸的大災難席卷了明海城,一夜之間城內無一活口,從此之後,這里就漸漸雜草叢生形成了一片叢林之地。慢慢的與蠻荒平原連接,成為了蠻荒平原外圍叢林。

    今天,在這密林與蠻荒平原外圍的交界處,一道人影迅速越過,沖進蠻荒平原。

    大約過了10分鐘,三十幾道人影也來到此地,他們經過一番溝通,最後留下十人,剩下二十多人進入蠻荒平原。

    蠻荒平原內,古樹參天,萬木爭榮。地面上布滿半米高的枯枝爛葉,許多爬行類毒物如蜈蚣、毒蛇一閃而過,粗大的千年巨樹隨處可見,各種奇花異草遍地皆是,更有無數異獸猛禽時而相遇相互撕斗,除此之外還有從那腐爛的樹葉以及生物尸體上散發出的惡臭氣味,這氣味日久天長漸漸積累,變成了可以殺人于無形的瘴氣。

    這里沒有任何人類的足跡,這里終日被蒼天巨樹遮蓋陽光,這里步步危機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

    此時,王林口中含著草藥、身上涂抹葉汁,小心的行走著。

    嘴里的草藥是他之前發現的一種在生物靈器學植物類中記載的催發材料解毒靈芝,據說這種靈芝可以解除大部分常見毒素,尤其對于叢林內的瘴氣效果更佳。

    除了催發作用外,他還是制作解毒類靈器的首選,現在被王林巧妙運用,成為了行匿于叢林內的保障。

    身上的液汁來源于另一種材料,散發出的刺鼻氣味可驅散一些危險的生物。

    他突然停下,盯著不遠處一棵巨樹枝干下的幾個橢圓形瘤狀物,仔細的觀察了半天,王林突然笑了。

    “看來隨著越往深處走,連一些XY描述中的極其罕見之物都出現了,這分明就是制作堪稱最難成功的幻覺類靈器的材料,血火蜂的巢穴嘛。”王林眼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他摸了摸下巴,自語道︰“不過這種血火蜂手冊上強調采集困難,需要很多人配合才能成功,眼下正好是個機會!”

    王林輕退幾步,小心翼翼的在地面上枯草中挖出一個深坑,在里面插入一把儲物卡片內從紫府用毒女子身上獲得的抹了毒藥的匕首。

    在上面輕輕撒上一些同樣顏色的枯草略加掩蓋後,一個小巧的陷阱便制作完畢。

    同樣的陷阱王林一路上制作了不下三十個,好在用毒女子的卡片中抹了毒藥的武器尚算夠用。

    做完這些王林又從儲物卡內拿出一片引電草輕輕搓碎,順著血火蜂巢穴的方向散落在地。

    接著他又在四周找到一些較大的樹葉,輕輕的遮蓋在血火蜂巢穴上,盡管他做的已經很慎重但仍然引出幾只血火蜂。

    這足有拇指大小的血火蜂發出嗡嗡的聲音立刻對王林進攻。在這幾只血火蜂出現的一刻,王林突然注意到在那巨樹後面隱秘位置居然有著一連串密密麻麻的巢穴,他一掃之下內心一震,迅速向旁邊退去離開此地。血火蜂不甘心的追出幾十米後,緩緩的飛回到巢穴內。

    王林之所以敢這麼做,是因為他從生物靈器手冊上了解到血火蜂對于巢穴意識極強,它們一般不會傾穴而出,一次最多也就飛出十只以內。而且一旦敵方遠離巢穴超過三十米它們就不再追去。

    只有一種情況下它們會傾巢而出,血火蜂名字上之所以有個血字,正是因為它們對于血液的味道非常敏感,被血液味道刺激,它們會進入瘋狂暴怒的狀態。

    除此之外它們對于火極為喜愛,它們喜愛火的原因是因為一種怪癖,這種血火蜂特別喜歡吃被火燒烤之後的食物。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食物上,沒有太多鮮血的味道吧,對于血火蜂的怪癖,XY在學習手冊上也提出了很多的不解。

    半個小時後,十幾個滿身狼狽的鳳凰族高手一臉謹慎的來到此地,一路上他們已經損失了七個人,都是踩中劇毒匕首缺乏救治藥物而亡。

    這才僅僅不到兩天的時間,甚至連對方的影子都沒看到,拓封握緊了拳頭,他已經把對方放在了自己今生必殺的第一位!

    “拓封,我們不要再追了,這麼追下去恐怕還沒等殺了對方,我們就先統統死在這里了。”一個年約三旬的女子,秀眉緊鎖,嘆了口氣。

    “是啊,不要再追了,反正對方已經進入蠻荒平原,他在這里隨時都會遇險,我們這麼追下去實在不值得。”旁人一人附議贊同。

    接著又有幾人同意不在追擊,拓封心有不甘,可眼下看到大部分都不贊同繼續追擊,他現在的狀態又不敢單獨面對王林,不由得猶豫起來。

    “難道他制造陷阱殺了我們這麼多人,這筆帳就這麼算……啊!”說話者是一個青衣男子,他與拓封一樣都是鳳凰族的戰奴,本身實力也達到五級。

    可還沒等他說完,忽然腳下一空,接著一陣劇痛從腳心傳來,只見一把藍汪汪的匕首刺透了他的左腳。

    青衣男子面色蒼白,他目露果斷之色,二話不說一個手刀砍斷自己左腿,鮮血頓時急劇的涌出。

    拓封連忙上前幫他包扎,嘆了口氣說道︰“走吧,不要追擊了!”

    鮮血涌現的一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在不遠處巨樹上幾片較大的樹葉下一只只血火蜂在巢穴內眼中露出瘋狂之意。

    更沒有人注意到,一點點細微的電光隱隱在地面上閃現。

    就在眾人決定離開,剛剛想要退後的瞬間,地面上的電光一下子濃烈起來,如同一條光龍拔地而起,迅速在所有人之間穿梭一番。

    一陣陣肉焦味,立刻彌漫開,眾人都怔在了當場。

    其實這引電草本該早就發作,不過由于此地濕氣太重,導致引電草內負電荷迅速被空氣吸收,擴散不均,這才延長了正負電荷相吸的時間。

    就在這時,一陣陣嗡嗡聲立刻從一個個血火蜂巢穴內傳來,血腥味道的刺激,肉焦味道的誘惑,讓這些血火蜂傾穴而出。

    數千只血火蜂,鋪天蓋地出現,鳳凰族追擊者們一個個面色大變,也不知是誰認出它們的身份,驚呼一聲。

    “血火蜂!快跑!”

    拓封剛要離開,突然目光一閃,牙齒狠狠的咬在一起,隔著蜂群盯住五十米外突然出現的一個青年,那青年正是他的目標,那個讓他落魄到如此地步的三級垃圾!

    不過現在就算對方距離不過區區50米而已,但拓封實在沒有勇氣穿過蜂群,哪怕就是靈器攻擊也由于二人中間密密麻麻的蜂群遮掩無法成功。

    拓封暗嘆一聲轉身離開,在轉身前他身體忽然一震,因為他看到50米外那個青年對他露出一個微笑,那笑容充滿一股血腥味道。

    隱約間他還看到那青年雙唇微動,似乎說了句話。

    “接下來,換我追擊了!”

    拓封心底沒來由的冒出一股寒氣,二話不說立刻迅速離開。

    不過,在血火蜂的勢力範圍內,逃離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對一個六級尊者來說,一只血火蜂彈指即可消滅,十只血火蜂雖然麻煩一些,但也可輕松滅掉,可一旦超過100只,那這六級高手就要緊張了,除非他有大範圍攻擊靈器否則只有逃避這唯一的選擇。

    現在這里血火蜂不下數千,就算平均分配到每個人頭上也差不多有200只,鳳凰族眾人腳步剛一動,這些血火蜂立刻紅著眼楮展開了劇烈的進攻。

    這幾乎就是一場屠殺,短短的三十米血火蜂外出巢穴的極限距離,一個又一個鳳凰族子弟全身浮腫中毒倒地。

    最終逃離出來的只有八個人。這還是依靠了拓封手中的二級靈器木棍的作用,原本還有五次攻擊的二級靈器現在也只剩下了一次攻擊。

    超過三十米後,血火蜂嗡嗡的徘徊一陣,不再追擊而是把目標對準了地面上的尸體,紛紛一擁而上。

    遠遠看去,那些尸體上密密麻麻無數的血火蜂正在蠕動進食,就算是王林也忍不住有些反胃的感覺。

    他小心翼翼的輕步走過去,摘下一個血火蜂的巢穴後迅速離開,向鳳凰族八人撤離的方向追去。

    “追了我五天,該是我反擊的時候了!”王林平心靜氣,目中涌現一絲殺機。

    此時的他已經從獵物轉變成了獵人,前面的八個人正是他的目標。

    剛才他看的清楚,剩余的八人均都不同程度的中了血火蜂的毒素,血火蜂的巢穴之所以是制作幻覺類靈器的材料,這與它的毒素密不可分。

    中了血火蜂毒後會產生一些幻覺,毒素越多幻覺越真實。

    王林在叢林內,身體悄然無息的滑動,很快就追上了狼狽逃竄中的八人,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從儲物卡片中拿出最早裝有人皮面具的卡片中獲得那把鋒利的黑色匕首,目光放在八人中走在最後的一人身上。

    目標鎖定,王林元力立刻流入雙腿經脈,雙手按照某種規律拍打腿部,瞬間進入鬼瞬閃境界,他腳下一踏,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追風逐日般沖到了目標人物身後。

    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一刻,他手中的黑色匕首割斷了那人的咽喉。

    眾人大驚,拓封立刻拿出二級靈器,不過相對于王林此時的速度,他們的反應實在太慢,王林身體一閃,再次來到一個女子身後,匕首悄然無息的在她眼前一晃,接著她就感覺脖子一痛,天旋地轉間失去了生命。

    連殺兩人,王林不再戀戰,迅速用剩下的一秒閃境界,如幽靈一般從容離開。

    這一切進展太快,直到此時拓封的二級靈器才剛剛啟動,可還沒等鎖定王林,對方已經失去了身影。

    “他的速度太快了,我們不要拉開距離,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蠻荒平原外圍,出了這里就安全了。”余下六人中一女子心有余悸的說道。

    其他人也都內心驚懼,小心翼翼的聚集在一起,飛快撤離。

    拓封心驚剛才王林的速度,腦中突然浮現對方那血腥的微笑,身體忍不住打了冷顫,匆忙離開。

    他們離開後不久,王林面色蒼白的出現了,他盯著眾人離開的方向,嘴角再次露出冷笑,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

    其實也難怪王林可以越級殺死敵人,畢竟這些追擊者,連續五天的時間都是處于神情高度緊張之中,每日都會看到身邊同伴有人慘死。本已疲憊不堪的身體再加上蠻荒平原內瘴氣入侵,雖然具備一些防毒的物品,但多多少少也感染了一些。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血火蜂的幻覺類毒素,更是讓他們心神不寧,每時每刻都處于焦慮狀態。

    反觀王林,進入叢林後喚醒身體內那熟悉的感覺,再加上生物靈器學內豐富的植物知識,在這里如魚得水般自在,並且有了可以抵御瘴氣的草藥,這一削一增間,他可以越級殺死敵人,也就沒什麼意料之外的了。

    在之後的五個小時,王林沒有再次進攻,他知道對方現在必定有了準備,這五個小時,王林除了跟著他們之外,運用感知不斷的搜索附近一些強大的野獸。

    在第六個小時,王林找到了一種生物靈器學上記錄的鐵背熊,這種野獸都是單獨一只外出覓食,個頭龐大不說力氣也是驚人,生撕一個五級的體術元力高手輕松至極。

    王林身體一轉,向感知中發現鐵背熊的位置遁去,不大一會,一聲憤怒的咆哮傳來,一只個頭超過三米的龐大野獸,四肢著地邁著厚重的步伐,在一陣地面顫抖間跳躍而出。

    王林肩上扛著一具鮮血淋淋的獸尸,迅速向鳳凰族六人沖去,在他身後,鐵背熊咆哮而至。

    從自己口中把食物搶走,這對一個鐵背熊來說是天大的忌諱,它憤怒了,從出生到現在,除了幼生期經常遇到這樣的事情外,自他成年後這還是第一次。

    王林用了二十分鐘就追上了逃離中的六人,這二十分鐘,他時而停下挑逗鐵背熊,把對方的憤怒挑到了極限。

    追上六人後,在他們擺出攻擊姿態的瞬間,王林扔下獸尸一閃而去,轉眼間便看不到蹤跡。

    六人一怔,就在這時,地面劇烈的震動,暴怒中的鐵背熊沖了出來,他的目光放在地面上的獸尸,單細胞的智商讓他認為眼前這些人類與之前偷走食物的家伙是一伙人,于是咆哮一聲,向他們撲去。

    “這是鐵背熊,分開跑!”拓封驚叫一聲,迅速後退。

    六人立刻分開,也不管別人各自逃命,可還是有一個倒霉的家伙被鐵臂熊撲到在地,巨大的獸口狠狠的咬在腦袋上,一陣清脆聲,鐵背熊直接把對方的腦袋吞下。

    王林沒有走遠,他看到對方分散,略一沉吟,立刻向看起來速度最快的一人追去。

    紫煙做為家族六代弟子中的靈術修煉佼佼者,已經擁有了四級的元力,且天生經脈就能承受D級元力,只待她達到六級後服下數粒啟明丹就可以拓展到C極以上,一舉邁入家族核心弟子階層。

    雖然身體素質不高,但往日用到體術的機會實在太少,就算遇到,家族里的體術戰奴也會上前抵擋,給自己充分的時間施展靈術秘技。

    這次原本家族不讓她來天水城,可從小爭強好勝的她,豈能放過這千載難逢的與野人空白界大戰的機會,于是軟磨硬泡之下終于獲得了來此的資格。

    不過家族的長者還是考慮到她優異的天資,來到天水城後並未讓她參與野人空白界真正的戰斗,而是讓她駐留在天水城。

    紫煙對此很是不滿,正打算離開回家族總部,卻恰好遇到司徒南現身的消息,跟著家族大批人馬追殺進密林。

    接下來的密林幾日,她被那血腥的戰斗震驚了,藍線藤一役,若不是紫狂關鍵時刻拉了她一把,恐怕她也會跟其他家族姐妹一樣身死而亡。

    這樣的日子,讓她第一次產生了害怕的感覺,之後追擊王林她曾猶豫了一下,不過家族中甚至包括紫狂在內,都不認為這個無關緊要的小卒有什麼特別之處,無論是陷阱還是藍線藤,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司徒南的杰作。

    帶著這樣的想法,紫煙加入了追殺王林的隊伍,走進了蠻荒平原外圍。

    從身邊族人踩中對方第一個陷阱中毒身亡開始,紫煙就隱隱感覺不對,不過她還是認為對方既然與司徒南走在一起,會制作陷阱也沒什麼奇怪。

    可是在連續死了七個族人後,紫煙的想法有些動搖了,她隱約有一個可怕的猜測。

    在血火蜂出現的一刻,紫煙終于確定了內心讓她驚懼到極點的答案,包括她在內的所有族人都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那藍線藤陷阱絕對不是司徒南制作,而是這個之前所有人都不認為有什麼特別之處的男子!

    驚懼逃命中,對方迅速出現連殺二人,更是讓她內心緊張,這種緊張在鐵背熊出現的一剎那,讓她毫不猶豫用了自己逃命的生物靈器。

    這增強速度的生物靈器,紫煙自從得到後,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使用的一天,現在她身體散發出青色的氣體,速度比以往快上一倍,迅速向蠻荒平原外圍的邊界逃去。

    身體快速的運動造成血火蜂毒素加劇,她腦中已經出現了一絲絲幻覺,四周的樹木仿佛變成了一個個取她性命的殺手,紛紛向她沖來,此時的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逃命!

    一把黑色匕首如閃電一般從她身後刺入,結束了她的幻覺。臨死前,她看到了一雙寒冷的眼楮……

    王林從紫煙身上摸出儲物卡片,略一探索,臉上微喜,迅速離開向下一個目標追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三十章 開始反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三十章 開始反擊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