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藍線之藤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王林額頭汗水隱現,他沒想到這藍線藤居然是群居植物,看來生物靈器手冊上的描述並不全面。

    想起手冊上描述的藍線藤的攻擊效果,王林嘴角一翹,迅速離開。

    他離開不久,司徒南幽靈一般出現,他此時面色異樣的蒼白,喘息略重,一邊奔跑還一邊低聲咒罵。

    “他奶奶的,這小子到底是不是精神修煉者,居然跑的這麼快,老子用上秘術都追這麼慢,媽的,等我追上……”剛說到這里,司徒南瞳孔突然一陣急劇的收縮,身體驟然停下。

    他目中露出罕見的緊張,目光所向正是剛才王林擺弄藍線藤的位置。鼻子聳動幾下,司徒南倒吸口冷氣,低聲道︰“小兔崽子,你也太狠毒了,居然給藍線藤喂血,這里的藍線藤可是極多,他媽的現在這就是個地獄,要不是老子早知道這里有藍線藤恐怕還真會招了他的道。”

    這處密林與蠻荒平原的交界處,有一個分叉口,其中一面,就是連接野人空白界,司徒南來往多次,對于密林極為熟悉,他深知這密林別看還沒到蠻荒平原外圍但里面危險之物也不少,甚至有些連他都不敢招惹。

    這藍線藤本來還達不到讓他也覺得危險的級別,不過若是一群藍線藤那就不一樣了。

    根據往日司徒南的小心觀察,這里的藍線藤,起碼不下百根以上,他甚至還見過百根藍線藤同是攻擊的震撼畫面,那是一只受傷的猛 獸,在經過這里的時候鮮血吸引了藍線藤。

    最終猛 獸淒慘的死狀,可是被路過這里的他看個清清楚楚。

    從那時開始,這里就被他歸入到危險之地的範圍內。

    司徒南非常的謹慎,放緩步伐輕輕的從一旁慢慢繞過,生怕驚動了正處于敏感時期的藍線藤,這短短的不到三十米的距離,司徒南一步一停,走了差不多有兩分鐘,這才繞出藍線藤的攻擊範圍。

    他松了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內心對搶走自己卡片的王林有了一絲忌憚,要知道認識藍線藤的人,不多!

    而善于利用藍線藤並且制造陷阱的人,就更少了,顯然前方的那個小子,就是在這個範疇之內。

    想到在前面很有可能還會出現許多危險陷阱,司徒南躊躇了,他猶豫了一下,一咬牙,繼續追了上去。

    光陰似箭,轉眼間三天過去。

    王林這三天一路上停了四次,除了第一次用鮮血喂了藍線藤之外,其余三次他分別根據各自不同的地理環境設下了三個巧妙的陷阱。

    這些設置陷阱的知識仿佛本來就根深蒂固的存在于腦中一樣,隨著他看到的樹木花草越來越多,漸漸的終于與自身結合在一起。

    其中,生物靈器學上面記錄的各種材料,也起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兩者相互配合,王林慢慢的得心應手。

    雖然他現在制作的陷阱與腦中畫面里黑衣男子無法相比,但隨著這種被人追殺的感覺越來越熟悉,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正在一點一點的拉近與黑衣男子的距離。

    奔跑當中,王林甚至還專門研究了一下自己為何會有如此變化的原因。

    “這晶體,到底是什麼呢?為什麼會有如此的變化?”王林沉思間,迅速從一處樹根部采集一把鋸齒形狀的雜草,扔到儲物卡片中,他輕笑一聲,自語道︰“這里可真是一個生物靈器學的寶庫,連這寄生草都有,這才不到三天,我就發現了一百多種材料,其中很多都是催發類。可惜這里野獸似乎不是很多,除了一種叫做熊禽的野獸外,到現在為止還沒遇到什麼大型生物。”想到熊禽,王林嘴角一翹,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

    “真是陰魂不散!”王林面色忽然一沉,他迅速從儲物卡中拿出一把三角形的樹葉,輕輕的捏碎,灑在地面上。

    做完這一切,王林立刻離開。

    這三角形樹葉是他昨天發現,它的學名叫做引電草,靈器師可以通過一些復雜的技術把這種引電草內的負電荷激發出來,是一種制作一級電擊類靈器的必需品,同時也是較好的催發類材料。

    所謂催發類,就是用來催發生物靈器制作中能源提供方的專用材料。

    不過XY在學習手冊上曾經提出,這種引電草使用時需要謹慎,必須要保證身體內沒有任何導電物品且之前萬萬不能做劇烈運動,他分析以前古籍記載很多靈器師在研究引電草時離奇死亡的原因,得出一個可怕的猜測,人體內似乎本身就存在著一些正負電荷,平常正負電荷保持平衡,但若是人體劇烈運動後,正電荷就會立刻超量。

    而引電草內蘊含的負電荷在接觸到人體的一刻,被流入的正電荷沖擊,可以瞬間釋放大量的電能。

    根據這個原理,王林巧妙的制作了一個小巧的陷阱。

    司徒南眼楮通紅迅速來到此地,他已經疲憊不堪的追擊了三天,王林設置的陷阱被他撞到了兩個,甚至有一個幾乎讓他喪命,若不是他拼著傷勢加重一倍的代價,恐怕現在早就變成了尸體。

    對于王林,司徒南已經怕了,他暗自決定這是最後一天追擊,若今天還追不上,那就立刻掉頭回野人空白界。

    同樣,今天也是他遺留在鳳凰族大小姐卡片中元力消散的最後一天!

    盡管已經非常小心,但他怎麼也沒注意到腳下的一堆細小的碎草,剛一經過,突然一陣強烈的電流從地面如同一條電龍出現,司徒南一驚連忙閃躲,可他的速度比起閃電,明顯不足。

    于是,一陣“刺啦”聲過後,司徒南全身焦黑一片,頭發幾乎全部燒光,他張開嘴,一股白氣噴出,雙眼中露出瘋狂之色,不顧暴露位置的危險,他歇斯底里的吼道︰

    “前面的小王八蛋,你他媽的太惡毒了,你給老子等著,我和你耗上了!”

    在司徒南吼叫的同時,距離他大約兩里外的地方,一支超過百人的小隊,迅速的向前追去。

    拓封此時臉色發紫,他每隔十分鐘就會拿出一根針劑,注射到身體內,緩解藍線藤的劇毒。

    三天前藍線藤的一戰,若不是家族高手及時來臨,他早就中毒而死,家族在損失了大批人手後才終于把那些藍線藤全部消滅。

    代價是慘重的,超過二百的家族高手不但損失了接近60人,連與拓封一起追殺王林的女子,也帶著進入傳功殿的美夢香消玉殞。

    好在這次帶隊的是一位九級強者,否則拓封甚至連繼續追尋下去的勇氣都欠缺。

    在這九級強者的領隊下,他們迅速追擊,可之後居然鬼使神差的遇到兩只暴怒中的熊禽。

    雖然最後被領隊的九級高手擊散,但仍然有一些族人受傷,在這樣的環境下受傷往往就代表著死亡。

    領隊強者考慮再三,安排人手把兩次遇險中的所有傷者都送走,這樣一來,剩余下來的人堪堪超過一百。

    至于拓封,他沒有撤離,而是咬牙堅持,他發誓一定要親手殺死那個他眼中三級的垃圾。

    第三天黃昏之時,隨著進入密林深處,危險的植被、強大的野獸漸漸增多,王林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他每走一步都謹慎到極點,生物靈器內記載的植物類知識,已經不足以應付此地的環境。

    畢竟生物靈器學習手冊上面記錄的大都是一些較為常見之物,到現在為止,王林至少發現十多種辨認不出名字的植物。

    對于這些未知的東西,王林采取謹慎小心的態度,他幾個小時前就曾親眼看到一朵毫不起眼的小花突然釋放出乳白色的霧氣,包裹住一只從它身邊跑過的小獸,霧氣散後,小獸變成一灘黑水。

    王林小心的邁步,繞過一支看起來花瓣上如同人臉一般的植物,就在這時,突然一陣“嘶嘶”聲從花瓣上發出。

    王林立刻退後,只見那人臉一般的花瓣突然動了,或者說,這花瓣突然開了!

    一只手指粗細的小蛇,出現在王林的目中。

    這根本就不是花瓣,而是一只盤在一起的蛇,只不過這蛇太過詭異,它身體的條紋盤在一起居然拼成一副人臉!

    在這一瞬間,王林想起了生物靈器學習手冊內記載動物材料中XY提到的一個秘聞。

    “母皇大陸三千年的生物靈器歷史中,只有一件靈器的級別達到六級!這件靈器的制造者不詳,甚至制作工藝也與母皇大陸各個流派不大一樣,它只在歷史的長河中出現過三次,每次出現都將掀起腥風血雨被所有人搶奪。

    傳聞中它只有五次攻擊,每任主人只有一次使用的機會。

    傳聞中它的樣子是一條蛇,一條身體紋理可以變幻出人臉的蛇!

    傳聞中被它咬中,就可以成為它的主人!”

    這段話立刻出現在王林腦中,不過王林可沒瘋到真的相信傳聞伸出手乖乖的讓小蛇咬上一口。

    這蛇造型詭異明顯就是一個活物,無論如何也與生物靈器掛不上關系,王林謹慎的緩步退後。

    當他退出三步時,那小蛇嘶嘶幾聲緩緩的盤起身子再次形成一張詭異的人臉,頭部昂起,蛇眼內散出一絲寒光,吐出芯子盯著王林。

    王林有種強烈的直覺,自己若是再動,它就會立刻攻擊。

    一人一蛇相互注視,就在這時突然從後邊的密林內縱出一人。

    司徒南狂笑的躍出,他剛要說話忽然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掐住了脖子,張大了嘴盯著王林身前兩米處的小蛇,臉上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人臉?這……這難道是蠻荒平原中部傳說中的劇毒之蛇‘岣’?”司徒南倒吸口氣,輕聲道。

    小蛇吐著芯子漫不輕心的望了眼司徒南,最後又看了看王林,露出不感興趣的神色輕嘶幾聲,蛇頭漸漸低下向後爬出幾米,重新盤成一團。

    在這一瞬間王林立刻飛退迅速向一旁閃去。司徒南幾乎與王林同時起步,二人均不說話飛快的遠離此地。

    王林背後已經被冷汗浸濕,剛才當小蛇盯著他的一刻他有種死亡來臨的直覺,此時的王林見識已然不凡,他能從這小蛇身上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內心對這小蛇極為忌憚。

    二人一前一後不敢加速保持勻速的向前掠去,一直到走出大約三四百米後王林突然加速,司徒南此時松了口氣,他剛才已經有了死亡的準備,這種蛇若真是蠻荒平原內的岣那麼就算九級強者也受不住它的劇毒。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這岣傳說中的天賦異能,司徒南深知除了春水帝國的幾個家族內的老怪物,旁人根本就無法抵抗。

    所幸這小蛇似乎對無意殺戮,司徒南擦了擦冷汗,他盯著不遠處王林的身影內心暗恨,迅速追去。

    二人之間相差約20米左右,不過由于王林在密林內速度要比以往快上不少,而司徒南則是傷勢嚴重速度受到影響,所以盡管司徒南用上了秘術也只能與王林保持距離無法追上。

    剛才若不是王林與小蛇相互凝視半天浪費了很多時間,司徒南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追上來。

    “小子,你現在恐怕還不知道處境吧,在我身後至少有100多個鳳凰族高手正在全力追擊,其中帶隊的是一個九級強者。”司徒南腳步不停,高聲說道。

    王林沒有說話從一旁樹木枝干借力一跳,敏捷的拉開了差不多半米的距離。

    司徒南內心暗罵,繼續說道︰“那鳳凰涅血你分我一半,後面的那些人我幫你引開,如何?”

    王林還是沒說話,再次借著巧妙的跳躍,又拉開一米的距離,此時他與司徒南的距離是22米。

    司徒南怒喝一聲,他不甘心就這樣算了,現在是最後的機會,若最終還是讓前面的小子跑了,失去了元力感應的定位想再找到對方幾乎就是不可能。

    想到這里司徒南一咬牙,迅速從儲物卡片中拿出一片白色的羽毛,心疼的望了一眼,使用了羽毛內余留的最後一次威能。

    羽毛發出熾烈的火焰消散在司徒南手中的一刻,司徒南的身體一顫,面目猙獰似乎忍受極大的痛楚,接著他大喝一聲身體瞬間崩潰化成點點亮光消失在原地。

    王林感知中對身後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他心底一驚,就在這時,在他身前五米處突然出現大量的光點,這些光點以極快的速度凝聚在一起,司徒南的身影赫然出現。

    “瞬移?”王林吃了一驚,剛才司徒南用的羽毛他一眼就看出是生物靈器。

    “你!!!是你!!”出現在王林身前的司徒南同樣震驚,他指著王林,臉上露出驚疑之色。

    剛才司徒南並沒有注意王林的長相,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那危險的小蛇,所以一直到現在才發現,王林的臉是那麼的讓他熟悉,這分明就是他之前擁有的人皮面具。

    “原來是你拿走我的啟明丹,天殺的啊,你先是拿走我兩顆啟明丹,又搶走我鳳凰涅血,小子,我司徒南是不是和你有深仇大恨啊???”司徒南氣的咆哮吼道。當日他把裝著啟明丹的儲物卡片藏在天水城,自己引走十大尊者,並且安排了同伙夜晚去取,可結果卻一無所有,由于他被十大尊者追殺,這一去一回時間超過一個月,所以元力感應這個方法也失效了。司徒南為這事惱火許久還以為被天水城尊者拿走了呢。

    王林摸了摸鼻子,暗道原來那兩粒藥丸叫做啟明丹,猛然間他想到紫府假山洞穴內女子曾提到過的啟明丹。想必這東西在母皇大陸算是極其重要之物!

    經過對方的提醒他倒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倒手的東西送回去那是不可能的,王林眼神漸冷悠悠道︰“後面的鳳凰族高手相信很快就會追上,若你沒把握在幾分鐘內結束戰斗,等待你的將是死亡。”

    說著,王林從懷里拿出黑布寶貝,冷冷的望著司徒南,若是對方全盛時期王林定然不會如此從容,不過現在面前這個司徒南只不過是一只沒了牙齒的病虎而已。

    司徒南面色陰沉,他自討現在幾日前離開天水城時自己還能發揮五成的實力,差不多相當于六級標準,可現在傷勢重了一倍,樂觀估計能發揮出五級實力就算不錯了,而且對方手中居然還有生物靈器,這讓他有些猶豫。

    生物靈器就算是司徒南也只不過有兩件而已,其中一件剛才已經用完消散了,還剩下一件是用來藏匿,沒有進攻屬性。

    司徒南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剛才不該一時沖動為了追上來用掉了僅剩一次的靈器,而且自己最大的失誤就是錯誤的估計了王林的實力,他怎麼也沒想到短短的密林追擊三天,自己就被弄到傷勢加重一倍的程度。

    而且身後鳳凰族高手的追擊也如髓入骨,自己這次若是一個不小心恐怕真的就會喪命當場。

    司徒南盯著王林面上陰晴不定,王林面色如常內心卻有了一絲焦急,他剛才用語言提醒司徒南,若是二人戰斗必定會被後面的鳳凰族高手追上,可這司徒南看起來很是猶豫。

    就在這時王林突然面色一變,他飛快說道︰“100米位置,鳳凰族103人!”

    司徒南面色一變。

    王林不再猶豫立刻向前掠去,同時低聲道︰“已經50米了,告辭!”

    司徒南一咬牙,起步迅速向王林沖去,王林目中殺機一閃,拿出黑布寶貝冷聲道︰“你找死!”

    司徒南立刻說道︰“不要誤會,你我二人的恩怨就此劃過,但後面的追兵若不徹底除掉對我們來說就算逃跑也很麻煩,不如你幫我一下,只要幫我拖延一分鐘的時間我就可以布置一個讓他們損失大半的秘術!”

    此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司徒南,今日我紫狂再此,你跑不掉了!”聲音響起的瞬間,一道人影全身散發著紫色的氣焰迅速逼來。

    司徒南面色陰沉,立刻說道︰“我數一二三,然後我們同時停下,你幫我拖延,我來施展秘術,生死成敗就看這次!”

    王林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點了點頭。

    “一、二、三!停!”司徒南大喝一聲。王林身體不但沒停,反而更加快速的向前跑去。

    再看司徒南也是腳不停留,他邊跑邊咒罵道︰“他媽的,這小兔崽子!你雜不上當呢!”

    二人奔跑間一道水桶粗的紫色劍氣帶起一陣轟隆隆的電光瞬間從天而降,王林與司徒南均是面色大變各自憑借身法迅速閃躲開。

    地面傳來一陣陣顫抖,一道寬約五米的深深溝痕如同傷疤一般出現在地上,四周無論是樹木還是花草全部化為灰燼,一縷縷紫色的煙氣吁吁散出。

    “你們躲的到快,不過我看你們還能躲幾次!司徒南,多年不見你制作陷阱的本事可真是讓我大吃一驚,那藍線藤陷阱,我紫狂記住了!”追擊上來的紫狂擺弄手中一口巨劍,高聲說道。在他的身後,上百個鳳凰族高手一個個均目露殺機,拓封更是直勾勾的盯著王林的背影把一支針劑打在了身體內。

    “這就是九級的實力?”王林吞了口唾沫。

    “紫狂你他媽騷包啊,不就是練成了紫月劍氣麼,裝個雞巴毛,就你那九級初階的實力,老子雖然才八級高階,但要是沒受傷也不怕你,草你奶奶的!你說白了還不是靠著被鳳凰族招婿弄到足夠的啟明丹才有今天嘛。”司徒南邊跑邊罵道。

    “司徒南,你這張嘴還是那麼讓人厭惡啊,可你就不奇怪麼,為什麼你能風平浪靜的從天水城離開?為什麼追捕你的人只有我身後這些?”紫狂搖頭,腳步不停,高聲道。

    司徒南身體一震,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再說話。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二十九章 藍線之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二十九章 藍線之藤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