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亡命追擊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家族掃描靈器顯示司徒南就在天水城,不過他定是有什麼方法來掩飾自身位置,所以我們無法找到,在這個時機這個小子悄悄離城,你不覺得很有趣麼?”男子聲音溫和,似乎毫不在意對方的語氣,微笑道。

    “所以你不讓他殺他,而是想要跟著他,看看他到底想去什麼地方,哼,自作聰明!”女子冷哼一聲,盡管話是這麼說,但內心卻有些意動。

    “走吧,我們跟上去,看看這個小朋友到底要去哪,如果他和司徒南沒什麼關系,到時直接殺了就是。”男子望了眼王林消失的位置,漫不輕心的說道。

    “不通知家族麼?”女子猶豫了一下。

    “我自己都不知道猜測是否正確,還通知什麼,權當這半個月來的熱身了。”男子搖頭輕笑,身子一動,消失在原地。

    司徒南身影極快,他對城內道路極為熟悉,轉眼間就來到東門。一路上除了一些天水城本地的尊者巡邏外,他居然沒有看到一個三大勢力的高手。

    這個詭異的現象立刻引起了他高度的警戒,不過既然已經走出了獸骨制造的空間,就代表沒有回頭路了,畢竟他現在傷勢未愈,原本八級高階的實力退步到六級,今夜必須要離開!

    縱身一躍,輕松至極的出了天水城,司徒南一路迅速向東追去。

    此時若是從天空向下望去,會發現四個人幾乎成一條直線,最前方的是王林,在他身後一里左右是鳳凰族二人,在二人身後同樣是一里的位置,則是司徒南。

    天水城地理位置偏僻,這不僅僅是因為它所在的位置距離京都遙遠,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天水城靠近蠻荒之地。

    所謂的蠻荒之地,就是未被人類征服過的巨大平原,野人空白界與其相比都多了一絲人煙。

    夜風吹來,撲面掃在王林身上,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臉上盡管神色如常,但內心王林卻有些激動,七個月了!終于離開了天水城,自己徹底的自由了!

    奔跑之中,王林突然腳步一停,他回頭看了看身後。

    “是否逃離的有些太過容易了?”王林目光閃爍,立刻掉轉方向,沖著遠處的一排密林躍去。

    謹慎的在密林內行走一段路程,王林感知力擴散到最大盡可能的繞過一些鳥類的巢穴,就在他走出大概300米左右時,突然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飛禽拍打翅膀的聲音。

    在這寧靜的深夜,這聲音格外刺耳,王林面色一變,毫不猶豫迅速向前急馳。

    “前面的那小子到底要去哪里?再往前可就是蠻荒之地的外圍了。”鳳凰族女子眉頭微皺,右手一彈,頓時一只飛鳥“啪”的一聲掉落下來。

    “他發現了我們!”她身邊的男子手中拿著一個圓形的儀器,儀器上出現三個光點,最前面的光點此時正快速向前移動。

    “哦?”女子腳步不停,撥開一支斜伸出來的樹枝,驚訝道︰“難道他剛才突然改變方向進入這里,就是因為發現了我們?”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什麼在密林內突然速度加快,不過我猜測,應該不是之前發現我們,而是剛才飛鳥拍打翅膀的聲音,這一切或許都是他的計策。”男子望著手中的儀器,眼中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

    “你太多心了,我不相信這小子會這麼聰明,按你的說法他豈不是故意走進密林借飛鳥來測試身後是否有人跟蹤?哼,要我說,他本來就是要到這里來,發現我們也只不過是巧合而已。”女子顯然不信男子的分析,不屑的說道。

    “……但願如此吧,不過有什麼關系呢,他已經是個死人了,不是麼?”男子輕笑,收起手中儀器,身體突然加快速度,迅速沖了上去。

    “真沒勁,這麼快就結束了。”女子眉毛皺起,再次撥開眼前的雜枝,低聲道︰“我討厭這里!”

    她並沒有跟上,在她想來前面那個小朋友是必死無疑了。盡管與自己一起前來的男子她極為厭惡,但不得不承認,作為家族附屬戰士中最為天才橫溢的家伙,的確有幾分真本事。

    僅僅20歲就達到元力六級還不算什麼,最讓她嫉妒的,是對方經脈天生就可以承受C級元力,這樣的經脈天資,就算放在母皇大陸也算是極為少見的了。

    “听說家族中的那些老家伙打算招他為婿,如此一來他就可以接觸到家族中的隱秘技法,哼,區區一個男奴而已,野雞永遠成不了鳳凰!”女子冷哼一聲,內心頗有些不是滋味,畢竟她身為嫡系子弟但因為天資有限,經脈就算經過啟明丹的拓展也最多只能承受D級元力,沒有資格接觸到家族的隱秘功法。

    而啟明丹又太過稀有,家族給她一粒已經是完成了對嫡系子弟的承諾,想要再獲得一粒,難比登天!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一旁的密林沖出,隨之而來的則是氣勢凶猛的一拳。

    這一拳,帶起龐大的氣場,幾乎瞬間便限制住女子的身體,女子面色大變,嘴里立刻發出幾句復雜難明的聲音。

    頓時一只紅色火焰鳳凰出現在她的身體外側,這火鳳極為奇怪,四周的樹枝甘草原本遇火既燃,可現在卻仿佛被雨水打濕般,沒有發出半點燃燒的跡象。

    “鳳凰護體?看來你是嫡系子弟了,他媽的,我最討厭你們這些嫡系子弟!”一聲咒罵立刻從疾射而出的那人口中傳來。

    他的拳頭未停,直接打在了火焰鳳凰之上,鳳凰顫抖的鳴叫一聲,不甘心的漸漸消散。

    不過它的出現,為女子爭取到了一絲機會,她立刻掙脫出對方的氣場,迅速從儲物卡片中拿出一個鳳凰雕像,雕像一現便化成一灘液體包裹住女子全身。

    接著,一副造型極其美麗的紅色全身鎧甲出現在女子身上,此時的她,看起來就如同一個火焰戰神一般。

    這一切也就一兩秒的時間,男子拳頭擊出後並未繼續,而是立刻沖向前方。

    “司徒南!!你不要跑!”女子怒嗔一聲,認出了偷襲者身份,追了上去。

    “要不是老子受傷剛才實力沒徹底發揮,你這小妞早就被老子一拳打個稀碎,哼哼,鳳凰靈器?你們鳳凰族可真是財大氣粗啊,連你一個五級元力的小輩都發了這樣的靈器,老子不跑,難道站著等你來打啊?”司徒南一邊諷刺,一邊速度不停,對于這個只要元力足夠就可以不限時間增加使用者一個階位,而且還必須鳳凰族族人才可以使用的變態生物靈器,司徒南自認他現在的狀態就算打的過,也必然浪費很長時間,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去尋找卡片!

    再說王林這里,他此時速度發揮到極限,樹枝草木迅速在眼前閃過,身體上被割出一道道流血的劃痕,這一切對王林來說,微不足道,他現在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速度,速度,速度!

    身後感知範圍內追擊者正在極快的接近,90米,80米,60米,40米,30米!

    他甚至都能在感知中看到對方眼中那絲嘲諷之色。

    速度!!王林眼中充血,內心瘋狂的吶喊一聲!

    在這一瞬間他腦中前所未有的清明,他身體驀然一轉,不再直線奔跑,而是以閃躲的方式漸進。

    追擊王林的男子眼中嘲諷之色更濃,他悠悠的說道︰“你若直線奔跑,我追上還要用幾十秒,但你現在這樣的方式奔跑,我追上你只需要10秒!”

    對方的聲音王林並為理會,他的身體扭曲,詭異的躲過一個個橫生的枝節,在密林內飛快穿梭。

    此時,對方距離他的位置,已經迅速縮短到20米。

    王林腦中越來越清明,俱樂部內的閃躲訓練效果在此時表露無疑,身前的樹枝橫干仿佛不再是阻攔,而是變成了一個個訓練閃躲的光珠。

    一花一草一樹一枝,在此時仿佛全部融入到他腦中,一副仿若雷達般的景象漸漸浮現在他心中,他知道每一根樹枝的軌跡,知道每一處借力點的韌度。

    慢慢的他忘掉了自己正在逃命,全身心的融入到這奇妙的感覺之中。

    他的身體,此時由一開始狼狽的奔跑閃躲,漸漸的如行雲流水般飄逸起來。

    距離漸漸拉遠,20米,25米,30米,40米……

    後面的男子越追越心驚,對方的身體居然在一瞬間就變的勢若脫兔,明明前方有樹桿遮擋,可對方居然毫不閃躲,而是在幾乎就要踫到身體的一剎那如同風吹楊柳般斜側劃過。

    這點,就算是他自認能做到,可也沒辦法像對方那樣輕描淡寫。

    眼中閃過一絲殺機,男子這次真正的升起了濃厚的興趣,他語氣陰沉的說道︰

    “前面的朋友,游戲結束了,接下來,你將永恆的記住我的名字---拓封!”

    說話的同時,男子身上驀然爆發出一股濃郁的氣勢,右拳凌空一擊,頓時一道無形的氣流涌現。

    在他面前所以阻擋的樹桿,全部脆弱的不堪一擊,化為飛灰。

    這氣流速度不減,立刻追上王林,此時王林泰然自若仿佛沒有察覺,在那氣流臨體的一瞬,他身體驀然一動,以不可思議的角度閃過,甚至還借著氣流散發出的推動力速度更加迅猛的向前沖去。

    “不可能!!”拓封一呆,他必殺的一擊居然被對方如此容易的避過,這讓他極為震驚,但更多的,卻是憤怒!

    明明就是一個三級垃圾,卻躲過自己六級的必殺一擊,這就如當面給了他一巴掌一樣,拓封怒喝一聲,繼續追了出去。

    王林對此一無所知,他現在已經全身心的沉浸在那奇妙的感覺當中,身體肌肉的每一絲顫動,每一次呼吸,甚至每一次腳步的落地,每一次彈起的方位,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妙。

    對方打來的凌空一拳,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這一刻他就仿佛一個局外人般,自己的身體全然不受控制,憑著一種奇妙的直覺,如閃躲一根橫生的樹枝一般輕松的避過。

    或者說,這是一種本能!王林有些奇怪,自己現在明明在被追擊,可為什麼腦子里卻清明的可怕,甚至還有時間去分析現在的狀態。

    當本能兩個字浮現在他眼前的一刻,他腦子里有一處部位,輕輕的碎裂了,一股暖洋洋的氣息從那碎裂的部位緩緩流出。

    隨著這氣息的涌現,王林突然對自己現在的處境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這感覺似乎根深蒂固的存在于自己的靈魂之中,在現在的一刻,它甦醒了!

    “我……又在被人……追殺?”他喃喃的自語,身體不變,仍然詭異的潮鳴電掣在密林內。

    漸漸的,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王林目光一閃,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聲音。

    “我……又在被人追殺!!!”

    在這一霎那,王林突然在身旁的樹木上一按,元力一閃即逝,緊接著他身體不停,迅速轉向,幾個跳躍間,有數顆樹木被他注入了元力。

    這一切他做的極其自然,對于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麼做,王林不是很清楚,但腦中仿佛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這樣做才是在被人追殺時最正確的選擇。

    此時身後的拓封身影如梭而來,在經過這些樹木時,突然一顆樹木傾斜,如同預先知道他的路線般重重的砸在他的身前。

    拓封一驚,急忙向旁邊閃躲,但就在這時又一顆大樹轟然砸下,角度判斷極準,拓封面色終于變了,他剛要閃躲突然呆呆的發現身邊的所有大樹,此時統統發出嘎吱的聲音,全部向他砸來。

    四面八方所有位置無一遺漏,甚至拓封震驚的發現,就連遠處的一些樹木也露出傾斜之意,似乎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就會立刻砸下。

    怒喝一聲,在四周樹木砸下的片刻,拓封握拳轟擊而上。

    這些大樹砸地的巨響引來一陣陣連鎖反應,四周數之不盡的樹木紛紛時機把握極其精確連續不斷的砸下,這絡繹不絕的砸擊造成四周枯葉揚起,塵土蓋目。

    許久之後,樹木中爬出一人,拓封衣衫多處破損,狼狽不堪,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畢竟就算他是六級強者,在如此多的大樹連續砸擊下,還是受了一些輕傷。

    相對于這微不足道的輕傷,真正打擊拓封的是這樹木坍塌造成的後果,他與王林的位置已經超過了兩公里!

    面色陰沉的望著手中的掃描儀器,代表王林的白點正在漸漸拉開距離,拓封目中殺機前所未有般濃厚,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管你是不是與司徒南有關聯,你……死定了!我拓封發誓!”

    說完,拓封正要繼續追擊,突然眉頭一皺,轉過身冷冷的望著身後的方向,臉上凝重之色涌現,一把漆黑的木棍出現在他的手中。

    就在這時,司徒南的身影極快的沖出,他看到拓封後一怔,當看到他手中的木棍時眼神猛地收縮一下,接著立刻注意到四周的樹木殘骸,頓時大笑起來。

    “這不是鳳凰族圈養的兔子中號稱最天才橫溢的拓封麼,怎麼弄得好像被人干了屁股一樣灰頭土臉。”司徒南狂笑,腳步未停縱向前方。

    “你果然與前面那個小子是一路的,司徒南,若是你沒受傷,我自然打不過你,可是現在,你給我留下吧!”拓封冷哼一聲,手中木棍一晃。

    此時,鳳凰族女子也追了出來,她表情同司徒南一樣,看到拓封後一怔,顯然沒想到追殺一個三級的垃圾人物怎麼會造的這麼狼狽。

    不過現在不是詢問的時機,她死死的盯著司徒南立刻與拓封一前一後夾擊。

    “老子的確重傷未愈,不過單論速度你們還差的遠!”司徒南恥笑一身,眼中紫芒頓現,用出當日在紫府內追擊王林時的秘技,雙腳相互一踫,速度瞬間增快數倍不止。

    輕松至極的閃爍而過,眼看司徒南就要逃脫,拓封手中木棍立刻涌現詭異的黑霧,黑霧如射出的箭矢般追風逐電,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鑽進司徒南身體。

    司徒南面色瞬變,身體速度不減沖出包圍,向王林的方向遁去。

    “這鳳凰族二級靈器之一的紫花木棍,在你手里發揮出的威力,太弱了!”

    遠遠的,傳來司徒南猖狂的聲音。

    拓封面色陰沉的似要滴出水來,他今日兩度受挫,幾乎達到憤怒的邊緣,立刻對女子說道︰“追!”

    女子猶豫一下,飛快說道︰“我剛才已經通知家族長輩,他們很快就會趕來,不如我們稍等一會。”

    拓封眉頭緊鎖,立刻說道︰“等家族長輩來了,我們還有什麼立功的機會?富貴險中求,若是今日我們立功,你獲得進入傳功殿的機會必然很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完,他迅速追去。

    女子一咬牙,傳功殿可是專門記錄家族隱秘技法的地點,略一掙扎,考慮到與拓封聯手對付司徒南雖說獲勝把握不大,但保命應該沒問題,而且這機會一旦失去日後想再遇到,可就難了!

    想到這里,她不再猶豫,立刻跟了上去。

    再說司徒南,他迅速離開拓封二人後,腳下一個踉蹌噴出一口黑血,傷勢更重,他喃喃自語︰“今天可真是倒霉了,他媽的一個兔子居然拿著二級靈器,這是什麼世道啊,要不是老子重傷未復我定要搶過來。

    這一切,都是前面那個該死的小子害的,你等著,老子追上先直接先把你干掉!”

    王林一直在奔跑,那種熟悉的感覺漸漸全部融入身體內,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化作一道青虹。

    他的腦中隨著熟悉的味道越來越濃,一副畫面悠悠的浮現心間。

    畫面內同樣是在一處叢林,黑衣冷峻男子面色堅毅,迅速的在一棵棵蒼天巨樹間滑動,他時而停下,露出凝听之色,在一些樹木上注入一道道銀輝細波般的元力。

    時而還在一些雜草間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動作。做這一切的時候,他的臉上都是露出濃厚的殺機以及一閃而過的譏諷。

    還有的時候,他突然盯著某些花草,露出謹慎之色,小心的擺弄一二,采取一些放在地上。

    除了這些,他甚至還專門改變路線跑到一些明顯是野獸的棲息地,挑逗一番後迅速引著那些咆哮而至的強大生物反方向奔去。

    這次浮現在王林腦中的畫面是最長的一次,他沉浸在腦海內的畫面之中,漸漸的他仿佛變成了那個黑衣男子。

    這種感覺由淺入深,王林眼中越來越亮,突然他身體一頓,停了下來,目光遠遠的放在一支衍生在巨樹體表的藤條上,眼中露出慎重之色。

    這藤條看上去很普通,除了有一道藍色的細線隱約浮現體表之外,與其他藤條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藍線藤?生物靈器學記錄材料中的一種!”王林立刻認出此物,腦中隨之浮現手冊中關于藍線藤的描述︰“藍線藤,攀援纏繞性大藤本植物,劇毒,屬被動攻擊類植被,只在兩種情況下主動進攻,一,受到重物撞擊,二,生物血液刺激。”

    王林緩緩上前,小心的用拇指與食指輕輕掐住藤條,緩緩的向後拽出,過程中他神情高度集中,漸漸把藤條拽出約三米左右時他慢慢的松開手,退出幾十米,迅速劃破指尖,一滴鮮血彈在藤條上。

    藤條被血液擊中後立刻一甩,如蛇般抬起,接著從其根部又伸出幾根藍線藤,凝集在一起蠕動了幾下,緩緩平息撲在了地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二十八章 亡命追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二十八章 亡命追擊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