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心懷不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你身上定然有一物品,是把你禁錮在此那人必得之物,那人不可能對此不聞不問,一定是定期來此地一趟,甚至很有可能設下某種技法,只要有人一踫這個戒指對方立刻可以察覺,我若拿走戒指中的寶貝,那人知道後一旦認為我拿走了他所要之物,我豈不是中了你的計!”王林冷笑,望著女子。

    女子一怔,苦笑道︰“恩人多心了,春水根本就沒這個意思,你說的沒錯,那人的確想要我戒指中的一個物品,不過他畢竟是入塵期,雖然不能強行取走,但我也阻止不了他感知探入,到時他只要一探查便會發現想要之物並未丟失,我何來害你之說。”

    女子看到王林臉上疑色仍然未消,立刻再次苦笑道︰“恩人,你若不放心大可延緩為我送信物的時間,若這期間有人追殺,你便不再送信物,若沒人追殺,證明春水所言無虛,到那時你再送信物如何?”

    “我就怕連這送信物之說,都是虛假的!”王林冷笑,退後幾步,目光閃爍。

    “恩人,你……你看我這個樣子,我能逃離此地麼?我那仇家的確定期來訊問,若他真的認為是你拿走了他想要之物,我……我還能活命麼?”女子目露苦澀之意。

    王林沉吟一二,盯著女子,走到她身邊一米處。

    女子眼露驚喜之色,接著右手一陣黑光閃耀在食指上出現一個黑色金屬指環。

    “信物和寶貝還有修煉功法都在戒指里,你只需要用手踫到戒指,我自然有方法把物品弄出。”女子聲音有些急切,飛快的說道。

    “你還沒說,這信物送到哪里。”王林眼楮微眯,不慌不忙的悠悠說道。

    “這……送給監獄島管事春冷,我的弟弟。”女子立刻回答,臉上復雜之色一閃而過。

    王林沒有繼續問話,望著女子右手食指上的指環,上前半步伸手就要踫去。

    在他手指即將踫到指環的一瞬間,王林突然抬頭望向女子,只見女子此時面色猙獰至極,眼中更是露出一股詭異的陰森之芒。

    她察覺到王林的目光,臉上微變,強笑道︰“恩人,寶物就在戒指內,你不用懷疑只要接觸到戒指,寶貝立刻會出現。”

    王林面上立刻陰沉,眼中殺機涌現二話不說飛快退到陽光射入之處,拿出鏡子對準方向。

    “恩人,你這是何意?”女子見此,表情現出一絲驚慌。

    “我反悔了!”王林臉沉似水,手中鏡子一轉,陽光頓時折射晃在女子身上。

    女子立刻慘叫起來,她的身體冒出大量的白氣,表情不再掩飾露出赤裸裸的猙獰。

    “好聰明的小輩,我雖然懼怕陽光,但你這用鏡子折射而來的光束還不足以殺死我,既然你不上當,雖然無法身體接觸奪舍成功率不大,但你這身體我要定了!”

    說話的同時,女子尖叫一聲,身體頓時被白氣包裹,緊接著一道紫光迅速從她身體內射出,潮鳴電掣沖向王林。

    王林面色一變,手中鏡子晃在紫光的瞬間,身體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順著樓梯迅速向上沖去。

    那紫光被陽光射中,立刻傳來一陣慘叫,接著由一化二,又由二化四,四道紫光分別以四個不同的角度再次向王林撲去。

    飛快躲過其中三道,王林沖上第二層石室,正要繼續躍入樓梯,這時,最後那道紫光突然如同燃燒一般,帶著紫色的火焰以超越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王林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射入身體。

    王林身體一震,表情立刻凝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在他的腦海中,那道紫光化成春水的樣子,盡管看起來虛弱至極,但她速度不減直奔王林腦海中隱藏靈魂的藏識之地。

    她知道,只要吞噬了對方的靈魂,這奪舍就算成功,雖然自己現在狀態極差,隨時都可能消散,但只要成功那麼就可以脫困。

    瞬間,藏識之地出現,春水面上露出狂喜之色,直接穿透藏識之地的一層薄薄的自身防御層,鑽了進去。

    但緊接著,她立刻尖叫起來,聲音極為驚慌,甚至還帶著一絲恐懼。

    “不!!上者饒命,我不知道這是您的身體,我……”聲音嘎然而止。

    王林神情恍惚,漸漸清醒過來,他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化身成為以往畫面中的那個黑衣冷峻的男子。

    在自己的面前,春水恐懼的跪在地上,似乎驚慌的解釋著什麼。

    自己只不過心中浮現一股殺機,對方立刻在面前煙消雲散。

    接著,他就醒了。

    王林緊鎖眉頭,略一沉吟立刻分析出幾個答案。對方先是騙自己接觸指環,目的是所謂的奪舍,至于奪舍的含義現在他也明白了。

    後來對方看到自己並未踫指環,惱怒之下冒險在不接觸指環的情況下奪舍,這種方式顯然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那麼接下來,春水靈魂進入自己身體,那個夢顯然不是真的夢境,應該是真實存在的。

    自己的確殺死了試圖奪舍的春水,原因是在這過程中出現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的變故。

    王林目光一閃,他想到了改變自己命運的那個晶石!

    起步正要離開,突然他內心一動,不向上走反而沖下入的樓梯走去。

    來到下方的石室後,王林立刻發現春水的身體仿佛失去了活力般變成了一具干尸,干尸右手上的指環已經消失,地面上還殘留著一些戒指碎片。

    在那些碎片中,王林發現有兩樣物品居然保持完整。

    其中一樣是一枚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墨黑色珠子,另外一樣則是一個麻布包裹。

    春水死亡之時,性命相連的家傳指環崩潰,這點王林不奇怪,但在這崩潰中依然還能保持完整的東西,卻讓他禁不住怦然心動。

    迅速收起兩樣物品,王林不再停留立刻躍起出了洞穴。臨走時他把鏡子全部收起,小心的把假山歸位,悄然無息的遁出紫府。

    在距離東部城門最近的一家客棧,王林訂了個房間,在里面休息養神。客棧店家雖然奇怪為何一個男子會訂房間,但看在對方慷慨的付費上,也沒在多問。

    房間內,王林謹慎的四下檢查一番,發現有兩處地方有些古怪,顯然是有著監視作用。

    他若無其事的找到一個監視不到的死角,也不閑髒直接坐在地上,等待夜晚的來臨。

    夜晚來臨之際,就是他離開天水城之時。

    趁著此時距離夜晚還有不少時間,王林拿出剛剛得到的兩樣物品,一一研究起來。

    首先是那個不起眼的黑色珠子。

    這珠子看起來實在太普通了,若不是王林知道這可是在戒指崩潰後依然完整的寶物,多半不會去留意。

    感知探入,沒有反應。

    元力流入,沒有反應。

    王林驚訝,繼續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方式,甚至還把鮮血滴在上面,這珠子依舊還是那樣,沒有一丁點反應。

    “奇怪了!”王林拿起珠子,仔細的觀察了許久,終于在邊緣位置,發現兩個淺淺的小字。

    “這字體……”望著珠子上的兩個字,王林面上罕有的浮現凝重之色,這字用讀卡器翻譯不出來,顯然不是母皇大陸常用的字體。

    可這兩個字王林卻越看越感覺熟悉,那種熟悉仿佛是天生就跟存在靈魂之中一樣。

    “天……逆?”王林脫口而出。

    天逆二字從口中發出後,王林越看越覺得正確,雖然不知道為何自己對這種字體極為熟悉,不過顯然這一定與神秘晶石留在自己腦中的一些似有若無的信息有關。

    無論是這珠子本身的不凡,還是它上面刻著讓自己熟悉的字體,這兩點無論那一點都讓王林慎重起來。

    可惜這珠子除了上述兩點外無論怎麼看都是極為普通,王林苦笑把珠子收起,拿出另外一物麻布包裹。

    把麻布包裹打開一看,王林目瞪口呆,臉上瞬間涌現古怪之色以及那一絲掩飾不住的震驚。

    麻布包裹內放著一張折疊的獸皮,在打開包裹的一刻,獸皮上的一排字跡立刻出現在王林眼中。

    “生物靈器學基礎學習手冊制造者XY,增予好友春水。”

    王林腦中隱約出現一個念頭,頓時覺得口中有些發干,心髒劇烈的跳動,他深舒口氣把獸皮拿起,翻開一看發現里面一片空白並無一物。

    略一沉吟,王林元力流入其中,接著他眼見一晃,身邊的所有事物全部在一剎那消失,展現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虛無的空間。

    一個隱帶傲氣的聲音,回蕩在空間之中。

    “生物靈器學有三大定律,對立統一定律、量變質變定律、否定之否定定律,鄙人致力于生物靈器學數十年,制造靈器數百件,但限于天資只對量變質變定律略有研究,一生只做出兩件四級靈器,此乃一生憾事。

    好友春水天資聰穎,定可超越在下成為靈器大師。接下來我將對我制作的數百件靈器,一一為你介紹,權當好友參考之用。”

    接著,一個又一個造型稀奇古怪的物品,浮現在王林面前,這些物品中有樹葉、有骨頭、有獸皮、也有雕塑。

    王林眼中突然一閃,他清晰的看到其中一物,正是自己從沐海手中獲得的那件黑布寶貝。

    在這一刻王林終于確定,自己獲得的那些寶貝,名字叫做生物靈器,自己這次真的遇到了天大的機緣!

    按耐心中的驚喜,王林繼續看了下去,時間飛快度過,在王林不知不覺中,夜晚來臨。

    元力從獸皮上收回,王林腦中漸漸對生物靈器有了一絲大體的概況。

    生物靈器,顧名思義,就是以一種復雜的方式,把生物體內的能源在一瞬間凝集在一起,封印在一種特殊的道具上,這個道具就稱為生物靈器。

    其實不僅僅是生物,大到飄渺虛無的天地威能,小到一花一草甚至某些微生物,世間萬物都可以用這個方法來凝集能源,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靈器師!

    母皇大陸上這種生物靈器非常出名,往往一件品質優秀的靈器可以為持有者增加無法想象的威力。

    不過靈器師的傳承中有很多限制,再加上各個靈器流派閉門自掃,所以造成了靈器師極為少見。

    另外培養一個靈器師所消耗的資源太過巨大,而靈器的制作成功率又不高,常常耗費了大量的材料也制作不出一件成功的靈器。

    除此之外,材料方面也是限制靈器師的一點,靈器師所需要的材料往往都是一些強大的生物身體內才能具備,又或者一些罕見的各種稀有之物,如此多的限制,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靈器大師,難度劇增。

    正是因為傳承困難、消耗巨大、成功率不高、材料限制,等等這些原因,所以一個靈器師在任何地方都會受到及其尊重的待遇。

    這種待遇是無論性別、年齡、身份。由此可見,一個靈器師在母皇大陸是多麼的受歡迎。

    至于靈器也是分等級,從一級到十五級每提升一個等級,威力的強大程度差異巨大,舉個例子,一級靈器與二級靈器之間單從威力上講,就算十件一級靈器一起進攻也無法抵抗二級靈器。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比如很多的靈器盡管級別不高,但它作用特殊,如專用的醫療靈器,尋蹤靈器,傀儡靈器等等。

    靈器的種類也可以說是千奇百怪,不同的靈器之間也會造成一些甚至連制造者也想象不出的連鎖反應。

    除此之外,靈器的使用者也是限制威力的重點,比如同是一級實力,用一級靈器,二人之間元力控制的差異,都能造成發揮出的威力各不相同。

    關于如何判斷靈器級別,手冊上也進行了詳細的講解。一件成功的靈器,在制成的一刻會自動浮現出星狀的亮點,一個就代表一級。

    看到這里時王林腦中立刻浮現感知探入黑布寶貝與木質雕像時那一閃而過的星點。

    王林用從未有過的慎重把生物靈器學基礎手冊放在儲物卡中,接著又感覺不妥,拿出後貼身放在隱秘之處,這才深呼一口氣。

    “這生物靈器學要求有些苛刻,感知力要達到入微境界,元力也要達到五級,元力倒還好說,可這感知力入微境界,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王林目光閃動,站起身子。

    “好在就算沒有到達要求,也可以學習制作的方法,只是無法嘗試而已。不過這生物靈器學太復雜了,僅僅初期需要牢記的材料就不下數千種。而且若是制作,這些材料將是一個大問題。”

    王林沉思片刻,匆匆收拾一下行裝,推開窗戶縱身一躍,悄無聲息的落地,腳步不停一點之下迅速向前遁去。

    夜晚的天水城格外安靜,巡邏的尊者這段日子明顯松懈下來,畢竟現在的天水城內三大勢力高手雲集,矛頭全指野人空白界。

    對于三大勢力的這些高手,天水城不敢得罪,再加上深知三大勢力彼此暗斗不斷,生怕無形之中卷入其內的天水城管理人員更加不敢在這個時機有所舉動,所以對于城內的一切事情都是權當看不到,擺明了不管的態度。

    王林身體移動飛快,不大一兒會就來到城門下,躲過一艘巡邏而至的春水戰艦後,他身體一輕,從一旁的樹木借力躍到城牆上,也不停留迅速翻過。

    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般自然快捷,出了天水城,王林立刻向東倍道而進。

    與此同時,天水城內某處房舍內,司徒南從入定中甦醒,他睜開雙眼,面上異樣的紅潤一閃而過。

    在他的身體四周擺著四塊白色的獸骨,獸骨上散發出一陣陣溫和的氣息,這氣息與四周環境完美的融合在一體形成一個小型的空間,把司徒南的一切生命痕跡全部掩蓋。

    “小子,我等了你一個月,你終于出城了!”司徒南咬牙切齒的自語,猶豫了一下,慎重的收起身邊的獸骨,身體一抖迅速從房內消失。

    司徒南如幽靈一般,小心的在城內穿梭,心里對王林一頓咒罵。

    一個月前那場戰斗,他最後雖然逃離但卻受了重傷,若是以往他早就離開天水城回到野人空白界養傷,但這次他卻不甘心。

    他不甘心到手的至寶鳳凰涅血就這樣被一個小輩搶走,他心中暗恨,若不是自己沒想到對方一個精神修煉者居然有這麼快的速度,也不會讓他得手。

    所幸當日他拿到卡片後曾元力探知過,而司徒南多年前偶然間得到一個秘術,可以暫時性的把元力注入到儲物卡片內,並且保留一個月不散。

    在這一個月他可以根據元力來定位卡片的所在。

    當初得到這個秘術後司徒南如獲至寶,強行讓自己養成了一個習慣,只要卡片到手立刻在里面留下元力痕跡,這是他為了防止自己卡片丟失而做的一個保險。

    而且更加難能可貴的就是這秘術施展出來的元力,無痕無跡,旁人絕對無法發現異常。

    當日他逃離後立刻施展秘術查看卡片方向,當他確定了卡片的大概位置後本想立即去尋找,可因傷勢過重行動都很不方便,若不立刻修養日後定會修為大降。

    于是他猶豫再三,再加上這元力定位只有大概方向,無法準確的知道具體位置,擔心再次被天水城內高手發現,無奈之下司徒南只能藏身某處,每日密切關注卡片方向的同時緩緩的療傷。

    等他傷勢略有好轉的跡象後,此時天水城內隨著三大勢力高手的進入,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自己,司徒南更加不敢輕舉妄動。

    他深知現在天水城藏龍臥虎,自己若是一個不小心恐怕就會喪命當場,與鳳凰涅血相比顯然小命還是比較重要。

    隨著時間的度過,卡片內的元力漸漸消散,本來他都有些想放棄了,只求自己傷勢徹底好轉前不要被對手發現,畢竟現在這個樣子就算離開天水城都是問題。

    可就在卡片內氣息將要全部散掉的時候,司徒南突然發現卡片所在的方向改變了。

    對方以極快的速度在東面移動,如此一來,他內心立刻掙扎,最後還是沒有忍住誘惑強壓傷勢追了出去。

    東城城門上,王林離開後時間不長,一男一女兩個虛幻的身影驀然出現,男子隨意的看了一眼王林消失的方向,輕笑道︰“速度很快,不過其他方面看起來就比較普通,元力應該是三級左右。”

    旁邊女子冷哼一聲,冰冷的說道︰“剛才距離他三百米的時候,你為何阻止我出手擒住他?在這個敏感的時機任何可疑人等都要被格殺,而且他還是一個男子。”

    “你太心急了,他只不過是個魚餌罷了,我們鳳凰族在天水城滯留了大半個月,為的不就是司徒南麼。”男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那又如何,與這個小子有什麼關系?”女子聲音依舊冰冷,語氣略帶質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二十七章 心懷不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二十七章 心懷不軌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