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春水困地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5187號的朋友,你看在我舍得花費500晶幣就為了傳遞一句話的份上,能不能商量一下,你換個房間訓練行不行?”一排信息立刻從金屬球內浮現出來。

    王林一怔,召過金屬球,手放在上面後略一探索立刻發現這種叫做“千里傳音”的呼喚功能,可以隔著房間把信息傳遞進來,每次花費500晶幣。

    當王林注意到金屬球內有個關閉房間傳遞信息功能的選項後,他隨手把這個功能啟動,便不再理會。

    至于對方說的換房間,王林認為沒必要,也沒那個時間去換房間,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身體內元力轉換成螺旋形狀,到現在為止由于其他訓練安排太滿,只完成了不到15%。

    還有體內升化術,也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去修煉,爭取盡快全部大成。

    除了這些,還有讓王林最頭疼的D級閃躲訓練。

    把時間略一安排,王林決定每日十次的閃躲訓練繼續保留,其他時間全部都放在體內升化術上。

    七天後。

    5187房間內,100個金光閃閃的光珠以各種各樣無一雷同的刁鑽角度從四面八方迅猛的往返穿梭,由于這些光珠速度太快,再加上密度很大,所以乍一看去幾乎看不到光珠內的王林,只能隱約看到一個身影詭異的扭動,時而跳躍,時而伏地,異常狼狽。

    鬼瞬閃上記錄的那些技巧王林已經熟練掌握,但就算如此,在這100個光珠的撞擊下,他仍然躲避不過。

    他發現自己的速度還是太慢,而且反應能力也根本無法與光珠相比,只有進入兩秒閃字境界時才可以真正做到躲過這些光珠的進攻。

    再一次王林內心那顆想要成為強者的心髒被刺痛了,他咬緊牙關苦苦堅持。

    “訓練者撞擊次數超過99次,訓練中斷。時間14分03秒,得分0”

    王林胸口快速的起伏,急劇的喘息,14分03秒是他目前的極限了,早在三天前他就發現無論如何努力,如何堅持不懈,都無法超過這個數字。

    “看來真是到瓶頸了!”王林嘆了口氣,他之前曾用金屬球聯系了111房間,詢問為何如何增加訓練強度都無法突破一定的成績,詢問時他並沒有說自己的詳細訓練過程而是一筆帶過,之後得到一個瓶頸的答案。

    王林從111房間的咨詢人員那里了解到,瓶頸期是根據訓練者身體素質不固定的出現,一旦出現往往就是代表著訓練者的終點。

    想要突破瓶頸很難。就算突破,個體差異也造成每個人突破的方式都不一樣,但毫無疑問,只要突破那麼往往就是大範圍的進步。

    D級閃躲訓練到這里,算是告一段落,王林又嘗試了幾天,最終徹底放棄。

    余下的時間他雖然還是在房間內,不過卻幾乎把這里當成了旅店,整日修煉體內升化術。

    體內升化術第七副圖已經大成,第八副圖也到了40分左右。

    閑暇時間王林也仔細琢磨了自己該如何突破瓶頸,自己以往在速度方面,訓練的重點都是放在了移動以及閃躲反應上。

    這幾天他腦中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速度的含義包含很廣泛,閃躲、移動、出拳、等等,自己之所以達到瓶頸,或許與自己只訓練移動和閃躲有關。

    也就是說,因為突然增強的移動閃躲速度,造成自己身體的協調能力紊亂,所以出現了瓶頸。

    “或許,調節身體協調能力,可以幫助自己突破瓶頸!”王林沉思少許,認為自己的猜測應該沒錯。

    “速度訓練已經找到了方向,不過眼下最急迫的還是尋找極陰之地,看來只能以後再訓練了,畢竟元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就是不知道靈術尊者到底如何運用元力。”王林暗嘆一聲。

    王林畢竟沒有真正的和靈術強者交過手,擊傷長發女子也是在對方沒有出招前偷襲,如此一來王林對元力靈術方面的運用,非常好奇。

    靈術六級的尊者,攻擊方式到底是什麼樣?

    難道……王林若有所思,他想起了被自己完全忽略的一個極為關鍵的地方!

    王林腦中立刻回蕩出半年前冰風與司徒南一戰中用出的108個冰凌防御層。他目中隱有深邃之意閃動。

    王林知道,元力實際上就是人體內的一種能量,這種能量作用廣泛,若以自身為載體,就被稱為體術元力者。

    靈術元力者顯然是用一種特殊的技法,不以自身為載體,而是以外放的形式發揮出這股能量的威力。比如冰鳳的108個冰凌防御層!

    王林腦中立刻浮現出第一次看鬼瞬閃時上面的描述—E級技法!

    “這技法是個好東西!現在一想,這鬼瞬閃分明就是一種體術元力者的技法!既然這樣,想必靈術元力者也會有相關技法了。”王林笑了。

    雖然沒有在大小姐儲物卡中找到有關元力的攻擊技法,但王林相信,自己終會有一天找到!

    有了目標,王林更加覺得時間緊迫,接下來幾天他一直沉浸在修煉體內升化術。

    靜心修煉的王林並不知道,此時的天水城風雲涌動。

    鳳凰族大小姐紫韻雯險些被野人司徒南生擒,這件事情在春水帝國掀起巨大的風潮,紫韻雯回到家族在春水帝國京都的總部後第三天,大批的家族五級以上高手立刻出動,單單是九級強者就派出了十個,其余五、六、七、八級別高手總人數不下千人。

    這次鳳凰族震怒了,紫韻雯作為家族核心成員之一居然有人敢打她的主意,而且若不是陰差陽錯之下甚至就被對方得逞。

    此風不肅日後必定變本加厲,故此這件事情鳳凰族非常重視,以往野人空白界在春水帝國雖然造成不小的混亂,但春水帝國三大勢力實力平衡,無人願意白白浪費人力物力去攻打並沒有半點油水的野人空白界。

    至于春水女王更是早在三百年前就不問世事,閉關修煉,帝國一干事情決定全部都由三大勢力代理。

    三大勢力在這三百年,明爭還有些顧忌,但暗斗卻無時不在。

    鳳凰族這次丟臉,其余兩大勢力唐氏學府以及碧波聯盟自然樂得在一旁看熱鬧,不過暗地里都派出了一些高手密切的關注此事的發展。

    于是,天水城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邊陲小地作為事件的始發地,自然被作為第一現場,吸引了各方勢力的關注。

    至于王林的名字在這場風波的渲染下,有關他的詳細資料也同樣擺在了三大勢力高層的面前。

    不過對于他這樣一個小人物,三大勢力高層顯然並未放在心上,雖然唐氏學府以及碧波聯盟很是奇怪為何鳳凰族對這個幫助紫韻雯的人不但沒有獎賞反而通緝這點有些疑惑。

    但小人物就是小人物,沒有人會在意他們的生死,于是,有關王林的資料毫無例外的被三大勢力深深的放在資料庫的最底層,不再注意。

    半個月後,體術訓練俱樂部5187房間,傳來一聲痛苦的低喝。

    王林緊咬牙關,體內升化術第九副圖時間已經超過60分,元力也成功邁入第三級,幾乎增長了一倍有余。

    不過,讓他期待許久的“隱靈”,依然沒有出現。

    有了之前獲得開靈的經歷,王林知道自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無限的延長修煉時間,到現在為止他已經把第九副圖的時間延長到了200分,可惜隱靈依然未現。

    200分之後每增加一分,他都要忍受超越以往數倍的疼痛。

    王林嘆了口氣站起身,現在的時間是上午11點左右,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時間再浪費了,這隱靈雖然重要,但顯然不是短時間能夠獲得。

    現在身體內元力達到三級,是時候離開天水城去尋找極陰之地了。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要去一個地方!

    王林目中涌現譏諷之色,收拾一下隨身物品,招來金屬球,離開了5187房間。

    6號選擇廳內,一陣白光閃爍,王林的身影出現,他一出現,瞳孔猛地收縮一下,接著立刻化成平淡之色漫不經心的起步向門外走去。

    他剛才在6號選擇廳,看到了一個人!

    曾經兩度交手的尊者長發女子!此時的她,往日的神采消失不見,面色蒼白神情憔悴。

    長發女子身邊還跟著一個鬈發少女,只听那鬈發女子忽然驚喜道︰“啊,表姐,那個變態居然退房了啊,我沒看錯吧,我都等了快一個月了。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表姐你快用權限幫我查一下。”

    “表妹,不要胡鬧了,那人修煉時間這麼長顯然是個高手,目前家族很多長輩都在天水城,你不要在這個時機惹事……唉。”唐芯嘆了口氣,搖頭說道。

    王林此時已經快要走出選擇廳,他听到二女的對話,原本听到說等了快一個月時他暗自一驚,但再往下听,長發女子說修練這麼長時間一定是高手的話後,內心立刻一松,很顯然對方說的不是自己,王林不認為自己在一個尊者眼中能被稱為高手。

    “看來不是對方發現自己的身份,而是真的巧合。”王林腳步不停,快速向門外走去。

    “表姐∼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不要去想了,不就是一艘春水戰艦麼有什麼大不了的。對了表姐,你說這個人會不會就是那個變態啊?也太巧了,房間剛一退,他就出現了。”唐雨看到唐芯神情沒落,連忙轉移話題。

    “你啊,俱樂部房間超過一萬個,選擇廳有100個,怎麼可能那麼巧……咦??”說著,唐芯隨意的掃了一眼快要走出選擇廳的王林,忽然神情一怔,對方的背影讓她有一種很眼熟的感覺。

    唐雨剛才的話她自己都不信會這麼巧,這麼說只不過是為了轉移表姐注意力而已,可沒想到表姐居然出現這樣的表情,立刻驚訝起來,眼珠一轉她連忙沖上去,對著王林喊道︰“前面的那個誰誰,你給我站住!”

    王林背對二女,眼中殺機一閃即逝,腦中飛快一番思考,轉過身時,臉上已經換成一副誠惶誠恐之色,諾諾的低聲道︰“大……大人,不知叫小人有何貴干?”

    鬈發少女面上涌現厭惡之色,對方的反應和語氣讓她大失所望,她心目中能夠在自己幸運號房間訓練一個月的高手怎麼看都不可能是一個娘娘腔的男奴,于是興趣頓失,揮了揮手。

    就在這時,唐芯忽然說話了。

    “你從哪個房間出來的?”她娥眉緊鎖,眼也不眨一下緊緊的盯著王林,右手看似隨意的放在一旁,但王林卻看出那手勢決不是隨意,顯然是一種即將要攻擊的姿態。

    王林面色驚怕之色更濃,噤若寒蟬的回答道︰“小的是和我家大人一起來的,沒曾注意房間號,我……我家大人要我去買一些食物,兩位大人還是不要為難我了。”

    唐芯仔細的看了王林一眼,啞然失笑,心道自己一定是看錯了,面前這人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猜測的那人,那人雖然與自己只有幾秒的交手,但眼神中冰冷的讓人心寒,面前這男奴根本無法相比。

    想到這里,唐芯淡淡的說道︰“你走吧。”

    王林急忙告退,走出選擇廳後他腰部一直,面上立刻現出冰冷之色,眼中殺機再閃,隨後搖了搖頭離開了體術訓練俱樂部。

    一路上天水城內人人均面露惶惶之色,王林不知道這一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但心中卻暗自警惕。

    在正午陽光最濃烈的一刻王林來到了紫府,紫府內從紫顏離開後,除了留下一些打掃房間的下人外空無一人。

    王林四下觀察一會兒,發現並無異常,身體一動翻牆進入,直奔南部假山之地。

    來到此地,王林站在當日的位置,按照那聲音的提示前走三步向右走九步找到了一處假山,在假山後,他在隱秘部位看到了一個鐵環。

    躊躇片刻,王林目露堅定之色,不在猶豫抓住鐵環向後一拽,頓時一震輕微的轟轟聲響起,假山向前移動半米露出一個漆黑的洞穴。

    洞穴內陰寒之氣立刻涌出,王林探頭一望,里面深不見的。

    他二話不說起步跳入,洞穴不大四周牆壁盡管濕滑但仍可助力,一點一點王林下到了底部。

    越是往下寒氣越重,好在此時恰是一日中陽氣最終的正午,洞穴開啟後陽光射入,沖散了不少陰氣。

    王林落地後並未移動,而是謹慎的擺出攻擊姿態,耳朵敏銳的听著四周的聲音。

    洞穴內一片安靜,許久後王林雙眼漸漸適應黑暗,洞穴內的一切也緩緩展現在目中。

    這是一個不大的石室,石室空無一物,在右面有一處樓梯,樓梯向下。

    王林沒有急著下去,而是等陰寒之氣漸漸被射入的陽光消融大半後,這才來到樓梯口,向下一望,頓時皺起眉頭。

    樓梯下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到底多深,但僅僅站在這里就能感覺更濃重的寒氣撲面而來。

    這寒氣讓王林極不舒服,他沉吟一會兒,緩緩後退到洞穴出口,起步一跳順著洞穴內壁用雙手支撐向上攀爬。

    不大一會兒王林走出洞穴,陽光照在身上頓時全身一暖。

    出來後王林沒有停留立刻離開紫府,在最近的一家器具店買了一些鏡子,去而復返。

    再次進入洞穴前,王林抬頭望天,計算著大約還有不到二十分鐘照射的陽光就會偏離,于是立刻跳入洞穴內。

    進來後他把鏡子斜放在地,陽光射入鏡中立刻折射在牆壁右側,王林上前在那里放好一面鏡子。

    兩面鏡子角度略微調整,陽光立刻按照王林的想法射入樓梯口內。

    頓時樓梯內寒氣如雪融般消散,計算著時間,大約過了五分鐘,王林走進樓梯口順著陽光所指緩緩下去。

    大約深入三十米左右樓梯到底,王林立刻拿出一面鏡子,折射陽光四下觀察起來。

    這是一個與上面那個房間一般無二石室,唯一的區別就是四周牆壁上,衍生著一種紫紅色的植物,這種植物樣子古怪仿佛是人體的動脈血管一般緩緩的蠕動。

    王林內心再次提高警戒,他把手中鏡子角度調轉,當折射來的陽光射中那紫紅色植物時,植物立刻發出茲茲的聲音,蠕動軀體躲開陽光直射。

    除了這植物之外,右側牆壁依然有一處樓梯。

    此地詭異非常,王林有心想要離開,但對于那聲音所說的寶物又極為心動,他深吸口氣把鏡子固定好,再次引陽光折射入樓梯口。

    就在陽光射入的一瞬間,一個惶恐不安的聲音立刻從下面傳來。

    “誰?是誰??”

    “我來取你說的寶物!”王林退後一步,緊握手中鏡子,冷靜的說道。

    “你……你為何沒有按照規定時間,而是提前來了?”那聲音雖然不在惶恐,但王林還是從里面听出一絲驚意。

    “笑話,王某沒有按時的習慣,你若不想在下取物,王某這就離開!”王林冷笑一聲,沖另外一個樓梯口退去。

    “等等,也罷,你既然來了就從樓梯口下來吧,不過你先把這陽光移開。”聲音猶豫了一下,立刻飛快說道。

    “你這里詭異的很,另外這陰寒氣息讓在下很不適應,若要移開陽光,王某不會下去。”王林語氣冰冷,從容不迫。

    那聲音沉默少許,緩緩開口道︰“你太謹慎了,我是先給你寶物,罷了,你進來吧。”

    王林擺弄手中的鏡子,放在身後,緩步走上前,順著陽光下了樓梯。

    同樣是三十米的距離,樓梯見底。

    雙腳落地後,王林四下一看,頓時面色一變。

    此處石室要比上面兩間大上三倍左右,四條手臂粗的鐵鏈從石室四角連接在正中心的一女子身上。分別鎖住她的四肢。

    女子錘頭,披發蓋面看不清面貌,身上衣物多處破損,顯然已是極舊之物。

    “你看到了,我沒騙你吧,我被這四條鎖鏈鎖住無法逃離,只要你答應幫我送一個信物,我可以先給你寶物。”女子略抬頭,露出清晰的臉孔。

    王林一看女子相貌,立刻毛骨悚然,這女子面上密密麻麻有著無數的疤痕,在這疤痕的襯托下,她整個面部給人一種極為惡心的感覺。

    此時王林目光已經徹底適應了黑暗,再加上陽光的射入,基本上石室內的一切都可以清晰看清。

    他細心的發現女子臉上疤痕中還有一些蛆蟲正在蠕動鑽爬。

    “我的臉,很可怕吧,哈哈……”女子眼中露出極其強烈的惡毒之色,瘋狂的大笑起來,就在這時,鎖住她的鐵鏈上突然出現四道黑色肉眼可見的電流,順著鐵鏈飛快流入女子身體。

    女子慘哼一聲,身體顫抖了幾下,許久後才呼出一口氣,面露疲憊之色,說道︰“我被人鎖在這里三百年了,你是第一個來到這里的人!你不用害怕,我很奇怪,你是怎麼把那束陽光弄進來的?”

    王林所在的位置,是石室的最左側,鏡子折射進來的陽光,形成一道大腿粗的光束,射在左側的地面上。

    這個位置,照不到女子,不過王林還是從女子的言行及表情上,看到了那一閃而過的忌憚。

    “哦?三百年麼?上次你不是說一百年麼?”王林把身後的鏡子拿出,隨意的放在陽光下,對著女子略掃一下。

    “別……不!”女子立刻淒慘的尖叫起來,她身體劇烈的顫抖,一股白色的氣體飛快從陽光照射的地方冒出。

    好在王林一掃即收,女子胸口起伏半天,虛弱的說道︰“我沒惡意,也沒騙你,我在這里的確被關了三百年,三百年前我本要閉關沖破十五級瓶頸,沒想到閉關時遇到了仇家突襲,仇家請來一個入塵期高手,我不敵被擒,關在這里。”說道這,女子喘息幾聲。

    王林看到女子果然對陽光極為忌憚,內心略松,此時女子繼續開口︰

    “一百年前對方禁錮我的封印略松,再加上我這些年苦修,所以每個月可以有幾次神識探出的機會,只不過我的神識太過虛弱,只有精神修煉者才能察覺到,不過對方選擇的地方太偏僻,精神修煉者怎麼可能會來這里,再加上我神識被限制,只能在方圓三百米之內活動,你的確是第一個察覺到我的人。”

    “入塵期?”王林立刻問道。

    “你不知道?元力十五級就是極限,若是突破,就會邁進入塵期!”女子一怔,回答道。

    王林剛要說話,忽然發現折射進來的陽光角度略微改變,他心知二十分鐘時間將至,眼下不是詢問的時機,于是立刻說道︰“寶物在哪?”

    女子目露喜色,連忙道︰“今日救命之恩,來日春水脫困必定報答!恩人你到我身邊來,我右手上有一儲物戒指,你把它摘下,里面就有遠遁千里的寶貝以及精神修煉者的S級修煉功法,我移動不便還請不要介意。”

    “戒指?”王林目中疑色涌現。

    “恩人你實在不必如此謹慎,春水絕對沒有任何惡意,我知道你定是疑惑我被關在此地,為何關我那人並未取走我的隨身物品,這戒指是春水祖上遺留之物,與我本命相連,里面的東西若我不願意,外人根本沒辦法取走。雖然仇家是入塵期高手,但也沒辦法取走戒指中的物品,若非我自願,只要我一死,這戒指就會立刻崩潰。”

    女子急忙解釋。

    王林目光閃動,他自討若對方所說真實,那很有可能這戒指中有一個物品,是她仇家極想要之物,若這個猜測成立,那麼也解釋了她仇家沒殺她的原因!

    雖然第一次听說入塵期高手,但顯然這等高手的強大務須質疑,連入塵期高手都急切想得到的物品,到底是什麼?

    “咦?不對,你在害我!”王林內心一動,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面色頓時陰沉起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二十六章 春水困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二十六章 春水困地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