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在撒謊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你放心吧,從你進入那個院子的第一天,我就留意到了你,雖然那時你沒有絲毫的精神感知,無法听到我的聲音,但我知道,只有你可以救我……”那聲音立刻焦急的說道。

    “你在撒謊!”王林眼中利芒一閃,他聲音突然變冷,說道︰“若不是你太心急,我險些就被你騙過了。”

    “你說什麼?我騙你?我好心先給你寶貝,我騙你什麼了?我費盡不多的精神感知這半年每時每刻都幫你掩飾,你居然說我騙你?”那聲音立即傳來憤怒的語氣。

    “一,你若真有能力用幻術迷惑別人的感知,這紫府內比我身手高明之人很多,想要找人救你極為容易,只需在別人感知中用幻術制造出一副這里有寶物出世的跡象。甚至更簡單的,你只需要用幻術迷惑一些下人,也可以找到足夠的人選來為你送信物。為何還要呼喊求救?”王林一字一字陰沉的說道。

    那聲音立刻沉默,不大一會語氣有些驚慌的說道︰“那是因為……”

    “那是因為只有我才能听到你的求救,你根本沒能力制造幻術,你只可以感覺到!”王林打斷對方的話,冷笑道︰“這段日子時時刻刻監視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這也是為什麼你剛才能準確的說出我內心最擔心的事情的原因!”

    那聲音再次沉默,許久後突然輕笑一聲,說道︰“你果然很聰明,還有麼?”

    “二,你剛才說半年前我來這里的第一天就幫我掩飾,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王林目中涌現譏諷之色,說道︰“你分明就是在我開靈那天感知增強的一刻,才發現了我居然能听到你的求救,也就是說,我的感知力增強,與能听到你的聲音,相互之間存在一些必要的聯系!”

    “綜合上述分析,自然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一,你的求救只能是感知力達到一定程度後才可听到,而且被局限在很小的範圍內,比如說紫府內。

    二,我大膽的猜測一下,紫府內現階段,很可能只有我一個人感知力達到你要求的程度,所以你才費盡心機監視我,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這半年來我的對手沒有發現我真正實力的原因,因為她們做不到像我一樣,可以把感知力外放。”

    “聰明!不愧是我在這里百余年內遇到的第一個精神修煉者。”贊嘆的聲音傳來。

    “精神修煉者?”王林眉毛一挑。

    “不承認麼,你感知力超過50米,不是精神修煉者又是什麼!我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做為彌補,我除了先給你那瞬息千里的寶貝外,再多給你一樣有關精神修煉者的修煉功法,這可是SS級的功法!我用這兩樣東西作為定金,你幫我送完信物後,我再給你千粒啟明丹和一本SS級元力修煉功法。

    你是一個很冷靜的人,之前沒發現我破綻時你也沒打算救我,救我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我有打動你的寶物,現在雖然我被你揭穿謊言,但我懇求你不要因此放棄寶物。”

    “今天不行,一個月後若我不死,會在這個時間再來這里,你安心等待好了!”王林說完,不等對方回答,身體立刻飛快射出。

    “你也太謹慎了……也罷,一個月後的此時,我等你!”聲音極其無奈的緩緩傳來。

    王林躍出紫府,剛才時間已經浪費不少,他知道自己必須盡快完成第一步計劃,至于那詭異聲音許諾先給的寶貝,王林動心的同時也警惕到了極點,他不相信對方說的全部屬實,而且對于之前自己險些被騙,這讓他內心對那詭異聲音的主人更加不信任起來。

    所以,盡管他很是動心,但仍克制住自己沒有立即去取寶貝和功法,而是把時間拖延了一個月。

    不過王林可沒打算信守承諾真的一個月後再來,他隱約有種感覺,這聲音每次出現都是深夜,每次消失則是天亮,顯然,對方白天處于虛弱狀態。

    或許,白天,才是自己最佳的取物時機!

    至于幫助對方送信物,如果對方說的做的都全部屬實,王林自然會在自己能力大幅度增強後為其送一送信物,當然了,時間上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不過對方既然都等了300年了,想來也不會在乎多等幾十年吧。帶著這樣的想法,王林消失在夜色中。

    一艘春水戰艦無聲無息飄蕩在天水城南部的區域上空,在每一條街道飛快的巡邏著,不大一會,戰艦消失在南城。

    二十分鐘後,又一艘春水戰艦飄來,繼續巡邏一圈,又消失了。

    接連罔替,每次巡邏的間歇時間,是二十分!

    天水城因為距離野人空白界較近,經常有野人潛入,白天倒還好些,一旦夜晚來臨,巡邏力度立刻加大。

    王林蹲身隱藏暗處,感知力全部外放,等待下一搜春水戰艦的來臨,他選擇的這個地點,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今夜成敗的一個重要因素。

    元力達到六級,就會被評定為尊者,但尊者之間也有高低,六級尊者與九級尊者之間的差距判若鴻溝,不是用數量可以彌補。

    另外體術尊者與靈術尊者也是大有不同,同等級的情況下,除非靈術尊者修煉的是B級以上功法,否則,終究要比體術尊者弱上一籌。

    這些眾人皆知的事情,王林在這半年內,早就從春蘭那里問了個明明白白。

    這一夜,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了,每次一旦感知中發現有春水戰艦來臨,他都會立刻判斷對方實力,可每次都是寒毛乍現,遁跡潛形。

    好在憑他過人的感知範圍再加上小心謹慎的行事風格,每次遁潛都選擇一些民宅作,並未被對方察覺。等對方離開後,他又小心翼翼的回到原位,繼續等待。

    王林很謹慎,他知道機會只有一次,從一個七級尊者手里搶戰艦的難度要遠遠超過六級,同樣,從一個體術尊者手里搶戰艦,難度自然也比靈術尊者要大。

    所以,王林計劃中最理想的,就是遇到一個六級靈術尊者!

    只有這樣,他才有把握憑借自己的速度以及黑布寶貝,出其不意的偷襲成功。

    王林還沒自大到認為殺了幾個紫府的戰奴後就會強大到不懼尊者的程度,當日看到野人司徒南與十大尊者之一的冰鳳戰斗時,以那時王林的實力,他看不出尊者到底有多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十九章 你在撒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十九章 你在撒謊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