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首次殺人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耳根 書名︰天逆

    啟明丹?這種東西王林雖然從未听說但應該是稀有之物,他冷哼一聲,暗道這聲音邪異的很,他自問自己沒那個實力去救對方,于是任憑那聲音如何呼救都不再理會,漸漸的天色微亮,那聲音不甘的消失了。

    體內升化術要求的靜修24小時時間還沒到,王林猶豫了一下,沒再繼續散發感知,他怕再次引出那詭異的聲音。

    今天是給三小姐第二次送藥的日子,王林輕車熟路配好藥,這次除了從蟲尸上切下一片之外,他還特異準備了一些“好”東西從他汗毛孔內排出的黑色雜質。

    除了這些,藥丸中的幾種藥草王林也多了個心思改變了不少,雖然藥效降低了大半,但只要能起到防範的作用,就足夠了。

    不大一會,春蘭送來早餐,王林把藥丸扔給春蘭,囑咐道︰“這藥三分鐘內必須服下,你告訴你家小姐,配一次藥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若沒及時吃下藥效過了,我也無能為力。”

    春蘭一听這話,嚇的面色蒼白,急忙放下餐點,拿著藥丸飛快離開。

    體內升化術第三幅圖已經修煉完成,在得到“開靈”的一刻,王林感覺到了那久違的飽和。

    由于這半個月專心修煉第三幅圖,體術荒廢不少,王林決定加大體術的修煉力度,直接負重100公斤開始跑圈。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王林體術方面進展飛快,全身上下幾乎看不到一絲贅肉,雖然仍然消瘦,但卻充滿了爆發力。

    這一日,王林負重120公斤跑完100圈後,感覺體力尚還充足,于是從儲物卡片中拿出鉛塊準備再往身上加20公斤,就在這時,他突然面色一動,抬頭看時門外驀然站立一人。

    王林瞳孔一收縮,這人居然是男的,而且一直到他距離自己30米時才被自己感知察覺!

    此人白衣貼身,相貌極為英俊,腳下黑色的靴子繡著兩條紅龍,頭上金色的長發很是隨意的硼散在腦後,雙眼如電帶著一絲嘲諷望著王林。

    “你就是王林?”男子眼中嘲諷之意更濃。

    王林面無表情,點了點頭。

    “很好,我找的就是你!”男子眼中殺機一閃,身體瞬間飛躍,右手握拳,低喝一句︰“死!”

    王林迅速退後,手中鉛塊橫立在胸,擋住了男子右拳。

    男子眼中露出一絲不屑,再喝一聲︰“破!”

    鉛塊 的一聲碎裂開,王林臨危不懼,右手一甩,黑色匕首立刻出現手中,直刺男子喉部。

    男子眉頭一皺,他自信這一拳定然可殺死對方,但對方手中的匕首很有古怪,尚未近身咽喉部就感覺到一絲絲冰冷,再加上這王林現在正得三小姐寵愛,自己輕易殺不得,警告的目的已經達到,衡量一下,男子冷哼一聲收拳後退。

    “區區一級而已,我二級元力不屑殺你,剛才那一拳,只不過給你一個警告。”男子傲然的一笑。

    “你是誰?”王林雙眼微眯,冷靜的問道。

    “沐海!三小姐座下十大戰奴之一!”沐海看了眼四周,眼中嫉妒之色閃過,繼續說道︰“我四個月前外出辦事,沒想到剛回來就听王莽說起三小姐居然送你一座獨院,所以特地過來看看你到底有什麼魅力,可惜,我很失望。”

    說完,沐海冷笑一聲,眼中射出強烈的殺意,暗道此人雖然相貌不如自己,但卻有種獨特的冷峻感,怪不得能得到三小姐寵愛,哼,今日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先暫時放過他,等夜晚自己悄悄過來割下他的頭顱,到時神不知鬼不覺豈不是更好!想到這里,他眼中殺機更加強烈。

    “我很好奇,你殺了我,就不怕三小姐怪罪麼?”王林面色如常,目中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古怪之色,對方的殺意他看在眼里,內心已有定義。

    “真是好笑,紫府內男子之間是不限廝殺的,而且我是站奴,而你則是寵奴,身份地位都不一樣,我殺了你,三小姐不但不會怪罪我,反而更會獎勵也說不定。”沐海恥笑一聲,轉身正要離開。

    “原來是這樣,那你也不必走了。”王林聲音立刻冰冷起來。

    沐海一愣,停下腳步回頭一望,隨即大笑︰“你既然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到時候哪怕三小姐問起,我也有話說。”

    說完,他腳下一踏,飛快向王林走來,同時右拳迅猛擊出。王林漫不經心,元力瞬間流入全身經脈,身體微斜,飛起一腳,踢在對方手腕。

    沐海內心一動,王林這一腳速度太快,與之前那弱不堪擊狼狽抵抗相比,這一腳明顯要快上一倍有余。

    心中雖然驚訝,但沐海依然不懼,他自討對方只不過一級的元力,自己二級的元力定然可穩穩獲勝,他的腦中甚至已經出現王林右腳被自己一拳打碎血肉飛濺的畫面,于是獰笑一聲也不閃躲,調動元力與王林硬抗在一起。

    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臉上,二人拳腳相擊的瞬間,四周轟的一下掛起一陣旋風,男子倒退四步才勉強站穩身子,他的右手微微顫動,徹底失去知覺。

    王林身體退後兩步,右腳微麻瞬間便回復正常。

    “二級?不過如此!”王林目中涌現譏諷之色,漫不經意的說道。

    “這不可能!你不是一級,你隱藏了實力!”沐海不敢相信自己二級的元力居然被對方一級的實力打敗,歇斯底里的吼道。

    王林沒有隱藏實力,他的確是一級元力,只不過已經達到巔峰馬上就要步入二級。

    王林內心有些失望,本以為可以借對方鍛煉一下自己的實戰能力,可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不堪一擊,難道他就不知道剛才他那一拳中至少浪費了六成元力,實際上與自己右腳接觸的,只不過三、四成而已麼。

    而自己由于練習彈跳金屬球,現在已經可以做到十成元力中完美的發揮出七成,相信隨著彈跳金屬球的高度越來越低,一成也不浪費指日可見。

    王林不知道,這一耗一贈間,就是元力運用在體術上的關鍵。

    “就只有這些本事麼?如果是這樣,那你可以死了。”王林眼中殺機一閃,手中匕首一甩,直刺男子心髒。對于所有想要殺自己的人,王林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沐海在王林匕首甩出的瞬間,眼中露出一絲瘋狂,他不顧飛射而來的匕首,立刻從懷里拿出一塊黑布,猛的一抖,一道烏光驟然飛出,射在半空中的匕首上。

    一陣金屬敲擊的震鳴,匕首改變方向深深的刺入院子左側的牆壁內。

    王林神色一動,沐海拿出黑布的一剎那,他心中突然涌現一股極強的危機感,他二話不說身體立刻一甩,120公斤鉛塊紛紛重重的砸落在地。

    沐海一愣,眼中露出駭然之色,在這一刻,他腦中突然升起一個念頭︰“對方剛才和自己戰斗,居然負重了這麼多鉛塊,天啊,他現在卸下鉛塊,速度會有多快?”

    帶著驚恐的想法,沐海立刻再次抖動黑布,又一道烏光電閃沖向王林。

    卸下鉛塊,王林身體不停,化作一團殘影險些躲過烏光,出現在男子身後,毫不猶豫一拳打在沐海後心位置,元力傾吐,震碎對方的心髒。

    帶著一絲不敢置信,沐海倒在了地上,他不甘心,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二級反被一級殺死,帶著這樣的疑問,沐海失去了生命的痕跡。

    “這沐海到底用的什麼東西,居然有這麼快的攻擊速度!”王林從沐海尸體手中撿起那塊黑布,看了一眼扔進儲物卡片,接著又在尸體上翻了翻,找到他的儲物卡片後內心冷笑一聲。

    走出院子,王林一路上沒發現一個侍衛,一直到距離院子差不多100多米的拱形假門時才看到那兩個原本應該站立在自己院外的侍衛。

    “你說沐海會不會殺了那小子?”一個侍衛漫不經心的說道。

    “沐海不傻,那小子現在正得寵,沒看三小姐都送了他一個獨院麼,府里哪個奴才有這待遇,要我說,沐海應該是去警告的成分居多。”另一個侍衛分析道。

    “哼,警告一下也好,也應該讓那小子知道一下厲害,咱們姐妹守在他院子外都快3個月了,他以為他是誰啊。”

    “沐海是十大戰奴之一,實力已經達到了二級,我就擔心那小子太弱,別被沐海殺了就好。”

    “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擔心,萬一這沐海下手沒分寸把他弄死了,三小姐怪罪下來,我們也不好辦,還是回去看看吧。”那侍衛猶豫一下,說道。

    “看看也好,順便尸體幫我處理一下。”王林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兩個侍衛一驚,回頭時只看見一個背影一閃消失。

    當她們匆忙來到王林院子看到地上沐海的尸體時,二人相互看了看,都在彼此的眼中發現了震驚之色,沐海的實力與她們一樣都是二級,心驚之下二人急忙搬起尸體匆匆離開。

    殺沐海雖然有可能會暴露實力,但王林深知若不殺對方,日後麻煩會不斷,不如殺一人震懾全局,而且王林相信,自己這幾個月的修煉定然早就落入有心人的眼中,索性囂張一把。

    第二日春蘭送餐點時,王林面上蒼白好似大病一場,他猶豫了一下,吩咐春蘭把上次給三小姐購買的藥材再去買一份回來,話還沒等說完,王林臉色突然紅潤,口中一甜,急忙抬起胳膊用衣袖遮掩。

    春蘭一驚,連忙上前,王林放下手臂神色疲憊的與春蘭聊了幾句後便躺在床上休息。

    盡管王林已經小心遮掩,但春蘭還是從他的衣袖上看到了一抹紅色。

    春蘭離開後,王林立刻坐起,神情看不出一絲病容,反倒有幾分古怪。

    紫府,東北部一間閣樓中。

    春蘭跪在地上,緊張的望著面前的王婆婆,內心忐忑不安。

    “小丫頭,你不用害怕,你和我說說今天你看見王林時都發現了什麼。”王婆婆微笑望著春蘭,和藹的問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逆》,方便以後閱讀天逆第十章 首次殺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逆第十章 首次殺人並對天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